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03章 鸑鷟展翅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435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注:本章含有部分令人不适的血腥暴力场面描写,请慎重阅读或跳过)

  从结果上猜测,许婷认为自己前一天的撩骚战术奏效了。

  因为独眼龙用了堪称气急败坏的手段来进行反击——在角斗开始之前,给她
们两个播放了一段长达半小时的“精华剪辑”。

  曾经有个限制级电子格斗游戏叫做真人快打,其中的一个闻名特色就是血腥
暴力的各种花样终结技。

  而许婷和王燕玲在铁笼子亲眼看的那半个小时视频,就堪称是那些终结技的
血腥弱化、色情属性大增加的版本。

  看了几分钟,王燕玲就忍不住去笼子角吐了一回。

  许婷强撑着坐在原地看完,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总算压住了胃口那股烦闷
恶心。

  同样是场外招,独眼龙搞的这一套显然收效更大。

  只不过,不仅带来了恶心,也带来了几乎冲出头顶的怒火。

  独眼龙登场之前,许婷站在王燕玲身边,狠狠咬了咬牙,轻声说:“今天这
个,你一定得让给我来杀。我……决不让这种混蛋死得太痛快。”

  王燕玲有些担心地望着她,“婷婷,你不是说过要力求速战速决的吗?拖久
了,对咱们来说很危险啊。”

  “我来想办法。”许婷的唇角都在微微颤抖,“我一定要让他变成鬼都记得,
死前受到的折磨是多么令人痛苦和绝望的东西!”

  “那个……咱们还是要冷静啊。”

  “我很冷静。”她深深吸了口气,“我已经在构思怎么拆他的骨头了,希望
那帮不要脸的今天能给点像样的武器。”

  然而,这次的武器比昨晚还要令人失望。

  一块红砖,摔进场地的时候就已经碎成了三片。还有一只女式鞋子,也不知
道是谁穿过的,细跟恨天高的款式。

  “王!八!蛋!”王燕玲蹲下拿起砖块,愤怒地抬头大喊,“你们的脸呢?
这也叫武器吗?”

  解说没有回答她们。

  回答的是走进来的独眼龙。

  “每次战斗胜利,难度都会提升的。你们这一场要是还能赢,下一场就不会
有武器了。下一场还能赢,就连衣服也不准你们穿了。”他淫笑起来,脸上的疤
痕都跟着变得扭曲,“可惜你们活不到那个时候,今天就要死在老子的鸡巴下。”

  “废话那么多,你他妈是不是个老娘们?”许婷抄起一块碎砖,暗运内力甩
手丢了过去。

  独眼龙的实力的确比之前两个都强,这块砖比昨晚的哑铃片飞得更快,但他
手臂一抬,就挡到了一边。

  他拍拍护裆,完全不屑谨慎观察的样子,大叫一声,就向着王燕玲大步冲去。

  之前两场已经足够让观众意识到,王燕玲比许婷要弱,弱不少。

  女人在战斗中容易犯舍身保护同伴的毛病,所以追打弱势一方,引诱强势一
方露出破绽,是很合理的战术。

  而且他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这会儿两个女人正在拉开距离找角度,估计
都没想到他会这样突袭。

