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圣王传1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作者:00

开耶尔大陆历六六六年六月六号六点六分六秒,我出生了,当我出生时便有
记忆,我不知道为什幺,大概是表示我出生便具有伟人的素质吧。

当时我所听到的第一句话是。

「啊~他抓我胸部!」

一个面貌姣好的小护士抱着胸部跳开,我顿时转移目标抓向抱着我的美女医
生那丰满的伟胸。

「啊!真厉害,刚出生就饿了。」美女医生温柔笑着,虽然她误会了「小乖
乖,阿姨没奶给你吃啊,来,去找妈妈去。」

一名美艳的妇人伸手抱过我,这是我的母亲吧,嗯~~~美艳成熟,不愧是
我妈妈。照着医生的指示,我母亲将我抱到胸前,将右乳的乳头让我含住,我愉
快的吸吮着,不时还用没牙的小嘴轻咬着,但实在是人小没力,母亲根本就没有
反应。我一边吸着甘甜的奶水,一边听到屋外一阵忙乱的吶喊。

「不好啦,落雷击中森林,现在引起森林大火了!」

「糟糕啦,大雨引起河床决堤,附近的民众被困住了!」

我,达特?;威恩?;布里司,布理司王国法务大臣独子,后世称
为众神之王的人诞生在这天,而这天也成为了布里司王国的国难日,因洪水及火
灾的缘故,造成全国三分之一人民无家可归死伤惨.
达特的的母亲在生下达特不久后便去世了,原因是因为体弱加上难产,父亲约尔翰在母亲死后便专注于工作,对达特完全不理不采,外人都认为约尔翰将爱妻之死怪罪于达特的身上,而特意疏离达特,
连带的使僕人以及外人为了讨好约尔翰而一直对达特冷眼相待。

只有一直服侍威恩家的科特老总管,才是出自真心的关怀、照顾达特,一直到达特八岁时,周围的僕人态度越来越过火,在某一天达特以少主人的身份将她们全部赶出去,只留下了老总管,重新聘请的
僕人们才了解八岁的达特已经掌握有威恩家的管事权,而开始尊重这个少主人。

十岁时,达特跟其他的孩子一样进入了布理司学院就读,学习武术、魔法、学识。但却意外的被发现达特的体内没有任何的魔法属性。

所谓的魔法属性,指的是世界四大元素,风、土、水、火以及不属于四大元素的光、暗跟最稀有的无七种,开耶尔大陆每个人一生下来体内便带有一种元素属性作为学习魔法时与元素力相连的媒介,并
学习其他的元素属性。

而达特的情况简单的说法,就是他的体内没有任何接连元素力的媒介,让达特根本无法使用及学习任何魔法,这个奇特的现像引起学院所有魔法老师的注意,经过一连串的检查,她们依然找不出原因。

虽然不能使用魔法,但达特在魔法知识上的理解及变通,让所有老师们挽惜不已,他们都认为达特只要能够使用魔法,绝对能够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大魔导师。而在学识上的优异成绩,也让不少外聘老
师们纷纷抢着要收达特做关门弟子,只是被达特一一婉拒了。

达特在学园中一直过着一种悠閑的生活,没有人见过他为了什幺事情认真,一直是保持一种慵懒的态度,但对他认识最深的科特总管这幺说。

‘外表像只羊,内在是条龙。’

但在悠閑的外表下其实有一个一直烦恼达特的问题,达特的心思以及智慧早已超过同龄的小孩,甚至胜过一般的大人,只是被他刻意的隐瞒住而已,他脑海中的知识远远超过任何有名的魔法师,他的脑
袋可以说是一种活生生的图书馆,这天生的怪异现像一直困惑着达特,直到在十二岁生日时,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出现一个长得很英俊的青年对着达特说:

‘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

达特戒慎的问着那名青年,因为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却也有一种排斥感。

‘我是你的一部份。’

‘什幺意思?’

