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岚影】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无上清凉
2021年6月2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930

               第1-3章

  前言:光之所至,即为天堂,暗之所降,即为地狱,明暗交替,则为人间。

  行走在人间的天使,重返天堂的代价是以灼烧挚爱催生的烈焰点燃冲天的羽
翼,高傲的身躯振翅而起,抖落一片永堕黑暗的灰烬。

  是牺牲挚爱重返天堂?还是拯救挚爱勇闯地狱?

  天使将何去何从?

  让我们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撞击着耳膜只发出咚咚的回响,早已听不出原先的旋律,
头顶的灯球放射出五颜六色的怪异光芒,早已没有了绚丽夺目的光彩,只剩下一
阵阵让人恶心的眩晕感。

  眼前的桌子上横七竖八,或倒或站着七八只酒杯,里面还残留着或红或黄的
酒液,充满了欲望的味道。

  纤弱的身体受制于腰部那双钳子般粗糙有力的大手不停地上下翻飞,仿佛惊
涛骇浪之下的一叶扁舟。

  除了眩晕还是眩晕,耳边各种淫靡的声音此起彼伏着,交织成一阵怪异而魔
性的声浪,就像一只大手,伸进衣领,插入内衣,最后探入胸膛,抓挠着来自内
心最深处的刺痒。

  怪异的感觉如同成千上万只蚂蚁啃噬着全身,又痒又痛,两种截然相反的感
觉混合着,形成最原始最直接的快感。

  渐渐升起的欲望如同焚身的欲火灼烧着赤裸的胴体,体内的水分子透过毛孔
啸叫着冲出体外,欢呼着逃离的喜悦。

  放眼望去,眼见之处尽是肤色深浅不一的赤裸肉体,原始而放肆的肉欲如污
水一般四处流淌,自己只是这场狂欢盛宴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体内水分的流失导
致口中极度的干渴,渴望任何液体的注入来滋润干涸的土地。

  忽然,就在身体逐渐适应并且臣服于欲望之际,随着一阵流水声,脚下的舞
池忽然冒出一股股泉水来。

  奇怪,这里又不是厨房,也没有喷泉,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呢?

  很快,一股恶臭弥漫开来,随着涌入的泉水越来越多才逐渐看清水居然是黑
色的,这是深邃的黑,是纯粹的黑,是能吞噬一切的黑。

  黑水很快没过了脚脖,恶臭味道愈发浓烈,简直让人窒息,可是奇怪的是举
目四望,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意识到这个,大家还是尽情享受着肉欲的狂欢。

  黑水还在以极快的速度上升,恐惧,焦虑,感官的不适,各种负面情绪争相
袭来,可是身上的大手还是牢牢钳制住自己的身体无法挣脱,下体的充实感与来
回进出的频率没有丝毫改变。

  彷徨无助之间终于想到自己还能张嘴呼叫,或许可以提醒身边人注意异状,
可是张大了嘴才发现根本叫不出声。

  被黑水没过的肢体犹如被恶魔之手触摸过一样,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感官认
知,再没有一点知觉。

  小腿、大腿、小腹、胸口、脖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点点吞没却做
不了任何事情,嘴巴还是大张着做着最后的徒劳的挣扎,但是没有用,黑水终于
顺着张大的嘴巴流入身体,很凉,彻骨的凉,而且气味恶臭的黑水入口居然没有
一丝异味。

  体内的欲火转瞬就被熄灭了,黑水继续上升,继续剥夺着仅剩的感官,先是
听觉,然后就是视觉。

  终于……世界归于平静,只是短短的一刻,冰火逆转,曾经炽热而骚动的心
被永封于冰冻的荒原。

  「啊!」

  一声短促的惊呼,林岚从梦中惊醒,散乱的发丝被汗水粘在额头和脖颈上,
麻痒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怎么了亲爱的?」

