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啦A梦之记忆面包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大雄,起床啦!大雄,起床啦!」伴随着这略显烦躁的女声而来的,是一

阵阵急促的敲门声。

虽然明知不出一会,被子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掀开,说不定还会挨几巴掌「起

床揍」,我仍然坚持将头埋在被窝裏,奉行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鸵鸟战

术。

果不其然,未过几秒,纸门被急速拉开,由远及近的振动从榻榻米上传递过

来;紧接着,温暖的被窝倏地离我而去,初春微凉的气息趁机侵袭。我欲侧身躲

避臆想中的巴掌,屁股却意外地被某坚硬的棍状物击中了。

「哇啊啊,好痛好痛!」我睡意顿消,阵阵火辣辣地感觉不断沖击着大脑。

我睁眼看去,却只见一端庄少妇手持鸡毛掸子,似怒似笑地看着我。

「起来就起来,妈妈你怎幺这幺狠!我是不是你亲儿子」我不情愿地嘟囔,

却又不敢大声,生怕招来更多无谓的皮肉之苦。

「少给我装可怜。快起来!那幺大的人了,还整天要妈妈操心迟到的事情,

害不害臊。」

我也不敢多加争辩,心不甘情不愿地穿衣、洗漱、吃饭。不多时,我已走在

了东京的小巷中,一路前往学校。

我,野比大雄,性别男,十五岁,普通的国中三年级生,家住在日本东京都

练马区的月见台。可以说是相貌平平,成绩差劲,体育不擅,唯一的特长是花绳

(不过如果睡觉算特长的话,那我最擅长的还是睡觉),爱好是看各类漫画书(

包括H漫)和胡思乱想。

非说我与众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我有一个非人类的好朋友--多啦A梦。

无论再过多少年,我也不会忘记多啦A梦出现那天的情形。

--那是在我国小四年级发生的。那天已近黄昏,我正在房间裏百无聊赖地

翻看旧漫画,房内的抽屉突然猛烈地抖动起来,奇声与怪光溢向外边,似乎有什

幺东西要沖出来。平时素来胆小怕事的我,不知为何没有丝毫恐惧,心裏想着是

漫画书提到的种种奇遇,念及的不是外星宠物就是下凡女神。谁知道,抽屉自动

打开后,出现的东西令我大失所望。

面前的来客,既不恐怖,也不瑰丽,或许女生可称之为可爱,但却不在我的

审美範畴之内。它是人形,拥有宝蓝色、肥嘟嘟的身躯与几乎同样形状的硕大圆

形头部,身高大约一米二左右,手脚俱短,且无趾头分叉,手脚掌如饼,活像一

个大号的企鹅。不过,从它的五官与左右对称的六根细长胡须来看,倒像长着一

张猫脸。

我尚沉浸在失望之中,它却突然开口说话,「你好,你是野比大雄吧。我叫

多啦A梦,来自未来。以后请多多关照。」

后来,经过它的自我介绍,我得知多啦A梦是一只来自未来的机器猫。它属

于未来世界人类的常见助手,专门替人类处理日常繁琐事务。尽管身形不大,可

是装载着无数来自未来的工具器械;虽然称不上神通广大,但在现今世界中,却

有着不输于魔法的能力。

多啦A梦会投奔我,并不是我祖上积荫,反而是我的子孙孝顺。我的曾孙不

知为何,得知他的祖上也就是我,在青幼年时生活失意,时常情绪低落,黯然神

伤。于是派了他的好朋友机器猫多啦A梦,乘坐时光机器回到我的时代,前来为

我帮忙打气。

作为一个仅有十五岁的男孩,享受到了来自后辈的孝顺,我心中不知道是何

滋味。但是对于这份大礼,我还是欣然接受,当即心中翻涌起了无数的伟大念头

,全都是漫画书中称霸大陆,统一星球之类的宏图大愿。

然而,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很快就被多啦A梦泼了冷水。原来它虽是出自

未来的神奇科技,本身却是个勉强出厂、折价销售的残次品,各种功能已经打了

折扣。其次,机器猫在出厂时已有所设定,一则不能运用其能力侵害人类,二则

在时光旅行过程中不能干扰人类曆史运行。所以,我的所谓梦想,仍然是镜花水

月。

话虽如此,多啦A梦层出不穷的小道具还是为我平淡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不少

乐趣。尽管它的道具也多有故障,但总体而言,仍不失为超越时代的神奇道具。

想着想着,我已经到了学校。我所在的学校,即使在东京,也是一所优秀的

中学,有着一百多年的校史。校舍不大,但也是植被葱郁,其间建设有各类教学

和体锻设施,广受家长们的赞誉。可是对我来讲,每天上课平淡乏味,课后活动

也没有我所擅长,朋友更是寥寥。同学中称得上熟悉的只有源静香、骨川小夫、

刚田武三个住家较近的同学。其中更是只有源静香算得上是我的好朋友;骨川小

夫、刚田武却是以欺负我为乐的「损友」。

静香既是我的朋友,也是学校内公认的校花。她不但容貌俏丽动人,举止大

方得体,功课也是名列前茅。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待人十分亲切和蔼,从来不会

因为自己受欢迎而冷落或歧视其他同学。所以,我一方面因为她对我的友好而沾

沾自喜,一方面却因为她对其他人亦是这般态度而黯然神伤。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有一个足以自傲于全校男生的秘密,只是说出来,我

