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34)【作者:bulun】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三十四、共夫

  王保国走后,刘斌陷入沉思。难道与高洁有不轨行为的是夏行长?联想到之
前金晶等人的分析,他越发觉得很可能是事实,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在自己出
事后开始的。自己出事后,高洁六神无主,找人求助,夏行长虽然不是理想人选,
但是人急智短,对这个时候的高洁来说是很好的倾诉对象。高洁主动找上门,平
时看似正派的夏行长假装关心,乘她傍徨无助之机与之发生关系,事后高洁出於
声名的考虑不敢声张,同时因为对方是领导,以后会对自己有帮助,接受了这种
关系。省里来检查那天,两人喝了酒,酒后又到了一起,正好被有心的张明发现,
於是以此要挟,高洁为了自己的声名,只有屈从。

  尽管这种推断与金晶等人打听来的情况很相符,但是刘斌仍不愿相信,更愿
相信是张明通过卑鄙的手段得到了高洁,然后留下证据,以此要挟。因此,他不
停地寻找否决上述推断的可能。如果此前高洁与他们夏行长有暧昧关系或者不轨
行为,与她关系较近的肖玲玲应该能看出端倪,虽然不敢公开说出来,但是为了
发泄心中的怨恨,也许会私下告诉一些关系好的人?想到这里,他不由想到了李
琳,不知她是不是打探到了什么消息?他拿出电话,刚调出号码又打住了,对方
正在上班,不如晚上见面再问。於是他给姐们仨发了个信息,告诉她们自己回来
了,然后打电话给李傑,让他过来领自己去看房子。

  李傑很快来到招待所,见到刘斌的车子,兴奋地说:「刘哥,你的车?让我
试试。」说完抢过刘斌手里的钥匙,启动车子往招待所外面驶去,到外面转了一
圈,返回后兴奋地说:「刘哥,这车不错,多少钱?」

  「一辆公安局处理的旧车,没多少钱。」

  「旧车?才跑了不到十万公里,性能各方面与新车差不多,最怎么也得上二
十万吧?」

  「不到十万。」刘斌没想到李傑会认为值这么多钱,不好意思说出实价,同
时心中更觉得自己这次欠了贺华他们一个很大的人情,如果不是他有指示,估计
沈红英也不敢这么低的价格把车给他。

  「不到十万?刘哥,如果以后再有这样的好机会,你介绍给我。」

  刘斌笑了笑,说:「你又不是没车开,卖车干嘛?钱多?那借给我。」

  李傑嘿嘿笑了笑,说:「这车随便一倒手,就可以赚个十万、八万。」

  敢情李傑是想倒腾车子,刘斌笑了,心想如果这么好倒腾,还会轮到你?但
是没说出来,笑着说:「别啰嗦了,以后等你自己要买车时我再帮你想办法,现
在带我去看房子。」

  李傑开着刘斌的车出了招待所,路上告诉他,看好了两处房子,一处在明珠
花园,另一处是机械厂的家属房。明珠花园被直接否决了,高洁与张明住在里面,
在真相查出来前,他不想与他们碰面,叫李傑直接去机械厂家属区。

  机械厂家属区的房子相对较旧,是九十年代初的房子,但是环境不错,李傑
看中的这套三室一厅,其中两个房间比较大,月租八百。刘斌看后,感觉满意,
与房主签了个租期两年的租赁合同。他在委托李傑看房子时,就要求房子大一点,
这样既可以作为自己在L市的住所,又可以作为自己公司在L市的根据地,龙太
忠他们到市里来也有地方住。之所以签两年,是因为这一两年L市是他发展的重
点,签久一点免得搬来搬去。

  刚签完合同,刘斌便收到温莉等人发来的信息,叫他晚上去舒畅家吃饭。他
想了想后回了个准时到的信息,便与李傑一道去家具店看家具。他原本想让李琳
等人来帮忙,因为这方面女人比男人内行,后想到这是张明的地盘,如果让对方
发现自己与李琳等人关系密切,说不定会暴露自己与温莉的关系,只有打消这个
想法。

  他在家具店选了三张床和一个柜子,还有一组资料柜。租的房子里只有一张
大床,大房间可以摆两张小床,两个大房间他自己一个,另一个摆两张小床,这
样龙太忠他们三人来市里都有地方住。他定好家具,约好送货时间,才与李傑一
道返回招待所。明天收货之事交给了李傑,因为他准备去工地看看,李傑周末没
什么事,还可以让他找人把房间打扫一下。

