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乱伦科幻长篇)第十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新世界(乱伦科幻长篇)

作者:dearnyan
2020年12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8439
              第十章 狂乱

  孙晨感觉自己又在做梦了,这一次,他的阴茎进入了一个异常狭窄的腔道,
里面又湿又热,还有连绵不断的挤压,这是一种新的感受,也是自己从来没有感
受过的感觉,慢慢地,他觉得自己的小腹也在被不停撞击着。

  「咦?」什么时候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孙晨想要睁开眼睛看,可是总
觉得眼前有一股朦朦胧胧的雾色阻挡了自己的视线,他想要挥挥手赶走眼前这片
雾气,手忽然就能动了,孙晨猛的挣扎坐起想要看看眼前的情形,可是那片雾霾
一样的东西还是纠缠在他的眼前,气的孙晨憋了一股劲,使劲想让那股雾霾滚远
点!

  越气越急,越急越气,大脑中被刺激的感觉在疯狂地挑逗着他,他想睁开眼
睛看清楚坐在身上的人到底是谁,是不是自己魂牵梦萦的那个熟悉的身体!

  迷雾忽然散去,孙晨看到了她!她不是那个丰腴身体的主人,她竟然是自己
的心上人,莹莹!他一惊,大脑却突然不受控制地癫狂起来,一对眼睛竟也变成
了血红血红的颜色!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股能量邪火逼的他要爆炸一般,而随
着自己下身的挺动,那要爆炸的感觉都会轻松一点,于是少年越发努力地挺动着
自己下体,一下一下撞击着身上似乎没有知觉的女体!

  少年模糊地感知了一下四周,发现旁边还躺着两个赤裸的女人,一个女人的
肉体自己非常熟悉,那是经常趴在自己身上给自己带来愉悦的女人——他的孙姨,
可是另外一个赤裸的女人是谁?看那个发型有点熟悉,可是那一身白肉,自己却
从来没有见过,这又是哪个女人,她是谁?

  少年暂时不想管那么多,反正身下有莹莹,可以缓解自己的痛苦了,于是他
猛力地抽插着,那股能量顺着鸡巴,不断地冲击着莹莹的子宫,莹莹现在明白为
什么晨晨哥哥会昏睡这么长时间了,那股相同的能量正在自己的身体里肆虐,自
己像是被改造一般,全身的细胞也在不断地碎裂重组,不光是如此,那股能量还
在不断地改造着她的身体,原本不够硕大的乳房,随着能量不断地注入,像是吹
了气球一般不断鼓胀,原本有些发黄的肤色,渐渐地变得雪白,而在肌肤表层的
下方,却又生成了一道金黄色的网状物,莹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准备放到以
后再去研究。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初经人事的莹莹从原本的享受已
经变成了痛苦,可是在她身上挺动个不停的少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晨哥哥,我不行了,你放过我吧!我要……要死了!」少年用仅存的理智
看了看二个人交合的地方,果然自己的阴茎已经沾满了滴滴的鲜血,少年吓了一
大跳,连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可是这样一来,他自己的身体又像是要裂开一般。
少年顾不得许多了,抬过那个熟悉的身体,让她躺在莹莹身边,少年又插了进去。

  「哦!」昏迷的孙悦,被少年阴茎插入的瞬间,就被身体的内部的应激机制
唤醒,她想了想刚才自己的感觉,难道那是传说中的精神冲击?可是此刻不是联
想这些东西的时候,她像莹莹一样,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

  原来,让少年主动地在自己身上驰骋,可以更为直观地改造自己的身体,要
远远比吃精液更加有效,随着那一股股能量在自己身体内乱撞,有着丰富阅历的
孙悦打算尝试着引导那东西的游走路径,这一尝试,她才发现这是可行的,于是
她将少年撞击过来的那些散乱的能量引导成一条细线,慢慢地游遍自己的身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皮肤也变得跟旁边的女儿一样雪白,稚嫩,掐一下
恨不得都能滴出水来,原本就不算很大的年龄,在这股力量的引导下,至少年轻
了十岁有余,而身上但凡是有一点自己不喜欢的地方,也都在这次能量冲击中改
造完成了,最后孙悦同样发现了皮肤的下表层似乎有一张网,金色的网!而当残
余的能量进入她脑海的意识体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扩张了十倍,百倍!

