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母种情录】(82~8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欢莫平
2021年11月3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3907

             第八十二章险死还生

  无神无智,无时无空,轻飘飘而又坠沉沉,空旷无垠而又逼仄难破,硕大无
朋而又微弱渺小……

  在一片奇异的虚空中,毫无知觉地游荡,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千载万年也许
弹指一瞬,一点灵光重新照亮神智……

  这是……哪里?

  我迟钝地冒出一个疑问,但无法继续思考。

  良久才浮现一个答案。

  冥界……?

  紧跟着,无数交织的记忆翻滚着、挣扎着、沸腾着、咆哮着、撕扯着……

  疼痛而又舒适,迅疾而又徐缓,我从茫茫未知境界中跌落、坠落、堕落,仿
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一万年,意识复归于灵台。

  一点点光亮涌入脑海,将黑暗的视野撕裂,将无尽的幕布扯落,外界的信息
才以五彩画幅被我感知。

  耳中有若雷霆的轰鸣渐渐平息,眼前模糊重叠的光影渐渐归一。

  映入眼帘的是泛黄木板,沾染着灰尘、攀绣着蛛网,排列横连,高悬于头顶。

  我似乎平躺于榻上,却非西厢的精致屋床,心中微微泛起疑惑,尝试调动肢
体、起身查看,却是连指头都未曾动弹便被剧痛驳回。

  四肢百骸俱是疼痛酸软,教我的意识一时迷茫,良久才回过神来,费尽了全
身力气,却只稍稍偏了偏头。

  眼角余光瞥见了满头青丝,是那般的熟悉,它们属于一个呼之欲出的人…

  …我迷茫的心灵瞬间激动:娘亲——!

  我张嘴欲唤,却无法吐出这声呼喊,尽数化为了嘶哑而又轻微的嘲哳:" 呃
——" " 霄儿!" 伏在床边的娘亲被这一丝响动惊醒,迅速起身,一双玉手捂住
樱桃小嘴,美目泪水盈流,已是喜极而泣。

  此时此刻,倾国倾城的娘亲却是从未有过的憔悴,柔顺青丝杂乱无章,冰雪
仙容上泛着苍白,以往红润的樱唇也有些干燥……

  我心中疼痛不已,眼泪不由自主滑落,张嘴欲说两句体己话,却什么也发不
出来。

  " 霄儿别急……" 娘亲似乎与我心灵相通,心领神会地出言安慰,明明自己
泪痕未止,却先以光洁手背为我抹去眼泪,温柔不已。

  我未及细细体验面上妙触,忽而感觉左手被一只香软无骨的柔荑轻轻握紧,
熟悉的冰雪元炁温和地涌入体内,细致而小心地抚慰着身躯。

  我这才感知到自己置于胸前的左手一直被娘亲攥着,这一下轻握,雪腻温暖
的手心紧紧包裹附贴上来,既满带着失而复得的惊喜,又顾忌着忧心伤势的分寸。

  冰雪元炁神效无比,如同春雨滋润干枯大地,不久我便感觉喉颈自如了一些,
心疼地开口:" 娘亲,你憔悴了……" 娘亲眼泪更凶,清流瞬间划过白玉般的容
颜,轻轻将我左手贴在她憔悴的面颊上,强忍泣意,温柔宽慰:" 没事,娘很快
就会好起来了……" 说到此处,娘亲紧紧抿住双唇,再难发一言,美目相凝,唯
有清泪顺流而下。

  我感觉手背上沾满了娘亲冰凉的泪水,想动手为她擦拭却无能为力,只能张
嘴安慰,但不知多久未进清水的喉咙也不听使唤了,只有嘶哑的声音。

  " 霄儿不急,娘给你拿水来……" 娘亲瞬间领会,轻轻将我的手放下,快速
拭去自己面上泪露,转身从背后八仙桌上拿来一碗水,小心地垫高了我的上半身,
以瓷勺舀了些许清水,喂到我嘴里。

  清水顺着喉管流入身体,我立竿见影地恢复了少许。

  我饮了几勺,便微微摇头,娘亲会意颔首,将水碗放在床边,重新抓住我的
手,细心地以元炁疗伤。

  娘亲既心疼又温柔地望着我,轻声问道:" 霄儿刚才想说什么?" 那憔悴苍
白的仙颜上泪痕仍在,但已挂上了满溢而出的温柔笑意,再说劝慰已然不合时宜,
可我已不在乎这些,只想将心意表露,遂开口道:" 娘亲,别哭了,哭起来不好
看……" 其实憔悴的泣容也不能稍减娘亲的清丽绝伦,依旧是世间无双的绝美仙
姿,但我实在心疼难受,才这般说。

  娘亲听得此言,琼鼻微缩,美目中重泛泪光,螓首轻点,温柔回应:" 娘答
应霄儿,不会再哭了……" " 嗯。" 得了这般应允,我使劲点头,却仍是力气稀
薄。

  随着体内状况不断改善,我神智也恢复得更快,渐渐有余力思考询问其他事
情了,便开口道:" 娘亲,孩儿死……昏迷多久了?" " 已有三日了。" 娘亲心
疼不已,似是回忆起了什么难堪忍受的痛楚,玉手用力了一分,将我无力的手握
紧,这才将微蹙的黛眉解开。

  我暗叹果然,娘亲武功盖世、绝艺超凡,又兼具疗伤慰体的冰雪元炁,都变
得这般憔悴,定是数日里寸步不离地守在榻前才致如此弱质纤纤、惹人生怜,只
微微念及那般场景,我便不由得心中一揪,心疼地说道:" 娘亲肯定很累了吧?

