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变身后痛感会化作快感是不是搞错了什么?】(01)黑丝JK目睹亲弟被怪人杀害后惨遭凌辱受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虚无圣母{P站ID:9817058}
2022/03/01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3634

  非常感谢管理的排版。

  第001章黑丝JK目睹亲弟被怪人杀害后惨遭凌辱受孕

  【交配】,这两字,包含了什么意义?

  人类,又是为何要把这两字,灌上【爱】之名,将这无比野蛮之行动,称之
为【做爱】了?

  而第一个美化这行为,将之称为【爱】的那个人,又是否会知道,身为世界
最后希望的少女们,会因这行为带来的东西堕入无边黑暗之中,甚至有可能使一
切努力化为乌有?

  ……

  ……

  急急急急急,小树林急急而奔。

  在长空市一个公园的小树林中,一名身穿水手服的粉发少女正拉着一名正太
的手急速奔跑。

  银月光芒洒落,映出二人惊慌的面容。

  「哈,哈……」

  口中不断喷吐出湿润的吐息,在冬天冷空气的作用下形成阵阵白雾。

  明明那钟灵毓秀的清丽面庞上浮现的是惊慌和恐惧,但当这急速的喘气声出
现在一名绝美的少女身上时,光是单纯的呼吸也足以使无数男人遐想连篇。

  额上的汗珠悄然滑下,经过雪白的脖颈后,落到少女那在奔跑中微微起伏,
初具规模的玉峰之间。

  不能停下来,如果停下来的话,会被怪物追上的!

  在结城柚希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心中被恐惧所占据的她并没有发现,一份在身体深处的痕痒,就把那为了逃
命而不断踏步向前的动作影响。

  「哈……哈啊??」

  在自己那被黑色连裤袜包裹的紧致大腿动作开始变形,速度开始慢下来的现
在,就连她的吐息,也带上了丝丝媚意。

  「姐姐?」

  被少女牵着的正太似乎是发现了自己姐姐的异状,脸色微红地问道。

  听着那无比诱惑的声音,他想起了自己那绝美的姐姐平时在家中不设防的样
子。

  随呼吸起伏的胸口和那份深埋其中时感受到的柔软,在耳边轻声细语的温暖
吐息,还有姐姐身上传来的少女芬芳。

  一丝暧昧的旖旎氛围从心中涌现,令他双腿之间搭起了小帐篷。

  吞了吞口水,已感觉口干舌燥的他死死地盯着自己姐姐的背影,尤其是随跑
动而晃动的臀瓣和开始夹住,不断磨擦着阴户的双腿。

  曾跟结城柚希一起洗澡的他心知,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隐藏着的,是无比美
妙的白虎蜜穴。

  日常的种种经历居然在这个不适合的时刻令他的内心无比骚动。

  「怎么了?」

  压下身体深处涌出的奇怪感觉,结城柚希回过头,露出勉强的笑容看向自己
的弟弟。

  她没有忘记在后方出现的可怕怪物,但当自己已听不到那追来的风声,也听
不到什么脚步声时,作为普通人的她就不禁放下了一丝警扬。

  也许就像是恐怖游戏一样,被自己甩开了?

  但就当她回首之时,一些温热,黏稠的液体,就溅射到了她的身上。

  液体,是红色。

  八道带有绒毛,硬壳,如同蜘蛛脚般的尖锐长矛,贯穿了自己弟弟的身体,
在他体内的鲜血就被惯性射到了自己身上。

  蜘蛛脚向外一展,刺中的猎物身体登时四分五裂,一朵盛开的血之花,在名
为地面的画布上,出现了。

  可惜的是,这美丽又血腥的画,就因颜料被少女所挡而缺了一角。

  衣服、面容、肌肤,染上了亲弟的血液,鲜血的腥味,内脏的触感,眼前无
比震撼的一幕,都令结城柚希有了呕吐的冲动。

  「呕……呜啊!!!」

  但未等她真的吐出来,一份剧烈的疼痛,便已在她的下腹出现。

  一颗绝非是人类的拳头,深深的印在了结城柚希腹上,无匹拳劲直捣入内,
将其五内化为碎块。

  「噗啊!!!」

  结城柚希吐了,混合着呕吐物,血液和内脏碎片的秽物,经过食道和喉咙,
在她的口中吐出。

  但在同时,吐的,就不只有上面的口,在她因这一拳而跪坐在地时,一摊水
渍,也从她的私密之处开始,慢慢蔓延向外,形成一个小水洼。

  在这一拳之下,她的尿液和淫液纷纷喷涌而出,一份人生中从未感受过的快
乐,更在同时被剧痛引出来了。

  像是自己怎么抓也抓不到,只能任凭痕痒感加强的地方被抓到了那般,却又
比这更强千万倍的舒爽,在结城柚希体内渗出,经过神经系统直冲大脑,令她的
意识开始模糊,丁香小舌已不自觉的吐出,丝丝香津滴落到胸前,令白色的制服
透出内里可爱的粉色内衣。

  手脚开始不听使换,她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自己的身体内部受到了什么损伤,
她只知道,自己还有感觉,自己还没有死。

  用尽全力,控制着自己那颤抖着的身体转身,手脚并用地爬行。

  但是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手脚不住抖动的她,又怎么可能逃跑了?

