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婚的想梦】2——婚礼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骨髓机
2022年3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104

  正文内容……

  上一章在旧闻展览馆,发表于四年前,名叫《【礼婚的想梦】1 ——书房》

  最近偶然拾起,更新一下,昨晚写了一半提交丢失了,这份应该是完整的,
请版主审阅。

  以下是正文

  「……咔嚓咔嚓」

  「咔嚓」

  「新娘子的脸侧一点,对,新郎再靠前一点。对,抱紧新娘,再抱紧一点。」

  在闪光灯下,叶欣茹和阿良几乎被晃花了眼。尤其是叶欣茹,拍了十五分钟
左右,已经很累了,她偷偷借着阿良的身体做支撑,轻轻靠着。阿良似乎也知道
她的用意,体贴地拥紧她,手抱着她的腰身更箍紧了一点了。

  「咔嚓。」拍完这一组后,摄影师继续低头检查镜头,他命令到:「拍得很
好。你们先放松一下」

  一幅幅精美的婚纱画面,甜蜜的笑容特写,刚才那自然的温情流露,毫无遗
漏捕捉在内。

  「不错,不错。」他赞美着新人。在他快速的手指操作间,相机飞速的闪过
过程中。不会有人留意到,中间夹杂着一两张新娘胸部玲珑曲线的特写,穿鞋环
节中旗袍下大腿走光的镜头,以及早上化妆室内,从侧面拍到的,包括姐妹团几
人在内的,离罩的照片。

  也许这是摄影师的秘密,也许这件事可以一辈子都没人知道。

  如果事情是这样就好了。

               第二章 婚礼

  「刚刚我去想看照片了,摄影都不让我看。」

  拍完照,姐妹团为首的李婷走过来跟叶欣茹嘟嚷到。

  「为什么不让看?」

  「这家摄影工作室很大牌的,他说没挑好照片,客户就不能看。而且很干脆
的就走了。」

  「岂有此理」

  「对啊,至少帮我们几姐妹先拍一两张啊,待会又换一套衣服了。」姐妹团
陆续围了过来,这次说话的是阿慧。

  看见她们要聊天,阿良识趣地走向了他的兄弟团里。

  「我们自己手机拍吧。不用那摄影了。」叶欣茹打圆场道。她突然有了个想
法,「阿比,你去找个伴郎哥哥,过来帮我们拍。」

  阿比走向伴郎团,果不其然,她走向伴郎团一个高挑的小伙子阿健。这次想
让这位大学刚毕业的堂妹出出场,婚礼才过了一早上,阿比似乎就有意跟这位伴
郎眉来眼去。

  不过这位阿健也没什么心机,很热情地过来给她们拍照。

  「你们站紧一点,来,一,二,三!」

  「咔嚓」

  一共六位风格不同的美艳女士被定格了下来。

  站在中间的新娘叶欣茹左手,就是最成熟打扮的李婷。说是成熟,也只不过
是因为一年前已为人妻的缘故。这次婚礼前前后后,基本上都是她帮着欣茹做决
定。

  她是叶欣茹最信赖的同事。从入职之初,她就把叶欣茹当妹妹一样看待。包
括欣茹和阿良拍拖,都离不开与她各种参谋。但她确实也是欣茹乃至女人之中的
榜样,她学业优秀,从而以高学历入职,工作也雷厉风行,在公司里一路高升。
而另一方面,她的爱情也相当美好,她样貌出众,一年前与一位空少结婚成家,
家庭幸福美满。在镜头内,她穿着粉色的礼服,与新娘的白色的婚纱,以及其他
姐妹的白色的礼服区隔开,又成了不抢眼的点缀。她身材匀称饱满,老司机都能
看得出来,比新娘稍微大一点的E 罩杯。全身皮肤泛着健康的桃色,十分诱人。