青年对达特讲起了一个故事,在三万年前,大陆刚形成时,有着许多的女神,掌管日、月、星的三主神以及光、闇、水、火、土、风、无的七名元素神和战争、生命、知识、创造等各种女神,而在众多
的女神中,有着唯一的一名男神,由于这名男神的能力引起女神们的害怕,在三主神的带领下,她们全体动员想将男神消灭掉,遭受突袭身受重伤的男神在死亡前将自己的知识及力量分开,知识转生成为人
类,并跟人类一般进行着轮回,并将力量封印在肉体的身上,一直到三万年后,才会在人体十二岁时解开第一道封印。

‘那你的能力到底是什幺?’

达特好奇的问道,到底是什幺力量能够让众女神们害怕到要将他消灭不可,男神仰头大笑道:

‘我的能力只有三种,封印别人的能力,控制别人的心灵,还有就是能够控制自己御百女而不泄。光这三项能力就能让那群女人全部对我俯首称臣了。’

‘真的?’

达特对最后的一项兴趣比前二项高多了,不过只是这幺三项的能力,有必要弄到致神于死吗康 猩裣匀徊辉付嗵福 档溃?

‘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出来的时间太久了,为了避免被那群女神发现你的存在,我要再次封印你的记忆,等你二十六岁时,第二道封印解开的时候,记忆的封印会自行解开。到时你要记得去报仇,把那
群故做清高的女神全部变成任人骑的妓女。’

‘等等,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好吧?’

‘快说。’

‘为什幺我不能用魔法?有解决的办法吗?’

‘我本来就不能使用元素魔法,如果你要用的话,只要跟那群女神定下奴隶契约就可以无条件的使用她们的力量,奴隶契约的使用方式你二十六岁时就会知道了。我快没时间了,其他的问题等你二十六
岁时自己找吧。记住,一定要记得替我报仇,这对你也好处的,再见了。’

‘ㄟ,等一下,我还没问完呀?’

‘、、、、’

老实说,这个自称前世的神明让达特很不满意,他给达特一种说不上的厌恶感觉。不过当达特再次醒来时已经忘记这些事情了,生活又像以前一样,悠閑的上课,并继续的为自己的异常而烦恼,不同的
是,他开始会欣赏美女、、、

但这样的生活一直到达特十四岁时,见到了布理司王国的第一王女,现任布理司女王若雅?布理司的独生女蕾茜?布理司与她的两个好友拉娜?巴斯和亚莉?

费德时,开始改变。

在第一次见到蕾茜她们三人时,达特便知道这三人长大后,绝对都是出色的美人,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在他脑中出现,蕾茜她们现在都是小孩,家世又接近,趁现在接近她们一点也不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若是利用这些优势,由小开始逐渐调教她们,让她们由小开始服从自己,等她们长大后,不就变成我专属的奴隶?

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产生这种念头,但就像本性一样,达特自然而然的接受这个主意并开始计画如何接近、调教蕾茜三人。

计画第一步,吸引她们的注意,在蕾茜她们三人组中,拉娜的母亲是布理司王国的首席魔导士,亚莉的母亲则是王国的近卫骑士,三人都是单亲家庭,这种的家庭型态在这个大陆中是很常见的。

与蕾茜为了继承王位而自小严格训练一般,拉娜及亚莉也是自小便接受母亲们的训练,希望她们能够继承家业,而在经过仔细的调查后,达特第一个开始接近的对像就是拉娜。

拉娜每天都会在学院的图书馆里进行魔法的研究,她母亲也就是布理司王国的魔法大臣,霞?巴斯每天都会要求拉娜了解三个初级魔法,要拉娜利用上学的时间查出这三个魔法的咒语以及相关的使用方
式,这是针对魔力尚弱无法使用魔法的拉娜而做的练习,为了完成作业拉娜在每天的早晨及中午都会待在图书馆翻书。

开始展开计画的达特一大早便来到图书馆,而拉娜一如往常般的已经待在图书馆中翻阅着初级魔法大典。

‘早安。’

‘早安。’

亲切的打声招呼,拉娜礼貌的回应一声后便继续埋首在初级魔法大典中,达特拿了一本书坐到拉娜的对面,确实的将书摆好,确定拉娜在抬头时能清楚的看到书名,便有一页没一页的看着。

十几分钟后,拉娜抬头转转酸疼的脖子,‘正好’看到达特手中的书名,‘高级魔法大典’。

‘你看得懂这个呀?’

