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相逢~爱无止境:终曲~】(神官翻译/光美同人/一哥一嫂/纯爱百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标题:明日相逢~爱无止境:终曲~(明日逢えるのに ~愛することは止められないの:フィナーレ~)
作者:1234
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75679
翻译:后悔的神官
字数:8755
发布:会所
====  =====   =======   =====  ====

  ①标题胡乱翻译,内容无法肯定。

  ②原系列第六作,且。同时,由于没看前文,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设定(尤其是小光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不过貌似
她们是高中生。

  ③纯爱百合真的好色哦(小声逼逼),我投皿上避(震声)。

  ④「水滨的嘴唇描绘着朦胧的脖颈。」——这句机翻实在是太他妈搞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⑤托小圆的福,我永远记住了一个词汇「フィナーレ=finale=终曲」。

美墨渚与雪城穗乃香(非原文自带插图):

====  =====   =======   =====  ====

  

====  =====   =======   =====  ====

  从门缝里探出了一张脸,像幼稚园的小朋友在过马路时一样右、左、右的顺
序朝着走廊上看去。在确认父母还有亮太的房间里听不到一丝声音之后,渚悄咪
咪的踏上了走廊。对于一旦睡着中途基本不会醒来的渚而言,像这样子半夜走在
走廊上,颇有一种在别人家里面的感觉,她不由的缩起了脚。厨房的水龙头里水
滴掉落的声音让她一惊一乍的,好不容易才走到了玄关。她十分小心着不弄出声
响的穿上了运动鞋,当她把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心里不由犹豫了一下。

  (爸爸、妈妈……对不起。)

  美墨渚绝不是一个十分听话懂事的女孩子,但即使如此,对于父母的爱,她
也十二分的清楚,她也十二分的爱着自己的父母。因此,自己要成为父母所不知
晓的存在这件事,化为了名为罪恶感的细针,刺进了美墨渚的心里。

  但是,对于穗乃香的思念,无法停下来。

  她慢慢的打开比平时感觉更加沉重的门,走到了外面。令人吃惊的冷空气包
裹住了她的身体,让她颤抖起来。

  仿佛是为了封闭自己的罪恶感,她关上了门。

  关上门的同时,小小的迷惘也消失了。

  之后,只需要奔跑就行了,为了与最喜欢的那个人见面、为了尽情的拥抱她。

  …………

  床边的灯光,照的这广阔的房间显得有些迷蒙。

  穗乃香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了床边,两只小脚故意晃荡着。

  她本想小憩一下,所以九点钟左右就躺在了床上,但是并没有什么睡意。即
使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也环绕着各种各样的思念,令她目眩神迷。她
深切的感受到,何谓无处容身。

  (差不多、了吧…………)

  穗乃香瞥了一眼闹钟,像是要甩开杂念一样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她拉开了
房间的拉门,比之前显得稍微厚实一点的新月释放出苍白色的光芒,俯视着穗乃
香。

  渚的话,不经意间在她脑海中响起。

  (……我没法很好的表达出来,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穗乃香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细细的品味着。不知为何,内心那种慌乱的心
情平复下来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充满了胸膛。

  世界上最棒的恋人,马上就要来到我的身边了。

  她现在,一定在夜晚的道路上拼命的奔跑着。

  为了和我见面……

  (因为要把这一周的时间,全部找回来……!)

  穗乃香走到了院子里,穿上凉鞋,朝着后门走去,为了去迎接最爱的恋人。

  ……

  穗乃香背靠着后门,仰望着夜空。

  从在打电话的那天、被她秘密命名为「渚之月」上降落的幻想般的光芒,照
在了独自一人伫立在深夜的黑暗之中的她,这一切仿佛像是异世界发生的事情,
让她不可思议的感到安心。静悄悄的后院里,只能听到以一定的节奏跳动着的心
跳声。

  不久后,寂静被打破了。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听惯了的怀念的脚步声,扰乱了穗乃香的心跳。

  脚步声止于门前,取而代之的是「呼、哈」的粗暴的喘息,接着变成了「呼
—吸—」的深呼吸的声音。门的另一侧,那个人似乎正在做深呼吸。

  呼吸声沉静了下来,穗乃香明白,门的另一侧,那个人正屏住呼吸。

  她自己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终于,哐哐的敲门声响起。

  穗乃香怀着做梦般的感觉打开了木门。

  在嘎吱嘎吱的木门对面,是小脸通红、腼腆的笑着的渚。

  看到她的一瞬间,穗乃香的心中涌起了强烈的疑问。

  (简直是在开玩笑,为什么我可以、在没有和她……和小渚见面的情况下,
渡过这一周呢……?)