  而站在叶欣茹右一边的,是她从高中以来的闺蜜阿慧。相比其他姐妹,阿慧
显得温婉而柔弱。她身材偏瘦,白色礼服袒露浅白的藕臂。她瓜子脸,脖子细长,
挽着及肩的长发,通常在角落盈盈一笑,让人感到春意盎然。礼服绸缎下看不到
纤细的腰身,但只觉得整个人特别高挑。

  她是叶欣茹口中的「古典美人」,而这位古典美人,不太主动,所以至今没
有一个长期的男友。不过,她这种「好嫁风」,未来一定是一个稳重大方的男孩
子带走她吧,叶欣茹一直这样相信的。

  阿慧的右边,是叶欣茹的同部门同事Wing,Wing是东南亚混血,肤色稍微深
一点,但身材特别好,拥有姐妹团最大的F 罩杯,,以至于她橙色的大奶罩秃在
了礼服外面,她也不甚留意。她工作平日从没可以隐藏自己深深的乳沟,总喜欢
穿宽松轻薄的衣服,却也漏出盈盈的腰身,看起来一点不也粗。

  所以在公司内男人都暗地议论她为「尤物」。不过,叶欣茹很清楚,这只是
她大大咧咧的个性而已。Wing除了衣着外,其他相当保守,她有一个高中相识的
男朋友,所以从不参与公司的社交活动。而她透露过最开心的,莫过于回家和男
友一起吃晚饭。

  李婷的左边,是公司行政Lydia . 照片中的Lydia ,看得出来最浓的妆,以
及最刻意凹凸的造型,似乎有意跻身这个姐妹团中当皇后。她这次是主动来加入
姐妹团的,这多少是想多接近罗家高层的目的。

  Lydia 出身一般,向上爬的欲望特别强。她在公司里也是故意营造出高傲的
人设——买最贵的香水,最奢侈的包,整天出入高档酒会等场合,蜻蜓点水一般
更换着男朋友。但是她对叶欣茹,包括大部分女同事,还是平和客气的,所以也
不妨碍她作为好朋友,出现在叶欣茹的姐妹团中。

  而剩下的最后一位,就是叶欣茹的堂妹阿比。在照片中与站在旁边的Lydia
相比,大学刚毕业的她显得尤为稚嫩。不过胜在胶原蛋白的作用,加上追求小红
书「韩风」的打扮,也学会了凸显自己的青春和「纯欲」了。她朋友圈的照片里,
无不是那种装作不经意秀身段的。

  阿比也想借这次机会进入欣茹的公司,所以最近特别Lydia 靠近,叶欣茹一
直找机会打消她的这个主意。不过今天她又主动靠近新郎阿健,恐怕以后更不好
劝了,欣茹心想到。

  六位美女就这么定格在相册中。锁定了她们之间一生中,最单纯最亲密的时
刻。

  「几点了,我们是不是该去婚姻会场准备了?」叶欣茹向李婷问到。

  「我安排好的。」李婷摆摆手,「时间不赶。」

  「我感觉我拍了好久好久了。不过,」叶欣茹突然想起来,「我一直想问你,
为什么接下来酒店换礼服的时间,安排那么长呢,不是该早点下去到门口,见见
宾客吗?」

  李婷刚张口又忽然顿了顿,这时候阿慧却插了嘴,「可能是安排多一点时间
让摄影师多给我们姐妹团拍照嘛,我们换了衣服,再要求他帮我们拍一条视频。」

  「对,」李婷点头,「安排好的」

  「这摄影师太不像样了,待会她肯好好拍吗?」Lydia 又忍不住嗔到,大家
也多骂了摄影几句。直到阿良走过来才停下来。于是李婷就安排姐妹先上车,她
们要先过去酒店,准备好衣服和化妆。阿良和叶欣茹还要在婚车路上,配合拍摄。

  为了讨个彩头,婚车一路上绕了好多路。刻意经过一些有吉祥路名的马路,
还要配合各种拍摄所以到酒店时,叶欣茹又有点筋疲力尽了。她和阿良偷偷地抢
进电梯,终于在电梯里共享了两人片刻的安静。

