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表弟的蛛丝马迹】(附赠四十路阿姨丝袜照)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daokee
2021/05/25发表于: 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4,472 字

  「张阳啊,过几天小虎要来咱们家,你姨妈说实在管不了了,暑假这些天小
虎在家闹腾的不行,闹得你姨妈累得受不了,说来咱们家玩几天,让我好好管教
他,你去把房间收拾一下,晚上小虎就来」

  「不是吧妈妈?小虎真的来咱们家呀,那可是有罪受了,那小子也太会闹了
吧,吵得我头疼,他要来的话咱们家就别想消停了」

  听说表弟小虎要来,儿子张阳瞪大的眼睛用错愕的表情看着妈妈

  「张阳你也别这么说,小虎好歹是你的表弟呀,兄弟两个感情怎么这么差,
你这个做哥哥的也得好好教教他呀,小虎年纪还小,不比你是个大孩子你去把房
间收拾一下吧」

  「不要吧妈妈,他来住还得我收拾呀,要不你收拾吧,要不让小虎自己收拾」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还让我收拾你多大个人了,这点事情都办不了,小
虎还是小孩子,哪里会自己收拾房间,你自己去收拾吧」

  妈妈听到张阳唠叨不想去收拾房间,脸色稍微有些不好看,妈妈瞪大的眼睛,
声音稍稍提高了一些

  「快去给他收拾一下,把床给他铺一下,小虎好歹也是你的表弟,你忘了你
去姨妈家的时候姨妈是怎么照顾你的吗?快去收拾」

  张阳看着穿着白色毛衣和棕色包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的妈妈,一边在厨房洗
碗,一边转头高声的对自己说到,张阳也不敢反驳,只能垂头丧气的去客房里给
表弟收拾房间。

  张阳今年17岁,是一名高中生,表弟比他小4岁,今年13岁,是出了名的调
皮捣蛋,平时在学校还好,最近放着暑假,在家里一天到晚的闹腾,上蹿下跳,
要么就是出去跟那帮不良少年鬼混,说大人不像大人,说孩子不像孩子,是他们
那个村远近闻名的小混蛋,最近姨妈实在是管不了了,想把他送到城里,待到张
阳家住几天,张阳的妈妈是出了名的会教育孩子,姨妈心想送到张阳家让妈妈好
好教育他一段时间,说不定会有好转。

  张阳极不情愿地给表弟小虎整理好房间,妈妈也对着镜子稍稍的梳妆打扮起
来,虽然表弟只是个小孩子,但向来注重面子性格高冷的妈妈,不想在这个乡下
亲戚面前丢了面子,还是想以一个比较靓丽的形象出现在表弟面前。

  妈妈对着梳妆台在脸上画上了精致的浓妆,接着脱下腿上的肉色丝袜,从衣
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灰色丝袜,妈妈平时对丝袜特别注重,从来都只穿高级的名
牌丝袜,妈妈的丝袜又薄又透,包裹着妈妈浑圆多肉的大腿看起来更加丰腴妩媚,
实事求是的讲,妈妈的身材并不算苗条,生过孩子的小腹有些微微隆起,雪白的
皮肤下有些许中年女人的赘肉,但是妈妈的屁股非常的浑圆硕大而且紧俏,被灰
色的丝袜包裹着像两个浑圆的肉球,妈妈的双腿非常的雪白修长,但是却并不纤
细,大腿稍稍有一些粗,但是非常的凹凸有致,圆滚滚的像一个肉柱子,妈妈的
小腿更是非常的浑圆丰腴,虽然不纤细,但是绝对称不上胖,这样的一双熟女大
腿,搭配上各种肉色灰色的丝袜,反倒更加增添了妈妈成熟女人的韵味。

  张阳目睹了妈妈穿丝袜的全过程只见,妈妈先是把这双崭新的灰色丝袜挽成
一个圈,慢慢的套在了自己雪白的脚丫子上,接着轻轻的慢慢的往上拉,均匀的
把丝袜平铺在自己的肌肤上,丝袜慢慢的拉到了膝盖处,紧接着继续往上拉,拉
到了妈妈的大腿根部,接着再往上包住了妈妈浑圆硕大的大白屁股,然后啪的一
声别在了妈妈带有些许赘肉的腰间。

  超薄的灰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妈妈凹凸有致的酮体和两条丰满的熟女大腿,脚
上穿了一双米色的居家拖鞋。

  妈妈脖子上带了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耳朵上带了名牌的白金耳环,就这样
站在门口等待着表弟的到来。

  大概到了下午5点多,姨妈的车就开到了张阳家门口,现在农村也普遍富裕
起来了,像表弟这样的农村家庭也能买上一辆小汽车,姨妈把车停在张阳家门口,
表弟噌的一声就从车里出来,径直跑到妈妈跟前,看着妈妈瞪大了眼睛,兴奋的
大喊大叫

  「大姨大姨。。。我是小虎呀。。。大姨好」

  表弟今年13岁,按道理来说年纪也不小了,但却仍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对着妈
妈兴奋的大喊大叫,妈妈看到表弟略微没有教养的样子,轻微的皱了皱眉头,两
只大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上翘,微微的对表弟笑道

  「小虎来了呀,赶快进屋吧,张阳哥哥都替你把房间收拾好了,暑假在大姨
家好好住几天」

  此时小虎的妈妈,也就是张阳的姨妈,也走下车微笑着走到妈妈跟前,对妈
妈说道

  「姐姐呀,小虎就托付给你了,在你们家住几天,真是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这孩子实在太闹腾了,我也管不住,你就好好替我教育教育他吧,看你把张阳教
育的这么好,往后还得你多受累」