  「穗乃香……我回来了。」

  渚背对着月光微微一笑。这是已有一周没有见过的、穗乃香最爱的笑容。仅
仅是这个笑容,就已经让穗乃香的胸口充满了苦闷与爱意。

  「……欢迎回、来……」

  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话,却怎么也没法好好的说出来。她本想像渚那样笑,最
后却只能变成又哭又笑的表情。看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有些羞耻的低下头的穗
乃香,渚用倾注了一周爱意的温柔的视线看向了她。

  只有浮在夜空中的「渚之月」,静静地守护着恋人们的相逢。

  ……

  「…………那么,你没有被家里人发现吗?」

  「没有,我家如果没啥大事的话十一点前就睡下了。」

  渚将空杯子递给了穗乃香,然后说道。

  从走廊悄悄潜入穗乃香的房间,然后一口气将一杯麦茶一饮而尽之后,渚总
算能舒服的坐在床上了。穗乃香则和她间隔了差不多一个人的身位,坐在了她身
边。

  「不过啊,我出门的时候,真的很紧张呢……毕竟、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
次……」

  渚一边盯着自己的脚尖一边嘟囔道。

  为了和恋人见面、为了第一次和恋人共度一夜,她隐瞒着家里人偷偷的在半
夜溜出了家。而那个人,在作为她深爱的恋人的同时,也是她的挚友,而且,还
是女孩子……

  这些事情,都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做,不可能不紧张的。

  而对于穗乃香也是如此。

  「我也……很紧张呢。」

  穗乃香用不集中注意力根本听不到的微弱声音喃喃道。

  在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咚、咚、咚、咚…………

  「……我可以抚摸你吗……?」

  突然间,渚温柔的说道。仅是这句话,就让穗乃香的内心被甜蜜所缠绕,明
明还没有被碰到。

  床边的灯光,在墙壁上映出了间隔了一个身位的两人的身影。

  其中一个影子逐渐动了起来。

  没等穗乃香回答,渚的右手就迅速抓住了她的左手,然后,强硬的抱住了她,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穗乃香大脑一片空白。

  渚的双手环抱住了穗乃香的身体,紧紧地拥抱着她。珍惜、爱护……

  被渚紧紧抱住之后,渚的脸用力的埋在了她的肩上。甜美的麻痹感一瞬间就
扩散到了穗乃香的全身,让她的心灵和身体都融化了。

  「好紧……」

  穗乃香放松了全身,像是要压制住渚这不管不顾的冲动一样,她尽可能冷静
的说道。当然,她没能做的很好。

  「没关系的吧……」

  渚凑到穗乃香的耳边顽固的说道。

  「因为已经有一周、没有见面了啊。因为已经忍耐了、一周了啊……」

  一周……要说天数的话,不过是七天罢了。但是,对于这两人而言,却是漫
长到不能更长的时间。

  无比想要见面,越是听到声音,就越是想要碰触,无法忍耐。

  这七天的时间里,发现自己对那个人的思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令人厌恶。

  而这七天之后,现在,她们终于可以互相抚摸了。

  柔软且温暖的身体的温度、鼓动、味道……

  这些感觉令她怀念、充满了她的胸膛。

  「穗乃香,你有些瘦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抱起来的感觉,怎么说呢……」

  听到这句话,穗乃香的心中……一直忍耐着的感情,激烈的爆发出来。

  (你为什么、为何可以、摆出这毫不知情的样子……!!)