  快去休息一会儿。" 娘亲无言,螓首微摇,温柔地注视着我,仿佛再也不愿
意让我从她视野中消失,哪怕只有一瞬间。

  " 娘亲,怎能这般不爱惜自己……啊嘶——" 见娘亲如此不顾惜身,我心中
没由来冒出一股气,霎时牵动全身伤势,痛苦呻吟。

  娘亲慌了神,轻轻拍着我的胸口为我顺气,又忙不迭安抚道:" 霄儿别动气,
娘这就去休息。" 话虽如此,但她仍未放开我的手,冰雪元炁也在马不停蹄地滋
润我经脉。

  " 娘亲若还不去休息,霄儿就一直生气。" 随着娘亲的滋润与顺气,我才淡
去疼痛,却仍是气哼哼地威胁,没办法,娘亲太过执着,只能出此下策。

  " 好好好,娘这就去。" 动气牵引体内伤势,娘亲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只能
轻轻抿了抿略显干涩的樱唇,玉手几经张开、握拢才终于放开。

  娘亲不再坚持,起身款款,虚掩上了正堂的两扇大门,走到东厢的房门,一
只莲足踏入了东厢居室,又恋恋不舍地回望一眼,这才彻底入了屋内。

  以往眷恋惧孤,总想着与娘亲形影不离、相处,但此时此刻我将娘亲从身旁
赶走,竟松了一口气,放心地闭上双眼。

  我的病榻放在正堂,身下垫着柔软舒适的棉褥,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此时
躯体未复,倒有些沉重。

  大门虚掩,堂内昏暗,方才动气之下,心神也有损耗,无尽黑暗中一股睡意
袭来,但这回我很清楚,醒来了依旧能够见到娘亲,便未做抵抗安然睡去。

  卧榻三日的躯体并未沉溺休眠,没过多久,我便醒了过来。

  还未睁开眼,就感到了娘亲滑嫩的玉手与我轻握,冰雪元炁如同滴滴涓流渗
入体内,并未将我惊醒,也无一丝不适,恍若润物细无声的春雨。

  娘亲端坐在床前,但堂内昏晕,我目视不清,因此轻声说了句:" 娘亲,孩
儿看不清。" " 嗯。" 娘亲微微颔首,关切嘱咐道," 霄儿将眼睛闭上。" 我听
话地点头,闭上眼睛。

  娘亲并未起身离开,只听拂袖的风声响起," 吱呀——" ,大门缓缓敞开,
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

  光亮拍击着眼皮,我缓缓睁开眼睛,右手微遮,两个呼吸后适应了光芒,才
看清此时的情形。

  娘亲坐在床边矮凳上,已然恢复了神采,身穿素雅白袍,端坐正经,再不能
从仙容上找到一丝憔悴之色,青丝黛眉整整齐齐,美目樱唇水水润润,一如既往
地光彩照人、倾城倾国。

  她满眼都是险死还生的儿子,那欣喜、温柔、珍惜、关切根本遮掩不住,让
我极为心安与舒怡,静静地享受着母子温馨。?

             第八十三章鸾凤之约

  娘亲的绝世仙姿与温柔母爱毫无相违,反而更让二者同时增添了几分珍贵—
—就比如我十余年里经常得以观赏清冷绝丽的仙姿,却又无法享受温柔宠慈的母
爱,眼前比百花齐放更为动人的笑靥在数月以前无异于天方夜谭。

  与业师的生死搏杀、受羽玄魔君的暗算偷袭,也许是天可怜见,让我险死还
生、再世为人,经此差点阴阳两隔的一遭变故,我对许多事情也能淡然处之了。

  我可以冷静回想面对业师、羽玄魔君的生死经历,却有一个不得不确认的疑
窦。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不再遮遮掩掩、畏畏缩缩,直
截了当地问道:" 那日孩儿自忖必死,当遗言交代的那些话,娘亲听见了吗?"
娘亲神色攸然复杂,迟疑了一瞬,螓首轻点:" 嗯,娘听见了。" " 那娘亲当时
是如何回答的?" 虽然彼时意识模糊未能听清,但我肯定娘亲是作了回应的,就
在" 回光返照" 的最后时限里。

  娘亲长叹一口气:" 霄儿,这几日里,娘将此事翻来覆去细细琢磨,心中已
有了答案,但在告诉你之前,娘要先问你一个问题。" " 嗯,娘亲问吧。" 我心
中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但并不畏惧,毅然点头,让娘亲直言不讳。

  " 霄儿,如果娘把答案告诉你,你会自寻短见吗?" 娘亲妙目半阖,满面忧
愁,似乎很在意我这个回答。

  听到这儿,我心下黯然,已有了猜测:当时我命悬一线、生死难测,将肺腑
之言尽数吐出,娘亲心乱如麻之下确实点头同意过——这点我是记忆犹新的——
但那只是顺着我的意思回应,以作临终抚慰。

  而这几日我从鬼门关撤回了一只脚,娘亲思前想后,应该还是无法接受母子
之间禁忌情感、悖逆伦常,但又害怕我以死相逼,故而有此一问。

  虽然并非我渴望的答案,但却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微微思索一会儿,给出
了回答:" 娘亲放心,哪怕听了你的答案,孩儿也不会自寻短见的。" " 为何?