拉娜惊讶的叫道,眼前这个只比她大一些的男孩竟然看得懂高级的魔法,惊讶之余也带有些微的嫉妒和浓浓的怀疑。

‘对呀。’

达特微笑着说道,清楚自己的长相以小孩的话来说是可爱,大人的话来说是英俊,自然知道笑容对于这些纯纯的小女孩有多大的杀伤力,果然拉娜小脸微微一红,然后怀疑的说道:

‘真的吗?’

‘对呀,不信你考我看看。’

达特有风度的微笑着说道,拉娜犹豫一下说道:

‘那什幺是照明术?’

‘初级光系魔法,使用在照明及标示等用途,经由魔力压缩后成为照明石,可用在火把及照明灯。’

‘那什幺是风刃?’

‘风系魔法,视施法者等极高低,可形成三到十五发的无形刀风,杀伤极高。

‘火球术呢?’

‘火系魔法,初级者可形成直经十五公分大的火球,高等级者可做出直径三至五尺的火球。’

拉娜一口气的问了十几个魔法的名称,由初级的开始,后来搬来中级魔法大典,看书发问,我都轻轻松松的一一回答,到了最后拉娜原本的嫉妒及怀疑都已经转变成了对达特的崇拜。

‘大哥哥,你好厉害喔,这些我都还没学会呢。’

拉娜睁着一双写满崇拜两字的大眼睛看着达特,达特却在心里暗笑,不要说初级魔法,在他脑中连禁咒的知识都有,目的已经完成第一步了,只要让拉娜将自己当成偶像在崇拜,迟早就会将达特的存在
告诉蕾茜以及亚莉,接着只需要慢慢加重他在拉娜新中的地位就行了。

之后,拉娜每天都会在图书馆等达特,问着她母亲给她的问题寻求答案,为了避免拉娜因为过于接近自己使得她在魔法的训练上退步,引起霞的反感,达特除了告诉她答案外,也将一些相关、有趣的运
用方式及知识告诉她,加强拉娜对魔法的兴趣。在达特的帮助下,拉娜很快便已经记住所有的初级魔法,开始学习中级魔法,进度之快出乎达特的意料,也让他认真的教导起拉娜。

随着他的计画顺利进行,拉娜已经将达特视为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超人,对达特说的话都深信不疑,确定地位在拉娜心中已根深柢固后,达特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经过正与蕾茜、亚莉聊天
的拉娜旁边。

‘达特哥哥。’

拉娜高兴的叫住达特,跑过来抓着达特的手,拉到蕾茜和亚莉的前面笑道:

‘他就是达特哥哥,他好厉害喔,什幺都知道呢,达特哥哥,她们是我跟你说的好朋友,蕾茜和亚莉。’

装作第一次与她们见面,达特再次展出那幼女杀手的笑容。

‘你们好,我是达特?威恩。’

‘您好,我是蕾茜?布理司,请多指教。’

蕾茜不愧是王位的继承人,有礼的回应,而亚莉则是一直盯着达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拉娜突然拉拉我的衣服说道:

‘达特哥哥,亚莉最近的练习出了问题,你能不能帮帮她?’

达特看看拉娜一脸祈求的神情,微笑着说道:

‘当然好呀,是什幺问题呢?’

面对达特的微笑,亚莉小巧的脸蛋变得红通通的,低头小声的说出她的问题。

原来最近亚莉的剑术修行遇到瓶颈,一直无法再次的进步,但母亲莉莉斯?费德却在这几天到了边境出差,家中的僕人对剑术根本是一窍不通,无法获得解答下,让她感到非常难过。

听完亚莉的话后,达特要求亚莉实际施展一次她正在学习的剑术,亚莉听话的演练一遍,演练的这套剑术达特并没见过,应该是亚莉家的家传剑法吧,毕竟是出生名门,以十岁的小孩来说,亚莉的力道、
姿势都已经掌握的不错,要说不对劲的地方,就是亚莉的意志不够专注,有好几招因为这个缘故而出现破绽,一些动作也显得非常的僵硬。

看完亚莉的演练后,达特思考一会,便发现亚莉的问题所在。

‘亚莉,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练习没有休息?’

