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闲鱼 同人续写】第十九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逆神旸
2022年4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9911

  「白易?你便是今年甲子中榜的人?萧某承礼。」毕竟是传闻中白相的嫡孙,
萧羽现在可不想轻易就把当朝左相给得罪了,所以在这白易面前还是该有的礼数
还要注意。

  「萧大人可不必如此见外,这朝堂之中人人皆知萧大人乃是皇上的宠臣,之
后白易入朝做官还需要萧大人的多多扶持呢。」白易果然展现出来的风度绝非一
般表现出来的市井之家,看样子倒像是大户出身的公子一般。「哪里哪里,白公
子年纪轻轻便已中得甲子,想必将来在朝中必然大有作为。」

  「哈哈,白易在此谢过萧大人的赏识了,若是萧大人不见外,白某将于两日
后在恩科亭举办庆榜谢宴,到时还请萧大人不吝前来祝贺呢。」

  这庆榜宴便是中榜学士贺谢宾客的一次宴礼,而恩科亭便是为此特地建造的,
不过大多数都是寒门或者是背景不深的学子才会在这里摆宴,一般稍微有些背景
权势的大都会选择在自家里或者是更为豪华的酒楼,不过这白易却将这庆榜宴设
在这里,倒是让萧羽感到非常的奇怪,不过料想现在朝中卫家凭借着建王的扶持
地位早已经是水涨船高了,已经稳稳的压过了白家一头,虽然白易的关系明面上
的人都可想而知,但是若是现在白易的身份突然暴露的话,一定会引起卫家的压
迫的,所以这也正是为什么白易会前来拉拢萧羽的缘故了。不过萧羽也并不是毫
不领情之人,现在他只想处在中立的地位,一边不会得罪卫家,一边又能够缓和
和白家的关系。

  「哈哈,萧某有幸,既然白公子诚心邀请,那萧某就却之不恭了,到时一定
会到场祝贺的。」「那就多些萧大人赏识了,白某静候。」白易话不多说,稍一
抱拳之后,便离去了。

  「萧羽,这家伙,明明就是来拉拢你的,却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身为当朝
左相的嫡孙,竟然做事偷偷摸摸的,真是令人感到可耻呢。萧羽,这种无耻小人,
你一定不要和他合作。」

  「瑶儿,不要如此盛怒,如今卫家在朝中的权势实在太重,我们如果能够借
助白家的权势的话还能够从中周旋。」

  「既然卫家现在权势那么滔天,甚至还做下了那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那父
皇为什么不压制一下卫家呢,反而任由卫家如此这样猖狂。」

  虽然宋瑶的确是有一番经商头脑,但是在这种涉及到政治事件上,她就有些
不懂了。「瑶儿,现在正是夺嫡的关键时期,而建王又是你父皇的儿子,自然也
属在夺嫡一列了,若是你父皇去打压卫家的话,那岂不是就在说明打压的是建王
一系了吗,所以说任何人都可以去打压卫家,但是唯独只有你父皇不可以,你父
皇只能从中去协调,这才是帝王的制衡之策,你可懂了吗?」

  「哼,我才不想懂,反正我就对这个白易很看不上眼,就想好好地教训他一
番。」对宋瑶的话,萧羽也只是泯然一笑,看来这公主的小脾气还真是避免不了
呢。相比于宋瑶的小孩子气,秋月却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两人说话,脸上偶
尔却带着微微的笑意,一副如沐春风的感觉。

  「秋月,和这些世家关系的打点,就由我来就可以,不过这洛阳的军权可一
定要牢牢的抓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夫君莫要担心,妾身自有主意,明日正好妾身要前往中城卫军营中,若是
夫君有时间的话,可以随妾身前去一看,相信夫君看到妾身的主意之后,一定会
非常高兴的。」

  说着说着,秋月的脸上便浮现出一片红晕,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将军竟然也
会出现蒙羞的模样。「哈哈,看来秋月一定是胸有成竹了呢,那为夫我就拭目以
待吧。」

  翌日清晨,萧羽和秋月二人相携来到了中城卫的大营,秋月虽然身为中城卫
的统领,但是平时也没有什么时间来这里,平时大多都是由何伍来协助管理的,
自从何家寨被收缴之后,何伍就一直担任着中城卫的副统领一职,当然,这也是
萧羽特意提携的,毕竟像军权这种大事还是交给自己人才比较放心一些。

