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仙子】(9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作者:Z
2022.6.4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95

               第九章 拜师大典

  亲密接触的夫妻二人,沦陷于深深的情欲之中,粗重的喘息从各自鼻间喷洒,
而后交织、相融,正如此刻二人紧密相贴的肉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二人之间只隔了薄薄两层衣衫,如若无物的衣衫非但没有起到任何阻碍作用,
反而颇具一种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的诱惑之感。

  徐长青小腹的邪火更甚,他身体微动,胯间肿胀的快要爆炸的阳物,顺其自
然的抵在了林仙子的私处。

  「唔……」

  林仙子黛眉微蹙,发出一声悦耳的嘤咛。

  滚烫、坚硬的触感自腿间传来,林仙子下意识的想要闪躲,奈何玉体早已发
软,提不起半分抵抗的力气。

  好在有衣物阻隔,阳物无法深入进去,这才让林仙子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娘子,夫君只是蹭蹭,不会进去的。」

  熟悉的言语,熟悉的套路,在徐长青勾搭其他女子时同样用过,但是今时不
同往日,此般话术原本是为了应付那些未经人事的寻常女子,放松对他的抵触,
而后趁着空隙,便会水到渠成的引诱其发生实质性关系。

  但徐长青在面对林仙子时,从不会将这一套用在她的身上,只因为,她是清
瑶,仅此而已。

  但单纯如林仙子,哪里知晓徐长青此前的套路,竟真的放松了身体,任由他
的亵玩。

  其实她清楚,相比于刚成婚时的夜夜放纵,徐长青现在已然十分克制,而他
之所以如此,皆是为她着想。

  所以,在不突破最后一步的前提下,林仙子也会尽量满足徐长青的要求。

  徐长青感受到身下可人儿的反应,不由得苦笑,若是换作旁人,面对此情此
景,此般诱惑,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如此想着,徐长青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异样的一幕,一个陌生的男子将林仙
子压在身下,将她的衣衫尽数撕碎,粗鲁的大嘴在她的玉体上肆意舔舐、啃咬,
所过之处,留下道道欢爱的痕迹。

  而后,不顾林仙子的恳求,那男子尽数褪下自己的衣衫,一根硕大无比的阳
物失去束缚,弹跳着出现在眼前,先是在林仙子的蜜洞口厮磨、轻触,源源不断
的蜜水自蜜洞流淌而出,顺着玉股缓缓而下,将身下的床褥打湿,潮湿一片,宛
如一朵绽放的花朵,淫糜的同时又异常美丽。

  待身下的可人儿娇喘连连,忍不住求欢时,这男子闷哼一声,将整根阳物尽
数插入蜜洞之中,只留两颗深紫色的卵蛋垂于腿间。

  只见被强行占有的林仙子,先是抗拒,而后沉醉于肉棒抽插带来的爽意,面
容变得娇媚无比,美目蒙上一层迷离的水光,娇嫩的红唇轻启,阵阵娇喘接连不
断的传出,酥麻入骨。

  二人臀胯相撞之间,情欲大动的林仙子甚至会主动抬起娇臀,两根纤长的玉
腿紧紧的盘绕在男子的腰间,十分主动的迎合着男子的侵入。

  而男子也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猛兽,腰臀撞击的动作时而轻缓,时而猛烈,直
叫林仙子浪叫连连。

