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与妈妈三姐妹】第一章 拭药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攻守异势
2021/11/6首发于SIS001
字数:7326

***********************************

  本文主要讲的是以「我和妈妈三姐妹」为主角团,于末世一遭的情感欲望、
生存环境与社会地位之变迁。纯绿不两立(至少主角团肯定不会出现绿)!小马
拉大车。有些情节会有草蛇灰线笔法,文笔有限,还请见谅。

  另烦请各位观众老爷多多点赞,多多评论交流,非常感谢~

***********************************

              第一章  拭药

  我叫东方玥,小名小宝,男生,今年刚满半廿岁,高(xiǎo)中(xué)
三年级。我发育得比较迟缓,身高1. 15m,体重21kg。记事起,我就与妈妈东方
嫤、姨妈东方婉、小姨东方媱一起住在宁海市区的公寓里(我们这边把母亲的姐
姐叫「姨妈」,妹妹叫「姨」,姑妈姑姑亦然)。
                 
  东方三姐妹,老大东方婉,老二东方嫤,老三东方媱。这三姐妹的母亲东方
琳,出身自一祖上从西南某地迁至当地的名门望族,长相自不必说,是极好的,
实乃大家闺秀,不顾家族反对与男方也即三姐妹的父亲私奔,婚后生活也不算富
足,有了三姐妹后更是勉强度日。
                 
  少年人的热血冲动终是败给了柴米油盐,由于二人巨大的门楣差异,使得矛
盾日益见长,这场婚姻终是以男方的出轨与二人的和离画上了句点。最后东方琳
带着三个女儿回到家门,可好景不长,国家改朝换代使得东方家族衰败。之后东
方琳便独自抚养三个女儿长大成人,日子不算富足却也不至穷困潦倒,东方琳本
就是名门之后,气质、长相实属上成,教养出的三个女儿必然也不会平平。
                 
  老大东方婉,由于念及要照顾妹妹们,本科毕业后便回到母亲身边,在当地
重点小学做了一名语文教师。东方婉既是东方玥的姨妈,又是他学校里从一年级
到现在的语文老师,也是他从小到大的生活老师。东方婉23岁那年母亲病逝,
从此担负起照顾两位幼妹之责,后来再加个小外甥东方玥,是以至今36岁仍未
婚嫁。

  东方婉是最似她母亲的,性格温柔似水,长得也是温婉可人,体态微丰,身
高163cm,体重60kg,38E,腰围66cm,臀围101cm,惯是温柔熟母之态。虽然如
今已36岁,可姣好的面容与身材,让人看不出丝毫的岁月该有的痕迹,有的只是
由内而外散发的满满成熟气息——那种只有靠时间才能积淀下来的让人欲罢不能
的成熟韵味。

  老二东方嫤,自小便很有主见雷厉风行,体察母亲不易,高中时在看到母亲
去世后家庭重任全压在大姐一人身上,更是奋发图强,本科毕业后硕博连读,成
绩优异,能力突出,在师门帮助下创立了一家公司。大学期间由于遇人不淑,怀
上了孩子,生下儿子东方玥后便先交由大姐代为抚养,然后更加发愤图强,同时
又对男人大失所望。

  在东方嫤的一番努力下,公司也是蒸蒸日上,使得家庭一下富足起来,姐妹
们的压力大大减轻了。她喜欢家人欢聚一堂的温馨,因此并未选择别墅,而是杭
城市中心的高档小区购置了一套约三百平米的跃层公寓,姐妹仨与儿子外加一名
女佣,一起生活。

  如今31岁的东方嫤,在事业与感情上一路走来,愈是气质高冷,端的一个冷
艳高贵御姐总裁,眼里最重要的是家人,再就是事业,其他什么也放不下了。身
高178cm,体重61kg,34D,腰围58cm,臀围96cm。

  老三东方媱,比大姐东方婉小12岁,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受母亲和两位姐
姐的宠爱,自小是乐观开朗的小机灵鬼。尽管家庭变故良多,但她并未受到很大
影响,颇有一种「少年不识愁滋味」之感。她也最是随心所欲、恣意人生的一个。
母亲逝世时,她只有11岁。看到大姐为了照顾她与二姐牺牲颇多,誓要努力图强,
结果看到二姐事业有成后又果断选择了自己所喜欢艺术,考入央美。