  送走李傑,他见时间差不多了,打车去舒畅家。他没车开去,一是舒畅家附
近不好停车,其次是当下私家车很少,容易招人注意,这里又是自己与温莉常来
的地方,不想引起附近的人注意。

  来到舒畅家,开门的仍是李琳。李琳一见刘斌便笑着大声说:「姐夫,你终
於舍得从省城回来了。你提的什么东西?」她很快发现刘斌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

  「呵呵,最近不是忙嘛。」刘斌对李琳的说笑调侃已经习惯,坦然地微笑以
对,接着将手中的袋子交给李琳,说:「在L市给你们姐妹一人买了一套护肤品,
不知你们是不是喜欢。」原来他在给沈红英买礼品时,想到了温莉三姐妹,交往
这么久没给她们买过什么礼物,便给她们每人也买了一套。

  「哇,姐夫在省城潇洒,没有忘记我们姐妹,不错,姨妹子奖励一个。」李
琳没有看袋里的礼品,说完兴奋地抱着刘斌,在脸上亲了一下。

  在厨房里忙碌的舒畅只是脸色微红地看了刘斌一眼,淡淡一笑,便又转过头
去。温莉则是满脸红云,笑骂道:「你这疯丫头,也不知羞。」

  李琳笑嘻嘻地对着厨房说:「姐,你不要这么小气好不好,我只是亲了一下
姐夫的脸,又没有亲他的嘴。」接着又对刘斌说:「姐夫,我不陪你了,等会姐
的醋坛子打翻就麻烦了。你先喝杯茶,看会电视,饭菜马上就好了。」说完将礼
品袋放在茶几上,将泡好的茶递给刘斌后,转身进了厨房。

  「你这个死丫头是不是发春了,那今晚就让刘哥成全你。」温莉满脸通红,
对进入厨房的李琳嗔道。

  「姐,算了吧,我才亲一下姐夫的脸,你就急了,如果我真和姐夫上床,那
还不翻了天。」李林依旧笑嘻嘻地说。

  「舒畅,今晚就让刘哥把她弄了,免得她总是叽叽歪歪的。」温莉对一旁正
是炒菜的舒畅说。

  「刘哥现在是你男人,只要你同意,我没意见。」先前一直抿着嘴微笑地看
着两人笑闹的舒畅红着脸说。

  「舒畅姐,你别听小莉姐言不由衷的话,如果我真和姐夫好上了,她还不把
我吃了。」李琳脸上始终挂着笑,似乎与刘哥上床并不是什么羞愧的事。

  「死丫头,你还不将菜端出去。」温莉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说不过李琳,只有
转移话题。

  李琳来回走了几趟,才将做好的菜端到桌子上。不一会,温莉和舒畅也从厨
房出来了,两人手里拿着碗筷和酒杯。晚餐十分丰盛,李琳开了一瓶酒,说:
「姐夫,为了迎接你的归来,我两个姐可是提前下班,精心准备了大半天哦,晚
上你要多敬我两个姐一杯,最好是将菜吃完,不要辜负姐姐们的一片心意。」

  「那个自然,只是不知姨妹子是不是也付出了劳动。」刘斌早已习惯李琳的
玩笑,自然地叫着姨妹子。

  「那个是肯定的。姐夫来吃饭,姨妹子自然得表现,要不姐还不骂死我。」

  「吃饭了,哪有那么多废话。」温莉娇斥道。

  「姐夫,你看,姐就是见不得我和你好。」

  「小琳,别老开玩笑了。」舒畅一旁说。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席间李琳时不时和刘斌开开玩笑。温莉以为李琳是笑话
自己和刘斌,不时娇斥几句。舒畅心里清楚,李琳不但在说温莉和刘斌,同时也
在说自己与刘斌,只是始终微笑以对,不出声。

  吃过饭,收拾完毕,李琳将刘斌买的礼品拿出来,一看是三套价值不菲进口
的护肤品,对温莉说:「姐,我这个姨妹子可是托你的福,这么贵的护肤品,也
只有刘哥这样大方的姐夫才会送给姨妹子。」

  温莉与舒畅也很开心,舒畅说:「刘哥,花了不少钱吧?」

  「也没多少钱。我也不知好不好,售货员一个劲地推荐,我就买了几套,不
知你们喜不喜欢。」

  「这个牌子的护肤品是近两年才进来的,听朋友说很不错,上次给我推荐过,
只是L市现在还没有买。」温莉一旁说。

  「你们喜欢就好。」

  「刘哥,你那工程搞得怎么样了?」温莉关切地问。

  「这个星期我没去看,通过电话了解,进展还可以,我准备明天去看看。」

  「你让交通局那边赶紧打个付款报告过来,最近市里资金比较紧张,晚了,
账上不一定还有钱。」

  「按协议要工程完成50%以上才能申请第二笔付款,现在还不到时候。」

  刘斌笑着说。

  「你以为一申请就马上付给你?审批程序很麻烦,等你进度到50%时再申
请,可能工地就得停工了。你至少要提前一周以上,哪怕你现在只完成20%或
者30%,你也要按50%或者60%申报,你可以请相关人员先去现场看看嘛。」

