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州潮生曲】(第柒章 寡亲恶戚强做裳 熟母嫩女声娇扬)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02發表於:第一会所
字數:10,552 字

  写在前面:

  稳定更新很重要。

  保持睡眠很重要。

  所以老子特娘的现在生物钟调整到了半夜就醒了……也算是早睡早起的典型
了。

  顺便说一句,那个谁,你评论归评论,别没事情剧透啊,老诱惑我按照你的
想法写这是不对的!(大笑)

  论坛里面幼女兽交可是要封号的。兽欲就是因为这个断了的。所以至少15岁。

  好了好了,再说下去我也要剧透了,看书看书。故事还长。老道士可没那么
简单呢……

             *** *** ***

  青欣嫂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丈夫是博士,自己靠着努力开了一家贸易
公司,虽然家里的一个哥哥并不是十分受待见,但每次到家也都是好酒好烟好茶,
又吃又要又拿。丈夫也总是笑脸相迎,在她哥哥面前给足了她面子。

  然而丈夫死去的时候,清算公司资产才知道已经负债累累,此时去找哥哥帮
忙,哥哥却避而不见,她只好靠着自己的努力以及某些方面的妥协,才将公司又
办了起来。拖着女儿的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些都是我在路上看着嫂子发来的简短信息才知道的,而嫂子对于青欣嫂又
可怜又不屑的看法就自于此。而虽然嫂子对青欣嫂的做人很是不屑,但对她在艰
辛之中的努力奋斗以及对女儿虽然有失陪伴,但依然尽到一个母亲对女儿抚养教
育的责任也很是佩服。

  当我一边读着消息一边往青欣嫂大哥家赶路的时候,在她大哥家中,一脸谄
媚的中年男人讨好地看着旁边穿金戴银一副暴发户的两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而穿
着一身青花瓷湖蓝旗袍,却显得一脸铁青的青欣嫂正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冷
漠地看着那一脸谄媚的中年男子。

  「欣欣,不要倔强了,你看两位大哥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然后请我们去酒
吧喝一杯而已……」中年男子显然就是严青欣的大哥,样貌有些相似,却带着点
多年厮混市井的痞气。对着自家妹纸说完,又一脸讨好地对着两位中年男子说道:
「何总、杨董,你们稍等一下,我妹妹这个脾气我稍微哄两句就好了……」说完,
对着严青欣使了个眼色,拉起她就往小屋走去。

  「你干什么!严子浩!你到底想干什么?混不下去打算拉皮条了?」进屋之
后,严青欣甩开了自家大哥的手,一脸厌恶的说道,「我可是你的亲妹妹,一母
同胞,你居然想让我跟他们两个一起上床?」

  「啧,言重了不是?我怎么也算是你的大哥,怎么能这么害你呢……」严子
浩一脸讨好,搓了搓手,似乎在组织语言怎么哄自己妹妹,「何总和杨董可是在
去年过来惊鸿一瞥之后就对你惊为天人……人家这次专程赶来就是为了请你吃个
饭,你说你没空吃饭我也没逼你不是?」

  「哦,原来你找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啊?那好啊,楼下夜宵铺我请客,
请他们吃一顿不就完了,然后你送他们上飞机走人,我也算给你面子了是不大哥?」
严青欣冷笑着说道,顺势将问题又甩回给了严子浩。

  「那哪儿成啊!人家专程过来也不光是图你一顿夜宵摊烧烤不是,」严子浩
讪讪笑着,调转话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偶尔交往一次算什么呢……再说了,
你也说了我可是你亲大哥,这次我的工厂投资都要靠这两位救命……你就当帮帮
我?」

  「帮你?阿文去世的时候你帮过我什么?我都那么求你了……再说凭什么你
的工厂要我陪他们来争取投资?」严青欣气急,拍着桌子说道,一阵心酸委屈涌
上心头,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是,阿文去世我也很难过,照道理说你是我亲妹纸,他是我亲妹夫,我应
该帮一把,」严子浩假惺惺地抹了抹眼袋,似乎里面真的有泪水,转头却又嬉皮
笑脸的说道,「但是那个时候你大哥我什么样你不是不知道,我哪有闲钱来给你
呀?」

