黄金庄园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契子,林江其人

    林江出生在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村子中,父母除了种地外,只是趁着农閑的
时间在附近打一些零工,家境很一般。

    因此林江从小的生活虽然有些清贫,但是在本就消费水平比较低的村镇中,
也算不上太艰难。

    这种事林江并没有跟外人讨论过,所以也无法说得清是不是早熟,反正林江
在很小的时候,就对于性爱有了懵懂的认识,有了很多淫乱的性幻想,甚至与自
己叔伯家的三个姐妹以及两个邻居家的小女孩儿有过一些不应该在那个年纪,以
及那种关系下出现的过分行为。

    当然因为当时的年龄太小了,身体没有真正发育起来,所以这一切无非是幼
稚年龄下最懵懂而低劣的模仿,纵然在亲亲摸摸下有了性器官的交合也只是简单
的摩擦而已。

    几次之后可能是几个女人有了羞耻心,也可能是感到无聊,所以便不再配合,
慢慢的林江在几次有意无意提及这些被拒后,也因为年龄的增长对于这些有了更
清楚深刻的理解,所以也就不再提及了。

    接下来,随着时间继续推移,林江就这麽过着有些清贫的生活和枯燥而乏味
的学习。

    成绩既不算太好却也不算差,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和周围的同学关系很一般,
可是那夹杂在内向性格中的憨厚,却也让林江没有和谁发生过什麽矛盾。

    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一个枯燥乏味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故事,与无数的路
人一样,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即使在平时无所事事的时候看一些情色的杂誌小说,偶尔在网上下一些淫乱
的图片与AV,心中不时也会产生一些淫乱的幻想。

    但是在林江心中也只是当成一种无聊时的消遣,并没有真的去当真,而且想
来这种事情很多男人甚至不少女人也都经历过,算不上多麽稀奇。

    就这样一直到林江从一个三流的大学中浑浑噩噩的混下了一个大学文凭。

    像这种三流野鸡大学的文凭自然没有什麽含金量,而本来也在浑浑噩噩中混
过了大学的林江也并没有什麽野性,于是毕业后林江便离开了大学所在的大城市
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个很平常的村镇中。

    几经转折后,在距离村子不过七八里县城的乐汇商厦,一个还算有些规模的
百货商店内,林江做了库管的职业。

    虽然名义上是库管,可是实际上也不过是负责协助仓库的真正主管理货,并
子商场内有需要地时候往里送货,说到底无非是一些没有多大技术含量的力气活。
尽管大学的文凭不足以让林江在这里得到什麽重视,可是凭借着林江踏实肯干的
性格还是在乐汇商厦,这个县城中七层楼的购物大厦中站住了脚。

    再之后呢,依然是属于很多平常人生活中最常见的套路,性格比较内向的林
江在父母的催促下几年时间内经过一次次相亲,最后终于与一个女人结婚了。

    二十六岁的林江在农村绝对算得上是大龄了,堪堪接近一米七的身材在大多
数男人面前,只能勉强算是中等,并没有什麽特征的五官看上去似乎只要混在人
群中,便让人再也看不到有什麽区别,微微有些发福的小腹让林江身材显得有有
些许的臃肿,因为长期在仓库搬运整理各种货物,穿的又比较随意,因此显得稍
微有些邋遢。

    能够娶到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长相虽然一般,可是身材却高挑修长几乎不
次于自己的女人,林江说不上万分满意感恩戴德,也算是知足了。

    如果一切还按照曾经的轨迹进行,那麽这样的一生虽然平淡,但是对于胸无
大誌的林江来说倒也安然自得。

    就在林江抱着知足的想法準备开始自己的幸福生活,同时认为自己现在结婚
了哪怕是老婆在保守,自己的处男生活也该结束了,不必再总是通过各种性幻想
自慰,来满足自己越来越旺盛的欲望的时候,上天似乎感觉林江的生活太枯燥了,
于是给林江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任凭林江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回家便一反之前邋遢形象洗漱打扮好,然后还
努力将房间整理好,可是这个闪婚的老婆却始终不为所动,不愿意与林江亲近。

