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永恒的炮友】第二十四章 伦理的禁忌体验 (授权转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作者:零零碎碎
2021年11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13002

  前言:本想着写一写双飞剧情,但还是留到母女丼的那一次吧,母女争风吃
醋应该很好玩。

  另外,斗一除了三美,十个剧情推动的女配名额,有人已经猜出来六个了,
能全猜对的话,或许到时我会直接三更……

  最后,戴沐白的后续结果,还有待构思,理论上应该不会给他啥好果子了,
霍雨浩也破了底线,要不要也把他妈妈收了?

  霍云儿要写的话,大概率就是无敌流玩法,实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

  科技小屋中,只余肉棒磨蹭柔软的腿心的动作以及不远处唐舞桐的呼吸声,
暧昧的情绪领域点燃了三人心中不同却也相同的欲望。

  「伦理浩,你若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那我们可以把门打开,在戴沐白面
前品尝我的身体,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朱竹清双手在腿心握住肉棒,面色红润且平静的感受着男人的抚摸,只有嘴
角微微的流露一丝慈祥,逐渐落臀吞没肉棒的顶端。

  旁边的唐舞桐也略带紧张的看着老公的肉棒一点点消失在朱阿姨的腿间,娇
颜上不时也会出现一丝丝兴奋,她仿佛已经能够看到胜利的曙光展露一角。

  「…先祖给我出难题啊……我……」

  肉棒被柔软的穴肉辅以技巧磨蹭龟头旋转,阵阵强烈的舒爽令霍雨浩心中不
由升起一股怪异的成就感,此时的他只是默默把住先祖的腰肢,半眯着眼睛望着
屋外的戴沐白。

  朱竹清落臀的动作极为缓慢,她好似在感觉着什么,又好似满不在意的道:
「戴沐白对你而言…嗯…实力上的差距…不需要顾忌什么…」

  逐渐末入身体内的硬烫棍状让她身不由己的适应起来,以前,她从不觉得自
己会去如此配合一个人,她自认也不是那种喜欢展露柔弱的小女人,更不会为了
一个男人主动改变行为风格。

  但现在的朱竹清不得不承认,自己身心上的刺激非常的诡异且浓郁,尤其是
切身体会着这根各方面碾压戴沐白的存在,这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更让她的心灵微
微颤抖。

  更何况在血脉关系上,自己是霍雨浩万年之前的先祖、老祖宗,这份独特的
禁忌味道在心灵扩散,朱竹清停下腰肢的动作,黑色的猫瞳闪烁道:「霍雨浩
……你敢要我吗?」

  直面内心的拷问令霍雨浩微顿几秒,双手揉着柔软的腰肢开始往下压去,原
本就已经进入一半左右的肉棒,在他的主动发力之下,每一秒的棒身都更加用心,
不紧不慢的磨蹭着蜜穴内的软肉,弄得朱竹清有些心痒。

  每当肉棒在体内轻轻晃动,朱竹清都会主动的调整好娇躯的娇躯,好让蜜穴
内的每一寸软肉都被男人细细品味,「可以轻轻的顶……那里……」

  随着她的提示,「啪唧」的一声轻响,棒身便肉眼可见的全部消失在两人的
结合处,不留一丝空隙的紧密纠缠,蜜穴深处的微小软口被突如其来的侵犯者用
力一戳,朱竹清忍不住微抬臀部,随即又瞬间落下……

  「嘶……」

  瞬间落下的那一刻,朱竹清和霍雨浩共同发出一声夹杂几满足的痛哼,这一
声令唐舞桐吓了一跳,但很快的她就发现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

  朱竹清率先抬臀,肉棒紧跟她的动作向上一挺,两片蜜穴花瓣一张一合的起
起落落,内在层层叠叠的粉嫩穴肉被她的主动带起,反复吞没粗壮的棒身,一时
间愣是让唐舞桐有些接受不了。

  自己的朱阿姨和老公就没有任何犹豫吗?

  人类生来就被层层叠叠的各种理论所束缚,那种跨越世间伦理的禁忌感,不
管是谁都会被恐惧与兴奋笼罩。

  霍雨浩是如此,朱竹清更是如此,男女之间的本能渴望在体内疯狂燃烧,人
类的道德束缚说到底古往今来一步步形成的,为此,两人心中虽然有兴奋在作怪,
却也有些许五味杂陈。

  不过这对现在的朱竹清而言,并不是多么恐惧的事情,用斗罗大陆的时间计
算,她和霍雨浩终归是相隔万年的辈分关系,神界那么多年以来的相处,她对这
层血脉反而看的淡然许多。

  朱竹清现在最想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通过激烈的性交刺激来让自己和霍
雨浩将道德束缚打开,一步一步的把挂在观念之中的伦理枷锁给彻底摧毁。

