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十四章:姐,你的身材真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同写
2020年12月29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509
前文链接::thread-10882484-1-1.html【卿君怜妾】(第十三章:一家人)

               正文内容

  ……

  沿海市,一处贫民窟。

  这里大部分居住着外来的苦力务工人员,以及每日沿街乞讨的乞丐,和年老
色衰的风尘女子。

  在一条狭窄充满腐败气味的过道中。

  「哗啦啦~ 哗啦啦」一声声木板滚动的声音,在这个狭小的过道中响起。

  一个肥胖的乞丐趴在木板上,双手拿着两块木块,划拉着地面,推动着装有
滑轮的木板前进,在乞丐的身旁,身穿黑色T 恤,脸上带着口罩墨镜,缓慢的跟
在乞丐身旁,在其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看上去孔武有力的壮汉,默默的前
行。

  一路无话,胖乞丐双眼无神的向前滑行着,心中却闪过滔天巨浪,他还活着?
他来找自己干嘛?难道他有办法让那个商业奇才付出代价?但是自己一个废人,
对他有用吗?胖乞丐心中想着,双手却不停的在地面上滑动着。

  终于一行人停在了巷子深处一间破旧的房屋前。

  胖乞丐双手撑着地面,强忍着双手的剧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去帮忙」站在胖乞丐身边的口罩墨镜男子,用一口流利的东瀛话,对身后
的两个壮汉说道。

  「哈咿~ 」站在男子身后的两名壮汉应了一声,走上前,一左一右的将其架
了起来。

  待到胖乞丐站好后,缓缓的松手,退到男子身后。

  胖乞丐强忍着双手的疼痛,从身上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吱呀~ 」破旧的房门,被推开,阴暗潮湿的房间内,一股霉臭味扑鼻而来。

  「进来吧」胖乞丐也没有看向男子,拿着自己的木板缓缓的走了进去。

  「你们在门口等着」男子转头对着身后的壮汉吩咐道,然后跟在胖乞丐的身
后,走了进去。

  「唔~ 」刚一进入一股霉臭味让男子忍不住轻呜了一声,但随即他便愣住了,
不再注意那充斥着鼻腔的霉臭味,震惊的看着遍布房屋中满面的名字。

  只见这间昏暗的房屋中,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黑脏乱,胖乞丐从小到年轻时
期都有专人照顾其生活起居,本身就不是一个会收拾的人,加之只要一动四肢便
疼痛无比,更加的不会去理会满屋的垃圾。

  但相比于屋内的脏乱,更让人震惊的便是,满屋的墙壁上,刻满了两个字,
字字刀锋深重,充满杀意,单从那入墙几分的比划,便能感受到一股浓浓仇恨,
而这满墙的字,只有两个字,林毅。

  胖乞丐回头看了一眼男子,见其盯着自己墙上刻的字,没有说话,一瘸一拐
着脚步,缓缓的走到一张又脏又乱的床铺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吱呀,吱呀~ 」那老旧的床铺,随着胖乞丐的坐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海君,看来你没有忘记」男子看了一会墙上的字,心中仿佛找到了知己一
般,轻笑着说道,脚步向前走了几步。

  「没有忘记又能怎么样?」被称为海君的胖乞丐,嘴角扯出一丝苦笑,接着
说道:「人家现在是商业奇才,业界巨头,全球顶尖集团,更与京都文家合作,
我一个乞丐,能怎么样?」。

  「话虽如此,但是海君,别忘了,现在不是二十年前那个世界了」男子听到
乞丐这样说,也没有胆怯,嘴角露出一丝轻笑着说道。

  称呼为海君的胖乞丐,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看向男子,沉吟了
一会,开口问道:「加藤,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二十年了,嘿嘿,没想到你
居然还活着」,说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加藤,海君,这两个名字,如果易捷集团的总裁林毅或者副总裁齐杰站在这
里,一定会大吃一惊,眼前的这两人,正是二十年前的海大富和加藤诚。