  " 我轻叹一声,不忍道:" 这几日,娘亲在孩儿病榻前寸步不离,形容憔悴、
弱质衰怜,孩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又怎么忍心再让娘亲痛苦一回呢?因此无
论娘亲的答案是怎样的,孩儿都会坦然接受,绝不会以死相逼。" 这确实是我的
肺腑之言,但并不代表我会就此放弃追求,而是来日方长,只要与娘亲形影不离,
我便能再觅良机,直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娘亲松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霄儿,现下你已安然无事,当时你所说的乃
是来生之事,而此生你终究是娘的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 娘亲
停顿一下,美目担忧地向我瞥来。

  虽然我早有预料,但心中仍是微微泛起痛楚,却并未久驻,因此我很快坚强
点头,示意娘亲直言。

  娘亲这才继续道:" 所以,霄儿,这辈子你都是娘的儿子,但亦可做娘的夫
君。" " 是,孩儿明……娘亲,你说什么?!" 这前后截然不同的话语,表达的
意思大相径庭,令我惊愕万分,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瞠目结舌地向娘亲确
认。

  仙容绽开绝美的笑颜,娘亲宠溺地重复着爱语:" 娘说,何须等到来世,我
们今生便可既做母子也做夫妻……" " 真的?!孩儿、孩儿不是……在做梦吧?!

  " 巨大的惊喜攫取了我的心神,仍旧不敢相信,失声相问,喉咙却仿佛堵了
一块坚石,说得结结巴巴、磕磕绊绊,。

  " 傻霄儿,还要娘再说一遍么?" 娘亲轻嗔一句,便以光滑玉手擦拭了我面
颊上的眼泪,我这才发现自己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我享受仙子爱怜的抚摸,回荡着那柔情百转的话语,哽咽着问道:" 娘亲
……为、为什么?" 娘亲美目相凝,温柔细语,深情如海:" 因为霄儿是娘最重
要的人,娘不想再离开霄儿半步,更不想再失去霄儿。" " 那要是别人……" 事
到临头,竟是我自己率先犹豫,思考起世俗的阻力——只因我对娘亲深爱已极,
不愿让外人稍加非议,哪怕是我们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先。

  " 咱们母子的事情,与旁人何干?" 娘亲从未与我分离的玉手轻轻握紧半分,
温柔一笑、慈爱尽展,却又风轻云淡、不以为意。

  没错,这就是娘亲,为了我,她可以对抗全世界;为了我,她也可以不顾世
上所有人的看法。

  " 呜呜……娘亲……" 得偿所愿来得如此猝不及防,我固然欣喜万分,却不
知为何喜极而泣,一时泣不成声,呜咽个不停。

  娘亲将我的手贴在自己温润如玉的面颊上,温柔地摩挲,美目弯得跟月牙儿
似的,宠溺哄道:" 好啦,别哭个不停啦,一点都不像娘的小夫君~"这声爱称叫
得我骨酥肉麻,便是立刻逝世也再无遗憾,但那得偿所愿的喜极而泣却让眼泪来
得更加凶猛。

  我的手背贴着娘亲仙容玉面,仿佛触碰到光滑凝脂,吹弹可破,传来连绵不
绝的、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绝妙触感。

  听了娘亲的宠溺调侃,我勉强压抑了哽咽,但仍旧是一抽一抽的:" 娘亲,
孩儿、孩儿实在是……太高兴了。" " 嗯,娘知道。" 娘亲螓首轻点,娇靥仍旧
紧贴我的手背,又宠溺又关切," 只是眼下霄儿身受重伤,需要静养,不可太过
激动。" " 嗯嗯……" 我重重点头,竭力深呼吸,勉强压住乱跳的心脏,才恍然
发现自己哭得鼻涕都快流出来了。

  轻轻抽了一下手,娘亲心领神会、顺势放开,我才得以收拾了脸上到处乱窜
的泪痕。

  倒非不愿享受那销魂的触感,只是这副哭相肯定难看,我不想在娘亲面前失
仪。

  但收拾完毕之后,却又不好意思再主动去蹭娘亲的脸颊了,只好看着娘亲傻
笑。

  眼前仙姿清丽、旷古绝今的女子,曾经高不可攀、冰清玉洁的倾城仙子,十
余年里恪守古礼、严防死守的母亲,现下与我定下了鸾凤之约、鸳鸯之契,即使
不能与外人说道,但已是我名正言顺、重逾日月的妻子。

  " 笑什么呢?嘴都咧到后脑勺了。" 娘亲双指捏住我的嘴角,美目促狭,浅
怒娇嗔,竟比春日桃李更加活色生香。

  我丝毫不觉疼痛,反而有种被温柔爱抚的感觉,痴痴道:" 在看我的妻子、
夫人、娘子、内人……" " 好啦好啦,一股脑说那么干嘛。" 娘亲并未打断,笑
吟吟地静静待我说完,玉面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 你要看便看,只是别想
那些坏事,无益于身体复原。" " 是,娘亲。" 我脱口而出,心中立马一阵懊恼,
怎么又叫上娘亲了,但转念思索,那几个称呼都没有娘亲来得顺口,也就不再纠
结,顺其自然。

  " 娘要为你治伤了,保持心境平和。" 娘亲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细节,
一双柔荑将我的手握住,闭目凝神,细致地为我调理体内的伤势。

  我望着娘亲无垢无瑕、精巧绝美的仙子容貌,心中盛满安宁,全然没有什么
肮脏的想法,甚至总觉得自己是活在了一个醒不过来的美梦中,却又不争气地想
到,哪怕真是摄魂夺魄的美梦,我也甘之如饴、自甘堕落。