  「伦理猫,你想过以后……想过我不接受的可能……他还在外面呢?」

  本能的渴望让霍雨浩把住腰肢的双手边抚摸边一个用力,猛的将身上的女人
拥入怀里,两人紧紧的切合在一起,腰部不断发力顶撞穴道深处的小口,仿佛已
经不在意任何事情了一样。

  「哼……你现在可是一点都不像平时……顶撞我的感觉……嗯……」

  面对面盯着那双灵眸,朱竹清淡然一笑,两条玉腿自然而然的夹着他的腰,
猫瞳闪烁着丝丝娇嗔,黑色的猫尾巴也向上抬起磨蹭着,神色好似带有点点玩味,
却也有些许慌乱。

  戴沐白与她只有一门之隔,她相信以霍雨浩的能力可以轻松摆平,也相信这
间科技小屋的隔音效果,但毕竟她以前都是让霍雨浩偷偷摸摸的占便宜。

  如今却是要在情况下与霍雨浩发生关系,公然的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出轨,导
致朱竹清内心再怎么愿意交给他身心,也产生了一丝丝不自然的羞耻心。

  她能感受到顶撞自己蜜穴的棍状逐渐涨的更粗壮,本来好不容易有些适应肉
棒的穴道,居然重新出现一丝丝被撕裂的痛感,朱竹清头顶的猫耳朵微微晃动,
两只玉手滑至男人的腰间,用力一拧道:「伦理浩……本钱真不小啊……还是说
……你现在……觉得……在戴沐白面前品尝……我的身体……很有成就感…吗
…」

  原本两人之间那层几乎无法跨越的禁忌,朱竹清觉得反而成了激发这个男人
欲望的开关,玉腿夹在腰部的动作悄然平添一份幽紫光辉,红唇也紧紧绷紧起来
……

  人类的本能很是奇怪,因为那些拒绝自己接近的一切观念,在某种特定情况
下会让人类发自内心的想要去接近、去得到,当成功获取那份本来不得碰的东西,
那种庞大的愉悦感会让人类不由自主的抛弃部分理智,犹如堕入看不见的深渊一
样,让人沉迷其中。

  因为朱竹清运起神力的缘故,霍雨浩瞬间觉得先祖的蜜穴内的软肉好似有力
起来,火热的湿润紧紧收缩在进出的肉棒上,令他顿时有种动弹不得的强烈爽感。

  这种程度的紧缩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就连给白秀秀开苞之时,都没有
给他这种压迫,要是处理不当,恐怕自己就得射精了。

  「伦理浩,动啊,刚刚顶撞我的本事去哪了呢?」

  感受着体内粗壮的肉棒停止动作,朱竹清平静的语气颇有几分藏不住的笑意,
蜜穴深处的丝丝痛楚也被她享受起来。

  屋外的戴沐白发现一丝属于妻子的神力波动出现,然后一股熟悉的气息一闪
而逝,这让戴沐白有些尴尬起来,难道屋内除了妻子外还有情绪之神吗?

  虽说平日里他一直主张以神祇之名称呼彼此来避免尴尬,如今的霍雨浩可是
神王,自己方才那些丢人的发言岂不是被他听见了?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戴沐白不知道妻子正在给予他一顶甩不掉的绿帽,他干
咳嗽了几声道:「竹清,我知道错了,有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

  听到外面的声音,霍雨浩只觉得自己的心理有些怪异,腰部不断试图继续挺
动,可整根肉棒皆被湿润的软肉死死咬住,不甘心的微微运力一插,难言的舒爽
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姜还是老的辣,自己的先祖在这方面也不是等闲之辈,没等他继续有所动作,
他发现自己可以慢慢的抽动肉棒,龟头附近的软肉不再紧绷,先祖又开始适应自
己的抽插了。

  朱竹清猫瞳闪烁,轻轻揽住男人的脖子亲吻了上去,随机对着他的耳边轻声
道:「你不要太急,给我一些适应的时间,你也好尽兴些……不是吗?」

  「戴沐白,我有一个问题,我记得当初二龙老师和大师最终…嗯…走到…
…嗯…一起…你觉得会有什么孩子出生……」

  屋外,戴沐白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他不清楚妻子提问的目的,但还是选
择下意识的思考道:「大师和她……只要不生孩子就可以了吧?」

  从他对星斗皇家内部的理解,不是没有出现过三代内的血亲夫妻,但根据记
载,那些血亲的后代,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有问题的,继承下来的血脉虽纯正,
却比正常的孩子弱了很多。

  即便他那个时代没有万年以后那些普遍的概念,但不影响当时的人类得出这
个规律。

  在他的记忆中,大师和柳二龙应该是顶着天下人的眼光成了精神夫妻,如果
有孩子的话,极大概率会出现孩子变成脑残、智力低下、一些异样的肢体等不太
像正常孩子的情况吧?