  二十年前,海大富和加藤诚两人无恶不作,先是强奸了曾经林毅的初恋情人,
如今易捷集团的秘书孙紫,令其心伤之下远度海外,也让林毅和孙紫的缘分止步
于此,其后更是意图奸污曾经沿海大学校花,如今易捷集团总裁夫人的齐琪,终
被其发现,及时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也是因为那一次的意图,海大富被愤怒的林毅,重创下体,四肢全断,成为
废人,而海大富因为家族集团走私贩毒,锒铛入狱,更是在如今为龙盟集团总裁
林爽的指示下,受尽狱霸折磨,险些丧命,最终拖着半条命出狱,才得以活下来,
但是也沦为了乞丐,也是海大富如此痛恨林毅的原因。

  而加藤诚,当日赤裸身体,被抓了现行,被愤怒的林毅打晕过去,逃过了四
肢全断,但是下体却也被踩的稀巴烂,最后更是被林爽带到一处人迹罕见海边,
绑上石块,沉入海底,出生东瀛岛国的加藤诚,凭借着自身精通水性,在强忍着
下体被海水侵蚀的疼痛,挣脱绳索,奄奄一息的游上了海岸,逃过一劫,隐姓埋
名略微调养一段时间之后,便回飞岛国,也立誓誓报此仇。

  「海君,你恨他吗?」加藤诚指了指墙壁上的名字,看着海大富缓缓的开口
问道。

  海大富抬起头一双绿豆大的小眼,看了加藤诚一眼,没有说话,他觉得这种
问题,回答了就跟白痴一样,直接伸手取过床边的水,也不管脏不脏,「咕咕咕
~ 」的喝了起来。

  加藤诚看到海大富没有理会自己,也没在意,笑了笑,走上前,也不嫌床铺
脏乱,然后开口说道:「十八年前,别墅区玫瑰苑,发生了一起入室杀人,虽未
成功却也让一女孩坐了一辈子轮椅,十八年前清水花园,发生血案,至今警局都
无法破案,十年前,沿海大道,易捷两位总裁遇袭,五年前,易捷两位总裁夫人
遇袭,三年前,易捷集团太子爷,绑架案」加藤诚坐在床铺上,如数家珍一般,
缓缓的说道。

  海大富从最开始的无所谓,到最后一脸的震惊,转头看着加藤诚,待到其说
完之后,才开口震惊的问道:「这些,你干的?」。

  加藤诚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海大富说道:「如今新一届的世界军
武即将开始,华夏必定会将所有古武异能召回进行修炼,以及举行华夏守护者争
霸赛,决出十人,迎战世界军武」说到这加藤诚眼中闪过一丝蔑视,前两届的世
界军武,华夏排名第九,而东瀛排名五,了解世界军武的他自然心中有些看不起
这所谓的泱泱大国,压下心中的蔑视,加藤诚继续说道:「到时沿海市古武异能
者定然薄弱,保护易捷集团的人也定然少了许多,我们就可以趁虚而入,报此大
仇」。

  海大富一脸懵逼的看着加藤诚,压根没听懂什么世界军武,古武异能,作为
如今社会最底层的他,哪里得知这些东西,待起说完之后,开口问道:「加藤,
你说的是什么?」。

  加藤诚突然想起,如今的海大富,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海氏集团少东家了,
而是乞丐,想了想,便对其解释道刚刚自己所说的一切。

  许久之后,海大富缓缓的点了点头,没想到现在世界全部变样了,古武异能
军武,海大富心中默默的消化这加藤诚说的一切,沉吟了许久,抬起头看向加藤
问道:「我如今就跟废人一样,你找我是为了什么?我有什么用吗?」。

  「有两点」加藤诚看着海大富,想了想缓缓的说道:「第一,这个人是我们
共同的敌人」说着指了指墙上刻的字,接着说道:「第二,这几年我做出的那些
事,让他察觉到了我可能没死,这几年他一直再查我的下落,我不能在华夏久呆,
所以需要你来帮忙」。

