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换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母亲叫许琳,38岁,从我英俊的相貌就知道妈妈的相貌定然不差,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喜欢盘在脑后,显得精明能干,一双大眼睛既妩媚又明亮,鼻子很挺,嘴巴不是樱桃小嘴,却也不大,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旁会有可爱的小酒窝,总的来说,妈妈是那种成熟端庄的美丽,爲人品行当然也很端庄,我懂事以来,就知道我是妈妈未婚先怀孕的孩子,从来没跟别的男人有过亲密接触。
虽然母亲的相貌极爲出色,但让我最爲癡迷的却是妈妈的身材,妈妈长得很高挑,胸部不算很大,但绝对不小,另外母亲有着1 米72的身高,因爲这个缘故,一双白嫩美腿修长圆润,比例完美,又因爲职业的原因,经常穿各种丝袜裤袜吊带袜,后来更是一天不穿不舒服,穿上了丝袜之后,再配上高跟鞋,那双笔直的大长腿就显得更加迷人和诱惑了,也许就是这个缘故,让我也迷上了丝袜,在家裏,我的目光聚焦最多的就是妈妈总穿着丝袜的美腿。
在一个下午,我无意中看到了妈妈的肉体,当时妈妈下班回来换衣服,我看到了她异常丰满白嫩的乳房,一时间我感觉憋得难受,但那时我还不能射精,只觉得憋得厉害,突然,我发现了妈妈脱下扔在洗衣盆裏的一双肉色短丝袜,那时还没有洗衣机,我家的衣服都是在洗衣盆裏用搓闆洗的。这时我家刚洗过衣服,盆裏只有一付妈妈的丝袜,是她刚脱下来的。不知是什幺原因,从那刻起,我觉得妈妈的丝袜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宝物。我拿起妈妈的丝袜,使劲闻着那发黑的袜尖,然后将丝袜袜尖吃进嘴裏。从那以后,妈妈脱下的丝袜就成了我的最爱,两年后,我第一次射精,就是射在妈妈丝袜发黑的袜尖上的。此后,我就经常偷了妈妈的丝袜,先闻后射,十余年来我糟蹋了妈妈多少脱下未洗换穿的丝袜啊!一次,妈妈在家裏试穿旗袍,这些衣服她不穿出去,只在家穿着照镜子自我欣赏。看着妈妈曼妙的身体,旗袍大开叉裏露出的丰美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去抱住妈妈,大胆地说:「妈妈,我喜欢你,你真好看!我要你!」妈妈大吃一惊,满脸通红地看着我,我从来没见过妈妈那样生气。妈妈很生气,但没有发火。
此后,我继续偷射妈妈的丝袜。
妈妈在外面是个很正派的女老师,在家裏却穿得很随便,经常只穿了白色小背心(分明可见乳头)和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裤,露出柔密的腋毛和丰美白嫩的大腿,光着白皙的小脚穿着拖鞋,阴部隐隐约约黑黑的一片。我一面提醒妈妈不要走到窗口,以免被对面楼上的人看见她的身体,一面对妈妈的性感身体垂涎三尺,欲火攻心。
妈妈穿裙子,经常擡高脚搽脚甲油,裙下一双丰腴白晰的美腿暴露出来,雪白丰满大腿深处有细小三角裤的裤裆,细小的内裤包裹住肥厚多肉的小穴,前面条缝明显把内裤扯紧到分开两块,圆蔔蔔,可以清楚地看到母亲那两片肥厚阴唇的轮廓,这一切都令我心痒难耐,惹得我全身发热,勃起的鸡巴就几乎快要穿裤而出。
有时母亲沖凉之后穿着半透明的睡袍,没穿胸罩,两粒乳头忽隐忽现,蕩来蕩去,真想一手握去,同时母亲还养成了弯腰令她的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的习惯,我从她那宽松的衣领裏面看进去,发现母亲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吹弹得破,正晃攸攸的蕩来蕩去,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乳晕所透出来的顔色,红红黯黯的,乳晕上像葡萄般挺立的奶头让人垂涎欲滴,两乳之间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乳沟,太动人了!虽然不能真个消魂,但是大饱眼福也不错了.我的迷恋,妈妈不是不知道,我每日对妈妈的亲昵超过了儿子对妈妈的,简直是恋人的爱,妈妈歎了气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年轻人嘛,需要发洩也是正常的,孩子,今晚来跟我 睡,妈妈知道你发洩,但是你不能乱来,不然我不认你。”哈哈,今晚妈妈会怎幺样让我发洩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的睡衣是透明的。真想趋前把母亲抱住将那丰腴的肥乳好好爱抚把玩一番。乳晕浅红色,两粒乳头微微凸出,好像想叫你去吸她,啊!我鸡巴硬的不得了,当时我都不知道怎幺办才好,于是细细的说道:“妈妈,你不是说让我发洩的幺?”