  而屋内的霍雨浩也感觉到先祖的情绪变化,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不说话的好,
没有阻力以后,他把控自如的挺动腰部,肉棒时快时慢的用力抽插身下的紧窄穴
道。

  或许是因为情绪领域的影响,也或许是先祖已经同自己一样情欲上身,湿热
的穴肉正在慢慢分泌润滑的黏液,有了这些滋润肉棒的抽插,霍雨浩只觉得先祖
体内说不出的爽,心中满足道:「这种吸收情欲的力量也不差,先祖里面夹的比
岳母都会的多啊……」

  「啪」「啪」「啪」的清澈水声逐渐有节奏的伴随霍雨浩的动作响起,他丝
毫不担心声音外泄,且不说这里本来就是自己的神域,屋外的戴沐白不过只是一
个二级神。

  论实力差距,只要自己模拟神技一开,就算当着他的面暴肏伦理猫,他都有
把握让戴沐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一级神神祇百分之一的精神力也勉强有了
二级神水平。

  何况如今的霍雨浩在神识强度上,早已冠绝大神圈,哪怕是同级别,在他看
来或许也只那个蓝轩宇才有可能凭借龙神血脉的力量超越自己。

  且不论自己另一项无效神识防御的技能,如今的蓝轩宇已经变成了女孩子,
微观自己第二识海中那道成型的裸体灵魂,霍雨浩也不担心未来失控,没准未来
里他和这个侄女还会发生些什么……

  此时的霍雨浩并不知晓,他如今所经历的一切早已不是原本的历史走向,或
许遥远的未来之中,已经超脱宇宙瓶颈的此方世界,可能发现其他的斗罗宇宙,
不过,那也不影响他的历史本身就是了。

  但他不在意,不代表着唐舞桐不在意,虽然这间魂导屋的隔音效果极佳,却
还是无奈的玉手挥动,背后亮起一层蓝金色,光明气息笼罩着屋内的一切,做起
了二层隔音。

  「我说,老公还是轻点顶撞朱阿姨的好,今天的主菜可要慢慢品尝,务必让
朱阿姨身心俱疲哦…嘿嘿」

  唐舞桐吃味的看着朱阿姨被老公抽插出来的透明液体,那些淫靡液体肆意的
挥洒在臀部肌肤,更多的却是浸湿了床单,看着那张三公尺左右的床铺,一个古
怪的念头升起。

  以前的老公为什么要弄一张这么大的床铺?

  难道雪帝和自己的老公发生了什么密切接触?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唐舞桐就笑出声道:「朱阿姨,被我的老公这样……是
不是很舒服啊?」

  刚刚说完,她不由担忧的看着朱阿姨不断被带出水源的粉嫩穴口,也不知道
她能坚持多久,或许自己也应该改变一下?

  念至此,她拍了拍自己脸颊,心中苦恼道:「妈妈、朱阿姨加上我和涩玉,
真的满足老公吗?」

  近距离待在老公身边,被不断刺激情欲的唐舞桐能够感觉到自己和朱阿姨身
上有些东西一直被老公吸收着,为此,那根肉棒才会越来越精神吧?

  「小舞桐……你……你闭嘴…嗯…我受得了…啊…」

  利用神识传音,朱竹清满是羞怒的回以答案。

  「那……朱阿姨就加油吧……嘿嘿……」

  (不知道老公那个能力能不能对别人使用,我在神界也没什么闺蜜,好难受
啊……要不等雪帝醒来……就让雨浩接纳她吧……老是那样…也不行…)

  对朱阿姨的羞怒,唐舞桐只是抿着樱唇喝起酒饮,心中也思考着让老公发泄
的人选,对于和老公关系密切的神灵,她还是有些清楚的。

  其他神灵姑且不论,雪帝对老公的感情可是不同寻常,只不过以前的她都是
看破不说破,毕竟有王秋儿的前车之鉴,只要不影响自己和老公的正常感情,她
还是很大度的。

  多一个存在陪伴老公,也就多一份羁绊,曾经的她在成神以前的伙伴们已经
全都不在,当初亲眼目睹着同时代的七怪兼伙伴随着时间步入死亡,那对她和霍
雨浩而言,都是一种煎熬。

  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的爸爸有些奇怪,不提那个封印的缘故,明明自己老公
继承的情绪之神在神界也算是有些话语权,融念冰更是一口气带上八个老婆,几
个孩子和老师、爸妈,就连破坏神周维清都带了几个妻子。

  怎么在复活了霍云儿以后,自己老公带人的名额就只剩两个人了?