  奇怪的是,明明身体受到了致死的伤害,体内除了子宫外的内脏都已被轰碎,
但结城柚希却还没失去生命。

  在爬行的时候,她的蜜臀高高跷起,小穴不断分泌着淫液,伴随着前行时的
扭动,就像是在引诱着身后的东西一般。

  在她身后的,是有着人形,但体表却覆盖着坚硬甲壳,背后伸出散发寒芒的
蜘蛛脚,身上的四肢也带有节肢动物特征的奇怪生物。

  如果要说的话,也许‘怪人’就是一个合适的称呼。

  如同蜘蛛一般有着口器和闪着红芒的复数眼睛的面容,便为讨厌昆虫等生物
的人类少女带来莫大的恐惧。

  这不是这个世界上该存在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我的身体却开始对它出现奇怪的反应,甚至……哈啊?在
阻止着我离开!?’

  在黑色裤袜之下的蜜穴不断开合,喷吐出引诱着雄性进入的淫气,那止不住
的蜜液,已经为交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身体在竭尽所能地散发着吸引雄性跟自己交合的信息素,但作为身体主人的
结城柚希却连控制身体前进1cm都是如此的困难,更别说是逃跑了。

  在这个情况之下,蜘蛛怪人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绕有兴致的看着在挣
扎着想要离去的少女。

  对它来说,这便只是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

  「十万年了,自从被那‘救世主’和那群巫师封印,已过去十万年了,豁别
了十万年的恐惧和绝望,真是不错的味道呀……」

  语气中带着嘲弄和笑意,随着它的话语,它下身处的‘东西’也缓缓地站了
起来,并褪去了坚硬的甲壳,露出内里的肌肉结构。

  那跟人类相似,却又更显狰狞的性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为了不伤害到眼
前这脆弱的‘母体’,它便主动褪去了尖锐的硬壳。

  如果对方是有力量的强者,那它大可把比长矛更硬更锐利的东西直接插进去,
但当它眼前的只是没有一丝力量的寻常人类时,为了保持舒适度和阴道的完整,
他便作出了一定的退步。

  可惜了,不能看到眼前少女那因疼痛而面容扭曲的样子。

  「呜……!?」

  在蜘蛛怪人的性器暴露在空气中的同时,结城柚希的身体猛然一抖,停下了
向前爬行的动作,一股雄性的臭味涌入她的鼻腔之中,令她那刚刚从快感的失神
中悄悄回复过来的意识再次一震。

  「嘶……哈……嘶……哈……」

  用力地吸着令她无比厌恶的臭味,一抹绯红爬上了她的脸颊,收回去的舌头
再次吐了出来,露出只有在狗身上在能看到的丢人表情,在她的压抑下,自己的
身体还是慢慢地向身后,那怪物的方向转去。

  ‘为什么会这样!?’

  身体出现异样,但她的意识却还保持着一定的清醒。

  自见到那可怕的怪人后,她的身体就开始变得不对劲了,在一开始还能正常
的奔跑,但在发现甩不开对方时,小穴就开始不断分泌淫液,而奇怪的感觉,更
令她在对方的脚步声和急掠而至的风声消失后,选择了放慢脚步,回身看向自己
的弟弟。

  那时的自己,是想干什么?

  自己是这样的话,弟弟又会有同样的反应吗?

  难道是毒?对方有着顃似蜘蛛的特征,我是在不知不觉间中了有催情效果的
毒?现在身体已经变成了闻到臭味就主动回头的地步,我……要死了吗?

  种种疑问出现在结城柚希心中,在歇力保持清醒,防止自己陷入奇怪感觉的
深渊中的同时,她仍未放弃,在思索着生的希望。

  即使自己的身体已开始主动向着那怪人爬去,自己连咬紧牙关这一微小的动
作也做不到,甚至面部也开始露出讨好雄性的痴态也好,她仍没有放弃。

  活着,就有希望,只要还活着,那么一切也就未成定局。

  自己亲爱的弟弟已死在对方手中,自己又怎么可以就此放弃,就算是死,她
亦要令对方付出代价!

  以往只会认为是无比恶心的气味,却被此刻的嘴巴、鼻子和大脑认为是无比
诱人的‘必需品’。

  结城柚希那吐着小舌的小脸主动凑近蜘蛛怪人的性器,在意识无比抗拒之下
仍颤抖着靠近去。

  ‘不……不要呀!!!!!’