  此时此刻,专心致志为我疗伤的娘亲仙颜不自觉地流出一丝清冷,但得了鸳
盟的我不再如以往那般心惊胆战,反而从中读出了失而复得的欣喜,更能体会到
母子连心的温馨。

  望着娘亲那熟悉到习以为常、但每次见到仍会惊为天人的面容,我无法自控
地沉溺其中,却没什么邪念,满心安详宁静。

  " 好了,今日到此为止,再多有损于身体。" 过了半晌,娘亲缓缓收回元炁,
睁开美目,见我一副痴迷的神色,问道:" 霄儿?怎么又看傻了?" 我回过神来,
嗫嚅道:" 娘亲,能不能再管孩儿叫一声……那个啊?" 娘亲似是有些不解,螓
首轻歪,娇态横生:" 怎么了?" " 孩儿、孩儿感觉有些不真实……像是在做梦
……" 我吞吞吐吐、左顾右盼地道出缘由。

  " 好呀,连娘的话都不信了?" 娘亲娇笑微嗔,捏住我的鼻子轻摇," 还是
说坏霄儿变着法地来取笑娘啊?嗯?娘的小夫君~"娘亲俯身在耳边温柔甜糯地唤
出了爱称,那香风吹得我寒毛乍立,浑身酥麻,一颗心脏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身体比受了绝世高手倾力一掌更加不听使唤,直接便要化作一滩软泥。

  " 好啦,娘去请胡大姐给你煮些吃食,霄儿先休息一会儿吧。" 我还沉浸在
方才的销魂爱语中,血气翻涌、头脑发热,听到这句话才回神,娘亲已经香踪杳
然了。

  我心中划过一点怅然若失,但也确定此事并非黄粱一梦。

  娘亲此刻风情万种展露无遗,与葳蕤谷中冷若冰霜判若两人,但这并非是我
沉沦于臆想的佐证,反而是处于真实世界的如山铁证:娘亲从来就是这般,一旦
有了决断便雷厉风行、一以贯之,旁人根本无法让她回心转意——正如两次拯救
洛乘云,也许她并未料到会与我势成水火,但即便事态难以扭转之时,她也未曾
后悔过自己的决定——如今亦是这般,既已认定了彼此比翼双飞之好事,便再不
顾忌世俗伦理、再不冷面霜心。?

             第八十四章互诉衷肠

  《道德经》有言:"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 经过云隐寺的波折,
娘亲终于接受我的真心,情愿与我双宿双飞,这比任何事都让我高兴、快乐,直
到现在我还沉浸在娘亲的依侬软语,心中既畅快又幸福,连门外炽烈阳光转移都
不曾注意到。

  直到娘亲与胡大嫂一起进了正堂,我才惊醒过来,敛去傻笑。

  胡大嫂将放着两个瓷碗的托盘放在桌上,眉开眼笑道:" 柳兄弟,你终于醒
啦,不然仙子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朴实农妇的诚恳话语中欣喜显而易见,但
我却注意到她对于娘亲的表述,那些似是由衷高兴之下的无心之言,却透露了娘
亲曾经何等的脆弱纤质。

  虽然我猜中了娘亲于床前寸步不离,但仍未料到她已然憔悴到连外人都担忧
的地步。

  " 劳烦大嫂挂念了。" 我先是感谢她,而后向娘亲投去一个歉疚又心疼的目
光。

  娘亲此时端着一碗粥饭,拢袍坐在床边,轻笑摇头,示意无妨。

  我顺势挪了挪上半身,娘亲舀起一勺稠粥,用樱桃小嘴吹了吹,小心地喂到
我的口中。

  这是一碗咸粥,里头熬煮了细细的肉末,入口即化,更仿佛融进了娘亲细腻
的关切与爱护,很快便感觉身体有劲了不少。

  娘亲一边细心喂粥,一边招呼胡大嫂道:" 胡大姐,麻烦你给霄儿熬粥了,
你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吧,顺便把霄儿醒过来的好消息告诉你当家的。" " 啊,
仙子说的是,我得赶紧告诉当家的,那我先回去了。" 胡大嫂似是有些冒失,一
拍脑袋恍然大悟,忙不迭地告别。

  " 胡大嫂(姐)慢走。" 我与娘亲齐齐向她道别,胡大嫂喜不自胜地出了正
堂,听脚步声竟是小跑离去,似是急着回家报喜。

  眼见胡大嫂走时情态由衷欣喜,我心头也有些宽慰——他们夫妇虽与羽玄魔
君有所牵连,但彼此的情谊却是做不得假,况且那暗算偷袭也与他们毫无关系,
俱是那魔君一人所为。

  回过神来,我又注意到娘亲对胡大嫂的称呼,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娘亲,
我管胡大壮叫大哥,似乎让你很难做啊。" 娘亲捂嘴一笑,美目微白,浅嗔道:
" 霄儿才会意过来啊,他们俩比我都大,却被你叫得生生矮了一辈。" 胡大壮与
他媳妇少说也是四十出头了,而娘亲芳龄恰恰三十六岁,本应算作同一辈的,我
一句大哥就让辈分乱了,好在他们夫妻二人并不在意,娘亲也应对得当。

  我挠挠头,忽然又嘿嘿笑道:" 娘亲,要说辈分乱,哪比得上我们,又是娘
亲又是妻子的……" " 没大没小,喝粥!" 娘亲在我头上轻轻敲了一记,娇斥未
毕已将手中瓷勺递来。