  「再说了,孙总和杨董他们只求一夜之欢,事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们也
不会再行纠葛,都说清楚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总也
需要男人的吧?」如此无耻之话从严子浩的口中说出,却显得如此理所当然,脸
上也毫无羞愧之色,却把严青欣气的简直要将桌上的烟缸砸在他头上才好。

  「你要不要脸?啊?这种话你居然顺理成章的对着你自己的亲妹妹说?」严
青欣气的连声音都在颤抖,本来就不擅长骂人的她说完就想推开严子浩往外走去。

  「哎哎,别急着走啊……」严子浩一看严青欣要走,连忙拦在门口,「我说
妹纸,妹夫走了之后我也没见你三贞四节的守本分啊,这些年你跟过的男人也不
少了吧?你不是在担心他们满足不了你吧?别怕,哥已经备好了蓝色小药丸,要
是你觉得不爽,给他们再吃几颗就好了……」

  「无耻!」随着一声喝骂,严青欣一记耳光猝不及防地甩在严子浩的脸上,
随后就想推开他往外走去。可是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何总和杨董拦在门口。「让
开,我要回家了,女儿还在做功课呢,我要回去辅导她写作业了。」严青欣看在
来者是客的份上,也没有恶语相向,只是找了个借口,冷冰冰的说完就想离开。

  「诶,我说小严啊,你这妹子够火爆啊,我喜欢!」何总桀桀淫笑着说道,
「只要你今天能搞定,后天我回去就把款项打给你!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哦,杨
董对吧?」

  「我看有点悬,我是非常喜欢这个女人啦,要不今晚你让我好啦……我明天
就带她回去香港,跟老婆离婚娶她啦!」色眯眯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严青欣,看上
去五十岁出头的杨董操着一口港普,带着浓重腥臭的口气说道。

  「你给我过来!」严子浩听见两人说的话,眼睛都红了,用力将严青欣拖回
来关进房里,谄媚地对着两人说道:「是的是的,两位的条件都很不错,我想我
妹子只是想考虑一下哪边的条件更好,容我一会儿再问问她。」说罢,让两人稍
坐,转身进门后啪嗒上了锁。

  「欣欣!你看这两个人开的条件多好!你还在纠结什么?不就是被男人上一
次吗?难道还会少块肉?」关上门后严子浩恶狠狠地盯着严青欣的眼睛,急急的
说道。「最多事后你吃一次避孕药,杨董可是要娶你当老婆的!总比你在外面被
男人白肏要好得多吧?」

  「你……你这个畜生!」严青欣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地骂道,「你把你妹妹
我当什么了?我在外面有多少男人我愿意,你却在这儿把我当妓女一样介绍给客
人?」

  「哎呀,什么妓女不妓女的……我也没这么说不是,只是让你陪陪杨董何总
他们怎么就变成妓女了?」严子浩双手握着严青欣的胳臂,防止她冲出去,尽最
大努力打算说服妹妹。「有钱人玩腻了招妓,总想找个良家谈谈感情,这多好的
机会呀?还能帮到我!」

  「我呸!最后一句才是你的真心话吧?我告诉你严子浩!」严青欣口气一片
决然,「我就算是在外面被千人骑万人跨,也轮不到你这个哥哥来拉皮条出卖我!」

  「好了好了,别生气,喝口水喝口水,」严子浩似乎放弃了一般,从床头拿
起水杯递给妹妹严青欣,「不接就不接呗,你喝点水消消气,我把他们撵跑了不
就行了……」

  「这还差不多,」严青欣似乎也有点口干舌燥,一下子把水杯里的水全喝完
了,「我跟你说,哥,好好做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妹纸一定会帮你,但你不能
搞这种歪门……邪道……」说着说着,严青欣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有点沉,迟钝
的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指着严子浩,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无力地软软倒了下
去。