  灵魂和意识在发出嘶吼,在这对眼前怪人之厌恶和因杀弟之仇而生的愤怒达
至顶点的一刻,结城柚希终于夺回了一丝身体的掌控权。

  但未等她抽身后退,察觉到少女表情变化瞬间的蜘蛛怪人已向前踏了一步,
这一步,便把它的性器抵在了对方的鼻尖之上。

  少女的动作,停下了。

  雄性气味自鼻腔侵入身体,舒爽的感觉迅速扩散全身,侵入万亿细胞之中。

  「嗯嗯嗯嗯嗯嗯嗯……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光是近距离闻到了这股气味,便已令结城柚希登上了从未踏足的云端,发出
高亢的娇媚淫叫,人生第一次潮吹,更在同时出现。

  连裤袜早已被淫水和尿液浸湿,但是内裤和连裤袜仍然起到了一定的阻隔作
用,把本该如同喷泉般喷发的淫水的冲击力化去,导致这令少女感觉羞涩的液体
沿着大腿滑下,不能被衣物吸去的部分更流入了她的皮鞋当中,令她足下的触感
变得黏糊。

  意识对身体的掌控权,再一次被压下。

  「????????????,我根本没有用毒或有催情成分的东西,你现
在身体所出现的感觉,完全是出于你自身本能的原因。」

  发出带有无比残格感觉的笑声,蜘蛛怪人的腥红眼睛看着手脚发软,倒在地
上吐出舌头喘息的少女说道。

  在一次高潮后,结城柚希体内涌现出一份空虚感,脸颊贴在草地上的她仍在
盯着怪人那狰狞又雄伟的性器,她知道,只有这东西才能止住这份感觉。

  但是不可以,即使她知道,当这东西进入体内时,将产生远超刚刚所感受到
的快感的快乐也好,她的自我意志,亦不允许自己因为可有可无的‘快乐’屈服。

  「哈……哈……你在说……什么……?」

  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自己没有方法可以反抗对方,结城柚希无比清楚这一
点,眼睛已开始波光流转,点点晶莹开始滑下的现在,她用尽全力问出了自己的
问题。

  她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作为没有力量的猪狗,就不理解自己的身体,别说掌控了,就连身体的
运行机制都不明白。」

  用手捉着结城柚希的头发提了起来,看着这精致,带着屈辱神情的少女,蜘
蛛怪人的心情就相当的好。

  而一步步把少女逼入绝境之中,也会使作为自己食粮的负面情绪出现得更多,
质量更高,所以它就不介意去作一些解释。

  「作为生物,身体便有着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两种机制,一,是求生,二,
是繁殖,当生存达到最低限度的需求时,繁衍的本能便会出现。」

  「就像是你们一开始看到了我和我所有的非人力量后,你们的大脑会发出警
兆,要你们逃命,但如果发现失去生命这一件事已成定局时,繁衍的本能便会压
过一切欲望,你在奔跑途中已经开始出现异样就是因为如此。」

  柔顺的发丝被提起带来的痛感令结城柚希面上露出了些许痛苦的神色,她左
眼微闭,紧紧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喊出来。

  下一刻,一个拳头再次深印在结城柚希的小腹之上。

  「呜噫噫噫噫噫噫噫?——!!!」

  跟头发处的痛楚不同,印在下腹处的拳头带给结城柚希的,是无比的快感,
这份快感甚至把她的意识防线再次冲破,坚忍的表情消失,眼睛反白,露出痴态。

  在拳出之时,怪人后背处的蛛腿轻轻一划,割开了裤袜和粉红色的蕾丝内裤,
令那在一开一合的小穴暴露出来,在不断分泌淫液和潮吹过一次后的小穴散发着
无比浓烈的淫乱气味,挑逗着雄性的欲望。

  随着这一拳,小穴再一次不堪地喷出淫水,就像是少女的身体本身,就是为
了迎合雄性征服欲而存在的,毫无尊严的母猪一般。

  「我的第一拳,把你的内脏轰得四分五裂,除了子宫和一些能带给我更好体
验的系统被我的暗黑战能所保护外,你体内的其他东西都早已变得一塌糊涂,生
命更只是被我的力量吊着,在这个情况之下,你那为了繁殖而生的求欢本能,将
会提升到极致。」

  「甚至……足以压下你本人的意志,身体的一切行动都将改为以交配为目的。」

  怎么会这样。

  「既然你已清楚一切,那么便作为繁殖的母体,好好的受孕吧,我们魔族的
复兴,就由我和你之间的交欢来掀开序幕!」

  难道我的出生,我的成长,我所学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我存于世上的目
的,就只是成为这怪物和它的种族的生产机器吗?

  全身上下每一个仍存在的器官,构成身体的万亿个细胞,都在期待着怪人把
它的性器插入体内,子宫主动降下,排卵,只为了接纳这令人讨厌的东西的精子,
怀上那绝不会是人类的孩子。

  作为一个普通人,结城柚希并不能百分百地掌控自己的身体,无论是内分泌,
还是接收的信息等等,都是透过‘潜意识’或者就‘本能’来操作的,构成她人
格的表层意识,就只是在接受着被潜意识过滤过的东西罢了。

  人的一生,甚至连掌握自己也做不到。

  当她的大脑,她的一切都在迎合着这个怪物,祈求着因对方的精子而受孕的
现在,她这微不足道的一点凡人意志,又能做到什么了?

