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冉儿与老保安】第三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性师
2021年11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158

               第三章 垃圾

  时光匆匆,人生匆匆。世人都只是一名过客,辗转于红尘中每一处角落。匆
匆而来,又将匆匆而去,只留下些许记忆驻扎在心头。有些人在时光流逝的齿轮
里浑浑噩噩,到头来一无所有。有些人的命运已经随着时光的流逝发生了翻天覆
地的变化,自己却浑然不觉。

  距离林冉儿丢失项链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马大脑袋几乎天天
都去林冉儿家里,或者四周查探,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林冉儿也没有任何怨
言,只是为了小区的名声并没有报警,而是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也是她
自己不小心才丢掉的。可是马大脑袋心里过意不去,就总想着帮林冉儿做点别的
事,这不,这天顶着炎炎烈日,他又来敲林冉儿家的门了。

  咚——咚咚——

  林冉儿打开门一看又是马大脑袋,就赶忙说道:「大叔,我真没什么事需要
帮忙的,找不到项链也不是你的责任,你快回去吧!」

  马大脑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来林冉儿已经知道自己的来意了。

  「哎呦,林小姐,你就让我帮帮你吧,不然回去我们队长也不会轻饶我的!」
其实张峰才懒得管他,都是他自己想靠近林冉儿。

  林冉儿最是善良,听了马大脑袋这话竟然真的认真思考起来,为他担忧,怕
张峰真的会为难他。正好前几天有个小姐妹说是要送她一个立式咖啡机,她一直
没时间叫人去取,现在正好让马大脑袋跑一趟,不然他总是内疚,搞得自己也不
好意思了。

  「那行吧,大叔,我确实有个东西需要你帮我去取一下,但是那东西挺大的,
你一个人能行吗?」

  「没问题,我老头子有的是力气,林小姐你就别担心啦!」

  林冉儿将信将疑的给了他地址,就在家里等马大脑袋回来。马大脑袋也不含
糊,知道林冉儿肯给他机会就一定要把握住,当即就顶着烈日出发了,那个人家
也是豪华小区,他进去之前免不了被门口的保安一顿奚落,不过他也没有争辩,
反正给林冉儿拿东西最重要,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尽管如此,可是当马大脑袋看
到那台巨大的咖啡机的时候,还是愣了愣神,脑子里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自己果
然还是说了大话,这哪是一般的东西啊,这么大一个电器,还真是够累人了。可
是已经答应了林冉儿,总不能半途而废,马大脑袋咬咬牙,用尽浑身力气好不容
易才把那台巨大的咖啡机搬上了自己的破三轮车。

  蹬车回去的路上火辣辣的太阳直烤着他的后背,没过一会儿他就感觉浑身得
劲儿都好像快被用完了,好不容易吊着一口气到了林冉儿家门口,一股脑的把咖
啡机搬进家里就瘫在沙发上一动不能动了。

  「大叔,你没事吧,哎,都怪我,这东西实在是太沉了,我也没想到它竟然
有这么大,这样吧,我给你运输费,实在是太辛苦了……」林冉儿说着就开始从
手包里掏钱,说什么也要给马大脑袋费用。

  马大脑袋一听,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好像刚才瘫坐在沙发上奄奄一息的
人不是他一样,滑稽至极。