  如果老公早点成为神王,或许当初也就能将那些伙伴带上神界吧。

  在唐舞桐胡思乱想的时候,朱竹清也有了新的感受,一股股酥麻的酸痒感渐
渐从心里浮现,然后由腿心向着娇躯内在扩散,她咬着红唇道:「唔……还…嗯
…可以……比他强多…哈嗯…」

  朱竹清刚刚说完,蜜穴深处的花心被顶撞的力速皆加大许多,这让她有些承
受不住,强烈的情欲带来夹杂痛楚的快感,她运起神力维持着自己的状态,冷淡
的向外传音道:「我听霍雨浩说…唔…他的时…嗯…有…二龙老师留下后代…嗯
…传说记载。」

  霍雨浩倾佩的望着身下的先祖,明明被自己肏的喘息不断,蜜穴却还是可以
在肉棒进入的时候蠕动,穴道深处的小嘴也紧紧咬着龟头,如同她的红唇一般吮
吸着自己的进攻,当下也收敛了些力气。

  如妻子所言,先祖的身体还是要慢慢品尝的好,就像现在,心理和生理双重
的刺激让霍雨浩由衷的想道:「先祖居然有如此美妙的蜜穴技巧,真不知道她以
前……」

  朱竹清也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适应霍雨浩的肉棒,阵阵的快感让她有些
羞耻,自己就这么被挑动情欲,那份不断袭来的充实感令她放弃了继续调动神力
的想法。

  既然伦理浩这么满意,自己也不讨厌这份禁忌体验,那就随这个男人开心好
了,两条玉腿夹在他的腰部微微用力,内在的穴道一阵收缩,让霍雨浩舒爽的更
加用力抽插,「啪啪啪」的水声也连绵不断起来。

  屋外,尚不知晓自己的妻子正与霍雨浩激烈性交的戴沐白,思索着刚才听到
的询问道:「传说记载也不一定就完全正确,我们也在斗罗大陆待过一段时间
…二龙老师真有后代的话…」

  说到这,戴沐白停下了继续深入的幻想,以他对自己那个时代的理解,光是
别人异样的眼光就已经让大师和柳二龙很麻烦了,遵循那些道德束缚的传统,是
当时最基础的选择。

  如果在万年后真的有后代出现,那在戴沐白看来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那对
精神夫妻敢于面对整个世界的道德谴责,要么就是大师在不知道什么时间里被戴
了绿帽。

  毕竟记忆里大师当初年事已高,魂师固然身体素质很高,但大师的修为终归
太差,能不能跟上伴侣的时间都很难说……

  如果是大师死后,柳二龙续弦接纳他人开放子宫受孕倒还好一些,但要是大
师活着的时候,柳二龙有了后代,戴沐白顿时不敢细想了。

  说到底传说记载都是后世的史学家认为的,没有任何人比当事者更清楚事情
经过,自己还是不要乱想了。

  屋内的朱竹清注视着身上正在疯狂索取的男人,心底涌出一种渴望占有的想
法,忍不住再他低头嘶吮奶头的时候扶住他,带着几分慈祥叹息道:「’ 伦理浩,
你要是早点出现……嗯啊……舒服吗?」

  或许是知晓了男人的意思,朱竹清将臀部用力一挺,任由龟头深深顶撞自己
蜜穴深处的花心,一股股湿热的黏液随着龟头顶撞而渐渐喷发。

  「用力顶……快了……还差点……啊嗯……伦理…哈…快点…快…」

  朱竹清见霍雨浩的表情既兴奋又带着一丝得意的满足,知道他已经完全散去
心中的畏惧,当即向上迎合肉棒的重重抽插,清楚的感觉到内在的花心逐渐被肉
棒撞的微微涨大,原本遍布情欲的俏脸,正在染上一丝丝痛楚。

  「伦理猫,你是不是想要孩子…咬的…这么爽……」

  霍雨浩边询问边思考,腰部顶撞的力道再度加大一分,次次都顶住花心口停
留一会,他现在也发现先祖的刻意放松什么意思了。

  因为神祇的修为高低意味着生育困难,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的夫妻都不会刻
意压制欲望,但事实也不是绝对的,比如狂神的妻子墨月,虽然她被自己肏到快
要站不起来,但依旧本能的守住子宫,不让他轻易进入。

  这完全是刻在心里的本能意识,她能接受自己被狂肏,也能接受自己被内射
进去,但只要他不开口,墨月就不会放开子宫的本能守护。

  但身下美艳的先祖则是完全相反的感觉,她一直随着肉棒的重重顶撞而刻意
转变角度,就算是与戴沐白交流期间,也会这样行动,就好像迫不及待的渴望自
己的子宫受孕一样。

  被挑明心思,朱竹清竟是有些娇羞的撇开猫瞳,玉手轻轻拧起男人的腰间道:
「说出来做什么……我……再问你……舒服嘛……」

  霍雨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几秒,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先祖居然在床上有
如此害羞的一面,莫名的征服感油然而生,于是维持着十重一轻的狂顶蜜穴深处
的花心,道:「那我今天可要让先祖的子宫充满我的精液……也说不定呢。」

  一边的唐舞桐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甜美的展颜一笑道:「老公,你知道我的
底线吧?」

  霍雨浩猛的一僵,他顿时有种无力的感觉,自己是不是因为情欲上身太得意
了,正牌妻子还没有生育,就给先祖?