  海大富看着加藤诚的表情,心中思索着其话题,这二十年的生涯,让他不再
如当初那般年少轻狂,目空一切,懂得了思考,懂得了权衡,沉吟了许久,海大
富抬起头,转头狠狠的看了一眼墙上的名字,点了点头说道:「行」。

  加藤诚听到海大富的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随即站起身,伸手拍了拍7 身
上的灰尘,抬步向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收拾一下,我给你安排个
新的住处,然后我在华夏培养的势力你也接触一下,处理完这些,我们一起去趟
闽城」。

  「去闽城干嘛?」海大富疑惑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加藤诚没有回答,只留下这句话,直径走了出去。

  海大富坐在床上,抬起头双眼看向墙上的入墙三分的名字,眼中闪过仇恨的
目光,低沉而又恨声的阴沉道:「林毅……」。

  ……

  沿海市,别墅区,玫瑰苑,零二号别墅内。

  二楼,充满少女气息的闺房内。

  粉色的公主床,摆放在房间的正中央,一只人形大小KT,摆放在床边,正对
着前方憨憨的笑着。

  房间内巨大的落地窗前,窗帘卡来着,齐情坐在轮椅上,双眼望着窗外绿玉
葱葱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嘟嘟嘟~ 」房门敲响。

  坐在轮椅上的齐情回过神来,双手握住轮椅的滑轮,拐了个弯,向着房门前
来。

  「咔~ 」房门打开。

  齐情抬起头,只见自己的母亲,手中端着一杯滋补的浓汤,站在门口。

  「妈」齐情看着母亲笑了一下,双手滑动着轮椅,闪开身位。

  「情情,这是妈刚炖的,你一会喝掉」林茜茜的看着女儿,笑了笑,抬步走
了进来,伸手将手中的汤杯放在一旁的书桌上。

  「嗯,谢谢妈」齐情轻笑着说道。

  「傻闺女,和妈谢什么」林茜茜伸手轻轻的在齐情的脑袋上抚摸着,蹲下身
柔声笑道。

  「对了妈,那个您找人保护惜卿,怎么样了?」齐情想到今天吃饭时母亲答
应的,开口问道。

  这傻闺女,不会喜欢那小子了吧?林茜茜看着齐情开口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
个,心中不由的想到,嘴上却开口轻笑着说道:「妈已经安排了,不过,过几个
月就是世界军武了,他们不能保护太长时间,下个月他们就要回京了」其实林茜
茜不止安排了保护,还有一方面,就是监视,看一看这个少年,是不是真的如孙
梦曦和齐情所说的那种大善的人,毕竟放弃易捷股份,每次只要一千,很难让人
相信,更何况还是一个少年,自然这些她不会和齐情说。

  「那怎么办?」齐情心中有些担心,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如果徐家要报复的话,估计也就最近了,而且他们知道了你爸爸身边的人
出来保护他,应该不会在行动了,毕竟你爸爸和你舅舅也不是好惹的」林茜茜伸
手摸了摸齐情的脑袋轻笑着柔声说道。

  「好吧,但愿没事」齐情撇了撇嘴巴,说道。

  「你这小妮子,该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林茜茜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年
轻时候十分相像的女儿,笑嘻嘻的打趣道。

  「妈,你说什么呢」齐情听到母亲这样说,瞬间脸色绯红,若说喜欢,那倒
不至于,好感是肯定有的,毕竟君惜卿那句,我必须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当时可
是迷到她了。

  「小妮子,看你脸红的」林茜茜伸手轻轻的女儿的琼鼻上刮了刮,笑吟吟的
说道。

  「妈,我不和你说了」齐情被母亲调笑的心中大羞,娇哼一声歪过脑袋。

  「行吧行吧,不打趣你了,来把汤喝了」林茜茜看着女儿俏脸粉晕的样子,
轻笑着,伸手取过桌上的杯子,递给女儿。

  「嗯」齐情应了一声,接过杯子,深深地嗅了一口,食物的芳香扑鼻而来,
抬起头看着母亲说道:「妈,好香啊」。

  「赶紧喝了,不然凉了不好喝」林茜茜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吟吟的说道。

  「嗯嗯」齐情举起手中的杯子,缓缓的将杯中的浓汤喝了下去,然后捧着杯
子,抬起头看向母亲笑吟吟的说道:「真香,妈你的手艺就是好,难怪每次舅舅
舅妈,吃饭都要来我们家」。

