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3RB】间章2:琪亚娜的告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雨师泽
2021年/10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9160

———————————————————————————————————————

  最近和人聊了聊游戏的内容后,惊觉,游戏现在已经没有吸引我的东西了,
玩游戏已经无法让我感觉到快乐了,遂卸载,属于正式弃坑了,顿感一身轻松。
不过这个坑我还不打算弃,毕竟写的第一篇文,没写完就太监,感觉不是一个好
的展开啊。话说,从今以后,我这就算云玩家云剧情了啊,颇有些喜感,我码字
一向是要求自己要了解原作设定,结果现在成了个云玩家,蛮打自己脸的,倒是
有些哭笑不得

———————————————————————————————————————

  近一周的天命年会对于一年到头四处奔波忙碌的天命组织成员而言无疑是放
松的好时机,外驻的各舰队以及女武神小队终于在日常的执勤之余有了聚在一起
交流的机会。对于不少待嫁闺中的女武神来说,这是结识同龄青年才俊的平台。

  休伯利安号那位年轻的上校本应是炙手可热的明星,但有关于他的传闻着实
有些微妙。无论是舰队当中还是女武神部队当中,关于他即将晋升少将的传闻并
不隐秘,这无疑会令嗅觉灵敏的人们掂量揣测一番,再加上几日前,和沙妮亚特
家的某人接触被其他人看在眼里,虽不知两人的具体谈话细节,但表情和神态自
然更容易引人遐想,故而,当八卦传播开来,千人之中虽是有千番脑补,但提及
此人,却都免不了某名奇妙的「相视会心一笑」,丝毫无法发觉,相视的两人之
间,恐怕想着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至于被人引为谈资的某人,反倒对于真相毫不知情。他感叹于年轻男女们之
间丰富的想象力,对于某名奇妙的流言啼笑皆非,内心吐槽:「我特么也不知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全都是猜测啊!」却也乐得接受这番模糊的传言愈发离谱。
休伯利安号坐拥不灭之刃的服役,自然而然会引发高度的关注,倘若能够将外人
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倒是能对一些其他的见不得光的东西隐蔽起来更加方便。

  这样想着,索性这些日子舰长也没有回休伯利安,而是住在久违了的天命总
部自己的宿舍内,有丽塔相伴,倒也不至无趣。这几日得女仆一人相伴,倒是把
她喂的满满足足,任谁都能看出这位不灭之刃的副队如今满面春光,仿佛遇到了
什么好事一般。难得两人独处,这对自幼相识至今才坦诚相对的男女,互诉衷肠
之余,其中乐趣,恐怕足以令休伯利安号上的闺中女子们皆是满腹艳羡。

  幽兰黛尔和琪亚娜在外实验也接近了尾声,前几日已经出发,预估也即将返
回天命。这几日空余时间,舰长整理了一番资料,思忖着更改原先预定的一些计
划的实施方向。量子之海的旅行使得男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或许在他的女伴们
看来,自量子之海出来后,舰长的变化在于积极地示爱,而索取着情感的回应使
得修成正果的恋情得以超脱,无疑令深爱着男人的她们深感感动,但这些都只是
附带的,此时尚未有旁人意识到,一个谋划着令「终焉」觉醒的男人,究竟是获
知了怎样的真相,才会做出这番决定。

  不过他并未准备太久,年会接近尾声,来自主教的私下传见便应约而来。

  「我看过了你的报告,非常有趣……」

  金发的男子眯着翡翠般的眸子,单手抱胸,另一只手托住下巴,嘴角勾着若
有若无的谑笑。丽塔天穹市的任务结束后,保密性便已经消失,身为休伯利安的
舰长,男人自然有权力和义务上报行动中的细节,故而舰长代为撰写的世界蛇渗
透进入神州,自天穹市进行试验的报告,已被上报至主教面前。舰长笔弄春秋,
还在其中将凯文返回一事隐隐提出,将这种头疼的事交给奥托去考虑就好。