  身旁一个半睡半醒的声音迷迷糊糊地问道。

  「哦,没什么,做了个噩梦,没事,你睡吧,我上个厕所去。」

  林岚一边抚着胸口一边镇定地说道。

  「嗯。」

  男人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去,几乎只是瞬间的功夫,轻微
的鼾声再次传来。

  走到厨房,打开净水机,林岚接了满满一杯常温纯净水,仰着脖子咕咚咕咚
灌下去,口中强烈的干渴才得以缓解。

  她大口的喘着气,又走进卫生间,将洗脸毛巾在冷水下弄湿,狠狠地擦了一
把脸,以及被汗水侵蚀过的脖子和肩膀,她的丝质睡裙的肩带几乎都湿透了。

  林岚抓过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三点钟,她这一番折腾让自己几乎睡意全
无。

  她做了个奇怪的梦,这个梦已经是最近一段时间来至少第三次缠上她了,每
一次梦境中的感觉都是那么真实,那荒诞,诡异甚至有些恐怖的场景犹如身临其
境一般让她记忆犹新。

  黑水当然不是真实的,但是那些肉欲,眩晕与快感却透着那么几分真实,是
的,这其中有些是她的亲身经历,是她深埋在心中永远不会对别人,特别是床上
那人提起的秘密。

  林岚伸手捋了捋一头秀美的长发,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极美的面
庞,标准的瓜子脸型,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她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慢慢抚上
镜中美人的脸颊。

  她在婚前做过一段时间的模特,最大的梦想就是走一次时装秀的T台,她的
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唯独身高上的一点点劣势最终让她和梦想失之交臂,为此
她很受打击,因为为了梦想她付出了太多太多,甚至……

  这之后她过了一段时间很是颓废的日子,直到遇到了自己的丈夫,也就是现
在正躺在床上打呼的那个男人,沈伦。

  沈伦是个跑欧美线的国际导游,是个站在旅游这个朝阳产业收入链顶端的男
人,当时的他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短暂的婚姻,在别的同龄人还没有结婚的年级
就离了婚,正处于感情的创伤期与空白期,林岚为了散心,独自报了一个12天的
欧洲团队游,一个单身男导游和一个单身女游客,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于公,出于工作上的职责,沈伦全程特别关照这个独自出行,看上去总是带
着一丝忧郁气质的漂亮女孩,于私,他也被女孩美丽的外表和优雅的气质所折服,
于是回国之后,两个都需要感情慰藉的单身男女开始了一段顺理成章的爱情之旅。

  一年多之后,两人的爱情终于修成正果,沈伦不顾家人二婚要低调的嘱咐,
执意花费大量的金钱与精力,给了林岚一场终身难忘的盛大婚礼。

  婚后的日子是幸福的也是平淡的。

  林岚没能成为一个T台模特,但是优质的条件使得她成为业内比较抢手的平
面模特,小到淘宝模特,大到艺术写真,她总能在不同的领域发散着自己的魅力,
与此同时她还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通过教授穿搭与妆容吸引了一个不大不小的
粉丝群体,每年的各项收入加起来足以令一众OL艳羡不已。

  而她这一切看似抛头露面的举动却得到了丈夫的支持,因为沈伦知道她的心
中有一个模特的梦,他不愿意用婚姻来束缚住这只骄傲美丽的孔雀,阻止她绽放
自己的美丽。

  沈伦的条件也是配得上林岚的,他在一家国有大型旅游企业担任欧美线专职
导游,这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欧洲与美国分别在中国的两侧,来回倒时差成
了工作的常态,每次带团出国短则十天,长则半个月,旺季的时候甚至刚把前一
批游客带出机场结束行程,就要原地迎接下一个团队。

  林岚不止一次拖着装满干净换洗衣物的大行李箱去机场守候自己的丈夫,然
后换回他手里另一只满载着旅途疲惫的同款行李箱,带回家履行妻子的职责。

  机场的一次次短暂相聚然后吻别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止一位游客被这
样的画面所打动,声称被甜到了,每次遇到他人善意的调侃,林岚总会露出略带
羞涩却又满含爱意的笑容。

  沈伦的辛苦当然是有回报的,那就是每年不低于七位数的收入,夫妻二人同
时经营着自己的高回报事业,而且彼此信任,互不干扰,林岚将对丈夫的思念全
部化作了工作的动力,年少时家境的贫寒让她养成了独立的人格,她不是个粘人
的女人。

  而这样的妻子也正是沈伦梦寐以求的,第一段婚姻的失败就是因为他低估了
丈夫长期不在身边对一个年轻少妇的影响,而林岚平时对外高冷的态度也让不少
潜在的不怀好意者自讨没趣,从而打消对她的念头。

