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薇薇】第三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3295169851
2021年11月11日发表于SIS001
字数:5671

                第3章

  次日醒来,房里只剩柳薇薇,她在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拾起落地的连衣裙,
幸好还未被那两混蛋扯坏,随后轻轻穿上。手机早就没电,只能从钟表上看见时
间,这会已经是上午10点,她赶紧离开了酒店。

  外面愁云惨淡,细雨绵绵,不时刮来一阵冷风。回家途中行人很少,她莫名
的没有叫车,更不敢让陈鹏来接自己,面色阴郁,身子湿透,走在长路上飘飘荡
荡,就像一抹游魂……

  来到一处独栋别墅,打开房门,家里没有半个人影,她心想今天是周五,陈
鹏有很多会议缠身,定然在公司忙碌。搁下那不知有没有淋坏的手机,柳薇薇步
入浴室,拧阀放出热水,整个人缓缓泡入浴缸。

  眼前只剩熟悉的环境和热腾腾的澡水,直到这一刻,她终于难抑心头凄苦,
环抱双膝,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扑簌滚落。

  「呜呜……」哭声渐渐嘶哑,后来只剩下抽抽搭搭的幽噎。

  浸了十几分钟,才想起洗去身上污秽,可无论她怎么揉搓肌肤,翻濯私处,
都似无法祛走那股肮脏;鼻端虽芬芳萦绕,可总觉能嗅到男人腥臭的口水和浓精。
一时间她又厌恶起自己,仿佛这两年来没有丝毫改变,仍是个欲壑难填的荡妇。

  「陈哥我对不起你,我真没用……」

  倒在床上,半昏半醒,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轻轻打开。

  柳薇薇只觉有人向自己走近,她睫毛微颤,勉力的睁开双眼,瞧见个高大身
影,正是陈鹏。

  陈鹏搁下公文包,急忙问道:「薇薇,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失踪这么长时间。」

  柳薇薇气若游丝:「我……我……」想解释手机坏了,竟连说话的力气也没
有。

  陈鹏见她双唇惨白,立时抚上薇薇额头,惊讶道:「啊!这么烫,你发高烧
了。」赶紧翻出床柜里的退烧药,又接来一杯热水。

  在陈鹏的搀扶下,柳薇薇服用过药物,隔了片刻,睡意逐渐袭上脑际,就沉
沉睡去……

  屋内溜进一丝暖阳,她睁开惺忪睡眼,但瞧未婚夫就趴在床沿,露出俊朗侧
颊,正自盹睡,手里还攥着一条白色毛巾,想来昨夜是他通宵照顾自己。

  柳薇薇凑上香唇,在他额头吻了一下。温软的触感唤醒了男人,「薇薇,你
好些了吗?」陈鹏伸手摸向她脑门,发觉体温正常,才吁了一口长气。

  柳薇薇搁下他的手掌,温婉道:「我没事了,你昨晚那么辛苦,这会赶紧休
息一下。」翻身下地,想要把男人扶上床去补补觉。

  岂知陈鹏不肯乖乖躺下,他看了看手表,拒绝道:「待会我还有行程,司机
快来接我了,你好好注意身体吧,下午我再回家陪你。」说完,跑到卫生间洗了
把脸,拿着牙刷糊弄两下就匆忙离了去。

  柳薇薇撅起嘴唇,看着男人背影,没好气的叹了几声:「天天忙,月月忙,
也不怕娇妻给你戴顶绿帽子。」可前天晚上,自己跟李君还有那个张经理在酒店
做爱,不早就给陈鹏带上绿帽了吗?她连连摇晃脑袋,想要摆去那些阴影。

  早餐热好一杯牛奶,用蔓越莓、红枣和燕窝熬煮成粥,皆有补血养颜之效。
填了胃,精神已恢复得七七八八。

  屋外朝阳正艳,空气清新,是个极好的日子。柳薇薇对镜梳理云鬓,盘发脑
后,她并未化妆,只换上一套蓝色运动服,头束发带,脚穿白鞋,显得英气而干
练;那柔韧修长的身姿、凹凸起伏的曲线,衬得她颇像个健身女教练。

  轻装来到户外,沿着静林公园晨跑,一圈又一圈,柳薇薇几乎每天都会这样
锻炼。她很清楚,一个女人要保持容貌和身材,需格外注重作息,尤其是过了二
十七岁,肌肤就会渐渐衰驰,不复韶华少女那般娇嫩光滑,拴住男人的本钱也就
日消月减。