  「哎呦,不用……林小姐,说好的人我帮你的忙,怎么能收钱呢,不用不用
……」

  马大脑袋拒绝,林冉儿就硬塞,两人就在富丽堂皇的客厅展开了拉锯战,谁
也不让着谁似的。

  「大叔,您就收下吧,今天天气这么热,真的辛苦你了!」

  林冉儿干脆一把把钱塞进了马大脑袋的工服兜里,马大脑袋侧着身子一时间
不知道要不要把兜里的钱掏出来,又想动又舍不得的模样甚是滑稽。

  「这可不行啊!林小姐,哪有这样的道理,我是心甘情愿帮你的忙,绝对不
会收你的钱的,你快收回去……」

  马大脑袋嘴上这么说这,却是并没有把钱拿出来,反而顺势抓住了林冉儿白
嫩嫩的小手,心里感叹女人的皮肤光滑细腻的同时爽得不得了。林冉儿也不要,
就推着马大脑袋,手被揩了油也没有察觉,只是想一心一意的让马大脑袋把钱收
下。两人推推搡搡磨蹭了好几分钟,马大脑袋迟迟不肯结束这场拉锯战,最后还
是林冉儿终于不想再纠缠,情急之下使劲一拽胳膊,却没想到刚才被马大脑袋抓
着的手随着自己的用力突然脱离开来,女人娇弱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力,顿
时重心不稳,小腿绊在了沙发边缘,身体顺势就倒了下去。

  马大脑袋看着娇滴滴的美人脱离了自己的怀抱,本能地伸手一抓,情急之中
扯掉了林冉儿肩膀上的丝带,男人用力过猛,只听见布料破裂的声音,林冉儿那
件漂亮的连衣裙竟然被马大脑袋生生地撕开了一个口子。凉嗖嗖的风直接灌了进
来。马大脑袋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假装被林冉儿带着支撑不住也倒了下去
……

  「啊——好香的气味儿……好软的身体……」马大脑袋重重的压在了林冉儿
身上,女人柔软完美的触感让马大脑袋觉得自己像是身在仙境一般,味觉触觉都
达到了极致,一瞬间精虫就爬上了他的大脑袋,怎么也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沙发上,突发意外倒下的林冉儿原本漂亮的连衣裙上半身已被不怀好意的马
大脑袋撕成了两半,女人那晶莹剔透又泛着红晕的诱人肌肤已经完完全全暴露在
了空气中。而在她香气逼人、诱人犯罪的完美身体上,竟然还压着一个浑身散发
着恶臭,已经土埋半截子的死老头——「马大脑袋」……

  再看马大脑袋,这个猥琐而又油腻的老头正用他那粗糙黢黑的双手横亘在林
冉儿柔软高耸的胸前,就连他那张皱巴巴的老脸也深深地陷进了林冉儿正中央那
道曲径通幽的沟壑里,一股迷人的清香在他鼻尖萦绕。欲望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破
土而出的马大脑袋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裤裆里的兄弟瞬间抬了头,顶在了林冉
儿娇嫩的大腿根上。

  「啊——快……快起来啊……干什么啊你……快起来!!」

  被压倒的林冉儿,一时间有点懵,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感觉到身上的异
常,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顿时也变得红扑扑的。这个大叔总
是不经意间就是要占她的便宜,如果说上次还是因为他头晕迫不得已,那这次就
一定不是意外了!

  「啊……林小姐,对不起,对不起!你别哭,我……我不是故意的……别担
心,我这就起来,这就起来………」

  林冉儿情急之下胡乱挣扎,马大脑袋怕她讨厌自己,只能这么稳住乱动的女
人,可是他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起来,身体却不见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压着林冉儿
柔软乳房的双手,假意撑起,又故意将脚在光滑的地板上开会摩擦,滑倒后又顺
势压在了林冉儿柔软有弹性的美乳上,就这么多次反复。就连埋在乳沟中的老脸
也贪婪的开始深呼吸起来,仔细感受着林冉儿这诱人的大乳房,真是比他见过的
任何一个女人的乳房都要完美,甚至还透着丝丝清甜的奶香味儿,简直就是在勾
引人犯罪啊!,这么想着,马大脑袋实在忍不住,竟然悄悄地伸出舌头舔了几口。
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儿:「哦~~不愧是极品,真他妈甜!!」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门口传来一声怒气冲冲的吼声——沉迷在美
乳中的马大脑袋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喝吓的浑身一哆嗦,闪电般从林冉儿娇嫩的身
体上弹了起来。

  「谁谁谁……是谁——是谁在说话!」

  马大脑袋慌张的四处寻找,想知道是谁在偷看他们,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开
口,倒在地上刚刚被他压着动弹不得的林冉儿竟然率先站了起来朝着门口那个大
腹便便和他一样已经有了一片地中海的男人脆生生地开口叫道:「老张……你来
了……」