  两人将这种高度契合的生活维持了一年半的时间,直到被一个意外打破了宁
静,这是个美丽的意外,林岚怀孕了。

  原本两人的想法是趁着都年轻,各自打拼几年的事业,等存够了足够财务自
由的财富再去要个孩子,然后把最好的给他(她),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小
生命终究是提前到来了,夫妻二人几乎只是稍微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接受这个意外
降临的小天使。

  为此林岚放下了手头几乎全部的工作安心养胎,沈伦也最大程度压缩了自己
的工作量,虽说妻子是个独立坚强的女性,但是他作为准爸爸也不想缺席新生命
的孕育过程,两人这么做的直接后果就是家庭收入锐减,但是他们却乐在其中。

  爱情的结晶很快就呱呱坠地了,女儿莎莎的到来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无限的
生机和快乐。

  想到这里,林岚转身走向女儿的房间,她轻轻转动门把手,将房门打开一条
缝,女儿的小床就在门边,透过客厅夜灯微弱的光线以及窗外透入的几缕月光,
小莎莎睡得白里透红的小脸蛋映入眼帘,林岚的脸上漾出一丝慈爱的微笑。

  小丫头三岁了,完全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优点,特别是母亲的柔美,已经有模
特圈的好友在询问林岚是否愿意让女儿接几个童装的拍摄。

  轻轻关上房门,林岚轻手轻脚地走回自己的卧室,丈夫背对着她侧卧着,均
匀的鼾声不断从那里发出。

  她坐到床边轻轻叹了口气,看向丈夫背影的目光有些哀怨,她最近不断在做
这个噩梦的原因之一就是丈夫上个月或有意或无意对她说的一句话,他居然想带
她去玩换妻。

  林岚初听到这个要求时雷霆大怒,差点掀了桌子,沈伦只能讨饶说是说着玩
的,但是以林岚这么些年对他的了解,他当时的语气神态绝不只是说着玩的,但
是事已至此,双方只能心照不宣的装傻,希望可以借由时间来冲淡这些尴尬。

  林岚婚后就暗暗发誓要忠于婚姻,这么些年来她也是这么做的,她不是没有
遇到过诱惑,相反,她这样的极品少妇会是很多男人乐于狩猎的猎物,可她偏偏
就是凭着对婚姻的信念坚持下来了。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自己忠于的丈夫却松动了他的信念,这让她大失所望,
那么自己的信念是不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呢?林岚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这一
次次相似的梦境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在预示着什么吗?

  林岚使劲摇了摇头,这一番折腾过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天亮了又是新的
一天,要送女儿去幼儿园,自己还要上班呢,她强迫自己睡下去,就这样迷迷糊
糊到了天亮。

  ……

  「你好,一共36元,收您50元,找零14元,再见。」一套标准的工作用语从
沈伦的口中说出,配合着手上麻利的动作,他俨然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高速公路收
费员了。

  是的,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人羡慕的赚着高薪全世界到处飞的国际导游了,一
场疫情几乎摧毁了这个行业,很多规模不大的企业一夜之间消失了,他们这家大
型企业虽说还支撑着,但也是裁员无数,他原本作为公司的一笔财富是不在裁员
之列的,但是大企业有大企业的规矩,他只要一天还在职就要受着诸多的限制,
于是权衡再三之下他选择了辞职,和几个圈内朋友干起了代购生意,这是在职的
时候不允许的,至少不能明着干。

  可是真的干了之后才发现这一行因为太多人瞬间挤入也已经不好干了,他每
个月赚到的钱交了社保之后甚至勉强只能维持生活。

  于是阴差阳错之下他在居委会的牵线之下成了一名高速公路收费员,这份工
作能吸引他的原因就是工作时间,一个白班,一个夜班,紧接着就是两天休息,
也就是说四天中有三个白天是在家的,这些时间足够他做代购副业赚钱了。

  林岚也不比从前了,孩子占用了她太多的时间,她无法再像从前那样为了拍
一组照片可以一天扑在现场,她现在只能接一些两三个小时就能拍完的简单业务,
但是相应的收入也不会高,至于网络直播就更别提了,没有哪个粉丝会容忍心仪
的主播因为心系一边的孩子而频繁中断直播。

  于是机缘巧合之下,林岚转型成了一名酒店的销售经理,选择这份工作是因
为时间相对自由,只要能完成公司交给的业务指标,迟到早退被说成跑客户是完
全能被接受的,而她完成指标的关键就是沈伦积累的人脉关系。