  「都是因为、小渚的错……!!」

  不由自主叫出来的话,令穗乃香自己都很是吃惊。但是,渚的话成为了导火
索,让穗乃香自己都没能察觉到的心情,化为了语言迸发出来。

  「因为小渚你不在、你不在我的身边……所以我完全没有食欲……」

  穗乃香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她紧紧搂住了渚的肩膀,呜咽起来。

  「……我还以为要死掉了。我还以为,我要寂寞的死掉了……」

  渚将脸埋在穗乃香的头发里,一边不停的轻声说着「对不起」一边温柔的抚
摸她的背,直到穗乃香不再颤抖……

  …………

  「有件事情我已经很清楚了。」

  等确认了穗乃香平静下来之后,渚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说道。

  「……什么?」

  穗乃香轻轻吸了吸鼻子问道。

  「穗乃香你,意外的……是个爱哭鬼呢。」

  「…………」

  「……很可爱哦。」

  被指出了自己也有些察觉到的事实,甚至还被说了「很可爱」,让穗乃香想
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真的、很可爱哟……」

  「……笨蛋。」

  穗乃香有些无法忍受渚不停的赞美,她满脸通红,将脸用力的抵在了渚的肩
上。

  「而且……我非常的,开心哦。」

  「……为什么?」

  听到「开心」这出乎意料的话,穗乃香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看渚。突然被穗
乃香凝视的渚转过了头,用有些害羞的声音说道:「因为,穗乃香肯定,只会在
我面前哭吧?然后呢,就有种,穗乃香是只属于我的感觉、怎么说呢,所以说,
那个……我觉得很开心……」

  穗乃香将脸抵在了喋喋不休的渚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穗乃香……你有在听吗?」

  「…………」

  「喂。」

  「……」

  「穗乃香?」

  渚无法忍受这沉默,为了掩饰害羞,她捏了捏穗乃香柔软的脸颊然后不停的
问道。

  「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可以的。」

  「诶……什么?」

  穗乃香轻轻抬起了头,看着渚的瞳孔。她的手盖上了渚捏着自己脸颊的手。
这无意间的动作,让渚的心怦怦直跳。

  「让我、更多的成为渚的东西……也可以哟。」

  穗乃香拿下了渚的手,爱抚着渚的掌心私语道。

  「……我的、东西……」

  因为太过紧张,渚只能从喉咙里迷茫的挤出这么一句话。而在她已经停止思
考的大脑里,同样的话正以惊人的速度回荡着。

  (我的东西、我的东西、我的东西……)

  穗乃香温柔的抚摸着渚的掌心,无言的等待着渚的反应,仿佛是说……接下
来就看你了。

  过了一会儿,渚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似地,僵硬着身子,有些害羞的说道:
「啊,对、对不起,我的手因为合宿搞得有些粗糙……」

  经过了一周的刻苦训练,她的手掌变得粗糙干裂。身为女孩子,她为自己这
样的手而感到羞耻,不由得想要把手缩回来,但穗乃香却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不
松开。

  「不行……我不会放开的。」

  (我不会放开的……因为,你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

  然后……穗乃香慢慢的……用能称为优雅的动作,将那只手慢慢的握到了自
己的嘴边,然后吻上了大拇指,接着,她将大拇指含入嘴里,舌头轻轻的舔了起
来。

  她每舔一下,都让渚感到体内有电流流过。在呼吸困难的肺发出悲鸣之前,
她就已经短暂的忘记了呼吸。

  渚感到自己的大拇指忽然变凉,随后,食指被温暖的包裹住了。

  糟糕,这样下去心脏真的会裂开的……但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有办法让穗乃香
停下来。没有让她停下来的理由……没有、让她放弃的理由。

  穗乃香脑海的一角,对自己居然做出这种大胆的行为而感到震惊。但是,她
没法控制住涌出的本能,她也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想法。

  伴随着一声「啾」,她的唇松开了食指,穗乃香有些兴奋的沙哑的喃喃道:
「我喜欢这只手……」

  然后接着是中指……

  犹如感冒患者的粗暴的喘息声传入了渚的耳朵。过了一会儿她才明白这是自
己的喘息。

  「最喜欢了……」

  穗乃香松开了渚的中指,陶醉的说道,然后吻上了无名指、小指,慈爱的舔
了起来,最后碰到了掌心,伴随着甜蜜的喘息声,她喃喃道:「我想要你抚摸我。
用这只手、来抚摸……抚摸我的、全部。」