  「少爷,夫人。」何伍欠身站在两人身前,微微的行着礼。「何伍,既然此
时是在军中,就不要在行家中的俗礼了,一切都按照军中礼节从事。」

  一到这军中,梁秋月仿佛又恢复到了之前那种将军般的风范,直接对何伍下
令道。「是,统领大人,中城卫的四位百夫长现在都在这里了,还请统领大人训
话。」梁秋月微微前上,身上披着一身亮银色的铠甲,就连头上的青发都被她用
绳扣给紧紧的缠了起立,看上去倒是蛮有一副英姿飒爽的姿态。

  「你们都是从军中精心选拔出来的,所以对你们的能力我自然是非常放心,
但是我想问你们一件事情,你们必须如实的回答我,你们在这中城卫的军中,是
忠于我还是忠于朝廷呢?」

  「额……这……」梁秋月的这个问题顿时让这几个百夫长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他们身为大赵的军士,自然是忠于赵国,忠于皇上的理念,但是现在听面前这统
领的意思,难不成是要跟着她一起造反不成?

  「你们的耳朵都聋了吗?没听到统领大人的话,难道你们忘了你们以前在别
的军营当职的时候拿的那点俸禄了吗?现在在这中城卫中每个月至少能拿到以前
三倍的俸禄,这一切可都是统领大人,都是萧家给你们的,难道你们不应该对统
领大人效忠吗?」

  听到何伍说的话之后,这几个百夫长都犹豫了,虽说在这军中当职,但是都
是为了养家糊口,现在的粮饷确实要比他们之前拿到的要更多。不过光是靠钱就
能够将他们几人给绑住自然还是远远不够,不过梁秋月却自有主意,正当萧羽要
起身帮忙的时候,只见秋月嘴边微微一笑,适时地制止了他,随后慢慢地转身。

  「何伍,这段时日我不在军中,可都是你在操持军务,你刚才所说的粮饷一
事,是我家夫君给予的,不过现在,为了能够让你们一直忠诚于我,本将军只好
以身相奉,想必诸位在这军中应该很久都没有近过女色了吧,本将军自持还有几
分姿色,若是诸位喜欢的话,尽可以随意的来蹂躏本将军哦。」

  一边说着,秋月那白嫩的俏脸上面竟然慢慢的露出了一丝浓郁的红晕,只见
她的一双素手慢慢的探到了自己的身前,轻轻的将胸前那银白色铠甲的锁扣打开,
不过她并没有将身上的铠甲全部脱下来,只是微微敞开了怀,这个时候才发现原
来秋月的铠甲内里并没有穿任何衣服,白嫩的肌肤完全的暴露在何伍等人的眼前,
尤其是秋月胸前那两只硕大丰满的乳房,这段时日被那么多下人经常玩弄下,倒
是又变大了几分,尤其是胸前顶峰上的那两粒突出来的乳头,可能是因为主人的
身体感到羞耻的缘故,那两粒乳头早已经在空气中翘立了起立,紫红色的乳头变
得膨胀肿大,吸引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眼球。

  「咕嘟!」周围依然传来阵阵的吞咽口水的声音,不过此时秋月的动作并没
有停下,她的脸上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的弯身将下身的护甲给撩到了一旁,另周
围的众人感到异常惊艳的是,那原本是护裆的地方却是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内里
一片黑色的茂密丛林就这样赤裸裸地展现出来,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女将军的下身
竟然是真空开装,茂盛的阴毛下方隐隐约约的露出一条略显褐色的缝隙出来,那
条缝隙的中间却是已经变得非常的湿润了,自从练了淫功之后的秋月,她的身体
就变得非常的敏感,哪怕现在这样将自己的私处完全暴露在陌生男人的眼前,她
都会感到一阵的快感欲望在自己的身体内不断的滋生,以至于从她的小嘴里面已
经开始发出阵阵的呻吟声出来。

  这几人中也只有何伍见过秋月的裸体,但那已经是在何家寨,已经过去了好
长时间的事情了,而这段时间何伍一直都在军中忙于军务,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
有近过女色了,所以现在猛然看见统领大人现在这幅风骚的模样,他马上就感觉
自己的体内一阵的炽热,尤其是双腿之间的肉棒,马上就开始膨胀了起来。