  「就你嘴甜」林茜茜轻笑了一声,伸手取过女儿手中的茶杯,放在一旁,然
后摸了摸女儿的秀发,笑吟吟的说道:「对了,你今晚给你外公外婆打个视频电
话,他们可想你了」。

  「外公外婆,什么时候回国啊,一年就见到两三次,我也想他们」齐情开口
糯糯的问道。

  「再过两个月就是你外公的六十大寿了,到时候就会回国,估计也会把海外
的集团交给你舅舅管理然后退休了」林茜茜想起自己父母林坚和韩梦雪常年在海
外,心中也是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齐情的脑袋柔声说道。

  「外公生日要到了啊?」齐情一听脸色露出喜色,然后笑嘻嘻的说道:「妈,
我要给外公准备生日礼物」。

  「你啊,你外公都说了,他今年最大的生日礼物就是你的腿可以治好」林茜
茜伸手捏了捏齐情的小琼鼻笑吟吟的说道。

  「嘻嘻,但是我还是要准备」齐情笑嘻嘻的说道。

  林茜茜看着女儿,笑吟吟的模样,不由的想起年轻的自己,真的很像,那神
态,那性格,笑吟吟的问道:「那你准备什么给外公啊?」。

  「妈,这是秘密,不能说」齐情笑吟吟的摆摆手说道。

  「小丫头」林茜茜看着自己女儿,美眸中露出宠溺的笑道。

  两个处在一起,不像母女倒像双胞胎姐妹花亲母女,笑嘻嘻的闲聊着,房间
中时不时发出一声轻笑声。

  ……

  魔力公寓,8 号楼808 室。

  客厅中,简约时尚的北欧风格装饰下,一缕阳光,从阳台外照射进来,让客
厅明亮了许多,也让春色更加的诱人了许多。

  君惜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中举着水杯,呆呆的看着眼前春光四射的景色,
不知道已经僵持这种姿势多久了。

  只见沙发上,君怜妾半裸着娇躯,趴在沙发上,玉臂盘在面前,脑袋向下枕
在玉臂上,柔顺的秀发披散在脸庞两侧,似乎睡着了一般,之余下细微的呼吸声,
白皙光洁的玉背,没有任何遮挡,在阳光下折射下,散发出晶莹的光芒,七根银
色的银针,镶嵌着背上,微微颤抖着针尾,身体的两侧,被解开的淡蓝色内衣胸
带,散落在一旁,从君惜卿的视线望去,一团雪白滑腻的玉乳被娇躯压得扁圆,
随着轻微的呼吸,不断的微动着雪白的乳肉,盈盈一握的腰肢,纤细而又迷人,
被蓝色牛仔短裤包裹的翘臀,圆润且富有弹性,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紧紧的并
立着。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君惜卿心中不由的浮
现出这首,汉朝,乐府提解的诗句,眼前这位佳人,不正是如此?说实话,君惜
卿这十八年以来,还未曾见过比自己姐姐还美的女生,即便是孙梦曦,齐情,两
人和姐姐在一起,也是平分秋色,不相伯仲,却各有千秋,一个灵动妩媚,一个
温婉恬静,一个冷若冰霜。

  若是能娶一个回家多好,君惜卿心中不由的浮现出这个想法,随即立马清醒
了过来,抬起头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用力的摇晃了下脑袋,心中暗骂道:
「想什么呢?眼前的是姐姐,姐姐,不要脸,怎么能这么想」说着连忙将心中的
念想抛出脑袋。