  「老张……坏菜了,难道这个就是包养林冉儿的那个房地产大亨,张峰的叔
叔……那他该怎么办……」

  马大脑袋一时间愣了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那个肥腻腻的男人
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老张……你别误会,你听我说,这个是……」林冉儿也被刚才那声怒喝给
吓着了,她再怎么说也是张总的人,这会儿被张总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老
头子在地上纠缠你他肯定会生气,一时间也有些害怕。可是没想到林冉儿一句话
还没说完,张总就直接一脚踢向了马大脑袋。怒气冲冲的男人似乎并不在意那是
一条人命,直接狠狠的踹上去,不计后果。

  其实看着张总大腹便便的样子马大脑袋也不是打不过他,只是一时之间慌了
神,楞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竟然真的被他这一脚给踹倒在地了。张总蔑视的
看着地上的脏老头,充满不屑。这可把林冉儿吓坏了,连忙扑上去拉住了张总还
欲踹向马大脑袋的那只脚。

  「老张,别打了别打了,这是误会,我们没有……你相信我啊!」林冉儿儿
一手捂着暴露出来的胸部,一手拼命地拉扯着张总,生怕他再对马大脑袋下手,
张总有钱有势,打坏一个保安根本算不上什么,可不能真出事啊……

  张总看了看衣衫不整的林冉儿,又用像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发蒙
的马大脑袋冷冰冰的说道:「不想死就赶紧滚,什么垃圾也能进了你的门,我不
在的时候少他妈勾引别人!你算什么东西,知不知道这是哪儿,赶紧滚……」张
总习惯了呼风唤雨,态度很是强硬,不过他生气的时候脑袋上几根立起来的头发
却没来由的让人觉得好笑。

  「没有,没有!老张,你听我说……这个大叔是来帮我搬东西的,我们真的
没什么的,老张,你别生气了啊,要怪就怪我……」林冉儿眼泪汪汪地拉扯着张
总的胳膊,想让他不要误会自己。马大脑袋看着自己以为是天仙一样的女人在这
个男人面前低三下四,心里顿时来了气,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借来的胆子,竟然开
始跟这个大佬叫起板来。

  「听见没有?!我是来帮林小姐搬东西的,我可什么都没有做,你这个人怎
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好人,林小姐都这么说了你还不信……。」马大脑袋一边
说着,一边试探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张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马大脑袋以为他
正在认真思考自己说的话可是没想到他刚站起来,张总竟然直接又给了他一拳,
说出的话也十分不堪入耳。

  「草泥马勒戈壁……你算什么东西……」

  马大脑袋高估了张总的素质,他可不是什么武力值为零的老总,他也是很有
脾气的。张总突然的暴起让林冉儿开始害怕了,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
自然很清楚他的脾性,赶紧死死抱住愤怒的男人,哭泣着哀求道:「老张,不要
打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冷静一下,别管他,别管他了行吗!」

  林冉儿没想到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张总今天竟然发了这么大的火,她和张
总之间的关系并不能用简单的感情来总结,所以一时之间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她没有时间仔细考虑,看到张总依然处在暴怒的状态,为了不让他继续发怒
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林冉儿只能委曲求全。

  「老张,你先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坐下慢慢听我说……事情真的不是你
想的那样……」

  林冉儿从背后费劲儿地搂着张总粗壮的腰,双手轻轻地安抚着他的胸口。张
总今天其实喝了点酒,再加上很长时间没来看林冉儿就好不容易来一次,竟然正
好看见了这样一个场景,心里自然是气不过,呼哧呼哧地一直大喘气,脸色胀的
通红,头顶几根稀疏的头发止不住的晃动着,滑稽又可笑。

  男人被林冉儿拉住,暂时稳定了下来,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体面人,不会真的
一直不顾分寸要和马大脑袋一决高下。马大脑袋趁着这个机会一屁股坐在了旁边
的小沙发上,干脆休息了起来。今天他真够倒霉的,一开始是应承了林冉儿搬过
来一个那么大的机器,现在又被这个大腹便便的油腻男人给欺负,不过幸好刚才
在林冉儿身上占了点便宜,不然他他妈的今天真能被气死!