  「额……统领大人,您……您这是?」何伍咬着牙地询问着面前的梁秋月,
不时的还转头看向旁边正坐在椅子上的萧羽,可惜萧羽看到眼前秋月摆出这副赤
裸的模样,不但没有任何的阻止行为,反而脸上还带着一副期待的笑容。

  「何副统领,怎么,难道本将军的身体在你的眼中没有任何一点魅力吗?还
有这四位百夫长大人,现在本将军在你们面前只不过是一只可以随意蹂躏的母狗,
可以随便的让你们发泄性欲,难道你们不心动嘛?」

  这四位百夫长更是非常不堪,在他们的眼中,梁秋月可是高高在上的豪门女
将,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瞻仰的对象而已,他们何曾想过现在这偶像竟然沦落成了
一只下贱的母狗了,可是他们却谁都没敢主动上前的。「嘿嘿,既然统领大人如
此善待我们这些下属,那属下可就在所不惜了。」

  几人之中唯有何伍可以之前已经见识过了梁秋月的这般风骚下贱的模样,于
是便直接将自己浑身上下的铠甲都给剥了下来,然后转身朝着旁边的萧羽微微的
施礼。

  「少爷,既然少夫人如此盛情邀请,小人实在是无法推辞,就请少爷您在一
旁好好的欣赏少夫人是如何被小人给亵玩的吧。」说完,何伍便直冲而上,他早
已经看上了梁秋月胸前的那对大奶子,两只有些黢黑的双手直接就握住了秋月的
奶子开始尽情的揉捏了起来。

  「啊……唔……」看着自己的奶子被何伍这个下人的两只脏手给肆意的揉捏
成各种不同的形状,那种酥麻的感觉慢慢的从自己的奶头传遍自己的全身各处,
从她的小嘴里面也开始发出阵阵难以启齿的呜咽呻吟。「啊唔。」

  何伍一只手紧紧的按住了梁秋月的一只奶子,另一边却直接把嘴靠了上去,
紧紧地吸住了秋月的一粒奶头,舌头不停的在娇嫩的乳头上面舔舐挑逗着,不时
地还用牙齿轻轻的咬着秋月的奶头。「啊……奶头,好舒服……啊……用力……
让我更舒服……」

  秋月的身体也已经开始出现了发情的状态了,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胸前何
伍的脑袋,用力的往自己的胸前按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产生了大量的快感。
「啊……主人……给我……月奴的下面好痒……月奴好想被主人肏……」

  秋月忘情的浪叫着,虽然身上还穿着身为女将军的铠甲,但是此时的秋月却
俨然成了一个母狗女奴。何伍一边嘴上不停的吸吮着秋月那竖起来的奶头,听着
秋月那越来越发浪的呻吟声,他便直接伸出手探向了秋月的下半身,在那茂盛的
丛林间轻轻的一抹,果然沾了一手的湿意。

  「哈哈,没想到统领大人的骚穴都已经变得这么湿了呢,你们几个还在那愣
着干嘛,还不赶紧过来一起享受统领大人的身体,这可是统领大人的军令,你们
几个还敢不遵守吗?」

  那几个百夫长互相看了看,从刚才他们瞅见梁秋月这威武女将军的身体蜜处,
他们的心里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上吧,兄弟,这可是难得一次的机会呢。」
「鼎鼎大名的车骑将军的身体,要是能玩上一次,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呢,草,哥
几个,我不管了,我受不了了。」

  一人说着,直接便冲上前去,双手直接隔着外面厚实的软甲紧紧的搂住了秋
月纤细的腰肢,在她腰间的软肉上肆意的揉捏了几下之后,便十分猴急的褪下了
身上的裤子,将早已经膨胀了很久的大肉棒顶在了秋月那早已经流了很多水的骚
洞上面用力的摩擦了几下之后,便直接挺身就将那硕大粗长的肉棒给完全插了进
去。

  「喔啊……好舒服的肉棒……快……快点用力肏我的骚穴……啊啊……要是
让本将军……啊啊……肏爽了……就给你们升官……啊啊啊……夫君……秋月……
的小穴……被肏的好舒服……」