  小虎妈妈穿着一身花里斑斓的衣服,脖子上戴了一串金链子,从头到尾透着
一股暴发户的气息,跟妈妈优雅高贵的气质形成鲜明对比

  「哪里话啊。。。小虎是我亲侄子,教育他本来就是我分内的事,你放心把
小虎交给我吧,在我们家住上几天,我好好的管管他,保准到时候你领回家会比
原来听话的多,小孩子都会闹,张阳小时候比小虎还会闹,长大了就好了,你放
心吧」

  姨妈跟妈妈稍微寒暄了几句,于是就把小虎叫交妈妈,匆匆忙忙的进了车回
去了。

  妈妈雪白丰腴的手臂牵着小虎的小手,把小虎带到了他自己的房间,笑眯眯
地摸着小虎的脑袋对小虎说道

  「小虎,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安安心心的在这里住几天,别那么闹,小孩
子要乖要听话」

  而此时张阳正拿着一张学校里画的纱布画走到了小虎跟前,纱布画是画在纱
布上的,纱布薄如蝉翼,就像妈妈腿上的丝袜一般的薄,张阳在上面画了一副水
彩画,正准备把它叠好送到学校去。

  张阳看着小虎还是像以前一样闹腾,而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已经13岁的小
虎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不停的盯着妈妈圆润丰满的丝袜大腿不停的上下打量,
张阳有些奇怪,小虎这个时候不去看看自己的房间布置的怎么样,干嘛要盯着妈
妈腿上的丝袜看个不停呢?不过从小虎稚嫩幼小的眼神里,倒是也看不出什么邪
念,此时小虎也看到了张阳手上的沙画,他看到沙画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他兴奋的
东西,冲上前去一把把沙画从张阳手里抢了过来,小虎粗鲁的把薄薄的轻纱捏在
手里

  「张阳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好好玩。。。好薄啊。。
。像女人穿的袜子一样。。。我要把它撕碎」

  小虎一边笑着一边居然就开始撕扯张阳的沙画,小虎大大咧咧的莫名其妙的
开始撕扯张阳的沙画,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丝毫不用顾忌,小虎一边笑着伸
手把张阳的沙画撕的稀碎,轻薄的纱布顿时被小虎撕的四分五裂

  「你干什么呀?臭小子。。。你疯了呀,这是我学校的作品,我还得交给老
师呢,你是不是有病啊」

  妈妈看到小虎的举动也感觉不大对头,但想到小虎毕竟是客人,连忙上来打
圆场,妈妈迈开自己被丝袜包裹的小腿,小碎步跑到小虎跟前,慢慢的蹲下,妈
妈双手扶住小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小虎说道

  「小虎,这个叫沙画,是张阳哥哥学校里的作业呢,你可不能这样乱撕乱扯
的,这样可不好,下回不能这样了,知道吗」

  「这个东西薄薄的看着好奇怪,就应该把它撕碎,我就要把它撕碎」

  「你神经病啊小虎,这是我好不容易才画好的沙画,这纱布很贵的,你赔给
我」

  妈妈双手握着小虎的肩膀,转头看着张阳张口对张阳说道

  「张阳你也别这么说,人家还是小孩子呢,又是你的表弟,还是咱们家的客
人,你怎么能这么对小贾说话呀?好了好了,妈妈给你钱你重新去买就是了,别
吵了别闹了」

  此时张阳突然注意到妈妈蹲在小虎跟前,小虎居然把手臂搭在了妈妈穿着灰
色丝袜的膝盖上,两只眼睛也从上到下俯视着妈妈的胸口,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
有意为之,小虎的眼睛居然向下直勾勾的看向了妈妈穿着白色紧身毛衣的乳沟,
稚嫩的小手轻轻的搭在了妈妈被灰色丝袜包裹的膝盖上,膝盖弯曲的褶皱处被薄
薄的透明丝袜包裹着,看着说不出的有韵味,张阳看着妈妈两条浑圆丰腴的成熟
大腿蹲在了地上,内心仿佛也有一种难以描述的触动,张阳感觉自己不应该有这
种感觉,于是摇晃了几下,脑袋就把沙画扔进了垃圾桶里。

  往后的三天张阳在家,每天都要承受表弟不停的吵闹和恶作剧。

  就像今天,表弟居然翻出了张阳小时候玩的水枪,在水枪里装满水,然后在
客厅 里向四周的发射水枪,客厅里沙发和茶几被滋的都是水,妈妈看到这一幕
也顾不得表弟是客人还是什么呢,冲上去就大声对表弟呵斥道

  「小虎啊,你不能这么做,你拿水枪乱射干嘛呀?要射去外面射,不要在房
间里射,你看你把沙发和茶几都弄湿了,真是调皮捣蛋的孩子,快把水箱放下」

  说着妈妈上前一把就夺过了表弟的水枪,表弟顿时哭闹起来,大声喊着说把
水枪还给自己

  「大姨还给我,这是我的手枪,大姨还给我还给我」

  「还给你可以还给你,以后你可不许再射沙发设茶几了,知道了吗」

  妈妈说着重新把水枪递给了表弟,谁知道表弟拿起水枪就朝妈妈穿着丝袜的
大腿射了过去,妈妈今天腿上出了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也是超薄的,薄如蝉翼
的肉色丝袜像往常一样紧紧包裹着妈妈浑圆丰满的大腿,表弟拿着水枪疯狂的朝
妈妈的丝袜大腿扑哧扑哧的射了过去,妈妈的丝袜被表弟射的一塌糊涂,此时张
阳也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抢过水枪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哪里是你的水枪,这明明是我的水枪,你多大年纪了还玩水枪,以为自
己还只有七八岁吗?你已经13岁了,小虎懂事一点吧」