  「好累吧?」

  叶欣茹摇了摇头,却尽情地伏在阿良下巴下。阿良轻轻吻着她的发髻,一楼,
二楼,八楼,十三楼,这电梯的时光像是一小时那么长,让这对新人真正享受一
下新婚的快乐了。

  电梯门打开,是酒店的总统套房层。今天整层已经包下。一间套房是兄弟团
的,一间姐妹团的。李婷来到电梯门前接她,但令叶欣茹意外的是,她父母也在
这里。

  「爸爸有点胃痛。」她妈妈解释到,「所以先来这边了,我们去你旁边的房
间休息,跟你说一下。」

  「严重吗?」叶欣茹知道父亲身体一直不好,一直怕他今天坚持不住。

  「没什么,来跟你说一声不用你担心。」父亲轻松答道。

  「爸爸妈妈,那我带你们去吧。」阿良很自然地去带路。

  于是叶欣茹转头跟李婷说,「那我们也走吧。」却发现李婷呆呆地,一直盯
着阿良与父母的背影,直到叶欣茹的手在她面前晃了好久,她才反应过来。

  「你也怎么啦,」叶欣茹发现她头发有点湿,。脸上也是发白,估计刚刚卸
过妆,还没补上。但身上皮肤却红通通的,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她伸手想
帮她理一下头发,却被李婷轻轻挡了一下。李婷打手势表示没事,然后领着她走
向套房。

  一直沉默地走到门前,李婷一边掏出门卡,却突然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
侧着跟叶欣茹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就把叶欣茹推了进去。

  此时的叶欣茹,应该没有听清楚。

  叶欣茹刚进房间,套房门口有屏风隔断,看不见任何人。但似乎听到了一些
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更像是心底发出的,让她总觉得恐惧。

  她也没有多想,走进去,映入眼幕的是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这时候,她听
到身后重重的关门声。

  ——摄影师?

  摄影师就坐在过道里抽烟,叶欣茹还不知道如何开口问,但这时一些可怕的
声音忽然响起来了。让她目光不由自主绕过摄影师看进大厅。

  她双脚瞬间软了,一瞬间魂魄吓得飞了出去。

  首先映入眼幕的是三个人,最突出的人是她拿最亲密的闺蜜,阿慧。

  因为她雪白的屁股已经完全露在外面。

  她的裙子下摆被挽到腰上,就躺在大厅的沙发上,被一个男人——这个男人
不是谁,就是她的恶魔老爷,压在沙发上奋力抽插。

  她苗条的腰线上,满是捏痕,而她的双手,被另一个男人——她认出来是老
爷的合作伙伴蔡叔,紧紧握住,蔡叔裸着下身,把他的鸡巴在阿慧散乱的发髻上
轻轻摩擦。

  阿慧在他们的身下依然无力地挣扎,她力气实在太小了,她自己怎么会想到,
居然在今天这种日子,会在这种地方,被两个男人欺负呢。

  而叶欣茹更不敢看到的是,在黑肉棒翻动的肉穴中,她那雪白的两腿间,一
道惊心动魄的血痕。

  说明阿慧刚刚被两个老男人,进行了最惨无人道的破瓜。

  此时的阿慧,已经无暇关心叶欣茹的进门了,她的眼神里看向天花板,写满
了「麻木」。

  第二个引起叶欣茹注意的,是在落地窗前的Wing. Wing双手扶着窗,饱满的
屁股向后伸着,被部门领导——也是叶欣茹的直属领导陈经理扶着腰疯狂输出。

  而Wing衣服都卷到了腰间,两个大胸沉甸甸地被另一双手揉捏着,那是另一
位副经理廖经理。廖经理在公司里以心狠手辣出名了,此时那双手的劲道自然不
少,Wing忍不住大喊大叫,却也防不住再次被陈总深深一幢,头撞响玻璃「咚」
一声打响。