  这句话,让渚心中那小小的犹豫,彻底粉碎。

  渚将穗乃香推倒在床上,压在了她的身上。四目相对,两人热情而湿润的瞳
孔里都映出了对方的身姿。渚维持着这个姿势,吻上了穗乃香的唇。这相隔了一
周的亲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粗暴而炽热。舌头与舌头纠缠的声音煽动了两
人的感情,让她们更加猛烈的想要相互融合。

  「啊……!嗯……!」

  渚的嘴唇扫过穗乃香的脖子。穗乃香第一次听到自己发出这样的声音,不由
得感到羞耻和兴奋,她更加用力的抓住了渚背后的衬衫。

  洗发水的香味、穗乃香的香味还有第一次听到穗乃香发出这样的声音,让渚
心中那想要怜惜穗乃香的心情,逐渐被想要将她弄的乱七八糟的欲望所侵蚀。

  她的手指扣上了穗乃香睡衣的扣子上,渚抑制住自己想要直接撕开的冲动,
因为高昂的感情而颤抖着,一颗颗的解开扣子。

  好不容易解开了最后一颗扣子,渚正准备掀开穗乃香睡衣的时候,穗乃香的
手按住了她的手,然后伸到了渚的衬衫前。

  「你也……」

  穗乃香发出甜美的喘息,然后开始解渚的扣子。察觉到穗乃香意图的渚顿时
变得老实起来。等到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之后,她们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同
时掀开了对方的衣服。

  这是她们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到对方的肌肤。

  穗乃香的肌肤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白皙通透,而渚的肌肤则微微有点小麦色。
她们只是看到对方的肌肤,就已经让想要抚摸的欲望达到了临界点,她们的手伸
向了对方的身体。

  她们一边深深的接吻,一边抱住了对方的身体,肌肤紧密相接。从满是汗水
的肌肤上传来的湿热的感觉,让两人的心都疯狂的跳动起来。渚有些性急的抚摸
着穗乃香的背,解开了她胸罩的挂钩。但是,当渚看到穗乃香那丰满的胸部时,
她的动作却停了下来。穗乃香望着她,仿佛在问「怎么了?」

  「穗乃香,我……」

  渚剧烈的喘息着,断断续续的组织着话语。

  「我,接下来,可能会把穗乃香、弄的乱七八糟的……」

  她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难受的像是呻吟一样喃喃道。

  「这样也、可以吗……?」

  而被这样问到的穗乃香,也在自己的心里反问着渚。

  你用那样热情的眼神看着我、用那样苦闷的声音问我,难道你觉得,我能拒
绝你吗……?

  穗乃香的双手摸到了渚背后的挂钩,用解下她的胸罩来代替回答。接着,她
抚摸上了那柔软而娇嫩的胸部。渚的嘴里漏出了喘息。穗乃香一边爱抚着她,一
边捧着渚的脸颊,用手指拂过渚的嘴唇,挑逗似地说道:「我说过了吧……抚摸
我的全部……」

  随后她拉过渚的头,拥吻起来……

  两人之间的障碍已经消失了,无论是物理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渚摸上了穗乃香的胸,那仿佛要将手指吸入其中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叹
了句「好柔软……」。被温柔又时而粗暴的爱抚着的穗乃香皱着眉头,脸上露出
了苦闷的表情,当然,她并不感觉难受。

  如穗乃香所希望的那样,渚的手毫不停息的爱抚着穗乃香的全身。当渚那粗
糙的掌心拂过她的肌肤的时候,无法成声的喘息便从穗乃香的嘴角处洒落下来。
至今为止未曾经历、未曾想象过的快感在全身游走。

  (被喜欢的人抚摸着身体,就是这样的事吗?这种事情,世上的人们都体验
过吗?体验过的话,还能够若无其事的渡过每一天吗?难以置信……我、已经、
变得奇怪了……!)

