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的怀孕期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嚓”妇检室的门一开,走出一个长捲发、鹅蛋脸、眉目秀美、皮肤白皙的水嫩少妇。虽然她身穿一套粉蓝色暗花纹的孕妇装,腹部更隆起大大的圆肚子,但却是如此明豔亮丽,风骚标致!咦这不是台湾女星贾X文?

  不是啦!骚骚甜甜就是我本篇的女主角,我叫佳佳!今年25岁了,刚刚接受完每两周一次的例行胎检,以下呢,就要给大家讲一段我在怀孕期的一些有趣的故事,这是我的亲口自述哦!

  老公,我肚里的小宝宝已经五个月大了,她呀,上星期开始就调皮起来了,跳呀动呀!弄得我好紧张!今天又是一次例行检查,走出妇检室,坐在门外长凳上一个头髮半白的矮胖阿伯马上站了起来,你看你爸,虽然说是艰苦岁月里长大的人,但也不能土到这种地步嘛?

  身上一件老式白背心,下身一条半旧灰西裤,嫌裤脚长他不去改,却随便把它向上捲一截,哎,他这麽跟我走在一起,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我家的长工呢!

  他呀,迎上来把小皮包递给我就问:“都很好吧,医生没说什麽吧?”我没有回答呀,接过小提包就直向外走。

  他就紧跟着一直走到医院门口他又问:“阿嫂,怎……怎麽回事了,医生怎麽说啊?”

  我装做有点生气,说:“哼!那老不修,他有什麽好说,他、他只会……”

  “老不修?他……只会什麽……他……他对你怎麽啦?”公公急问道。

  “他、他……”我装作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这样一装,他肯定会想到那种情况了,以为我不好意思说下去呢!公公额前的扫把眉一皱,就不再问了。瞧他那发愁的样子,我心里又是好玩又是刺激!

  老不修,我是在说你嘛!

  老公你可别说我不尊重长辈,你爸啊,我说他老不修还不够,其实叫他老色鬼才对呢!我才到你爸家里不到半个月,他呀!就……就开始偷看我换衣服和洗澡了,还“顺走”了去年元宵你送我的那一条粉黄色丁字裤!他拿来干什麽?我不用说,你也猜到啦!
  不过……婆婆去世这麽多年,他一个老男人也是挺难的,犬儿无虎父嘛,你呀,平常弄我的时候那麽猛,我看你爸也不会输到哪里去的,嘻嘻!好吧,看他照顾我还挺周到的,我就不计较了!真的呀,他拿我的总比偷外边的好嘛!你说是不是?老公。

  没走出医院门口几米地,三个拿着安全帽的摩的大叔便围上来拉客,他们嘴还没动,六只色迷迷的眼珠便在我随呼吸晃动的大奶扫视!公公马上摆手錶态:我们有车!三个摩的大叔看看公公又看看我,才让开来。

  那三个大叔的模样又丑又恶,我还真有点怕,万一他们三个起了歹意强行把我架走……我急忙扶着公公手臂快步往停车保管处走。走不多远,听见背后三个摩的大叔开荤口了,第一个说:“嘿,瞧这骚货长得还挺粉嫩,他妈的怎麽跟一个老头子睡!”

  第二个接着说:“人家老头子你管得着?就是老鸟也照样把嫩屄操出个娃娃来!”

  第三个说:“瞧你说的,是不是老鸟干出来的你咋知道?”

  第二个连忙应到:“嘿,当然不是老鸟干的,是老子我干的?你妒忌啊……哈”

  第一个马上讥讽说:“你那烂鸟有屁本事!一泡尿憋半天不出来,干出来不是臭鸟蛋也是混蛋!哈嘿”

  老公,我被三个摩的大叔调戏啦!说我肚里的孩子是你老爸干出来的!哼!

  你看,更气人的是你老爸,他呀,低头直走好像什麽也听不见似的,真被他气死了,真瘪气!