  跟在奥托身后,舰长垂眸噤声,也不多说什么。这次的会见地点被约到了某
实验室内部,想来不会只是普通的见面,他在静静等待眼前的男人开口。

  「我的准少将,无须这样谨慎,揪住了蛇的尾巴确实一件功劳。」

  「……」

  听闻主教的称呼,舰长眼角一挑,微微抬起头,自己的晋升看来并非空穴来
风。

  「啊,对,考虑到对于平稳的维护,这次年会中,正式的委任并不会下达。
哦,或许,你更希望出点风头?」

  「不会,倒不如说,为什么?」面对奥托,舰长终于直言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猜呢?」

  恶劣的轻浮语气,如今却已经不会简简单单的对舰长的情绪激起波澜,他平
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因为不灭之刃?」

  「不全是。」奥托歪了歪头,似笑非笑。

  「我的功绩并不足以填补剩下那一部分……如果您对我有替比安卡应付社交
以外的期待,我希望您能直言告诉我。」

  「啊,对,说来你的功绩还没有得到嘉奖……」

  奥托夸张的拍了拍额头,表演地颇为拙劣。舰长嘴角一歪,言下之意,自己
的功绩甚至根本不构成晋升的条件么?如此说来,他倒十分在意,另外的原因是
什么了。

  「不过这些我们稍后再谈。眼下,有更有意思的事所以叫你前来,好好看看
吧。」

  奥托也不再跟上话题。舰长在此等待良久,早已看清,这里是天命随处可见
的人体实验室,此时奥托面前的,是巨大的培养皿。金发的男人不知从哪里取出
了遥控器,按下开关,培养皿外保护壳缓缓打开,露出泡在液体里面的人。

  「这是……?」

  舰长眼神一凝,眼前双眸微阖的女子,肌肤白皙,呼吸起伏间,却没有生气。
姣好的面孔,他也算得上熟悉了:「符华?」

  「赤鸢仙人,古神州的守护神……她的真实身份,是与凯文·卡斯兰娜一同
对抗崩坏的前文明融合战士,嘿,没想到,她当初讲给我她和凯文的,以及逐火
之蛾的这些事,居然还有再次重现的一天。少将,倘若,保护着神州的仙人,发
现,自己曾经的战友,世界蛇在自己的土地上,正在密谋筛选杀死自己的子民,
那么赤鸢仙人,会如何行事呢?」

  奥托哼出了一声愉悦的轻笑,他拍了拍舰长的肩膀:「唤醒她,如果有需要,
我会为你开放天命数据库的三级权限。蛇与鸢,总有一个,要吃点苦头……」言
毕,奥托随手将培养皿的遥控器丢给了舰长,转身坦然离去。

  舰长眉头却是一拧,待主教离开,他隔着培养皿,凝视着素白的女体,一言
不发,良久,男人的脑海里,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我的身体。」

  赤鸢的声音传来,语气微妙,颇有些茫然。舰长神识内敛,询问:「看起来,
似乎只要将你还回去,就能唤醒符华?」

  「……啊,哦,嗯该说是意外之喜来得如此巧妙吗?我给你说过吧,我是她
失去的记忆,和她天生便拥有共鸣。这副身体是不会死亡的,但倘若受伤严重,
那么意识便会沉睡,但只要我回去了,那么她自然而然就会苏醒,然后与我合而
为一,恢复成那个巅峰的赤鸢仙人……」

  听着赤鸢的话,舰长默然片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赤鸢的话又幽幽
传来:「当然,其中也包括,我和你的那些事,以及,你在量子之海中的那些
……客观来讲,因为此时她的意识处于恢复的沉睡期,当我和她再次合为一体,
那么对于她来说,我与你的关系将不加筛选理所当然保持,所以,符华,将以实
体化成为你的女人。该说是你如此幸运呢,还是……「「不是幸运,你应该知道
的,因果反了,不是她因此而成为我的女人,而是我的女人符华,这一次,以这
种方式,来到我的身边……那么,如主教所言,你又该如何处理世界蛇,处理凯
文·卡斯兰娜,你的逐火之蛾战友呢?」