  「渚……渚……」

  穗乃香配合着爱抚的节奏,像是说梦话一样呼唤着渚的名字。而每当听到自
己的名字,渚便会小声的回应一句「穗乃香」,然后沉迷在将穗乃香的感觉刻印
在自己的掌心。穗乃香的身体,无论哪儿都十分的柔软。脸颊、耳朵、脖子、胸
部、手腕、小腹、背部、脚踝、脚尖……

  (全部,都是我的。不会让给任何人的。绝对不会让给任何人的。无论是身
体还是心灵,穗乃香的一切,都由我独占。)

  残酷的占有欲推动着渚的身体。没错,更多、全部……

  ……

  渚将脸埋入穗乃香柔软的胸部,手指轻捻那坚硬的乳头,感受着柔软和坚硬
的不可思议的对比,用指腹去轻轻的揉捏,每次都让穗乃香的全身都颤抖起来。

  「有这么舒服吗……?」

  听到渚直白的问题,穗乃香没法坦率的回答,她满脸通红,害羞的转过了头,
只是喃喃的回了句「笨蛋……」。

  渚凑近了穗乃香的乳头,然后将其含入嘴中,用舌头舔、用嘴唇吸。

  「啊……!呀……!!」

  舌头的炽热感和被手指抚弄时是完全不一样的。穗乃香无法忍受而漏出来的
悲鸣似地喘息响彻在房间里。她后背直打颤、身躯不由自主的扭动着,下半身骚
痒难耐,炽热的仿佛已经融化了。

  (穗乃香,很有感觉了呢。好可爱……好开心……啊啊,我也、怎么说、已
经……)

  看到穗乃香的反应,渚才反应过来,当穗乃香有感觉的时候,自己也变得舒
服起来。

  (变得更加、更加的舒服吧。和我一起舒服吧。)

  「穗乃香、挺起、腰……」

  渚凑到穗乃香的耳边说道,炽热的吐息扫过她的耳朵。因为渚的爱抚而已经
无法思考的穗乃香没有多想,只是像个言听计从的小孩子一样挺起了腰。

  渚抓住了穗乃香的内裤,一口气脱到了脚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的穗乃香条
件反射的闭紧了双腿。终于将自己的全部展示在了渚的面前,让穗乃香既感到羞
耻,又感到无法忍耐的开心。这种不可思议的兴奋感,让穗乃香感受到了和爱抚
时不一样的快感。

  渚也迅速的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她屏住呼吸俯视着穗乃香
的胴体。想要把这具美丽的身体据为己有的事实,让她又害怕又开心,宛若梦幻。

  但是……想要,想要、穗乃香……!

  「穗乃香……!」

  渚压在了穗乃香的身上,双手绕到她的背后紧紧抱住了她,然后将自己的腿
强行插进了穗乃香金币的双腿之间,足与足之间紧密无缝。她不容分说的吻上了
穗乃香的唇,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想要和穗乃香合为一体的冲动在渚的体内
奔走着,让她只想尽情的拥抱穗乃香。但是,尽是拥抱是不够的,她还想要更多
的去看、去抚摸穗乃香的全部。

  渚将手伸向了穗乃香的大腿内侧,濡湿的感觉传到了她的手指上。穗乃香因
为十分羞耻而想要闭紧双腿,但却被渚给制止,然后被渚慢慢的分开了双腿。

  「让我看……穗乃香……」

  渚一边用热情而颤抖的声音说着,一边朝着穗乃香的下腹部伸手,她的手指
沿着一片茂密滑动着。眨眼间,渚的手指上就被透明的粘液所沾满。穗乃香已经
十分有感觉了,知道了这一点让渚感到十分的欢喜。同时,她也察觉到,自己的
那里也变得和穗乃香一样了。

  终于,渚的手指,碰到了穗乃香那细小且敏感的部分,颤抖的指尖,为了不
弄伤她而十分小心的轻轻按了上去。

  「啊……!!」

  足以使浑身无力的强烈的快感,让穗乃香的身体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抱、抱歉,很痛吗?」

