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巫师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晚十一时,在曼谷一个高尚住宅区中,已经很静了。只有偶然有一辆汽车驶
。在一幢花园洋房的二楼,有个女人把窗户打开。她名叫曼花,才三十岁光景,不
幸就守了寡。丈夫留下大笔财产。她的下半辈子可以无虑,只可惜春心寂寞,郁郁
不欢。
  
  她左访右寻,找到一个江湖术士阿旺,请他算算命,看看自己今生还会不会遇
到好姻缘。阿旺算了片刻,便断言将有,而且很快就来了。曼花不信,阿旺道︰「
你今晚会做一个梦,这个梦将会告诉你一些端倪,你的睡房是面向东南,对不对?

  
  曼花奇怪地说︰「你怎麽知道?」
  
  阿旺道︰「这是很容易推算出来的,今晚你把窗户打开一线,到了午夜时分,
就会做一个美梦。」
  
  「以后呢?」曼花问。
  
  「以后你再来找我,我会指点你一条途径。」阿旺道。
  
  曼花半信半疑,这晚她推掉女友的牌局,照阿旺的话打开半边窗户,脱光了衣
服睡下,只让床畔一盏的灯微亮着。
  
  她听阿旺的话,尽量想像自己心目中男人的典型,好让梦中的他和她理想的男
人相似。
  
  不久,曼花便觉神思困顿,在将睡末睡之间。风声使窗门摇动了两下,隐约觉
有个人影飘了进来、她微微睁眼一望,只见是个年轻英挺的男人,神情和她想像中
的男人十分相似,他一声不出,只在床畔望着她笑。
  
  只是这笑容,就教她陶醉了。她不计较他是谁,只渴望他坐近身边来。她想说
话,无奈发不出声音。那男人渐渐走近她。曼花心头扑扑乱跳。他半坐下,把一支
手搭在她肩上。曼花满面通红,他俯下身来吻她。用一只手触到她的腰肢。
  
  曼花只感全身飘飘然的。将近天亮时,她才睡了,也不知他是怎样离去的。
  
  直睡到十时许,曼花才醒来,昨晚那甜蜜的余韵彷彿还在身边。她嘴角带着笑
容,不想起床。那真的是梦吗?
  