  只要第一时间解决了王燕玲,让她丧失战斗力,这场他认为自己就能稳操胜
券。

  挥出拳头的时候,他很确信王燕玲躲不过去,得意的狞笑,甚至都浮现在了
唇角。

  可没想到,王燕玲忽然低下了头,用自己头顶最脆弱的地方,对准了他恶狠
狠挥来的拳头。

  这一拳打中锁骨中央可以造成骨折令对方失去战斗力,可同样的力度如果打
中头顶……会死。

  在强暴表演之前,这些女人可以残废,但绝对不能死。

  独眼龙楞了一下,力量难以收回,只好拼命往上一偏,擦过王燕玲的后脑短
发,打向一片空气。

  他恼火地向下压手,准备抓住她近在咫尺的运动服。

  但许婷已经到了。

  她看上去纤细柔软、更适合弹钢琴的白皙手掌,闪电一样印在了独眼龙的肋
侧。

  这是许婷第一次全力施展鸑鷟掌。

  在现代科学体系下训练过实战格斗技的她虽然很喜欢武侠小说,以前却并不
相信所谓的掌法。

  打人疼,不光要用拳头,还要用握法专业的拳头。

  “掌法”那样会把施加的力量物理分散到一个面上的手型,照说只适合用来
扇耳光——打红的面积大,精神伤害效果好。

  正常搏斗,指甲挖都比掌要好用。

  但当内力这种东西在她身上化为现实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如果把真气假想为一种有形之物,那么,拳头的控制力无论如何也不会强过
手掌。

  掌心一侧的经脉穴道,也远比掌背密集。

  阳刚真气可以靠拳爆发,女子的精巧阴柔内力,大都依赖掌法。

  这一招,许婷已经用上了涅磐心经的上乘内功。

  对方的身体意想不到的结实,反震回来的力道,让她的手腕都在隐隐作痛。

  但她凝成冰锥一样的真气,绝对已经打了进去。

  所以她没有退开,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安全距离,而是怒视眼前的高大壮汉,
踮脚伸手,抓住他脑袋后面的皮带,一把扯下了护目镜。

  独眼龙紧紧咬着牙,双手捂着肋侧,他想扭身出拳,可肋骨中像是被打入了
一块零下几十度的冰,不仅痛,还冻得他浑身发抖,一时间怎么也动弹不得,只
能从鼻子里挤出诧异惊愕的哼声。

  许婷抬起左手,过来的时候,她依然抓着那个滑稽的武器——高跟鞋。

  “你不再是独眼龙了。”

  她平静地说,抬手把细长的鞋跟挥了过去。

  直刺眼窝。

  “嘎啊啊啊啊啊啊——!”

  本能闭起的眼皮根本无法阻挡裹挟了真气的尖锐鞋跟,那只做工精致的漆皮
高跟鞋,就这么颇为可笑地挂在了他的脸上。

  他倒在地上翻滚着,双手终于在剧痛的刺激下恢复了行动力。他抓住那个高
跟鞋,试着抬了一下,可深埋进去的细跟已经刺穿了整个眼窝,被牵扯的伤口自
然传递给大脑令人崩溃的剧痛。

  听着独眼……啊不,听着那个瞎子的惨叫,许婷拉起浑身冷汗的王燕玲,迅
速往远处退去。

  这里的男人都是野兽,野兽负伤会做出什么事很难说。她刚才那一击足足耗
掉了一半真气,是该转为谨慎的时候了。

  果然,那男人撑着地站了起来,扭动脑袋大喊着让解说闭嘴,开始用听觉寻
找两个对手的位置。

  血顺着半边脸往下淌,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许婷凑到王燕玲耳边,小声说:“你怎么样?刚才出了险招,这会儿还能打
吗?”

  王燕玲小心地控制着自己呼吸的声音,点点头,“没问题,后怕的劲儿过了。”

  “那,咱们配合一下,这次……彻底废掉他的战斗力。”许婷杀气腾腾地小
声说完计划,往旁边走了几步,靠着铁栅栏,充满嘲弄地说,“臭瞎子,听什么
呢?你刚瞎了,有那么快学会听声辨位吗?装逼呢吧?”

