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的催眠玩偶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在某个高中放学后的学生会教室里面,有一男一女两个同学正在做着学生对学校生活的问捲统计。男生的 &nbsp

名字叫做田村优一,是3年2班的班级委员。女生则是杉本瑞希,是3年2班的委员长。学生会是所有班  

级委员的上属组织,不过瑞希同时也身兼学生会长。二人来自同所初中,不过今年是高中3年来第一次同  

班。  

有着瑞希这个漂亮名字的少女,同学都以「委员长」称呼她。瑞希是像在漫画里面出现的那种典型的优等  

生型少女。虽然成绩全年级顶尖,但是个性很死闆,因此同学们都和她保持着些许距离。  

穿着学生手册上所规定的深蓝色製服,长长的黑髮在头后面随意的绑起。用来绑头髮的茶色髮带可说是唯  

一的装饰。老实说并不是让人觉得很性感的容貌,但是以长长的眼睫毛配着大眼睛与鼻樑的漂亮线条来看  

,说是美少女一点也不为过。  

瑞希对打扮自己的美貌非常不热心,觉得用容貌被男人奉承这种事情很讨厌。但是优一就是觉得这样朴素  

没男人缘的瑞希很漂亮,从国中开始内心就蛮喜欢她的。  

优一停下手边的统计工作,突兀地对桌子对面的瑞希提出问题。  

「委员长,不知道妳对催眠术有没有兴趣呢?」  

「催眠术?」  

「老实说呢…我的技巧还蛮不错的。想要对委员长用一次。」  

优一单刀直入地说了。  

「你在说什幺东西呀。」  

瑞希做出很当然的反应。  

「会非常舒服喔。我想看委员长被催眠的样子呢。」  

「不要闹好吗,现在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耶。」  

瑞希拍了一下桌子,有点生气的看着优一。  

「来,看着这个吊饰。妳看它开始慢慢摆动啰。」  

看到瑞希把脸抬起来,优一突然拿出末端是绿色玻璃的吊饰到她眼前,开始左右摆荡。  

「等、等一下,做什幺。快去做工作啦。」  

「安静。把视线集中在吊饰的末端。」  

这一瞬间瑞希的眼睛下意识的追着吊饰末端,优一不给她任何思考时间继续往下说。  

「视线已经不能移开这个吊饰了。」  

「呜…,啊……。」  

「看着吊饰,你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现在你只会听到我的声音。」  

「你身体的力气渐渐消失了、放轻鬆,感觉很舒服。」  

「数到3的时候身体的力量会通通不见,没办法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3,2,1,好!」  

跟优一的命令声一起,瑞希的双臂无力地下垂。感受性丰富的瑞希在转眼间就陷入催眠状态里。  

「好,成功了。委员长是听话的好孩子喔。」  

椅子上的瑞希对优一这句话没有反应,身体无力的微微前倾,安静地呼吸着。眼睛张着但是视线空虚、眼  

神失焦。瑞希超过估计的高度被催眠性让优一又惊又喜,非常兴奋。  

「那幺,就进入到更深的催眠的世界去吧。」  

优一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到瑞希背后,轻轻地用两手夹着太阳穴那边,开始慢慢转动头。  

「好,头一直这样子转呀转的话,会越来越舒服。」  

「非常舒服、变得有点想睡啰。很好喔、眼睛就那样闭上。但是闭上眼睛的时候还是能够很愉快地听着我  

的声音。」  

从刚刚眼睛就一直睁开着但一脸倦意的瑞希,听到优一的话就安静地闭上眼睛。  

「那幺从现在开始委员长就变成了我可爱的玩偶。变成玩偶后会照我的话来行动,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  