  马大脑袋瘫在沙发上,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审视着这个包养了林冉儿的油腻
男人。这个张总真是名副其实的暴发户,整个人身上就透露着两个字——油腻。
不管是那个想怪胎三个月的大啤酒肚,还是头顶那片跟自己相差无几的地中海,
都显得十分搞笑。他跟林冉儿站在一起就是天差地别,一点都不登对,可是能有
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是暴发户,人家有钱啊!一想到这儿,马大脑袋就觉得心
里堵得慌,一下子就郁闷起来……再看看他自己,才是真正的一个一无所有的死
老头,穿着洗的破破旧旧的保安服,浑身散发着汗臭味儿和穷酸气,他才是那个
真正的笑话吧!

  林冉儿人美心善,打扮的大方得体美艳动人,就算此刻衣服已经被他撕碎了,
但还是难掩他的妩媚动人,看着看着,马大脑袋在他们面前竟然有一种自惭形秽
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

  冷静下来的张总,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林冉儿身上,此时他才关注
到林冉儿刚才倒下去的那一瞬间裙子被撕烂,要不是胸前还个乳罩遮住,自己一
直养着的金丝雀今天真就要被看光了!一想到这儿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旁那个
像乞丐一样的家伙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觊觎他的女人。

  林冉儿低声下气的对着张总哭的梨花带雨,只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过去,她在
张总面前很少有强硬的时候,毕竟寄人篱下,再怎么没有真情实感,也得靠着他
生活。再加上林冉儿向来最擅长的就是装惨扮弱。她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扫射着马
大脑袋,希望他能尽快离开,不然一会儿张总突然反悔,不想息事宁人了,那最
麻烦的还是她。

  可惜马大脑袋根本看不懂林冉儿的意思,他心里还难受得不得劲呢,凭什么
就算这个男人再有钱那又怎么样,就能随便欺负人了吗……

  「嗯……别哭了。」张总的脸上没什么太大的表情,愤怒已经从他的脸上现
实的无影无踪,好像刚才发怒的并不是他,不过林冉儿早就已经习惯了张总这个
样子,他今天能这么明显的发火已经让她很意外了,这个样子的他才算是真正的
他。

  林冉儿用尽全力好不容易才安抚好了张总,虽然她一直很擅长讨张总欢心,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说实话,她心里并没有什么底气。虽然她只是张总养在身边
的一只金丝雀,无名无分,根本算不上什么大角色,可是男人的嫉妒心她再清楚
不过,刚才马大脑袋压在自己身上,她又衣衫不整满脸通红的那个画面肯定给了
他太大的刺激,自己养在身边的女人被一个猥琐的保安压在身下猥亵,这样的场
景,就算是一点感情也没有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老张,是我的错,我……你要是心里有火,就往我身上出,跟那个保安大
叔真的没有关系。」林冉儿乖巧地依靠在张总怀里,颇为娇弱,看得旁边的马大
脑袋又是一阵激灵,忍不住就会想起了刚才摸到的女人那温软如玉迷人的身体。

  「赶紧让他滚,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张总冷冷的说道,林冉儿知道
不能再说下去了,只好连忙起身捂着自己残破的衣服请求马大脑袋赶紧离开。

  「大叔,你快走吧,今天的事是个意外,你快走吧……」

  马大脑袋看着林冉儿这副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实在是于心不忍,可是他什么
办法也没有,他没钱没势,在这个暴发户面前就是个像蝼蚁一样轻贱的死老头子,
当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心疼,眼珠子忍不住在林冉儿身上乱看,生怕自己一
会儿离开了就看不到这样难得香艳的画面了。

  「林小姐……实在是对不住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唉,真是
给你添麻烦了,我这就走。」