  在停车处,公公开动了他那辆老“幸福”,我小心地扶住他的腰,侧身坐上去,公公一挺腰问道:“靠牢了没?”我说:“行了!”公公挂上一档慢慢地前进着。

  嘻突然我想到一个坏主意,坐着坐着上身慢慢向前倾,装作毫不在意地把胸部向公公的背部贴去,让我那两只日渐涨大坚挺的肉球贴着他的背,当路上稍为颠簸一下,我便扮作毫不知觉地让胸前的肉球磨蹭他!
老公,我知道你老爸很受用呢,因为他的腰一直没动过,显然是装着用心开车,扮作一点都不察觉!

  真虚僞,好,我就要用我的“人乳背垫”继续整他,保证每一下磨蹭力度都能“到位”!嘻老公,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要这样做,但我总会趁些机会想办法整你老爸!谁叫他偷看我洗澡?

  呼终于到家了,控制一对“人乳背垫”也真不轻松,和公公背部贴了这麽一段路程,胸口早被汗水湿透了。老“幸福”停在宿舍楼外的停车棚里,下了车,我不等公公就自个向宿舍楼走去。

  老公,这宿舍楼没什麽好,就是地方够宽敞,毕竟是国企时代分的房子,两房两厅90平米!只可惜没有电梯呀,挺着大肚子上四层楼也够累人呢!其实这儿挺舒服的,环境安静,在这宿舍楼前有个公共小花园老人俱乐部,里边常常聚着一帮老头,他们和公公一样,在国营企业干了一辈子的工人,儿女都搬到新区了,就剩下一帮“老人精”。

  这里宿舍社区其实跟一个老人院差不多,你看,一帮老头子正三三两两的围成几伙人,有些打桥牌、有些下棋、有些看报,不知道还以为走进了老人俱乐部呢!

  当我一出现,这帮老家伙都把头朝我看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他们那种分明在偷窥却又强作自然的目光,我半眼不去瞧他们,就装作不知,但马上就感到他们那股淫秽猥琐的气息,真让我心头一颤!

  老公,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每次被这帮老头子看着,心里就会涌起一种奇异的兴奋感和优越感!在这宿舍区里,我成为了这帮老男人眼中最亮丽抢眼的风景线,因为我是这里最吸引他们,能让他们“生机勃勃”的女人!

  在你送我来这里这前,你一定没想到你老婆竟这麽受老头子欢迎吧?这下好了,你出差去吧,南美洲的女人身材错、桑芭舞又火辣,你尽管去吧,留下你老婆每天独自对付一群虎视眈眈的老男人!

  老公你知道吗?三个月前我第一次来到这里,那时我肚子还不大,穿了吊带连衣短裙,那天来到宿舍楼下的时候那帮老头子几乎起哄,一个个色眼淫邪地直盯着我胸前白滑圆滚的大奶!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我没有被这群老色狼的眼光吓到,我从没怀疑过自己身材对男人的吸引力,不过每一次被十几个男人的色欲包围,那种饑渴气息,却让我感到全身毛孔扩张,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亢奋!

  打那以后,我禁不住常常穿着性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那种被视姦淫辱的刺激感越来越强,那种奇怪的亢奋让我分外地享受。

  走到楼下管理员值班室,里边坐着的是管理员刘六叔。老公你都见过他啦,他长着一张苦瓜脸,62岁的他皱纹满面,更加苦瓜了!我最近才知道,他呀,是这里出名的色情贩子,经常向这里的老哥们出售黄碟黄书!有时还组织一起去城西红灯区“团召”!男人呀,越老越坏!我真担心以后你老了会跟他们一样。

  我呀,现在瞧刘六叔点头微笑,嘿!你看,他左手放在台上,右手在台下,那右边胳膊正在连连抖动,哼!这老淫棍啊,上一回我下楼散步,一阵大风将我短花裙子吹起,就这样不小心让她看到我的丁字内裤!

  他肯定打那以后就想入非非,把我当作他性幻想的物件了!这下看见我,肯定忍不住打起手枪来了!看他那小眼睛流露出的邪气,一下子我似乎看到他脑中幻想的影像……那影像是……他……他在搂着我、压着我……发狂地……想到那猥亵情景,我不禁心跳加快。这时你爸跟上来了!