  阿Wing感到小穴像都快裂开了,她从未被任何男人如此粗暴对待过。窗外的
车水马龙拉出长长的拖影,一片眩晕,在她的眼里,写满了「痛苦」。

  而此时地板上也传来一声声痛苦的交换,叶欣茹留意到,是Lydia. Lydia已
经全身赤裸,除了脖子上有一个蓝色领结。而她身上,是目前全场最可怕的场景
——公司两位高层,李总和詹总把她夹在中间,像「三明治」一样,一前一后耸
动,叶欣茹看不到她下体,但她的惨叫中,叶欣茹已经猜到和感受到了,她的肉
穴和菊穴,正被两根黑长的鸡巴分别破坏。

  Lydia 无力地抬头看了一眼叶欣茹,却也无暇多管便呻吟起来了,曾经打造
的高贵的形象在这里轰然崩塌。她无焦点的眼神中,写满了「屈辱」。

  而更让叶欣茹担心的,应该是她的堂妹阿比了。叶欣茹僵硬地深入大厅,终
于发现了可怜的阿比。

  阿比当然也没有逃过此劫。她就被压在吧台上,白色的胸罩和内裤还在吧台
上。公司「业绩冠军」肖俊,撑开她的双腿,用血红的鸡巴在穴内进进出出。特
别显眼的是,他抽出来的肉棒显得特别大,叶欣茹不懂,那是入了珠的,然后冲
刺般往细窄的嫩穴捅进去,阿比惨叫着,喉咙还没法出声来,就被吧台另一侧,
公司「明日之星」蒋宇勤,用鸡巴反向捅入喉咙,那声尖叫,变成含糊不清的哼
鸣。

  她不应该来这里的,这位还相信着自己会有如韩剧般浪漫未来的美女,不应
该来这里的。而她那求救的眼神看向叶欣茹,写满了「恐惧」。

  这一瞬间,足足已经有四五分钟,实际上叶欣茹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都消化
不了这个情景。她感到心脏剧烈起伏,灵魄无法回到身体上。

  她转头一看,看见了李婷,此时李婷竟然已经挽起了礼服,慢慢露出了她私
密的下体。

  叶欣茹这才留意到,李婷明显没有戴胸罩和穿内裤,刚才是匆匆真空着出门
接应她的。

  而两个男人慢慢走近她,一个居然是老爷的司机严叔叔,他光着大鸡巴,经
过叶欣茹,叶欣茹吓得赶紧一缩,他却只是笑了笑,继续往李婷走去。

  李婷此时看着叶欣茹,无声地又说了一遍,「对不起」。

  这次叶欣茹反而听到了。

  然后看着李婷慢慢仰面躺了下去,并曲起双脚,大字型露出湿漉漉的下身。
严叔叔就跪下来把肉棒瞄准过去。

  不过让李婷以外的是,严叔叔一直往鸡巴抹着点油,又在李婷洞口沾了很久
的淫水,却不急插进去。

  他仔细地检查着李婷的下身,却忽然把肥大的阴茎放在李婷很小的后庭前。
李婷心一紧,她没怎么开发过屁眼,她上次被插了一点就受不了退了出去。

  而这次,她眉头紧皱着却不敢反抗,随着肉棒把紧密的屁眼慢慢扩大,她张
大嘴无声呐喊着,直到严叔叔粗壮的阴茎最终完全没入肛门。此刻,李婷才发现,
自己脸上已经挂满了痛苦的泪水。

  而摄影师也走进来了,叶欣茹也认出来了,他根本不是摄影,这是公司另一
个不常见的合作伙伴,刘总打扮的,他托着相机,把鸡巴放在李婷嘴边,这位天
之骄子李婷,饱满的嘴唇微微张开,刘总的鸡巴已经迫不及待插进去了,并尽可
能往更深处冲刺。