  随机又想到,姐姐不行,孙梦曦,齐情,也行啊,那么漂亮,做老婆多好,
君惜卿脑海中又开始乱想了起来,接着又是一阵摇头,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
人家可是富家千金,自己穷小子,唉,然后抬起头看了看挂在客厅墙壁上的时钟。

  「时间到了」君惜卿喃喃了一声,自己坐在这里盯着姐姐身体看了十五分钟?
随即连忙放下手中的水杯,将脑海中的杂念抛出,七针以姐姐中热阴暑的功效,
十五分钟是最大的,虚不受补,再过则会伤身,想着连忙站起身,走上前伸手拂
过君怜妾的玉背。

  一瞬间七根银针,全部出现在了君惜卿的手指间,而君怜妾的玉背上则留下
了七个细小的红点。

  「好了?」银针离体,趴在沙发上因为太过羞涩,只能装死的君怜妾,感受
到伸手那股暖洋洋的感觉消失了,抬起头转头看向站在身旁的弟弟问道。

  「嗯」君惜卿点了点头,将银针放回针盒内,然后看着姐姐的玉背,伸手在
空中拍击了几下,揉搓着双手,说道:「姐,接下来要帮你推拿了」。

  君怜妾看着君惜卿揉搓着双手,想到一会这双手,将会放在自己的背上揉捏
抚摸着,脸色忍不住浮现出一抹赤红,抿了抿红唇,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枕在
玉臂上。

  君惜卿这次没有犯傻,看到姐姐俯下头,揉搓着双手蹲下身,此刻身为医者
的他眼中只有治疗,双眼看着那白皙晶莹的玉背,深吸了一口气,眼神越发的冷
静,双手停下摩擦,然后默运气诀,快速的放在君怜妾的玉背上。

  「嗯唔~ 」趴在沙发上等待着弟弟推拿按摩的君怜妾,就在君惜卿双手放入
玉背的刹那间,那滚烫火热的双手,让她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娇躯也微微的紧绷
了起来。

  双手正在君怜妾玉背上,沿着人体穴位,按摩推拿的君惜卿,自然也看到了
姐姐,略微紧绷的娇躯,手中动作不停,口中柔声温和的说道:「姐,按摩推拿
的时候,你要放松身体,要配合,这样才能达到最大的疗效,你现在全身放松,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

  趴在沙发上的君怜妾听到弟弟话,脸色赤红了起来,虽然自己没有学医,但
是从小弟弟学医,自己也经常去山间老人那里,耳濡目染之下,基本的医理也是
懂一点,知道弟弟说道没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叫脑海中羞涩的
杂念,抛出脑外,慢慢的闭上双眼,感受着弟弟的推拿按摩。

  山间老人的推拿手法可不是吹得,净得老人真传的君惜卿,体内运行气诀,
双手沿着玉背的穴位,推。拿。按。摩。揉。捏。点。拍,不一会,趴在沙发上
的君怜妾便感觉到了自己的娇躯内,一股若有若无的热流,沿着弟弟双手所按的
穴位,缓缓的蔓延至全身经脉。

  短短的几分钟,君怜妾便感觉自己的浑身前所未有的舒坦,上身仿佛有副重
担卸了下来,娇躯犹如飘荡在云雾中一样。

  「嗯~ 」。

  一声娇媚诱人的呻吟声,无意识的从君怜妾的口中飘出,正在享受弟弟按摩
推拿的君怜妾,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原本刚才排除杂念,已经逐渐白皙动人的脸
颊,瞬间又染上了一片绯红。

  「姐,舒服可以叫出来」君惜卿的温和的柔声,在君怜妾耳边响起:「随心
所欲,顺其自然,方是大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此刻的君惜卿,已经逐渐按遍了君怜妾后背的各大穴位,
神情已经不复之前那般肃穆,双手游走在君怜妾光滑的玉背上,那丝滑弹软的肌
肤触感,不断的从双手传递来,刺激着君惜卿那较弱的神经,承受着逐渐浮现的
煎熬。