  林冉儿低着头,眼泪顺着完美的下颚线淌了下来,在精致小巧的下巴上结成
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水珠,看得惹人心疼,真是风情万种。张总大概也意识到
了自己的女人被一个猥琐的老头子这么一直盯着不太好,就咳嗽了两声,示意马
大脑袋赶紧滚蛋,马大脑袋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离开了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宫殿。

  张总冷冰冰的盯着马大脑袋的背影,眼神里充满了厌恶,是啊,像马大脑袋
这样低贱的保安根本不值得他大发雷霆,林冉儿是他养着的女人,这样猥琐的老
头子又能翻起什么风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马大脑袋看起来有些
眼熟,但是又实在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应该是自己多虑了,他摇摇头,缓和了
一下心情,对着林冉儿开口。

  「以后别让男人轻易进你的门,我不是说过了吗,有事可以联系他们保安队
队长,张峰。这个糟老头子是什么东西?」

  林冉儿背对着张总,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但是当她转过身来面
对着张总的时候,仍旧是那副娇滴滴惹人怜爱的模样。

  「知道了老张~人家对长有事去忙了,所以这个大叔才来帮忙的,以后我一
定注意,你不要生气了嘛~~」

  张总看着面前的美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最喜欢的一双大眼睛此刻正含
着泪水,像一汪荡漾人心的泉水,让人心软的一塌糊涂。再看看美人的娇躯,原
本因为马大脑袋的撕扯衣服已经敞开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高耸的乳房几乎要
跳跃出来,裙摆下面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随着林冉儿慢慢走过来,裙
摆微动,一股股香气扑鼻而来张总突然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来这
儿的温柔乡里沉醉一番的嘛!

  油腻腻的男人再也忍不住,直接一把拉过了正在慢慢走过来的漂亮女人,眼
神里充满了欲望,肥大的啤酒肚直接触碰在了林冉儿的胸上,两峰巨乳一下子就
颤动起来,此起彼伏搞得她一阵战栗。

  「来吧小宝贝儿……这两天没见你可让我想死了……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对
我下了什么蛊啊!!」

  林冉儿笑的风情万种,眼神里却没有一点温度,张总就是这样,刚才的怒气
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不,这么快就自我调整好了,还不是为了来操她,真以为是
什么正人君子呢!

  「讨厌~~老张,你刚才还凶人家了,哼——」

  这一下撒娇简直就是恰到好处,让精虫上脑的张总裤裆里的大家伙一下子就
挺立起来,这个女人永远知道他最喜欢什么,这也正是他最需要的。

  「来,让我看看,凶着哪儿了,是这儿啊——还是这儿啊——」

  「哎呦哎呦——」林冉儿笑的十分淫荡,因为她知道张总喜欢她怎么做,她
也够聪明,知道应该怎么做来讨他欢心。男人肥腻腻的手在她的娇躯上来回游走,
她配合着笑的很是开心,甚至下体私密的小穴里都分泌处了润滑的蜜液,让她整
个人都难耐的躁动起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此刻她脑子里竟然不可抑制的想起了马大脑袋那
颗大脑袋,以及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他那双乱摸的手,竟然比此时此刻
张总的手更能带给她刺激感……

  烈日当空,道路两旁栽种的杨柳甚至都热得弯下了腰,低着头。蚱蜢多得像
草叶,在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这些声
音听在马大脑袋的耳朵里,完全就是噪音,他只要一想到自己今天被那个张总羞
辱的一文不值,心里就气不打一出来,其实平日里他并没有这么在意别人对他的
羞辱,毕竟他在大家眼里一直都是个垃圾。可是今天毕竟是在他仰慕的女神林冉
儿面前,他怎么着都是有尊严的,如今他的尊严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实在是太可
气了!不过幸好林冉儿硬要塞给他的那些钱他没来得及还给她,看来今天又能改
善一下伙食了,这也是值得欣慰的。这么想着,他突然觉得太阳也没那么晒了,
加快了步子朝着保安室走去,光秃秃的大脑袋两旁挂满了汗珠,散发出令人反感
的臭味儿……