  「你说的对,」赤鸢沉默片刻,语气复杂:「至于凯文,我还没想好。你觉
得呢?你需要我和他闹一闹,替你打打掩护吗?」

  「那些以后再说吧。」

  于是又是长久的沉默。许久过后,舰长只感到后背一股莫名的灼烧感,斜眼
一看,赤色的圣痕宛若流水一般,自后背缓缓流淌至自己摸着培养皿的手臂,脑
海中,传来赤鸢的声音:「那么,我就去了。」

  眼看着似游鸟般的圣痕图案贴在培养皿上,玻璃的另一旁,符华似乎感觉到
了什么,睁开了双眼,没有一丝神采的灰色双眸正映射着赤红的圣痕,眼眸中,
似乎逐渐燃起了火焰。

  然而关键时刻,男人却抽开了手,失去了舰长的手臂作为传递载体,记忆的
传输瞬间中止,赤鸢疑惑的声音顿时响起:「舰长?」

  「先不急,难得为了救助符华,主教为我开放了天命数据库的权限,在那之
前,我还是想借机好好浏览一番资料,补充一些知识。」

  言毕,男人似乎想通了什么,神情顿时放松了起来,语气变得格外轻松。赤
鸢沉默片刻,无奈道:「也罢,随你就是了。」

  只是,赤鸢依旧小瞧了舰长对于数据的渴求程度。和丽塔打好招呼,每日只
在家吃一顿早饭,接下来整整一周的时间,男人竟就带着女仆亲手做的便当,早
出晚归,泡在了数据库内。很难想象,吃惯了芽衣和丽塔堪称顶级大厨的手艺后,
竟然有人能忍得住,每日只带少量简朴无趣的充饥食物,泡在宛若海洋般的数据
库内,誊抄记录着。初时,还装模做样查阅和符华相关的资料,将仙人传授给天
命的知识与赤鸢一并做对比论证,到了后面,确认了数据库内的监控死角后,索
性放开了天马行空进行着近乎是贪婪搜索。

  「虚数之树与量子之海,喔,天命的研究已经深入到这种程度了吗?千界一
乘,须弥芥子,观测到的平行世界也都记录在案。呃,第二次崩坏西伯利亚受害
者名单,特别注明了与逆熵执行官可可利亚有关?我是听她说,她的家人在第二
次崩坏中殒命了来着……唔,娜塔莎·希奥拉?这还真是令人意外的名字,世界
蛇的佣兵也是第二次崩坏的受害者?」

  深夜,一周的搜集已经令男人获取了足够多自己想要的数据,此时的他正百
无聊赖的随意翻看着资料,从中获得一些意外之喜。名为希奥拉的佣兵令他眼前
一亮,这位神城医药中令丽塔吃了不少苦头的女子他印象颇深,遂翻出资料端详
一番。正在他埋头苦读时,身后的脚步声,令男人浑身一激灵。

  「还是这么敏感啊,隔着这么远就发现我了吗?」

  似银铃般好听的女声在男人身后响起,几乎是下意识的,舰长便回应道:
「因为你没有隐藏啊,要是这都听不出来是你的话,你会很伤心吧?」

  转头,映入眼帘的,是宛若沐浴着月光般的洁白女子,一头洁白的长发随意
飘在身后,略微有些单薄的身体散发出莫名令人心安的氛围,琪亚娜·卡斯兰娜,
挂着轻轻的笑容,神出鬼没一般,来到了舰长的身边。

  「你总是做一些令我伤心的事,这次反倒就这样在乎细节了?」

  「那都意外,我不是有意的……你怎么来了?」

  「回到了天命,感觉到某个不让我省心的家伙的气息,我就擅自跑出来了。
不是有意的吗……你拜托我开导西琳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我身为被顶替了的受害
者确实不怎么在乎这些,但你要求受害者去开导加害者,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吧?」