  「切,装的跟贞洁烈妇一样……等下还不是要求着男人肏你……」看着严青
欣惊恐而又愤怒的眼睛慢慢地闭上,软倒在床上,严子浩阴阴地笑了起来。「等
明天早上,何总和杨董玩够了射你一肚子精液,把你肚子搞大了带去香港,你就
知道哥对你的用心良苦了……」转身便出了门。

  「好了,何总、杨董,欣欣她不好意思已经先睡了,你们接下来慢慢聊感情,
我下楼去买点吃的……」一边跟何总杨董打着招呼,严子浩找了个借口出门,生
怕自己在场他们玩的不痛快。

  而正当严子浩出门打的上车,直奔夜总会找他的相好,打算玩个通宵的时候,
我也擦身而过,进入了楼道,站在了严子浩家门前。轻轻敲了敲严子浩家的木门,
稍等了一会,只听见里面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门便打开了。

  「不好意思,请问这是严子浩先生的家吗?」开门的是一个满脸横肉,赤裸
着上半身,穿着一条沙滩短裤腿上全是黑毛的中年男子。我一看跟严子浩的形象
相差甚远,心中不由得一紧,佯装平静地笑着开口。

  「他不在,不管你是谁,明天再来吧!」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随口
说着便用力打算将门关上。

  「他娘的谁啊,老何你再不来我可要上了啊,这妞皮肤真不错!」里屋传来
一阵阵的淫笑声,让门口的老何颇有些不耐。

  「哎,你快走啊,这可不是你的家,我还有事没空搭理你……」发现用力门
关不上,我的手掌正紧紧握着门框,便上前一步打算推开我。

  「不好意思,今天这个门我还非进不可……」我呲牙对他一笑,发现他根本
无力阻止我进去之后,我上前一步,肩膀一撞,如同肉山般的中年男子老何便重
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我快步走了进去,一脚踹开了里屋的门,一幅让我愤怒已极的画面出现在了
我的面前。昏暗的台灯映射下,青欣嫂人事不知地瘫软在床上,发髻凌乱,脸色
嫣红,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嘴唇却是微张喘息着。另一个皮肤满是皱褶,看
上去就苍老无比的男人趴在她身上,正在胡乱亲吻着青欣嫂略带嫣红的脸颊。旗
袍的领口已经被扯开了一半,雪白娇嫩的胸乳嫩肉一小半已经露了出来,所幸旗
袍的质量还算不错,男人胡乱的撕扯都没有将旗袍扯坏,只是隔着旗袍握住那对
高耸,淫笑着搓揉。

  男人的衣裤已经急吼吼地脱下了,苍老松弛的肌肉掩藏在松垮的皮肤下,我
在愤怒之余不由的也有些好奇,真的有女人让他上,他能坚持几分钟?胯下的肉
棒似乎因为要迷奸女人而兴奋的勃起,但即使兴奋到极点,勃起的肉棒也有些摇
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要体力不支而软下去,只有在抵着青欣嫂裸露的大腿丝袜
摩擦时,肉棒才会偶尔展现出它年轻时狰狞的一面。

  听见门被踹开的声音,老男人猛然回头,惊慌的神色溢于言表,胯下松软的
肉茎似乎突然被刺激到了一般,居然颤抖着强行溢出了一小股浊白的精液,流淌
在青欣嫂的大腿丝袜上。而这一幕,在闪光灯的闪动中,清晰无比地留在了我的
手机上。

  随后,一拳打在老男人的脸上,我也不管善后的事情,冲过去将床头的薄毯
盖在青欣嫂身上,将她拦腰抱起,便冲出了房门。在周边邻舍好奇八卦的眼神中,
我三步并两步冲出了楼道。

  此时不远处大树的阴影下,一个身影默默地注视着我,看我一脸焦急地样子
抱着女人跑出来,脸上出现了一丝欣慰,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然后却又笑着摇
了摇头,随后却是漫步上了楼。