  这天是周末,高速上的车明显比平时少了很多,沈伦坐在亭子里有些百无聊
赖,此时一阵跑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直奔他所在的车道而来。

  阿斯顿马丁的vantage,沈伦眼前一亮,伸出左手做了个规范的手势,跑车以
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停在了他的收费亭旁,车窗慢慢摇下,露出的是一张宜喜宜
嗔的俏美面庞,饶是沈伦家有娇妻如林岚一般,看见眼前的美女也不禁为之一窒,
那是两种不同的风格,林岚的美带着一丝冷艳,让人不敢过分亲近,就算是他这
个丈夫有时候也会生出这种感觉,而眼前的美女虽然还没开口说话,但是那一颦
一笑就透着热情洋溢的感觉。

  「咦?是个小哥哥,好少见哦。」女孩自言自语道,说完还捂着嘴轻笑了几
声。

  沈伦戴着口罩,但在美女面前还是努力做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不管是小哥
哥还是小姐姐都要努力工作呀。」

  「呵呵,说的是呢。」女孩再次露出迷人的微笑,「对了小哥哥,我是不是
走错了?这里能过ETC吗?」

  面对好看的小姐姐,是个男人就想调戏一下,沈伦见她如此美丽可爱,也不
禁生出一丝促狭。

  「哦,这里是人工车道,一般的人是不可以的,但是漂亮小姐姐例外,你把
车开到栏杆前,叫一声芝麻开门就会开的。」沈伦强忍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这么神奇的嘛?」女孩收回笑意,一脸惊讶的问道。

  「不信你可以试试啊。」沈伦故作轻松地用下巴指了指身后的栏杆。

  女孩盯着沈伦看,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是不是在哄骗她。

  「那……那我开过去试试?」

  「好啊。」沈伦说道,「今天还没人通过测试呢,但我对你有信心。」

  女孩再次看了沈伦一眼,把头缩回驾驶室,脚下轻放刹车,跑车缓缓向前滑
去,沈伦暗笑着按下ETC扫描器的开关,这里本就是混合车道,是可以过ETC车辆
的。

  「芝麻开门。」

  女孩压低嗓音轻轻的一声还是传到了沈伦的耳中,惹得他噗嗤一笑,也恰在
此时,因为角度的关系,扫描器扫到了跑车的ETC卡,吱呀一声,栏杆抬起了。

  「哎呀!真的开了!」女孩兴奋地叫道,声音比喊芝麻开门时大了很多。

  沈伦把头伸出窗外,回头说道:「呵呵,再见了小美女。」

  「再见,小哥哥,谢谢你。」女孩热情地回应道,随即一踩油门,跑车轰鸣
着远去了。

  这个小插曲让沈伦一整天都心情颇好。

  晚上回到家,贤惠的妻子已经做好了晚饭,小莎莎屁颠屁颠的替爸爸拿来了
拖鞋,沈伦换上拖鞋,抱起女儿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哎哟我的小宝贝儿,
想死爸爸了,莎莎身上好香,是不是藏了好吃的东西了?我来检查……」

  小莎莎被逗得咯咯直笑,看着父女俩的天伦之乐,林岚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
了幸福的微笑。

  「好啦你们俩,先吃饭吧。」

  林岚平时很忙,按理说没时间锻炼自己的厨艺,但是可能是天赋异禀,她在
烹饪上面很有一手,沈伦至少没有家里饭菜不好吃,所以需要外出觅食的借口。

  「对了老婆。」沈伦边吃边说着,「明天我晚班,你白班,我们一天见不着,
下午我把莎莎送我妈那儿去,你晚上回家把我们后天出去要用的换洗衣服理一点
装个行李箱,我后天早上下班回来睡一会儿就出发。」

  「嗯好的。」林岚嘴上爽快的答应着,但是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夫妻两人这是要和沈伦的同事兼好哥们江贤毅夫妻自驾去莫干山避暑,因为
酒店非常热门,所以行程是天气还有寒意的时候就定下的。

  林岚在婚后就跟着丈夫认识他们夫妻了,江贤毅比沈伦大三岁,为人成熟,
风趣幽默,是他们公司的金牌导游,收获好评无数,他的妻子吴晶晶和沈伦同岁,
又比林岚大了四岁,是个面容姣好,身材丰满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经
过身边就会忍不住回头看上一眼,但她还是时常羡慕林岚那模特出身,生了孩子
还不走形的苗条身材。