  妈妈此时脸上也有些不好看,妈妈满脸通红紧紧皱着眉头,眼睛微微的闭了
起来,脸上有些强颜欢笑

  「小虎听张阳哥哥的话,他是你表哥,张阳哥哥说的没错,你也不小了,不
应该拿水枪乱射,你看你把大姨的丝袜射成什么样了,这丝袜是大衣早上刚换的
呢,好了不要玩水枪了跟张阳哥哥看电视吧,不要闹了」

  表弟看到妈妈和张阳都生气了,稍微收敛了一些, 于是就跟张阳坐在沙发
上看起了动画片,看动画片的时候也不安分,不停地晃动的双腿上窜下跳。

  而妈妈则当着张阳和老弟的面还缓地脱下了自己腿上的肉色丝袜,妈妈从腰
间拉开丝袜边缓缓的从自己浑圆硕大的屁股上脱了下来,然后脱到大腿根部慢慢
的再脱到膝盖,然后用手抓住脚尖部位的丝袜,轻轻一扯就脱下了这双肉色丝袜
扔进了洗衣机,妈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也比较炎热,她不想再穿连裤丝袜,于是
妈妈就到衣柜里拿出了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

  在妈妈心里,表弟小虎和儿子张阳都还是小孩子,所以妈妈换衣服并不避讳
他们两个人,妈妈居然站在电视旁边当着两个人的面把长筒丝袜卷成一个圈套,
进自己雪白的脚丫子里,然后慢慢的往上拉,肉色丝袜紧紧的包裹在妈妈略微有
些圆润丰满的小腿上,然后拉到膝盖接着再拉到大腿根部,妈妈用力往上拉了拉
丝袜的边,确保丝袜边已经整齐的包在自己的大腿根部,超薄的长筒丝袜紧紧包
裹着妈妈略微有些多肉圆润的大腿,原本雪白的皮肤包上了一层肉色丝袜看着更
是肉里透白,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韵味。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表弟也不再闹腾了,他居然眨眼着幼稚的眼神,紧紧的盯
着妈妈腿上这双长筒丝袜看个不停,张阳也明显注意到了表弟在不停的看妈妈的
丝袜,表弟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从妈妈的丝袜双脚开始看一直看到了大腿
根部,今天妈妈腿上穿了一条花色的宽松裙子,妈妈看到表弟正盯着自己的大腿
看,稍微也有些不好意思,心想着不能在小孩子面前失态,于是放下了腰上的花
裙子。

  裙子的长度一直到膝盖,垂在妈妈的丝袜小腿上面看着特别的温婉贤淑。

  妈妈站在张阳和表弟跟前,两条浑圆多肉的丝袜大腿直挺挺的站在地板上,
妈妈双手叉在腰间,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对着表弟小虎说道

  「小虎乖乖的在这里看电视知道吗,大姨出去买个菜,晚上回来给你做饭,
不要再吵闹了哦」

  妈妈在玄关上换上了一双米色亮面的中跟皮鞋,穿上皮鞋就拿起他的香奈儿
包包出门去买菜了。

  妈妈出门买菜以后,小虎仍旧在沙发上上窜下跳,张阳看着幼稚的表弟心想,
明明好多人都传说表弟在外面跟一帮不良少年瞎混,怎么在自己面前却又表现的
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真是搞不懂,于是张阳提议带表弟去院子里看看一个蚂
蚁洞,张阳学习比较好,从小就热爱自然科学,上回发现了一个蚂蚁洞,好多蚂
蚁从洞里进进出出的,非常有意思,于是就拉着表弟一起去看蚂蚁洞。

  两个人到了蚂蚁洞前蹲了下去,表弟看着两个黄豆大小的蚂蚁洞里,一群蚂
蚁正扛着食物的碎屑进进出出,表弟并没有觉得多有意思,而是摇头说道

  「这有什么意思呀,好无聊。。。就是蚂蚁嘛,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进屋看
动画片吧」

  「小虎,你怎么对自然科学一点都不感兴趣呀?你看着蚂蚁多勤劳,背着食
物往洞里搬呢,都是去伺候动力那个蚁后」

  「什么以前以后的,我才不懂,我不要玩这个,回屋里去看电视吧」

  我弟正准备起身回屋,正在这个时候妈妈买菜回来了,只见妈妈上身穿着米
色的蕾丝打底衫,下半身穿着那件花色的宽松裙子,腿上穿着刚刚换上去的肉色
长筒丝袜,脚上穿了一双亮面的中跟皮鞋,手上拿着一塑料袋瓜果蔬菜站在表弟
跟前,表弟看着妈妈丰腴多肉的丝袜,大腿眼睛不停地打转 ,妈妈对表弟的行
为一开始不以为意,以为小孩子在看自己买了些什么菜,只有张阳注意到表弟此
时穿着短裤的裆部居然搭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帐篷,毕竟表弟已经13岁了,血气
方刚,有一些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但是他为什么会对着自己的大姨产生这种反
应,张阳有些疑惑不解,难道是自己看错了?那个帐篷只是普通的衣服褶皱

  突然间,表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他伸出两根手指噗呲一声就插进了蚂蚁
的洞里,不停的抠挖起来,松软的土洞被表弟两根手指直挺挺的插入,瞬间就垮
塌了,表弟仍旧没有停手,两根手指不停的抠挖着蚂蚁洞,表弟一边看着妈妈被
丝袜包裹的丰满双腿,一天两根手指疯狂的抠挖,蚂蚁洞穴被表弟的两个手指挖
的泥土飞溅,彻底被捣毁了,张阳此事勃然大怒