  “我肏你祖宗十八代!”瞎子狂吼着跑了过来,方向还真的不差太多。

  不能怪他失去冷静,最后一只眼睛被个臭高跟鞋戳没了,那边还疼得像是要
从里面生个孩子出来,他没有痛到疯,就已经是足够强壮的结果了。

  “我往上数十八代都变骨灰了,你口味可真重。”许婷嘲讽着往边一躲,看
着他沉重的身躯将粗壮的栅栏一下撞出一个凹痕,咂舌后退了几步。

  循着话音转向她,瞎子摸了摸脸上的高跟鞋,纵声狂吼,张开双臂扩大扫荡
面积,猛地往前扑来。

  可惜,许婷早就料到这种必然的套路。她话音未落的时候,人已经往旁一跳,
手脚并用爬到了栅栏上面。

  扑了个空的瞎子,自然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

  他马上双手抱住后脑,向旁翻滚躲开,看来身体的本能还在,知道防卫可能
来自上方的追打。

  他滚了两圈,觉得离开了笼壁的范围,才翻身手脚并用,准备爬起。

  就在这时,一直屏着呼吸悄悄接近他身后的王燕玲,得到了出手的机会。

  她眼疾手快猛地一抽,解开了男人护裆在腰后固定的皮带,跟着往旁边就地
一滚,直接拽走拿到了手里,一边跑一边嘲讽说:“臭气熏天,你多久没洗澡了?
裤裆不怕长蛆啊?”

  瞎子本能地捂住了裸露出来的阴茎。

  再强壮的男人,也无法让生殖器锻炼出多强的抗打击能力,那两颗垂在下面
的睾丸,更是几乎没有肌肉包裹的脆皮蛋。

  护目镜被拿掉之后,他就没了眼睛,这会儿护裆突然没了,他自然会联想到
接下来要受的打击。

  愤怒渐渐被恐惧取代,他捂着胯下,缓缓蹲低,忽然大喊:“我投降!我认
输了!我认输了!放我出去!我认输了!认输!”

  许婷看向那些漂浮在笼子外冷冷注视着他们的镜头,笑了笑,大声问:“这
游戏有投降这个说法吗?”

  解说很干脆地带着笑意给出了答案:“没有。”

  那瞎子剧烈地喘息着,蹲在那儿沉默下来,就那么双手捂裆,也不动了。

  王燕玲小心翼翼绕过来,低声问:“他干吗呢?”

  “等咱们过去出手,找机会反杀呗。咱们手上没有好使的武器,他不是没有
机会。”许婷盯着他,小声回答,“不能大意,失手被他弄断个胳膊腿儿的,保
不准真会被他翻盘。”

  “那怎么办?”王燕玲皱起眉,“陪他这么耗着吗?”

  “耗着呗,咱们都歇会儿。”许婷靠着栅栏坐下,暗暗运起内功,配合吐纳
法加快真气恢复的速度。

  这种生死之战,她一定要留一手杀招的真气救命,所以既然瞎子不动,那她
也不动,等真气恢复满,再去给他致命一击。

  等了一会儿,瞎子那边果然焦急起来,“你们干什么呢?不是要杀我吗!来
啊!为什么还不来!”

  许婷调息中,懒得理他。

  王燕玲想学着她的样子嘲讽几句,担心牵连到她,起来往边走远了些,才大
声说:“我们又不急,再多等一会儿,你眼窝里血一干,臭鞋直接长在里面,多
有意思啊。以前你可以叫独眼龙,以后就叫独鞋鬼吧。”

  瞎子气得一下站了起来,但马上又双手挡着胯下,缓缓蹲了回去,嚷嚷说:
“独鞋鬼……你们不来杀我,我可变不成鬼。肏!赶紧来动手吧,下面还有两三
百个老子肏死的女鬼等着呢,下去一样干她们,不亏!”

  王燕玲弯腰捡起碎砖握紧,但犹豫了一下,没有扔过去。

  就这么听他俩互相偶尔丢一句垃圾话相持十几分钟,许婷长出口气,内力恢
复充盈,挺身站起,“燕玲,过来,他既然想死,咱们去成全他。”

  “好!”王燕玲早就憋得手痒,立刻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哈哈哈,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准备怎么杀我!来杀啊,老子早够本了!”