  「呼呼~~赫赤赫赤~~」张总那个油腻的大肚子此时正一下一下的拍击着
林冉儿精致挺翘的后臀,他最喜欢的就是后入的姿势,每次总是要从后面狠命抽
插几次才能痛痛快快的射出来,这次也不例外。

  等张总发泄完了他那令人恶心反胃的兽欲,林冉儿还必须得表现出一副很温
顺很享受的样子,主动从床头抽出几张纸巾为他擦拭干净下体偃旗息鼓的肉棒。
说实话,林冉儿每次和张总雾做爱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排斥反胃的感觉,虽然偶尔
也会唤醒她内心深处的欲望,可是那也只是偶尔。毕竟张总年纪也大了,因为胡
吃海喝,日子过得太过顺心,整个人肥头大耳的都快胖成一头猪了,性爱能力也
是越来越差,本质上来说,是他发掘了林冉儿的欲望,可是却越来越不能满足她
的欲望……

  林冉儿像从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仔仔细细的擦拭着那根让她喜欢不起来的
肉棒,经过刚才的射精,它已经变成了一个软趴趴没有丝毫血性的肉条,甚至还
有很多褶皱,十分丑陋。擦干净的精液残留着刺鼻的腥臭味儿,一下子就刺激到
了林冉儿的神经,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要事要做。

  「老张,我明天想出去逛街……」林冉儿小心翼翼的开口,眼波流转,关注
着正在闭上眼睛享受美好的那个男人的表情,手上的动作很是温柔,似乎真的充
满了感情。

  闭目享受的张总听到女人这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象征性的问了问原因。

  「嗯?怎么突然想到出去逛街,想买衣服了吗?我让张峰跟着你去,保护你
的安全。」

  又来了……林冉儿就知道这次也还和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张总这个人生性多
疑,也不知道究竟是怕她遇到危险,还是怕他养的小三不懂事跑到正房面前叫嚣,
反正自从她跟了他,没必要出门做点什么,他就总是要叫人跟着她,以前是一个
姓段的司机,后来据说那个人辞职了,这不又来了个张峰。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
她安全,其实她一个普通女人,哪里会有什么危险。林冉儿心里一阵冷笑,但说
出口的话却依旧是娇滴滴的撒娇意味。

  「哎呦~~老张,我又不是什么女明星,哪儿需要每次出门都有人保护啊
……这次丢了你送给我的那个项链,我都郁闷好几天了,想出去散散心嘛——再
说了,张峰队长还得继续帮我找那个项链呢,你不是说让他帮忙的嘛,还让人家
去保护我逛街,什么人会分身术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放
心嘛,我就去市中心逛逛,很快就回来了~~」

  张总最受不了女人撒娇,尤其是林冉儿这样的漂亮女人,看着林冉儿双目含
情,红唇微微撅起的模样,他更是招架不住,只好缴械投降,答应这次她可以一
个人出去。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女人在听到他松口以后,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
的微笑……

  其实林冉儿早就预料到了自己出门必定会被限制,大概率就是让那个张峰跟
着,所以她才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项链」丢失的戏码。没错,什么项链丢失,
都是假的,是林冉儿故意转移张峰的视线,再借着自己心情不好的理由想要出去
「逛街」,这个事她已经筹谋很久了,势必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事情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那时候的林冉儿还在读大学,父亲是市里一家运输公司的运输员,专跑市里
的运输生意,那时候这个工作很是赚钱,家里的生活也算得上是中上等水平,小
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

  本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在平平淡淡的幸福中完美度过,可是老天爷大概真的是
俗套的小说剧情看多了,偏偏就让灾祸突如其来的降临在了他们这个小家。

  林父开的车出事了,一起出事的还有林冉儿的妈妈。据说那是林父当天接到
的最后一单生意,送完那车海鲜就可以收车回家了,恰好妻子要去海鲜市场买东
西,为女儿周末回家做准备,就坐了丈夫顺风车,打算一起回家。可是他们在去
的路上,突然遭遇一辆大货车追尾,车尾整个被挤了进去,坐在副驾驶上的林母
当场死亡,作为司机的林父重伤,尽管已经被及时送到医院救治,也已经是无力
回天,甚至都没有熬到林冉儿赶来,就彻底断了气。