  此时叶欣茹看不到她的眼神,只有刘总打扮的摄影师对着身下的李婷,用照
相机以主观视角疯狂拍摄,相片里的眼神中,写满的,是「绝望」。

  此时,叶欣茹才开始稍稍对场面,有了初步的理解:除了她,每个人,都分
配了两个男人。这一定是计划好的。

  李婷,分明在安排行程过程中,已经知晓这件事将会发生。

  只是像她这样光鲜的幸福背后,到底存在怎样深不见底的黑暗境况,才能将
她逼入谷底,顺应着这个最黑暗的安排呢。

  而同样能接受这件事的,是行政Lydia ,今天,显露出这位女孩力争上游的
道路上,不堪入目的另一面。不过这样的场景,对她来说,不在计划内,但也不
是第一次的发生。

  可怜的同事Wing,单纯的她没有意识到,平日的放肆,她两位上司淫虫,已
经觊觎已久。今天,他们用最邪恶的手段,践踏她,摧毁她前半生简单的小幸福。

  而她的堂妹阿比,从脸上的脂粉,唇印的色号,蕾丝边的内裤无不彰显着她
还是对粉色公主生活的那种憧憬,也许她现在还天真地想起,今天刚刚认识的阿
健,只不过,她那幼小的肉穴,已经在今天的粗暴中抽插中无法幼小。她唇印的
色号,深深的印在一条陌生的肉棒上,她喉咙内,终将摆脱不了一种恶心的异味。

  她很可能还要面对更多……

  最后她最亲密的朋友阿慧,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最珍贵,最保守的第一次,
竟交给了她这个,最相信的朋友,的老爷,这位姑娘从没体验过性的幸福,但她
最窄小,最紧密的身心深处,已经迎来了最粗暴的不速之客。

  这一切,都因为我吗?

  她忍不住要大叫,却忽然捂住嘴,潜意识她不能叫,为什么不能叫,是的,
房间隔音很好,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

  但她父母,就安排在隔壁,他们真的听不到任何声音吗?却有可能,把女儿
的尖叫认出来。

  这场景,发生是一段时间了,叶欣茹脑海里逐渐飘起来一个个情景:她可以
想象到,姐妹们笑盈盈地按计划到达,兴奋地开门,她看到李婷沉默地押后,她
听到沉重的关门声。

  她看到所有人没检查房间角落,就直接脱下礼服,她看见她们一个个漏出粉
香的胸部,修长的大腿,不同颜色但同样薄得透明的内裤。

  此时,她看到黑暗中淫邪的目光逐渐亮起。

  她想提醒她们,但她们甚至还没有时间逃跑,就被有备而来的男人们逐一分
开,压倒她们的挣扎,她看到撕烂的衣服,手,嘴,胸,夹紧的双腿,逐一被男
人征服。

  为什么是今天?

  为什么是她们?

  我能救谁?

  怎么救?

  现在她能找谁,李婷吗?她最大的依靠?

  但现在,这位丰满的少妇,似乎已经下决心忍耐这最大的不幸。

  她显然是第一次被完全开发了肛门,她满头大汗,用力地呼吸,而司机严叔
叔,毫无情面地把李婷双腿压在她肩上,只为了插得更深,他嘴里已经开始胡言
乱语「你这里真的太紧了,啊,好紧,夹得我好痛的」,但身下李婷何止是痛,
那种比开苞更大的痛苦,看不到的直肠里,不断被反复磨破产出血花。

  而这一切,被摄影师刘总认真的拍了起来。

  Lydia 看起来,已经平静的接受了,被两个男人同时冲击的痛苦之外,她居
然还保持着一定清醒,有意无意把晃荡的两个蓓蕾让给身下的男人,李总很高兴
的迎上去,一双大手完全捉不住,他凑上去用最深深的含住。Lydia 也忍不住意
乱情迷的也抬头娇呼起来,这时候,插入屁眼的詹总守不住精关了,他极速地抽
出阴茎,跑到前面捏着Lydia 的脸,直接插入她嘴里顶着她的喉咙。