  严子浩家的房门似乎被我一脚踹坏了,只能虚掩着遮挡周边邻舍好奇的目光,
稍后等邻舍都关起了房门,那人便闪身上前,轻轻推开了房门。进入房间,一阵
怨毒的话语便传入了那人的耳朵。

  「叫你特么别精虫上脑,你非不信,好了,现在为了个小骚货差点没把命给
丢了!」何总怒气冲冲的说道,一边套着衣服。

  「我哪知道这个严子浩那么不靠谱,快要骗到手了还有这么一出……」旁边
苍老的杨董喘息着点燃一根烟说道,「也不知道哪个野小子哪里来的,老子回去
就找人废了他!哎哎,你谁啊,不知道这是私人住宅,不请勿入啊?」

  「贫道平安,保人平安的平安。」那人见两人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却也是施
施然走到灯光下,赫然便是之前拦住我的中年道人,自称平安。「两位善人,与
人为善,功莫大焉。既起淫心,便染因果。贫道来,既是保两位平安,更是了一
段因果。」说完,突然闪身上前,出手如电,在两人额前后脑分别虚点了几下。

  「因果已了,后续要看小子你自己怎么处理了……」看两人软软瘫倒在地,
平安自顾自地说道,接着也不走大门,脚下一顿,身形便如天际飞鸿般从窗口射
出,没入茫茫黑色天边。

  小区门口的街道有些寂静,幸好的是却并不偏僻,我冲出来的时候正好一辆
出租驶过,被我拦下坐了上去,告知司机直接去最近的医院。

  「小杰……小杰真的是你吗……」出租起步后不久,躺在我腿上的青欣嫂睁
开了眼睛,眼神中还带着一丝茫然,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是我……没事,没事了,你已经离开了,我们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我一边亲吻着青欣嫂的额头,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感觉有些发烫,柔声安
慰道。「很快就好了,我们去检查一下,确保你身体没事……」

  「不……不要……」青欣嫂勉强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抓着我大腿的玉手也
紧紧扯着我的裤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让……让师傅掉头……我们……我
们回家……」

  「你……你确认这样没事吗?」看着青欣嫂难受地皱着眉,似乎在拼命忍耐
着什么,口中的语气却是坚定无比,我再次询问了一句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师傅麻烦掉头,去这个地址。」

  「小伙子,劝劝你女朋友,有病还是要早去医院看,不然的话容易落下病根
……」下车时,司机的唠叨声依然随着风追了过来。而我却顾不得那么多,怀里
的青欣嫂身体越来越烫,只想尽快将她送回家,然后看看有什么办法给她降温。

  「妈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开门的是被我吵醒的郑雪珊,她穿着睡衣,
似乎里面什么都没穿,睡眼惺忪地打开了门,看到母亲满脸红潮的样子,却一下
子清醒过来,急忙把我让进屋之后,关切地问道。

  「没事没事,可能是喝多了,你去弄条冷毛巾,给她敷一下……」我将青欣
嫂温柔地放在床上,然后转头对着女孩说道。

  「呜……我不要冷毛巾……雪珊你先出去……我有事跟小杰说……」青欣嫂
却抓着我的手不放,挣扎着让雪珊出去。等一脸莫名的雪珊出去关上门之后,她
便如同一条美女蛇一样迫不及待地缠了上来。「阿杰……我……我被下药了……
给我……我好难受……快点给我……」

  我刚要说话,嘴唇便被娇嫩的樱唇堵住了,散发着浓烈情欲的香嫩小舌探入
了我的口中,与我纠缠了起来。虽然刚才和郑雪珊玩了一次口交,但我的肉棒很
快便在女人小手极具技巧的挑逗下又硬了起来。

  我稍一用力,将青欣嫂抱着跨坐到我的大腿上,隔着衣裤,粗大的肉棒便顶
在了她火热饥渴的肉穴上。青欣嫂的大腿牢牢的夹住我的腰部,我也不客气地顺
手一撕,将她青花瓷的旗袍轻易地撕扯了开来。