我的内裤给鸡巴高高顶起,妈妈离我好近,我知道她一定看到,我又害怕妈妈责骂,所以我继续没有动。我偷看到妈妈的眼睛,看着我的大肉棒不动,心口起伏加快,她的右手慢慢伸下去,抚摸我的内裤裏面的阴囊,左手握住我的大阳具,隔着内裤套弄我的肉棒,手轻轻慢慢的套,妈妈兴奋的不得了,我听到她低声的叫“孩子,舒服吗”!当时真的好兴奋,或者是因爲第一次,好快我就射精,那种高潮的感觉真是这一世都记得,精液吧内裤都弄湿了,外面都能看到湿滑滑的一片,妈妈这时就要我换条新内裤去厕所沖凉,她自己也去换内裤。
我当时候真的迷上妈妈的肉体,不知道爲什幺好快我的鸡巴又再发硬,我好想妈妈那对乳房,两粒乳头,还有她那个东西,那个东西肯定湿了。她那条内裤一定留有她的淫水,我好想拿来闻闻看,这样就好像贴紧妈妈那个东西了!在洗衣篮裏把妈妈刚才脱下的那条内裤找出来,打开一看,哗!几乎全湿了,尤其是包住屄的那部份好湿,我摆在子上闻,一阵深呼吸,啊!好提神,有种鹹鹹甜甜的味道,当时这种淫水味让我好high,我把内裤套在头上,把淫水的部份摆正在和口间,我伸舌头去舔淫水,滑潺潺、黏呼呼,好想吞下去,脑子裏净是想贴紧妈妈那个东西,我的手自自然然就套弄鸡巴不到十五分锺我就再次射精,真的好爽!

早上吃饭后,我拉妈妈和我一看录影带,这是继续勾引妈妈的下一步,我躺在沙发上坐得好舒服,第一盒是“家裏的情人”,这盒是出名讲女人红杏出墙的录影带,看到最高潮…女主角引诱她儿子上床那场,我感觉到妈妈坐得很不自然,呼吸都开始急速,还没看正片就发春啦!
  “呀!这盒不好看,不如换一盒好了,给妈妈看看今天的正片!”
  我脸上显现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去拿那盒“肥水不流外人田”,剧情开始的时候后都没有精彩镜头,之后渐渐导入正题,画面出现那个做儿子的贪图妈妈的美色,忍不住用迷药迷奸自已的母亲,在妈妈迷迷糊糊的时候,又摸奶又舔阴,跟着真的把肉棒插到母亲的屄裏,而那个做妈妈的又是蕩妇一名,之后又没有告发儿子,真的母子通奸,给儿子奸到高潮出水。
我偷望妈妈,见她不停地交叉大腿,坐立不安,我知道现在是进攻的好时机,我慢慢伸手去摸妈妈的大腿,好滑,妈妈没有推开我的手,其实到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所爲尽在不言中,我的心都蔔蔔乱跳。
妈妈突然间问我:“明儿呀!你会不会觉得妈妈好淫贱?这样勾引我。”
“不是啊,妈妈是我的女神,爲了我才这样的。”我不好意思道,妈妈也知道我在勾引她。
“明儿,我们不能做爱的,那是乱伦,妈妈能帮你发洩,但是你不能真的交媾,知道吗?”
“恩,我知道,但是,妈妈你爱不爱我?是爱人那样的爱哦?”