  她摸一摸自己身体,不挂寸缕,内裳掉在地下,依稀记得是那男子替她脱下的
,她禁不住满脸通红,幸亏这时候没有人瞧见。
  
  难道这是真实的?她在想。她不穿衣,也不起床,轻轻抚摸摸阴户,那里淫液
浪汁横溢。
  
  直到晌午,才起床硫洗。想起阿旺的话,加果做了梦,便去找他。
  
  她吃过午饭后驱车前住。
  
  「那梦是怎样的?」阿旺问她。
  
  曼花有点侷促,支吾其词。
  
  「是一个很好的梦,是不是?」
  
  曼花点头。
  
  「这是一个好预兆。如果连做几晚,它便会变成事实。」阿旺道。
  
  「真的?」曼花心头狂跳。如果变成事实,那确太美妙了。她怯生生地问道︰
「那要怎样才能再做梦呢?」
  
  「我可以帮你,不过要付出一点代债。」
  
  「钱是没有问题的。」曼花道。
  
  「哦!」阿旺说出一个数字,约等于五千美元。曼花同意。
  
  这天晚上,她照样等待。午夜时分,略觉困顿,那男子又出现了。
  
  曼花一见他便心花怒放,她向他投怀送抱,两人深深热吻,像熟悉多时的情侣
一样。
  
  昨夜曼花还有些拘谨,今晚她更放浪了,不断发出癡迷和热情的声音。反之,
那男子只带着微笑,从不发一言。
  
  一连三晚都是加此,与第一晚不同的是,曼花的手足能够活动,也能说话欢笑
,她喜欢怎样就怎样,不像第一晚,只在睡梦中任人摆布。
  
  第五晚,那男子忽然不来了。曼花坐立不安,整晚不能睡眠。晨早九时,她迫
不及待去找阿旺。
  
  一个童子说︰「师父在一时过后才出来。」
  
  曼花无奈,等到下午,又驾车去看阿旺,这一次果然见他坐在屋里。
  
  「昨晚不灵了,没有做梦。」她头一句就这样说。
  
  阿旺笑笑不答。
  
  「为什麽?」曼花追问。
  
  「其实那不是梦。那是真实的。」阿旺道︰「他是一涸住在你附近的青年男子
。」
  
  「什麽?」曼花心头一震。
  
  「是我晚上作法,把他叫到你的房中,让你们彼此得到满足。但作法要花很大
的心力,你那些钱,只能作五晚。」
  
  「他是什麽人,叫什麽名字?」曼花问。
  
  「你不能问,也不可以知道。知道了就会有嘛烦。正如他也不能问你的名字一
样。你们两人这样来往很安全,高兴便在一起,不高兴便分开。谁也不牵涉谁,这
不是很好吗?」
  
  曼花想想也觉有理。她是一个寡妇,不愿惹出闲言闲语。
  
  「但是怎样才能见他呢?」她问道。
  
  「还是老方法,你花一点钱,我替你作法。你们在晚上尽情欢娱,到了白天神
不知鬼不觉。」
  
  「好吧。费用怎样?」
  
  阿旺表示,还是那数字。每三晚五千美元,一个月是五万美元。曼花恳求道︰
「不可以少收一点吗?」
  
  「你觉得不值吗?加果不喜欢,随时可终止。」阿旺道。
  
  「值得的,好吧!。」曼花说。她怕激恼了阿旺,把事情弄僵。此时,她己像
上了瘾一样,不能一晚见不到她的心上人,因为每一次都两情相悦,极尽欢娱。
  
  话分两头,却说有一个富商名叫郑昆,家有三四个女人,享尽齐人之福。其中
有一个名叫贝贝的,肤色白腻,眼波如水,非常迷人。但日子一久,郑昆也厌腻了
,时时到外头去另寻新欢。
  
  一天,贝贝无聊,和两个女友来找阿旺相命。阿旺一见贝贝,就像前世冤家,
魂儿麻了半边,心想要怎样把她弄上手才好。
  
  他为她占卜过后,便道︰「你丈夫过几天会有一场灾祸。叫他来找我,我会助
他避过祸患,并且因祸得福。」
  
  「他不大相信这一套的。」贝贝道。
  
  「你向他说,明天黄昏他外出时,会让一块石子打中脑袋。如果灵验的话,他
就要信我。」
  
  「真有这样的事,会不会打伤他呢?」贝贝关心问。
  
  「那倒不要紧的,这只是灾祸前的一种预兆。」接着阿旺又说贝贝命带桃花,
短期内要结识第二个男人,如果没有,她的命运反而不好。
  
  贝贝吐吐舌,半开玩笑道︰「怎麽可以,我丈夫会打死我!」
  
  「如若是地叫你去做的,便不怕。」阿旺道。
  
  「我丈夫会叫我认识新男友?不可能吧。」
  
  「等着瞧好了。」术士微笑。
  
  这天回家,贝贝便把阿旺的言辞对丈夫说出。郑昆不信,他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黄昏出门去赴一个宴会,还没有出屋门,就有一块石子掉在头上,隐隐
作疼。
  