  里面前搭扣的胸罩还是之前和我上床时候的那件,一边隔着胸罩抚摸那对高
耸火热的乳肉,一边嘴唇沿着她的嘴角不断往下,亲吻着她白嫩的脖颈,锁骨,
直至落在她雪白丰满的胸膛上。

  「呜呜……好舒服……阿杰……快……快点肏我……我受不了了……呜呜…
…肉棒好大……好想要……」青欣嫂一边昂着头,哭泣般的呻吟着,似乎快死了
一般,而小手撕扯着我的裤子,发现急切间拉扯不开,便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我
暴怒的肉棒,饥渴地抚摸了起来,被撩到腰间的旗袍将整个丰满的臀丘都显露了
出来,不断地在我大腿上如同美女蛇一般的扭动。

  「小骚货下午不是刚吃饱吗……这么快就又想要了?」我用手轻轻一按,伴
随着女体的迎合,轻松地将她的胸罩解开,那对染满了粉色的娇嫩乳球便跳到了
我的面前。当青欣嫂托着乳肉急切地将丰满的乳球送入我口中的时候,我的脑海
也被欲望占领了。

  「呜呜……人家就是小骚货……就是想要吃杰哥哥的大肉棒……就是千人骑
万人跨的欠肏骚货……杰哥哥快点给我……下面的骚屄痒的受不了了……」被我
含住乳房舔弄着蓓蕾尖端,青欣嫂的快感似乎一下子被我引爆,胡乱地呻吟着,
一边扭动着胸部,主动迎合着我的舔弄,从乳肉顶端传来的酥麻如同电流般划过
她的脑海,让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只想追逐男人的肉棒,填满自己空虚饥渴的娇
嫩花径。

  「来,用小嘴替我吹一下……不许自己摸下面的淫洞,那是我的……」青欣
嫂跨下了我的大腿,跪坐在我的双腿间,急吼吼地扯下我的裤子之后,将我粗大
暴涨的肉棒如同宝贝一样捧起,娇媚风骚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樱红的双唇微启,
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另一只玉手则正要伸向自己的跨间,抚慰空虚瘙痒的花径,
却被我直接一把拉住。

  「呜呜……呜……好深……呜呜……好喜欢肉棒……呜呜……」被我将双手
拉到头顶,青欣嫂如同一条丰满的母狗一般跪伏在我的跨间,臻首被我死死压在
胯下,努力地将整根肉棒吞入口中,试图用紧嫩的咽喉让我获得更大的快感。

  「你的骚屄已经完全湿透了呢,里面的嫩肉还在吸我的手指……后面也好紧
……要把手指夹断了……」从青欣嫂光滑的脊背伸过手去,手指分别探入她娇嫩
的肛穴和淫湿的花径,一边抽送一边在里面轻轻地旋转,不断全面地刺激着嫩肉
每一道皱褶。

  而此时,在青欣嫂看不见的地方,郑雪珊悄悄推开了门,倚着门框小脸通红,
她的秀发散乱地披在肩上,美目如水流转,娇媚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责怪
我只疼爱妈妈却不疼爱她。一只小手轻轻握着娇嫩的乳鸽不断搓揉,另一只手则
直接探入睡裤,双腿微微分开着,隔着裤子我能看到小手在耻骨顶端不断揉按着
自己敏感的花蒂。

  看着女孩在门口一边咬着贝齿自慰,一边和她母亲一模一样妖媚的眼神不断
挑逗着我,我脑海中唯一顾虑的那根线一下子就崩断了,我淫笑着向她招了招手,
雪珊贝齿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便慢慢地向我走来,走近床边时,一声娇呼,便
被我搂在了怀中,狠狠地吻了上去。