  渚被穗乃香的反应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缩回了手指问道。毕竟她也是第一
次碰触别人的那儿,不清楚如何掌握分寸。但是穗乃香只是喘息着,轻轻摇了摇
头。看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渚缩回来的手指不由又爬了上去。

  「啊……啊……渚、渚……啊!」

  渚用大拇指和食指温柔的揉捏起了挺起来的部位。每一次都让穗乃香的身躯
跳动着,毫不吝啬的漏出可爱的吐息。这样的穗乃香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无比
惹人怜爱,而自己的行为让穗乃香这么有感觉的事实也让渚十分开心,她一边亲
吻着穗乃香的脸颊,一边用甜蜜且炽热的语气呢喃道:「穗乃香,你好可爱…
…好可爱……我最喜欢你了……」

  渚的呢喃,更加煽动了穗乃香的欲情。从下半身传来的那从未停息的苦痛的
快感,让穗乃香感觉自己仿佛被不断的推向未知的高峰。她的呼吸变得凌乱,意
识也变得朦胧起来,唯有对渚的爱意愈发强烈。

  「渚……我也……喜、欢……」

  那一瞬间,穗乃香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被抛向了空中,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她在渚的臂弯中,身躯剧烈的弯曲着,痉挛了两三次之后,维持着这个姿势僵硬
着。不久之后,穗乃香僵硬的身躯逐渐失去了力气。她的背深深的陷入床单,她
闭着眼,一动不动。穗乃香喘息着,浑身炽热,汗水不断的流了出来。

  「穗乃香……」

  渚有些担心的看着穗乃香的脸小声的喊道。正在将被抛到九霄云外的意识一
点点拉回来的穗乃香虽然听到了渚的话,却没有余裕去回答。

  「穗乃香,穗乃香。」

  喊了好几次之后,穗乃香才终于睁开了眼,用视线回应了她。渚看到她的样
子,顿时放下心来,紧张的表情也舒缓开来。

  「这个、那个……你还好吧?」

  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好呢,渚当然是不知道的。而穗乃香也不清楚这个时
候到底要回答些什么……毕竟两人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并不好……」

  穗乃香总有种想要为难渚的感觉,便有些别扭的说道。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
这么做,也许,这就是穗乃香式的隐藏害羞的方法。

  「诶?!」

  「完全、不好……」

  「对、对不起!那、那个、果然、是哪儿、很痛吗?」

  果不其然,看到穗乃香闹别扭的样子,渚顿时慌了起来。

  「……骗你的……对不起。」

  欺负过头的话,渚就太可怜了,因此穗乃香马上了坦白了,小声的笑了起来。

  「……太好了~~」

  知道穗乃香并没有哪儿不舒服的渚放下了心,她并没有生气,只是将额头抵
在了穗乃香的额头上,然后放松了身体,将自己全部托付给了穗乃香。

  「……重吗?」

  渚将脸埋在了穗乃香的脖子上,撒娇似地问道。这个刺激,让穗乃香的情欲
仿佛又要点燃了。

  「……不重。」

  穗乃香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无比的甜美。也许是因为身体深
处还处在融化的状态吧,有些呆滞的穗乃香想到。

  「穗乃香,你要睡了吗?」

  渚的声音也有着毫不输给她的甜美,难道说,渚也,还融化着吗……?

  「……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那么……」

  渚从穗乃香的脖子那儿抬起了头,她一边温柔的抚摸着穗乃香的头发,一边
用迄今为止最娇嫩的声音说道:「那么、可以更多的、爱抚吗……?」

  穗乃香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用双手抱住了渚的脖子,代替了回答
……

  在被两个人的体温稍微温暖了点的这个房间里,永不结束的春宵以与外界不
同的节奏慢慢的、慢慢的刻印着时间……

  【待续?完?】

====  =====   =======   =====  ====

  啊咧咧,啊咧咧咧咧。我不是说了不保证会继续更新吗?你们怎么这么期待
的样子?

  还有,很遗憾的是我不看BL的,也不会找BL翻译的,所以这个所谓的娇小少
年肯定是女的啦……还是说,你们难道在期待她真的是男生的吗?!(震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