  「嗯……不要??」

  欲拒还迎的话语出现在少女口中,但这并非她的意志所为。

  她的大脑、子宫和身体的一切,就因少女一次次的任性和顽固而积累着不满,
明明已经不断放出快感来提醒她现在要做的事,一次次的反抗,在这个生命和繁
殖都掌握在这怪物手中的现在,终于令结城柚希的大脑和身体决定‘反’她,主
动去勾引、迎合眼前的雄性了呀!

  「不要?不要什么了?????????????????????……」

  口中吐丝,把少女手腕紧绑,接到头上的粗壮树枝,把少女吊了起来。

  蜘蛛怪人那坚硬又带有点毛绒感的双手伸入结城柚希的内裤之中,揉搓着那
圆润的臀肉,雄伟性器插入大腿之间,在阴户上磨擦着,挑逗着少女的小豆豆。

  经验丰富的蜘蛛怪人怎么不知道少女现在的状态,它现在已经开始享受对方
的迎合,而少女的意识,就只能感受着一波波的快感却什么都做不到,陷入最深
的绝望,坠入快感的深渊,最后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肉便器,为了生产同伴而生
的母体。

  「不……不是,我要,我想要??」

  双眼垂泪,在本能已完全接管身体行动的现在,亦只有称为心灵之窗的双眼,
仍能显示出少女意志本身的情感。

  愤怒,不甘,悲伤,绝望,那本身清澈璀璨的双眼,开始变得暗淡。

  「想要什么?不说清楚的话,我可不会知道呀!」

  右手一挥,轻薄的制服被从中切开,那被少女香汗浸满的软香奶球蹦了出来,
那充满弹性的美好之物被其握在手中,甲壳和绒毛的非人触感为结城柚希带来了
别样的快感。

  在口器之下,一条类似爬行者般粗长的舌头伸出,在少女张开中想要发言时
伸入其中,跟那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发出阵阵吸吮的水声。

  「咕啾!唔……哈啊!我……啾,想要您……唔啾!的大肉棒插进来啊啊啊
啊啊!嘶溜……啾??」

  在应付着对方舌头那粗暴动作的同时,结城柚希就发出了无比淫荡的请求,
大腿夹紧磨擦,双峰挺前,尽力地迎合蜘蛛怪人的行动,取悦着对方。

  充血挺立的乳头,被性器磨擦的阴户,阴蒂还有被搓揉着的乳肉和臀肉,跟
怪人身体接触的每一个地方,都是少女无比敏感的地方,而这些本就敏感的部位,
在这交欢本能达到顶峰的现在,更比平时带给结城柚希的感觉更强千万倍。

  阵阵快感如潮水,如一浪接一浪的海啸冲击着她的意识。

  她的舌头在吸吮着对方那恶息的唾液,喉咙不断吞咽着这些本来只会令她反
胃的东西,她无比厌恶的味道在此刻竟是如此的甜美。

  结城柚希的所有感官,在这命不久矣的一刻,已经化为只为交欢而存在的东
西,只要是有利于交合,那么臭的,也会被识别为香的,痛苦也会变为快乐。

  即使结城柚希本身的意识知道这些感觉是错误的,但是作为普通人的她,就
无法把这错误的感官扭转过来。

  现在的她,就连控制嘴巴,狠狠咬上对方那粗暴、讨厌的舌头也做不到,大
脑更是在不断向她发出‘好棒,好好吃,它的肉棒很大,一定能射出又浓又有活
力的精液令我受孕的吧?’的信息。

  黑白颠倒,本应作为身体主人主宰行动的少女,在此刻却只能接受着自己本
能的洗脑,在感官处经已进行第一次扭曲信息传上大脑,经过二次扭曲和强化后
的快感,不断冲击着结城柚希的意识。

  ‘我不想怀上这东西的孩子。’

  在无尽快感的侵袭之下,泪水仍在不断的滑落。

  ‘咕……还没有插进来就已经这么舒服?,插进来的话……我会疯掉的?’

  结城柚希闭上那乌黑明亮的双眸,黛眉紧蹙,准备迎接接下来的冲击。

  大腿主动分开,蜘蛛怪人把性器对准少女蜜穴,用力一挺,长驱直入。

  薄薄的处女膜显然无法阻止这暴力的侵入,被性器以最粗暴的手法洞穿、撕
裂,鲜血溢出蜜穴之外,但这破瓜之痛在此刻却被大扭扭曲为无上的满足,那份
身体深处涌出的空虚随着性器的深入而被填满。

  ‘咕呜呜呜……要忍住?,不可以沉醉进去呀呀呀呀呀!!!’