  「好,我明天先去工程了解一下情况,周一就提报告。」刘斌认为温莉说的
有道理,上次交通局预付的那一百万,付了相关的预付款便所剩无几了,第二笔
款如果不能尽快下来,现场真的可能会停工。

  四人又聊了一会,快十点时,李琳像突然醒悟似的笑着催温莉和刘斌去房间
亲热。温莉没有觉得难为情,只是略带羞涩地瞋了李琳一眼。众目睽睽下去房间
与温莉亲热,刘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见温莉已经起身,也只有起身跟上。

  走进房间,温莉激动抱着刘斌,说「哥,我真的好想你。」

  刘斌搂住温莉笑着说:「你不怕他们笑话?」接着发现房间里很温暖,敢情
空调早已打开。他记得上次房间里似乎没有空调,不由好奇地说:「空调新装的?」

  「是的,这个星期装的。冬天房间没有空调很冷。」温莉笑着说。

  「你装的?」

  温莉点了点头,说:「本来舒畅想装,我想到她一个人住,她那个房间有个
就可以了,这是我们约会的地方,所以没让她装。」一边说一边给刘斌解脱衣服。

  「我自己来吧。」刘斌没有让温莉为自己服务。

  温莉似乎等不及了,刘斌身上的衣服尚未脱光,已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清除干
净,见刘斌看着自己的裸体,脸上浮上一丝羞涩,娇声说:「你又不是没见过。」

  温莉的身子特别白皙,给刘斌的感觉格外不同,每次都忍不住要欣赏一番。

  今天温莉似乎特别饥渴,刘斌一上床,便迫不及待抱住他,说:「哥,这些
天我真的好想你,我不知道以后如果没有你,怎么办。」

  刘斌一边亲吻着温莉发烫的粉脸,一边说:「小莉,我说了,只要你需要,
我不会离开你的,但是你一定要克制,千万不能让你的家人发现。」

  「哥,你放心,我会克制的,不会让你为难,也不会让你为我操心,只要哥
你不离开我就行。」温莉说完吻住了刘斌的嘴,同时手伸到下面抓住了尚未完全
勃起的阴茎,来回套弄着,一会后松开嘴,说:「哥,我来帮你亲一下。」

  由於晚上喝酒不多,刘斌十分清醒,舒畅和李琳就在外边,未能很快进入状
态,有人愿意帮忙,自然乐意接受,任由温莉俯身含住开始进入状态的小弟弟。

  温莉的口技与上次比似乎有很大长进,他感觉很舒服,特别是时不时来几下
深喉,更是爽透心扉。在温莉快速的吞吐下,小弟弟很快进入临战状态,但是他
未让对方停下,相反叫对方将屁股对着自己。温莉娇羞地看了他一眼,依言跨过
身子,将屁股对着他。温莉的屁股不是很大,但是白皙光洁,阴部附近没什么毛,
显得清爽干净。此刻阴唇微张,周边已经十分湿润,阴唇颜色不深,和未婚少女
的差不多,显然以往做的不多。他扳开阴唇,找到已经突起的阴蒂用舌头舔了一
下,正在舔弄阴茎的温莉全身一颤,吐出阴茎,酥软地趴在他身上,颤声说:
「哥,你别亲。」

  刘斌没想到温莉如此敏感,只有将她抱过来,说:「小莉,现在让哥来爱你。」

  刘斌一进入,敏感的温莉便激动地搂住他说:「哥,用力爱我。」

  刘斌没想到温莉如此饥渴,刚一进入便要自己用力,只有如其所愿,展开迅
疾的攻击。兴奋中的温莉根本不在乎姐妹就在外边,很快便胡言乱语,开始宣泄
心中的渴望和感受,只是声音不大而已。也许确是饥渴已久,没多久温莉便进入
高潮。进入高潮后,她不再克制声音,胡喊乱叫起来,似乎不这样无疑表达身心
的舒爽和畅快。刘斌已经习惯,没有制止,在对方达到高潮后,没有停止攻击,
仅仅只是稍稍放慢速度而已。