亚莉点点头说道:

‘因、因为一直练不成嘛,人家怕妈妈回来骂我。’

果然,亚莉就算天分再高实力再怎幺优秀,毕竟仍是一个小女孩,体力有着一定的限制,像这样不顾体力的猛练,进步程度自然极低,再加上没有适当的休息,肉体的疲劳自然会影响到,不过;跟十岁
的小孩解释这些一点用都没有。

‘放心,’达特摸摸亚莉的头,‘听大哥哥的话,回去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一天,你就会练成了。’

‘真的吗?’

亚莉怀疑的问道,一旁的蕾茜也是带点怀疑的眼光看着达特,达特我还没说话,拉娜已经先叫道:

‘达特哥哥不会骗人的。’

称赞似的拍拍拉娜的头,达特对亚莉笑道:

‘相信大哥哥,如果不行的话,大哥哥会跟你妈妈道歉的。’

由于父亲的关系,虽然不熟,但达特还是与亚莉她们的母亲有过见面的机会,代替亚莉道歉的小事,达特当然办得到。

‘嗯。’

亚莉怀疑的点点头,二天后,达特再次去看亚莉的成果,一开始亚莉还是一脸犹疑的演练,但随着动作越来越顺畅,表情也变得越来越专注,等到演练完毕后,亚莉兴奋的跑到达特面前抱着达特笑道:

‘我练成了,大哥哥我练成了。’

顺利的巩固在亚莉心中的地位后,自然就是接近蕾茜,比起拉娜和亚莉的麻烦,蕾茜实在简单多了,一直接受皇室严格训练的她,表现优异是正常的现像,为了时时达到优异的表现,小小年纪蕾茜已经
无时无刻的要求自己注意身份,在她这种周围和自我的压力下,达特只要适时的关心一下,并且不要太去在意她的皇女身份,便能让蕾茜感动许久。

几个月后蕾茜她们三人已经对达特越来越崇拜,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接近她们并得到信任的计画已经成功,准备可以进行第二步的计画了
在彼此都熟识之后,达特观察出三人的个性,亚莉的个性天生豪爽,对于剑术有极高的兴趣,虽然头脑不差,但对于学识类的科目有出自反射性的厌恶。

拉娜个性内向加上母亲的严格教导,所以不是很喜欢与外人交际,除非那人在她有兴趣的地方上有吸引她的地方,而且因为身体并不是很好所以不是很喜欢外出,显得有点内向。

蕾茜是三人组中的头头,个性随和安静,在刻意的培育及身份关系下,她会习惯性的与人与人保持在一种不会太近但也不失礼的距离。

在了解蕾茜三人的个性后,达特开始进行第二步的计画,教导她们一些相关的知识以及在她们小小心灵中建立自己崇高的地位。

为了进行这些计画和自己的秘密生意,达特向约尔翰以自己生日为由要了一笔钱在郊外的地方买了间别墅,位置隐密外风景也极为优美,装潢及摆设也尽量的接近蕾茜三人的喜好,打算作为自己的基地。

当所有前置作业完成后,达特以新家落成邀请蕾茜三人去玩,当看到精心布置的新家时,蕾茜三人简直可以说是第一眼就爱上了这里,央求达特一定要常常让她们来玩,对于这个要求达特当然是乐意之
至了。

蕾茜、亚莉、拉娜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都有一个非常忙碌的母亲,虽然疼爱宝贝女儿,但身为女王的若雅却不可能扔下国事不管,更何况布理司王国身为大陆三大国之一,其事务之繁忙一般
人根本难以想像,连带使身为她亲信的霞及莉莉丝必须舍命陪君子,所幸蕾茜三人的教育成功,并未让她们变坏,但十岁的小孩正是敏感的年纪,还是会产生没有父亲及缺乏母亲关怀的寂寞。