  「小虎你疯了是吧?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干嘛用手指挖蚂蚁洞啊,蚂
蚁洞都被你挖没了,好端端的蚂蚁你整他干嘛?你有病啊,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此时妈妈提着一袋子菜往屋里走,看到表弟跟张阳争吵起来,也上前连忙劝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不就是个蚂蚁洞吗?没过几天蚂蚁会重新挖洞的,
喜欢自然科学是好事,不过小虎你也真是的,大姨说你啊,你怎么这么没有爱心
呢?干嘛这么调皮,你没事把那个毛衣洞挖了干嘛?你看你两根手指插进去挖的
这么用力,那些蚂蚁都被你挖死了呢,以后不要再用手指抠挖蚂蚁洞了,知道吗?
张阳哥哥是带你来了解自然科学,你无缘无故挖他干嘛呢」

  妈妈的表情微微有些愤怒,满脸微红,眉头稍稍的皱起,眼睛也稍微的瞪大
了一些,妈妈继续教育着表弟,而表弟并没有抬头看妈妈,仍旧把手指插在蚂蚁
洞里不停的抠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妈妈穿着肉色丝袜和米色皮鞋的小腿还有脚
丫子不停的上下打量

  「小虎,阿姨跟你说话你要看着对方。。。阿姨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
不要再骂了,你抠什么抠啊,不要再抠了,以后不许拿手指抠蚂蚁洞。。。多脏
呀,你自己的手都弄脏了,蚂蚁也白白无故牺牲了,何必呢?不要再挖了。。。
听话。。。快把手抽出来」

  妈妈看着表弟人就像疯了一样抠挖那个蚂蚁洞,眼睛不停的盯着自己的丝袜
小腿看,妈妈把那一袋子食物双手提着放到了双腿中间,用这塑料带遮住了自己
的丝袜腿,没让老弟在继续看,表弟这才滋溜一声把两个手指从蚂蚁洞里抽了出
来。

  妈妈对表弟的行为一开始不以为意,以为小孩子在看自己买了些什么菜,只
有张阳注意到表弟此时穿着短裤的裆部居然搭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帐篷,毕竟表
弟已经13岁了,血气方刚,有一些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但是他为什么会对着自
己的大姨产生这种反应,张阳有些疑惑不解,难道是自己看错了?那个帐篷只是
普通的衣服褶皱?

  表弟停止抠挖以后,妈妈也不再理会张阳也不再搭理表弟,回自己的卧室就
开始写暑假作业了.

  妈妈拿着一袋子蔬菜到厨房开始做饭,张阳复习了有一个多小时,赶到口渴
想出门倒杯水喝,他来到客厅却发现表弟站在妈妈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妈妈
的背影,妈妈浑圆的屁股向后高高的翘着,外面披着那件花边的裙子,被肉色长筒
丝袜包裹的双腿直挺挺的站在厨房,两条丝袜大腿浑圆紧致,婀娜多姿,表弟站
在身后满脸通红,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露在裙子外面的丝袜小腿。

  妈妈此时没有穿拖鞋,透过被丝袜包裹的脚丫子可以明显的看到妈妈的指甲
上涂了大红色的指甲油,妈妈穿的丝袜,连脚趾的位置都是透明的,不带加厚层。

  张阳看着表弟居然走到妈妈身后,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妈妈腰部下方,靠近屁
股的位置,接着轻轻的搂住了妈妈有些许赘肉的腰,妈妈穿着蕾丝的紧身打底衫
打底衫,表弟抱着紧紧的抱着妈妈微微带有一圈赘肉的腰身,表弟搂着妈妈对妈
妈轻声说道

  「大姨呀,晚上做什么好吃的呀」

  妈妈看到表弟这么搂着自己,再往下一点就会碰到自己的屁股了,心里稍微
也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想到毕竟表弟才13岁,到底还是个小孩子,所以妈妈也
没有多说什么,妈妈眉头稍微皱了皱,接着就嘴角上翘,微微笑着对表弟说道

  「小虎啊,大姨晚上给你做红烧肉,还有青椒炒肉丝,还有一条鱼呢,这些
我记得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吧,是吗?」

  「大姨太棒了,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大姨真好」

  表弟表现的非常高兴,搂住妈妈的双手也更加用力了,表弟纤细的手臂开始
紧紧的缠绕着妈妈带有些许赘肉的腰身,手臂靠在妈妈浑圆紧俏的大屁股上,张
阳看着表弟的动作,刚开始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想到表弟毕竟是小孩子,也
就不再多想了,继续回屋里写暑假作业

  到了晚上,妈妈做了一桌子菜,都是张阳和表弟爱吃的

  「妈妈今天的菜好丰富呀」

  「哦。。。好好吃是呀。。。。大姨今天的菜做的真好呀。。。太好吃了。。。
比我妈妈做的好吃多了」

  张阳和表弟两个人香喷喷的吃着妈妈做的饭菜,突然间,表弟的筷子掉到了
地上,表弟俯下身子捡筷子,但是表弟的动作却特别的缓慢,不知道在干什么,
整整过了十几秒还没把筷子捡上来,张阳此时也有点奇怪,于是也俯下身子看了
看,看看表弟是不是又在做什么恶作剧,张阳低下头的时候,看到老弟手上拿着
筷子,身体慢慢的往上移动,明显是故意放慢了动作,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妈
妈的裙底。

