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为痴女肉畜的小钟】(1)(常识改变/调教)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小魔棒
2022年/3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5258

  钟若馨很讨厌自己现在的生活。

  她每天在弥漫着臭鸡蛋与化妆品味道的寝室里醒来,见到那群令人作呕的室
友又在对不知为何的话题窃窃私语,她们的床铺也一如既往的遮掩的结结实实,
去做完每天例行的洗漱,又去不变的楼层里的不变的教室上一样的课程见到一样
的面庞,她感觉自己就是一条蛆虫,在粪便之间重复机械的串行,本来一开始确
实钟若馨确实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快乐与希望,宿舍里和舍友们很快就打成一片,
她们情同姐妹,她也热爱她其他的朋友,老师,和友善的同学们,她真正的享受
自己的青春。但是不知为何,因为调动座位不得已和角落里的那个令人讨厌的阴
郁男做同桌之后,却发现一切又是这么的令人厌恶,自己不过是又掉进了另一层
个深渊之中。

  这一切似乎是从那天中午被同桌半强制的要求留下之后发生的,钟若馨并不
擅长拒绝要求,哪怕是不合理的要求,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已经没有印象了,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班里只有她一个人,她马上就知道,自己被同桌恶作剧了,
「浪费时间!」钟若馨一边气呼呼的想着,一边脱下裤子,把前身放在桌子上,
撅起屁股把自己笔盒里的肛塞塞进了自己屁眼之后就赶快离开教室去吃饭了。

  她调座位以后,对于学习简直讨厌到不行,特别是那个以前的自己所敬爱的父亲,她感觉父亲的亲情不过是为借口的十年的家庭暴力,她一回想起父亲和她
度过的时光都已经心里障碍了,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根本就是被强行揉捏而成的面
团一般,因为那些平常家庭都会有的要求,自己才会这么死气沉沉,这么胆小懦
弱,自己永远无法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现在只有在老师说会考的重点她才会用
功,其余的课程她都一律发呆或者思考度过,回到家中做完作业也是发呆,绝对
不会做任何其它的事情。

  钟若馨尽管很想要改变自我,然而现在还是表现的内向、胆小,在学校哪怕被同
桌提出一些自己稍稍感觉不合理的要求,也绝对不和任何人说,不是很愿意和自
己内心所抗拒的人说话,她自认为没什么朋友,但因为自己逆来顺受和那种默默
服务别人(因为担心自己受到欺负)的性格,还有那刚好只能算得上稍稍漂亮的
外貌,反倒是在男女中都有一些人气,很多漂亮的女同学更是喜欢与她贴近,让
这绿叶衬托的自己更加耀眼,钟若馨最喜欢做的事也的没有,现在做的最多的恐
怕就是发呆了。


直到有一天,在她为她的同桌打扫卫生的时候,同桌告诉她学校周围有个地方售
卖一些很有趣的杂志,她可以去学习一下怎么打扫,她也被勾起了莫名的好奇心,
打算去看看。


于是在某天吃晚饭的时间,钟若馨就去了书摊,她刚一低头挑选书籍,就被某些
封面有些露骨的杂志给吸引住了,封面女人的暴露图片竟然让她兴奋的不行,她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直接就有一种感觉,自己应该特别喜欢看这些东西,虽然
明她知道,以前的自己绝对会认为这是这是不好的,对于这种淫秽色情的作品,她绝不会去如此的欣赏,但是现在的自己可不一样了。


  她趁着四下没人注意她,立刻随手捡起一本夹在另一本文学杂志里观看,她
看到的是个外国女人,摆出各种姿势,甚至还有尿尿的特写,当她看到女人像狗
一样抬腿尿尿的时候。浑身上下如同被电流穿过,麻麻的,很舒服虽然不知道这
种感觉是什么,但是突然的她也很想尿尿给别人看拍下来,她越看越觉得身体奇怪
感觉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蠢蠢欲动,但不知道怎么发泄。