  刚被大肉棒插入之后,这百夫长便又些耐不住急性子,抱住秋月那柔软的身
躯便是一阵非常激烈的抽插。「娘子不要怕,夫君就在你身边陪着你,你就好好
的享受就好了。」

  一旁的萧羽慢慢的走到了秋月的身旁,手里拿着一条绢细的手绢,轻轻的将
秋月那光洁的额头上渗出来的香汗慢慢的擦拭干净,然后双手轻轻的捧住了秋月
的脸庞,在她那红润的脸蛋上面轻轻的抚摸着,看着秋月不时皱起来的眉头和那
因为骚穴不停的被肉棒冲击而时时张开的小口。

  萧羽只是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副怜惜的表情,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轻轻
的在秋月的红唇上面轻轻一吻。这时,正在抽插着秋月骚洞的那人却突然加快了
抽插的速度,那粗大的肉棒快速的在秋月的小穴里面冲击了起立,马上就惹得秋
月的身体一阵的颤动痉挛,小嘴中发出一股非常强烈的呜咽呻吟。

  「啊……夫君……秋月……秋月要受不了了……啊啊……小穴……被大肉棒……
插的好舒服……啊啊……要去了啊啊啊……」

  突然秋月的娇躯开始快速的颤抖了起来,只见她秀眉紧蹙,贝齿紧咬,那两
片本该红润的芳唇此时却已经抿的没了血色,她的两条藕臂用力的抱住了萧羽的
脖子,然后上半身突然猛力地往前一扑,直接扑进了萧羽的怀中。却见她的下半
身两腿间的骚洞内突然喷出一股炽热浓厚的白色液体,朝着她的后方猛然地喷出
了一条细长的水柱。梁秋月终于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快……快给我……我还要……啊啊……月奴……下面的小穴好痒……快,
给我大鸡巴……主人……」

  刚高潮过后的秋月并没有就此停下,她感觉自己的下身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流
着自己的淫水和刚才射进来的精液,肉洞里面突然失去了肉棒之后却是异常的空
虚,那种又痒又麻的感觉让梁秋月不禁无法忍受的开始大声的呻吟着。这便是习
练淫功之后的结果,秋月如今的淫功已经进入到了小乘的境界了,所以现在单单
只是一次性交的话根本没办法满足她的欲望,现在只有轮奸才能更适合如今的秋
月了。

  「该我了该我了……你个家伙,看你长的身强体壮的,没想到才只能坚持这
么一会,快点上一边去,让俺也来享受一下统领大人的骚穴的滋味到底如何。」

  旁边一个已经等了好久的人终于也忍不住,直接就把身上的铠甲给扒了下来,
然后将那已经瘫软趴在梁秋月屁股上的那百夫长给推到了一旁,赶紧提枪上马,
虽然此时统领大人的小穴里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着上一人的精液,但都是一
个壕子里面的弟兄,倒也没有那么的嫌弃了。那比上一根还要更加粗长的肉棒没
有过多的等待,便直接直直的插入进了统领大人的小穴内。

  「啊……夫君……大肉棒……又进来了……」被插入的秋月猛的扬起了头,
一旁的萧羽正要抱住她的时候,却突然见一旁刚才正在玩弄秋月两只大奶子的何
伍却突然走了上前。

  「少爷,您看统领大人的这小嘴一直都在空闲着呢,不如就让小的我来满足
一下统领大人的嘴穴,您看如何呢?」

  萧羽本来正为何伍突然打断他和秋月的拥抱而非常的气恼,不过当他转头看
到秋月的眼中听到何伍的话反而露出一副非常期待的模样,便暗暗点了点头,他
伸手在何伍的肩膀上面轻轻的拍了几下之后,这才主动的退到了一旁。看来秋月
已经有了成为淫女的特质了呢。「嘿嘿,统领大人,从刚才俺可就一直都在注意
你的小嘴呢,下面就给俺的鸡巴放松一下吧。」

  不过当何伍翘着他的大鸡巴来到秋月的面前的时候,却看到秋月直接便探头
过来,主动的张开了嘴巴,将何伍的那根黢黑的大肉棒直接给吞进了自己的嘴里
面。顿时,一股腥臭腥臊的气味瞬间充斥了她整个口腔,但是秋月只是轻轻的一
皱眉便马上缓和过来,现在她已经彻底迷恋上了任何一个男人鸡巴的味道了,秋
月就如同一个痴妇一般,那两片红润的嘴唇紧紧的咬住了嘴中的大肉棒,用力地
吮吸个不停,同时还用自己的舌头不停的挑逗着肉棒上面的敏感位置。