而达特单纯的以大哥哥的身份与蕾茜她们相处,不时的协助及安慰她们,以亦兄亦友的身份,安抚了她们内心的寂寞,让她们在如此的情况下越发对他产生依赖,渐渐的对他倾心,很卑鄙也很老套,但
是却很有用。

不过,说来极讽刺的,让若雅她们忙到无法顾及女儿的原因,就是出在达特出生那天所发生的火灾、水灾所造成的后遗症,虽然造成这样的原因与达特无关,但想到还是觉得有些讽刺。

在与蕾茜她们相处教育的这几年间,达特的身体却渐渐的出现变化,除了正常的发育外,也发现自己会不受控制的散发出一种诡异的力量,与魔法力不同,这股力量用什幺方法都检查不出,但却能清楚
的知道他的存在,他会影响到在达特身边的人,让人在不自觉中,思绪缓慢、反应迟钝,在百思不得其解下,达特只能找一个小型的结界石随身携带,暂时的杜绝这股力量的外泄。

不过也让达特对这股力量产生好奇,为了要彻底的了解这股力量,他尝试着以最接近他的蕾茜、亚莉、拉娜做实验,发现在她们遭受影响时,特别容易受控制,虽然只要离开一会便会恢复正常,但在受
控制时所给她们下达的命令还是会留在脑中,这种现像极类似古书中所提的催眠术及心灵魔法的控制术,但却好像又不带魔力以及没有种种条件限制。

就在达特为了更清楚这股力量时,一位与他有生意往来的朋友为了讨好达特,而送给达特一个礼物,一个叫艾儿的半妖精。

艾儿是个四百多岁的半妖精,以人类的计算方式大概是三十岁上下,刚开始艾儿对达特充满敌意,像是野兽般的对接近她的人又咬又吼,完全没有当初看到她时那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后来才知道,那不
是艾儿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奴隶商会为了顺利卖出她而给她下药,结果造成她因为药效而一直昏沉沈的),达特只能尽量小心,避免刺激到艾儿,同时尝试使用那不明力量来控制安抚艾儿,结果并不是非常
顺利,不知道是因为艾儿的心智年龄高出太多,还是因为妖精本身的精神力关系,那力量只能让艾儿的意识产生些微的模糊,并不能像对蕾茜她们一般的产生控制的作用。

在一连失败数次后,达特找出了原因,与蕾茜她们不同,艾儿的心在他面前是完全封闭的,以她四百岁的高龄所建立成的心灵之城,达特未成熟的力量自然破解不了,而且也发现那力量使用过度的话,
会让身体产生严重的疲劳,最严重的一次是让达特累得搞在床上整整三天,得到教训后,达特不敢再滥用这力量,小心的尝试与艾儿做理智的沟通。

沟通的‘很顺利’,在好不容易将艾儿身上那一身被奴隶商会整出来的伤口治疗好,并且为自己增添无数抓、咬伤后,艾儿终于愿意相信达特并好好的听达特讲。

经过与艾儿的沟通后,达特才知道她是一个流浪妖精,让他惊讶的是她的父亲是矮人。矮人与妖精两个种族之间一向不合,因为矮人认为妖精太纤细和神秘,而妖精也因为矮人豪放的性格时常冒犯到妖
精甚少与矮人交往,这两个种族能够结合并产生爱情结晶,实在让人难以想像,但艾儿在这一方面以及她成为奴隶的经过并不愿多谈,达特也不勉强她。

不过在长久的相处,并跟艾儿建立良好的关系后,达特发现艾儿在矮人血统的影响下,有着凭外表想像不出的怪力,虽然因为当初被抓住时,遭受到封印,但在帮她解除后,达特另外找了一个小型的封
印项炼给她,避免她平时因为怪力而损坏家俱,再加上精湛的厨艺,让达特解决了长久以来困扰的民生问题,尤其艾儿又擅长手工艺,特别是具魔法功能的物品,几乎是只要有材料,艾儿就能做得出来。

发现这一点的达特开始教导训练艾儿,如何运用自己的能力制造及设计魔法物品。

于是继亚莉、拉娜、蕾茜后达特又多了一个不记名的学生,对于这点,达特倒是没什幺反对,只是有时会有“我还真是挺适合当老师”的感叹。

数年后、、、、

‘艾儿!’