  孙悦的身体很爽,心里更爽,她从来就没有感受过如此激烈的性爱,尤其是
少年胯下的那根东西,似乎变得,有些粗大?她伸手摸了一把,发现果然是粗大
了一圈,难不成侄儿还能自由伸缩自己的阴茎不成?不过此刻的孙悦,已经顾不
及想这么多为什么了,她的大脑现在已经被强烈的快感冲击的想不了太多重要的
东西,当她的身体改造完成,她就没再管那乱七八糟的能量,任由它们在自己身
体里不断对自己改造过的地方加强再加强,现在的她只管享受!这是第几个小时
了?孙悦不知道,她现在只知道自己的屄有些麻,身上更麻,整个人都麻成了一
团,连动都懒得动!

  「嘤。」旁边昏睡着的林媛徽总算是醒了,少年看着那个在地上不断蠕动的
女体,突然发现她的动作,自己更熟悉了!等到那披散着凌乱头发的脸盘转向自
己时,少年被震惊的吓了一大跳!那是他的妈妈——林媛徽!

  妈妈她……她为什么会浑身赤裸的躺在这里!刚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少
年用饥渴的目光瞪着母亲身上的每一块地方,这是他亲生母亲的裸体啊,他曾经
无数次幻想过的躯体!

  果然,那对丰硕的乳房是如此的巨大,完全符合了自己所幻想的尺寸,还有
那肥大的屁股,也跟自己印象中的尺寸对的上号,女人转过身体的时候,少年终
于看见了母亲胯下那浓密的阴毛,那里长着一片茂密的丛林!

  少年感觉自己脑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想要操这个女人,这个还没
有完全苏醒的女人,他自己的亲生母亲!

  抛开手中的熟妇,少年蹒跚着走向她,然后抱起她的身子,趁着她似乎还在
头疼的瞬间,少年挺直自己的鸡巴,插进了那个还略显干涸的洞口。

  「啊!」林媛徽一瞬间就清醒了,她看到旁边躺着昏迷的莹莹,还有旁边正
对着她一脸坏笑的小姑子,再看了看此刻在自己身上挺动的儿子!

  「爽不爽!」耳朵旁边传来小姑戏谑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林媛徽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你儿子已经把我抱在这里操上了,莹莹估计
是伤着了,他才过来弄的我!晨晨可能也就只剩下这么一点分辨能力,我刚才跟
他说话,他理都不理我,埋头只管操!可把我爽死了!妈的,我长这么大,从来
没这么舒服过,我都不知道被他操了几个小时了,然后他看见你,就扔下我过去
操你了呗!」孙悦觉得不骂上几句脏话都对不起自己现在的心情。

  「嗯……爽是挺爽的……可是我们刚才怎么突然晕过去了?」

  「我哪知道,八成是你儿子的本事!你别说话了,赶紧引导你体内的那股能
量,你看看我,奶子是不是变大了,哈哈,原本我的皮肤黑黑的,你看现在多白,
还有妊娠纹,全都消失了!你家儿子现在可是个唐僧,宝贝的很!」

  「我,我控制不了啊!」

  「啊?为什么!我刚才不是就控制的好好的!」

  「我真的控制不了,似乎儿子在自己控制这股能量!」

  「啊?」孙悦用手贴近林媛徽的身体,用自己的精神力往里探去,果然发现
那些游离的能量围成了一团,正在她的乳房附近打着转。

  「他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我就觉得现在那两个地方热乎乎的,像是在帮我按摩一样!」
很快地,两个人就知道了那里产生了什么变化,原本干涸的乳头渐渐地饱满了起
来,乳房也鼓胀如奶牛一般大小,那黑色的奶头前端,竟然开始分泌出了白色的
乳汁。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够介入孙晨的心里,就会发现他此刻的心里一直在大喊
的话是「妈妈的奶水,我要喝妈妈的奶!」