  说话间,带着馨香的女体无比熟练的钻进了男人的怀里,磨蹭几下,少女娇
俏的面庞贴在了男人的胸膛,磨蹭几下,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满足的表情溢
于言表。

  「她不是加害者,琪亚娜,西琳她……「「好啦,她不是加害者,抱歉,我
无意对此指责。不过,我确实是实打实的受害者,且不论琪亚娜·卡斯兰娜这个
名字以及人生,某位野蛮的夺走了人家第一次,然后两年多以前一人前往极东,
把人家又一个人丢在了这里,两年后除了替你开导,都不主动来找我的臭男人,
在我看来,似乎是被偷腥的野猫嘲笑了呢?」

  「这……」

  舰长额头冒出了一丝冷汗。琪亚娜·卡斯兰娜的关系和别的女人都不同,她
毫无疑问,至始至终,都被舰长彻彻底底的所信任,当成了「自己人」,甚至与
丽塔这种长期彼此间存有期待着回应的情感不同,从一开始两人间便完全坦诚相
见。然而赤鸢曾经说过,男人是最低劣的赌徒,最喜欢不顾一些将自己的性命赌
在未知的猜想上,在他的眼中,某些时候,自己的生命根本不值一顾,而琪亚娜,
被认定为「自己人」,没有丝毫距离的少女,反倒会被舰长理所当然的认定,一
定会认同自己,一定会支持自己。

  事实上来讲,倒却也如此,少女从未与男人产生隔阂,少女从未对男人产生
过不解,舰长所作的一切,琪亚娜·卡斯兰娜,都会认为是理所当然。但,舍身
着,固然有不顾一切的勇气,却并不代表身体不会因此而受伤,疼痛。切肤之痛,
舰长下意识的忽略,然而却实打实的反映在了这位与他最为接近,密切的少女心
头。

  「抱歉,最近有在反思自己的过错,确实很多时候有些太不照顾自己周围人
的感受了。」

  舰长老老实实低头认错,在琪亚娜面前,他无需隐瞒。

  「而且,先不论西琳,你身上,有妈妈的味道呢……」少女笑面依旧,丝毫
看不出喜怒:「我记得,妈妈的圣痕就在她的身上吧,为了阻止第二律者的觉醒。
现如今,第二律者已然觉醒,上次和她在一起和你玩的时候,妈妈并不在她的身
上,她去哪里了呢?」

  「……我手底下缺人,塞西莉亚这位已逝的S级无疑是最好用的部下,没有
事前征得你的同意,对不起……」

  「哦,那么,究竟是哪里好用呢?」

  魅惑的吐息吹拂着男人的耳垂,少女抬起头,微微有些发凉的柔荑熟练地探
进男人的裤子,瞬间点燃了男人的欲火。炽热的阳茎一柱擎天,这一周男人废寝
忘食,虽然少不了丽塔白天起床时的服侍,但比起平常肆意交欢,自然是杯水车
薪,被少女这番一激,顿时一发而不可收拾。

  「塞西莉亚太太她……哦……身材很是销魂,而且……而且技巧很好,很懂
得服侍男人,很是……很是柔顺服从……」

  舰长断断续续吐出浑浊的气息,琪亚娜圣洁的俏面满是微笑,隐约间,还真
颇有几分塞西莉亚包容温柔的影子,听闻舰长说着自己妈妈在床上是何等的销魂
美妙,琪亚娜丝毫没有生气,反倒是愈发笑得开心:「就像这样吗?」

  三指紧紧握住肉棒,似乎是顺着脉搏的跳动一起活动,小拇指轻松骚动冠状
沟,令本就硬挺的阳具愈发坚硬如铁,大拇指剐蹭着马眼,时不时轻轻拥指甲微
触尿道口,这番把男人拿捏的死死的技巧连番围攻下,舰长顿时告饶。肉棒剧烈
抽搐几下,马眼渗出了大量前列腺液,琪亚娜丝毫不在意自己手上沾满了污秽,
反倒以此为润滑,加快了撸动的频率。