  由於是没有停顿的连续沖刺,而温莉又是热情如火、特别兴奋,不到二十分
钟,刘斌便精关大开,滚烫的精液争先恐后地涌向对方体内深处。这次时间虽然
不长,但是温莉获得了四次高潮,当刘斌喷射时,她已瘫软如泥,无法继续主动
承迎了,只有兴奋地嘶喊着。

  两人平息下来后,温莉侧躺在刘斌怀里,感慨地说:「哥,和你在一起真舒
服。」

  「哥和你在一起也很舒服。你的身子特别柔软,软若无骨应该就是你这样子,
抱在怀里很舒服,让人不自觉地生出想好好保护的念头,但是有时又想狠狠蹂躏,
甚至把你揉成一团,吃下去。」

  温莉知道自己身子很柔软,却不知道刘斌会有这么多感受,娇声说:「难怪
你这么猛,恨不得把我揉碎。」

  「你不喜欢我猛?不喜欢我狠狠的操你?」

  「喜欢。我喜欢被你蹂躏,以后你要经常这样的蹂躏。」

  「再把你揉成一团吃到肚子里?」

  「好啊,那我就天天与你在一起了。」温莉将身子往刘斌怀里挤了挤,将脸
幸福地贴在刘斌胸膛上。过了片刻,他才又说:「哥,你今晚别回去了,好吗?」

  「你今晚可以不回去?」

  「不是,是你今晚留下来陪舒畅。我感觉她对你特别有好感,这些年我还没
见她对谁有像对你这样地用心过。」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刘斌不知温莉是真心希望自己和舒
畅好,还是试探自己,看着对方,试探着说:「你与她聊过?」

  「聊过。每次只要聊到你,她的神色充满温情和向往。我试探过,她并不反
对与你好,只是担心你怕我不高兴而不愿意。」

  「你不吃醋?」

  「哥,我上次就说了,你不是我老公,我不会吃醋。我一个人也不能占有你,
将来你肯定还会有其他女人。再说,她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在这里约会,又不能亲
近,即使没有意见,心里也很难受,而我和你的关系又不能曝光,不能与你去其
他地方,只有你与她好上了,我和你在这里才心安。」

  「原来你是想用我来笼络她?」

  「不是的。她是真的喜欢你,对你特别用心,比如今天晚上,听说你过来吃
饭,就在不停地揣摩你喜欢吃什么、什么口味。」

  「小莉,你不怕我与她好上后,不再和你来往了?」

  「我知道你不会,你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再说她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
不会要求你和她结婚,就算是与你结了婚,也不会反对我与你来往。」

  「那就是说,你们姐妹愿意共一个老公,都做我没有名分的女人?」刘斌现
在基本可以肯定温莉今天的话出自内心,不是试探,因此笑着说。

  「谁让我们姐妹都喜欢你,而你又有这本事。也许是我们姐妹上辈子欠你的。」
此刻的温莉并不觉得姐妹共夫是什么离经背道的事。

  「小莉,我也觉得舒畅似乎对我有好感,也知道她的情况,内心你对她不排
斥,曾经甚至有过怜爱的念头,但是我不希望你不开心,更不希望你们姐妹因为
我而产生不快。」刘斌试探着说出心中的想法。

  「哥,你放心,只要你心里有我,你与她好,我绝不会有任何想法。她也是
个不幸的人,难得现在对一个人动心。」

  「呵呵,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与她好上了,你愿不愿意与她一道陪我?」刘斌
笑着说。

  温莉似乎想到了两人同时伺候刘斌的场面,满脸羞红,娇嗔说:「哥你好坏,
我们姐妹都做了你的女人还不满足,还要双飞。」见刘斌呵呵笑着,又说:「只
要你能做通她的工作,我不反对。」在她看来,保守的舒畅可以与自己共同拥有
一个男人,但是绝不可能与自己一起同时伺候一个男人。

  刘斌与温莉又说了一会话,对他们姐妹的情况进行了进一步了解,才神清气
爽地走出房间。他在客厅未见到舒畅和李琳,估计两人去舒畅房间了,没有停留,
直接进了卫生间。当他在卫生间沖洗完出来时,温莉也从房间出来了,见舒畅和
李琳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客厅看电视,红着脸笑了笑,小声说:「哥,今晚你就将
舒畅拿下。」然后匆匆进了卫生间。

  刘斌笑了笑,同时摇了摇头。他发现女人真是一个谜,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了。
温莉可以在姐妹面前毫不避讳地与自己做爱,为了与自己约会方便,甚至同意舒
畅分享自己。舒畅明知自己与温莉的关系,却又心甘情愿做自己的地下情人。

  李琳明明与自己关系匪浅,在两个姐姐面前又表现得滴水不漏,与自己似乎
只是普通关系。莫非是以前自己接触女人太少,对女人不了解?