  在入赘陈家之前,她想尽量维持美貌,只怕未婚夫嫌弃了自己,是以这两年
的生活越来越自律,矜持、淑雅、年轻、丰腴……种种做女人的优势,她都贪之
不厌的占足了。

  晨跑结束,柳薇薇浑身香汗渗出,运动服湿了不少,刚才好些路人都在瞧她,
傲人的身材自然惹得女子羡慕、男人垂涎。她坐在备好的瑜伽垫上,双手揉捏、
推拿,放松着腿部肌肉,时而调息顺气,时而舒展关节。

  回家冲洗身上汗渍后,柳薇薇又独自烹饪午饭。以前陈鹏家里还雇着保姆,
但这男人年轻多金,招致漂亮姑娘挤破了门,心思尽不干净,就盼着跟男主人染
上些关系。柳薇薇住进来,首先就辞去了「插足者」,对陈鹏信誓旦旦说:「你
只管相信我的手艺,做饭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但她一个凭美色吃饭的女人,又哪懂厨头灶脑?起初个把月,害得男人陪她
吃了不少黑暗料理,想要果腹还得叫外卖、去餐厅。陈鹏虽恼闷得很,却觉这女
人有股子较真劲,专注、坚持,往往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忠贞」,便对她多了几
分耐心。

  好在柳薇薇厨技渐涨,日子一天天过去,她食谱里的菜肴越攒越多,陈鹏终
于庆幸一声:「薇薇,我可算有口福了。」

  柳薇薇当时红唇一撅,刚搁下的盘子又连忙端走,幽怨道:「好呀,原来以
前你都强忍恶心是吧,不吃拉倒!」

  陈鹏双手合十,摆出个告饶的脸色:「好薇薇,你做什么我都爱吃,赶紧放
下吧,肚子都快饿扁了。」

  柳薇薇噗哧一笑,款款坐到他大腿上,左手托着菜盘,右手拽下男人手中汤
匙,舀起些许鲜汤递到他嘴边:「张嘴呀,我喂你喝汤。」身上只穿了件轻薄透
明的睡衣,胸襟敞露,浑圆丰盈的雪乳尽呈男人眼底,巍巍乎直似要跌出衣外。

  陈鹏看着眼前香艳,心头一热,哪还顾得吃饭?抱着柳薇薇娇香的身子,一
撑而起:「喝什么汤,陈总现在只吃肉!」言下之意便是她这块最最诱人的香脂
美肉。

  「啊……」女人一个不慎,餐具从手中翻滑,溅得木板一片狼藉。

  陈鹏懒得理会,又挥手扫落桌面的水杯碗筷,把她放倒在上边,三两下剥开
女人衣裙,就这么扑了上去,房里顿时响起一阵阵娇吟声……

  柳薇薇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嘴里吃着午饭,脑海中却在回忆过往,想到陈鹏
势大力沉的抽弄,干得自己紧咬下唇、媚扭浪摆。那些淫乱的画面历历如现,她
俏脸不由地涌现一抹羞色,双腿间竟也有些潮热瘙痒,左右摩挲起来。

  …………………………

  下午陈鹏回来得很早,驾车载她前往汤云山庄,庄落依山傍水,风景雅致,
抵达时已是黄昏,残阳正垂落山头。

  在山庄用过晚膳,陈鹏租了个温泉池。池子很宽敞,露天而设,四周岩石环
绕,绿植修剪得当;两角置有木梯,供人上下。

  柳薇薇系上淡粉色的泳衣,仅覆玉乳、腿根,尽展身姿的丰腴和白皙。她从
日式房间走出,一个女服务员手捧盛着浴袍的竹篮,领路来到泉池,而陈鹏早已
在那等候。

  池水温热,雾气氤氲。柳薇薇泡入池里,背倚石壁,双腿缓缓垂下,让热泉
漫过肩膀,浑身毛孔都已张开,疲劳感渐渐消散,说不出的舒服;肌肤在熏蒸热
泡间渗出层层香汗,犹如玉承明珠,花凝晓露,更在她九分姿色上添了三分莹然,
露出十二分的雪肤花貌。

  陈鹏瞧着她红润的俏脸,心中不禁一荡,又微笑道:「感觉怎样?听说这温
泉息风止痉,平日顾客多,真不好租到场地。你昨晚感冒,多泡会有益保养。」

  柳薇薇向他投去个感激的目光:「陈哥辛苦你了,你照顾我也没多休息,忙
里忙外的,会不会很累啊?」

  这男人素来对自己很体贴,舍不得她受丁点儿病痛。可昨晚感冒的事,究其
根源都怪李君那混球,自己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却要陈鹏好心照顾,这……这
着实让她良心有愧。

  「不碍事,工作量都在正常范畴……」

  男人还未说完,柳薇薇却抢了一句:「那需不需要我帮你按摩一下?」

  陈鹏立时点点头:「好啊,好啊。」听到薇薇话语,他不免有些激动,毕竟
这种劳驾美人的福利可不常有。

  柳薇薇嫣然一笑:「你先闭上眼,背过身去。」

  陈鹏心下疑惑,但不及追问,就像个孩子般听话,转身闭上双眼。

  「哗哗……」

  轻微水声停止在陈鹏身后,他有些期待,更有些紧张,心想薇薇故弄玄虚,
莫非有什么惊喜给自己?