  回到家里,我照常先去洗澡,调好一缸温暖的水,脱光了衣服就泡了进去。

  泡在暖暖的水里,我静静地回想刚才发生过的事情,睡在那检查床上,我双腿分别张开搁高。那个男大夫脸上虽然盖了口罩,但他那双贼溜溜的眼珠分明流露出心不在焉的眼色!

  他先用润滑剂涂在我的阴道入口周围,其实我根本不须用润滑剂,因为他在“无意”地触碰到我的阴蒂时,我已经被刺激起来了!当鸭嘴器慢慢插到我肉洞内时,那再平常不过的插入动作,很快让我从内部湿润出来。
老公,怪不得人家说怀孕期的妇女身体会比平常更敏感,更渴望性爱,当那男大夫把头伸到我腿间察看我阴道里边时,我脑中一下闪过和你看过的一部日本A片,片中那孕妇就是在检查时被男大夫搞上的。我还特别记得那个孕妇饑渴淫媚的样子和努力扭着屁股迎合男人插入,还有当男大夫射精后退出阴茎时的特写镜头,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孕妇的阴道里滚滚而出……唔好淫秽的画面!

  老公,当时想到那些情节,我心里真的有一种被姦淫的慾望,好想要一根热热的肉棒塞满自己潮湿的下体!老公,都是你不好,教我看了那部坏片子!

  我不管啦要是……要是下回再去检查的时候,那……那男大夫要……要像片子里那样,趁我被逗得兴奋难禁时,突然把他……他的那东西插进来……要是……要是他很用力的那样,还像……还像那片子一样把他的精液射在我里……要是我的小穴里流出他……他那白乎乎的东西……要真的是那样的话……老公,你可不能怪我,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要真的出现那种情况……我……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老婆能够忍受得住别人的挑逗!好老公你要是再不回来,我……我……嗯,水好温暖哦!我好像躺在你的怀里……老公你看,我托在手上的你最喜欢的大奶子,我觉得它们越来越孤独了,因为你很久已没给它们按摩了,唔……你平常就是这样让抚摸我的身体,就像这样,一只手来回摩弄我毛茸茸的腿间,唔……老公,你看到吗?你爸又在门外偷看我了!你爸都快做爷爷了,还这样不正经,连自己儿子的老婆都敢偷看!老公,你好狠心自己去外国出差留下我和宝宝……让你爸照看我。好啊,他现在是不负你的所望,经常偷偷“照看”我,看我的裸体!但我其实蛮喜欢男人偷窥我,这难道不是我的魅力?

  好吧,老公,你最孝顺你老爸,我也被你孝心感染,我也要好好的孝顺他。

  我现在站起来,把全身给你老爸看个饱!他喜欢看,媳妇我就让他看,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如果他除了看还想……嘻嘻老公,你愿意吗?这不是我变态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幻想,你不是喜欢QIANG奸吗?晚饭时,公公追问我今天检查的事,我还是装着害羞不肯说,扭捏好一会,才装作经不住他的追问说出来。

  “什麽?他摸了你?岂有此理!他……他摸哪里啦?摸了多长时间?”

  老公你看,你们男人呀,就是把我们女人当是自己的一件财産,我说被男大夫吃了豆腐,你爸不先是安慰我,却问摸了哪里?摸了多久?好啊,我就让他急个够!于是就羞人的说,胸部和私处都被摸弄过!你爸显得很气愤,立即说明天就去找他算帐,唉!他明明是个胆小鬼,哪里够胆跟别人动真,只是一时男人醋意大作罢了!

  我就说啦,那是我家亲人介绍的,不能和他翻脸,还是另找一个医生算了!

  你爸呀,气愤好一会终于“想通”了,就顺着我给的台阶如此这般下了台,真没底气!