  大学期间,和一个家境富裕的师姐上官雪关系很好,在上官雪的父母车祸身
亡只留下不菲遗产时,两人互相扶持互相安慰,东方媱帮助上官雪度过了难关的
同时二人又惺惺相惜、互生情愫,随发展成了恋人并同居。

  东方婉和东方嫤在东方媱出柜后劝阻无果,便也认可了二人的恋情,她们本
科毕业后以画人间百态、绘自然万物为由四处游历,后又去湾湾领了证,好不快
活!东方媱,身高161cm,体重49kg,32B,腰围55cm,臀围90cm;上官雪,身高
170cm,体重58kg,36C,腰围60cm,臀围94cm。

  我们一家人始终生活在一起,虽然小姨东方媱和姨姨上官雪经常不着家满世
界跑。我虽然没有爸爸,但在妈妈、姨妈和小姨还有上官姨姨的宠爱下生活得很
幸福。然而,听妈妈说,我在五岁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当时眼看要夭折了,在全
家人束手无策、无可奈何、无限哀痛时,是小姨妻妻俩找到的药治好的我,而且
从那之后再未有过灾病。
  
  此时此刻,我正脱光下身里、外裤,对着我房间的穿衣镜中的小鸡鸡发呆—
—因为它好像肿了,有点疼、有点胀,已经持续好几天了,我正发愁要如何告诉
妈妈。

  因为自我五岁那年之后,妈妈告诉我,就是因为之前太宠着、惯着我了所以
才会生如此大的病,让我要学会独立自主。之后我被妈妈「赶」出了她的房间,
在自己房间一个人睡觉,而且妈妈几乎再也没有帮我洗过澡,也好像有意不让我
抱着她撒娇或者别的。

  之前妈妈为了弥补她上学期间少有照顾我,同时也是为了让姨妈轻松些,从
她工作以后对我都是尽可能地事事亲为、有求必应,肉眼可见地宠溺。一向更宠
着我、惯着我的姨妈听了妈妈的说辞也待我不那么宠溺了,这可让我苦恼了好久。

  为此,我断断续续闹了很多次。妈妈对我态度的转变,而让她变得严厉和冷
酷,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出于对妈妈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害怕和不敢忤逆,只
好去闹姨妈,不要什么独立、不要妈妈和她冷淡自己。那是最严重的一次也是最
后一次,让我终生难忘。

  在我六岁那年,有段时间老想反抗大人们的话,以妈妈和姨妈不要自己了、
不爱自己了为由,不敢对妈妈只敢不断给姨妈找事情——故意弄翻玩具、故意弄
湿弄脏衣服、故意打翻饭菜、故意顶撞她。在故意捣乱被姨妈说教,还在地上撒
泼打滚,中伤姨妈不爱自己是因为我不是她的孩子、姨妈是坏人讨厌姨妈时,积
怒已久的妈妈终于爆发了。

  妈妈一把抓着我的衣领将我从地上提起,气场全开,只一言不发地盯着我。
不知为何,一股扑面而来的威压,让六岁的我登时怔住,片刻后跪在妈妈脚边抱
住她的小腿哇哇大哭、口齿不清地说着「妈妈,我错了,不敢了,再不敢了」。

  姨妈见状一把推开妈妈,把我搂在怀里,拍着我的背哄我,说她和妈妈没有
不爱我,很爱很爱我,让我别哭。一向温温柔柔的姨妈难得的带着气音,指责妈
妈发什么神经凶孩子,让妈妈回房间去,现在我们娘俩不想看见她。妈妈这才从
懵怔反应过来,张了张嘴没说话,悻悻回房间。

  那后面一整天我再没跟妈妈说话,也没找她。到晚上我睡觉时,一向是妈妈
来做的睡前故事环节,却是姨妈进来了。只讲完一个短故事后,姨妈见我有些神
情恹恹,一脸委屈又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便问我是不是想妈妈了,想妈妈来
讲故事。我没说话,却红了眼眶,缓缓从喉咙里发出个「嗯」。