  趴在沙发上的君怜妾自然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弟弟,正在被自己的半裸娇躯诱
惑着,听到弟弟话,心中大羞,舒服可以叫出来?随心所欲?顺其自然?我还要
不要面子了,君怜妾连忙调整心态,重新放松娇躯,但是却死死的泯着红唇,不
让自己叫出声来。

  君惜卿忍着那嫩滑肌肤传来的,不断的推拿着君怜妾背后的穴位,逐渐的推
拿到了,关元穴,而关元穴所处的位置,正是君怜妾那挺巧的玉臀上方,君惜卿
双眼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那浑圆挺翘的玉臀,那看上去极具弹性的翘臀,犹如巨大
诱惑力一般不断的冲击着君惜卿这个童子鸡。

  蓦然间,君惜卿心神一荡,双手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放在君怜妾翘起的玉
臀上,隔着牛仔短裤,轻揉着君怜妾的翘臀上的关元穴。

  「唔~ 」趴在沙发上的君怜妾自然也察觉到了君惜卿的动作,轻呜了一声,
一双美眸不禁染上了少许的晶莹,俏脸红润,红唇微启,一副娇媚无边的媚态,
可惜正在揉压关元穴的君惜卿,没有看到。

  君惜卿心神激荡的隔着牛仔短裤轻揉着姐姐的翘臀上的穴位,感受着那软弹
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不禁缓缓的张开原本揉搓的双手,下意识的一抓………

  「啊!」。

  原本被揉搓翘臀穴位,就羞涩不已的君怜妾,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翘臀被两张
手掌,覆盖住抓捏着,瞬间神色清醒,惊叫了一声,抬起头猛然回头,美眸瞪了
弟弟一眼:「你,你在干什么?」。

  刚才弟弟的推拿首发中可没有,张来手指来抓的推拿法,更重要这是,弟弟
所抓的那两个位置,虽然在身后,但是,翻过来就是正对着自己胸前的两团酥胸
啊,这臭小子学坏了,君怜妾心中无比确定的想到。

  「啊?」君惜卿突然间听到姐姐的惊叫声也吓了一跳,转头看向姐姐美眸含
怒的俏脸,再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只见自己的双手握着姐姐的两团翘臀,还
无意识的揉捏着,君惜卿来不及感受那诱人的触感,连忙收回两只手,转头看向
姐姐,看着美眸含怒的姐姐,他心中不由的一慌,自己这可是猥亵姐姐,连忙张
口,脑袋跟不上嘴巴,口不择言之下,一句后悔要死的话,夺口而出:「我,我
以为是前面」。

  话音落下。

  客厅中,一片寂静。

  前面?前面?君怜妾听到弟弟的话,愣了一下,随即脸色瞬间通红,眼中更
是出现了少许的怒意,前面,那不就是自己的酥胸了?这臭小子如果是情不自禁
的抓了自己的翘臀也就算了,居然敢幻想姐姐的酥胸,果然学坏了,不行,不能
让他学坏,君怜妾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如果说弟弟是情不自禁无意识也就算了,
当初在酒店也不是没被其睡着时摸过,但是这个明显是在幻想自己的姐姐,这怎
么能能行,当即脸色就变了下来。

  就连自己现在衣不蔽体都没有注意,双手撑着沙发就要起来,做一件每个姐
姐都会的事情,揍弟弟,同时教育教育,不能让他学坏,却不想刚撑起娇躯,双
手无力的想着沙发下倒去。

  君惜卿在那句我以为是前面脱口而出的瞬间,就知道,要完。

  我以为是前面,前面就可以抓吗?