  他还在自己家里,那石子不知是什麽地方来的。郑昆暗暗心惊,进房敷药,他
对阿旺的话不能不相信了。
  
  「那术士住在什麽地方」他问道︰「明天我跟你去。」
  
  贝贝很高兴丈夫能听她的话。
  
  第二天郑昆见了阿旺,双方说了一些「久仰大名」的话。
  
  阿旺道︰「你命中有血光之灾,十天内必应验,但不用怕,我可以帮你避过。

  
  郑昆忙道︰「请大师指点。」
  
  阿旺道︰「从今晚起你不要在家睡眠,选一家面向西南的客店居住。客店要小
,不要惊动任何亲戚朋友,晚上十时入住,早上八时出来,半月后可保无事。」
  
  郑昆问道︰「不知那一家客店适合呢?」
  
  阿旺道︰「在你家附近有一家春月客栈应当适合。最好还有一个女亲属住在邻
房,可保无虞,就这位夫人好了。」指着贝贝。
  
  郑昆问︰「不能够同住一间房?」
  
  「纵对不能。不但不能,连见面交谈也不可,要到天亮之后才可巾头。」
  
  「十时便入住酒店,又无人交谈,不是很闷吗?」郑昆道。
  
  「这个你放心,照我的方法去做,你会因祸得福。」他叫郑昆跟他进房,把房
门掩上,对他说道︰「住在酒店中你会有飞来艳福。」
  
  「真的?」郑昆心痒难搔。
  
  「从十时起,把房间窗户打开半边,你躺在床上,专心想你最喜欢的女人,她
是什麽样子的容貌,怎样的身裁,午夜就会有一个漂亮女人来到身边侍侯。」
  
  「有这样的事,要不要付钱呢?」
  
  「不用,她并不是妓女,我叫你进来说话,原因只是不想夫人听见。」
  
  郑昆满心欢喜。就这样一切依照计划进行。郑昆和贝贝当晚住进春月客店。郑
昆为保万全,就叫两名家丁住在右边邻房,左边邻房则让贝贝居住。
  
  郑昆自己照阿旺的吩咐,打开半边窗户。十时便躺在床上,幻想自己心爱的女
人典型。
  
  十一时许,忽见有个女人坐在床畔。他先是一惊,既而想超阿旺的话,心头就
安定下来。想轻声问她是谁,可惜浑身乏力。
  
  那女人相貌很甜、很野,她在他身边徐徐卸下衣裳,露出丰满迷人的身裁。褪
部线条修长,这正是他喜欢的典型,心中扑朴乱跳,「飞来艳福」果然到了。
  
  女郎把右腿擡起,直伸到他的面前。这是非常大瞻的挑逗,郑昆慾念加炽。地
恨不得她快点躺到床上来。可是女郎像有心戏弄他。
  
  不时用脚摩摩他的肩膀,摩摩胸部,又摩摩他的大腿,直把地逗得如癡如狂,
她才扑到他的怀中来,让郑昆得偿所愿。
  
  将近天亮,郑昆才沈沈睡着。女郎已离去了。
  
  在贝贝房中,也有奇事。她在床上躺了一会,睡不着,鼻孔忽闻到淡淡幽香,
全身暖洋洋的,有点意马心猿。忽见衣橱门自动打开,一个人影探身而出。她惊奇
得张大嘴巴,细看之下,竟是术士阿旺。
  
  阿旺笑嘻嘻走到面前,搂着她亲吻。她想抗拒,可惜手脚软绵绵的,不听指挥
。让他抱着,心里暖洋洋的,反而觉得无比舒服。
  
  阿旺得寸进尺,吻她的颈项和胸脯,贝贝全身趐软,任凭男人轻薄。
  
  就这样,两个房中,各有各享受不同的艳福。事毕,贝贝喷道︰「你好大瞻,
不怕阿昆住在隔邻。」
  
  阿旺道︰「他没有空理我们,我已安排了一个女人给地。」
  
  「你这死鬼,原来一切都有计划的。」
  
  「我对你十分仰慕。你配给地实在太糟蹋了。他根本不知足,还在外拈花惹草
。」
  
  这番话说中贝贝的心事,她幽怨道︰「可是我已嫁了给地,有什麽办法!」
  
  「你放心,」阿旺道︰「我会教他服服贴贴的把你交给我。」
  
  「真的?」贝贝喜道。
  
  「现在且莫声张,一切听我安排吧!」
  
  「我知道了。」贝贝本也是杨花水性的女人,把头埋进他怀中,又亲热了一回

  
  翌日午后,郑昆单独来见阿旺。
  
  「那女人太妙了,」他兴奋道︰「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意,我想什麽,她便作什
麽。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样使我这麽满足过!」
  