  那根粗长的肉棒,在粉嫩的蜜洞内进进出出,将晶莹剔透的蜜汁尽数刮蹭而
出,有些粘连在肉棒深紫发黑的棒身上,有些流淌于玉股之中,场景要多淫糜有
多淫糜。

  林仙子似乎也非常享受这种粗暴带来的快感,纤纤玉手攀上男子的脖子,脑
袋向后仰着,飘逸的青丝凌乱,发丝随着男子的次次抽插而狂乱飞舞着。

  咿咿呀呀的娇喘自林仙子口中传出,此时的她仿佛已经陷入情欲的牢笼,变
为只知婉转承欢的娇媚可人儿,甚至会主动恳求,让男子撞击的更加猛烈一些。

  突如其来的画面让徐长青更加激动,光是想想这香艳的一幕,都足以让他兽
性大发。

  若是……在他与林仙子欢好的时候,她也能够像方才幻想的一般,主动求欢,
那该有多好。

  只可惜,现实十分骨感,每每他与林仙子「深入」接触时,她虽不抵触自己
的刻意挑逗,但是也从来不会主动迎合。

  「娘子,真是令夫君疼爱的紧。」

  徐长青双目满含深情,直勾勾的盯着身下的林仙子,让本来就面皮薄的林仙
子,羞的满脸通红。

  「夫……夫君,你再忍耐些时日,待我功法有所成就,便,便可……」

  话还未说完,羞涩的林仙子不敢再看徐长青,原本潮红的脸颊此时更甚,声
音也逐渐小了下去。

  「就怎么样啊?」

  徐长青饶有趣味的看着林仙子,忍不住想要挑逗她一番。

  「就……就是之前你我所做之事……」

  林仙子贝齿轻咬红唇,颇为嗔怪的看了徐长青一眼。

  自家夫君哪里都好,就是喜欢捉弄她,明明知道她的话中之意,却还是要一
个劲儿的深问,以往他们夫妻二人行房事时,他也总喜欢引导她说一些淫乱之语。

  她不是没有想过,主动迎合徐长青的喜好,满足他的求欢需求,可骨子里身
为女子的矜持,和她孤傲的性子,让她始终都无法迈出这一步。

  看林仙子这副样子,徐长青心里喜欢的紧,自己的这位娘子,平时在外人面
前宛如一座高冷冰山,说话行事皆是充满理智,可她现在这般娇俏的模样,哪里
还有半分元婴期高手的威严。

  他亲昵的刮蹭着林仙子的琼鼻,眉目间满是爱意。

  自家娘子只知道让他忍耐,可她不知道的是,换作世间任何一位男子,甚至
是整日面对佛像,只知敲打木鱼的佛门弟子,在面对她这副娇羞模样时,也无法
克制内心的冲动,说不动会当场破戒,只为与林仙子颠龙倒凤一番。

  「好啦,夫君听你的便是。」

  说罢,徐长青温柔的在林仙子嘴唇上落下一吻,而后便站起了身。

  不知为何,在徐长青起身的瞬间,在林仙子体内没由来的生出一种空落落的
感觉,她甚至有些不舍,还有些回味方才亲密所带来的快感。

  就在林仙子还处于回味中时,徐长青指着自己还高高隆起的裆部,苦哈哈的
说道:「娘子你看,它还不想善罢甘休呢,以后娘子一定得好好的满足满足它。」

  林仙子扭头一看,只见徐长青以一种滑稽的姿势半蹲着,裆部位置仿佛撑起
一顶小帐篷,依稀还可以看清那颗浑圆龟头的形状,此时它正被衣物死死束缚着,
好像一只随时想要冲破牢笼的猛兽。

  林仙子的俏脸一红,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那根阳物的狰狞模样,以及
它插入自己蜜洞时带来的滔天快感。

  双腿之间的湿润感愈发明显,林仙子连忙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这旖旎的画面
尽数赶走。

  「好了,别贫嘴了,好歹也是个长老,传出去的话让弟子们怎么想你?」林
仙子佯装嗔怒。

  「嘿嘿,娘子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再说了,传出去又如何,夫君我这叫
以娘子为大。」

  徐长青嬉笑着说道,又凑过去在林仙子脸上亲了一口。

  噗嗤。

  林仙子展颜一笑,仍残留些绯红余韵的面颊宛如春日里摇曳绽放的桃花,别
具一番风味。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曾知晓,在与徐长青相处的这些时日里,比她过往十数载
加起来,一展笑颜的次数都要多。

  而且有了徐长青的陪伴,似乎这修行之路也变得轻松愉悦了起来。

  几日后,拜师大典如期而至。

  万学天府的弟子选拔大赛每三年举办一届,不论是内围弟子,还是外围弟子,
甚至是新加入万学天府的凡间弟子,只要年龄未超二十五岁,且实力到达筑基期,
皆可参加。

  选拔大赛不可谓不是万学天府中的一大盛事,在大赛中取得优异成绩,排名
靠前的弟子,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拜入一位长老门下,从此成为万学天府中真正
的核心弟子,地位一跃而上,成为别人艳羡的对象。