  遐思间,又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忽然两坨柔软弹滑、顶端坚突的妙物贴上
了他的后背,那触感就如柔花软玉一般,无比美妙。陈鹏自然知道这是女子身上
何等所在,刚才细微摩挲声竟是薇薇拽落了胸前衣物,他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呼
吸粗重起来。

  柳薇薇将上半身完全贴附,轻轻蠕动,一双饱满雪腻的玉乳按压厮磨着,两
粒坚硬的乳尖划过他紧实的背肌,刺激得男人飘飘然如临仙境。

  柳薇薇一边挺着酥胸按摩,一边将樱唇凑到他耳畔,轻吐香风:「记住,不
要睁眼。」陈鹏酥痒得心都在颤抖,不自主地点头。

  胸前嫩肉挤压着男人裸背,柳薇薇一双玉手也放上了他的胸口,温柔抚摸。
纤纤玉指摸到哪里,就好像将一股电流带到哪里,令人骨酥肉麻、销魂过瘾。

  「噢!」

  冷不丁的,陈鹏呼喊出声,却是一双柔夷摸到了他狰狞待发的肉棒上,十根
纤长灵巧的玉指把玩着凶器,一上一下,慢条斯理的套弄,这让陈鹏顿时憋不住
快要炸开。

  柳薇薇还轻吐香舌,舌尖妩媚的舔舐着他耳垂,轻声曼语:「陈总,怎么这
么硬了啊?」

  这一番撩拨,陈鹏再也无法忍受,他低吼一声,猛然转过身来,一把将丰满
酥软的胴体紧紧搂入怀中。

  「唔~ 」柳薇薇娇呼一声,欲拒还迎,依偎在他胸口,娇颤道:「别睁开眼
睛,不然就不好玩了。」

  陈鹏还真听话,软玉温香抱个满怀,却能忍住闭眼不瞧,脑袋一低,大嘴直
奔方才将他挑逗得欲火中烧的美乳而去。霎时细嫩入口,雪腻盈嘴,他就如饿虎
逢羊,贪婪地啃噬起来。

  柳薇薇扭动着修长香躯,一双碗口大的玉乳深埋住陈鹏脑袋,见自己胸前晃
荡着男人头发,她忽又想起那晚陈经理也这么作弄自己,而且比陈鹏更粗鲁、更
肆意……她心中暗暗叹息,身体却媚意逢迎,只想好好补偿未婚夫,一双藕臂柔
情似水,已紧紧缠抱住了对方脑袋。

  陈鹏唇舌绕拨在柳薇薇娇嫩的乳尖上,「滋吧滋吧」啃个不停;双手顺着女
人丰腻的曲线向下游移,直至那弹性十足的蜜桃臀上,逡巡摩挲,再也舍不得挪
去别处。除了薇薇,他还从未感受过如此滴粉搓酥的臀瓣,大手一紧,十指嵌入
细嫩股肉当中,爽得舒眉展眼,憨态十足。

  两人身体紧紧贴合着,耳鬓厮磨,拥成一团。

  柳薇薇感受到那根滚烫如沸、坚硬似铁的肉棒一次次戳弄自己私处,胡搅蛮
缠,急切间却杵不准那条娇嫩肉缝,未得入内。她不禁嫣然一笑,随后两腿微分,
迎合着肉棒的攻势,蠕动娇躯,将男人的火热逐渐纳入体内。

  「唔~ 」「啊!」

  长枪入穴的那刻,陈鹏只觉自己探进一个美妙难言的仙境,竟比薇薇叫得还
要大声;他连忙闭住嘴唇,毕竟这儿不是家里,之前虽已打过招呼,但还是怕惹
来了山庄人员。

  玉径如绸缎般包裹住陈鹏粗硬的肉棒,纠缠紧密无缝;潮热的蜜液淋洒在龟
头,他浑身都不禁颤抖起来,心底不住暗赞滑嫩,舒爽得要死。

  他气沉小腹,挺枪缓缓抽动,一次深过一次,一次快过一次,直到洞入女人
蜜穴最深处……眼下只觉自己全然占有着薇薇,这副丰肌秀骨、这道娇花嫩蕊都
是他独享的珍宝,女人浑身无一寸媚态不为自己绽放,难道世上还有胜此一筹的
美事?就是古时坐了皇帝,怕也得拜倒在佳人石榴裙下,而自己现在身处软玉温
香当中,可真不比皇帝差了呢。