被我的意志控製着,而且被我操纵时会充满快感。变成玩偶后会非常乐于照着我的命令行动,会想要一直  

被我命令。」  

优一慢慢转着瑞希的头,同时对在自己支配下的瑞希她的身心放入暗示。  

「从现在开始数到5。数完时委员长就会完全变成操线玩偶了。5…,4…,3…,2…,1…,好!」  

优一数完后,停下了转动头的动作。瑞希闭着眼睛,以非常放鬆的状态坐在椅子上。  

「已经完全变成我的操线玩偶了。不管是什幺命令玩偶都要坦然遵循这样喔。」  

「是的…。」  

「那现在委员长张开眼睛。不过眼睛张开后催眠仍不会解除,委员长仍是我的玩偶。但是会有意识,能诚  

实回答我的问题。那幺委员长,静静地张开眼睛。」  

瑞希慢慢睁开眼睛。惺忪的双瞳眼神涣散地看着前方。  

「现在,委员长变成了什幺?」  

「…操线玩…偶。」  

「这样子变成我的操线玩偶的催眠就完成了。成为玩偶会非常舒服,到我解除催眠之前委员长一直都是操  

线玩偶,所以现在开始来做各种快乐的事吧。」  

「是。」  

「那幺请先脱去製服。」  

「………。」  

突然被下命令做出违背理性行动的瑞希出现小小的抵抗。看到这情况,不慌不忙的优一对瑞希告诫了叫醒  

她之前所放的暗示。  

「现在委员长,是被施了催眠术的操线玩偶。」  

「是…的。」  

「玩偶对我说的事情必须怎样?」  

「…田村同学说的话…不管什幺都要遵从…。」  

「没错喔。想一直当玩偶被操纵的委员长会感到无比幸福。」  

「是的…,我做为操线玩偶是幸福的…。」  

「那再说一次。现在委员长马上开始脱下製服。女生在学生会教室里面不可以穿着水手服,学生会的规定  

是那样说的没错吧。那委员长不能说不脱製服。」  

优一说完,瑞希也惊讶地想着为何自己进到学生会教室的时候没有脱下製服一直穿到现在。  

「那幺身为学生会长必须带头遵守规定。」  

悬在瑞希心中疑惑就这样消散离去。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咻─」的一声抽出领带,再毫不犹豫  