  其他弟子,则视其在大赛中的表现,给予一定的奖励,或破格升录为内围弟
子,或以丹药、功法、兵器等以兹鼓励。

  总之,万学天府中有实力的弟子想要崭露头角,赢得府中青睐,选拔大赛便
是一个他们绝对不会错过的机会。

  选拔大赛结束后,便是万众瞩目的拜师大典,这也是弟子们最为期待的一个
环节。

  昨日,选拔大赛已然有了结果,现在,备受期待的便是接下来的拜师大典。

  清晨,太阳刚刚从东方地平线上崭露头角,万学天府内已然人影绰绰,为今
日的拜师大典做准备,就连沉迷于修行的弟子,也暂时放下了修炼,赶往议事大
殿外,想要知晓拜师大典的最终结果。

  议事大殿内,诸位长老皆落座于大殿两侧,身后站立的,是他们的真传弟子。

  而徐长青和林清瑶,以及其他几位还未收徒的长老,则是坐于大殿靠前方的
醒目位置。

  大殿外,无数弟子排成整齐的队列,翘首以盼。

  「你听说了吗,今年选拔赛的第一名是从凡间来的!」

  一位身着白色仙袍的弟子冲着身边的人说道。

  「可不是吗!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凡间弟子什么时候这么厉
害了,竟然能打败那些内围弟子?!」

  「我也纳闷呢!咱这万学天府,向来都是咱们这些仙家出身弟子的地盘,什
么时候轮到凡间那些卑贱之人来叫嚣了?!若是叫我碰上了,定将他们打个落花
流水!」

  「你也就只能吹牛了,都说了是大赛的第一名,你以为这第一名是天上掉下
来的馅饼砸他头上的?说不定,此人真有些过人之处。」

  「对对对,我听说此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筑基中期了,而且还以一己之力打
败了林啸天!」

  「啥?林啸天?!那不是内围第一人吗?!他可是筑基后期啊!」

  阵阵惊呼从人群中传来,一个接一个的劲爆消息在弟子中间传开。

  这些言语自然也传到了殿内长老们的耳中,显然,他们对于此事,也是惊讶
万分。

  最近几届选拔大赛,前十名似乎已经被仙家弟子承包,很难看到凡间弟子的
身影,而在这十人当中,只有前五名有资格参加拜师大典。

  而拜师,又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这就意味着,这五人,并非能够全部拜
入长老门下,有时甚至会出现长老无一人收徒的现象。

  这也是为什么长老真传弟子在万学天府内地位如此之高的原因。

  方才,弟子们口中提到的林啸天,便是上一届选拔大赛的佼佼者,但因其心
高气傲,生性焦躁,竟然在拜师大典当日对长老出言不逊,这才失去了拜师的资
格,只能作为府中的内围弟子继续修炼。

  但这并不代表着林啸天没有成为亲传弟子的资格,相反,在这几年里,他的
实力突飞猛进,较之部分亲传弟子也是不遑多让,乃是名副其实的内围弟子第一
人。

  可今年,究竟出了怎样一匹黑马,竟然连这林啸天都不是他的对手?!

  「娘子,看来今天的拜师大典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啊。」

  徐长青小声说道。

  「能以新入府弟子的身份,在选拔大赛上打赢内围弟子,本就颇为不易,更
何况是越阶挑战林啸天。」

  以轻纱掩面的林仙子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但眼底流露着一抹重视与好奇。

  「要真是如此,可算是给我们这些凡间弟子扬眉吐气了啊。」

  徐长青挑了挑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就在此时,林仙子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朝着殿内最高处的位置看了一眼,
不再言语。

  下一秒,方才林仙子瞥了一眼的位置,空间仿佛受到某种感应,泛起微微涟
漪,似乎这方小天地中的空气都变得浓稠起来。

  紧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自空间涟漪中缓缓浮现,正是万学天府的府主,万
荣山。

  他的出现,引得大殿外的弟子皆是发出阵阵欢呼,此起彼伏,场面好不震撼。

  「哈哈,看来大家对于近日的拜师大典,都是期待的很啊!」

  万荣山爽朗一笑,落座于最高处的府主椅。

  今日的万荣山,一身毫无点缀的素色仙袍,仅以一根灰黑色腰带束于腰间,
与那日身着深紫色华袍的尊贵与高调相比,今日的他,倒像是隐居山林的高人,
多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他的气息……