  陈鹏这么一想,简直刺激过头了,差点忍不住就要出糗交代在此。他赶紧倒
吸一口气,咬紧牙关,卖弄起浑身本领,在柳薇薇身体里大逞威风;闭着双眼,
兴奋感莫名高涨,肉棒竟又粗硬了一圈。

  男人胯下更硬,可女人却更加酥软,娇躯若流水般轻曼,仿佛要融化在陈鹏
怀中;一双修长粉腿盘夹男人腰际,整个胴体悬吊着,嘴里娇喘连连,正自婉转
逢迎。

  陈鹏觉着她今天好过主动,香滑得不行,他颇受感染,也放肆起来,忽然挪
身向前,一步一挺,将柳薇薇胴体紧紧压在浴池边缘。

  他这下胆如斗大,顾不得附近有没有人偷窥,下体急推狠顶,那又长又粗的
肉棒直插花心,每一次都溅起池中阵阵水花,直把柳薇薇插得娇躯乱扭、雪臀急
晃,一波波花露随着肉棒的来回抽弄,喷洒而出。

  「啊……你轻点……唔唔……要死啦你……」

  柳薇薇双腿被压得高举过顶,好在她身体比寻常女子柔韧不少,否则可禁不
住陈鹏这样挞伐。她黛眉含春,俏脸熏红,正自迎合男人的抽送,雪臀研磨不休,
蜜穴吞吐有致,说不尽的妖娆。

  陈鹏感到胯下美人这般荡漾,喉咙一颤,拼了命的耸顶,蹂躏着这副娇香雅
艳。而他嘴巴从未离开过薇薇的酥胸,在放肆咂玩下,女人一双乳峰染满红霞,
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似散发着比温泉还热的香气。

  「啊……陈哥……我……我好爱你……啊……」

  耳边忘情的呻吟,让陈鹏更沉溺于肉欲,在这雪腻如脂的娇躯上驰骋、纵横。
原本呵护疼爱的心思逐渐狠戾,似想肏得伊人奔溃不可。

  雾气腾腾的浴池中,两具肉体交缠扭弄,宛如鸳鸯入水,搅动得池水「哗哗」
翻滚。

  纵然陈鹏体格过人,眼下也难免乏力,又狠撞十数下后,他浑身猛个哆嗦,
将腥精飙入女人幽谷里。

  这还是他近两月来头一次内射,不带套的感觉不止是生理上更舒爽,那种无
隙的贴合、吸嘬,更满足着他心中的占有欲。

  滚烫汹涌的爆发也让柳薇薇提防溃决,露出痴腻的神色;雪臀来回扭动,纠
缠着、研磨着,榨得男人精液一滴不剩。

  「呼呼……」

  云雨初歇,柳薇薇娇躯紧贴在陈鹏身前,在他耳边丝丝喘息:「陈总,还
……还满意吧?」

  陈鹏本已力竭,但如此撩拨就像是火柴划过盒边磷面,令他心底欲火又烧了
起来;大手攀上那对正厮磨自己的雪乳,粗气道:「薇薇,今天你真棒,身子又
紧又滑,我这辈子怕得死在你身上!」

  「呸!满嘴胡言,不跟你来了。」

  柳薇薇羞红过耳,嘴上不禁啐了他一口,却是蠕动起妩媚成熟的身子,以便
男人尽情享用。

  陈鹏刚泄一注,才半会儿肉棒却再振雄风,他抱紧薇薇,忍不住要提枪上马。
柳薇薇一边扭动,一边娇喘:「你动作小点,会被人看见的…唔……」话未说完,
已被一阵娇吟取代。

  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时而在池水中翻滚,时而搂抱做一团,忘情厮摩,这一番
交合竟比方才更加持久。直至最后,陈鹏将柳薇薇抱在池心,小腹急挺,长枪猛
抽,将她高高翘起迎敌的雪臀干得「啪啪」生响。

  柳薇薇只觉自己是一叶扁舟,随着男人推潮叠浪的冲击而起起伏伏,荡漾在
池水中全然无法自主,美得眼角都弹落一滴滴珠泪。

  「啊~ 我不行了……」

  在柳薇薇畅美的呻吟中,陈鹏虎躯一震,又一次缴械,灼精股股喷出,浇灌
着她欲求不满的蜜穴。

  趴伏在薇薇身上喘息了半晌,那销魂蚀骨的余韵渐渐逝去,陈鹏这才缓过气
来,起身翻出竹篮里的浴袍,披在未婚妻肩上,扶着她小心回到房间。

  房内舒适温暖,还燃着几根线香,气味怡人,有安神促眠、养生祛病的功效。
两人夜里相拥而眠,睡得都很香甜……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