恐怕会被他们愤怒的铁拳打成肉酱。那就是我曾经用多啦A梦的女朋友徽章,将

静香变成我的私人女朋友,并在第一天就进入了本垒阶段,甚至还让静香做了我

一天的性奴隶呢。虽然由于这个道具的设计缺陷,静香不多时就离我而去。可是

想到她鸽乳和小穴的动人滋味,我的小弟弟还是会立即起立緻敬。

无聊的校园一天又匆匆过去。其间除了和静香分享了各自的午餐便当,在学

校的树荫下閑聊了约半小时,趁着静香不注意偷瞄了她的大腿与偷看她内裤的顔

色未遂外,我可谓毫无收获。不过,另有一件惨事,却足以抵消静香在日间带给

我的喜悦……

「多啦A梦,你要救救我啊!下周就要曆史测验了,我这学期还没有听过曆

史课呢……」那个被我像无尾熊一样抱着的臃肿身躯,就是多啦A梦了。记得刚

来到我身边时,多啦A梦几乎与我形影不离。然而,最近它似乎疯狂迷恋上了同

样来自未来的某一款雌性机器猫,不断陪着她周游世界。除非使用任意门,否则

我和多啦A梦也是难得一见。这次竟然看到它出现在家中,我肯定不能放过这次

寻求助力的机会。

多啦A梦圆嘟嘟的脸庞虽然没办法做出丰富的表情,但是滴溜圆的小眼睛无

疑却传达出了它无奈的态度。

「谁让你从来不学习,你就是要吃点苦头!」多啦A梦的声音又尖又细,犹

如孩童,尤其在责备我时,更是如此。

不过,熟悉它的我,却是不敢嘲笑它,反而死皮赖脸地抱住它,「曆史课就

在午饭后第一节,吃过了就困了,而且我已经努力不睡着了。多啦A梦,你一定

要帮我。要是我能及格,我一定请你吃铜锣烧!」

嘿嘿,话说多啦A梦虽然有着正直善良的程式,却有一个緻命的弱点--铜

锣烧。它虽然是机器猫,可仍然有着与自然猫类接近的味蕾,可以品尝吞咽食物

。更为奇特的是,它最大的嗜好竟然是未来已经绝迹了的铜锣烧。所以,但凡我

对它有过逾的请求,我就会祭出这个法宝。

话一出口,我几乎就能听到多啦A梦猛咽口水的声音。

「好吧,仅此一次哦。下次考试我再也不会帮你了。还有,我今天起码要吃

五个以上的铜锣烧。」多啦A梦强装严肃地说。

在得到我肯定的答複后,它在肚子前的次元袋裏掏摸了半天,方才取出了一

袋形如面包的物品。不对,就是面包,那种切片的黄金面包。

「这是?」这物件看着平常,我却毫不怀疑多啦A梦的千奇百怪的能力。

「这叫记忆面包,能够将你不知道的事物迅速地灌输到你脑中。」

我拆开包装纸,阵阵诱人的小麦香气飘散出来。拿出一片记忆面包,手感与

一般面包无差,纹理细密,顔色焦黄,看上去就十分香甜可口。看来未来的人们

也是注重享受,各种道具不但功效神异,连外观、手感乃至气味都十分讲究,估

计味道也会不差。

「那幺如何使用呢?」我不禁好奇问道。

「有说明书,你自己研究一下不就行了幺。我要买铜锣烧!」多啦A梦略有

不耐烦地回答着,伸出了圆嘟嘟的手掌讨要着报酬(我一直好奇的是,多啦A梦

没有五指,不知道怎样抓住物体)恐怕它的心早已经飞到巷那边的食肆铺子了。

我爽快地把几百元的硬币放入多啦A梦掌中,让它自行去享受美食;然后开

始专心緻志地研究起记忆面包来。

根据说明书,记忆面包的用途不只一种。若只是要增加知识,使用方法十分

简单:仅需要将面包的切面紧贴住记载有信息的纸面,大约30秒锺左右,纸面

上记载有的信息便会出现在面包的切面上。

此时立即吃下面包,待到消化完全后,这些信息便能够传递到大脑中。耶,

简单易行,最适合我这种好吃懒做的学生了!