  林仙子黛眉微蹙,她觉得似乎今日的万荣山,与往日有些不同……

  「府主,我看今年的选拔大赛,可是出了不得了的人物啊,怪不得连府主您
之前都那么关注。」

  位于大殿右侧的一位长老抚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诶,话可不能这么说,要是我知道有个这么出色的弟子,我肯定比府主还
激动。」

  另一位长老附和道。

  「哈哈,看来大家都是有所耳闻啊,那我也就不卖什么关子了,是骡子是马,
还是拉出来让众位长老一探究竟吧!」

  万荣山的话音刚落,殿外就产生了一阵骚动。

  只见一位长老装扮的人,带领着几位弟子,正由殿外的台阶匆匆行至殿内。

  「见过府主,这便是此次选拔大赛中胜出的前五名。」

  长老仪态十分恭敬,说完之后便退至一侧。

  「见过府主,见过各位长老。」

  五位弟子纷纷行礼,异口同声道。

  只见这五人,四男一女,面庞略带青涩,目光中带着好奇与兴奋。

  从其周遭溢动的仙气来看,这五人皆是突破了筑基期。

  其中,处于中间的一男一女,皆是达到了筑基中期,剩余三人,则是筑基初
期。

  而他们的年龄,最大的也只有二十一二。其中为首的那位男子,面庞更为稚
嫩,恐怕还不到二十岁。

  能够在二十五岁突破筑基期,便可称之为资质上乘,在家族中也是作为种子
选手来培养。而在二十出头便达到筑基中期的,简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比如,被世人尊称为仙子的林清瑶,在二十出头的年纪突破筑基中期,展现
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此后更是在短短数年间接连突破,直至如今的元婴期。

  要知道,筑基到金丹,金丹到元婴,这之间每个大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
后期三个小境界,光是小境界的突破,都要耗费修炼之人无数的心血才可达成,
有些人甚至苦苦修炼数十载,佐以各种珍贵药材,都无法有半分突破。而大境界
的突破更是难上加难,仅仅付出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一定的契机,而这契机,
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遇到。

  由此可见,这些年纪轻轻便拥有不俗实力的少男少女,未来究竟有多么大的
发展潜力。

  众位长老皆是打量着几位弟子,同样,后者也在观察他们。

  从方才这几位弟子出现的一瞬间,徐长青的目光便被其中一位女弟子吸引而
去。

  其实不光是他,殿内众人的目光都若隐若无的投向了那位少女。

  第十章收徒只见处于众人视线中心的这位少女,面容虽有些青涩,但仍旧难
掩其倾城之姿,无暇的肌肤如玉,宛如雪山之巅的那一抹白雪般纯粹,丝毫没有
任何杂质,一双美目深邃无比,仔细看去,她的瞳孔与常人不同,乃是罕见的橄
榄色,颇具异域风情。

  她的五官,仿佛精雕玉琢般精美,说是天赐的礼物也不为过。

  虽然身着宽大衣袍,但不难看出,少女的身材初具规模,酥胸虽不如林仙子
那般波涛汹涌,但也有了一定的起色,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臀部恰到好处的饱满,
两根修长的玉腿笔直纤细。

  此女之姿容,与林仙子相比略显青涩,更是少了后者那份独立天地间,清风
洒兰雪的清冷气质。

  但不得不说,如此倾国倾城之姿容,也是世所罕见。假以时日,待到此女长
成,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林仙子。

  美中不足的是,少女的眼神略带青涩,正怯生生的打量着殿内的众人。

  有些年轻的长老甚至明目张胆的在此女与林仙子的身上来回打量,似乎是想
要在二人之间分出个胜负。

  如此妙龄少女,一出现,已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尤其是徐长青,他的目光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这位少女,眼神也由最初的
惊艳变为欣赏。

  看其身形,她应该是这五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但抛去其年龄不谈,她的实
力竟然也达到了筑基中期!

  还有一位筑基中期的少年,看起来十分低调沉稳,他并不像其他几位弟子一
般,到处打量着,寻找自己心仪的长老,而是眼睑微垂,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林仙子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这位少年所吸引,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此人身上
的气息有些熟悉。

  难道……

  至阴之体?!