  我讪讪地吐了吐舌头,张嘴吃了一口,才感觉到不对劲:" 娘亲,那碗是胡
大嫂给你盛的吧,你也吃啊。" 娘亲温柔一笑,螓首轻摇,又舀起一勺粥饭递来:
" 没事,娘待会儿吃。" " 不行,娘亲不吃,我也不吃。"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
几日我在鬼门关徘徊,娘亲寸步不离地照看于我,定然少食微饮,又要耗费元炁
为我疗伤续命,便是绝世高手恐也经不起这般消耗。

  思及此处,我将头一撇,故意做出气鼓鼓的模样,娘亲又气又笑道:" 那霄
儿怎么办?" " 我自己来就是了。" 经过一下午的修养,轻微动作已经没有太大
的问题,我从娘亲手里接过粥碗,并不沉重,试着吃了一口,她才放心地起身端
起另一碗,坐回我床前。

  我与娘亲相视一笑,母子同心,各自食用起粥饭来。

  " 娘亲,对不起,孩儿不该让你担心好几天。" 吃了几口,回想起胡大嫂的
话,我心疼万分,不由道歉。

  " 霄儿身不由己,娘怎会怪你呢?" 娘亲螓首轻摇,温柔开解道," 虽然这
几日娘担惊受怕、后悔万分,但回想那日险情,若是娘先受了羽玄魔君一掌,他
穷追猛打,我们母子二人都难逃性命;而霄儿以碧落黄泉代娘受了一掌,娘毫发
无损,羽玄魔君不敢轻举妄动,而娘又身具冰雪元炁,恰可救回霄儿性命,今日
母子二人才能存活于世——虽然娘很不愿意这么说,但霄儿当时确实是做了唯一
正确的选择,只是以后不许这样犯傻了!" 说到最后,娘亲仙颜凝重,神色肃穆,
郑重叮嘱。

  " 嗯。" 我重重点头应声,但是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哪怕魔君重袭或者
将来再有此事,我仍会义无反顾地为娘亲挡下。

  " 对了,娘亲,方才你明明都决定与孩儿共度余生了,为何还要那般相问?

  " 本来我是猜测娘亲仍是无法接受,所以才那样问,但此时得知了娘亲的选
择,那番说辞就有些于理不合了。

  娘亲将粥碗置于腿上,莞尔一笑:" 自然是想看看霄儿的心意了。" 我小心
翼翼地问道:" 那……孩儿如果回答……会以死相逼呢?" 娘亲美目半阖,云淡
风轻地说道:" 那便说明霄儿只在意这副皮囊,虽然娘最终也会以肉体慰藉霄儿
的欲望,但真心永远不会敞开,而且会比葳蕤谷中更加冰冷彻骨。" 闻得此言,
我心中一阵后怕,同时也庆幸自己并非觊觎娘亲的皮囊,而是真心挚爱,让我无
形中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得到如同行尸走肉的娘亲,不会让我有得偿所愿的满足与欣喜,虽然我无比
确信娘亲绝妙的胴体可以勾起无尽的欲望,但我所希冀的是与娘亲心意相通、鱼
水相融,而不仅止于肉欲之欢。

  没过多久,碗里的粥饭就见底了,娘亲将其接过,放回桌上。

  母子二人并不多言,互相凝望,那珍视的神情与笑意,让彼此静静地享受宁
静的温馨。

  暮光渐渐洒进堂中,娘亲的青丝白袍也染上了一丝橙芒,恍若披着薄薄的霞
纱。

  我回想起出谷月余,与娘亲波澜壮阔的经历,几经周折终于成功踏进了娘亲
的芳心,胸口暖洋洋的,开口问道:" 娘亲,能不能抱一下孩儿?" 娘亲果断摇
头:" 不行。" " 啊,为何?" 我瞬间垮了脸色,失去了历经生死大劫的冷静,
似乎感觉受到了欺骗,十分委屈。

  娘亲耐心解释道:" 娘不是说过了吗?霄儿现在需要静养,喜怒哀乐都不利
于康复。" " 可是……就抱一下嘛。" 我委屈地撇着嘴,有些不依不饶。

  " 不行就是不行,身体要紧。" 娘亲并未退让半分,而后莞尔一笑,促狭道,
" 瞧你,嘴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 哼!" 我双手环抱,一扭身子,装作不想
理人的样子。

  " 生气啦?" 一阵淡雅香风袭来,没想到娘亲已经挪上床来,仙躯挨近半分,
以玉指拨弄着我的嘴唇,教我一下子破功,噗嗤笑出声来,只能撒娇不依:" 娘
亲~"娘亲温柔哄道:" 霄儿不生气了,实在是现下身体要紧,怕你难以自持,生
了不合时宜之念,影响伤势——待身体好了,亲亲抱抱,尽随你意。" " 这可是
娘亲说的啊。" 得了这般承诺,我心中极为欢喜,却装作勉为其难。

  " 都快憋不住了,还装镇定~"娘亲玉指在我脸颊划了一下,揶揄调侃," 还
说没想坏事,羞羞脸~"我本来只想要一个简单的拥抱便心满意足,但此刻得了娘
亲的承诺高兴万分也是事实,一时无法辩解,脸颊发烫,只能像个小孩似的撒娇:
" 娘亲都答应孩儿了,可不能抵赖!" " 好好好,小祖宗~ 娘先欠着霄儿,成不
成?" " 嗯……" 娘亲又逗弄了一会儿,才似心满意足地坐回原位,笑吟吟地望
着被调侃得局促不安的我,待我情绪平和后又幽幽一叹:" 霄儿,娘虽与你定下
鸳盟,近期内亲亲抱抱倒是不妨,但若要与娘共效于飞,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
盼你能理解。" " 娘亲,孩儿理解你的苦衷,现在能得垂青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望着那清丽无双的玉颜,真心诚恳,并无一丝亵念," 再说了,两情若是长久
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世俗伦理,桎梏枷锁,已非一日,积重之深,哪怕娘亲
身具超凡脱俗之仙姿,拥有无视天伦纲常的决心与武艺,一时亦无法跨越,况且
我也不是火急火燎的色中饿鬼,自不会强人所难。