  那些乳汁随着那股能量不断地聚集,分泌的越来越多,渐渐地形成了一股小
小的喷泉,随着孙晨大力的操弄,不停地往外喷洒着。

  「这孩子!」林媛徽心里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悲伤,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
味,逐渐在她心里流淌。

  「嫂子,晨晨这孩子,对你还是很依恋的!」孙悦也看出了侄儿此刻内心的
想法,首先说了出来。

  「哎,可能是我对他太严苛了,一直以来反倒让他觉得失去了母亲应有的关
怀,我难道错了吗?」

  「嫂嫂,你没错,实在是那几十万人的生存给你的压力太大了,你放下吧,
从今天开始,好好和晨晨过日子,反正你们现在已经迈过了最难的关口,以后就
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还不行!担子总要有人挑起来的,晨晨刚刚经历过一次刺杀,背后的黑手
还没有找着,我不想再给他更多的负担了,他现在还不够强大,不够强大到拥有
我的同时挑起那几十万人的重担,所以,我还要继续等!等到那一天真正的到了,
不用任何人催我,我都会主动地把自己交给他!」林媛徽柔情脉脉地看着儿子,
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庞。

  「可是你们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不!他现在并不是完全清醒的,不然他操我的时候,绝对不会这么坚决,
他从一开始就相信这是一个梦,而你们需要做的就是等他醒来的时候,告诉他什
么是他的梦,什么是真实的场景!」

  「嫂嫂!」

  「别说了!我主意已定!」

  「我……我知道了!」

  「呵呵,不要跟我说话了,我要尽情地享受这一刻,这难得的一刻,此刻的
我只想在儿子的鸡巴下,欲仙欲死!」

  「儿子!使劲操妈妈!给我你的精液,射给我,给我你的种子,因为过了今
天,你再想操妈妈,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我的好儿子,珍惜今天,无论你
今天怎样蹂躏妈妈,妈妈都会答应你!用你的精液,把妈妈的肚子灌满吧!儿子,
妈妈爱你!妈妈为你痴,为你疯狂,爱我!操我!用力!」

  一对母子的交媾,又不知延续了多少时间,莹莹随着体力的恢复,也慢慢地
转醒,从母亲口中得知未来婆婆所做的牺牲,小丫头也被感动地痛哭流涕。

  孙晨与母亲疯狂的交媾,让母亲得到了最多的能量,林媛徽体表下的那道网,
渐渐地由黄金色转换成了暗金色,她感觉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与儿子现在
懵懵懂懂的状态连接在了一起,她走在一块充满了雾霾的地方,慢慢地,她拨开
那片云雾,看到了那个瘦小的孩子,他一边哭着,一边喊着,喊着他要找妈妈。

  林媛徽心里猛地一震,她飞奔上前,紧紧地拥抱住了儿子,她亲着他,吻着
他,泪水打湿了脸颊。

  「妈妈,我在哪?」

  「好孩子,你在妈妈的身体里!」

  「妈妈,我在你的身体里干嘛?我还没有出生吗?」

  「不,孩子,你从妈妈的肚子里生了出来,只是现在你又回到了你的出生地!」

  「啊?我怎么回去的!」

  「呵呵,当然是用我儿子强壮的阴茎,顶开妈妈的穴口,重新回到妈妈的身
体里啊!」

  「妈妈……你……你是说!」

  「是的,我的好孩子,我们母子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这是你父亲的愿望,
也是我们家族的意志,好孩子,现在射给妈妈吧!让属于你的生命精华,进入妈
妈的子宫,让妈妈,孕育属于你的生命精华!」

  少年感觉迷雾渐渐散去,他看到了眼前的母亲,看到了全身赤裸躺在他身下
的母亲,她的脸上,洋溢着母亲的微笑,也带着女人淫荡的浪笑,她的乳汁,布
满了她整个的身体,她搂着自己,她吻向了自己,少年忍不住了,蓝金二色混杂
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喷向自己的母亲,那里,那里有母亲的子宫,那里,那里就
是母亲所说的,孕育他生命精华的所在!