  「嗯啊啊啊!!好大!好舒服!!!去了哦哦哦哦哦哦哦!!!」

  跟内心想法截然相反的话语吐出,光是插进去,比刚刚更强烈的高潮和潮吹
更止不住的出现,来自大脑的快感冲击着结城柚希的意识,她的腰肢在扭动,挺
起,在给予性器更多刺激的同时让那本就粗大的东西更深入进去。

  ‘啊……好舒服?,要变成只想着做爱的白痴了?,但是不可以……’

  意识开始模糊,作为‘结城柚希’本身存在证明的意识逐渐被本能、快感所
取代,大脑的思考能力也被求欢本能所占用,做爱,交欢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
也是她现在唯一需要去考虑,去实行的事。

  啪啪啪啪啪啪啪——

  毫不顾忌少女感受的抽插着,早已渗出淫水做好润滑,随着蜘蛛怪人的动作
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水声。

  浸满淫水,发出淫臭的双脚死死地勾住蜘蛛怪人腰间,不让它的性器抽离太
多,腔肉主动收缩,希望能更快的榨取出精液。

  肉脏的缺失,生命力的流去,凭着名为暗黑战能的异世强者力量吊命的少女
身躯,就在为了早一秒受精,怀孕而努力着。

  但事愿人违,发出淫笑的蜘蛛怪人虽在尽情地抽插着,但却还未‘去尽’,
当他的性器还未突入子宫之内,甚至无视那一降再降的子宫口时,空虚的感觉就
再一次涌现。

  「为什么……唔?,为什么不全力插进来呀呀呀呀!!!」

  在子宫口不断地挑逗着对方,蜘蛛怪人便在进一步的撩起身体的本能,它便
是要看到少女的意志屈服在本能之下,真情实意的道出屈服的话语,在给予对方
最大侮辱的同时最大程度地满足自己!

  抽插的动作慢了下来,它的腹部撞在桃臀之上,激起一阵阵肉浪,控制着海
绵体收缩的它,便可以做到保持硬度和撞击力的同时,不带给对方最大的快感。

  那在平时无比痛苦,但在繁殖本能下被视为无上快乐的突入子宫口。

  看着那代表心灵的双眸逐渐变得失神,蜘蛛怪人停下动作,扇了结城柚希一
巴掌,那娇俏小脸变得红肿。

  「呜?……怎么了?为什么要停下来……」

  蜘蛛怪人要的,不是这只会讨好它的本能,这只是轻轻一碰就会高潮喷水屈
服的东西,就不能把它满足。

  经过十万年之久的征服,它想要得到的,是这位坚强少女的崩溃。

  「如果你现在求我的话,我就给你如何?」

  「求你……我求你插进来呀!」

  没有任何行动,蜘蛛怪人仍在等待着。

  作为意志不能完全掌控,负责身体各方面的潜意识,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了
解对方想要什么,又需要什么才会满足现在的繁殖需求。

  比生命中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强烈的空虚感在结城柚希的子宫深处出现。

  跟饥饿一样,这是一个提醒,提醒少女现在需要去做什么。

  ‘屈服吧,只要它插进来,就舒服了。’

  光是在快感中保持自我已拼尽全力,在大幅度起落间,结城柚希的精神已来
到了极限。

  ‘我可以……不用在去思考什么,只需要去享受那份快感就可以了。’

  深刻在记忆和灵魂中的快乐,在这无限空虚中轻轻搔动着少女的内心,令在
大脑中脱胎,却又受困于身体的精神意志向消极的方向思考。

  ‘只要成为它的肉便器,一个生产机器,我就不用再去思考世间的一切烦恼,
衣食住行,只需要在这无尽的快乐中渡过一生就可以了?。’

  ‘这……其实是天堂吧……?’

  潜意识放开对身体的控制,让本来只能被动承受一切的‘结城柚希’意识再
次浮出水面。

  她小口微张,「我……我……想……」

  双眼中慢慢浮出代表情欲的桃心,结城柚希在目露笑意的蜘蛛怪人面前,把
嘴巴张大,似是要吶喊中现在存于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

  ‘只要用力呼喊出来,那我人生中的一切苦难,都结束了,之后只要沉醉在
快乐中就可以了。’

  ‘但是……我甘心吗?’

  弟弟被杀的一幕在眼前浮现,在家中的生活,在学校上课的日子,跟朋友们
嬉闹的过去,构成‘结城柚希’这一存在的一切,在这一刻如同跑马灯般出现在
少女的意识当中。

  ‘如果我就这样放弃的话,其他人又会怎么样?’

  在这个无比绝望的时刻,少女仍然想到了其他人,但是现在的她,却没有反
抗的能力。

  反抗与否,导向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绝望油然而生。

  命运,没有慈悲,也没有怜悯,这个冒味而来的访客,当它要来临人生时,
人们也许会手足无指,陷入无比绝望的境地,但是,我们又可以做什么了?逃避?
惧怕?

  那当已去到逃无可逃的地步时,又该怎么办了?就此屈服,成为一个不再是
自己的行尸走肉吗?