  " 小滑头,这会儿倒是信手拈来。" 娘亲很快褪去异色,轻啐了一口,在我
眉心一点," 不过霄儿放心,娘终究是你的,跑不了。" 我自是闻言暗喜,但旋
即初衷涌上心头,摇头道:" 不,娘亲勿需这般许诺,孩儿不希望娘亲心中有半
点不愿,孩儿会等娘亲心甘情愿、水到渠成。" 与娘亲共效于飞自是我的梦想,
但也尊重娘亲的意愿,我不渴望将娘亲当成物品供我享受,而是希望与娘亲两情
相悦、共享欢愉。

  娘亲的莹眸清澈若水,眼中似乎溢满了某种东西,凝视良久,才嫣然颔首:
" 好。" ?

             第八十五章不破不立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了,堂内点起了微弱烛光。

  我与娘亲在此期间没什么交流,甚至连肢体接触也少有,偶尔对望,一切尽
在不言中。

  娘亲温柔的美目更不稍移,此时才轻声说道:" 霄儿,你身体初愈,不可久
疲,今晚还是早点歇息吧。" " 嗯。" " 那娘也回去休息了。" 说完,娘亲施然
起身,白袍一旋如莲瓣绽开,便欲离去。

  我忽然胆大包天,伸手抓住了娘亲的柔荑。

  " 怎么了霄儿?" 娘亲又回身坐下,毫不吝啬地以温凉滑嫩的玉手回握,温
柔相问。

  我期期艾艾,终是鼓起勇气道:" 娘亲,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娘亲桃
花眼一眯,仙音娇俏:" 霄儿想亲在哪儿啊?" " ……额头" 望着笑吟吟的娘亲,
我嗫嚅了一会儿,终究没敢得寸进尺。

  " 还不是那么坏嘛。" 娘亲妙目微眯,满意点头,柔波浅浅," 那好,霄儿
闭上眼睛。" " 嗯!" 虽说与娘亲鸳鸯约盟,但终究心里没底,此时冒昧出言本
不抱希望,但娘亲却毫无保留地答应了,让我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不再讨价还
价,赶忙闭上双目等待着娘亲的爱吻,生怕错失了良机。

  但不知是闭上眼睛失去了时间感觉,还是娘亲犹豫不决,我静待了半晌,额
头却始终没有动静。

  我急得眼珠子乱转,有些想不管不顾地睁开双目,心中正天人交战,一阵清
香却在此时袭来,额头上忽然被两瓣柔软润滑的雪脂碰了一下,仿佛春雨滴落、
冬雪乍临,一触及分,只余一声微不可察的" 啵".我急忙睁开眼睛,却见娘亲娇
躯傲立,妙目眄流,玉手将青丝撩至耳后,风情万种,优雅施然。

  " 霄儿,记得早些睡觉。" 娘亲温柔一笑,撂下一句嘱咐,莲步款款,踏着
烛光进了东厢房。

  额上的触觉早已消失,眼中的仙影也没多停留,但我却没有失落,满心甜蜜,
摸着难以触及的唇印吻痕,又痴又笑,久久不能平复。

  身体恢复小半,但心神的消耗实在说不清、道不明,不知何时,我在幸福的
辗转反侧中睡去了。

  第二天,在娘亲的精心疗伤与调养下,我自觉已经能够下床,但娘亲却坚持
不许,无可奈何,只得又在病榻上躺了一天。

  直到第三天,我吃过晨食汤粥,实在无法在忍受躺在床上了:" 娘亲,孩儿
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娘亲自是领会我话中意图,却蹙眉忧心道:" 这
……还是多休养一会儿吧。" 眼见娘亲并未强烈反对,我赶紧趁胜追击:" 娘亲,
你每日都为孩儿调养身体,肯定知道我恢复得如何——再躺下去,四肢都要废了。

  " " 哪有你说得这么恐怖?" 娘亲莞尔一笑,不再坚持,退开一步," 好,
那霄儿就试试,不过可不许逞强。" " 嗯嗯。" 我忙不迭点头答应,掀开薄被,
缓缓起身坐在床边。

  娘亲从一旁拿了鞋袜过来,拢住白袍蹲下身子,一撩青丝,似乎想为我穿鞋
戴袜。

  " 别别别,娘亲,还是我自己来。" 如此礼遇我岂能受之,赶忙止住娘亲。

  " 嗯,好吧。" 娘亲并未坚持,微微一笑,起身将袜子递来。

  我从娘亲手中接过袜子,舒了一口气,将脚抬到床沿上,套笼袜子,而后双
手扶住双脚穿进鞋中。

  我双手扶着床沿,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一个深呼吸之后,迈出了一步。

  果然,仅看身体平常的行动能力,已经恢复了十之七八,这一步迈出,除了
微微酸涩之外并无异样痛楚。

  " 娘亲你看,没事吧!" 我向娘亲报喜,只见她美目微眯,螓首轻点,笑靥
如花,似是忧虑尽去。

  此时穿着深色的布衣布裤,宽松得很,我再次踏出一步,两步,三步……缓
缓在堂中踱了个来回,步伐渐渐快了起来,身躯也更加自如。

  行动无碍的我,走出了正堂,对着初升的朝阳张开拥抱,顺便伸了个懒腰。

  " 呼——" 我一吐胸中浊气,感觉神清气爽。

  在一旁的娘亲此时走上前来,玉颜泛愁,略微犹豫:" 霄儿,有件事,娘还
未告诉你。" " 何事?娘亲但说无妨。" 我偏头问道,只见娘亲目有忧色,缓缓
开口:" 霄儿,疗伤时娘察觉你的元炁堵塞于奇经八脉中,你的武功恐怕……难
复旧观。" 闻言,我先是尝试调动元炁,果然阻滞难行,微有一丝痛楚。