“妈妈不知道啦!”妈妈脸红低头细细说道。
动情了!我不进攻待何时?我伸出一手托起妈妈的乳房,一只手摸入妈妈的大腿,妈妈这时就闭起双眼没有再出声,我一路从妈妈大腿摸到迷你裙裏面,隔着内裤轻揉那个东西,哗!湿透了,美妈妈,等一下让到你酥,让你爽。跟着我和妈妈kiss,妈妈合上眼不出声,我又去吸她的耳垂,跟住一路由耳朵、脖子往下亲,我用双手连衣服带奶罩一推高,妈妈那对35寸的奶应声弹出,两粒乳头已经硬了,乳房微微颤动着,妈妈那对奶好白好滑,浅红色乳晕,又够坚挺,我一口吸下去。
  “啊…不…不……”
  妈妈两粒乳头好好吸,搓完一轮、吸完一轮,我就再向下进攻。我快手除下我和妈妈的内衣裤,妈妈羞的不敢擡头。哗!妈妈的裸体就在我眼前,她的身材真的好性感,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平时不知不觉,原来妈妈真的很美豔,我跪在妈妈前面,用双手慢慢分开她的大腿,妈妈就用双手遮住脸,我再向上推开妈妈的双腿,妈妈最神秘的地方就在我面前。
  “不要看啦,好羞喔!”
  “妈,你怕什幺,怎幺会羞呢?难道没有人家舔过你这样东西吗?很High的,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你这个小变态,那有人这样的。”
  我抱住妈妈,让她不能乱动。哗……好美豔,两边大阴唇好肥,夹出一条细细的缝,好湿,湿到有微微的反光。我用手指拨开两片大阴唇,见到上面那粒阴核,下面是小阴唇,再下面就是那个洞了,那个东西看下去好舒服。
  我用中指轻轻的搓揉妈妈的阴核,妈妈立刻“啊”的一声,我顺势用两支手指插入屄裏,好紧好软,我不禁说道:“想不到妈妈生过孩子,阴道还这幺紧窄。”我抽出手指给妈妈看,“妈,你看,都湿成这样了”。
“我生的孩子还不是你,现在你张大了,来调戏妈妈。”
  我再看看妈妈那个东西,虽然大小阴唇都是深红色,让我这个儿子先尝尝看是什幺味道,我伸舌头去舔大小阴唇。
  “喔…不…可以…那是……啊…喂…不…好…啦……啊”,闻到妈妈屄甜的味道真让我兴奋。
  我一边舔一边吸,一会吸着小阴唇,一会舔弄着阴核,妈妈全身发抖。
  “喔…乖儿子…啊…不……啊…好…啊……”
  “啊……啊…好棒……”
  妈妈给我吸到high,我越舔,妈妈就叫得更大声,妈妈开始放开自已。
  “啊……不…啊…不…要…停…啊……”
  看见妈妈中年美妇的娇豔姿态,我都开始忍不住。我把我七寸长的大阳具拿出来,用龟头放在妈妈那个东西上。
“啊!不行,不能交媾。”妈妈惊叫后,翻身跑回了房间,在房间裏大吼:“你以后再这样挑逗妈妈,妈妈就离开这家。”
失败了,留下发硬阴经的我。
    我不甘心!我用力敲着妈妈的房间门,大喊:“对不起,妈妈,我不会那样了,可是我现在那个需要发洩,你不是说你可以帮我发洩的吗?”
许久。房间门缓缓的开了,慢慢怜惜的看着我说道:“明儿,不是妈妈不爱你,我们是母子啊,知道吗?天理不容啊。你不要折磨妈妈了,好了,来,妈妈帮你,你看你,去卫生间等我,妈妈都被你弄湿了,要洗洗。”
我满意的点点头,“恩,妈妈,我听你的。”
浴室裏,我早已经洗好,就等妈妈进来,一希望妈妈是光着身子进来的。
如我所愿,哈哈,妈妈挺着一双丰满白皙的大奶子走了进来,下身围了一条白色浴巾,小小的浴巾哪裏能包得下妈妈的大屁股,若隐若现的大腿之间的黑色阴毛刺激着我的阴茎。
妈妈看见我早已勃起的阴经,笑道:“你看你,还没怎幺呢,就那幺硬气了,真不愧是我的宝贝儿子。”
说完,一只手慢慢的托起我整个阴部,手指用力一按我的阴茎软骨,我的阴茎更硬了。
“妈妈你好坏,好舒服啊。”
“还有更舒服的,记住,妈妈是爱你的,但不能交媾,知道了吗?”妈妈说完,舌尖轻轻的挑弄着我的茎眼,痒痒的。痒道不行的时候,妈妈一口包容下了我的龟头。
“啊,妈妈的嘴巴裏好暖啊,用力,再深点,妈妈,你的舌头卷得我龟头好舒服啊….”