  从此这种偷偷摸摸寻找黄色杂志的习惯就成为了钟若馨的日常一环,她还偷偷
把书购买出去,为了隐藏真实意图,她都一次买好几本,把想看那本隐藏在中间,
挑书摊老板忙的时候根本没在意,直接就让她鱼目混珠的偷带出去了。




   为了得到更多的观看机会她开始想办法和老板混熟,她拙劣的学习着自己在学
校中看见的混混们和老师嬉皮笑脸混熟的言行,想尽办法的塑造自己熟客的形象,
去用吃饭的钱购买一堆她以前可能极其热爱,但现在根本看都不会看的书,老板
或许对她还是陌生,但是对钱绝不会陌生,一来二去老板也和这个大方的常客混
了个脸熟。


钟若馨深知老板的习惯,只要买书不超过五本,他根本不看你买的什么,反复测
试了四五次后,她大胆的从角落里拿了两本剧情漫画,一本似乎是盗版翻译日本
的,另一本是香港的。她不敢再多拿了,用三本正常的文学杂志夹着这两本漫画
书,在老板面前晃了一下,给了五本文学杂志的钱老板点了点头,就放她走了。
  返回学校她如同大赦,光是这种做贼的心情就让她兴奋不已,她回宿舍迫不
及待的打开了这两本漫画书。
  终于,不再是一堆不知所以的暴露的女人图片了,第一本香港的武松杀嫂连
环画让她看到浑身颤抖,身体里炙热的血液把她烧的沸腾起来,此刻的她好想被
侵犯,被蹂躏,她抚摸着自己青涩的身体,她好羡慕书本里那位挺着大大乳房被
西门庆揉搓的潘金莲,她的样子舒服死了,享受死了,虽然她的小奶子连颤动都
很难做到。更别提被武大郎察觉和被武松虐待的那部分了。
  带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第二本日本的漫画,画面一出来她震惊了,这精湛的画
工配合上日式的画风,内容却比之前看的剧情向港漫更为直接纯粹,满满的全是
肉戏,最让她震惊的就是这简单直白故事,
  多喜子是个女变态,受虐狂,在一家学校任职。在这里,多喜子找到了自己
的天堂。根据学校的制度她作为性处理教师被学生们绑住,轮奸,打耳光,打屁
股,滴蜡,排粪,拘束,让她学母狗叫,母狗吃东西,男人打她,骂她,肏她,
吐口水给她,往她嘴里射精,撒尿……
  多喜子在对外,白天俨然是一名严肃的女教师,而一旦性奴轮值表到了她,
就成为男人们的玩具,最后的镜头是一个多喜子被学生们牵着裸体在校内散步,
屁眼和阴道里不断流出各种秽物,多喜子笑着扬起了头,铃声响起,轮值结束,
多喜子一抬眼镜,赤裸着教训学生仪表问题昂首离开,那淫秽又庄严的神情永
远的定格在了钟若馨的脑海里
她当场就傻了,就连室友们陆续回来她都没有发觉。


  她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去当多喜子,而那些折磨她的人忽的变成了一个,就是学
校里的阴郁男同桌,渐渐的他们的影子重合了,各种各样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
延伸,甚至很多漫画里没有她自己想象的。


  许久,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她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上课的时候也是这种奇怪的状态,同桌见她这样,便拿出石
头放在她的书桌上,再拿起一面镜子递给她,钟若馨拿过镜子一看,她第一眼看
到的竟然不是自己,而是多喜子,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声的喊着婊子,肉便器,
母猪,她最后笑了,笑的和漫画里的多喜子一样的满足。


  她一个星期都没有再去借书,她每天回来都要看日本漫画,晚上三遍五遍的
看,白天在学校神不守舍的回想,多喜子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深深的
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给男人舔鸡巴的样子,舔的满嘴都是白沫,她不懂这是什
么,学校里的性教育她根本就是发呆里度过,只当那是因为美味流下的口水。