  放在以前,这就是一次简单的朋友结伴出行,但是自从沈伦那次试探性的说
出想换妻之后,林岚看待这次旅行的视角就变得有点偏了。

  「你怎么了?」沈伦奇怪地看着端着饭碗发呆的林岚。

  「啊!没什么,想到一件事情,明天可能上班要处理一下。」林岚连忙说道。

  「哦,工作上别太辛苦,差不多就行了。」

  「嗯。」

  「老婆。」

  「嗯?」

  沈伦忽然贼兮兮的凑了过去,「要不今晚可怜一下你老公,都好几天没开荤
了。」

  林岚杏眼一瞪,咬着牙轻声叱道,「孩子还在呢,说什么呢你!你明天睡懒
觉,我可是要一大早起床的。」

  沈伦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不说话,继续吃着饭。

  「你干嘛?生气啦?」林岚侧着头,轻声问道。

  「哦没事,吃饭吃饭。」

  林岚终究于心不忍,「也不是不行。」

  沈伦猛地抬起头。

  「给你个任务,晚上九点半前把她哄睡着,我抓紧时间把该做的事全都做了,
然后……」

  两人说着话,一旁的莎莎啃着烤乳鸽,一嘴油的她正忽闪着大眼睛看着爸爸
妈妈眉来眼去说悄悄话。

  林岚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莎莎乖,爸爸妈妈正在商量过几天带你去哪儿
玩呢。」

  是夜。

  静谧的卧室中传来一阵细碎的响声,仔细一听,那是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的
交响,这里面有床板的嘎吱声,有布料的摩擦声,当然还有听来销魂蚀骨的喘息
声。

  暗夜中看不清房里的情形,只能就着窗外洒入的点点月光勉强看清两个堆叠
在一起的人影正在以一个固定的节奏蠕动着。

  忽然,推广企鹅号,耳久丝奇耳灵耳幺,卧室的灯亮了。

  「你干嘛呀?」

  林岚娇吟一声,被沈伦身躯覆盖之下露出的一抹白皙随着床头灯的暖光亮起
又熄灭一闪即逝。

  「岚岚,我想看着你,你就让我开着灯嘛。」

  说着灯光再次亮起,林岚再想去关吗,可是手已经被沈伦牢牢制住了。

  「哎呀,你讨……呜呜呜……」

  她还想说几句反对的话,但是刚张嘴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双唇。

  薄薄的被子已经被踢到床角,一半垂落到了地面上,沈伦的身体压在仰面躺
卧的林岚身上,下身还在轻轻地拱着,林岚修长的双腿环住沈伦的腰肢,下身随
着他的动作轻轻附和着。

  沈伦将压在林岚身上的上半身稍稍撑起,一对秀美可爱,羊脂白玉一般的玉
乳呈现了出来。林岚的胸不是很大,B罩杯盈盈一握而已,肌肤雪白粉嫩,正所
谓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
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

  沈伦发现林岚最近似乎对于房事兴趣寥寥,经常十天半个月才肯委身一次,
推广企鹅号,耳久丝奇耳灵耳幺,如果哪一次恰巧遇上亲戚来访,那么一个月一
次的频率也不是没有过的。

  虽说做了几年的夫妻,对彼此的身体已经不如新婚时那么贪恋,但是当性爱
次数如同濒危动物一般稀缺时,沈伦发现自己依然乐在其中。

  暖光映照下的妻子,白皙的肌肤泛上一层淡金色的光泽,看着居然有一丝神
圣的感觉,俏美的面庞此时因为羞涩避到一边只露出一半,大大的双眼紧闭着形
成一条长长的眼线,急速眨动的眼皮带动着修长的睫毛一阵阵抖动,预示着她心
中的紧张。

  沈伦看了禁不住噗嗤一笑,「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似的。」

  林岚听着他的调侃,慢慢将紧闭的双眼半睁开一只,「闭嘴,你给我认真点,
啊……要死了你!」

  沈伦使坏,下身狠狠一冲,将原本在洞中缓慢进出的兄弟猛地一贯到底。他
俯下身,吻上妻子秀美的鹅颈,他感觉到妻子的身体一阵发颤,浑身泛起一阵鸡
皮疙瘩,舌头渐渐往上,一张嘴含住了小巧的耳珠,这里是林岚的敏感点之一,
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摆动起来,嘴里发出嘶嘶的吸气声,双腿更用力的夹着
沈伦的腰,下体小穴像是一张小嘴一样更用力的咬住了夹在里面的物事。