看着在我身下卖力吸舔阴茎的妈妈,忽然有种成就感,这也是征服妈妈的一种了吧,起码征服了妈妈的爱。
“噢,妈妈,我爱你,你是我的最爱。”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起了作用,妈妈在我下身更用力了,不行,我也要品尝妈妈的下体。我抱起妈妈的身体,躺在浴盆上,慢慢的把头转到妈妈的大腿中间。
妈妈似乎也知道我要做什幺,互舔也不算交媾,而自己的阴部裏面早已发痒得很。于是张开大腿,让自己早已湿漉漉的阴户近距离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
来吧,儿子,来袭击妈妈的阴户吧。
明儿待妈妈张开大腿,用手分开妈妈的大丰满臀,一个湿漉漉,充满诱惑的泥泞般的女人阴户展现在面前。
还看!许琳早已迫不及待的往儿子嘴巴一坐!
“啊!”激情中的两人同时满足的喊道。
许琳是因爲下体被儿子舔弄,满足自己痒到不行的欲望,而明儿是想不到妈妈会主动一屁股坐下来,让自己戳手不及,一股腥骚味充满自己的脸部,是妈妈的味道啊。我吸~我舔,都是我的!
年轻人是容易沖动的,明儿要插进妈妈的阴道裏!是我的!妈妈是我的。
想到这,明儿翻身起来,让自己的阴茎脱离妈妈的嘴巴,身体半跪立了起来。许琳意识到了,明儿要在后面插自己阴部。不行!
“好儿子!不要啊,不能交媾啊!”
“你知道我是多幺想要你幺?妈妈,我是真爱你的。”明儿说完,双手抱起妈妈的臀部,直挺挺的阴茎对準妈妈的阴道,用力一挺。
“完了!”许琳心道。
可是,意外发生了,明儿一挺,用力过猛,又是浴缸,很滑!脚下一滑!身子猛扑倒在妈妈的身上。
许琳被儿子这幺一扑,重心也倒向浴缸边,头部一撞到浴缸,立刻昏了过去,而明儿的头部正好撞到妈妈的后脑勺,也昏了过去,昏过去时候,还在想,到底自己的阴茎插没插进妈妈的阴道裏呢?
这是个迷!

醒来的时候,明儿还在想,到底插进来了没?不行!要看一看。一醒,明儿转过头,咦?那不是自己吗?怎幺回事?
“别看了。”对面的自己说话了。
“我是你妈妈,我们的身体互换了。”对面的自己又说道。
“什幺!”果然,明儿看了看自己,这不是妈妈的身体吗?丰满的乳房,白皙的皮肤,还有流着阴水的阴道…
“妈妈怎幺回事?”明儿诧异问道。
“我怎幺知道,都是你,想做坏事,看到了吧,天惩罚你,插插插!插你妈个B!咦?我怎幺说髒话了?”妈妈愤怒到。
“难不倒身体换了性格也换?”明儿看见自己的女性的身体一丝不挂,有点不好意思。马上穿上浴袍,不满道:“妈妈你看什幺看,这是你的身体啊。难到会有兴趣啊?”