  只见妈妈那双超薄的肉色长丝袜整齐的拉在大腿根部,虽然是一双不带蕾丝
边的普通长筒丝袜,丝袜边只是两个普通的松紧带围成的圈,但是包裹在妈妈浑
圆多肉的雪白大长腿上还是显得非常的性感。

  张阳看着表弟故意慢慢的捡起筷子,慢慢的起身,心里有些怀疑表弟是不是
在故意偷看妈妈的丝袜裙底,但是想了想,毕竟表弟年龄才13岁,妈妈又是一个
中年女人,表弟再怎么样应该也不会对妈妈产生什么想法和邪念的,就算表弟再
坏,应该也只对她学校里那些小女生感兴趣吧。

  之前张阳听别人说,表弟在他的学校坏的很,是个出名的小混混,好像在初
二的时候就糟蹋过班级里一个小女生,张阳甚至怀疑表弟在自己和妈妈面前那副
小孩子的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但是看着表弟一脸稚嫩的表情,又觉得是自己想
的太多了,吃完饭以后妈妈就站在厨房开始收拾碗筷,洗着碗。

  张阳则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看着电视,表弟则继续站到妈妈身后,然后拿出
上午的水枪朝着妈妈的丝袜大腿滋溜一声,就射了一管子水枪

  「小宝干嘛呀?跟你说了不要乱射水枪。。。你怎么又把手枪拿出来了。。。
赶紧放回去。。。你看你又把大姨的丝袜给弄湿了。。。大姨今天是第2次换丝
袜了。。。你呀。。。你真是的。。。快点把水枪放回去。。。太淘气了。。。
好在是晚上了。。。大姨本来就要换丝袜洗澡。。。不然又得重新穿上一条」

  「知道了姨妈,跟你开玩笑呢,刚才我拿在手里不小心射出去了」

  「张阳你也是的,你这水枪不玩了就给它扔掉吗?干嘛放在那里小虎拿来乱
射,明天你就把水枪给我扔了去」

  「妈妈你怎么骂起我来了呀。。。是小虎拿着水枪射你的。。。又不是我射
的」

  「怎么了,妈妈说说你就不许吗?明天去把水枪扔掉,别再让小虎拿来乱射
了」

  妈妈说完就走到浴室门口,脱下腿上的两双长筒丝袜就扔进了洗衣机,小虎
站在一旁看着妈妈脱丝袜的动作,只见妈妈把长筒丝袜慢慢的褪到膝盖处,然后
再用手指攥住脚尖的一左丝袜轻轻一拉,脱下长筒丝袜扔进了洗衣机。

  张阳也懒得再跟妈妈辩解,他一把抢过小虎的水枪就丢到了沙发下面,然后
就回卧室继续写暑假作业了,他都懒得搭理表弟。

  张阳进去后,小虎则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着动画片,过了一会儿,张阳作业写
完了,想出来跟表弟一起看动画片,心想刚才对表弟这么凶也是有点不妥,毕竟
表弟还是个小孩子,当他走出卧室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张阳惊呆了。

  只见表弟居然拿着妈妈刚刚换下来的长筒丝袜,拿在手上不停的把玩着,还
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还把丝袜拉成条不停的甩来甩去,接着又把手放进丝袜桶里
撑开,仔细端详丝袜上的纹路和纹理。

  接着表弟居然拿着妈妈的丝袜放在了自己的裆部,不停的摩擦着,表弟拿着
妈妈的肉色丝袜不停的摩擦自己的裆部,摩擦了一会儿,接着又双手撑开丝袜冻,
想把自己的头塞进去,但是丝袜筒实在是太小了,装不下表弟的脑袋,于是他就
把丝袜捋平被捋成平整的丝袜薄如蝉翼,表弟双手拿着丝袜,紧紧的贴在自己的
鼻子上,大口的吮吸上面妈妈的体香和味道。

  这一幕被张阳看得清清楚楚,张阳看得也是一头雾水,表弟小小年纪拿着大
人换下来的脏丝袜是在玩什么呢?张阳心思比较单纯,在班级里也是三好学生,
所以面对这种景象并没有往其他什么方面去想,接着表弟把自己的整只手臂都伸
进了丝袜里把丝袜像戴手套一样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凑到自己的鼻子上,继
续的闻来闻去闻个不停,仿佛这双丝袜有多么香气扑鼻,但实际上像这样的大夏
天这样的丝袜上只会有妈妈的汗味最多加上一点肥皂沐浴露的香味

  看到这一幕,张阳一头雾水,不知道表弟在干什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奇异
的行为?他脚步上前大声对表弟呵斥道

  「小虎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把我妈妈的丝袜拿来玩来玩去的,你想干什么呀?
换下来的丝袜有什么好玩的?这么脏」

  「表哥也没什么,我看大姨这双丝袜挺好的,刚好可以拿来捉蜻蜓和萤火虫,
你不是喜欢虫子吗?咱们就用这双丝袜去抓萤火虫,怎么样」

  「你别无聊了,赶紧把丝袜放回去,这么热的天气出去做什么萤火虫啊,热
得半死还把妈妈的丝袜放回去,不然我妈妈等下出来还以为丝袜被我拿了呢,快
点放回去,多大个人了,还玩大人的袜子,脏不脏呀」

  「好的好的,表哥,我这就放回去,你别生气哈,我这就放回去」

  受了张阳的呵斥,表弟依依不舍的拿着这双丝袜扔回了洗衣机里,然后就坐
到沙发上跟张阳一起看电视了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张阳每天忍受着表弟的吵闹和表弟各种奇葩怪异
的行为,唯一值得宽慰的是张阳可以每天在家里看着妈妈穿着丝袜在自己面前走
来走去。