  听到女儿的娇呼,青欣嫂似乎打算抬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但刚有抬头的想法,
我的手掌便按住了她的后脑,示意她专心舔吻我的肉棒,粗大的肉棒似乎被什么
刺激到了一样,更粗大坚硬了一些,鲜红的龟头又往她喉间顶了顶,青欣嫂发出
了一声闷哼,似乎不满又似乎无可奈何地再次用喉腔包裹住我的肉棒,套弄了起
来。

  而我另一只手粗暴地一下子扯下了雪珊的内裤,整根手臂夹在她微微颤抖的
双腿间,不断来回摩擦着她还未经人事开发,紧紧闭合在一起的淫湿缝隙。雪珊
也被我挑逗的受不了了,双手环住我的脖颈,不顾母亲正在为这个男人口舌服务,
忘情地与我舌吻着。

  我一边在青欣嫂的跨间不断抚弄,一边手臂摩擦着雪珊娇嫩的处女花径,看
着母女俩如出一辙,沉溺于情欲快感中的表情,心中的征服感更是强烈了起来。
我将娇小的雪珊抱了起来,躺在母亲光滑的背脊上,而青欣嫂也会意地尽量凹着
背脊,让女儿躺的更舒服。

  雪珊的双腿被我举起压向肩膀,整个娇嫩的处女幼屄和后庭便毫无保留地展
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猛然俯身,吸住她整个娇嫩花园的同时,牙齿也轻轻地噬咬
在了她的娇嫩花蒂上,雪珊被我突如其来的突袭和剧烈的快感刺激着,双腿股间
一阵不自然的抽搐,一股散发着淡淡骚味的淫液一下子从尿道口喷出。随着她垂
死的娇嫩呻吟,再次被玩弄到潮喷的处女幼屄终于微微打开了,花穴内的淫汁也
不断溢流了下来,随着我的吮吸不断进入我的口腔。

  雪珊高潮之后,我抽出了塞入青欣嫂口中的肉棒,躺了下来,示意青欣嫂自
己坐上来。而青欣嫂神情复杂地看了眼跪坐在一旁自己的女儿,还是无奈顺从地
跨坐到了我的腿间,面对着我扶着肉棒,将顶端对准自己的娇嫩花瓣,叹了口气,
慢慢地坐了下去。「呜呜……好大……要被肏裂开来了……」肉棒破开花瓣,肏
入的一瞬间,青欣嫂忍不住呻吟了起来,「雪珊……雪珊她还小……处女早晚是
你的……就当我补偿你的……但是现在……呜……你不要动啊……顶到最里面了
啊……啊啊……好爽……好酸……」

  「小骚货……你们母女都是我的……早点让雪珊体会做女人的乐趣也不错…
…还有以后你们要跟我嫂子一起……天天都要被我肏……我要肏烂你们的骚屄…
…射满你们的子宫……」将小处女郑雪珊拉了过来,示意她跨坐上来,我狠狠地
说着,一边挺动着小腹,不断用粗大的肉棒顶动着青欣嫂的肉屄最深处。

  龟头亲吻着子宫,让青欣嫂又爱又恨,她感觉自己的肉屄花径都快被肉棒肏
的融化了,整个花心子宫也快要被龟头突入,根本顾不得叮嘱我不要碰她女儿的
事情了。正脑海一片空白只顾享受性欲快感的青欣嫂突然感觉胸口前一热,乳尖
似乎又被含入了口中不断挑逗,定睛一看,原来郑雪珊跪坐在我的脸上,将整个
处女花园主动贴在我的脸上,享受着肉缝被舔弄的快感,同时上身前倾,一边抚
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含住了母亲的奶头,如同刚出生时一样,一边用力吮吸舔
弄乳头,一边用牙齿轻轻噬咬乳头的根部。

  眼神朦胧地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样,满脸红晕不断颤抖着娇躯,体验着同一个
男人带来的强烈冲击快感的女儿,青欣嫂一边随着我的顶动快速地起伏着娇躯,
一边手指也伸向了女儿刚刚发育的娇嫩乳鸽,挑逗起她的乳头敏感处。刚刚高潮
过的少女敏感的处女肉屄被我的舌尖粗暴的抽送着,母亲又似乎接受了自己和她
共享一个男人,郑雪珊被抚摸乳头的同时不由得昂起了头,发出娇嫩呻吟的同时,
随着我的吮吸,如潮的快感再次将她的脑海刺激的一片空白,一股潮液再次不受
控制地奔流涌出,被我吞入腹中。