  「啊……统领大人……您的嘴巴……好热好湿……啊啊……」只是秋月的一
下用力吸吮,便仿佛要把何伍的整个婚都要吸出来似的,他紧紧的搂住了秋月的
脑袋,秋月嘴中的大肉棒便如同打桩一般的在那湿滑的小嘴里面开始用力的抽插
了起来。同时在秋月屁股后面的那个正在肏着秋月小穴的百夫长看到副统领这般
卖力的模样,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用力的将大肉棒捅入进秋月的叱穴中去。

  「啊啊……呜呜……」秋月的上下两个洞穴都被大肉棒给挤的满满当当,她
的小嘴中甚至连喊叫的声音都办不到,只能发出阵阵呜呜的声音。萧羽此时也完
全陷入到了这种淫妻的快感当中,他已经将自己下身的衣衫全部除净,一手正握
住了自己的肉棒不断的撸动着,嘴里面还在不停的喘着粗气,他的双眼却在紧紧
的盯着秋月的小穴和那根肉棒不断交合的部位。实在是秋月的淫功提升的太快了,
何伍也不过是刚刚从萧羽那里得到功法,根本没来得及去习练,所以自然是无法
比的上秋月了,而其他的百夫长就更加无济于事了,只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
们两人便纷纷的败下阵来。

  秋月的身体瘫软在了地上,那小嘴微微的张开着,还在不停的急喘着,从她
的嘴角缓缓的流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那是刚才何伍射到她嘴里面的精液,秋月
慢慢的将嘴中的精液都吐到了手心中,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之后,似乎觉得扔掉实
在可惜,便又直接全部都送到了自己的嘴中,仰头喝下。

  「秋月,怎么样,看你现在连续受了两次性爱了,不过看你的精神状态还是
比之前的要好很多呢,看来这淫功你习练的不错呢,如果继续这样持续下去的话,
早晚会到大成的那一天呢。」

  此时的梁秋月果然是精神焕发了许多,她勉强的将嘴中的精液全部都咽下去
了之后,这才直起了腰身,看着面前的夫君微微一笑,不过当她的视线看向萧羽
那赤裸的下半身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夫君的肉棒此时还在高高的挺立着,
看来一定是刚才夫君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呢。秋月的素手轻轻的握住了萧羽的肉
棒,轻轻的撸动了一番之后,便惹得萧羽的嘴中发出一阵非常惬意的呻吟声。

  「夫君,看你这般模样,要不要用秋月的小穴帮你发泄出来呢?」看着我秋
月正要起身的样子,萧羽连忙伸手阻拦住了她的动作,然后轻轻将秋月的娇躯抱
在自己的怀中,对自己怀中的这个美娇人,萧羽的心里感到无限的宠溺,他的脸
紧紧地贴住了秋月白嫩滑腻的脸颊,然后将自己的嘴巴慢慢地移动到了秋月柔嫩
的嘴角旁边,四唇相接,萧羽温情地伸出舌尖轻轻地舔弄着秋月那两片柔软的嘴
唇。

  然后用舌头慢慢地挑开秋月的两排贝齿,直接深入到了她的小口深处。当萧
羽的舌头和秋月的小舌触碰到一起的时候,他便已经感觉到了从秋月的小舌上面
传来一阵阵浓郁的腥臊气味,伴随着的便是她舌尖上的一点点还未来得及咽下去
的精液进入到萧羽的嘴中,但萧羽并没有任何介意,反而将秋月的小舌头直接吸
入到了自己的嘴巴里面。两人正在惬意地亲吻着,却没发现此时从背后走上前来
一个人,看着他很是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秋月的背后,然后两只粗大的手掌搓了搓,
快速的将秋月背后屁股上遮挡的羽甲给拉到了一旁,待秋月那两半白白嫩嫩的屁
股完全的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那人的嘴中发出一阵喜悦的惊呼声,萧羽和秋
月两人似乎也已经感觉到了后面的来人,但是两人此时正在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激
烈地拥吻着,谁也没有去理会她身后的人。这身后的人正是刚才一直在后面畏手
畏脚却不敢上前的那最后一位百夫长,只见他伸出他那双黢黑的手,两眼放光地
盯着秋月那白嫩的屁股,然后放在上面用力地揉捏抚摸了几下,倒是惹得秋月嘴
中发出一阵轻轻的呻吟声。