  明天是张阳学校里面安排的夏立营,两天三晚,去郊区的一个山上野营

  「妈妈,明天我去夏令营了你跟小虎两个人在家啊可够你辛苦的了,小虎太
闹了,我都受不了了,刚好出去躲几天」

  「你这样的心态不对呀,张阳小虎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弟,两个人多熟悉熟悉,
多磨合磨合,以后长大了还得走动呢」

  「走动什么呀走动,我巴不得他早点走人,一天到晚这么闹腾,烦都烦死了」

  「行了行了,你就别抱怨了,小虎又不是在这里住一辈子,人家过几天就走
了,明天去夏令营好好玩,妈妈给你500块钱」

  说着妈妈就从支付宝里给张阳转了500块钱。

  张阳下午准备了一下去露营需要的物品。

  第2天一大早就准备出门了,学校的大巴已经在门口等候

  「妈妈,我先去了,你一个人在家记得多管教管教那个小虎,真是太不像话
了行了行了」

  「我知道了,你也没比小虎省心多少。。。夏令营的时候跟同学好好相处,
听老师的话,河边不要去,注意安全」

  「知道了妈妈我会注意的,总共也才三天,你就别担心了」

  「钱不够用跟妈妈说,妈妈支付宝给你转过去」

  「知道了妈妈,妈妈再见,小虎,你在家里也乖乖听我妈妈的话,别又蹦又
跳的,还有别碰我的电脑和那些模型,不然我回来跟你没完」

  「知道了表哥,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大姨的」

  小虎站在门口招手跟张阳告别,小虎满脸的微笑,张阳看着小和妈妈,张阳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从小虎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好像小虎
在打的什么坏主意。

  妈妈今天穿了一身米色的连衣裙,裙子刚好到膝盖,腿上穿了一双灰色的丝
袜,薄薄的丝袜包裹着妈妈丰腴多肉的双腿,看起来还是那么亭亭玉立,充满成
熟的韵味,妈妈没有穿拖鞋,踩在地板上的脚丫子上涂了香槟色的指甲油,小虎
拽着妈妈的手继续跟张阳挥手告别,妈妈的笑容满脸慈祥,而表弟的笑容越看越
让人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甚至可以说是邪淫。

  张阳上午出发,中午就到了夏令营的地点。

  张阳跟同学们一起搭着帐篷做着饭,玩的倒是挺开心的,张阳性格比较好,
跟同学相处也比较融洽,同学们一起能坐在一起生火做饭,做着各种野炊的食物,
虽然并不怎么好吃,张阳也觉得挺开心的,至少可以暂时离开那个让人讨厌的表
弟,这几天跟表弟待在一起,张阳的脑子都快被小弟吵爆了。

  同学们吃完饭以后就陆续的回帐篷里休息了,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张阳躺在
帐篷里,脑袋露在外面,看着满天的星空,他突然想起了妈妈,想起了妈妈早上
微笑着跟他挥手道别的样子,张阳突然有点恋家起来,他想给妈妈打个电话。

  于是张阳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过去,音乐嘟嘟想了好久妈妈才
接电话,张阳听到妈妈的声音仿佛有点气喘吁吁,嘴里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仿
佛含着什么东西

  「 张阳。。。唔唔。。夏令营怎么样。。。唔唔。。。玩的开心吗。。。
咯咯。。。晚饭吃了没有。。。咯咯。。。吃的什么东西啊」

  「晚饭吃过了妈妈,同学们一起做的饭菜,还挺不错的,妈妈你嘴里含着什
么东西啊?你在吃东西吗?声音怎么听不清楚啊」

  「哦。。。咯咯。。。妈妈没事。。。嘘嘘。。。家里一切正常。。。嘘嘘。。
。刚才小虎说请妈妈吃棒冰。。。唔唔。。。妈妈在吃冰棒呢。。。嘘嘘嘘」

  「是吗?小虎有这么好心的请你吃冰棒?看来经过妈妈的教育小虎还真是学
乖了呢」

  「是啊。。。咯咯。。。你不在的时候小虎都挺乖的。。。咯咯。。。小虎
是个好孩子。。。嘘嘘。。。就是年纪还小。。。嘘嘘。。。你回来以后跟他好
好相处。。。嘘嘘。。。先这样。。。嘘嘘。。。妈妈要挂电话了。。。唔唔。。。
妈妈手头还有事情呢」

  妈妈说完全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妈妈刚才说话的声音含含糊糊,支支吾吾
的听得非常不清楚,而且好像妈妈呼吸也有些急促,不停地喘着粗气,张阳有点
疑惑不解,妈妈平时对自己说话向来都是字字珠玑,义正言辞,今天怎么这么含
糊?还有小虎怎么会这么好心请妈妈吃棒冰啊?可能是小虎经过妈妈的教育性格
确实有所好转吧

  张阳第二天起了个一大早,山上的风景非常的优美,满山云雾环绕,崇山峻
岭穿梭在云雾之间,张阳看到这般美景,忍不住想给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妈妈这
里有多漂亮,下回自己家里出来远足也可以来这里玩,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从
来没有机会一家人出来游玩过,这个地方刚好可以去,路途也是不远不近刚刚好。