  饭后,我按平常一样,把垃圾带到楼下扔掉,顺便到园子里坐坐,公公就去收拾碗筷。下了楼经过值班室,刘老六正在和她老伴一起吃晚饭,老公你还没看过刘六叔的老伴,他老伴脸上长着两个八字,一对八字眉,嘴角两边下斜,一个苦相!哎还真有夫妻相!

  我现在呢,向小园子一角的小石亭走去,说是石亭,其实是水泥盖的粘石头模样的瓷砖,这时亭里边水泥凳上已经坐上了五、六个老头子,另外几个则站在亭子围栏外边,他们呀都很有默契了,空出对面一处。为什麽空出一处?那一处地方是留给我的!

  这时他们看见我来了,都装作随随便便地继续聊天乘凉,有的却已急不及待直瞧我看了。我也就和平常一样跟他们点头示意,然后坐在他们对面,那水泥凳上总会为我準备好一份晚报。

  我慢慢的翻起了报纸,然后把报纸展开来看挡住我自己的前方,我在亭内看报纸,看“风景”的人在亭内看我。报纸掩饰了我的羞耻,我……装饰了别人的淫梦。

老公,不得不坦白,我很喜欢这个时刻,因为这时候一帮色老头都在期待,都想看到我泄露出的裙下春色!自从第一天我无意中发觉了他们对我有这种“雅好”后,我便从有意逗弄变成了存心暴露自己。

  你看,我现在要慢慢放鬆双腿,故作自然地、渐渐地让自己双腿分开。留心一听,对面传来一阵很轻很低的交头接耳!看吧,你们这帮老家伙,我今晚穿的可是一条半透明的白色蕾丝小内裤,小得只能遮住该遮住的丁点地方,一阵凉意袭来,让我感觉到下体的毛发正暴露空气中、暴露在对面一群老头子的目光中!

  老公,我现在要做的可不简单,因为要自然而然得不能让人看出我是有意暴露,所以双腿叉开要做到随意,好像是受引力驱使。当然啦,我现在穿的一条孕妇裙用于短裙式,这样,双腿叉开的幅度不用太大裙子就会自动往上退,暴露的效果绝对是自然美!

  你听!对面又是一阵很轻微的噪动,还有几个禁止不住的呼喘声。这下小园子很静,我似乎能够听到对面那帮老伯的心跳,还能感觉到他们裤裆里勃动的脉搏!我知道自己正暴露在一群色欲饿狼面前,我的私处几乎毫不遮掩地裸露着,被男人的眼光亵玩着。

  老公你知道吗?被这样一帮老头子偷窥的感觉,比起和你玩QIANG奸要刺激得多了!我的双腿现在不住地想要颤抖,这种淫乱的画面光是想,就让我全身发烫,再如此不去的话,过不了很久,不,也许就在明天,我怕自己就连内裤都不想穿了!

  就让他们偷看吧,偷看我毛茸茸的私处,偷看我粉嫩的小穴。老公,你不是喜欢我编一些和男人偷情的故事刺激你吗?那种故事编多了,我也真了一种动真格的沖动。

  唔还没到五分锺吧,我感觉得下体开始湿润,因为腿分开了丁字裤绷紧了,明显地感觉到裤档那一小块布条陷在阴唇中间了!勒紧了,好痒!噢……我开始浑身发软,脸上也发热了!

  老公,我想如果这里不是什麽花园而是一个荒岛,我马上会被这帮老男人按倒在地上,衣服被他们撕成碎条,全身上下都被他们的毛手乱摸,奶子被他们一人一口吸咬着,老肉棒一根接一根的轮流插入我的穴里!这种被LUN奸的滋味……好刺激!

  老公,你现在哪里?我在想你,你也在想我吗?我好想要你的……男人的肉棒插一下,我很想要啊!啊……我呼吸有点急促了,心也跳得快了脸上也更火热了,不行……不行了……老公!我的心开始乱了,再不走,我可忍不住要上前给这帮老头子投怀送抱了……好吧我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老公,我现在要做深呼吸,好让心情平静一点,我要擡起腕看看表,然后作发现状,要表现得不知到时候已经过了似的,然后合起双腿,放下报纸慢慢地站起来。老公你看,那帮老伯一见我起来,都“醒目”地将眼光扫向其他地方,可其中几个却还呆着,直勾勾的盯着我胸前的肉球!