  姨妈的笑容更甚,然后下床走了出去。片刻后妈妈进来,到床上坐定,看了
一眼委屈巴巴的我,眉眼弯弯地笑着顺势把我搂在怀里,柔声细语道:
  
  「白天是妈妈凶了你,给我们家宝贝道歉好不好?」

  我一听眼泪已经淌了下来,一边享受着妈妈轻柔地拭去眼泪,一边回复她:

  「对不起,妈妈,我那样是不对的,以后不会了,妈妈别不要小宝。」

  「没有人不要你,家里每个人都很爱你,你是我们的小宝贝,乖~ 」

  妈妈搂得我又紧了紧,轻声告诉我。在母亲的温暖体香中我沉沉睡去。

  之后姨妈告诉我,妈妈久居高位,就算公司里一米八、一米九的大汉子见惯
了上司杀伐决断、运筹帷幄的样子,在妈妈的气场之下都恨不得把头埋在地下,
更何况我这个小屁孩。

  而且妈妈从小学就开始学习自由搏击,在高中和大学本科期间都多次参加过
省级和国家级比赛。妈妈大学同学曾告诉姨妈,有次她们聚餐晚归,被街上醉酒
的四五个地痞流氓调戏,结果妈妈夺来一根甩棍教训得几个人跪在地上求饶。

  经此一事妈妈深深地让小姐妹们折服。姨妈还告诉我,妈妈看着身量苗条,
真到用力时,肌肉线条可是很明显的。听罢我好像明白为什么总对妈妈有种隐隐
的顺从和不可违逆之感,同时又对妈妈的仰慕之情更甚。

  在我对镜苦思冥想如何对妈妈说小鸡鸡的事时,卧室门被推开。看我脱裤对
镜「欣赏」小鸡鸡的行为,妈妈疑惑道:

  「小宝,你在干嘛?怎么了?」
                 
  我一紧张,迅速提上裤子转过身去,结结巴巴地欲盖弥彰:

  「没……没什么,我就……就照照镜子。」
                 
  「东方——」
                 
  妈妈话还未说完,我知道那是在喊我大名。
                 
  「不是的妈妈,我没有撒谎,只是……只是……」
                 
  我连忙想解释但又不知怎么开口,妈妈平日总说不喜欢撒谎的孩子,尤其不
喜欢我对她撒谎。犹豫片刻,所幸眼一闭、心一横,转过身,再次脱光裤子,将
略微肿胀的小鸡鸡袒露给妈妈。
                 
  妈妈没想到我会如此,略微一愣,闪过一丝不自然,眼神掠过我的鸡鸡,蹲
下身来。
                 
  「怎么了?没关系的,告诉妈妈。」
                 
  「妈妈,你看,我的小鸡鸡它好像肿了,有点红,有点疼,还有点胀,已经
持续好几天了。」
                 
  妈妈的脸色一下严肃许多。
                 
  「啊,怎么回事?我看看——」

  妈妈随即伸出右手,拂上我的鸡鸡。接触的一瞬间,我身子一颤,感受到来
自鸡鸡上妈妈柔软微凉手指的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触感,是好的那种。

  手指与儿子小鸡鸡接触的瞬间,东方嫤的神色微变,几近让人忽略,随即又
被对儿子的关心所取代。看着儿子的小鸡鸡的头被包皮严实地覆盖住,顿时明白
关节所在。
                 
  「小宝,老师没教过你,洗澡洗小鸡鸡的时候要把这个皮皮翻起来洗吗?」
                 
  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啊?什么皮皮,什么翻起来啊?老师没教过,
姨妈从那之后一般只帮我洗洗头发和背。」
                 
  听到「那之后」,东方嫤心里涌上一分愧疚,叹了一声气。
                 
  「妈妈,怎么了?是小宝哪里没做好吗?妈妈你不要叹气,小宝会努力做好
的。」

  东方嫤听着儿子懂事乖巧的话,公司里杀伐决断的冷艳御姐总裁顿时眼眶一
热,带着一丝颤音,带着温柔,答道:
                 
  「没有,小宝很好——」
                 
  是总裁,亦是人母,收拾起情绪,颤音已无却也愈发温柔:

  「没关系,只是没清洗干净小鸡鸡。以后妈妈帮……教小宝清洗小鸡鸡好不
好?这样小鸡鸡就不会红肿,也不需要去医院。」

  听到不用去医院,总是有些开心的。
                 
  「嗯——好哒,谢谢妈妈!」
                 
  看着去卫生间洗手的妈妈,妈妈今天在家休息,穿着也比较随意。过肩波浪
卷发随意散落在肩上,脸上未施粉黛,只戴了一副无框眼睛,也未戴首饰,身穿
一件长款修身米白色睡裙。裙摆在膝盖略下,腿上着肤色丝袜,脚踩一双粉色凉
拖;又不知不觉想到刚才小鸡鸡感受到的妈妈修长柔荑的冰凉,以及由于常年练
习搏击指腹上薄茧的微糙;再加卫生间隐隐传来妈妈洗手的流水声。忽然没由来
的一股热浪涌了上来,心和脑袋都有些懵,就连小鸡鸡相比之前好像都更加肿胀
了。

  不多时,妈妈已回来,手里多了酒精湿巾、棉签和药膏。妈妈把房间大灯打
开,选了一处不背光的地方,端了一个矮凳坐下,向我招了招手。我屁颠屁颠跑
过去,面对妈妈站定。
                 
  「小宝,可能会有点难受甚至疼痛,如果坚持不了,就立马告诉妈妈,知道
了吗?」

  「嗯嗯。」
                 
  妈妈打开一包酒精湿巾试了试右手。在妈妈食指、中指和拇指三根手指再次
捏住我的鸡鸡时,可能是酒精擦过手比刚才凉,也可能是用力大些使得指腹薄茧
的剐蹭感比刚才更强,不得而知。尽管刚刚才有过接触,仍让我为之一颤。

  妈妈三指捏着我小鸡鸡头上的皮皮,一点一点地往后缓慢移动,开始时不觉
得有什么,仅仅过了几秒钟或许有三五秒也或许只一两秒,妈妈手指的冰凉、薄
茧的微糙、皮皮边缘对鸡鸡头部的磨蹭,百感交织成如刚才那般的奇异舒适感,
一波接一波地袭来,一波比一波猛烈。

  低头看一眼——妈妈白皙手背上的青色血管、修长手指上的分明指节、遍布
全手的细微纹路、甚至是那边缘受光线照射下微不可见绒毛,从未如此地好看、
如此地让我痴迷,让我恨不得抢入怀中不让任何人瞧见。此时我的小鸡鸡好像肿
胀得更厉害了,明显比平时大了许多。妈妈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边眼睛看着我
的小鸡鸡,又时不时看看我的脸,看我是不是难受疼痛。

  渐渐地,随着妈妈手指移动的距离越来越多,那种微妙舒爽更加排山倒海地
袭来。小鸡鸡从头部的略微痛感起,继而发展为烽火燎原似得酥麻,随即蔓延至
整个鸡鸡、蛋蛋,再至腰上的两片区域并以此为起点散至全身。接着我的脸也烧
热了,头也昏沉了,腿也酥软了。感觉整个人从开始面对未知的紧绷紧张感放松
下来,整个人似乎都要飘起来了,踩着云,乘着风,翱翔在天地间。
                 
  正当这舒爽让我准备长长地喟叹一声时,忽然全身各处的酥麻和灼热又汇集
在了一处——鸡鸡——有种争相喷薄而出之感。伴随着酥麻聚集,一股尿意愈来
愈浓。

  我正想开口提醒妈妈,而此时感受到皮皮被妈妈的手指刚好拉扯到了最大程
度,四肢百骸却被接踵而至的更强更猛的舒爽感冲击得无识无感,脑袋一片空白,
身体一阵紧绷。眼睛紧闭,嘴巴紧抿,手掌紧攥,脚趾紧扣。一切的一切好似要
顺着下身的一个小口一齐涌出去了。

  东方嫤将东方玥包皮拉扯的过程中,抬眼观察儿子的表情,来判断自己下手
是否过快过重。看到儿子似有不适但又隐忍不发,是快也不是慢也不是。快了怕
儿子难受,慢了又想长痛不如短痛,着实难做。虽然心里一直提醒自己只是帮小
儿子情理下身,履行一个母亲再正常不过的义务,但从手指传来的灼热还是让她
心生不自然。不多时,这看似简单的事情让她额头上也出了层薄汗。