  望着娘亲担忧的美眸,我不由哑然失笑:" 原来是此事,娘亲勿需担心,孩
儿早有预料——能保住性命,已属不幸中的万幸,武功不再奢求——再说了,只
要能和娘亲在一起,有无武功,也没什么分别。" 娘亲美目打量了半晌,喟然叹
曰:" 霄儿长大了。" 受了羽玄魔君一掌,当时便有功体破碎的征兆,醒来后虽
然身体未复,不敢轻易运气,但也不是毫无察觉,失去武功,只能说意料之中。

  失了武功,却得生母垂青,不啻于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又怎会忧郁自抑呢?

  因此我反倒安慰起娘亲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好一句’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 沧桑而中气十足,我立时辨明,这是羽玄魔君的声音!

  娘亲反应更为迅捷,几乎在辞句乍起之前便已身形一闪,横袖挡在我面前,
散发出腾腾杀意,冰冷彻骨,盯着出现在前坪的人影,森寒厉喝:" 羽玄魔君!

  伤我孩儿之仇,不共戴天!你竟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还是说唤你龙渊阁大学
士——范从阳!" 来人身穿麒麟绯袍,带四梁朝冠,皂靴素带,腰间斜挎一柄剑
器,双目清澈,面容沧桑而精神矍铄,眉宇依稀残留着俊朗的影子,既是羽玄魔
君,也是我在田野间所见的龙渊学士,更是洛啸原曾经提到过的《四朝通史》作
者——范从阳!

  " 仙子息怒,子霄现下可受不得你这等杀意。" 范从阳怡然不惧,反倒提醒
娘亲注意我的身体。

  " 哼。" 娘亲这才稍稍敛去勃发的杀机,担忧地回望一眼。

  虽说娘亲盛怒之下杀机森冷彻寒,但她控制得极有分寸,我其实丝毫不受影
响,娘亲此举只能说是关心则乱了——当然,我也对此极为受用就是了,便笑着
点头,示意安然无恙。

  娘亲放心回身,兴师问罪:" 范从阳,你虽是狱残的老师,但伤了我孩儿,
便是当今天子也罪无可赦,还敢上门讨死?" 娘亲言辞冷淡,杀机已是牢牢锁定
了范从阳。

  " 仙子恕罪,当日老夫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范从阳喟然长叹,面带愧疚,
毫不设防地深深作揖。

  " 你伤我孩儿那一掌,我亲眼所见,还敢狡辩?" 提及我受袭重伤之事,娘
亲久违地失了冷静方寸,怒气腾腾,粉拳紧握。

  我忽然回想起当日的一个细节,出声唤道:" 娘亲,且听听他怎么说。" 娘
亲回眸,定定地望来,我自然心领神会,回忆道:" 孩儿想起,当日那一掌…

  …元炁冲入体内,最先感受到的乃是护住孩儿心脉。" 若要对娘亲痛下杀手,
自该毫无保留;若一开始目标便是我这个初生牛犊,则无需如此大费周章,更不
该以元炁护我心脉。

  这番南辕北辙的情形虽然教人困惑难解,但我却记得一清二楚,武者的记忆
很少出错——其实也符合一定道理,否则绝世高手全力施为的一掌之下,轻则心
脉俱断,重则腑内重伤,便是有扁鹊在世也回天无术,岂有活命之理?

  " 也罢,既然霄儿如此说了,就听听你的说辞。" 娘亲稍微收敛了杀机,但
语气仍旧森冷,更是时刻注意着范从阳的东西,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 多谢仙子给老夫一个解释的机会。" 范从阳松了一口气,向我点头致意,
" 不过在此之前,老夫有一物归还。" 说罢,他从腰间解下剑器,轻轻抛给了娘
亲。

  娘亲素手一养,袍袖绽开,稳稳抓住剑器,美目一凝,沉声道:" 含章剑。

  " 我这才看清,其形制、纹路、剑首,俨然就是沈师叔赠送的宝剑。

  " 不错。" 范从阳颔首抚须," 当日仙子救子心切,将其落在了云隐寺,老
夫知是徒孙爱剑,便代为保管,此时原物奉还。" 范从阳甫一现身,我便看到了
此剑,但失去了灵敏目力,我并未将其与含章剑联系,毕竟儒家圣人佩剑讲道、
周游列国,后人效仿先圣风采也不是孤例。

  这两日未曾再见含章,只道是娘亲为我身体与心情考虑,既怕我兴起乱动武
艺,又怕我见猎心喜之下察觉自己武功尽去,因此收捡在侧,谁知竟落在了留香
坪,为范从阳所拾。

  不过由此观来,更是佐证了当时我命悬一线、情形险峻到了极点,娘亲心急
如焚、无暇旁顾,否则以娘亲的顾虑周全、无微不至,知我对含章剑爱不释手,
定不致有此疏漏。

  不过我并未从娘亲手中接过佩剑,摇头道:" 多谢阁下归还爱剑,不过现下
我形同废人,要来也无用。" 听得此言,娘亲目露担忧,我则回了个微笑,示意
无恙——武功尽失我都不在意,何况一柄剑器?