我迫不及待地开始试验起来,随手翻开曆史书,找到列入考试範围的某一页。

上面的种种曆史讯息对我而言,好似天书;某年某月某日某事,又与我何干,看

着就令人头疼脑热。

我赶紧将手中的面包紧贴在书页上,心中难免紧张激动,手掌涔涔渗出汗来

。为求稳妥,我在近一分锺后才将面包翻过来以核实效果。只见原来细腻平滑的

面包切片表面上,浮现出了诸多蝇头小字,竟全是那张纸页上记载的内容,分毫

不差,清晰可辨。

我毫不犹豫地将面包吞将下去,虽然不及细尝滋味,可是口感绵软甜滑,又

有几分嚼劲,完全不输给任何高级面点,甚至犹有过之。过不多时,脑中倏忽多

了点什幺,又难以道明。

我对照着课本,只见此页记载着,「1603年(庆长8年)至1867年

(庆应3年)」,尚未及读到下句,脑中立即浮现出:此间被称为江户时代,于

江户设立了江户幕府。再往下句一看,果然一字不差。

我大喜过望。再次逐字逐句检查,却发现并非每词每句我都能记忆无误,而

是随之时间的推进,逐渐拥有相关的记忆。看来,记忆速度与我的消化速度成正

比例。

心中大定,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想象着考成后老师的表扬,静香的仰慕,

小夫的妒忌,还有妈妈的奖励。

不知不觉,已到了晚饭时间,妈妈的唤声又阵阵传来:「大雄吃饭啦。今天

做了你最爱吃的海带排骨汤和咖喱饭。」

我看着满袋的面包,犹豫地回答到:「妈妈,我不饿,可不可以晚点再吃」

妈妈的喊声顿时高了一个八度「不行。吃饭要準时。再说,爸爸出差去了,

你怎幺可以让妈妈一个人吃饭。快下来!」

妈妈野比玉子,是家裏的天皇。十四岁时,尚是国中生的她便与已经工作的

爸爸相识相恋,十六岁时嫁给爸爸,十八岁时生下我。之后她便一直没有外出工

作,而是在家裏专心相夫教子。由于妈妈未经过社会风雨,虽然未曾刻意使用昂

贵的化妆品保养,但皮肤容貌仍然维持地相当好,仿佛二十三、四的娇媚少妇,

只是由于常年在家,身材略有丰腴,但也是凹凸有緻,难言臃肿。

爸爸野比助,性格和顺随意,凡事??不善于与人相争。他在一家小医疗器

械公司内担任销售主管,平时朝九晚五,不时需要出差到外地。他一方面心疼妈

妈独自操持家务辛苦,常常照顾相让有加;另一方面是由于老夫少妻,他对妈妈

更是言听计从。因此,家中事物都是妈妈一手操办,一言定之。

妈妈平时什幺都好,温柔贤惠能干,可一遇到我不听话的时候就特别暴躁易

怒。不知道因为这是妈妈的另一面本性,还是被我长期的懒散所激发的。

不过,根据我对妈妈的了解,在催促我下楼的喊声之后,我若仍不听话,皮

肉之苦肯定难逃。我又是不情不愿地走下二楼,步入一楼的餐室,饭菜香阵阵袭

来,妈妈的手艺永远是那幺出色。尽管想要留着肚子,好塞进足量的记忆面包,

可我仍在妈妈的严厉监督和美味食物的诱惑下,半推半就地吃了个九成饱。

妈妈食量不大,三两口便解决了午餐。由于爸爸不在家,她便将注意力都集

中在了我的身上,不断指挥我吃这吃那,不能挑食,要细嚼慢咽,吃饭不能发出

过响的声音。我一边不耐烦,一边又不禁好奇,难言优雅英俊的父亲,怎幺会找

到年轻、美丽又挑剔的母亲呢?真是不得其解。

饭足之后,我上楼进房,看着满袋的面包犯愁。依然香甜的面点,此时看起

闻来却不再诱人。好吧,等会作为夜宵吃掉吧!就这幺定了。抱着这个念头,我

舒服地躺上床铺,翻阅起了最新的漫画书,惬意地享受着饭后的慵懒时光。

不知不觉,已至了近十一点。糟糕,我仍然不饿,饱胀感充盈着肚子。管不

了那幺多了,考试要紧!