  感受到一阵冰冷的寒气袭来,正想转头看去,就听到姐姐的轻呼声,只见姐
姐身体失衡的沙发下倒去,连忙伸手一捞,一团滑腻软弹的触感从手心传来,君
惜卿没有多想,微微一用力,将姐姐搂在怀中,避免让其摔下。

  险些摔倒,一揉一抱,这一瞬间太快了,君怜妾娇躯靠在了君惜卿的身上,
整个人愣住了,仿佛没有回过神一般,随即突然感觉自己的酥胸被一只火热的手
掌握住,娇躯不由的酥软的几分,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险些晕厥,只见自己因为
胸带的解开,淡蓝色的蕾丝内衣悬挂在胸前,而一只手腕出现在酥胸旁,而手掌
则被内衣遮挡着,握着自己的酥胸,脸色瞬间赤红的犹如滴血,她万万没想到,
这下真的是被弟弟抓住前面了,口中又急又怒又羞的说道:「放,放开我,快点」。

  而此时的君惜卿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中握着姐姐的酥胸,以为姐姐还在
生气,连忙开口解释道:「姐,其实这个是个误会,我……」说着下意识的低头
看向靠在胸膛前的姐姐。

  瞬间,眼神呆滞住了!

  赤红的俏脸,娇羞切怒的神情,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那赤裸的娇躯,白
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雪白的香肩,以及从君惜卿居高临下的视野中清晰可见
被淡蓝色内衣遮挡少许的两团傲人酥胸随着呼吸不断的起伏轻颤着,那深邃的白
皙沟壑,那雪白的乳肉,以及酥胸顶端粉嫩的豆蔻,这怎么有只手?君惜卿看着
一团酥胸上面覆盖着的手掌,心中不禁疑惑了一下,随即那只手不自觉的捏了捏,
一阵软弹滑腻的触感从手心传来,这是我的手?。

  看着那团玉乳随着自己的揉捏变幻着形状。

  「噗~ 」。

  一道血箭一瞬间从君惜卿的鼻腔中喷射而出,不偏不倚,正好喷射在君怜妾
两团玉乳的沟壑中间………

  「滴答,滴答,滴答……」。

  这一刻客厅中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十分的安静,只有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滴答滴答的走动着秒针。

  君怜妾美眸大睁,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君惜卿,而君惜卿也愣住了,下意识
的将姐姐放回沙发上,只是那放在酥胸上的手没有收回,呆呆的看着鼻血沿着那
雪白的玉乳中间的沟壑缓缓的流下。

  ……

  许久。

  「啊~ 」一声惊叫声从君怜妾的红唇中飘出。

  君怜妾回过神来,连忙双手抱胸,整个人翻了个身挣脱开君惜卿的手掌,卷
缩在沙发中。

  君惜卿被姐姐的惊叫声进行,看着眼前双手抱胸,卷缩在沙发中的姐姐,眼
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情欲,瞬间清明,连忙站起身,转身向着卫生间跑去。

  「砰~ 」一声关门声,卫生间门关上。

  君惜卿快步的转身走到浴室柜旁,伸手打开水龙头,将自己的脑袋伸头水龙
头下,让冷水浇淋这自己的脑袋。

  「哗啦啦啦,哗啦啦……」水花不断的流淌着,留在君惜卿的脑袋上。

  ……

  客厅中。

  君怜妾卷缩在沙发上,看着弟弟向着卫生间跑去,心中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刚刚,她在弟弟眼中看到了一丝情欲,看到弟弟起身时,更是忍不住心跳,
双手也微微的拽紧了,生怕弟弟在情欲的迷失下,无法控制自己,索性,弟弟还
是理智的,自己向着卫生间跑去。

  听着卫生间传来水流声,心中也慢慢平静了下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血
迹,脸色瞬间绯红了起来,这鼻血……君怜妾想到刚刚弟弟鼻血直接喷在了自己
的胸前,心中更是大羞,趁着弟弟还在卫生间,连忙坐直了身体,向着沙发旁挪
去,伸手取过茶几上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胸口的血液。

  看着溅到内衣上已经被吸收了进去的点点血渍,君怜妾无奈的叹了口气,只
能先穿着了,终不能不穿吧,伸手整了整内衣,罩在了自己的酥胸上,反手在背
后,将内衣的胸带扣了上。