  张阳想着就给妈妈拨通了电话,电话还是响了好几声才接,往常妈妈电话打
起来马上就接,妈妈做事向来干脆利落雷厉风行,很少会等这么久才接电话

  「喂。。。妈妈呀,我是张阳,这里风景好漂亮啊。。。我在小罗山呢。。。
下回我们一家人可以来这里玩」

  「是吗。。。啊。。。。那真的太好了。。。嗯哼。。。你玩的开心点张阳」

  「妈妈你怎么了呀?怎么喘气喘得这么厉害,有什么事情吗?小虎在干什么
呀?有没有动我的模型和电脑呀」

  「没有。。。嗯哼。。。小虎乖乖的在妈妈后面玩呢。。。嗯哼。。。他都
好。。。嗯哼。。。没什么问题。。。啊。。。挺好的。。。啊。。。你在山上
注意安全。。。啊。。。妈妈还有事情。。。嗯哼。。。妈妈要去买菜呢。。。
啊。。。妈妈先挂了」

  「等一下妈妈,先别挂,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喘气喘的这么厉害呀?人
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让小虎陪你一起去看医生吧」

  「没有。。。嗯哼。。。妈妈没事。。。嗯哼。。。可能昨天空调开太大了。。
。嗯哼。。。今天有点感冒。。。噢。。。妈妈没事先这样。。。嗯哼。。。妈
妈先挂了」

  妈妈再次砰的一声挂断电话,张阳拿着电话被妈妈说的一头雾水,妈妈是不
是身体不舒服呀?而且还说小虎乖乖的没有闹事儿,我怎么就不相信呢?向小虎
那样的性格,自己在他都会大吵那闹翻动自己的东西,这回自己不在,小虎怎么
会这么安分的待着呢?

  张阳思索了片刻,再次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于是跟同学们开心的游玩起来,
不再多想。

  三天后张阳回到家中,一推门看到妈妈正在厨房做着饭,妈妈上身穿了一件
紧身的浅蓝色毛衣,紧身的毛衣包裹着妈妈丰满的身体,这件毛衣还是低胸的,
透过毛衣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的乳沟,两只硕大的乳房就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跳来
跳去,而表弟小虎此时则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电视,没有吵也没有闹。

  「张阳回来了呀,妈妈在给你做饭呢,今天做的都是你爱吃的,怎么样?夏
令营玩得还开心吧」

  「挺好的妈妈,玩得挺开心的」

  张阳正想上前去帮妈妈把菜端出来,就在张阳走到妈妈背后的时候,张阳清
楚的看到妈妈的肉色丝袜上居然布满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破洞,张阳看着妈妈薄
如蝉翼的超薄透明丝袜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破洞,透过破洞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结
实的小腿和雪白的肌肤。

  张阳非常的疑惑,为什么妈妈会穿着这样一双破丝袜做饭。

  「妈妈你腿上的丝袜怎么破成这样了?上面全是洞」

  「哦。。。是吗。。。哦。。。妈妈没注意。。。。可能是昨天去买菜的时
候有几只狗突然窜出来吓了我一跳。。。我立马站进旁边的树丛里。。。被树丛
给刮坏了吧」

  「是吗妈妈,你也真是不小心,以后有狗冲你叫你不要害怕,它们不会咬的
好的」

  「妈妈知道了。。。那什么。。。你先吃饭吧。。。快坐下来吃饭。。。饿
了吧」

  妈妈张阳和表弟三个人坐在餐桌前兴高采烈的吃着饭,边吃边聊,表弟仿佛
比平时还要安静,笑眯眯的看着表哥张阳和大姨。

  妈妈对小虎的态度也变得比以前更加温柔起来,原先在妈妈心底还是稍微有
些看不起这位从乡下来的亲戚,虽然表面笑眯眯的,但是言语中时不时的会带一
些指责和白眼,但现在妈妈对这位表弟却是倍加的温柔呵护,时不时的往他碗里
夹菜。

  张阳吃完饭以后脱下身上的校服,想去浴室里洗个澡,在这样的盛夏出去远
足让张阳出了一身的臭汗。

  就在张阳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张阳看到洗衣机里有一双款式别致,特别不一
样的丝袜。

  张阳好奇,就上前拿起了这双丝袜仔细端详起来,张阳看了看,这居然是一
双灰色的长筒蕾丝吊带丝袜,丝袜非常的薄,非常的透,这双丝袜不正是自己去
远足那天妈妈穿的灰色丝袜吗?原来妈妈那天穿的是这样的蕾丝长筒吊带丝袜,
不是连裤袜,张阳一直以为妈妈那天穿的是连裤袜,想不到居然是这么一双性感
妖艳的吊带丝袜。

  丝袜非常的薄透,精致的蕾丝边上还连着4根吊袜带,一直连到腰间的一圈
蕾丝边,张阳闭上眼睛甚至都能想象到妈妈雪白丰满的屁股和大腿穿上这一双超
薄的蕾丝长筒丝袜会有多性感,张阳只是奇怪,为什么妈妈要在家里转这样的丝
袜呢?这种丝袜一般是爸爸回来,妈妈跟爸爸行房事的时候增加情趣的时候才会
穿的,张阳几乎没有见过妈妈穿这双丝袜。

  张阳越想越奇怪,为什么妈妈要在家里面穿这样的情趣丝袜?是给谁看的呢?
去买菜的话穿这样的丝袜在裙子里面也看不到,而且天气这么热,这样的蕾丝吊
带别在腰间也非常的不舒服吧,张阳百思不得其解,思索着把丝袜放回了洗衣机。

  张阳洗完澡以后出了浴室,大热天洗完澡以后感觉非常舒服,张阳就在客厅
对着电风扇吹风,只见妈妈此时也进了浴室,平时妈妈从来不会避讳张阳,一般
在进浴室之前就会当着张阳的面脱下身上的裙子和丝袜,可这次妈妈却特地进了
浴室换衣服,张阳感到有些奇怪,鬼使神差般的跟在妈妈后面,张阳看到妈妈浴
室的门没有关严,于是凑在门缝旁边偷偷的望里张望。