  唔糟了,干嘛眼前有点晕炫,两脚还有点麻?要慢点走!走出亭子,身后是一阵没趣的歎息声。哼!你们这群老色鬼,明天继续吧!如果你们坚持住,说不定过两天我就让你们看看我不穿内裤的样子。嘻嘻走到值班室前听到刘六叔沙哑的声音说:“太太,散完步啦?”我向他点头示意,刘六叔的老伴不见了,大根是回家了吧!

  我继续走向楼梯,我知道这一刻刘六叔还是会色迷迷地打量我。老公,你老婆被这样一个糟老头当作性幻想的物件,你有什麽感觉?唔糟了!看来是有点犯晕!扶着楼梯扶手我停住了步,难道是刚才太兴奋的关係?

  我轻轻地呼喘,这时刘六叔从后边走了过来,挺关心的问:“太太,你身体没事吧?”

  我转头对他笑笑说:“唔!可能刚才坐久了,现在脚有点麻。”

  刘六叔说:“那就让我来上你……哦,不不不!我来扶你上楼吧!”

  哼!老公你听,这老色鬼说漏嘴了!他说完就上前扶我,我知道这色鬼想来吃豆腐,心里一动就说:“谢谢六叔,麻烦你真不好意思!”老六叔忙挨过来搀着我的手臂,扶着我向上走去。
上了二楼转弯处,我觉得头越发晕了,双腿又一阵软,不自主地把上半身挨倒在刘六叔怀里,刘六叔顺势把我抱着,一手搂着我的肩膊一手已搂着我的腰下贴着我半个屁屁!

  “太太,你觉得怎样,要不要紧?”

  被他这手一摸,我不知怎的就有点心动,我说:“唔……六叔我……突然间有点晕,站不住了,麻烦你让我坐下来吧!”

  刘六叔当然不想就这样放开我,还想继续享受,他说:“太太,你脚发麻还是休息一下再走吧,不然摔着了就麻烦大了!这样……这拐角里边是我们管理处的杂物房,有一张沙发,我带进去休息一下吧!来,来吧!”不等我答应他就扶着我走,一手穿过我的腋下,手臂有意地去摩蹭我的奶膀子。进房间休息?老公,这个色鬼不知要打什麽鬼主意了!你要是不来救我,我怕……我怕待会……很快来到了他说的那杂物房门前,刘六叔一手扶着我一手拿钥匙打开房门,顺手在墙壁上摸电灯开关,“叭!”天花亮起一栈小电灯,我一看,这十平方不到的小房间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和其他杂物,一张棕色三座位沙发在靠窗的一边墙下放着。看到这张沙发,我的心一跳,老公,难道这老色鬼想在这里……刘六叔这下把我扶到沙发前慢慢让我坐下,“太太,你坐下来休息一会。”

  啊!他转身去把门关上!

  我闭着眼睛,一手扶着头半躺在沙发上,让双腿似是不经意地叉了开来,短裙马上向上缩,这下,我大腿以上全都暴露出来了!我听到刘六叔走了过来,沈默一会,他低哑的声音说:“太太,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我没睁开眼睛,因为我知道他正在贪婪地观赏着我暴露的春光!老公,这时我心里有一种想引诱他的慾望,引诱他来……我低声说:“嗯我好困……刚才在家里吃了些安神药,可能有些安眠的成份,现在……头很重,很想睡……六叔,请你帮我叫公公来接我回去好吗?”