  也不管刚刚从屁眼拔出有多肮脏,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可能是愿意的,
只是Lydia 还没准备好——但已经爆发了,一股一股精液被压进Lydia 喉咙中,
来不及咳嗽,又从Lydia 嘴角边,满了出来。

  叶欣茹已经无心顾及Lydia 的放荡了,此时Wing重重的跌在地上了。

  操她的男人是部门主管陈经理,特别强壮,在她的挣扎中,还能快速把她翻
过身来。这样,两坨白花花巨乳就直接裸露在男人视线下,乳头居然是难得的粉
嫩的颜色。

  「停了,好不好……求,求……啊!」

  Wing的苦苦哀求下,男人不为所动。这次陈经理直接坐在她腰上,挤起她双
乳玩起了乳交,「别求了,我在公司就求过你摸一下,你居然还想警告我性骚扰。
我多想玩一下这对宝贝,太完美了,不如,你帮我低头舔一下吧。」

  而陈经理的背后,廖经理此时已经把粗壮的阴茎放在Wing的双腿之间。他的
尺寸简直和欧美的尺寸一样,还故意说到:「不知道我的尺寸,能不能满足到你」。

  然后他的欧美尺寸慢慢消失在肉穴中,在里面挤了不少水出来,不一会,廖
经理就说到:「你居然这么浅,已经碰到底了,还没插尽呢,你小穴真的不像是
外国人。」

  话刚说完,也不管Wing的大声惨叫,他没命地把阴茎全力顶进去,开始快速
耸动,每一下都撞击Wing的宫底。阿Wing只觉得那是从未到达过的深度,连肚子
里都翻腾起来。

  「茹姐,救,救我吧」

  此时,吧台上的阿比拼命的挣扎,想撑起身子来。而刚刚,她的肉穴里已经
被肖俊「爆过浆」了,这时换来了蒋宇勤,正用力地按着她脖子,把她的背部压
在吧台上。而他的长长的肉棒,此时已经抵在了阿比的肛门口了。

  阿比可能从没想象过,她有一天,要被鸡奸吧。

  叶欣茹赶忙上前阻止蒋宇勤,结果肖俊快人一步把她捉住。

  「别闹,让他们好好玩。」肖俊的力度特别霸道,叶欣茹一点也使不上力了,
肖俊又贴着她耳边不了句「你好好看。」

  蒋宇勤的鸡巴又白又长,刚才在阿比喉咙里已,经湿润很久了,好几次差点
把阿比插岔气。现在,它就在叶欣茹出现不远的眼前。叶欣茹也是第一次这么近
看其他人的下体,仿佛他的鸡巴在她眼里,无限放大。

  它正扭动着,从一个紧缩的间隙中,以不可能的大小,一点点撬进去。

  而一个完全容纳这么粗的洞口,慢慢陷入,打开,撑大,再撑大,然后伴随
着阿比和蒋宇勤两人不断的大叫,缓慢地深进。

  而此时,肖俊也开始恶心地舔起了叶欣茹的脸,手也开始探进了叶欣茹的衣
袖,胸罩。直接隔着婚纱捏了她的乳头。叶欣茹努力挣扎着,耳边却是响起阿比
大哭:「好痛,放我一下,好痛,别再进了真的好痛,先拔出来一下好不好,好
不好呜呜呜呜。」

  蒋宇勤一点阴茎,依然无止境的往前开拓,一点一点,每进一点,这个女孩
的眼里的深渊的,就更撕裂一点。她看不见的背后,这个无尽的过程,才过了一
半,这要下去,会捅进小女孩的肠道吧。

  终于,进了四分之三,他停下来了。蒋宇勤享受地埋在阿比背上,尽情地感
受身下那种小红书美女的心脏的起伏,他双手揉捏住那幼嫩的乳沟头。在阿比耳
边轻轻问到,「小妹妹,你到底和男朋友做过几次啊。」