    自私、懒惰、傲慢、贪婪,如果要细说似乎有太多的缺点,可以安在这个女
人身上,而这一切都不是诋毁。

    在一次次努力却只换回来有限的几次半强迫般的亲近以及如同嫖妓时那样用
钞票交换却仍然被抵触的乏味性交后,林江终于认清了自己娶得这个老婆的真正
想法。

    在她心中,她是一个高贵的公主,虽然本身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而极度性
冷淡,但是她依旧是平常人不可触犯的公主,嫁给林江就是要林江去供养她,对
于她来说能给林江这个机会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付出,只需
要去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并在鄙视林江的过程中,继续满足那种虚妄的高高在
上的错觉。

    矛盾也就在林江认清这一切后开始爆发,哪怕双方家长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
地说合着,但是仅仅一年后二人还是离婚了。

    努力付出后却换来这种结果的巨大落差,离婚后的焦躁,以及这些年来积压
在体内无从派遣的欲望,让林江在一次无意中网上看到了一些SM交友信息后,
犹豫迟疑了好一阵,终于也选择了投入这个有着变态性癖的另类情欲圈子,也让
林江的生活开始朝着一个他曾经认为不可能存在的方向走去。

    “婊子,要鸡巴吗?”

    “母狗,给我爬过来。”

    很简单的两句话,可这却是当初看到了那些信息,并加上那些因为种种原因
主动追求内心黑暗欲望的女人QQ号后最长用的话。

    而且就是这简单的两句话,在最初的林江心中却带着巨大的沖击力,甚至在
第一次打出这种话后,林江还记得那种剧烈的心跳让他无法确认自己只是单纯的
紧张,还是掺杂着宛如打破禁忌的兴奋。

    当然对于寻常的女人来说,这种充满羞辱的话,对于真的渴望用变态手段发
泄欲望的女人来说根本不算什麽,甚至只能说是无比的简单潦草。

    一次次的发消息,大多数换来的只是无所谓的空白,也许有的人加上了好友
也只是享受那种打开手机后看到有太多好友的错觉,也许有人在加上后又后悔了
不敢聊又舍不得放弃,当然也许还有很多人来说不是不聊只是不想和这样一个生
涩毫无技巧的林江聊。

    但总还有人回应,然后便是一次次愉快或者不愉快的聊天。

    最开始只是简单的剧情人物模拟,彼此借助各种身份用文字带动着内心的躁
动演绎各种淫乱关系的交合;还有那在后来认为最粗糙没有技巧,可当时却让林
江依然感到兴奋地的羞耻问答;以及向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说过一句粗话的林江,
在这里用不断学来的粗鄙语言去辱骂这些享受下贱淫乐的女人。

    有些人和林江玩过一次就再也不见了,有些人会留上一段时间。

    不过不论如何,当林江走上这条路后,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使然,还是谁想对
林江承受的巨大挫折进行有限度的补偿,反正在这虚幻的网络中林江的手机上时
断时续地出现一个个追求这种变态淫乐的女人,以至于林江都有些惊讶。

    就这样林江不断地在那虚拟的网络上,和一个个借助网络这个虚幻的世界抛
开了现实的束缚,因为种种原因完全释放了自我享受这种变态淫乐的女人,接触
着并彼此慰藉着。

    同时也宣泄着林江因为婚姻与离婚事件中积攒的压抑、暴躁,内心中那自小
就拥有并不断发酵着的淫乱幻想,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一种另类的满足与生长。

    可能因为林江真的从小到大就对于这种淫乱幻想很感兴趣,在这种事情上林
江的成长很快。

    最开始的文字游戏,后来开始越发频繁的一些语音、视频聊天,游戏的方向
也从单纯的幻想多了一些指令与任务,林江做这些也变得越来越游刃有余。

    在不断被那些女人各种变态沖动吸引诱惑,并从中得到越来越多启发让林江
的口味越来越重口;同时林江也越来越习惯并享受,这些女人展示出越发放蕩淫
贱姿态过程中,也开始渐渐地去了解这些女人的内心。