  事实上,确是如此。以前他的时间和精力主要花在工作和家庭上,与妻子以
外的女人接触不多,更没有去用心了解。他不知道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只魔兽,
一旦放出来,高贵圣洁的女人也会成为荡妇。现实生活中,大多数女人跨出第一
步后,就没有了顾忌,在心仪的男人面前也没有了廉耻,如果这个男人给她留下
深刻印象,可以一切以你为中心,为你做任何事。只是大多数女人往往很难跨出
第一步,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把她们心中的魔兽放出来。

  这时李琳从舒畅房间走了出来,见到刘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笑着说:「姐
夫,今天怎么这么快?」

  刘斌对李琳的调笑已经完全免疫,本想说是准备留着精力对付你,想到温莉
和舒畅都在,万一听到了不好,话到嘴边又打住了,笑着说:「那是你姐不要了。」
顿了顿,接着又说:「对了,姨妹子,姐夫托你的事了解的怎么样了?」

  「呵呵,你还记得这件事?这么久都没有过问,我还以为你忘了。」

  「最近不是忙吗,这事虽然重要,但是生存和温饱问题更重要。这事已经发
生,早一天晚一天,事实都不可能改变。」

  「你们在说什么?」这时舒畅亦从房间走了出来,笑问道。尽管她脸带微笑,
但是无法掩饰脸上的羞赧。

  「姐夫问我帮他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就是上次说的那事?」舒畅说。

  「是的。」李琳点了点头,接着对刘斌说:「据我同学了解,肖玲玲似乎不
清楚张明掌握了什么把柄,因为自张明与高洁好上后,肖玲玲与高洁关系就不好
了,但是两人关系也没有公开恶化。如果肖玲玲知道张明掌握了高洁什么秘密,
那么高洁肯定也会受制於肖玲玲,会极力与她处理好关系,事实上高洁并没有主
动讨好肖玲玲。」

  刘斌点了点头,说:「还有没有其他情况?比如肖玲玲曾经有没有对外说过
什么?」

  「没听说。」李琳想了一下,接着说:「有个事还在查。就是你进去之后,
有段时间高洁情绪很低落,还请假休息了几天,上班后不久就和张明好上了,与
张明好上不久就被提拔了,我觉得这中间可能有不被外人知道的原因。高洁如果
是因为你的事而情绪低落,应该是在你进去那段时期,不会是过了一段时间后,
我想是不是在她请假之前,有什么把柄被张明掌握了,才不得不请假休息,思索
对策。」

  「你说的不无道理。发现自己的重要秘密被别人掌握后,绝大多数人肯定会
慌神,为了避免让更多的人知道,请假休息是最好的办法。」刘斌点头认可李琳
的分析,接着说:「对了,我进去后不久,省行到他们单位检查,具体是什么时
候知道吗?」

  「这个我同学没提起,莫非张明掌握的把柄与这个有关?」

  「另一位朋友帮我查到的情况是,自这次领导来检查后,高洁就和张明好上
了。」

  「难道是在这次检查中出的事,正好被张明知道了?这个我可以叫同学明天
查一下。」

  「你们在说什么?」温莉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神色自若地说。

  「我们在说某些同志太自私了,只顾自己开心,不顾他人感受。」李琳笑着
说。

  温莉满脸通红,笑骂道:「你这死丫头,心痒痒了?哥,你现在去把她办了,
免得她整天叽叽歪歪的。」

  一旁的舒畅也是脸色微红,想起了那次自己与刘斌在李琳旁边欢爱的情景,
目光瞟了刘斌一眼。刘斌已经练就百毒不侵的本事,没有在意温莉的话和舒畅的
目光,神色如常地说:「小琳在说我上次委托她调查的事。」

  「是这件事。哥,我想与她关系极好同学或者朋友应该知道。她离婚再嫁,
而且这么快,嫁的又是不比你之前强的张明,要好的同学和朋友肯定会问原由。

  对那些关系极好的,她也许会说出真相。不如去找那些与她关系极好的同学
和朋友打听。「

  「刘哥,小莉姐说的有道理,找她们打听靠得住些。」李琳赞成温莉的说法。

  「我不知道她与哪些人关系最近。出事之前,我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与她
的同学、朋友见面不多,她那些同学和朋友也很少来家里。」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