  「我能接受你找其他人,但第一个孩子必须是由我来生育,你知道我的意思
吧?」

  发觉自己老公和朱阿姨逐渐放开的行为,唐舞桐也清楚这两人已经开始享受
性交的快乐,只得扭过头不去观望,右手却开始悄悄的顺着腿肌滑向自己的腿心
……

  「伦理浩…你要更努力…喔…小舞桐都这样了…我也不说什么……再加油一
下下吧…哼嗯…」

  身下的先祖垂下眼帘,霍雨浩能透过情绪波动发现的也只有越来越精神的期
待,而蜜穴内的软肉也重新收缩,强烈的压迫力仿佛要将肉棒夹断一般,无尽的
快感伴随子宫口吮吸的变化再次升华。

  朱竹清默默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变化,她的嘴角勾出完美的弧度,自然的扭动
臀部用心服侍进出的肉棒,一层层的水源不断袭来,快感的巅峰也在悄然浮现。

  好似回想起屋外的戴沐白,她用着一丝满足的语气对男人道:「伦理浩不妨
将门打开吧。」

  事到如今,朱竹清也打算向霍雨浩证明自己的决意,更为符合要求的男人正
在享用自己的身体,那么,戴沐白就不需要给他什么情面,她要彻底的与过去做
个了断。

  「我并不是爱上了自己伦理上的血脉后代,我喜欢上的仅仅只是霍雨浩这个
男人而已。」

  心中对自己的情感有了定义,朱竹清很清楚有唐舞桐在,自己被霍雨浩接纳
的可能性很小,但她可不会被动等待,尤其是对于现在的两人而言,逃避已是不
可能的了。

  况且她也没有逃避的打算,情感是盲目的,哪怕这份禁忌的情感会让她感到
快乐与痛苦,如果说正常女人追求与霍雨浩的道路是十年左右。

  那么朱竹清要度过的道路要远远大于百年,甚至是千年还要久,或许是想到
小舞已经失身给霍雨浩,她人生第一次觉得命运对自己太过不公,恐怕在理论层
次上,唯有那位霍云儿才能勉强同自己的可能性相提并论。

  可霍云儿毕竟是霍雨浩的亲生母亲,有这一层关系的话,如果她也参与进来,
或许根本不需要这么艰难,只需要慢慢磨合就能给儿子带去发泄的可能,哪里向
她这样,起点和终点都是近乎不可能的呢?

  在她开口这段时间里,霍雨浩并没有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只是维持着自己的
力道尽情享受先祖的蜜穴夹缠,虽然只有一门之隔,自己更是肏着对方的妻子,
但这已经是他目前能做到的极限了。

  他是情绪之神,不是情绪本身,再怎么享受发泄情欲的过程,内心的底线还
未彻底跌破,伦理上的刺激已经非常舒爽了,让他现在开门?

  「伦理猫,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吧,我已经足够刺激了……」

  至少目前,霍雨浩还没有沉沦到那个地步,多少还是给老祖宗一点点薄面吧,
虽然尽情享受这份禁忌已经算不上留情了……

  感受着体内肉棒抽插的速度越发迅速,朱竹清自知霍雨浩的想法,用力的挺
起腿心迎合肉棒抽插自己,气若游丝的柔声道:「伦理浩倒是越来越有力气了,
肏弄别人妻子、伦理的背德、你倒是……放开享受…了…」

  有了新的托付对象,莫名的爱意刺激心灵的一切,哪怕知道自己的状态奇怪,
朱竹清也还是想要继续承认这份禁忌的情感,她的身心已经全部打算交给霍雨浩,
想要报复戴沐白的想法也悄悄浮现。

  既然伦理浩不敢打开房门,那自己就用言语讽刺那个男人,他不是很喜欢玩
性趣游戏吗?

  自己就让他彻底背负着绿帽生活,偷偷的给他染上层层绿色,还不让他知道,
更不让他再碰自己一丝一毫,好好的追求自己想要的未来即可。

  「啊……伦理浩……再快点……嗯嗯……用力顶我…让戴沐白…听听我的选
择。」

  霍雨浩透过情绪变化知晓先祖的想法,心中无名的刺激驱使着他加大力度,
同时也在犹豫要不要激活戴沐白的干涉,毕竟以戴沐白的精神修为,一旦改变,
就很难再变回来了。

  「伦理猫觉得怎么欺骗他比较好?」

  「怎么,你不怕了?」

  在一层层的快感冲刷中,朱竹清微眯着猫瞳,黑色的猫耳朵一动一动,看上
去可爱极了,自然的,迎接她的只有更强力的抽插,次次都会用力顶撞蜜穴深处
的花心,一时间也让她感到丝丝痛楚。

  「随便编一个理由就好……啊……有点疼……伦理浩就说我们在研究…血脉
…你是白虎血脉…我相信你知道怎么说……快……在快点……我要……要……」

  原本就已经接近完全臣服的朱竹清话音刚落,霍雨浩就发现第二识海中,先
祖的裸体神魂生出一条丝线连接中心的人影,这就意味着她自主交出了全部的掌
控权,自己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她。

