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太太王玉兰(2)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三年前张大元还在在一个派出所里,没调到市局。所里繁杂事情很多,人手又少,大家不得不轮流值班。

那天又轮到张大元值夜班,他睡到下午五点多起来,匆匆吃了一些东西就赶到所里去了。

张大元所在的派出所位于城市边缘,就是城乡结合部,那里基本上是农村,但充斥着大量的外来打工人员,是治安案件多发地带。那一段时间除了盗窃、打架斗殴和抢劫,还有几起强奸案让派出所一直很头痛。

从犯罪手法和形式看,罪犯像是同一个人。但此人非常狡猾,警方多次行动都没能抓住他。前段时间警方加强了巡逻,他就躲起来不再作案,警方弄得有些泄气,也松弛了一些。

晚上10点锺的时候,王玉兰哄睡孩子后,把做好的夜宵装在保温瓶里,出门给丈夫送去。家里住的离派出所不算太远,走小路的话10几分钟就可以到,乘车虽然比较快但从大路走就得绕远,时间上算下来也差不多。王玉兰想早点送去,估计赶最后一班车,大概10点半左右就可以回来。

王玉兰到了派出所,看见值班室灯亮着,就径直走了进去。屋里只有张大元一个人,正在调收音机。

“怎么今天就你一人?”王玉兰问,她知道值班是安排两个人的。

“小赵刚刚出去巡逻了,估计得好一会儿才回来。”张大元打开保温瓶吃了起来。

小赵叫赵开平,是个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再加上他的叔叔在局里当副局长,因此局里对他比较器重。分配他到这个派出所是让他先到基层锻炼一下,以便将来提拔。

王玉兰顺手拿起桌上的案卷看起来,张大元吃得稀里哗啦。

“味道不错,”

张大元抬起头来,看到妻子在看案卷,

“对了,以后你不要送饭过来了,最近治安不好,下次我来值班的时候把夜宵也一起带来就行了。”

“哦。”

王玉兰应了一声,看到那些案件她心里也发毛。

张大元很快吃完了,王玉兰走过去收拾保温瓶和调羹,准备离开。

盛夏酷暑,天气很热,王玉兰一路赶过来,浑身汗津津的。派出所条件不好,没有空调,只有一支破风扇,根本没有降温效果。王玉兰的白色t恤很潮湿,紧紧贴在身上,把丰满的身材勾勒得清清楚楚。

张大元看到这一切,忽然兴奋起来。他一把抱住王玉兰,让她背对坐在自己腿上,然后双手在她全身抚摩起来,嘴巴亲着妻子的脖颈。

“不要……你疯了,这是在所里啊……”王玉兰扭动着身躯想挣脱。

“没事,现在又没人。”张大元已经把手伸进了王玉兰的裙子里,揉弄着妻子的阴阜。

“不行,小赵会回来的……”王玉兰仍然担心。

“他才刚走,巡一圈得好一会儿才能回来,我们快一点就行了。

”张大元已经扯下了妻子的内裤。

王玉兰没法抗拒了,张大元已经掏出硬挺的阴茎在摩擦她的阴道口。他双手握住妻子的腰身,往下一按,王玉兰一声闷哼,阴茎捅进了柔软的肉穴之中。

张大元坐在椅子上开始挺动身子,双手伸到前面随着挺动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揉着妻子的乳房。王玉兰两手撑在办公桌上仰着头闭着眼,嘴里发出轻轻的呼喊。

“啊……啊……嗯……哎哟…………”

张大元插得兴起,站了起来,把妻子翻成正面让她躺倒在办公桌上,拎起她的两条雪白大腿狠狠冲撞。

“哎呀……哎哟……喔……喔……哼……”

王玉兰被丈夫的凶猛刺激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担心有人突然闯进来,她觉得还是不要拖延太长时间的好。她气喘吁吁地对丈夫说:

“阿元……哦……你来了……没有?我快……不行了……哎哟……哎哟……我们还,还是……快一点吧……”