  阿旺微笑不答。
  
  「他到底是什麽女人?」
  
  「她是我的女人。」阿旺道。
  
  「什麽?」郑昆非常意外。他说道︰「那怎麽敢当呀!」
  
  「不要紧,」阿旺道︰「你是贵人,让她接近你是她的福气。以后每天夜里她
都会继绩来陪伴你的。她叫阿宝。」
  
  「我不知怎样酬谢你。」郑昆道。
  
  阿旺笑了笑︰「你听过西方人的换妻游戏没有?」
  
  「你的意思是我们也交换女人?」
  
  「不错!我们男人天生是喜新厌旧的。鱼翅虽好,天天吃也会厌腻。我不知道
你有没有雅兴,把贝贝和我那女人交换一下?」
  
  「这……」郑昆迟疑末决。
  
  「这事别人不会知道的。坦白告诉你,贝贝命中注定今年要有第二个男人,与
其让她跟了别人,不加把她和阿宝交换,便算应了命,这样彼此都有好处呀!」
  
  「让我考虑一下。」郑昆道。
  
  阿旺道︰「你不用立即答覆我。阿宝还会来陪你两晚,让你品评品评,看是不
是值得。如果没有必要,你可以拒绝。」
  
  郑昆允诺辞去。
  
  一连两晚,阿宝果然继续到客店来,她温柔体贴,新鲜花样层出不穷,服侍得
郑昆骨节皆趐,只觉做神仙也没有那样舒服。
  
  第三天晚上,阿宝不来了。郑昆才记起阿旺提出的限期。这一晚翻来覆去睡不
着,想起阿宝的种种好嚏,起来打了两次电话给阿旺,想告诉他同意交换条件,可
惜都找不到。
  
  他那里知道,阿旺也正在客店中和他的夫人贝贝胡天胡帝,其实他们也早已暗
渡陈仓,根本不需得到他的允许,不过有了他的口头答应,更加可以明目张瞻而已

  
  这一个晚上郑昆吊足了胃口。第二天回家就悄悄和贝贝谈判。他说道︰「阿旺
和我说过,你命中注定有第二个男人。」
  
  「什麽?」贝贝佯装惊讶。
  
  「既然是命中注定,也没有什麽好说。阿旺说他很喜欢你,与其结识别人,不
如和他好,应了此劫。你说怎样?」
  
  「你真是莫名奇妙!怎麽可以这样呢?」
  
  「是我要你这样做的,我不会怪你,外面人也不会知道,保全了我的面子。这
不是很好吗?」
  
  贝贝还装模作样的推拒了好几次,最后郑昆答应送鉆石放指给她,她才默许了

  
  郑昆欢欢喜跑去找阿旺,两人订立君子协定,以一年为期。每天晚上阿宝都过
来陪郑昆,而贝贝则到阿旺家去,对外人来说,她们的耳份不变。一年后,假如郑
昆和阿旺感到满意,这情况可以持续下去,不满意则可撤销。
  
  郑昆为了不想让家人发觉,特意在外面租一层房子给贝贝居住。这样她每天晚
上不在家中也不会有人怀疑。
  
  事情说好,阿宝晚上又到客店来了。郑昆依照阿旺嘱咐,在春月客栈住足半月
才搬出。果然平安无事,没有遇上任何灾祸。其实当然加此,所谓「灾祸」不过是
阿旺製造出来的。
  
  另一边,贝贝既有丈夫亲口答应,自然与阿旺夜夜寻欢,风流放浪,一点儿也
不让郑昆专美。不过,郑昆心中也怀疑,阿宝每天晚上是怎样进入他家来的,难道
她不用经过大门就能进来吗?
  
  有一天,他把矛盾向阿旺提出。阿旺笑道︰「你不要忘记我懂得一些法术。总
之,我令她进入你家门而不使人发觉,这样你该满意。至于细节如何,你不必去研
究。」
  
  郑昆觉得他说的也是,就不再将这事放在心上了。
  
  两三个月后,郑昆渐渐显得面色苍白,精神颓丧,天天吃补品也无济于事。去
看医生,医生说地精神透支,必须好好休养。
  
  郑昆减少了一些日常事务工作,但情况没有改变。他的发萎碧华对地很是关心
,她发觉他这些日子都是独睡,除了贝贝搬出去居住之外,其余三个女都是夜夜空
房,郑昆连巾也没有巾过、这是怎麽回事,舆他平日的性格大不相符。
  
  看来只有一涸解绎,他白天在贝贝那边搞腻了,回来便不再需要、但以前他就
算不需要,也会找个女人陪地的。
  
  碧华和其他三个女人个商量好,有一天晚上就到他住宿的阁楼外偷看,她们在
匙孔中张望。前半夜还不觉什麽,到了下半夜,忽闻郑昆发出笑声,有时又叫一个
女人的名字,而且十分热情。
  
  碧华等很是惊讶。在匙孔中瞧得很清楚。床头灯是开亮的,可并不觉有去其他
人。
  
  次晚,碧华又想了一个办法,她在郑昆返家前,预先躺在他床底下,郑昆后来
后丝毫没有发觉,将近中夜,窗外有风吹过。
  
  隔了不久,郑昆的癡声浪语又响起了,他非常亲热地见「阿宝」,无人应他,
郑昆却悠然自得,乐在其中。
  
  碧华听到,週身寒毛直竖,心想莫非他见鬼不成。为了丈夫的安危,她咬实牙
根,从床底慢慢吧出,向上张望。只见郑昆全身赤裸,在床上诸多作态,令人见了
脸红,旁边那里有人?她吓得几乎昏过去,尖叫一声,向房门奔去。门外三个女人
也正在张望,碧华一见她们,才定下心来,叫道︰「不好了!有鬼,你们瞧!」
  
  郑昆也被她的尖叫声惊动,呆在那里。
  
  突然地俩眼大张,向碧华和三个女人埋怨地说道︰「你们太惊小怪干什麽,明
知我房中有人,怎麽闯进来了?」
  
  碧华结结巴巴道︰「你,你房中那有什麽人?」
  
  郑昆四处张望,说道︰「阿宝,你在那里?」
  
  碧华捉道︰「你跟什麽人说话?」
  
  郑昆道︰「人都给你们吓跑了,还问!」
  
  这时其他女人也同声道︰「我们看得清清楚楚,这房中并没有别人。」
  
  碧华哭道︰「阿昆,我怕你中了邪!」
  
  郑昆还想发作,碧华忽然指着忱畔叫道︰「你们看,那是什麽?」
  
  众人的目光齐望过去,见是一张纸人,长约八寸,四肢张开,纸质白色,纸上
写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众人都看不懂。
  