  同时也在那个裸体神魂中找到了臣服的原因,眉头狂跳之下,霍雨浩看待先
祖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自己以后可是躲避不了她了。

  自主改变概念思维的深层影响,这和其他人有些相似却也不同,知晓先祖的
目的以后,他叹息一声道:「伦理猫,我以后就先这样叫你吧。」

  虽然理性告诉霍雨浩不应该踏出那一步,但本能的感性却让他想满足朱竹清
的愿望,男人的天性也让他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他人纠缠,对于屋外的戴沐白,
他也只能说声抱歉。

  「我现在可是越来越奇怪了,情绪之神的神位绝对有一定问题,今晚得通过
涩玉…验证…然后……」

  神识探测着屋外的戴沐白,霍雨浩眼底九彩光晕猛的化为黑白双色,背后的
九轮神环也有了一瞬的变化,一道不可视的扭曲光束瞬间对着戴沐白落下。

  戴沐白本来还在思考妻子为何神力内敛起来,下一刻,他的身体骤然蒙上黑
白色彩,眼神的神采彻底消失,整个神魂与意识都好似陷入沉睡,本能的残留也
只是让他呆呆的看着前方。

  「神魂剥夺真是可怕啊,只把这方面的理论篡改掉吧,不影响正常生活…
…」

  看着戴沐白的状态,霍雨浩思考了一下相关可能性,一道意念直接打入他的
神魂深处,连带的本源也加上一个小小的变动。

  发现戴沐白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霍雨浩顿时觉得自己有种奇异的想法,
如果自己以后先使用神魂剥夺,是不是就可以轻易完成概念变化呢?

  神魂剥夺,这是曾经升华的两大逆天神技之一,就算是神王层次,一旦被命
中以后,神识的防御都将无效化,可以说配合自己的神识强度发起攻击,完全是
压箱底的必杀技。

  如果配合情绪的力量,不客气的说,霍雨浩几乎可以断定,以后战斗起来,
绝对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恐怖效果。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霍雨浩也觉得距离伦理猫高潮不远了,轻轻干咳一声,
这声音如雷霆似的在戴沐白脑海中响起,这位二级神祇才算是从好像植物人状态
中苏醒过来。

  「先祖,觉不觉得舒服啊?」

  「嗯…好…好…好胀…伦理浩……唔嗯……你的很大……比戴沐白强多了
……今天还算是很满意…嗯哦…再里面一点…就是那里……用力的顶…」

  肉棒用力抽插蜜穴的摩擦快感让朱竹清颇为赞赏,被压着肏了这么久,她对
霍雨浩的能力也有了评价,戴沐白是绝对比不得霍雨浩的,更何况有了情感的性
交才是截然不同的,她心中对戴沐白的评价自然更低了。

  屋外的戴沐白听到脑海中传来的阵阵呻吟和评价,心里有些尴尬,自己只是
二级神水平,比不上神王是很正常的事情。

  脑海中的那些呻吟时刻提醒着戴沐白,自己的妻子正在别人胯下被肏的娇吟
不断,熟知妻子状态的他也非常惊讶会有如此声音传出,可他却不像正常男人那
样感到愤怒,反而觉得自己放心不少。

  「从声音判断,竹清和那小子应该融合到了一定程度,居然能让竹清叫的这
么淫荡,不愧是我传下去的种,这才是白虎该有的实力。」

  戴沐白略一思考,就明白了为什么妻子会发出那种声音,想必是’ 自己那位
万年后的后代成功和妻子结合,但血脉的融合不是一朝一夕,什么时候被播种到
有了孩子,或许才算是初有成效。

  「竹清,我会好好’ 支持你的,还有什么事要我去做吗?」

  屋内,朱竹清听到这种话语,猫瞳闪烁着几分惊讶,随即好奇的对着霍雨浩
道:「伦理浩,你干的?」

  「只是让他处于一种似是而非的幻觉,这样一来,伦理猫就可以自由了,无
论做什么,想必都不会有事,不过……短时间内…他应该会陷入半睡半醒的状态
…」

  霍雨浩只是温柔停下动作,大手轻轻捏着先祖头上的两只猫耳朵,他说话亦
真亦假,也不担心先祖的未来,自己的能力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操作,故此,他还
要一些实践才行。

  「我明白了…那你可以继续…我还要一点点的距离……再快点……更用力一
些……伦理浩不是说射满我的子宫吗?」

  通过神识探测看着戴沐白的表现,朱竹清心里有些诧异,但也不打算追究,
她默默用上几分力抱着男人的脖子,本能的向上抬高臀部,一时间屋内尽是「噗
哧」「噗哧」的水流啪啪声。

  被揉住猫耳朵的异样感觉令朱竹清不自禁的发出「喵」的轻声低语,蜜穴深
处传来熟悉的触电感,她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状态,娇躯忍不住的微颤起来,猫
瞳弥漫着丝丝水雾道:「嗯…就要来了…你就等着就好…麻麻地酸痒…」