  「怎么了,秋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呢?」

  「没事的,夫君。」萧羽扭头看了看在秋月身后的那个面相长得有些丑陋的
百夫长,这一看倒是把人给吓了一跳,但是那百夫长见接下来萧羽并没有任何的
动作,而是转过头去继续和秋月亲吻了起来,这才彻底的放下心,又开始继续玩
弄揉捏起了秋月肥硕的巨臀。

  「哈哈,原来俺也能够玩到统领大人的骚屁股了呢。」只见那人突然脸上一
阵淫笑,然后直接用力地把秋月的屁股从后面给抬了起来,露出了两半臀缝之间
最神秘的位置,用手用力地掰开之后,不过当他看到秋月原来的那骚穴淫洞此时
却已经成了一个无法闭合的洞口了,而且从那洞口处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白
色的浓精的时候,那百夫长有些皱起了眉头,可能这人也是有些洁癖来着,显然
不想再插进那流满着精液的淫洞里面,不过当他瞅见秋月那淫洞上方那个同样粉
嫩的菊花小洞的时候,他的双眼突然一亮,然后直接用手指沾了一下自己口中的
唾液,沾湿了之后便直接插进了秋月的菊花洞口内,当感受到了内里包裹着的紧
致的时候,那百夫长的脸上瞬间变得惊喜了起来。

  「啊……后面……」当自己的菊花被手指插入的那一刻,从秋月的嘴中发出
一声悠长的呻吟声,她的两片臀瓣下意识地就合拢夹紧了后面的手指。「秋月,
怎么样?是不是很痛,要不让他轻一点弄?」看到自己的娇妻脸上突然浮现出了
那种有些痛苦的表情,萧羽不禁关切地问着,但是秋月却只是稍微舒缓了一下眉
头,然后却微微地摇了摇头。

  「额……夫君不要担心,妾身……妾身没事的……」

  「哈哈,今天就让我也来领教一下统领大人的菊花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吧。」
那百夫长显然也听到了这夫妻的对话,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更加精彩,心里反而
更加激动了,他赶紧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剥光之后,然后一只手扶着自己那膨
胀的大肉棒,慢慢地对准了秋月那柔嫩的菊穴。「想必统领大人的这粉嫩的菊穴
应该还没有被用过多少次吧,啧啧,光是看这粉嫩的颜色,俺就已经期待插进里
面的感觉了呢,统领大人,您准备好了吗?」

  感觉到身后地那根大肉棒在自己的菊花上面不停地来回蹭着,秋月心里甚至
还在隐隐地期待着大肉棒能够赶紧地插进自己的菊穴里面。

  「啊……主人……快……快给我……快用您的大鸡巴插进……插进月奴的……
菊穴里面……啊啊……月奴,快要……受不了了……」

  秋月总是一直感觉着自己的身后一直不停地传来那种被那肉棒给不停摩擦的
强烈痒感,此时的她就像是一直嗷嗷叫的母狗一般,不停地祈求着身后的主人来
干她。「哈哈,没想到我们威武的女将军现在也变成一只母狗了吗?嘿嘿,那属
下我可就不客气了呢。」

  说着,那百夫长直接将自己的龟头对准了秋月的菊花入口,然后嘴上发出一
阵低吼声,那龟头便直接将秋月那狭小的菊花入口给强硬地挤开,然后肉棒直接
长驱直入。原本以为秋月的肛道内会非常的干燥无比,但是当那百夫长的肉棒插
进去之后,却发现秋月的肛道内竟然也是非常的湿滑无比。原来自从秋月的淫功
习练到小成境界的时候,她的体质也在慢慢地发生着改变,尤其是原本干燥紧窄
的肛道,为了能够更加适应肉棒的抽插,所以现在她得肛道内也可以分泌出一些
液体。

  「啊……月奴的肛道被……大肉棒塞得好满……好舒服……」秋月的菊花在
被大肉棒插入的那一刻,她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萧羽,一边承受着后面接连不停
的肉棒冲击,一边又和自己的夫君激烈的亲吻着。