达特以飞快的速度冲出卧室,顺手一把拉上房门,挡住在房间内四处狂冲的火球,早一步冲出房间的艾儿正跪坐在地上拼命喘气,达特一边用力抵着房门,一边大声的吼道:

‘快把那些家伙弄走!!’

艾儿稍稍平顺呼吸后,立即走到房门前,自身上的口袋掏出一只血笔(以具魔力的魔兽血液浓缩制成,划魔法阵专用),快速熟练的划出一个魔法阵,随即听到房间内传出一连串的爆炸声响后归于平静。

‘呼~~’

呼出一口气,达特滑倒在地上,一点也没有打开房门观看灾情的勇气,艾儿也跟着跪坐到我旁边。

‘艾儿,跟你说过几遍,不要在卧室内练习,很危险的。’

无力的对艾儿说道,自从知道艾儿对于手工艺上的天分后,达特开始培育艾儿成为魔匠(专门制作魔法器具的工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以及充分的发挥艾儿制作器具的天分,达特尝试教导艾儿学习魔
法,虽然自己不能够使用魔法,但达特在魔法上的知识可以说是全大陆第一,教导艾儿学习咒语及魔法阵等等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加上由于妖精族的血统,艾儿对于魔法确实有极大的天分。

只是或许是体内的另一半矮人血统作祟,艾儿在练习新学习的法术时,第一次一定会出现非常离谱的错误,比如说,使用火球术时,会变成冰结阵(结界的一种,会将範围内的所有人、物冰冻,直至法
力消失),使得房间内的人、物全部被结成冰柱,或是练习回复术时,会变成骷髅召唤(黑暗系法术,自异次元召唤骷髅杀敌,召唤的数量及强度是召唤者的法师法力而定),让达特累得半死将这些不知那
来的骷髅清理掉,诸如此类等种种的麻烦,偏偏艾儿的学习能力又极高,每隔一、二个月便会练习一次新魔法,随着学习的等级越来越高,达特所要处理的麻烦也越来越大。

‘对不起,少爷。’

艾儿跪坐在旁边,低头忏悔着说道,明知她每次这幺说,最后仍一定会再犯,达特还是心软的拍拍她的头,起身整理衣着说道。

‘算了,下次注意点,等下找喀尔他们来整理一下就是了。’

喀尔是城里的建筑师,达特的房子便是找他装潢的,这几年来,艾儿每次出的纰漏对房子所造成的千奇百怪的伤害也都是找他来收拾,达特可以说是他最大的金主,为此他前几年还给了我一张荣誉顾客
金卡,可享七?五折优惠,而他门下的弟子也藉着我的房子,锻炼出一身高超的手艺,据说夸称全大陆没有他们修不好的房子。

‘是,另外洛德先生下午要来找您。’

艾儿跟着起身走在达特身边,一边报告着,达特头也不回的说道:

‘把龙丹包三十粒给他,记得收钱。’

‘是。’

拿起门边的斗蓬,打开房门,正要离去时,达特突然想起什幺的又回头道:

‘蕾茜她们今天可能会来,应该会住上好几天,你利用时间把家里整理一下,我走了。’

温柔的吻了一下艾儿,达特笑着挥挥手,转身出门上学。

‘路上小心。’

艾儿站在门边温柔的笑着目送着达特出门,拿起挂在门旁的望远镜,快步的走向通往屋顶的楼梯。
艾儿与达特一起住到现在已经四年了,或许是无家可归的关系吧,艾儿很快的融入新的生活和新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