许琳不好意思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来到你的身体后,都把你的思维都占有了,原来你那幺爱妈妈,简直每天每夜的想妈妈,现在看到你,看到我原来的身子都有一种占有的沖动。”
“不行!这是乱伦,我们不能交媾。”明儿说完,不解道,我怎幺会那幺说的?原来妈妈对交媾那幺抵触,而且,明儿也了解到妈妈的情感深处也是深深的爱着我的。
“妈妈,你不要那幺色眯眯的看着我,我要回房间好好想想。”
“恩,这个事情我们也要好好缓和,想怎幺换回来。”
于是我们带着互换的身子回到各自的房间。
这就是妈妈的房间啊,明儿带着妈妈身子走进房间后,心想,妈妈会不会在房间裏有什幺秘密呢?顺着妈妈的记忆,喔~妈妈在壁柜藏有性用品,原来妈妈也自慰的,还有那幺多器具。
明儿翻开妈妈的性用具,有几根软的假阴茎,有一串跳蛋,还有几件性感的情趣内衣。不知道妈妈穿起来这些情趣内衣会怎幺样的性感?
不对啊,我现在就是妈妈的身子了,想看不会穿起来照镜子吗?说道做到,明儿挑起一件丝绸透明的情趣内衣穿了起来,镜子裏面真是性感,丝绸裏若隐若现的乳头还有那诱人的黑色三角地带。明儿转过身,镜子裏肥大丰满的臀部,用手分开双双臀,有一条丝绸带子挡住了粉红的菊花,带子那幺小,怎幺能挡住浑圆的菊花呢?菊纹细细的很是诱人。
明儿正在翘起大圆屁股分开臀部欣赏裏面的粉红菊纹时候,妈妈带着我的身子,推开房间门进来了,看见明儿正以着动作欣赏自己身子的菊花,不禁叫道:“你怎幺这样啊,偷看妈妈的菊花,你怎幺能这样啊,偷拿人家的私密品。”
“什幺啊,我现在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我想怎幺样就怎幺样。”虽然我有点不好意思,这样看妈妈的菊花居然还被发现了,嘴巴上依然逞能;“不服气你可以去看我的黄色书啊。”
“就你,你是我儿子,就算换了身体,你也是我儿子,你那破书,你那些黄的东西我老早就知道了,还偷偷藏有我的丝袜和内裤,趁我洗澡偷偷舔我内裤那些猥亵我的事情,我现在都知道了,你这坏孩子。”
被发现了,互换身子后,什幺秘密都不秘密了,唉:“那你看你那些自慰品,那些性感的内衣,难道你没偷偷手淫自慰过吗?坏妈妈,你现在是我的身子,我平常怎幺做你又知道了,拿去。”明儿在衣柜拿起一件内裤递给妈妈:“拿去自慰吧,你看我对你多大方,我以前要偷,现在你要自慰我都给你,够不够?不够,再奖励你。”
说完,明儿用手指在自己的引道裏掏了一把淫水,伸到妈妈的嘴巴裏。
许琳对明儿的调戏很是生气,可是自己这个身体对那些淫水很有吸引力,讨厌的身体,讨厌的儿子的身体。
许琳不由的伸出嘴巴,含着明儿的手,舔光手上的淫水后,一把抓过那件内裤,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明儿偷笑道:哈哈,妈妈这下是回去手淫了。让妈妈体验我那饱受淫欲煎熬的身体吧,我可要享受妈妈的身体了。
不行了,阴道裏流出了水来了,要涌出阴道口了,好痒,好想抚摸啊。
不知道妈妈自慰是喜欢用什幺动作?躺在床上的明儿,对着大大的落地镜,张开大腿,镜子裏面的女性阴部一览无遗,这下可以随意玩弄妈妈的身体了,看着粉色的阴唇,用手分开阴唇,之间缓缓的淫水从肉洞裏流了下来,好痒啊!我要填满这洞。
对了,有假阴茎!拿起一个带肉刺的假阴茎。用力往自己大腿中间那个肉洞一塞!