  「喔……这就是统领大人的肛道呢……啊……这种紧致的感觉好舒服呢……
不过看来还没有经过多少次开发呢,那属下就特地为统领大人分忧了。」感受到
了自己的身后不断传来的用力持续的抽插感,秋月的小嘴情不自禁地张开,发出
一阵阵的呻吟声。「啊啊……太爽了……月奴要爽死了……」

  那百夫长的肉棒也已经插到了极为兴奋的时刻了,他直接将秋月上半身那已
经散落的盔甲给直接剥开,将她白嫩的身体完全的赤裸出来,双手从她的双臂之
间直接穿了过去,然后直接就握住了她胸前的那两只丰腴的大奶子便开始尽情的
揉捏了起来。

  「啊啊……统领大人……不行了……啊啊……你的菊穴里面……实在是太舒
服了……我……我快要受不了了……啊啊……」身后的男人并没有坚持太长的时
间,萧羽可以清楚的看到秋月的脸上浮现出一种非常幽怨的神情,但是转而便消
散在着被强力的抽插中。

  「啊啊……主人……快……全部都……啊啊……都射到月奴……的菊穴里面
吧……啊啊……」秋月开始放浪地大叫着,更加助长了身后男人的气焰。「啊啊……
要射了……啊啊……统领大人……属下的精液……全部都射给你啊……啊啊……」

  秋月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阵重重的冲击感,然后那男人的肉棒便在她
的屁股上面用力地撞击了几下,传来一阵「啪啪」的声音,紧接着,那根粗长的
肉棒便直接长驱直入进了她的肛道深处,一股非常炽热的液体瞬间充满了她整个
腔道,但是即便如此,秋月还是没有达到高潮,她得整个身体颤动了几下之后,
便感觉到一直插在自己身体内的那根原本粗壮的肉棒正在渐渐地变得瘫软了下去。

  已经完全软下去的肉棒慢慢地从秋月的肛道中拔了出去,那已经完全不能合
拢的肉洞中慢慢地渗出了大量的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看上去非常的淫荡。

  「怎么样?秋月,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呢?」

  秋月确实感到自己的身体还是非常的空虚,只得无奈地叹了声气,不过萧羽
倒是还有主意,直接对一旁的何伍下令,让他再挑几个信得过的军士前来。这些
营中的军士们大多都对秋月这位女将军的威风英姿可是都非常清楚的,现在被人
给带进来之后,却发现现在自己竟然有能够和这位女将军亲密接触的机会,自然
是欣喜若狂。何伍又从这营中挑选了几个亲信兵士之后,这才全部都带回了帐中,
不一会,营帐中便又开始响起了秋月的缠绵呜咽的声音和阵阵男人不停地低吼声。
真个好不快活!

  太政二十二年七月初六,乃是古历上的双十月日,可谓大吉。洛阳城门外,
大将军王靖奉命率领五万大军出征西羌,大赵皇帝宋政携文武百官出城相送。原
本大军出征还需要祭祀、仪仗等各种礼节,本来礼部也有在筹备这些事情,但是
后来却被王靖以军务紧急为由给全部推脱了,所以五万大军集结起来只用了短短
的七日,在洛阳城门外,王靖拜别了皇上,这才开始率大军向西而去,随行的督
军统领却是他的儿子王材。

  待大军行进后,在洛阳城门外的众臣百官这才慢慢地散去,不过却没有人注
意到,有一中年男子上了轿子之后,那轿夫并没有往洛阳城内而去,而是在城内
随意的逛了几圈之后,一路向城外而去,一直到了洛阳城郊之后,这里突然出现
了一处非常偏僻的小型私家庄园,那轿子一路进了庄园内。从房内突然出来一中
年男子,看到那轿子里缓缓走出来的男人,他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种非常崇敬的
表情,赶忙行到那男人面前,然后拱手作揖。

  「老爷,您回来了,属下在这里已经就等您多时了,不知道我们的计划行动
能否开始展开呢。」「王靖的大军不过才刚刚出发,你着急什么,莫不是你在外
面呆的时日久了,已经对我不忠了?」「属下不敢。」

  「王程昱,你可千万别忘记了,你可是一枚关键棋子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