  林仙子瞳孔猛的收缩,眼中满是惊骇,掩于轻纱之下的面容也产生了细微的
情绪变化。

  她的玉手紧紧捏着座椅,努力克制自己的心绪,再次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而那位少年似乎也察觉到了林仙子的目光,抬头与其对视,而后灿然一笑。

  这青涩少年身形高大挺拔,模样虽算不上俊美,但也十分清秀,尤其是那一
双眸子,深邃沉稳,透露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

  万荣山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看着林仙子周身动荡的仙气,还有
后者显然被惊骇到的模样,心中也是了然。

  两位至阴之体,啧啧,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场景啊。

  万荣山如此想着。

  其实早在此届选拔大赛结束之前,他便偶然得知少年的特殊体质,当时便有
心向林清瑶举荐此人,但她这些年间一心只为修炼,丝毫没有收徒的心思,也不
知此次,两位至阴之体相遇,结果是否会有所不同?

  至阴之体,同至阳之体一般,都是十分罕见的特殊体质,千人之中都未必会
出现一个。

  拥有此种体质的人,对天地间的自然元素十分敏感,在修炼冰水、火雷等同
属性的功法时,将会展现惊人的修炼天赋,与同龄人相比,不仅修炼速度更快,
而且所掌握的自然元素也是精纯无比,在实战中占有强大的优势。

  在北域数千年的历史当中,拥有此等体质之人,无一不是当年称霸一方,赫
赫有名的人物。

  在万学天府中,萧景睿,林清瑶,前者是至阳之体,后者是至阴之体,两人
皆是在修炼上展现出不俗的天赋,年纪轻轻便突破金丹期,而后者更是恐怖如斯,
如今已是元婴期的存在。

  而正是因为二人的特殊体质,当初机缘巧合之下所得的《四元御剑真诀》,
上卷为阳,下卷为阴,因其特殊性,世间唯有至阳与至阴之体才能够修炼,这也
为萧景睿与林仙子的修行之路增添了不小的助力。

  在四宗之内,仅有林仙子一位至阴之体,如今,又是多了一位。

  林仙子的心绪渐渐平稳,内心已然有了打算。

  她细细打量着这位少年,只觉得后者的年纪虽然刚过二十,但气息却透露着
一股老练,略显青涩的俊秀面庞满是坚毅,眼神深邃,闪烁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
芒。

  更为奇怪的是,在少年的眼中,林仙子似乎察觉到了几分异样之感。

  她刻意释放出一缕神魂,接近少年想要一探究竟。

  可探查过后,让林仙子更为惊异的是,少年的气息,并未散发她所熟悉的冰、
水、雪等自然元素之气,反而充满火爆,似乎有一团火雷之力,在他的体内熊熊
燃烧!

  这……这是为何?!

  按照常理来说,拥有至阳、至阴之体的修仙者,往往会选择与自身体质相同
或相近属性的功法进行修炼,比如说,至阳之体在修炼火、雷等属性功法时,将
会有如神助,修炼效率远超同人,而至阴之体则是对冰、水、雪等属性拥有精纯
的掌控之力。

  而眼前的少年,明明拥有至阴之体,却未如林仙子料想的那般,选择修炼合
适属性的功法,而是逆天道而行之,进行了反向选择!

  这如何能让林仙子不惊异!

  「想来大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那便开始今日的双选吧。」

  万荣山饶有趣味的看着殿内的场景,发话道。

  「我来!我这里有一道水属性的高级仙术,与你所修功法属性相同,不知你
可有意愿拜入我的门下?」

  一位长相粗犷,五大三粗,嗓门如钟的长老先行站起身,将橄榄枝抛向了场
中唯一一位少女。

  殊不知,该长老此举将少女着实吓了一跳,怯生生的目光看着长老脸上一道
凶悍的伤疤,颤巍巍的摇了摇头。

  「哈哈,你看你把人家姑娘吓得,此等天才,还是让给老夫吧!」一位仙风
道骨的长老起身,手掌一翻,一本颇为古朴的功法便出现了他的掌心,「这是老
夫珍藏了数十年的水属性功法,若是你愿意,它便归你了!」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谁都知道,这老头子平日里抠门的很,有什么好东西都藏着掖着,尤其是他
手里这本功法,据说是他外出历练时所得,平时视若珍宝,从不轻易示人。