张大元听到妻子的呻吟,也怕小赵回来看见,于是说:

“好,我就快一点,美死你。”

他把王玉兰的两腿扛到肩膀,整个上身压在她上面,加快速度抽插起来。双手隔着衣服握住丰满的乳房,用力揉搓着。

王玉兰感到丈夫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阴茎摩擦阴道壁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神经已经快控制不了,不禁两手无意识地摊开在桌上乱抓。

“乒”地一声,烟灰缸被她扫到了地上,一下就摔碎了。

“阿元……快……给我……快……”

王玉兰紧紧抓住桌子边缘,绷直了身子,她的高潮已经到了。

“好,我给你……给你……”

看到妻子失神的样子,张大元再也忍不住了,狂插了几下之后,他两手紧紧扣住王玉兰的肩膀,把下身死死抵住,精液疯狂地喷涌出来。

“啊…………”两个人一起达到了颠峰……

“你这死人,弄得人家浑身都软了。”

王玉兰喘着气说,软软地推了推还趴在自己身上的丈夫。

“嘿嘿,爽吗?”

张大元直起身来,拔出已经软化的阴茎,从纸盒里抽出几张面巾纸擦了擦,也抽了几张给妻子。

“去你的。”

王玉兰娇嗔地骂了一句,接过纸来揩了揩正在溢出阴道口的精液,捡起地上的内裤穿起来。

“我得赶紧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到最后一班车,都怪你。”

王玉兰整理完自己的衣服,一边用手指梳着凌乱的头发,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餐具。

“没事,应该来得及。”张大元正把用过的卫生纸和摔碎的烟灰缸丢进废纸篓,“你赶紧走吧。”

这时候,门外传来响亮的脚步和咳嗽声,是小赵回来了。他一进门,看到王玉兰正要走,眼睛亮了一下,

“哟,嫂子来了?”

“啊,这不,正要走呢,小赵,有空到家里坐啊。”

王玉兰赶紧提了东西,冲小赵笑了一下,匆匆走出了门。当她从小赵身边掠过的时候,小赵猛吸了一下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和汗味。

“这娘们可真有女人味啊,”小赵心里暗暗地想,“瞧那身段,那风韵,弄起来不知道有多过瘾,刚才肯定弄爽了。”

其实,小赵早就回来了,走到外面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暧昧的声音,他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赶紧放慢脚步,轻轻靠在门边听完了整个过程。

小赵看到桌上东西有点乱,废纸篓里忽然多了一堆卫生纸,再看看张大元一脸的惬意,心里更明白了。通过和张大元几个月来的接触,觉得他粗俗、没文化、又狂妄傲慢,因此,从心底里他看不起张大元,但张大元在抓罪犯方面确实很有经验,这点他是比不上的。

“哼,瞧这粗人得意的,他哪门子修来的福分,娶了个风骚婆娘。换了是我……”

小赵胡思乱想着刚才的场面,不由得有些血脉贲张,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干了她!”

他眼前浮现出自己的阴茎在王玉兰阴道里进出,王玉兰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的情景……

王玉兰急急忙忙往大路上赶,心里祈祷着最后一班车还没到。可是,当她来到临时车站的时候,那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了。她看了看表,不甘心地又等了十分钟,什么车子也没有来。

现在怎么办?这个偏僻地方基本上出租车也不来,现在已经是11点了,得赶紧想办法。

夜风吹过来,身上的汗还没干,王玉兰感觉有点凉。

“不好,得走了,不小心还感冒了。”

走哪条路呢?沿着大路走回去,灯光比较亮,但得绕很远,起码得走半小时以上。抄近路只要10来分钟,但得穿过一段没有路灯的巷子,感觉上不太安全。

正犹豫的时候,她忽然想起家里的孩子。孩子不知道睡得踏实不,是不是踢被子了?要是醒来看不见妈妈会不会害怕?她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慌了。

王玉兰瞅了一眼那条巷子,又看了一眼大路,终于咬咬牙,下定了决心。她大步朝巷子走了过去。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