  这是一起非常惨烈的交通事故,甚至震惊了当地的刑警大队,对那个肇事者
进行了严密的调查,不过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而林冉儿呢?从她收到父母的死亡
通知,赶到医院,再像幽魂一样为他们举行了葬礼,才猛然反应过来,她真的失
去了爸爸妈妈……

  林冉儿从噩梦中猛的醒了过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只要她一做梦,就一
直在循环着父母出事的那天,自己一个人孤立无援,一个幸福的家庭自此破碎,
她的人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林冉儿伸手抹了一把脸,不出意外的,冰凉
一片,那是她的眼泪,是痛苦,也是仇恨。她逼迫自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她今
天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这个好不容易从张总手里要到的单独出行的机会,她绝
对不能浪费。林冉儿没有像从前那样打扮的太过于招摇,只是简简单单收拾了一
下。

  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葱削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一个简单的髻,不加
任何修饰,却足足比造型师特地精打细算盘好的头发好看几十倍。眉不描而黛,
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林冉儿只在精致小巧的樱桃小嘴上涂了一层淡淡的口红,
那两片娇嫩的唇瓣顿时嫣如丹果,上次在一家饰品店买来的红色珊瑚链在她的腕
间比划着,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来回之间,真是人间绝色。

  她穿了一身黑色丝绒连体裙,黑底立体印花,裙长仅仅越过臀部一点点,将
紧致挺翘的美臀修饰的更加生动迷人。胸口处是内衣的紧扣设计,甚至有两个精
致的杯环,将两峰巨大柔软的乳房禁锢在环中,随着林冉儿的走动还能看到微微
的颤动。纤细的腰肢被皮带束着,更显盈盈一握,尽管林冉儿的本意并不是出去
出风头,也不是让那些男人目睹自己的搞颜色,只是就这么潦草打扮一番,就已
经是人间绝色了。再配上一双银色小细跟高跟鞋,整个人高挑出众,甚至都有种
要去参加晚宴的感觉。

  林冉儿自己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太低调,就又戴了一副墨镜,宽大的黑色镜片
几乎挡住了女人一整个小巧精致的巴掌脸,总算是将那祸国殃民的红颜绝色暂时
掩敝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林冉儿捏着墨镜的腿又往脸上推了推,没办法,这个墨镜对
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大,要不是为了低调,她还真不愿意戴着它出来。她看了看眼
前的这个地方,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靠近了成功,还是接近了残
酷的现实。

  「生久海鲜市场」的招牌格外引人注目,还没有进市场大门,只见里面人头
攒动,人声喧哗。

  砍价的阿姨和坚守本钱的商贩吵得不可开交,你来我往之间,俨然是一个小
型的城市缩影。这正是林冉儿父母出事当天准备来的那家海鲜市场,只可惜经过
这几年的时光变迁,这家海鲜市场也早已是物是人非,林冉儿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过,只是很早以前就发现了这里的人走的走,转行的转行,如果她生硬的非要查
点什么,一定会打草惊蛇。

  所以今天林冉儿的目的地,其实是海鲜市场对面的那家门店。

  上个月林冉儿曾陪着张总参加过一个酒会,当时就有一个老总模样的男人说
那家海鲜市场对面的门店寸土寸金,开发商又正好是张总,想让他转手给自己,
好联手赚钱。张总当时并没有立刻同意,但是过了几天打电话吩咐底下人转给那
个人,当时恰好林冉儿又在旁边。一听到生久海鲜市场,林冉儿就格外敏感,再
想到自己寸步难行的计划,突然计上心来,决定就在这个海鲜市场对面租一个门
店开一个瑜伽馆,第一是离得海鲜市场近,她想要取证什么的也有机会,二来是
她本来就有瑜伽功底,也不能依仗着张总过活,做完她自己的那些事,早晚得离
开他,手里得攥着一点钱。

  这么想着,林冉儿就深吸一口气走到了门店出租的开发部,这次无论如何她
都要将事情办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