  「塞西莉亚……一般,是用胸部和嘴巴,帮我做前戏的……」

  男人的双眼已然发红,几乎喷出了欲火。他试图诱导着少女给自己带来更高
的快感,然而少女另一只手轻点着嘴唇,眼球一转,娇笑倒:「但,我们好久没
见,嘴巴更想要和你亲吻,对不住啦……「后半句没有说完,美人邀吻,舰长岂
能拒接。双手猛地握紧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将琪亚娜按在书桌上,原本摆在上
面的资料被粗鲁的扫落一地,男人压在少女的身上,狠狠亲吻着少女宛若果实般
的贝唇。

  少女尚未成长完成,双唇不似成熟的美人那般娇艳柔美,倒仿佛果冻,滑嫩
轻柔,舰长将琪亚娜两片嘴唇含在嘴里,吮吸玩弄着,倒颇有乐趣。少女眼看爱
人这般捉弄自己,白了他一眼,也不生气,主动送出香舌,叩开了男人的牙关。
琪亚娜主动送上,舰长又岂能放过,宛若巨蚺一般,粗暴的缠住少女的嫩舌,肆
意品尝着美人的香津,身下,少女柔荑秀手的服侍并未停下,反而愈发加剧,这
使得男人一腔欲火濒临巅峰。深知爱人已然到达了极限,琪亚娜也不再多做捉弄,
手掌兀然用力,紧紧捏住了肉棒,小拇指指甲轻轻划刺冠状沟,拇指猛地一抿,
些许微小的刺痛配合用力的磨擦,男人顿时再也无法忍耐,身体一僵,白灼的阳
精噗的喷涌而出,将身下这宛若月光般的少女,彻底染成了自己的味道。

  「出来了……这几天没有好好和丽塔做吗?积攒了很多呢?」

  将秀手抽回,丝毫不在意小腹上已经被射地满满的,琪亚娜宛若一只优雅的
猫儿,伸出香舌,自手腕往上,仔仔细细的将男人的精液添得一干二净。

  「这几天要查资料,起早贪黑,也就早上出门前玩一玩啦……一周前倒是天
天做。我和她表白了,现在是主仆关系,在我身边的大家,我都会给一个交代的。
琪亚娜,你愿意是否愿意……」

  「是么?那妈妈呢?」琪亚娜突然出声打岔。

  「……咳咳,不要在这种时候提塞西莉亚啊……「「妈妈,西琳妹妹,我,
母女三个,都是你的胯下之宾,身为男人,一定爽到家了吧?不过,要是我们三
个都有了名分的话,以后家里,我们该怎么算呢?」少女眯着眼微笑,出声模仿:
「妈妈的话,「要被女婿的的大鸡巴肏进来啦,妈妈要被肏丢啦~ 」西琳的话,
「姐夫,姐夫再用力些,人家要一辈子给姐夫玩~ 」

  舰长已是汗颜,但琪亚娜显然不会就此停手,少女笑容中带着一阵妩媚,并
无揶揄,而是似乎真的在幻想着以后一家三女都臣服在舰长胯下婉转承欢的样子。
少女翻过身,趴在书桌上,撅起白皙肥硕的美尻,两瓣诱人的臀峰之中,隐藏着
令男人无比销魂的桃园,丝丝蜜水已然渗出,诱惑着舰长前来探索:「至于我的
话,我会说「爸爸,用你的大肉棒,干死发骚的女儿吧!」」

  「你这又是何苦作践自己呢?」

  嘴里说着义正词严的话,身体却很老实的握住琪亚娜的臀峰,微微一用力,
十指便插入臀肉内,少女身段前凸后翘,上围虽是尚未成长完成,美臀却是超出
年龄般妖娆成熟。琪亚娜轻轻一笑,闺中乐事,哪有什么作践不作践,少女一向
想得开也玩的开:「爸爸,要惩罚女儿了,要被爸爸惩罚得服服帖帖的,再也不
敢违逆爸爸了~ 」