  一阵强烈的冲击波闪过,将房间内所有的设施都击毁,莹莹再次被击倒昏迷,
只有孙悦凭借自己刚刚扩充过的精神力撑了下来,她看着身体依旧相连却因为断
开精神连接被双双震昏的母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妈!」少年从睡梦中惊醒!刚刚他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他梦到他跟自
己的亲生母亲在交媾,而且母亲说了很多很多话,可是这些话他有些想不起来了,
到底母亲说了什么?少年看了看身处的环境,这里很熟悉,似乎是孙姨家里的房
间,而自己的枕头旁边,躺着一个赤裸的熟妇!

  少年的心一下就激动了起来,难不成,真的是妈妈!他悄悄往前探了探身子,
看了看那个熟睡之人的侧脸,不是,不是妈妈!她是孙姨!记忆,随着他不断地
思考,逐渐地恢复,他不是在学校厕所里跟人争斗吗?然后,然后好像有个神秘
人物出现,然后发生了什么?他就记得他好痛,痛的灵魂都要消散那种感觉!那
自己现在,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没死?

  「哥,妈妈,起来吃早饭了啦!」外面传来了莹莹脆脆的声音,还有自己的
门把被旋转的声音,少年吓了一跳,他与孙姨的丑态,要被莹莹发现了!少年吓
地把被子往旁边的熟妇头上一盖,心惊胆战地唯恐被女友看见她的妈妈在这里。

  「咦,我妈呢?怎么把头捂上了!」莹莹走上前掀开妈妈头上的被子,少年
看着她的动作,有些傻眼!难不成她看不见自己也在这么?难不成她看不见自己
是赤裸的,而她的母亲也是赤裸的,躺在一个被窝里?

  「你傻乎乎的瞪着我干嘛呢?好不容易醒过来,还不起床!」少年觉得自己
的脑子有些短路。

  「好了好了,你就别再说他了,好不容易今天起来似乎是有点清醒,你再给
骂糊涂了!」孙悦也被女儿吵醒了,看着发愣的侄儿,笑着说道。

  「啊!我!我……发生了什么事!」

  「你啊!你差点就死了!是我和妈妈救你回来的!哼哼,你竟然什么都不记
得了!」

  「啊!那为什么!为什么阿姨……在……在我被窝里!」

  「因为昨晚是妈妈陪你睡的啊,你梦中一个劲的在找妈妈,这么大的人了,
羞也不羞!」

  「啊!」

  「好了臭丫头,都是人家的人了,还这么嚣张,小心晨晨不要你!」

  「他敢!」

  「我……我的人了?」少年呆愣愣的问道「是啊,你还想抵赖啊!好好想想
我们是怎么救的你!哼哼!我亲爱的老公!」少女调皮地在心上人的嘴上亲了一
下,拔腿开溜。

  少年隐隐约约有些印象,自己确实是和她们发生了关系,可是那不是梦么?
而且梦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妈妈!难不成那不是梦?自己昏迷的时候,到
底发生了什么,少年的头隐隐作痛。

  「你看你看,你就作罢,你哥哥又被你搞头疼了吧!」孙悦紧张地帮侄儿揉
了揉额头,一对美胸就这么暴露在少年眼前,少年觉得有些眼晕,又觉得这对乳
房,怎么好像比印象中大了不少,也白了不少!

  「你重伤昏迷后,一直昏迷着,我和莹莹一直用锻炼精神力的方法想要唤醒
你,阿姨的方法在前期很有效,但是你的身体也产生了抗性,而莹莹为了救你,
奉献了自己的第一次,你受到她的刺激,这才能苏醒,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现在你醒了,就好好对莹莹吧,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哦!另外你们两个既然已经
发生了这层关系,我跟你妈妈也商量过了,等你再好转一点,就把你和莹莹的婚
事定了,你以后,可要改口叫我妈了哦!」

  「啊!阿姨!那我和你!莹莹!」少年总算理清了其中的伦理关系,再次问
道。

  「你和阿姨的事,莹莹也不反对啊,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救你么,这两天阿姨
都先守着你,等你身体好了,跟莹莹定了婚,阿姨再把你还给莹莹,当然,你要
想找阿姨睡觉,阿姨也随时欢迎,哈哈!」

  「妈,你们还不起,我吃完了去上课了哦!」

  「哎呀,上课!」少年猛地一拍脑瓜,他的学业!