  就在雪珊紧绷的身体瘫软下来靠在母亲胸前的时候,我的肉棒也猛地往温热
湿润紧缩的花径中再次狠狠顶入,摄取了刚才小处女的淫潮精华之后,我的肉棒
似乎更粗大了一些,青欣嫂的娇躯随着我的肉棒顶动猛然向上弹起,然后重重地
落下,本来就已经被顶弄的酥软微开的子宫入口猛地包裹住了我的肉茎,当我再
次重重顶入的时候,我感觉肉棒龟头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更紧窄的地方,同时花径
深处的子宫入口紧紧含住了我的肉棒,饥渴地拼命吮吸收缩着,之后一股温热的
液体便浇撒在了我的龟头上,一下子被大张的马眼完全吞入。

  青欣嫂死死抱着女儿的臻首,整个身体不断的颤抖抽搐,大量的淫精被龟头
马眼不断刺激的喷出,整个高潮状态至少持续了二十秒。而当快感的潮涌渐渐褪
去时,随着无边的疲惫涌上她的心头,青欣嫂却发现肉棒依然深深地肏入她的子
宫,完全没有射精或者软化的迹象。

  「呜呜……不行……不行了……小骚货没力气了……呜……好深……子宫都
快要被顶穿了……太大了……杰哥哥你的肉棒太大了……」郑雪珊已经无力地瘫
软在了床上,而青欣嫂强撑着继续用红肿不堪的娇嫩花径套弄着我的肉棒,一边
凑在我耳边轻轻地呻吟着,似乎害羞着不让女儿听到一般。

  「叫什么杰哥哥,叫老公!」我用力拍了下她丰满富有弹性的翘臀,将她掀
了下去,躺倒在床上。「自己抱着大腿,让你女儿看看我是怎么样好好满足你这
个欲求不满的母亲……」肉棒根本没有抽出她的娇嫩花径,我将她的双手环住了
自己的腿弯,将自己和男人肉棒交合的地方完全展现在旁边的雪珊面前。

  「不要……好害羞……啊啊……不要看……下面……下面要被老公肏的融化
了……好热……好爽……大肉棒完全塞满了小骚货的骚屄……呜呜……」被女儿
好奇地看着,青欣嫂忍不住别过脸去,脸上一片晕红随着男人越来越有力的撞击,
忘情的呻吟嘶喊着。

  「你看你女儿的下面又开始湿透了……你也要尽到母亲的责任,好好地舔舔
女儿的骚屄……」一边用力的肏弄淫湿不堪的花径,一边示意郑雪珊跨坐到母亲
的脸上,看着她臻首则埋入母亲的耻骨前端,一边享受着母亲舔弄自己处女幼屄
带来的快感,一边也同时舔弄着母亲和我的交合处。

  母女同床共侍一夫的征服感让我的快感也达到了顶峰,龟头不断用力亲吻着
青欣嫂娇嫩的子宫壁,在她再一次放纵呻吟,毫无保留的将淫精浇撒在龟头上,
任由马眼不断吸收的时候,我也抱紧着她的翘臀,紧紧贴住了自己的小腹:「骚
屄子宫好紧……我也要来了……射死你这个小骚货……射满你的子宫……让你怀
孕……再给我生几个女儿一起被肏……」随着雪珊的舔弄,龟头马眼一阵酥麻传
来,我腰间一松,一股股灼热的滚烫精液便直接浇灌在了青欣嫂的子宫壁上,将
她的子宫完全灌满后,余下的精液从两人的交合处逆流而出,被少女娇嫩的小嘴
完全吮吸吞噬了下去。