    真正的去了解这些女人后,我发现这些女人并非全是我认为的那麽肆意淫乱,
或者说其中固然有很多人还是在借着这种环境在放纵自己的淫乱。

    但是还有不少人其实在这种欲望发泄中,是在舒缓着自己的某种压抑与不安。

    她们就像一群被世界排斥的异类,一方面是自己压抑不可对外人描述的内心,
渴望着被某个愿意去理解她们包容她们的主人所指引支配。

    而与大多数普通的女人在婚姻性爱中认为高尚的品质是对于另一方保守贞洁
不同,这些另类的女人她们追求的不是贞洁,或者说所谓的贞洁对于她们来说甚
至有些可笑,她们追求的是忠诚,一种服从于主人的忠诚,纵然身上沾满了汙垢,
可是只要是主人赋予的,那麽在这个女人心中,在她的主人心中她依旧圣洁高贵。

    而女人在付出这种忠贞后,主人会让她们变态欲望得到发泄的同时,给予她
们一种认同,让她们在面对世界上那些人时拥有更多的勇气与自信。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我对于那些内心追求并沈迷于SM的女人心态的臆想与自作
多情,但是至少我是这麽认为的。

    时间依然在流失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两年半,在林江在这种变态淫糜
的游戏中口味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游刃有余的同时,林江对于奴的身份也有了更
高的要求,那就是这些奴必须要有一个体面的工作,要在彼此接触并认同后要在
这个网络虚拟世界中只属于她,要在现实中没有主人或者说支配她们的人。

    有体面的职业是因为在林江心中只有身在云端的女人才有资格俯身为奴,一
个对谁都足以卑躬屈膝的女人,一条烂泥中的母狗或者粪坑中的蛆虫所谓的臣服
完全没有丝毫的价值。

    而之所以宣誓占有权,林江也是因为他不希望自己成为某个人的替代品或者
某个女奴心中认为崇高的主人与她进行游戏时作为他们游戏时的道具。

    这些条件似乎有些苛刻了,而制定这些苛刻游戏的林江,似乎也有些大男子
主义.

    可是在这种变态的淫糜游戏中,这种事似乎不仅不是缺点,反而在林江有些
偏执的内心沖动下,形成了一种在那些心中有着奴性与臣服欲望的女奴中另类的
高傲,让一些女奴因此更加膜拜。

    到了这里故事也正式开始了,接下来的一切可以理解为真实发生的事情,可
以理解为是林江与那些性奴在网络上剧情游戏的拟真描述,也可以当成一个脑洞
大开的故事或者某人臆想意淫。

    不过真又如何假又如何,人活一世无非开心,而这个故事出现在世人眼中也
无非是一种放松享受,只要有人愿意去看去听,这个故事这个游戏就算是正式开
始了。

                   第一章,第一次现实接触

    “小母狗,给我爬过来。”

    晚上七点半,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身材微胖,长相一般,穿着有
些邋遢的林江吃过饭回到了自己那有些许淩乱的卧室中随意的躺在床上,用自己
的手机给QQ上一个标记着厕奴母狗-赵欣悦,发过去一个消息。

    只看文字,这条消息与当初林江最开始进入这个淫乱游戏中发出的那些消息
一般无二,可是其中的含义却截然不同。

    当初发信息是其实是为了吸引那些女人,在没有更多羞辱词汇时最简单粗陋
的表现,那麽现在这个则是一个主人对于已经臣服于自己的奴最随意的招呼与亲
昵。

    “唔,母狗爬过来了,主人好。”