地拉开拉鍊将水手服从头上拉出来。在浅白色连身内衣下,被纯白色胸罩所包着的那胸线漂亮的双乳隐约  

可见。  

「把碍事的连身内衣也脱掉吧。」  

被优一催促的瑞希脱下连身内衣,放在桌子上面。  

「非常好喔委员长,样子越来越棒了。但这样子还不够,还要拿下胸罩。在学生会教室脱下胸罩完全不是  

奇怪的事情。来,手就很自然的去弄下胸罩喔。」  

瑞希露出有点无法接受的表情,但仍照着优一命令把手绕到背后弄下胸罩的挂钩,沿双手拿下来。  

「好,就那样子站着。」  

瑞希想要用手遮住胸部,可是手却不知道为什幺的举不起来,没有办法去遮住胸部。  

优一仔细欣赏了赤裸着上半身、浮现出害羞表情又保持立正姿势的瑞希。接着,因为让死脑筋的瑞希自己  

脱下製服是催眠深度相当深的事,所以给了优一很大的信心相信即使让她做非常好色的行为也不会醒过来  

。  

「胸部很漂亮喔,委员长。这幺漂亮的胸部只用看的话就太可惜了,让我来好好地柔一揉吧。」  

优一这样说着,站到瑞希后面慢慢地用双手开始揉搓起胸部。  

「啊。」  

「不用担心喔。委员长的确很想要被揉着胸部,这样没错喔。」  

「是,是的。是这样没错。」  

给了这个条件后,瑞希僵硬的身体放鬆的任凭优一到处爱抚。  

「胸部被这样揉着很舒服吧。很舒服的话可以诚实地发出声音喔。」  

「啊,啊哇…。」  

从瑞希的口中漏出可爱的喘息声。优一的手掌传来那受到刺激的乳头渐渐坚硬尖立起来的触感。  

「然后下面的小穴也开始舒服起来了。好的、很舒服,身体放鬆。」  

「一直出现很色的感觉,身体已经被快感包着,现在脑袋里面已经只能想着好色的事情了。」  

「啊,啊 嗯。」  

看着开始感到支撑不住快要崩溃的瑞希,优一觉得很满足。  

「那幺委员长的确变成好色的女孩子了。好,过来这里」  

胸部被爱抚的快感从体内涌出、身体摇摇晃晃的瑞希往椅子的位置过去,被轻轻推了肩膀后再度坐下。  

「那幺现在开始让我看委员长自慰时可爱的样子吧。」  

「咦…。」  

听到说要做自慰的行为,瑞希果然出现惊恐的表情。  

「委员长会想要赶快自慰喔。」  

这样说着,优一悄悄地把手贴了到瑞希的额头上。  

「好了,委员长的额头被我摸着就会非常想要自慰。而且会非常想让我看妳自慰的样子。」  

「啊,呀嗯。啊。」  

「好了,很想要、一直很想要自慰。非常难以忍耐喔。」  

「啊,哈嗯…。」  

在瑞希身上能非常清楚看到,被操纵着的快感和勉强残存的羞耻心正在冲突拉锯。  

「已经不能抵抗自慰的慾望了。委员长的身体很自然地动起来开始自慰啰。」  

「来,脚继续张开。把裙子也翻开。」  

瑞希似乎放弃了挣扎,听话的张开双脚、捲起裙子。17岁少女那上面有一小点丝带的白色内裤就在优一  

面前暴露出来了。  

「来,用双手抚摸着小穴和双乳看看,会非常舒服喔。」  

接到命令的瑞希左手抓住右胸,右手提心吊胆地伸向股间。然后用两只手指从内裤上面自己最有感觉的地  

方慢慢地开始抚摸。左手这边也持续地轻轻转动刺激着乳头。  

「哈,呼嗯。」  

随着快感增加,瑞希的喘息声也渐渐变大,已经完全没去在意自己在学校的学生会教室这件事了。  

「委员长已经不会对自慰有什幺排斥喔。像是一直在自己房间里面一样,很激烈、韵律地尽情自慰吧。」  

瑞希手的运动越加激烈。内裤吸收了溢出的爱液,上面的粉红花瓣似乎已经可以透视过去一般。  

「从内裤上面已经不能满足了吧。那就把手放入小裤裤里面试着用手指直接触摸小穴看看吧。」  

已呈丧失自我状态的瑞希毫不犹豫地把地手放入内裤中,手指进到里头重要的地方。  

「很好,再更激烈、更激烈一点。」  

直接用手指触摸的快感,让继续自慰的瑞希更加的沉醉  

「哪里觉得舒服?自然地说出来喔。」  

「小…穴,小穴好舒服。」  

「委员长是非常喜欢自慰的玩偶耶。」  

「是、是的。非常喜欢、喜欢自慰。」  

「好了,已经马上要去了。」  

「啊、啊啊嗯—。」  

于是在发出响亮叫声的同时,瑞希也到达了顶点。  

手的动作慢慢地停下来,筋疲力尽的瑞希脚张得开开的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闭着眼睛用力喘息,大量流  

出的爱液顺着内裤流下,在椅子上湿成一片。  

暂时让自己的呼吸整齐下来,因为股间很快的就能复活了,所以决定叫醒瑞希做正式突入。  

「终于,这次就来做最快乐、真正的作爱吧。来,请睁开眼睛。」  

「委员长对于能体验真正的作爱感到很高兴。没错吧?」  

「是的。」  

「高兴得笑容满面呢。」  

「那幺马上开始吧。来,请站起来。」  

被优一拉着手瑞希慢慢地站起来。但是却一副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做才好的样子,站在那边不动,反覆的盯  

着优一的脸然后又把视线移开。看了到现在为止的态度,优一相信瑞希应该是处女,决定先试着确认。  

「委员长是第一次作爱吧。」  

「是的…。」  

瑞希红着脸着用很害羞的声音做了一如优一所预料的回答。确认了没有男性经验,因此为了让瑞希在处女  

丧失时能觉得舒服而决定给她痛觉麻痺的暗示。以后瑞希作为优一的性伴侣必须要尽可能的侍奉,如果在  

这边对于做爱有任何心理阴影的话会变得睏扰。  

「不过不用害怕喔。我在委员长的小穴上做了符咒会让处女的痛楚全部变成快感。这样初体验的时候就完  

全不会痛了。」  

优一拉起瑞希的裙子,食指在内裤上面开始一圈一圈地抚磨着蜜处。  

「从现在起委员长的小穴完全不会感到疼痛。肉棒插进去的时候也完全不会痛,取而代之的是最棒最舒服  

的感觉。」  

瑞希以不可思议的表情注视着优一手指的动作。  

「好了,这样就OK了。不管对委员长的小穴做什幺都只会感到快感了。」  

「那幺,坐到桌子上面,没错。好,那幺脱去小裤裤吧。」  

不管露出些微惊恐表情的瑞希,优一把手伸进裙子中顺利地将瑞希的内裤取下来。  

「这次把脚张开喔。好的、脚整个张开。无意识地自己张开脚。为了让我可以过去看到小穴里面,要儘量  

把脚打开喔。」  

「没错,保持那样。委员长已经无法以自己的意志合上脚啰。」  

「呀─,怎幺会这样。」  

「委员长的小穴,粉红色的非常漂亮喔。现在开始让我好好的疼爱吧。」  

「啊,啊嗯,好难为情喔。」  

优一在瑞希前面弯腰靠去,嘴巴向着被打开来的花瓣对上去。  

「啊,不行,不要。」  

瑞希发出了很小的抗议声音,不过优一完全不理会,继续热情地吸吻着阴核那边。  

自己的性器官被别人碰触,就算暗示的关係理性被压製住,羞耻心还是升起来了。瑞希满脸通红的保持身  

体不动,忍耐着优一的舌头在自己重要的部分上面滑动。  

「委员长能被舔小穴是很幸福、非常幸福、是最棒的感觉了。」  

听到优一那样说,瑞希立刻从满满羞耻的表情变得荡漾出神起来。继续舌抚不久,看到爱液开始从瑞希的  

性器溢出,优一的脸从股间移开,再次坐上椅子。刚才乳交时,射精一次的肉棒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了。  

「来,委员长。再起来行动吧。终于要举行最重要的开通仪式啰。」  

在优一的诱导下,原本脚张开着不动的瑞希身体恢复了力气,从桌上下来,像在梦游般摇摇晃晃地走向坐  

在椅子上的优一。神色有点紧张、提心吊胆地跨到优一上面,然后捲起裙子把优一肉棒的顶端对上自己的  

蜜处,慢慢地放掉双脚的力量。于是整个身体的重量就压在瑞希的小穴上,噗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