  许婷冷冷望着叫嚣的瞎子,拉过王燕玲,低声附耳叮嘱。

  早就不耐烦的解说也终于从消沉中回复,一副已经变成这两个姑娘粉丝的架
势帮她们加油打气。

  知道这实际上是挑唆她们快点下手的伎俩,许婷不为所动,拍了拍王燕玲的
肩膀,过去捡起砖头碎块,走到侧面距离男人不到三米的地方,大声说:“你这
人还挺有意思,没了眼睛时候斗志昂扬的,怎么脱了皮裤衩就一下子变怂蛋了?
鸡鸡太小怕被人看吗?”

  听到声音接近了很多,瞎子转过头,谨慎地对准许婷的方向,耳朵努力听着
周围的动静,看来也意识到了王燕玲正在悄悄接近。

  许婷不紧不慢地说:“干吗不回话啊?被我说中啦?小弟弟真的尺寸不行?
唇膏?小拇指?该不会是牙签男吧……天啊,你之前的视频里给自己做了特效吗?”

  “我肏!”瞎子的额头青筋都跳了起来,显然对冒出的怒气忍耐得非常辛苦。

  这时,许婷忽然迈开两条长腿,向着瞎子大步直线跑去。

  脚步声如此清晰,他本能的双臂抬起,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但砖头块先一步丢了过来。

  下腹一痛,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丢歪了,阴囊一紧,赶忙重新垂下双手。

  许婷要得就是这种顾小头不顾大头的样子。

  她猛地屈膝一蹬,真气爆发,飞身而起,用优美的侧横翻动作跃过了瞎子的
头顶。她顺势下抄,攥住那只高跟鞋,从他脸上猛地拔了下来。

  伴着又一声惨叫,新凝结的血痂崩坏开来,猩红四射。

  “王八蛋!”瞎子惨叫着转身想要去抓刚落地的许婷。

  他那一直小心翼翼护着蛋的手,自然离开了阴囊。

  刚才就猫腰四肢并用悄悄接近的王燕玲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她箭步上前,在低位拿出浑身力气,狠狠一记上钩拳,打在了男人晃动的阴
茎后方,脆弱的睾丸中央。

  “呜唔——!”

  看着男人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王燕玲迅速退开,嫌恶地用裤子擦了擦手,
“软绵绵的,真恶心。”

  许婷低头看着已经痛到失去反抗能力的男人,拿起那个血淋林的高跟鞋,弯
腰就是一抽。

  细长的鞋跟这次捅进了他的左耳,耳骨比起眼窝稍微坚硬一些,她马上又补
了一脚,让那意想不到的凶器彻底插入到底。

  鬼哭狼嚎的男人缩成一团翻滚着,尽管耳朵和眼睛都疼得要命,双手却依然
不敢离开自己的下体。

  “之后你应该再也听不到我的话了。希望你死前好好记住,比起你给那些女
孩的,这点回敬,还不到百分之一。”许婷冷冷说罢,弯腰狠狠拔出那只高跟鞋,
从另一侧拍下,一脚踢进右耳之中。

  瞎子疼得抽搐起来,嘴里的喊叫已经变了音。

  大概是破坏了平衡感的缘故,他连翻滚的动作都变得有些滑稽。

  王燕玲走到许婷身边,小声说:“以后我再也不想穿高跟鞋了。”

  “我本来就不爱穿,折腾自己就为了男人看着高兴,凭什么。”许婷略显讥
诮地看着那只已经被血染红的鞋,“不过要感谢把这只鞋穿到这儿来的女孩,我
都不知道原来恨天高这么好用。打眼睛那下我都不敢用足劲儿,生怕一下就给他
戳死了。”

  已经站不起来的瞎子无法再给两个对手造成任何威胁。

  但许婷依然谨慎地在旁边观望等待了十几分钟,直到那瞎子没了力气,才过
去拉开他的手,照着胯下那万恶之源狠狠踢了几脚。

  她踢完,王燕玲上来又是一顿踹。

  等到俩人循环完三个回合,那阴囊都已经肿成了个球,皱巴巴的皮被抻展,
阴茎歪倒在一边,漏了不少尿出来。

  觉得这个家伙已经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即使不足够,许婷也已经差不多
到了承受的极限。