  「这个就没办法了,你昏迷了整整小半年,学校那边你妈妈给你办理了休学,
这也快要放寒假了,等着放假的时候慢慢弥补吧!你的智脑也炸毁了,回头还得
重新给你安一个!说起来,你还真是命大!怎么样,头还疼吗?」

  「好多了!」少年甩了甩头,觉得四肢似乎有着用不完的力量,就是头昏昏
沉沉的!

  「这期间发生的事情,阿姨以后慢慢再跟你谈,走吧,先去吃饭!」两个人
拾掇了一下,走上了餐桌,孙悦从冰箱里拿出一大瓶奶,倒了一些放在杯子里,
说道「从今天起,你早晚一杯奶,补充营养!」

  少年喝了一口,感觉这牛奶有些怪怪的味道「阿姨,这牛奶是不是坏了!」

  「牛!噗哧!牛奶!好吧,你说是牛奶,就是牛奶!赶紧喝,这头牛产的奶
啊,就是这个味。」孙悦满脸的坏笑。

  「咕嘟,咕嘟,少年几口喝完,回味的时候,才发现这牛奶的味道,似乎别
有一股香甜!」

  赶紧吃完了,我带你去装一台新的智脑!熟妇催促道。少年三口两口吃完了
饭,第一次走出了昏暗的房间,被早晨的太阳照耀到身上,感觉到了一阵久违的
温暖!

  装智脑非常快,只要在脖子后面装上一个小小的东西然后连接上神经线就可
以了,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几个人折腾了这么许久,孙悦等在外面正想要发
飙的时候,孙晨走了出来「他们说有点小小的故障,今天装不了,让明天再来!」

  孙悦暗骂了一句什么鬼,开着飞车奔向了下一个目的地,而此刻智脑安装部
门的负责人,正在向某个人汇报「好,好,知道,明白,启用绝密X73580
型智脑,清理无关人员!是!是!是!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嘎吱!」飞车停到了学院的门口,只是这一次,孙晨拐向了右边的高等学
院,孙悦带着他先去了学院教务处,再去办理了入学手续,领取了教材相关的序
列号,就等着智脑装好,就可以学习了。

  最后两个人又去了机甲训练场,孙悦远远的对着那里面一个人打了声招呼,
孙晨就看到自己的师父高进跑了过来。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孙悦一见面就问到。

  「是个高手!我们的人都看不出来蛛丝马迹!」原来他被孙悦搞去调查那个
案子去了。

  「小子,你全好啦!」高进已经从孙悦那得到了信,因此倒也不见有多大惊
喜,只是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以示鼓励!

  「师父好!」

  「好,师父好着呢,就看你以后好不好了!哈哈!」高进爽朗的笑声刺得孙
悦眉头一皱,吓得他连忙闭上了嘴。

  「动静小点,刚给学校下了封口令,对了,晨晨没事的消息,尽量不要让外
面的新闻媒体知道!」

  「明白!我会吩咐好!」

  「嗯,让他们都动起来,我就不信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

  「大姐头,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毒蛇的本事你应该知道啊,可连他都看
不出来现场有什么问题。」

  「你们说我被害的那天吗?」孙晨听出来像是说的自己,于是插嘴问道。

  「是啊是啊,对了,臭小子,那天你看见什么没有?毕竟你是第一当事人啊!」
高进一拍脑袋,问道。

  「那天?」孙晨好好地回想了一下「那天我制住尼克之后,感觉到背后有一
股杀气,后背都有些隐隐作痛,然后我用凤鸣转击身后,可是等我转身之后才发
现,我后面一个人都没有,然后一股冷风袭向我的后脑勺,我感觉一凉,就没知
觉了!」