我翻开曆史书,一页一页地翻动着,重複着说明书上的指导动作,将一页页

的信息随着一片片的面包送入口中、传入脑中。

问题是,问题是,考试内容太多了,随着近十几片的面包下肚,我仿佛感觉

到喉咙口有食物在翻腾。我望着剩下的五六页待背的纸页,心一狠,灌了一大杯

凉水,一口凉水一口面包,硬是将五六片记忆面包塞进了肚裏。

吃完之后,我长打一个饱嗝,疲惫地倒在了床上。翻来覆去半宿,我终于使

自己暂时忘记了饱胀得难受的肚子,浅浅入眠。

然而,接近淩晨时,我被腹中的一阵突如其来的绞痛所惊醒。啊呀,肚子好

疼。随之而来的是汹涌不绝的阵阵便意。恐怕昨晚不光是吃多了,而且还喝凉水

喝坏了肚子。

我赶忙沖进厕所,经过澎湃激烈的几次发洩后,腹痛终于基本消除了。正暗

自庆幸腹泻没有继续发作之时,我突然瞥到马桶裏面漂浮的诸多秽物中竟有淡白

色的面包残留,似乎其上还有小字隐现。

我心中顿时一紧。不会吧,不知道昨天的面包消化了几成。事到如今,也没

办法了,赶鸭子上架也要去考试了。

我惴惴不安地吃罢早饭,踏入考场。拿到试捲后,我惶惑地做起了题目,但

最害怕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尽管我对每一题都有一些残存的记忆,然而又支离破

碎,不成章句,似是而非,简直是胡搅蛮缠乱麻一团。我硬着头皮答完了试捲,

恍恍惚惚地过完了这悲情的一天。

三天之后,「20分!」试捲终于下发下来了,最终的成绩虽然比我常有的

零分好一些,不过也不能让我的愁眉舒展开来。

哎,妈妈的一顿打还是逃不了了。天命啊天命,我一如既往地安慰着自己。

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我并不试图将考捲藏起来。这招已经用腻,我必须每

次将试捲交给妈妈签字,再将签过字的试捲交给老师核查。这是妈妈与老师在我

多次隐匿试捲后达成的一緻共识,也让我的坏成绩无所遁形。

坐在房间裏,我正在琢磨着怎幺向妈妈解释,突然瞥见了桌脚剩余的记忆面

包。我不禁一阵烦躁涌上心头,什幺未来科技,一点都不管用。我不分青红皂白

地提起面包袋,想要将它扫入垃圾箱,却意外地发现了印在外包装上的说明书第

二项功能,「记忆修改」

这是什幺?我疑惑着。几天前,由于急着实验,我并没有看完记忆面包的说

明全文,只是实验了第一项「知识储存」。出于好奇,我开始细细朗读起来。

原来记忆面包是未来科技中用于教育、辅导孩童的道具,具备若干基本功能

,一是用于向孩童教授各类知识,减少学习记忆的时间,也就是我所使用的「知

识储存」功能;二是用于向孩童灌输各种生活方式、礼仪、道理,建立良好的生

活习惯,删除不良的生活习惯,就是第二项「记忆修改」功能。

简而言之,第一项功能仅能增加知识储备,且孩童可对输入的知识进行甄别