  说话间,男人下身用力一挺,琪亚娜恰到好处的摆出的姿势令男人极易发力,
轻轻研磨几下,深呼吸往前一杵,粗大的肉棒挤开宛若处子般紧致的胵肉,直冲
着少女敏感娇嫩的花心而来。下身最深处的亲密接吻令琪亚娜身子一颤,露出上
瘾般的陶醉神色:「啊,就是这个,爸爸的这个,女儿最害怕,最喜欢的这个,
把骚女儿的肉洞,填得满满的,顶到最里面了……」

  下身的小嘴死死吸住男人炙热的阳具,每一次抽插,都带出大股淫液,娇喘
的媚叫,激起了男人的性子,死死捏了两把琪亚娜的臀肉,随后扬起手,狠狠对
着臀瓣拍了下去,「啪啪」声中,白峰乱颤,激起臀浪,巍巍壮观:「骚女儿,
一天到晚就只想着要被爸爸惩罚,打屁股还不够,还要炮烙,就这么喜欢爸爸的
肉棒吗?一天不被爸爸干,就发骚!」

  眼看着舰长也带入了角色,琪亚娜眉眼间笑意更盛,故意开口,求饶示好
「女儿最喜欢爸爸了,爸爸的大肉棒,把人家搞得浑身发软,花心一天不被浓浓
的精液烫,就发痒,求求爸爸,把精液,统统射进女儿的身体里面吧,让女儿给
爸爸生女儿,然后,长大了,再给爸爸干~ 」

  舰长身子一僵,嘴角抽搐片刻,似乎是没想到琪亚娜能放的如此之开。不过
他也不甚在意欢好中的胡言乱语,比起这些,眼前身下的美人夹紧胵肉渴求着肉
棒的大肆肏干倒是做不得假的。他也颇为愧疚许久不见琪亚娜这件事,于是提住
一口气,双手松开少女的腰肢,转而撑住桌子边沿,坚硬的着力点找到后,下身
调整好位置,突然大力抽送起来:「乖女儿,一辈子,都要给爸爸干,要陪爸爸
一辈子哦!」

  突如其来的强力攻势令琪亚娜猝不及防,她紧紧抱住桌子,胸前丰盈的白鸽
被两人的体重压扁,敏感的乳尖突然受到冰凉的桌子刺激,顿时令少女浑身触电
般兴奋。而夹杂在污言秽语中的真意,也重击少女的心防。

  琪亚娜·卡斯兰娜,并不如当初开导西琳那般豁达,对于被孤身一人留在天
命,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死去的诱因之一的人类之敌逐渐代替了自己的人生,
少女原本是愤怒而怨恨的。然而舰长的出现,填补了少女内心的空虚。因为能将
西琳所眷顾的人抢到手,少女得到了复仇般的快感,机大消磨了琪亚娜腹中的怨
恨。直至随着年纪增长,逐渐了明事理,逐渐了解了真相,对于这位极少主动释
放真情的男人,却主动将自己视为真正的最亲近的自己人这件事,少女感到真心
的快乐。对于男人的表白,琪亚娜出言打岔,归根结底,是在她看来,如果表白
说出口,那么她将成为他的那些通过表白确认关系的女人一般的层面,而这明显
是低于现在二人间的关系的。男人也醒悟到了这点,琪亚娜固然玩的开也放得开,
但也不至于以乱伦般的身份助长情欲,这是变相的告诉他,他的告白,很是「荒
唐」,反而拉远了二人间的关系。故而,意识到了这一点的男人,说出了自己真
实的愿望:「陪我一辈子。」

  「女儿当然要陪爸爸一辈子哦~ 」

  于是,理所当然的承诺,便这般说了出口。得到了心念已久的回应,舰长身
子一僵,原本因过分激动而憋得一口气,顿时长长的呼出。眼看着皎月般白皙的
屁股因方才的荒唐拍打而泛起丝丝红色掌印,舰长顿时心疼起来,一只手轻抚臀
瓣发红处,行动温柔了许多。