  「咔~ 」一声轻响,胸带扣上,君怜妾转头看了一眼,放在沙发上的白色T
恤,伸手取了过来,一边穿着一边脑海中思索着,一会怎么面对自己的弟弟,毕
竟刚刚的场面,太尴尬了,太羞人………

  ……

  而此时卫生间内。

  君惜卿猛然抬起头,任由水渍沿着自己头发流下,看着镜子中,头发湿漉,
鼻血早就被冲掉了,满脸水渍的脸庞,猛然间抬起头,向着自己脸颊打了一巴掌。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

  「这是姐姐,亲姐姐,你怎么能有这个想法,你在想什么」君惜卿看着镜子
中的自己,开口自言自语的说道。

  「哗啦啦~ 哗啦啦~ 」浴室柜的水盆中,依旧在喷洒着水花。

  君惜卿沉默了许久,摇了摇脑袋,低下头伸手鞠起水龙头喷洒的水花,用力
的洗了洗脸,关掉水龙,转身走到门边,伸手握住门把手,缓缓的深呼吸了一口,
打开卫生间门走了出去。

  「咔~ 」一声轻响,卫生间门打开。

  君惜卿走了出来,只见客厅中,姐姐早已穿好衣物,坐在沙发旁不知道在想
着什么,抬步向着姐姐走了过去。

  君怜妾听到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回过神,抬起头,只见满头水渍的弟弟想
着自己走来,看着那满头湿漉漉的头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伸手取过茶几上的
纸巾,抽了几张,递给弟弟,柔声说道:「擦擦,等下别生病」。

  「嗯」君惜卿结果姐姐手中的纸巾,胡乱的擦拭了一下,随手将纸巾丢在了
垃圾桶内。

  君怜妾看着君惜卿随意的擦拭了一下头发,伸手一把拉过弟弟的手,开口说
道:「坐下」,看到弟弟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站了起来,蹲下身,将弟弟刚刚
丢在垃圾桶内的纸巾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和之前擦拭血液的纸巾放在一起,
伸手取过纸巾盒又抽出了几张纸巾,放在弟弟头上轻柔的为其擦拭着头发上的水
渍,口中柔声说道:「等下生病了,怎么办,也不知道擦干净一些」。

  「姐」君惜卿感受着姐姐的擦拭,向着刚才的事情,沉吟了一下,歉意的说
道:「姐,刚刚……」话还未说完,便被君怜妾打断。

  「闭嘴,过去了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君怜妾听到弟弟歉意的语气,脸色
闪过一片抹红,开口打断道。

  「好,姐」君惜卿听到姐姐的话,脸色瞬间浮起了笑容,从小到大,三个姐
弟妹之间,闹小别扭,生气,吵架,一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就代表了合
好,这是三个姐弟妹之间共同的暗语。

  「好啦,走吧」君怜妾将弟弟的头发擦拭的差不多了,拍了拍弟弟肩膀,弯
下腰伸手取过茶几上的纸巾,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走」君惜卿站起身,看着走在前面的姐姐,快步跟上,笑嘻嘻的说道:
「姐,你下午就在宿舍好好休息,这几天别去军训知道吗?」。

  「知道了,你之前说过了,你真啰嗦」君怜妾淡淡的开口回道。

  「姐,晚上我去给你买点中药,做个药膳给你补补」。

  「你也说过了」。

  「姐,你身材真好」。

  「……你找揍是吗?」。

  「哈哈哈哈哈……」。

  ……

  PS:更新频率:暂为一周一章,无特殊情况,一周手中存稿五章,现有十几
章,章章万字,已有完本,放心食用!

  PS:同时,我发现我好像挺适合写纯爱,当然卿君这本是不可能写纯了,毕
竟第十章……,所以决定轻青诗语拖出来写纯爱,这段时间卿君写得稳定后,就
开始写轻青诗语,我也想看看,自己写纯爱是什么样的,叶轻语,叶轻诗,林凤
妍,萧潇~ 嗯很好,诗语男主陈瑾,请求出征,成为我笔下最爽的男主,姐妹花,
母女花,小姨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