  一门之隔的禁忌体验令朱竹清觉得心理一阵难言的刺激,所谓的伦理道德,
她也能感觉到霍雨浩不再有任何犹豫,嘴角勾出的弧度悄然翘起,无声的诉说着
自己的情绪变化。

  此时,屋外的戴沐白可谓是某种程度上悲剧了,明明可以通过声音听出妻子
正在给予他一顶绿帽,但却并没有放在心里,只是傻傻的笑着,对于耳中一声声
「噗哧」「啪啪啪」的撞击声熟视无睹。

  「伦理猫的下方很会咬人啊,夹的我很爽……」

  当着他的面肏着朱竹清,霍雨浩仿佛浑身都被刺激的快感轰击,腰部的动作
悄然狂暴,肉体撞击的频率几乎是每秒三十下的顶撞,使得胯下的娇躯全面失控,
此起彼伏的呻吟声接连不断……

  「嗯……」

  猫瞳勉强化开部分水雾,丝丝令朱竹清觉得自己酥软无力的绝妙快感逐渐攀
升,她望着身上粗暴中又不失温柔的男人,内在燃起的情欲已经被全新的羞耻相
互持平。

  「明明我是你的先祖,怎么可能就这样……」

  朱竹清羞耻的探出玉手抓挠男人的背部,如果一开始还在初步催化阶段,她
还能坚持的更久一些,但现在的霍雨浩已经用事实告诉她,想在床上占取些许便
宜是十分困难的。

  终于,当肉棒再次顶撞花心的刹那,朱竹清不由极度颤动,一声娇啼蓦然响
起,「嗯…喵…顶到了…了……呜……喵…」

  发觉肉棒上的紧缩感变化,霍雨浩心中有些激动,便放开精关控制加速顶撞
花心口的一切,湿热的液体让他忍不住笑道:「先祖……我就不客气了……要怎
么射进去呢。」

  「喵…喵…呜…喵呜…啊啊啊……」

  处于迷乱快感包裹中的朱竹清只觉得自己的腿心好似遇到火烧的错觉,下一
刻,子宫内壁瞬间浮现阵阵酥麻的刺痛感,本能的收缩蜜穴后,大量阴精喷爆发…

  「伦理猫,高潮的时间还不错嘛……」

  霍雨浩无奈一笑,腰马合一的用力一顶,龟头甚至进入子宫一小部分,禁忌
的精液一波波狂射进温暖的吮吸里,胯下的先祖也不禁轻轻喵叫,默契的同时攀
上极乐的巅峰。

  朱竹清趴在男人的胸膛之上,红唇轻轻的喘息着,黑曜石似的猫瞳勉强睁开,
望着这个比自己差了不知多少辈的后代,一向冷漠的眼神已经流露几分柔和的目
光。

  「霍雨浩……你跑不掉的……我…喵呜…」

  话音未落,朱竹清的声音中多了丝丝妩媚的诱惑,一对猫瞳彻底迷离,两只
猫爪抬起又落下,粉拳似是想要敲打男人,可却没有半分力道。

  「我都这样了,怎么跑啊,伦理猫的尾巴真软,要不,再叫一叫?」

  霍雨浩左手在先祖光滑的背肌轻轻抚摸着,右手则肆意的抓住黑色猫尾把玩
起来,毛茸茸的手感甚至有些冰凉,但却给他带来愉悦的心情,下意识的回味自
己从先祖身上享受的快乐。

  「喵……哼……等你恢复正常……还能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小混蛋……别揉
尾巴…呼…」

  享受着男人藏不住的温柔,朱竹清羞耻的想要取回尾巴的控制权,可幽冥灵
猫根本不听她的使唤,反而讨好似的在男人掌心摇摆,她的猫瞳一经对上灵眸,
便会俏脸微红的撇向一边,一时间如同夫妻一般有着无限温情。

  「朱阿姨……你还说不跟我抢人吗?」

  没等她继续缓口气,熟悉的气息末入鼻腔,朱竹清就听到了小舞桐酸味满满
的询问声。

  随即朱竹清和霍雨浩都发现唐舞桐面带几分娇媚的红晕,酸涩的看着两人的
结合处,娇滴滴的嗔怪道:「老公,把戴叔叔支走吧,我现在惩罚你给我交公粮
哦。」

  说着,唐舞桐伸出两只玉手在朱阿姨腰窝游走一会,轻轻抓住两团柔软开始
揉捏,「朱阿姨是不是很满意老公啊?」

  朱竹清幽幽的盯着霍雨浩好一会,猫爪打掉作怪的玉手,叹息一声道:「伦
理浩…你先…出来……」

  霍雨浩依言从先祖的蜜穴中抽出肉棒,不见半点软化的粗壮让唐舞桐发出一
声娇呼,朱竹清自然也知道肉棒的状态,容颜浮现一丝苦恼,撑起有些无力的娇
躯对屋外的戴沐白道:「今天就先这样,你回去接着反思反思原因,我还有事要
做。」