  她不愿意再继续单纯的施暴,于是,过去又一次拔出了那支高跟鞋,把细长
的“兵器”部分再一次对准了男人颤抖的眼窝。

  但王燕玲似乎还觉得不够,喊了声等等,过去拿来碎砖中一块有锋利边缘的,
坐在那男人的腰上,攥住包皮扯起,把砖头边当作了石刀,在那儿用力割了起来,
愤怒地说:“还想下去欺负女鬼,做梦!我这就阉了你!”

  剧痛让男人的四肢回光返照一样挣扎了几下,但许婷狠狠踩断他鼻梁的一脚
解除了最后的威胁。

  她过去捡来其他碎片,蹲下帮忙打磨,磨锋利了,就跟王燕玲手上钝了的交
换。

  如此交换了足足十多次,那条个头并不小的性器,也才被割掉了一半不到。

  然而,喷涌的血,已经让他没了性命。

  “行了,割成这样,他下地狱也用不了了,撒尿都是喷头效果。”许婷强打
精神开了句玩笑,拍拍王燕玲的肩,“走了,回去休息。明天……可能还要继续
呢。”

  王燕玲抬起飞溅了不少血点的脸,眼神头一次露出了几分绝望。

  “婷婷,咱们……真的能一直赢下去吗?”

  许婷弯腰抱住她,轻声说:“不能,但也不需要。汪督察和老韩一定会来的,
一定。”

  王燕玲像是终于忍不住,带着哭腔说:“可……其实从咱们进到这儿开始,
我身上那个发射器,就再也没有发热过了。这里……好像能屏蔽信号啊。我不敢
跟你说……可万一……他们要是找不到咱们呢?”

  许婷温柔地擦去她脸上的血,抵着她的额头,小声说:“放松点,万一他们
找不到咱们,咱们就找机会干掉守卫,打出去。”

  “他们有枪……”

  “打倒几个,咱们就也有了。”

  安慰了好一会儿,王燕玲才从刺激中慢慢平复下来。

  拉着她往外走去时,许婷半开玩笑地抱怨:“你说你,非要在那儿阉他,又
没让我杀成。我这会儿杀气可足了,结果还是让你抢了人头。这要是玩游戏,下
次我可不跟你组队了。”

  王燕玲稍微振作了些,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也不想的啊,谁知道那家伙
这么弱,喷了点血就死了。”

  “没办法,男人对流血的耐力比较差。毕竟不像咱们每个月都流点儿。”

  那些无人机一起对准了离开的通道,拍摄着两个女孩勾肩搭背一起笑起来的
身影,一直拍到她们消失在狭长的通道尽头,才意犹未尽地飞离。

  这天夜里睡觉之前,在王燕玲的央求下,许婷从背后抱住她,用手送她高潮
了两次,然后,就那么紧紧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呼吸睡去。

  隔天起来,许婷半开玩笑地说:“我感觉你快让我觉醒成双性恋了。”

  王燕玲把脸拱在她的怀里,哼唧了两声,“女人本来就大部分都是双啊,我
倒更希望你能直接被我掰弯。”

  “那可难咯。”她坐起拿过发圈,绑了一个最习惯的马尾,将挑染的红发留
在额前,双脚伸到上铺外,懒洋洋地上下摇晃着,“我这人,宁折不弯。”

  “那个词不是这个意思吧……”

  “可放在这儿挺合适诶。”

  “婷婷……”王燕玲扑过来就想撒娇,可半途忽然停住,抬起头左右扭了扭,
一个翻身直接跳了下去,光脚踩着地跑到换气窗边,纵深一跃扒住缝隙,引体向
上侧耳向外听着。

  许婷双眼一亮,跟过去小声问:“怎么了?”

  王燕玲激动得连语调都有些发颤。

  “外面有枪声,很多……枪声。汪督察他们来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