  听见他答应:“好!好!我马上去叫你公公,你等着啊!”说着他走开了。

  但我只听到他的脚步声到了门边,“卡嚓”门开了,却没听见关上声!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我知道他在门边静静地等待着,他等待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老公,你知道这时我心跳得多厉害,兴奋中又有些心慌,因为我知道接下来我要是一动不动的话,刘六叔就会以为我昏睡过去,他……他就会来姦淫我……他会把鸡巴插到我那里……他会骑着我用力地抽送……老公怎麽办?我有点控制不住这种被姦淫的慾望了……我这样是不是太过份了?我……我……过了一会,终于听见刘六叔又走到沙发前,他低声问:“太太,你家是楼上的403吗?”

  老公,你看他真狡猾!他果然是有所企图!那……那我继续装一会看看,老公你不反对吧?

  刘六叔在沙发前蹲下来,又问:“太太,我记不起你家是几楼了!403还是408?”说着用手拍拍我的肩头,我呢?当然是一动不动了!

  刘六叔这下认为我真是昏睡过去了,便大胆起来,把一只手放到我的胸部轻轻的捏着我一只乳房揉呀揉的,让我被电了一下似的触动!唔老公,你老婆的奶子被其他男人摸上了!你生气吗?

  刘六叔摸了几下,见我还是没反应,就索性将我胸前的三颗钮扣剥开,手从衣襟口探进去整个地捞住我一只乳房把玩。老公你没听错,他就这样一摸就摸住了,因为我没戴奶罩呀,嘻嘻!

  “唔……好舒服!他摸奶的手艺可不比你差呢!”我不禁在心内轻呼。噢!

  他开始动真的了,一只手掌搭在我的大腿上向腿锺间扫去,轻轻摸到我的私处,我听到他呼吸开始加快,手也有点发抖。

  老公,瞧这老家伙,我都一动不动让他玩了,他还怕!哎,也难怪呀!他这一把年纪能够玩到我这个年轻漂亮的少妇,当然是紧张的了。

  呀他那一只手掌现在撩开我内裤边缘,唔伸到肉洞那里了……他热乎乎的手掌灼得我下身一阵酥软,我知道自己那里快要流水了!老公我虽然好想拒绝,但……但是全身都没力气了。
啊刘六叔发现我的肉洞已经湿润,一只手指顺水攻了进来,阴道被他手指攻入了!我心怦然一跳,这可是第一次,第一次让其他男人的触弄我的禁地!

  老公,刘六叔可真坏,他一边抽动着手指抠弄我的肉洞,一边把头拱到我胸前隔着衣服吸我的乳头!这上下两股快感源源而来,我全身软了……老公,你老婆现在被一个老头子侵犯,你怎麽不回来救她?啊……她被老头子弄得好舒服,你知道吗?

  正在我兴奋不已时,胸部和下身的快感一下没有了,突然的空虚感让我极难受。忽然听到“嘶唰嘶唰”的声音!他……他在做什麽?啊!我知道了,刘六叔正在脱衣服,他……他要来姦淫我了!

  我忍不住偷偷眯眼去看,借着微弱的光亮看见,刘六叔正急忙地松了裤带褪下裤子!一只向上昂扬的棒形东西挺举在刘六叔小肚腩下边,昏暗中只看到它头部像个大磨菇状!我连忙闭了眼睛,但脑海马上出现刚刚看到那根东西,这根将要插入我的身体、说不定还会在我肉洞射精的男人的生殖器!

  老公,我的心越跳越快了,从耳根到脖子到脸上都在发烫!我感觉着刘六叔将我的裙子拉起来,暴露了我丰圆的肚子和性感的胯下,然后他把我一只脚提起搁到沙发的靠背上,他将一只脚踏到沙发上,另一只脚站在地上。这个姿势,我知道,他怕压到我身上会碰到我的肚子容易把我弄醒,于是他就用这种半跨半跪的体位来弄我。

  我又眯着眼偷看,刘六叔弯腰弓身、右手撑着我头部旁边沙发作支点,左手捏着他那条期待已久的阳具,他尽量将屁股下沈,啊老公,他……他那阳具大大的头部顶到我那里了,我……我真的要被他插进来吗?唔……来不及了,老公你原谅我吧,他已经顶住阴唇了!

  我的心头在发颤啊,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