“啊!!~好满足啊……啊……啊……”女人激情的声音是那幺的大声,那幺的放肆,连隔壁房间的许琳都听到了。
“这孩子,叫得那幺大声,啊~好舒服,原来男人自己打飞机是这样感觉的啊。”妈妈许琳一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一手把原来属于自己女人身体的内裤放到鼻子上猛吸上面阴户的气味。
“怎幺儿子这个身体对自己阴户的味道那幺迷恋,真是讨厌啊….啊….” 许琳把内裤上的味道闻了几下,感觉不够啊,我要更多,对,隔壁儿子叫得那幺厉害,想必流了很多阴水,那是我的身体,我要一点来不过分啊。
许琳打开原来自己房间的门,果然,明儿正在用那只假阴茎插进原本自己的身体阴户裏,我的好儿子,你轻点啊,那可是妈妈的 身子啊。
明儿看见妈妈挺着硬得笔直的阴茎走来进来,那支阴茎上那个红得发亮的龟头,对自己的诱惑也不是一般的大,好想用他来填满我的淫洞啊。
以前对那条东西没什幺感觉,想不到进到妈妈的身体后,对自己的阴茎那幺有感觉啊。真的好想要:“妈妈,你来啦,你的身体自慰起来好像怎幺样都不满足,我要我自己身上那条阴茎,快来,那是我的身体,我要嘛。”
“嗯,我也要,我的好儿子,我也要我自己的身体裏面的淫水,我来了,给我。”许琳安奈不住身体裏的欲望,扑向了儿子自己的身体。
“坏儿子,我要你。”许琳抱起自己的女性身体,想不到以前都不知道这身体那幺有诱惑力,特别是大腿之间那片泥泞的阴户…
埋头在原来自己身体大腿之间的阴户,猛舔裏面的淫水。
“啊~,好妈妈,你好会舔啊~”明儿往自己阴户插的假阴茎更加快速了。
“明儿啊,不要那幺快抽插啊,妈妈的身体会坏的,妈妈的阴户会坏掉的啦。”许琳看见明儿那幺激动的抽插,生怕坏了自己的阴部。
明儿看见妈妈舔自己的阴部,挽起妈妈上床,张开大腿说道:“你怕坏,那就你自己来抽插吧,来,妈妈,来玩弄我的灵魂,你的身体吧!”
许琳翻身把阴茎对着明儿的嘴巴说道:“你也吃你自己的阴茎吧,坏明儿。”
明儿被妈妈这样用阴茎一捅进嘴巴,不得不把自己身子的阴茎含了进去,好大,好腥。原来含阴茎是这个感觉,还是自己的阴茎呢。
而身下的假阴茎被妈妈缓慢的插入引道,时而往上挑拨,时而深入花心。真不愧是了解自己身体的妈妈,。
“就要洩了啦啊~~啊~啊~ ,妈妈啊, 我受不了啊~啊~。”
“受不了?还有给你更受不了的,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妈妈,勾引妈妈。”许琳挥动着下体,用力的插进明儿的嘴巴,又快又急。
每一次都插进喉咙深深的,不一下,一股热流喷发进了明儿的喉咙裏,让明儿忍不住吃了下去“好腥的精液啊,这就是我自己的精液啊,自己吃自己的精液,那感觉真奇异…”
“好儿子,吃自己的精液味道怎幺样?这下你知道妈妈的辛苦了吧,老是挑逗我。”说罢,看见儿子下体也是淫水流了不少,抽出假阴茎,整个脸埋了进去,享受这淫水泛滥的感觉。
一时间,明儿受不了妈妈舔弄自己的下体。呻吟声不禁喊了出来:“啊~好舒服,妈妈你舔得我舒服啊。~”
许琳看见明儿如此淫蕩,身下的阴茎又硬挺了几分,忍不住立刻啊,于是翻身抱起明儿,用力分开明儿女性身体的大腿,使其流满淫水的阴户分开在自己面前。
明儿大惊,叫道:“妈妈,你要做什幺?”
“乖儿子,妈妈要,妈妈要你啊~”许琳早已被欲望侵蚀。
“我是你儿子啊,我们交媾是乱伦啊,妈妈~不能那样啊!”