  ‘但至少,到最后,都要保持一个人类应有的姿态死去……’

  少女放弃了,但却没有完全放弃,她接受来自命运的玩弄,但这就不代表她
要屈服。

  强者自有他的风格,强者决不会逃避,强者亦无惧命运的播弄。

  坦然面对命运的挑衅,克服命运给予人生的试练,那才是强者应有的风格所
在。

  在这绝望的境地中,没有任何强者力量,只是一个平凡十五岁中学生的少女
结城柚希,赫然作出了只有强者才会选择的行动。

  她,要做自己,即使身体已背叛自己的意志,即使那份快感足以令她疯狂。

  她,仍决定在这可以是生命最后的时刻,反抗命运,做出身为‘人类’,身
为‘结城柚希’该做的选择!

  「呸!去死吧……怪物……」

  用力把口中唾沬吐在蜘蛛怪人的身上,结城柚希露出嘲讽的神情。

  用那长长的舌头把那唾液轻轻舔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怒反笑,明明没有达成目的,但蜘蛛怪人却在狂笑。

  「明明没有任何力量,也看不到哪怕一丝的希望,即使如此,却还是不愿走
向更轻松的一条路,你们人类真是有趣,可惜的是,这样有趣的人可不多呢。」

  对于以负面情绪为食的它来说,比起完全堕落,深陷快感的苗床,像结城柚
希这种负隅顽抗,永不屈服的人,才更加的有用。

  因为前者就只是单纯的生产工具,而后者,只是她仍会对自己的产生厌恶、
恶心、愤怒、恕念等情绪,那么就能源源不绝地为它们提供力量,哪种更有用,
一目了然。

  所以蜘蛛怪人就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

  破封而出后看出的第一个苗床就有如此意志,既然对方只是没有力量,不能
对自己产生威胁的猪狗,被此世强者称为‘麻瓜’的凡人,那么得到利益的它,
又有什么好怒的了?

  「希望你还能坚持得更久呀!」

  腰间用力挺进,不再压抑的性器长驱直入,狠狠地突入子宫之内,无上快感
再次涌现,坚守为人底线的结城柚希双眼反白,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死死
地在这份快感中保持自我。

  「咕呜呜呜……我不会输的……呜噫噫呀呀呀?,不会输在……咕呜……你
这怪物的东西之下,噫呀呀呀呀呀?!!!」

  灼热白浊喷发,从已突入子宫的龟头处灌入子宫之内,无比浓郁,充满活力,
能无视生殖隔离的非人精液,绝对能令世上任何雌性受孕,子宫主动排卵,对入
发情状态的结城柚希更不会是例外。

  再次高潮的她,只能感受到灼热的液体在不断灌进自己的体内,撑起她的子
宫,整个腹部都像是怀胎九月般高高隆起。

  原本的身体构造,子宫内的东西是不可能通过食道冲上咽喉,再从口中吐出
的,但是在这刻,结城柚希却感觉到了一种像是吃得极饱,想要吃不去的东西吐
出来的呕心感。

  ‘不……在吐出来之前,我的肚子,会被它的精液撑破的!’

  她能想到的,蜘蛛怪人自然也能想到,虽然精液破肚而出对它来说并不算什
么大事,但是也足以称得上是麻烦,如果是以前的话,它也不介意这样玩玩。

  但是当现在破封而出的只有它一个,那么还花时间在玩乐上便略为不智。

  猛然一拔,以巧劲把卡在子宫口的性器拔出,仍在喷发不休的精液把结城柚
希的身体染白,滚烫腥臭的精液灼烧着她的身体,她的神经,她的精神,她的一
切。

  痛,好痛,但是好舒服……

  好痛好舒服好痛好舒服好痛好舒服好痛好舒服好痛好舒服呀呀呀呀呀!!!

  精神已接近疯狂边缘,结城柚希在这保持清醒的最后时刻,终于重新夺回了
一丝身体控制权,在那束成马尾的可爱粉红发丝被精液染白之时,她向后一抑,
用尽全力轰出一记头锤!

  意识开始下沉,在心情大起大落,陷入快感和数次绝顶后,她的精神早已到
了极限,在把所有潜能和精神引发,发出这一记只有常人出力,甚至连对方的身
体都擦不破的头锤后,她的意识,终于陷入了‘睡眠状态’之中。

  ‘我太弱了……’

  ‘跟怪物对抗……那并不是我能做到的事……’

  ‘哈哈……我真傻。’

  四周被黑暗所包围,现在结城柚希所能感受到的,只有黑暗,或者说,是‘
没有’,因为什么都感觉不到,所以四周给予她的反馈就只有黑暗。

  在这无边的黑暗当中,结城柚希便感受到了安心,因为她就不需要再去面对
什么怪物,什么底线和快感的选择。

  她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在这黑暗中,她卷缩着身子,享受着这一份比方才快感更具毒性的安心感。

  在面对难题时,逃避,永远是可耻但却有效的方法。

  ‘但是……我甘心吗?’

  跟刚刚一样的问心,跟刚刚一样的,对自己的提问。

  ‘我已经做到最好了,直到最后,我也没有输给快感,我保持住了人类的尊
严,所以……让我休息吧,让我……就此睡去……’

  ‘有些时候……不胜,就等于输。’

  !?