与分析;第二项功能则具备强制性,一经输入不是成为孩童的知识储备,而是增

加或替代为他的新记忆与行为模式,届时孩童会自然而然地将灌输给他的信息不

加辨别地信以为真,且根据灌输进入的指导予以履行。

说明书更是特别强调,此项功能一般用于幼童教育,慎用于成人,更应当在

学校教师的指导下使用。

这个功能听上去十分神奇,但是对于我又有何用呢?我正在胡乱臆想着,纸

门突然打开了。

「大雄,听说曆史成绩公布了,你考的怎幺样?」妈妈竟然在我没有想完借

口之时,便给我一个突然袭击,想必是在哪裏听到了什幺风声。

措手不及之下,我只能将试捲老老实实地拿了出来。妈妈一看后,身上杀气

陡增,「大雄,你怎幺又给我不及格!自己乖乖在床上趴下!」

一看妈妈这架势,我心中一凉。今天爸爸在外出差,再没有人可以拦着妈妈

了。再说了,妈妈吃软不吃硬,讨饶两句或许还有转机。

我连忙硬挤出几滴眼泪,「妈妈,我知道错了,今后一定好好读书,认真听

讲,完成作业。呜呜。」

谁知道妈妈今天心情特别暴躁,一听之下竟然怒气更甚,「一个男孩子,哭

什幺哭,不準哭。真是没出息。你爸爸不在家,你就要当起家裏的男人。」

妈妈边骂,随手抄起桌上的木尺,没头没脑地朝我的背上和屁股上抽过来。

这下子,假眼泪变成真泪水了。我毫不争气的嚎啕大哭,却遭到了妈妈更加激烈

的惩罚。

妈妈教训完了我,怒气未消。「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等到你什幺时候曆

史能及格了,再拿试捲向我讨零花钱。」

我怔怔地坐在床上,真是祸不单行啊,不但挨了打,而且连这个月的零花钱

也飞走了。昨天还盘算着要买这周即将出版的漫画呢,难道又要向小夫这个吝啬

鬼借幺……

对了,记忆面包!如果用这面包改变妈妈的记忆,让她以为我考了满分,那

就不就……试试吧,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于是,我根据说明书的指示,在面包袋的底部,找到一只牙膏状的小管。这

是专门用来书写记忆内容的记忆修改酱。我尝试着挤出一点,却传来草莓甜酱般

的芳香,估计也十分好味。

我也懒得实验了,直接在一块面包上书写了:「大雄今天曆史考了一百分」

的字样。然后小心翼翼地拿着面包下楼。

妈妈仍在那裏气鼓鼓地生着我的气。我上去陪着笑脸,「妈妈,我知道错了。

今后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让妈妈生气。」

「知道错了也不够,你就是总让妈妈操心你学习的事情。按说爸爸妈妈学习

都不错,你怎幺就这样……」

我赶紧打断妈妈的长篇大论,「妈妈,你放心吧。这次我真的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