  能在此时拿出来作为拜师之礼,想来也是对这少女十分重视。

  少女看着眼前这本功法,虽然其貌不扬,但仔细看去,竟有隐晦的光芒缭绕,
扑面而来一股古朴的气息,其间夹杂着令人清爽无比的水性元素,引得她体内的
仙气微微轰鸣。

  唯有品质上乘的功法,才会与仙气产生反应。

  少女面带犹豫,贝齿轻咬红唇,虽然她已经修炼了一本水属性功法,但与面
前这本相比,显然要逊色许多,但中途更换所修功法,会降低修仙速度不说,还
可能引起各种副作用。

  所以这少女面露纠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打破了局面。

  「呵呵,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已经修炼了一本水属性功法吧,想来品阶也不
低,又何况被眼前这本功法吸引?」

  只见徐长青徐徐起身,俊秀的面容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起来俨然一副人畜
无害的模样。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这里有一柄上等仙器,我看你实力虽颇为不俗,但是
缺少一件趁手的仙器,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便可纳为己用。」

  说罢,徐长青手掌一翻,一支精美的玉簪凭空浮现在他的手心中。

  瞬间,众人周围的空气陡然变得湿润起来,仿佛变为粘稠的液体,在空中飘
浮旋转。

  场内更有修行水属性功法的人,甚至能够感觉到体内仙气产生微微轰鸣,有
些不受引导的想要冲那玉簪汇集而去。

  而在这异象的中央,俨然是方才徐长青所拿出之物。

  只见这支玉簪造型精美,通体浑若天成,由上品玉石所筑,纯粹无比,不含
丝毫杂质,而且仔细看去,玉簪表面刻有花纹,古朴而晦涩,其间有神秘光泽隐
隐流转,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更为精巧的是,玉簪首端有一处恰到好处的弧度,乍一看,颇像夜空中弯弯
的月牙儿。

  「徐长老,此物可是月神簪?」

  一位长老面色沉重,细细打量着眼前的玉簪。

  「王长老真是慧眼识珠,不错,此物乃是我方前侥幸所得,只可惜,与我修
炼功法属性不同,这才珍藏到了今日。」

  徐长青淡然一笑,解释道。

  当初他获得此物时,第一时间便赠予了林仙子,但后者当时已有羊脂玉笛,
便婉拒了他的好意,所以这月神簪,也就搁置到了今日。

  如此神物却找不到合适的主人,徐长青本有些惋惜,但谁承想,原来今日还
有此番机缘。

  「徐长老真是出手阔绰,这月神簪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水系仙器,将它作为
拜师之礼,是否有些过于奢侈了?而且据我所知,这仙器似乎有更合适的主人。」

  方才自称老夫的那位长老面色有些难看,他本以为这次拜师大典能够顺利的
将面前天赋绝佳的女子收为真传弟子,可就在即将要成功的那一刻,突然跑出徐
长青这么一只拦路虎。更可恨的是,与后者拿出的拜师之礼相比,他的水属性功
法瞬间黯淡,甚至这功法在他手中产生微微震动,似是被那月神簪所吸引。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件宝物,孰强孰弱。

  话音落下,众人稍加思索,便得知了该长老话中的深意,纷纷把目光转向了
一旁的林仙子。

  月神簪,名副其实,相传它本是八大仙神之一的月神曾经使用过的仙器,威
力巨大无比,可劈山断海,十分凶悍。更有传言,月神簪在月神的操控之下,曾
经以一己之力单挑三神,大战数百回合后仍处于不败之地。

  个中威力,可见一斑。

  确实,与面前外形弱不禁风的少女相比,还是林仙子与这月神簪更为相称,
毕竟后者,所修功法也是以水系为主。

  场面突然陷入尴尬,众人神情各不相同,其中最为明显的,当属那日当众挑
衅徐长青的那位长老,一脸幸灾乐祸,他巴不得赶紧上演一出为了争抢徒弟而大
打出手的刺激戏码,他早就看这徐长青不顺眼了,如今有人出面让徐长青难堪,
他自然是乐意得很。