  张阳看着妈妈脱下了身上那件花色的裙子扔在了水桶里,就在妈妈脱下裙子
以后,张阳大吃一惊,眼前的一幕让张阳不敢相信。

  只见妈妈不光腿上的丝袜上有破洞,妈妈屁股上的丝袜也被撕开了一个大大
的破洞,妈妈雪白的大屁股整个露在外面,妈妈双手把丝袜一退,顺着自己的大
屁股就把这双破烂不堪的丝袜脱了下来,妈妈说自己是因为被狗追跑进树丛被树
刮坏的,可是为什么屁股上也有这么大一个洞啊?这丝袜的洞非常大,妈妈整个
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看这形状明显是被人用手撕开的,张阳此时感觉五雷轰
顶,不敢想象眼前看到的一切,只见妈妈大腿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比妈妈小
腿上的破洞还要夸张,肉色的丝袜几乎被撕扯的体无完肤,没有一寸完整的地方。

  丝袜上又是破洞又是拉丝,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跑进草丛里被树木刮坏的,
张阳不禁怀疑到了自己表弟身上,但是想了想自己表弟明明才13岁,无论如何也
不可能会对妈妈做什么呀,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张阳抓耳挠腮怎么想都想不通,
难道是妈妈在外面有了情人?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妈妈独守空房多年,就算有
个情人也不是太奇怪

  妈妈洗完澡出了浴室,只见妈妈满脸通红,眼神妩媚,满脸春风得意的样子,
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只见妈妈到衣柜里又重新取出一包还没开封的丝
袜。

  妈妈打开这双丝袜,是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妈妈把这双超薄的透明连裤丝
袜从自己浑圆的小腿上穿了进去,然后再拉到自己多肉丰腴的大腿,最后包在了
自己雪白高跷的屁股上,这双丝袜特别的薄透,丝袜边紧紧的勒在妈妈带有些许
赘肉的腰间,看着性感无比。

  张阳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么热的盛夏,妈妈为什么要在洗完澡以后还穿上
一双丝袜呢?难道不怕热的慌吗?妈妈穿上这双丝袜以后又在外面穿了一身蕾丝
的吊带睡衣,超薄的黑色丝袜配上这件粉色的丝绸睡衣显得非常的性感,宽松的
丝绸睡衣贴在妈妈说大的屁股上,看的张阳血脉奔张,心蹦蹦直跳,张阳咕嘟一
声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更加疑惑了,妈妈在家里穿成这样到底是给谁看的?

  张阳装作若无其事的进了卧室,玩起了电脑,而妈妈则坐在了沙发上,坐在
了表弟的旁边陪表弟一起看起了电视,妈妈脚上穿了一双居家的拖鞋,拖鞋挂在
妈妈的丝袜脚趾上不停的晃来晃去,妈妈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频道,表弟则慢
慢的开始移动身子,往妈妈这边慢慢的靠近,最后离妈妈只有不到一巴掌的距离。

  张阳走出卧室,看到表弟跟妈妈挨的这么近,而妈妈好像丝毫没有在意。

  满脸通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停的转悠着

  「张阳啊。。。妈妈有些胃疼。。。你去门口的药店帮妈妈买瓶胃药怎么样。。
。顺便再去超市帮妈妈买一双肉色丝袜回来。。。要超薄的那种。。。买最贵的」

  「怎么让我去呀妈妈?我夏令营刚回来,让小虎去不行吗」

  「人家是客人,怎么能让人家去呢?你就去吧,去超市买双丝袜回来,再带
瓶胃药,丝袜要肉色的哦」

  「肉色的是吧?好的好的,知道了」

  张阳极其不情愿的穿上一件T恤就出了门,路上还不停的思索,为什么妈妈
要在家里穿那双黑色的丝袜,虽然妈妈白天基本上都会穿丝袜,但是像这样的大
热天晚上都会脱掉光腿睡觉,而且刚才妈妈还跟表弟坐的这么近,难道是自己不
在的这几天妈妈跟表弟关系好起来了?看表弟你今天表现的也特别安静,没有往
常那么吵闹,看来是妈妈的教育的确是有效果。

  张阳按照妈妈的嘱咐去药店里买了一瓶专治胃疼的胃药,然后又去家附近的
超市里买了最贵的高级丝袜,是偏黄色的那种肉色丝袜。

  张阳拿着丝袜和喂药就回了家。

  张阳推门进去,看到妈妈和表弟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张阳把丝袜和胃药
递给妈妈,突然间张阳看到妈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仿佛不敢正眼看自己,眉头
有些微微地紧缩,但是嘴角却是上翘的,明显是在强力压制内心的喜悦与兴奋。

  妈妈微微皱着眉头嘴角却高高的扬起,娇艳的红唇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最
关键的是,张阳居然看到妈妈一头波浪的秀发上居然挂着一坨白花花的东西,仿
佛像牛奶却比牛奶黏稠,妈妈明明刚刚洗完澡呀,头发上这一坨东西到底是什么
呀?张阳觉得一切更加诡异了,张阳看着妈妈头发上那一小坨白色粘稠的液体越
看越觉得眼熟,这液体难道是男人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己
出去买东西。。。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妈妈怎么可能会跟男人约会,而且妈
妈从小到大给张阳的印象就是一个温婉娴熟,善良顾家的贤妻良母,怎么可能会
在自己出去买东西的短短时间做出这种事情,而且家里只有妈妈和表弟两个人。。。
莫非妈妈是跟表弟?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