  阿比也不可能回答,他更开心了,撑起身子来,开始全力开发那紧致的屁缝,
把阴茎一点点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每一次,都换来阿比肝肠寸断的呼救声。

  「肖俊,放开我媳妇。」

  老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肖俊赶忙抽出手,松开了叶欣茹,直直地站
了起来。

  叶欣茹送了一道气,目光不禁注意到阿慧身上,显然,蔡叔已经接过了下一
棒。

  只见他兴奋地对身下的阿慧叫着「最喜欢你,啊,这种,这种处女,啊,一
看见你,啊,那文文静静的,啊,我就想着一定要,要啊草死你。」

  阿慧的脸上、鼻上、嘴角沾满了精液,应该就是老爷刚刚射出来的了,她不
懂,也不会愿意吞下去。

  但是,她也无力去擦拭了,任由不停的眼泪,冲洗着斑斑精液。时不时被蔡
叔狠插了一声娇呼。

  她看过来叶欣茹的眼神,似乎还是问叶欣茹「还有办法吗?」

  「我好害怕。」

  唯一能阻止这些人的,就是老爷了。

  但这算是办法吗?

  「为什么,害我就算了,还要害我的朋友。」

  「玩玩而已。两个小时,我们今天之后就放过她们。」

  「什么叫玩玩?……什么叫放过她们?」叶欣茹咬牙切齿。

  「玩过就没事了」老爷挺起刚刚射完却不完全软掉的鸡巴。「没事的,你可
以放心。」

  「放心?」叶欣茹冷哼道。

  「你父母就在隔壁。」老爷忽然语气加重,「我不介意让他们看看我怎么对
待我媳妇的」他邪恶地大笑,「我也不怕他们知道」

  「恶魔,你是个恶魔」,叶欣茹的表情已经替她说话了。

  「你是我媳妇,其他人不能碰你。但我警告你,在你朋友面前,我也可以让
他们看看,我怎么草你的。」老爷说到。

  叶欣茹已经要站起想撞死他了。

  「你父母就在隔壁。」他又说了一遍,紧接着他又说到,「你也不必觉得你
自己是最被动的,不用以为这就要拼命了。你看看李婷,」

  他望过去,此时李婷已经被两个人抱了起来,也开始她人生中第一次双插了,
两条粗长的火棍隔着娇嫩的一层薄膜,搅动着还粉红色的两穴嫩肉,她每一次都
被重重摔下去,插到自己无法理解的深处。而迷糊中的她已经预感到,两边很快
都要被腥臭的精液灌满。

  「她老公喜欢交换,她很爱她老公,她也接受了。」老爷说到。

  「她以为两个人很谨慎,在一个秘密的圈子里交流,但是,还是传播开了,
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账号。」