  「嗯……大姐头……艾肯家族有这样的杀手吗?」

  「没有!事情越来越诡异了!你回头让蝎子给我弄一份特战队的所有名单,
资料详细点,然后我去看看他们有没有不在场记录。」

  「大姐头,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人动的手?」

  「不好说,一个个排查过去吧,另外让毒蛇再帮我弄一个杀手名单过来,我
再研究研究。」

  「好的大姐头!」

  「没事了,你回去上课吧,今天过来主要是让你看看你徒弟!」

  「谢了大姐头,那我走了!」高进又摸了摸少年的头,大步奔回了校场。

  这一路上孙悦都没再说话,脸上一直阴沉着,嘱咐少年道「你最近就住在我
这吧,回头我跟你妈说一声,我总感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等你有了自保能
力,再回去住!」

  少年也感知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点点头应了。第二天再去装智脑,就快的多
了,几分钟少年就走了出来,他并不知道,这款智脑是特殊定制的型号,除了已
经开放权限的孙悦,林媛徽与蓝莹莹三个人,就只有那最终极的几台,可以入侵
他的智脑,而之所以开放另外三个人的权限,也是为了不让她们察觉出来而已,
要是连孙悦都被拒绝接入,那不就彻底暴露了。

  再接下来的几天,少年疯狂地恶补着缺下的知识,基本上除了吃饭,真的也
就只剩下睡觉的时间了,只是现在少年睡觉的时候,多了一个美熟妇陪伴,而他
自己,似乎总要含着她的奶头,被她拍着哄着,才能睡得香甜!

  「妈,哥哥的后遗症,好像还是很严重!」

  「哎!先就这样吧,他能大难不死,我已经很满意了,那几天的事,对他的
精神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些。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他自己的潜意识,又无比
地依赖和怀念那个梦,这几天已经好多了,梦魇也少了不少,也不大说胡话了,
我估计这个年过完,应该就彻底没事了!到时候就给你们俩把事情办了,让你的
小情哥哥哄着你睡觉好不好!」

  「妈!人家在跟你说正事!你又胡扯!」

  「呵呵,好了,别伤心了!赶快回去睡觉吧!」少年并不知道自己每次熟睡
之后,莹莹都会过来看看他,有时候跟他说说话,有时候又掉几滴眼泪,少女的
心里,已经装的满满的都是他了!

  时光荏苒,随着一场鹅毛大雪的降落,亚联的人又要准备过自己的新年了,
历经了几千年的传递,这是唯一一个还保留在亚联各个阶层的重大节日。

  也许是历史的轮回?又或者是命运开的玩笑,联邦在这个亚联举家欢庆的日
子,迎来了自己的终结,MA两国在这一天同时宣布,脱离HU联邦,成立MA
同盟,划东经180度线为两国边界,划界而治,同时发布消息,澳洲属于MA
同盟地盘,任何外人不经同盟允许,一概不许登陆澳洲等等命令。

  战争似乎一触即发,但是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战争没有那么快会到来,双方
还要面临着很多的扯皮和谈判,不过接下来两边疯狂的战备是不可避免的!全世
界各地的学院,随着联邦的正式分裂,也开始了选边站,然后学员们各回各家,
各找各妈!

  林媛徽作为行政院的院长,彻底解脱了下来,也许上面会重新组织新的院校,
再请她继续任职,可这一切没定之前,她可以好好的放个长假了。

  孙悦由于早站队,任职高,因此地位再次提升,由国防部调回了部队任职,
暂时担任战备部的参谋长,这可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实权部门了,部队的调配与
资源补给,都得经由他们的手,等到一旦开战,里面的人就会直升作战部。

  两家人忙里偷闲,也在近日里把两个孩子的婚事给定了下来,少少地请了一
些朋友来做客,宣布了一下孩子的事情,只是结婚证还不能领,因为他们还没到
联邦规定的法律年龄,虽然现在联邦不存在了,但是也没人在这些小事上瞎折腾,
反正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就行了呗。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