  「小坏蛋,这下你满意了吧?……呜呜……饶了我……小坏蛋……呜……好
老公……人家不行了……」被我灌精后宠爱地搂在怀中,不停拨弄着乳头,正当
我想要探入她大腿间,再次抚慰青欣嫂肿胀的成熟花径时,青欣嫂扭动着避开了
我的手掌,然后娇声求饶,「人家下面已经肿起来了,再肏一定破了……实在忍
不了的话……你就要了雪珊的处女吧……」

  「现在可还不行呢……雪珊毕竟还小,对她的身体有伤害……」我一边亲吻
了一下青欣嫂,一边转头又亲吻了一下雪珊的樱唇,「雪珊乖,以后我天天把你
弄到高潮就好了……至于真正的性交,你现在真的还太小了……」

  「讨厌啦,老是说人家小,人家比妈妈小不了多少……」雪珊迎合了我的舌
吻之后说道,「好啦好啦,人家会乖乖吃饭早点睡觉,然后快快长大,早晚吃掉
这个讨人厌的坏东西!」说完,连续的高潮带来的疲惫让女孩忍不住大大地打了
个哈欠,说了一句晚安之后,便如同小猫咪一般在我的身边闭上了眼睛。似乎很
久都没有像这样躺在爸爸妈妈身边睡觉了,雪珊很快就沉稳地进入了梦乡。

  「好了,告诉我吧,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静静地搂抱着青欣嫂,她
似乎也很享受做爱之后这样的亲密拥抱,两人完全赤裸着相拥,似乎也很久没有
了。等到雪珊微微响起了如同小猫般的鼾声,我这才亲吻着青欣嫂的额头,问着
她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青欣嫂似乎并不愿意重复叙述细节,只是说她大哥出卖了她,并且在她明确
表示不愿意的情况下,将她迷倒,迷药里面还掺杂着春药。「如果不是这样,我
才不会这么便宜放过你和雪珊的事情呢!」青欣嫂最后这么轻描淡写的说道。

  但我知道这件事情对青欣嫂的打击是巨大的,她只不过并不想将家丑完全暴
露在我的面前而已。我怜爱地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爱嫂
子,也爱你和雪珊……想和你们一直在一起……那件事情我会去解决的,不会让
你在困扰下去……」

  「来,现在说说你跟雪珊的事情吧……」青欣嫂似乎突然反应过来,狠狠地
抬头看着我,那娇媚的眼神却让我忍住又再次吻了上去,良久分开后,青欣嫂的
眼神中又开始弥漫着情欲,手掌探向了下面:「小坏蛋……好老公……来……再
给我一次……然后一边做一边说说跟雪珊的事情……啊啊……怎么这么快又硬起
来了……好大……呜呜……」

  「怎么啦……小骚货好老婆刚才不是说下面又肿又痛嘛……怎么又湿了……
让老公我好好来满足你一下……」我轻声地说着,心中暴虐性欲再起,将她的一
条大腿抬了起来,肉棒轻易滑入泥泞不堪的湿滑花径,一边享受着青欣嫂花径的
纠缠包裹,用力抽送起来,一边轻声在她耳边说起了今天下午到晚上,与雪珊相
处时发生的事情,而同时心中打定主意,要空时间去道观找那平安道士一次,以
解心头疑惑。

  此时在窗外,道士平安盘膝坐在树枝上,静静地观察着屋内发生的淫糜景象,
看到我情动时依然能克制自己不去占有雪珊的处女,微微点了点头。然而看着我
再次周身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却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天命所向,七杀所归,驱之极易,护之无方。」良久,他才微微叹息一声,
似乎对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情也无可奈何,只能摇了摇头,「前路崎岖,蹒跚前
行,若有迟疑,立时殒命。何去何从,何因何果,皆要看你自身选择,旁人帮不
得你半分了。」随之,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随着灰尘的抖落,道士平
安的身形也渐渐的模糊了起来,尘埃落地,再看树枝,道士平安已经如同天边飞
鸿,杳无踪迹,仿佛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般……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