    信息发送过去大约三分钟,林江手机上出现了一条回複。

    只是很普通的一句文字回複,可是林江却仿佛看到了一副无比淫糜放浪的画
面。

    那是一个身高175cm,比林江本人还要高上一些,脚上穿着一双有着十
公分以上细高跟深褐色小皮靴的女人。

    女人是一个商贸公司中的行政主管,不算太高但也算得上是一个白领层次的
小领导的身份,让女人身上多出了几分寻常女人没有的自信与高傲。

    纤细的柳眉下一对狭长的凤目显得幽深而清冷,小巧儿而又高挺的琼鼻,为
她那泛着淡淡红润的姣好面容,增添了几许立体的生动感,纤薄的嘴唇宛如随意
间便勾勒出几许清纯中带着妩媚的弧度。

    长长的褐色头发末端微微带着些许的波浪,看似自然地垂在身后,可是左侧
又偏偏有一部分长发,仿佛无意间越过了界限,散在了她的前胸,在将左耳遮住
为她增添了几分慵懒的优雅同时,又将那精致的右耳上那只水滴形的耳坠泄露了
出来。

    雪白修长的粉颈宛如天鹅颈般,将她那诱人的下巴撑起了几许淡雅的高傲。

    再看女人的身体,虽然高挑中带着惊人的曲线,可是并不是那种好像西方大
洋马一样显得粗狂,反而透着几分南方水乡女人特有的纤细柔美的身体上,穿着
一件看着有些厚重的藕粉色的短袖单肩长裙。

    裙摆的最上面,从那诱人粉颈到右肩斜斜打开却又连接这右侧衣袖的领口,
让女人那细腻白皙的肌肤与带着性感隆起弧度的锁骨,暴露在了空气中,却又将
下面的肌肤彻底遮掩。

    与那被一对虽然不算夸张,却依然有着堪称饱满尺寸的丰挺乳房,将衣服撑
起的诱人弧度,宛如轻易地挑逗着男人的沖动,又不给男人任何侵犯的机会,也
越发刺激着男人的探索欲。

    中间骤然收束的腰身与平滑的小腹,让女人那对曾经在林江注视与细心品鑒
下的诱人乳房,即使在衣服包裹下依然显得更加分明,同时也让纤细腰肢下浑圆
挺翘的臀部曲线暴露了出来,让女人的整体都显示出了越发动人的S形曲线。

    而女人这身藕粉色裙子上前胸与下摆上,几道似乎在女人无意间动作时留下,
却又分明是在制造时精心设计的褶皱,使女人似乎平添了几分慵懒的散漫,却又
恰到好处的不仅没有让女人因此形象大减,反而将身上那股恍如不经意间散发出
的威严与冷硬,中和成了柔和的端庄温婉。

    再下面,一双被黑色包裹着,显得修长匀称的诱人双腿,从女人那前面达到
膝盖上面大约十五公分,后面稍稍短上三两公分的裙摆下,暴露了出来,然后就
是那套在半透明黑丝下有着与身材不成比例的小巧精致玉足,还有那宛如一颗颗
珍珠般的脚趾上面的指甲,被染出的妩媚绯红。

    毫无疑问,这个女人纵然算不上国色天香,可是那清丽中带着一种成功女人
的优雅自信,依然让她足以在大多男人眼中成为少有的美女。

    今年三十一岁的年纪,让她带着熟女的妩媚风情却又没有完全失去属于少女
的青涩,也恰好是一个女人容颜与气质的巅峰时期。

    而就是这个无论是能力还是容貌,都足以让很多男人视为心中女神的女人,
此刻在林江的脑海中却因为手机上发过来的几个字,就仿佛正在缓慢的跪下,然
后上身前倾着将一对细长而匀称宛如莲藕般的手臂向下伸过去,让那小巧而柔软
的手掌与纤细白嫩的手指支撑在地上。

    紧接着女人手脚并用着,一边摇曳着自己的翘臀,一边朝着自己脚边爬过来,
那对饱满又带着诱人弧度的玉乳,也因为女人的爬行而颤抖着。

    当然这只是林江的幻想,然而却又不完全是林江的意淫,因为这个女人与林
江在网上认识已经一年半了,是与林江认识最久的一个女奴,从最开始仅仅只是
文字剧情与偶尔语音上的联系,再到因为彼此莫名的契合,女人在几个月后认他
为主。