  由于此前的链接中断,戴沐白对妻子的声音只停留在高潮前,脸上挂着不舍
与不甘的神情,犹豫着询问道:「竹清,既然你有事,那能不能告诉我,你和他
融合的怎么样?」

  说到这里,戴沐白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这算不算接受了妻子继续参与融合,
毕竟妻子修为不对等神王层次,以后恐怕还要经常敞开双腿让霍雨浩狠狠暴肏,
直到成功怀上不属于自己的孩子才算是初步成功。

  孩子因为有着戴家血脉,所以他倒没什么不愿意,但谁知道这个过程要多久?

  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戴沐白起码还是想要一个妻子的原谅,不然他心中始
终挂着一颗刺。

  戴沐白言语中的意思,朱竹清自然听的出来,回头望着正在搓揉小舞桐酥胸
的霍雨浩,她现在反而觉得自己很不想看到戴沐白。

  「不必过问这些,什么时候我觉得可以了再说,戴沐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你回去一个人待着吧。」

  屋外的戴沐白听到这种回答,最后也没说什么,他低着头快步离开,哪怕记
忆中和妻子相处的画面正在慢慢模糊,他也没什么想法,只要等待妻子以后呼唤
就好。

  殊不知,他记忆里的状态也是情绪之力的慢性影响,这也是霍雨浩无意为之
的手段,既然先祖不打算和这个男人再扯上什么关系,他也就顺势而为,随着时
间流逝,戴沐白除了记得朱竹清是自己的妻子外,其他的都将模糊不清。

  或许在未来的时间里,他最开心的时刻就是被妻子叫去偷听自己出轨的过程,
从而心满意足的戴上绿帽生活下去。

  「小舞桐,不要给他太多的温柔,你怎么就不听呢?」

  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朱竹清看着不断褪去衣物的小舞桐,半推半就的加入两
人暧昧的嘻闹中。

  「朱阿姨,你也领教了老公的厉害,我一个人可吃不消……所以赶快休息哦。」

  「舞桐,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啊,我平时都是收着力,这种程度可算不了什
么。」

  看着她们嬉闹,霍雨浩无奈的挺着肉棒磨蹭妻子的玉腿,屋内尽是情欲的燥
热感,他自然的拥住两人的娇躯,一时间香艳无比。

  没多久,唐舞桐就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吟,感受着老公不变的温柔,笑道:
「老公,别光弄我啊,旁边的朱阿姨还等着你的临幸呢。」

  直到她们酸软无力之前,霍雨浩轮流在妻子和先祖的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情欲,
与她们纠缠、享受着不同的韵味,情绪领域已被他停止关闭。

  「比起气运这些缓慢的吸收,情绪中的六欲反而更加活跃,神位也稳定了一
丝丝,不过还是杯水车薪啊……」

  其背后的九轮神环绽放着柔和的波动,原始的欲望、理不清的情欲波动皆被
转化为内在的力量互相交织,这让霍雨浩心中肯定了一些猜测。

  「荣荣,需要我做些汤恢复恢复吗?」

  在三人缠绵不休途中,食神和九彩神女的晚餐也落下帷幕。

  收拾着饭桌上的残局,食神对着卫生间里的妻子提出疑问,不知道是不是光
线的缘故,他头顶的花帽分外显眼,就连那份王八汤的墨绿都掩盖不了它的风采。

  「呕……我…我…不喝……唔…呕……」

  有些熟悉的恶心感让宁荣荣没好气回答爱人,自己都不知道要吐到什么时候,
而且,她也吃不下其他东西了。

  约过了一个时辰多,科技小屋中的情欲波动也算是终于散去,朱竹清和唐舞
桐都在缠绵的满足中睡着。

  双手各搂着一位不可多得的俏佳人,抚摸着她们因自己的索取而无力的娇躯,
这一切对霍雨浩来说,多少有些道不明的感觉。

  「我今天算是彻底的发泄出来了,现在想来,应该是成为神王的时间太短,
神魂又因为那次的损伤……唉……真难办啊……」

  感知着妻子和先祖睡着以后的情绪波动,霍雨浩无奈的吻了吻妻子的额头,
看着先祖那张放松的容颜,他心中的感觉很是复杂。

  究竟是愧疚、征服、成就亦或是渴望的影响,霍雨浩也无法用情绪解析,但
他还是默默感受着两女娇躯的美妙,苦笑道:「真不知道未来的我会变成什么样
啊……」

  再三确认第二识海中的那些裸体神魂的状态,他无可奈何的接受现状,霍雨
浩敢肯定,至少在神位和神魂尚未成功稳定以前,自己是绝对避不开男人的本能
了。

  抱着对未来的思考,霍雨浩也结束了今天的放纵,拥着两女的娇躯慢慢睡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