  不曾想,这反倒引得琪亚娜一阵不快,她回过头,媚眼如丝:「今晚不要想
着留给丽塔哦?今晚,你是我的~ 」

  「哈,也是,琪亚娜,我来咯!」

  哈哈一笑,男人重整一股气,醉身于性爱中。少女恰到好处的配合正如蚀骨
的蜜药,抛开心结后,男女二人粗重的呼吸声回荡着,肆意而激情。

  少女绝妙的身子是人间的至宝,无论如何撞击都会立马恢复原状的弹柔圆尻
今晚未曾停止过臀浪,两人性器交合处,湿哒哒黏糊糊的爱液已然彻底融合,分
不出彼此,少女的呻吟于男人的调笑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最后随着琪亚娜满足的
呻吟声中,舰长将少女的花房用自己的精液灌得满满的,拔出肉棒,白浊的阳精
直溢了出来。

  「呼呼呼……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尽兴了呢……」

  趴在琪亚娜身上,舰长的呼吸逐渐由粗重变得平稳,少女自云端巅峰良久才
回过神来,眼看着怀里的男人眼神逐渐迷离,一周的早起晚归记录,耗费了他大
量的精力,此时的舰长,已然精疲力竭,缓缓睡了过去。

  「说来,你的圣痕在我身上呢,里面还有你的遗传信息功能,舰长,我和其
他女人不同,射了这么多,我是真的可能会怀孕的哦~ 」

  「那就生下来吧……」

  说到最后,男人已然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沉沉睡了过去。琪亚娜试图起身,
腿却是一软,少女苦笑着,感叹自己今晚着实有些荒唐。拾起桌下散落的资料,
整理完毕,不少信息已然被二人的爱液精液打湿,当然是不能再留下了。少女平
复下激荡的心情,她抱起男人,拿起不能留下的资料,离开了天命数据库。

  深夜,舰长天命总部宿舍内。

  丽塔有些无聊,今夜舰长很久了都没回来,她并不担心是出了什么意外,反
倒猜测估计是主人被哪个老相好截胡出去快活了。正在她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
敲门声响起。女仆一愣,整个天命总部,能够在敲门声响起前,毫无其他生息,
令她无法察觉的人,屈指可数,隔着猫眼看去,银发的少女怀中抱着自己的主人,
正对着猫眼内的自己眯眼微笑。

  打开门,接过舰长,丽塔犹豫片刻,开口:「琪亚娜……大人?」

  「嗯,丽塔,好久不见啊。抱歉,今晚和他玩的有些过头。不过人我还是送
回来了。诺,还有一些不小心弄坏了的资料,可能还要麻烦你搞一些复制品放回
去。」

  「不,如果是琪亚娜大人的话,丽塔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至于资料,不用担
心。说来,您不是有家里的钥匙吗,不需要敲门也能进来的。」

  「这不是看见灯还没关,知道你在吗,把他交给你就好,我要走了。」

  「您不留下来吗?毕竟,很久都没有见到您出现了。」

  丽塔一手接过舰长,另一手拿过资料,随便瞥了一眼,浓重熏鼻的腥之下,
被白浊的精液泡得皱皱巴巴的纸上,是曾在天穹市神城医药阴了自己一手的某位
佣兵的脸。丽塔神情一凝,却见琪亚娜摆了摆手,告辞道:「不了,我先走了。
嗯,我看看,有什么你可能比较关心的事来着?哦,幽兰黛尔明天就会返回天命……」

  「幽兰黛尔大人……」

  「天命的某个实验室内,有奇怪的气息出现,好像是律者将要出现的征兆。」

  「律者?难道是主教又在进行什么实验?主人醒来后,我会转告他的。」

  丽塔眉头一皱,思忖间,琪亚娜很快已经越走越远,最后传来了声音:「还
有,可以确信的是,第五律者,则是真的觉醒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