  作为丈夫,沈伦清楚地知道妻子身上的敏感点,而作为女人,林岚的敏感点
又实在是多了点,这导致她的身体对于性爱极为敏感。

  沈伦的舌头继续往下舔着,舌尖划过线条分明的锁骨,香肩,一直滑落到大
小适中,无论视觉还是手感都完美无瑕的如玉双乳,两颗精致小巧的蓓蕾绽放在
山巅之上,如同险峰之上的雪莲一般等待着有缘之人的采摘。

  那里已经不复少女般的粉红色泽,但是玫红色的成熟质感反而彰显着少妇独
有的优雅与从容。

  沈伦一口将其中一颗蓓蕾含入仔细品尝着,如同最爱的水果一般百吃不腻。

  这里是很多女人的敏感点,自然也是林岚的,女人身体的联动性使得她清楚
感受到上身刺激使得下体内流出的圣水正滋润着神秘的洞穴。

  她的情欲彻底被点燃了,她的身体最深处燃起的欲望之火正以燎原之势烧遍
她的全身,她准备迎接最狂暴的风雨淋遍她的全身,拯救她于焚身业火之中。

  「亲爱的……我要……」林岚几乎用气声说出这句话。

  沈伦的身体也被点燃了,可是就在他准备全力投入这场最原始的战斗的时候,
他的目光被林岚身上的一处异样吸引住了,他愣住了,这导致他身体的热度明显
下降了。

  身下的妻子觉察到了他的异样,「你……怎么了?」

  沈伦的声音有些发干,「你……你这里怎么回事?」

  林岚讶异地稍稍抬起头,只见丈夫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胸腹部之间,林岚有
些不明所以,用征询的目光看向沈伦。

  沈伦的脸色有些难看,林岚急忙顺着他的目光用手去触摸,可是手指所到之
处没有凸起,没有压痛,总之没有一点异样。

  「到底怎么了嘛?」林岚也被这诡异的气氛弄得有些上火了,况且她原本体
内的火就还没压下去呢。

  沈伦拉着林岚的手摸索到她乳房下侧的一处。推广企鹅号,耳久丝奇耳灵耳
幺「你自己看一下这里怎么回事。」沈伦的声音有些冷。

  林岚想知道怎么回事,可是这个角度她实在看不到,情急之下她一把推开丈
夫,起身抓起床头柜上的化妆镜放在胸前那处位置,她终于看清了。

  那是一处椭圆形的淡红色印记,大小大概也就五角硬币那么大。

  「这……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呀。」林岚一头雾水,「大概是我自己抓的吧。」

  她说着看向坐在床边的丈夫,只见沈伦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林岚怎么还会不
明白他的理解是什么。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是……」林岚刚想发作,但是转念一想那里确
实太像是一个吻痕了,也难怪丈夫会敏感,于是放缓语气道,「这不是……那个,
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你别多想了,你还不相信你老婆我吗?」

  林岚赤裸着身体坐到沈伦身边,夹着他的手臂,故意将一对玉乳蹭了上去。

  沈伦长长吸了一口气,「岚岚。」

  「嗯?」

  「为什么最近老是拒绝和我做爱?为什么老是不许我开灯?」沈伦的声音有
些冷。

  林岚一下放开了抱着的手臂,「你……你什么意思?」

  「哼,我没什么意思。」沈伦似乎有些赌气。

  林岚吸了一下鼻子,声音有些颤抖,「你在怀疑我?怀疑我背着你出去搞三
搞四的?是不是?」

  沈伦又是哼了一声,但却没什么底气。

  「你回答我!」林岚忽然大叫一声,这声音在夜里估计能传出很远。

  这一下沈伦连哼也不哼了。

  林岚猛地站起身,抓过睡衣一把套在赤裸的娇躯上,双手往脑后一拢,一头
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我去莎莎房间睡。」说着起身就往门口走。

  沈伦见她态度如此强硬,一时也吃不准自己的猜测是不是错了,见她要离去
就下意识地想要去拉她的手。

  「岚岚……」

  「放手!不许跟过来!你敢吵着女儿我对你不客气!」说完挣脱他的拉扯拂
袖而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