    之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中,尽管是以文字语音的情景游戏以及平时琐碎的閑
聊为主,但是林江也有意无意的多次在视频调教与聊天中看过了她的穿着打扮甚
至多次看过她的裸体。

    同时林江也知道,以她对自己的忠诚与敬畏,只要条件允许她必然会顺从的
按照自己的指令跪趴过来,而且内心甘之如饴。

    这也许就是林江在习惯了家畜之后,对于那些野狗会越来越没有兴致的原因。

    属于自己的家畜,哪怕有时候没有及时回複自己的消息,甚至几天没有联系,
可是身为主人的林江也知道并且有自信,她会念着自己,是真的顾不上才会没有
回複;而那些野狗,纵然是现在就在联系着,林江也不知道对方心中在想着谁,
自己又是不是某人甚至干脆某种 工具的替代品。

    两相对比,家畜给予林江的是一种属于家的归宿,彼此心灵的契合与陪伴;
而那些野狗除了给予一时的新鲜外,更多的却是那在游戏结束后的疲惫空虚以及
茫然与寂寥。

    这一切早就被林江想过的事情,再次在林江脑海中一闪而过,让林江的嘴角
都蕩漾出了一抹分明没有任何淫欲堕落,反而透着温和与自信的笑容,似乎在一
剎那间让林江那看似平凡的面容平添了几许邪异的魅力。

    然后林江这才不及不缓得再次发消息道,“你现在还依然想着要现实约我吗?”

    “主人,贱妾的心思从未变过。”

    手机对面,女人用那在彼此经历过一些风雨磕绊后感情越发深刻而被允许的
一个专属自称说道,哪怕仅仅只是文字,依然让林江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内心谦卑
顺从与祈求。

    “傻女人,你又何苦这麽执着。有些路一旦走的太深,便没有回头路了。”

    林江幽幽的叹了一声,打出了这些字。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两句宛如带着谦卑深情的诗,发到了林江的手机上,林江知道还有下文,果
然等了片刻后,林江的QQ上再次发来一段文字,“妾,心中早已没了退路,也不
曾想过退路。”

    “好吧,既然你坚持,我给你七天的时间,你自己做好身体检查健康证明,
同时七日内不能进行任何欲望宣泄与调教,做完这一切你就可以来找我。”

    林江默然了好一阵,想到自从八个月前女人几次谦卑的祈求亲自过来侍奉她,
终于露出了一丝不忍与怜惜,同意了女人的要求。

    “谢谢,主人恩準。妾明天便会去做,贱妾不敢说自己身体干凈,但是可以
保证在认主之后,贱妾的身体与内心都在为主人守节。”

    对面的回複很快,似乎在那文字中都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喜悦。

    “值得吗?又为什麽?”

    林江沈默好一阵后再次打出了两个似乎没头没脑的问题。

    “主人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贱妾曾经经历过很丰富的经历,网络上有远比主
人能力更优秀的厕主,现实中也经历过几个能力不错的厕主,他们比从来没有现
实经验的主人肯定更擅长这些游戏。但是在贱妾的心中这些游戏固然很有乐趣,
可是能让贱妾认主的却不是这些游戏,而是主人对贱妾的认同与包容。”

    一段话发过来后,又过了片刻又有一段话发过来,“为了感激主人,贱妾愿
做主人猪狗侍奉主人,如果主人您的技术生涩,贱妾愿调教主人,让主人在贱妾
身上学习身为主人的技巧,体会在现实中调教奴的乐趣。”

    “也许我做不了你想的那麽好。”

    林江这一次发了一条语音。

    “在贱妾俯首臣服的那一刻,只要主人给与的就是奴心中最好的,如果主人
您放弃调教奴,只要允许奴在您身边哪怕是洗衣叠被奴也甘之如饴。”

    一句话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