许琳哪管明儿的嚷嚷,挺起硬阴茎,正欲插进明儿的阴户,嘴裏念念有词道:“当初你不也是那样对妈妈的吗?现在妈妈也要这样对你。”
“妈妈啊,我是你儿子啊,亲生儿子啊,不能那样啊。”
“乖儿子,我也不想欺负你,你现在的身体也是我的,但是我现在进入你身体后,那欲望,你身体本来的欲望让我忍受不住啊,明儿,你就满足妈妈一次吧!反正你现在的身体也是妈妈的啊!”说罢,下体更用力挺向明儿。
明儿急忙用手抓住妈妈的阴茎,用力抵抗着:“妈妈,我现在也理解你的心情,因爲我现在也体会到你对乱伦和交媾的抵抗了,我心裏面继承了你那个心情,所以我不能给你插进来啊!你知道吗?妈妈”
“我不管,我要,你就当妈妈给你插了好不好?以后换回身体后,妈妈天天给你插,你爱怎幺样妈妈都答应你,现在就给妈妈满足吧,给妈妈插你把,好名儿啊,妈妈要啊。”许琳爲了满足心中或者说这身体的欲望几乎放弃了做妈妈的自尊,苦苦哀求道,哀求儿子道。

明儿看着可怜惜惜的妈妈,心中一软,当初我哀求妈妈时候也是这样吧,现在身体对换了,自己也知道妈妈的难处了,可是,心中那疙瘩去不掉的,不能交媾不能乱伦啊,明儿双手握起妈妈的湿腻腻阴茎说道:“妈妈,我也知道你很需要,这样吧,儿子也跟你以前对我那样让你发洩。”
说罢,明儿也不嫌弃妈妈那条阴茎,低头一口含了进去,深深的含了进去,并且快速的套弄,并且用舌头快速的搅动妈妈的龟头还有阴茎眼…
“啊~好明儿,你含得妈妈好舒服啊,想不到你一个男孩子怎幺含起阴茎那幺有经验。”许琳享受着明儿的服务说道。
明儿身爲妈妈的女子身,听到妈妈那幺调侃自己,心中不禁有点害羞,心道:“还不是学妈妈你的啦。”
由于妈妈许琳早已浴火焚神,哪裏受得了明儿炉火纯青的技术,:“好明儿,妈妈要射啦,射进你的嘴巴裏好不好?你要乖乖的把精液都吃了好不好?“
明儿心中郁闷极緻:“妈妈换了我的身体后,连男人对女人的征服欲都继承了,但是妈妈啊,你这是在征服儿子啊,算了,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妈妈,给你征服也没什幺,就满足你这欲望吧。”
一股热呼呼的精液直喷进明儿的嘴巴裏,射得好多,射得嘴巴裏都装不下,一直喷进喉咙裏直进了胃裏,让明儿有点呛着了。
“坏妈妈,人家呛到你的精液了啦。”明儿有点发喋道。
许琳射了一股浓浓精液进明儿嘴巴,而且看着明儿吃了进去后,心中大喜,安慰明儿道:“乖儿子,你对妈妈真好,妈妈的精液也吃完了,不过也是你身体的精液啦。”
“我不管,妈妈你舒服了,我哪裏还流着好多淫水呢,我要惩罚你!”明儿假装生气道。
许琳心裏看出明儿在假装,算了,看在他那幺满足我的份上,我也满足着乖儿子吧,于是道:“女王殿下,奴婢全都听你的,你要怎幺揉搓奴婢?”
明儿一看妈妈如此入戏,大喜道:“来,给女王我亲亲脚丫子,亲好了有赏赐。”
许琳听到,心道:“这小子,真是的,自己这身体居然对女人脚丫啊丝袜啊有兴趣,现在居然叫我也舔,可是,看到我原来那身体的细白脚丫子,心中居然有想亲的沖动,亲就亲!反正也是我的脚丫。”
明儿扬起细白的美足,这可是以前梦寐以求的动作啊,把玩妈妈的美足,现在给妈妈满足吧,丰满的大腿,细白如玉的美足,洁莹剔透的脚趾。
明儿把美腿扬到妈妈的嘴巴前,故意翘了翘大脚趾,脚趾上面的粉红色指甲油闪着微光,仿佛在勾引着妈妈。
许琳看着这性感的美足,下体不由的勃起。立刻捧起这美足,一口把大脚趾含在了嘴裏。心中说道:“我看你这大脚趾调皮。”
看着许琳妈妈对自己的美足那幺的渴望,心中那征服感很是骄傲,不禁的用手把玩起自己的乳房,乳房传来的快感不禁让明儿呻吟:“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妈妈,我的好妈妈,不要停,舔上来啊~。”
许琳慢慢的舔着美足,一根根的舔着,含在嘴巴裏,时不时的舔着嫩滑的的脚底…
明儿看见妈妈那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