  她在课堂完全听不下去老师在讲什么,她偷偷的看同桌的裤裆,想象自己像
多喜子那样舔来舔去品尝美味,就这样她的脸一天没来由的红无数次,周围的同
学担心问她原因的时候,她又多了一种别人不知道自己肮脏想法的快感,很快撒个
谎言圆了过去。




  就这样的一个星期,她好像生活在梦中,直到终于醒悟自己不能再看了把书
丢掉,才恢复了一点精神,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中邪了,开始故意想些其他的东西,
可以越是压抑越想的厉害,不光是电影里的情节,就连同桌的眼神,也一天天的和
书里的学生们一模一样。


  直到考试,她才勉强打起精神恢复了几天,等考完后又变成了老样子,她又去
那书摊,把漫画重新买回来看,其实已经不需要看了,每一分钟的情节她都记得,
甚至连台词她都能说出很多句,但是她还是反复的看,每一次看完自己都要沉浸在
幻想的世界里久久的出不来。


  她在自己的手上用钢笔写了个D,然后痴痴的笑了,D是多喜子名字的第一个拼
音字母,而她,要做现实里的多喜子,是的,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在看了差不多一
百遍之后,她有一些确定了。


  她忽然很认同同桌那个阴郁男的说法,女人就是天生的母狗,贱货,生下来就
是被那人欺负的,特别是他那个诡异的吊坠里里闪烁着诡异的光的时候,她更加认
同他的看法,不管别人怎么想,她一这样想,身体就紧的不行,她会对着镜子看自
己的样子,真贱啊,啪,她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五个红红的手指印好像更加认证了
这一说法,她又痴痴的笑了,那被人打过的脸,是那么的好看。


  慢慢的,她开始学狗吃东西,她把自己脱光,买了条跳绳当狗链把自己拴在凳
子上,一口一口的舔着牛奶,吃着饭,想象前面是自己的同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
觉在她的身体蔓延,她说不清楚,她只是非常喜欢这样感觉,这是属于多喜子的感
觉。

渐渐的这样还不知足,她开始偷偷的把饭菜放到同桌的脚下,而同桌还毫不知情的

往她的牛奶饭菜里撒尿,就和每个正常人都会做的事一样,她第一次吃就完全没有
任何恶心的感觉,热热的滚烫的尿液带着无数的泡沫喝进嘴里让多喜子的感觉越发
的清晰,她开始疯狂的喝尿,可是喝的时间长了,她身体里的多喜子感变的不那么
强烈了,她知道,她该去找书里的男学生了。


  但是想象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对于她的同桌,她真的很害怕,这种害怕是恐
惧到骨头里,尤其是他那浑浊的眼神,一直都在她脑海里散发着凛冽的寒气,她大
脑在疯狂的警告她快点离开,她甚至不止一次的突然想要从楼上跳下去,唯有想起
同桌的眼神和诡异的吊坠才慢慢稳住自己的内心,放弃轻生的想法。


  现在这眼神除了让她感觉温馨与平稳外还让她膜拜,她很想跪在同桌面前接受
他惩罚,舔他的脚趾,听从的任何命令,这种想法让她战栗,害怕,更让她期待,
渴望,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日夜折磨着她。


  但是她也不得不遵从老师的安排,又一次的在周末去同桌家里,和同桌一起
在早上做值日,她看了看已经脱下裤子的同桌,叹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贴
上去努力的用嘴巴清理同桌的阴茎,她其实感觉自己还是很喜欢劳动的,首先是
充满了弹性的龟头,她从绵软的嘴唇中伸出嫩舌,首先与同桌肮脏的阴茎进行甜
蜜的接吻,随后就不断的摆弄着自己的舌头进行舔抿,头部也跟随着上下摆动,
在龟头上灵巧的转了一圈以后,开始努力上下吸允以清理同桌的包皮垢。