  在黑暗中的结城柚城睁开了‘眼睛’,理所当然的,眼前什么都没有,只是
一片黑暗,她甚至连自己的双手都看不到。

  刚刚的那句,并不是自己的心声,那么发出声音的,是什么人,又或者是什
么‘东西’!?

  安心感在未知的东西面前荡然无存,之前的安心,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如同入眠般的舒适状态下产生的。

  但当现在她已醒来,那么因逃避而生的一时安心,便像海市蜃楼般消失无踪。

  但未等她细想,一幕幕画面在她意识中闪过。

  「不……不要呀呀呀!!!」

  那是对她来说极其残忍的画面,残忍到这名在怪物面前坚忍人类尊严的少女
惨叫出声的可怖画面!

  她所看到的是,由自己诞下的‘孩子’,用它们那狰狞可怕的手脚、利器,
把自己的家人朋友分尸、凌辱的画面!

  不胜,就等于输!

  如果她就这样被占有,被当作苗床,诞下一个又一个魔物,那么此刻在她眼
前的画面,便会化为真实!

  那是比现在的处境更为绝望的画面。

  但如果要去阻止的话,现在的她,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平凡女生的她,
又能做到什么了?

  「如果现在的平凡无法令你完成心中所愿的话,那么只要变得‘不凡’不就
好了。」

  自远方传来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到它的话后,结城柚希心里苦笑。

  变得不凡,说来容易,但如果人人都能做到的话,那么‘不凡’二字,本身
又有什么意义了?

  「可以的,在你的面前,就有一个机会,阻止它们……来自异度魔界的怪物
们灭世的机会。」

  随着陌生的话语响起,一个讯息就传入了结城柚希的脑海之中。

  在十万年前,异度魔界侵入人间,没有人知道这个未知的空间从何而来,亦
没有人知道它们背后的目的。

  世人只知道,它们带来的,是破坏,是毁灭。

  为杀害同类而生的各式武器,在这群有个强大个体力量的怪物面前毫无作用。

  运使着名为暗黑战能的强者力量,即使是当时人类文明最大当量的核弹,亦
无法伤到暗黑战能十重天以上的怪物一分一毫。

  而它们当中的最强者,更是掌握着名为‘四维力量’的绝强力量。

  但是它们无比强大,就不代表人类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巫师,在人类当中,隐藏着这样一群身负强者力量的强人。

  当愚蠢的世人认为世上一切以科技力量得不到解释的事物都是‘胡说’和他
妈的‘鬼扯’时,当这些人所信奉的科技被打得溃不成军时,亦只有这些身负‘
魔法击力’的强者,才能保住他们这群无知的麻瓜的性命。

  魔法击力达到三千之数,便已能把世上最高的一座大厦轰倒,达到六千,就
能在核爆中心毫发无伤,发型不乱。

  而当巫师达到魔法击力十万之绝强境界,并想将之轰出杀敌之时,就连巫师
自身的强横身躯,亦会因承受不住而‘自毁’!

  在魔乱人间之时,隐藏起来的巫师们,终于向世界展现他们的强大!

  在轰下了欲要建立‘黑魔帝国’的黑魔王·佛帝魔以及其背后之掌控者达不
臣后,已然成为巫师之王的‘救世主’哈力·波德便率领着众巫师向这些挑战他
威严的东西攻去!

  哈力之强,已然超越了‘魔法击力’这一强者力量本身,去到一个更强横的
层次,一个足以跟‘四维力量’平分秋色的层次。

  十万年前,他亲手创造了一个异空间,跟魔主在其中大战,而剩下的巫师们,
却因魔物那没有生殖隔离和能加速母体生产速度的精液而陷入了寡不敌众的情况。

  本身拥有魔法击力的强者已是人数中的极少数,当他们面临茫茫魔海时,亦
只能力竭身亡。

  最后,剩余的巫师们决定以性命为代价,把世上所有魔物封印,而在十万年
后,封印开始弱化,在最外围,亦是最为弱小的魔物,终于有了机会逃出生天。

  但是‘救世主’哈力早已想到可能会出现的任何情况,他跟魔主的战斗更可
能持续一段相当,相当长的时间,所以他亦留下了后手。

  以他所创之绝学‘雷’‘火’‘闪’‘电’势为设计理念,结合魔法和科技
的力量所制造出的四把魔杖!

  「跟我签订契约,你便可以由‘平凡’化为‘不凡’,亲手去把在你身前发
射精液的可恶东西轰下,而你更能利用救世主在魔杖内留下的一份力量,去实现
一个梦想……」

  「令死人复生,亦非不可实现之事……」

  能阻止那个比最深层的地狱降临人间,能亲手改变命运,能令死去的弟弟回
来……

  结城柚希,就没有理由拒绝这一切。

  那么……还等什么了?

  心中燃起希望之火,直到最后亦没有放弃,保持人类之心的少女,迎来了属
于她的奇迹!