  「一定是这东西作怪!」碧华道。
  
  郑昆见了这纸人,也渐渐清醒,心下吃惊︰「难道令我如癡如醉的阿宝,竟是
这纸人变出的?」
  
  他问几位妻子,刚才他在房中的情态怎样。碧华道︰「你抱着薄被当是女人,
又摸又亲,叫人见了脸红。你看被子部湿了一大片!难怪你近来精神不振,原来你
晚晚都通宵达旦胡思乱想,这比三个女人陪着你还要坏身体!」
  
  几个女人都怪他不是,说他这些日子完全冷落了她们。郑昆心烦了,挥手叫她
们出去道︰「好,你们出去,让我安静一会。」
  
  经这麽一闹,阿宝的影子就再没有出现了、郑昆总算平静地睡了半个晚上。
  
  第二天他醒来,头恼变得非常清醒。本来地很痛恨阿旺欺骗他,用一个纸人换
了他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贝贝,但近日有一样事情困扰着地,使他想出另一个主意。

  
  他持了纸人去找阿旺,说道︰「你告诉我,这纸人是不是阿宝。」
  
  阿旺神色镇定道︰「难怪我昨晚没有法子把纸人召回来,原来你把我的法术给
破坏了。」
  
  郑昆道︰「你用一个纸人就换了找最宠爱的女人,怎对得我住?」
  
  阿旺道︰「你错了,我只问你,这两三个月来,你晚上过得快不快乐?阿宝这
女人够不够味?」
  
  「好是好的,」郑昆道︰「可惜只是一种幻觉。」
  
  阿旺笑道︰「人世间的事情,是真是幻,有时你和我也分不清,做人只要觉得
快乐就是了,何必一定要问是真和幻呢?再说,我把这女人送给你,是很不简单的

  
  每晚为你作法,你知我花了多少心力,老实说,比真正送一陋女人给你要难得
多。你好好想一想,就知道应该感激我才对。」
  
  郑昆道︰「我今天来倒不是向你追究这件事,我只是问你,阿宝是不是你真正
用纸人变出来的?」
  
  阿旺坦承道︰「不错,是的。」
  
  郑昆道︰「到里面房劈间去,我和你谈一宗生意经。」阿旺把他带到内室就坐
,将房门掩上。
  
  郑昆道︰「我有一件困难的事情。加果你能帮助解决,我不但不追究阿宝这件
事,还要好好酬谢你。」
  
  于是郑昆说出他的遭遇,入之所以有今天的财富,当然是靠许多冒险生意得来
的,他的合作者是在曼谷黑道鼎鼎有名的三爷。最近有一宗生意,为一个手下人出
卖。三爷不相信郑昆不知情,以为郑昆是幕后主使者。
  
  不论郑昆怎样解绎,他都不肯相信,一定要郑昆赔赏,否则就要翻脸。郑昆很
伤恼筋,加果真的培偿,那会影响地过半的流动资金,足以拖垮他的生意,加果不
培坟,他自问不足与三爷抗沖。闹得不好,三爷可能派人把他杀了。
  
  想来想去,唯一的方法就是令三爷不在人世,间题才可迎刃而解。但是这又有
一个困难,在这一时期如果三爷暴毙,无论原因如何,郑昆都有很大的嫌疑,地的
手下人也不会放过他,除非有一个方法,使大家都知道三爷的死舆他无关。
  
  然而这方法需要阿旺的帮助才能成功。
  
  阿旺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他说道︰「你要我用纸人作法,把三爷吓怕?

  
  郑昆向四周望了望,低声道︰「你猜对了。」
  
  阿旺道︰「我先问你一句话,这样重大的事情,你怎麽敢和我商量?」
  
  郑昆道︰「很简单,我觉得你欠我一个人情,你应当报答我。其次,只有你和
你的法术可以帮找,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力法。所以我必须冒险和你商量。
  
  第二,我知道你对金钱是不会拒决的。这件事如成功,我会送你一百万美元、
相信可够你享福好多年。第四,万一你出卖我的话,我当然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
。那结果是对你极其不利的。我想我也不用说出来了。」
  
  阿旺笑道︰「好,仔,你不愧是一个英雄!我决定帮你,没有问题,但是酬劳
我要加陪,而且要先付四分一。这个数目我相信一坦是个得的,因为我可以保证放
功,做得乾凈利落,而且令你丝毫没有嫌疑。」
  
  郑昆略一思索道︰「好,我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