  「最终,我们安排了一个人混进去,邀请她老公带上她,最后碰见了我们。
我们当晚轮流和她玩了。

  「那次真热闹,十多个男人呢。」刘总接到。

  「而她老公,她老公兴奋到不行!」老爷说到。

  「之后我每次都到。」叔叔贴着李婷耳边说到。

  人生可以因为一次小小的偏差,走向了黑暗的另一头。

  没想到,李婷怎么也么想到,只是走错了,人生的一小步,

  「Lydia 嘛,不是第一次了。」老爷又说道。

  此时Lydia ,喘着大气,忍着自己体液和精液混合的恶臭,把李总的肉棒用
舌头舔干净。

  而詹总,正把肉棒伸入她领结和喉咙的缝隙,慢慢摩擦着恢复元气。

  「她捡了芝麻,又想要西瓜,想攀上高枝,还不想让人上。」老爷冷笑道,
「最终这样挺好的,我们给她机会,她也愿意用身体,给公司换几次业绩,同时
也让自己一路高升。」

  这时李总耸动着鸡巴也接过话,「记得由我第一次操她屁眼,也哭着要和我
们鱼死网破。」

  这时Lydia 眼泪也终于夺眶而出。此时廖总却轻轻揉起她饱满的胸部,温柔
接道,「这不伺候我们得挺好的嘛,她什么都让玩了,也就是上进,你还这么说
人家。」

  「乖乖,别哭了,谁让我每次看到你都忍不住。」李总明显只是为了羞辱她
一下,「特别来到你们公司看到你那故意高不可攀的形象,我就特别受不了,」

  「上次就受不了在你们公司女厕做了。」

  「你堂妹,你叫阿比吧。」老爷已经走到了阿比脸前,一只手轻轻摸向她的
酥胸。「不过你T 上面叫bibi,你不是在那里卖图吗?不是发lo裙跳脱衣舞短视
频吗?不是说自己高二就已经三通了吗?」

  阿比不可思议地望向他。

  「你以为你戴口罩不露脸就没人知道吗?当然,可能就你那男朋友不知道。
而且,你也确实没经历过几次,但你的收费群卖了多少钱了,直播拿了多少打赏
了。」

  老爷把手顺着阿比的脖子摸向她的脸蛋,「现在,让你真真正正做一次你写
的那些,福利姬应该做过的内容吧。」说罢,他把半硬的肉棒塞入阿比的嘴里,
阿比没有反驳,只是笨拙地含了进去。

  这一切,还没有让叶欣茹回过神来。她看着的是蔡叔,兴奋地捏着阿慧的鸽
乳。两人下体接触的地方,还不时翻出一些血丝。

  「你最好的朋友,梁思慧小姐,打算把她最宝贵的处女,留给最亲密的朋友
的丈夫。」

  老爷这时瞪着叶欣茹的眼说到,「也就是你老公阿良。」

  这次卒之把叶欣茹震惊了一下。

  「阿良是个乖孩子,他会一辈子瞒着你,但也送了一套房子给这位,梁小姐。」
老爷的阴茎缓慢地在阿比的嘴中胀起,「但阿良还是忍不住会去到这位梁小姐的
家里去。毕竟前天晚上,他留在那里,一直到凌晨三点多。「陪朋友喝单身酒,
竟然也是个接口。」只不过,今天,我们都没想到梁小姐,你还是个处女。不过,
你知道。我会让房里所有男人。把你身体所有地方,轮一遍。」

  到此时,阿慧还能怎么回答呢。

  不管怎么样的初衷,无论是真爱还是抢夺,经过这次被两个老男人在身上破
处驰骋,那刻入骨髓的噩梦,已经足够陪伴她一辈子。

  一生尽毁。

  「哦还有这位,我忘记怎么叫了」

  叶欣茹知道老爷指的是Wing,「我们没发现她什么事情。今天的事情我们会
补偿你的。」

  日常看起来最放荡的Wing,居然是这里最无辜的。

  她的眼泪,也是最真实的。

  「只不过你那小男朋友太不是人了,经常偷拍你的洗澡照,偷偷往网上卖。
你领导被挑逗得不行。啊……」

  此时,老爷的肉棒棒已经渐渐放大,阿比嘴里逐渐放不下吧,也忍不住也发
出了哼哼声。老爷边直起身来边说到:「这样,你带走一个吧,到隔壁先换好衣
服。你自己挑吧。」他向叶欣茹说道。

  「你们这群恶魔,你们不能——」叶欣茹反抗到。

  「理智点吧,小女孩。」老爷抢过话,看都不看她,他径直走向阿比身下,
而识趣的蒋宇勤,马上把阿比抱起来,她的菊穴已经变成的一个合不起的黑洞。
蒋宇勤把肉棒放入阿比的肉穴,而换成老爷,来到阿比身后……

  ……

  房门再次打开。

  叶欣茹扶着虚弱的Wing,走出了房间。

  尽管不合常理,走了很远,她依然听得到房间内女人的哭叫声和男人淫笑声,
穿透了她的大脑。

  她只能尽全身力气,支撑着走不了路的Wing,而这场婚礼,完全不知道如何
继续下去。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