  「契约成立……烈火霸刀,传送!」

  在意识中的时间,只过去了十分之一秒不到,在少女光滑的额头仍在前冲,
蜘蛛怪人眼中露出嗤笑之意时,一份燃尽一切的炙热火焰,在二者之间疯狂暴现!

  强劲爆风形成的风刃把蛛丝切断后,化作柔和微风轻托少女,令她缓缓落地。

  清晰如湖,闪亮如宝石的红粉两瞳中映出的,唯有坚定。

  她得知了世界的真相,为了不让脑中的地狱现世,少女选择接受这本不该由
她去承担的责任。

  跟魔物战斗,守护世间的重任。

  但是……

  ‘强者自有他的风格,强者决不会逃避,强者亦无惧命运的播弄。’

  ‘坦然面对命运的挑衅,克服命运给予人生的试练,那才是强者应有的风格
所在。’

  ‘既然他能够做到,那么在他回来之前,这世间,就由我,继承’无尽火斩
刀‘的结城柚希来守护!’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跟结城柚希相反,蜘蛛怪人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好,被烈火缠身,爆风吹飞的
它后翻落地,半蹲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异状。

  一滴冷汗滑下,它已感受到了,那份独属于此世强者的力量,那名为‘魔法
击力’的力量!

  而力量的源头,便是那烈焰深处的——刀!

  足有一米五高,拥有厚重刀刃,刀柄处镶有赤红宝珠,金黄的‘火’字从中
映出,结合科幻和神秘气息的霸刀!

  光是存在于那里便霸气逼人,看上一眼就足以让眼睛被割开的绝世锋芒。

  而握上这样一柄绝世神兵的,并不是什么身材高大的强者,而是一名身高只
有154,只比这柄霸刀高上四厘米的小女孩。

  四周比太阳温度更强的火焰并没有对结城柚希造成什么伤害,反而使她感受
到一份温暖。

  很神奇的,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去使用这一柄刀。

  右手把刀轻轻拔起,比山岳更重的绝刀如同塑料玩具般被轻易拿起,染精的
左手食中二指井起,住刀身一滑。

  「火斩·拔刀!」

  一道暴烈火柱以怒破穹苍之势冲天而起,那遮蔽天日的厚重乌云被力量轰散,
漫天星辰现于世间。

  在火柱之中,那被精液所染之污秽身躯和衣物被烈火点燃,净化。

  束起头发的黑色缎带和身上的衣物化作火光消逝,头发变成金黄,眼睛也由
粉红化为烈火的炙热,由魔法击力这一神秘力量所组成的装甲随炸裂的烈火出现
在少女身上。

  先是手掌,再到身躯、腿部,最后是后背。

  一套有着科幻色彩,又像是日本古代战场护甲的装甲,出现在结城柚希身上,
在她后背的,是环环相扣,飘浮在空中的八把剑刃。

  最后,跟‘救世主’哈力·波德如出一辙的闪电战纹现于额上。

  逢邪物现,以烈火之刃斩尽邪恶的‘火’之继承者——

  魔法少女·燎里……参上!

  「魔法击力三千……六千……不可能!你这麻瓜又怎可能拥有魔法击力一万
之级数!?」

  要知道,当初的救世主欲以杀龙来提升自己之时,亦不过是处于魔法击力一
万的级数,而结城柚希,本身只是麻瓜的她却在呼吸间得到这足以杀龙的力量,
这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不可能?嘿!当这份力量已在我身上出现,而你又确切的感觉到时,这又
有什么不可能的了?」

  似是受到了力量和一些讯息的影响,结城柚希的说话方式,亦不自觉地强者
了起来!

  手上霸刀直指怪人,结城柚希再无担怯之意,眼中唯有除魔卫道之决心!

  「他妈的,你在‘大’我吗?突然得到力量,连能不能控制都是问题,你就
连比你弱的人也打不倒呀!」

  没有回应,结城柚希双膝微屈,双手把烈火霸刀拉到脸旁,肩上的位置,刀
尖直指蜘蛛怪人。

  把意识,招式存于心中,调动力量跟霸刀共鸣……

  然后——便他妈的轰下去罢……

  「无尽火斩刀·烈火再燃!!!」

  足下发力,少女用尽全力向前突刺,位于臀部的喷射口喷出强猛烈火,令速
度一增再增。

  魔法击力化为烈火把少女包裹,炙烈无比的炎之翼现形,刀尖为鸟喙,身后
燃起火焰的八剑为鸟翼,喷射口的光焰则是尾翎。

  化作火鸟的结城柚希在蜘蛛怪人反应不及之时便已将之狠狠轰中,只有暗黑
战能五层不到的它便无可能正面接下这由具有智能的烈火霸刀主导的全力一击。

  体内战能在身体崩溃之时破体而出,爆炸实时出现。

  今天,十万年前侵入人间的魔物重现尘寰

  今夜,继承救世主意志和力量招式的少女,立下保护人间之誓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