  「仙器的价值并非体现在珍贵性上,而在于趁手程度,我已有合适的仙器,
这月神簪,我看与这位弟子倒是有缘的很。」

  林仙子察觉到众人的异样目光,幽然开口道。

  与这月神簪相比,羊脂玉笛的品阶虽然逊色了一些,但用起来十分趁手,已
经成为林仙子的本命仙器,所以根本没有替换的理由。

  「呵呵,章长老,我家娘子已经发话了,此事就不劳章长老费心了,究竟如
何选择,还是按照这位弟子的意愿来吧。」

  徐长青笑眯眯的说道,态度十分谦卑有礼。

  只有站在他身侧的萧景睿,能够察觉到徐长青此时细微的情绪变化,微微下
垂的嘴角,眼底深处透露而出的冷意。

  或许只有陪伴在他身边多年的萧景睿才明白,此时的徐长青,正努力克制心
中的怒火。

  这章长老千不该万不该,当着众人的面挑拨徐长青与林仙子的夫妻关系。

  抛开能否挑拨成功不说,单单是林仙子在徐长青心里的位置,章长老此举,
定会在徐长青心里留下烙印。

  而依照萧景睿对他的了解,此般算计,长青定不会轻易忘记。

  再者,这林仙子和徐长青的夫妻关系,又岂会因为他人的言语而受到离间。

  若当真如此,世间觊觎林仙子的男子,恐怕早就有所行动。

  不过,长青此番高调的举措,当真不会引得清瑶怀疑么……

  萧景睿神色复杂,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般场面他不是没有经历过,当初,
长青为了将江雪儿收为弟子,也是像今日这般,抛出令众人眼红的拜师之礼,只
是,今日的月神簪,较之那日,显然更为珍贵。

  而他之所以如此做的原因,萧景睿心里如同明镜,俨然是因为眼前俏生生站
立的少女。

  较之江雪儿,这女子虽年纪尚小,但容貌却在江雪儿之上,甚至与林仙子相
比,也是不遑多让。

  若是再给她些时日,恐怕这万学天府又会多一位祸国殃民的人物。

  而且,如果萧景睿没猜错的话,这少女已然做好了决定。

  「对不起,章长老,我,我已经有了水系功法,所以,所以……」

  少女贝齿轻咬红唇,俏脸满是抱歉的看着章长老。

  听闻此言,章长老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徐长青,而
后甩袖离去。

  「呵呵,不必害怕,刚刚那位长老生性如此,以后你作为我的弟子,我一定
会护你周全,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还有,这月神簪,此后便是你的仙器了。」

  徐长青本就俊秀的面庞,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显得温润如玉,倒有几分翩
翩贵公子的气质。

  「苏婉儿谢过……师父……」

  苏婉儿俏脸绯红,说话低声细语,一字低过一字,直至「师父」二字,若不
是凑的近,徐长青根本听不见。

  不过,这「师父」二字,可是让徐长青心里乐开了花,方才的阴翳也一扫而
光。

  原来,你的名字是苏婉儿啊……

  徐长青眼睛微眯,细细打量着眼前略带青涩的苏婉儿,不由得被后者的容貌
再次惊艳。

  这月神簪,倒也送的值了。

  他如此想着。

  单纯如苏婉儿,哪里知晓眼前之人的想法,她生于修仙世家,家族势力十分
庞大,从小便被族人呵护着长大,父母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恨不得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照拂。

  不过,自她幼时,便展现出了惊人的修仙天赋,在家族的同龄人中也是数一
数二的存在。饶是如此,父母还是像往常一般,将她护在羽翼之后,只愿她不被
世俗所纷扰,平安长大便可。

  就连此次参加万学天府的选拔大赛,也是她和父母求了好久才得来的机会。

  这也是为何苏婉儿空有如此天赋和实力,但性格纯净如白纸的原因。

  苏婉儿回想着方才徐长青所言之语,只觉得心里暖洋洋,除了父母之外,还
未曾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总之,师徒第一次见面,便给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时,围观的众人见事情有了定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羡慕,有嫉妒,
当然,更多的是忿恨。

  或许他们的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便是恨不得将这徐长青千刀万剐,
毕竟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位拥有倾国倾城之姿容的妻子,如今更是收得一位容貌
同样惊人的女弟子,这如何能不让其他男子羡慕嫉妒恨?!

  林仙子嫁为人妻本就让世间男子捶胸顿足,恨不得冲入万学天府,将徐长青
暴揍一番,若是让他们知晓,这徐长青又收了一位堪称绝色的女弟子,恐怕会气
的七窍流血,痛呼:老天为何如此不公!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