  突然她想到,做卫生应该先从最里面往外清扫,就赶紧用纤手提起阴茎,另
一只手轻柔的托起阴囊,一点点的仔细清洗着,同桌拍了拍她的头,告诉她这些
部分他来帮她干,让她赶快去另一边,她讶异的抬起头,感觉对同桌有些改观了,
于是她放下手,把阴茎放在自己的脸上,笑着对同桌说:「谢谢你,那我去清扫
其它地方了。」随后张开嘴,伸出舌头,直接把阴茎滑入嘴中,紧含着用舌头开
始大力的清扫,同桌却叹息到:「你打扫的方式也太可爱了吧,但是能不能加把
劲,试试更厉害的打扫方式呢?」说罢就直接抓住她的后脑,狠狠的用手按到底
「最基础的一点就是要用你的喉咙发力,鼓动你的扁桃体不断来清扫才对吧?」
钟若馨很努力的按照他的话去做,但是却感觉始终不得要领,于是不断的尝试,
搞的自己鼻涕眼泪横流,同桌却始终没有满意的意思

  「是还学不会吗?算了,直接开始吸吧,毕竟大力吸附直到口腔真空的打扫
才是你擅长的不是吗?」

  是的,自己一直是这样的,钟若馨明白自己决不能放过这最后的机会,于是
努力的把自己嘴巴接到阴茎根部,直接收缩口腔,大力的摆动自己的头颅,不断
的发出噗嗤的响声,「嗯,嗯,呼噜噜」钟若馨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她感觉同
桌的阴茎进一步绷紧,明白了自己终于清扫出了垃圾,下一个瞬间,钟若馨感觉
自己的嘴里被一种液体充满,明白这是打扫的最后一步了,赶快紧紧的含住同桌
的阴茎,舌头还在不断的刮擦摆动,钟若馨的嘴里被塞的满满的,她的粉面涨的
通红,根本喘不过气来,但是还是丝毫的不敢放松,慢慢的把阴茎从嘴里抽出,
随后仰起头张开嘴,让同桌检查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同桌则是摆弄着自己的
阴茎,不断的在钟若馨的脸上擦拭着,仿佛把那张动人的小脸当成了抹布一般,
精液在钟若馨的嘴中滴落,还有的在过于激烈的运动中进入气管,从鼻腔里和鼻
涕一起滴落,乳白色的精液在她的嘴中偶尔还会冒起几个气泡,脸上也被乳白色
的精液唾液混合物沾满,钟若馨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要吐还是要吞,这时同桌
又把吊坠放在了她的头上,她顿时明白了,在同桌点头后直接一口吞咽下去以处
理好清扫,努力的用双手咧开自己的嘴巴直到牙根冒出,再次让同桌检查,又跪
在地上用乳房不断的擦拭不小心滴落的精液,这时同桌走到她的身后,狠狠的用
脚踢了一下她的屁股,她顿时慌了神,赶紧的站起来,像撕扯一样褪下了自己的
衣服,把自己提的很高紧勒着的丁字裤褪下,露出屁眼里面的肛塞对着同桌的脸,
同桌把肛塞取下后将阴茎伸了进去,这是收尾工作,要干燥阴茎的。

  同桌在清洗好了阴茎之后看了看手里的肛塞,想了想直接从随便一个桌子里
拿出一个稍小点的笔筒,放在屁眼上按了按,直接一脚踢了进去,钟若馨顿时感
觉后亭传来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当她转过头来,看见同学和他手里的吊
坠,立刻就明白了,这并不是肛门的痛,而是「爱」的痛苦,她有点怀疑同桌这
个样子不会是喜欢自己吧,现在四下无人,他不会对自己表白吧,自己也感觉有
点喜欢他了,怎么办啊……正当钟若馨胡思乱想的时候,同桌走了过来,直接把
肛塞塞到钟若馨的嘴里,径直出门了,留着跪在地上用乳房贴地,嘴里叼着肛塞
的钟若馨不知所措……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