  东方嫤努力去拨开东方玥的包皮,一时忘了看看儿子的神情。当把包皮剥离
至最底端时,察觉要儿子身体紧绷,眼睛紧闭,嘴唇紧抿,以为是弄疼儿子了,
正要撒手,又瞧见儿子面色潮红、口中哼哼唧唧,手中物什愈发灼热和坚挺。顿
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面颊闪过一抹红晕。她的手并没有松开东方玥的鸡鸡,而
是快速地撸动了一下,嘴角不自知地隐隐勾起些微不易察觉的弧度。
                 
  我突然感觉到妈妈握着鸡鸡的手快速滑动了一下,只一下,我就再也忍不住
尿意,任由其流出,全身心就像漂浮一样,口中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妈妈~ 」

  释放的过程中我眼睛紧闭,没有看到的是,妈妈右手滑动一下后,左手手掌
上前接住了我「尿」出来的液体;妈妈的眼神带着些许迷蒙,看着淋淋漓漓落在
掌中的乳白液体,待确认小鸡鸡已流尽、一滴也不剩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她张
口伸舌,将掌中浊物尽数卷进檀口。停留片刻,喉头滚动,将其吞入腹中。
                 
  我从云端又回到地上,睁眼发现妈妈面色绯红好似出神中,同时感觉全身酸
软困乏,就像疯玩了一整天一样累。腿脚软得险些站不稳,见妈妈还面带恍惚,
糯糯地喊了一声。

  「妈妈——」
                 
  妈妈略怔了一下,回过神来,眼神恢复清明。轻咳一声,好像知道我腿脚发
软一样,让我坐到床边。
                 
  「妈妈,对不起,刚才小宝尿在你身上了。」

  我以为刚才喷薄而出的是尿,而且「尿」到了妈妈身上。妈妈轻抚我的头,
柔柔地冲我笑弯了眼道:

  「那不是尿哦,那是每个男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有的『男汁』,是不是
跟平时尿尿感觉不一样?因为它是射出来的而不是尿出来的。不懂也没关系,以
后就明白了。而且也没有『尿』到妈妈身上,只是射在地上你没注意到而已。」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既然有男汁,那有女汁嘛?」
                 
  「呃,是,是有的。」
                 
  「哦哦,那妈妈是不是也有,女汁长什么样?那我也要看,也要看看妈妈的
女汁!」
                 
  妈妈一顿,笑了笑,拍了拍我的头。
                 
  「哪有那么多问题,等你长大了就会看到女汁了。」妈妈打岔了过去,又指
着我的小鸡鸡。
                 
  「小宝,你看,小鸡鸡的清洗必须要翻起这个皮皮,会有脏东西藏在里面,
这是第一次,会有些不舒服,次数多了就不会啦。妈妈教你清洗它,以后小宝要
自己学会清理哦。」
                 
  我的注意被妈妈引到小鸡鸡上,低头一看,确实那层皮皮已经翻起,露出里
面的小鸡鸡头来,上面有些脏东西。然后妈妈拿出湿巾为我擦拭,完了又给红肿
的地方抹了药膏。在湿巾和棉签与我新露出来的小鸡鸡头接触擦拭时,有种酥酥
麻麻的感觉,却是不舒服的那种,很强烈,让我忍不住想往后退。
                 
  「妈妈,难受——」
                 
  妈妈见状并未回应,待弄完,葱白的手指在我的鸡鸡头上摩挲了一下,这让
我更难受了,哼哼唧唧地扭捏着想往后退。
                 
  妈妈露出狡黠一笑,「小宝,因为这是你第一次把头头露出来,所以有些敏
感,这很正常,平时多把它露出来,久了就不会难受啦。如果不这样的话,长大
以后可是会后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轻快与俏皮。

  我不懂妈妈为什么露出那样的笑容和那样说话的内容和语气,追问她,妈妈
却只说等我再长大些就懂了。

  见询问无果,只好切了一声,我才不稀罕呢,同时妈妈已经给我穿好裤子,
收拾好站了起来。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中又略透着一丝丝惆怅,喃喃道:
                 
  「妈妈的小宝宝,要长大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