  再说含章既已失而复得,即使我不能挥剑决浮云,用以装饰佩身也不落俗套,
并非毫无用武之地。

  孰料范从阳缓缓摇头说道," 徒孙言之过早——你并非那失马的塞翁。" "
此言何意?" 此话并不难解,乃指我并未失去武功,但我功体破碎,体内奇经八
脉俱已堵塞,元炁难以调动,转圜余地将从何来?

  " 呵呵,其中缘由正与老夫不得已出此重手有关——若老夫所料不差,你体
内当是元炁堵塞了经脉,无法运功。" 此回范从阳却一改铺叙赘述的性子,并未
等我问答,马不停蹄," 但你可曾想过,功体若是散尽,岂有残留元炁之理——
因此其实你功体仍在,只是破碎,现下你所要做的乃是凝聚圣心,届时永劫无终
便可恢复如初,展现它原本的神威,更上一层楼。" 元炁残留之事,他所言确实
有理,但转念一想,我又有了新的疑问:" 阁下日前不是说圣心随时可以凝聚吗?

  又为何要将我功体打碎?" 范从阳闭目抚须,缓缓摇头:" 那是一家之言,
老夫岐黄医道涉猎不深,算不得准——谶厉道兄以青帝元炁探查之后,才告知老
夫缘由:你体内的永劫无终是你父亲留下的,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自元炁显现
便丹田已存,功法也初具规模,但也成了你的桎梏——无论你怎么修炼,再也无
法开拓丹田,再也无法突破元炁上限,是也不是?" " 没错。" 此节倒是没什么
可隐瞒的,我大方承认。

  范从阳点头抚须:" 这便是了,当初你父亲留下的功体,应当是没有圣心,
经你十余年来日夜修炼,愈加浑然坚固,但同时功体本身也变成了无法自行突破
的瓶颈,此时再祭练圣心也无济于事,二者难以相融,更不用说再现神威了——
唯有不破不立,以外力击碎功体,再以圣心重聚,只是这个力道却需精准至极,
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误差。" "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告诉我等,由我们母子自行决
断?" 娘亲冷冷发问,并未听信他的一面之言。

  范从阳苦笑道:" 仙子与徒孙十余年来相依为命,舐犊情深,即便如实相告,
你也下不去手,说不定还会百般阻挠。" 我们母子一时无言以对。

  凭心而论,范从阳所言不无道理,哪怕这个方法真能助我突破瓶颈,娘亲定
然不会同意,也不会亲自动手,更不会任由外人将我重伤。

  范从阳连连叹气,摇头不已:" 故此老夫只能先斩后奏——当日子霄与贪酒
厮杀,除了仙子,老夫也紧紧盯住战场,不断推演他的身体状态,精心计算该当
用力几分,出手时老夫亦是歉疚不忍——若非知道仙子的冰雪元炁疗伤续命极具
神效,老夫会先将谶厉道兄请到此地,再行动手。" 我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 如此说来,你教会我碧落黄泉,又偷袭娘亲,也是刻意为之?" " 不错,一来
对付贪酒秃驴,碧落黄泉确实不可或缺;二来老夫亦无把握能从你娘亲看护下得
手,只好出此下策。" 娘亲仍是疑心不减:" 你为何不惜做到如此地步?" 范从
阳仰天长叹,由衷惋惜道:" 老夫一生无妻无子,狱残是座下唯一弟子,好学勤
做,天资聪颖,老夫视若己出,如何忍心见他亲子于武道一途寸步难行?" 娘亲
不置可否,横眉冷对:" 哪怕他背叛了你?" " 呵呵,谈不上背叛。当年水天教
欲举大事,时机并未成熟,只因教众对朝廷积怨甚深,众怒难犯,再加上有心人
从中推波助澜,浮出水面已成定局,哪怕老夫身为教主,亦是无力回天。老夫本
打算趁此机会,忍痛清洗教中二心蠹虫,但狱残跟随仙子暗中调查,揪出了不少
心志不坚、摇摆不定以及一意孤行之人,在上报朝廷之前发了密信给我,老夫顺
势带领核心及时收缩潜伏,勉强算是保住了根基。" 范从阳回忆当年之事,神色
怅然,缓缓道来," 老夫一直打算在教内为他洗清污名。德化十年,仇道玉携大
势相逼,争国本得逞,我便知狱残不日定会回归,已然做好准备相迎,谁知他却
惨死于途中——老夫当年若是主动寻他,便不会发生此等事情,老夫本就愧疚至
今,又岂会加害他的独子?" 没想到当年事情还有如此隐情,其中曲折令人唏嘘
不已,看娘亲神色,似乎此前也并不知晓。

  场内三人俱都陷入沉默。

  范从阳于局面设计上城府极深,但对于父亲的愧疚也不似作伪,我心中已然
信了七八分,便出言道解围:" 那阁下可否将凝练圣心之法告知于我?" " 自无
不可,本座便是为此而来——若仙子不放心,可先行过目。" 范从阳从怀中掏出
一本薄薄的册子,扔给了娘亲," 不过有一事谶厉道兄曾言过,祭练圣心之后,
重聚功体之时,可能会行动不便,勿需担忧,功体凝成自会无恙。" 娘亲玉手一
扬,轻松接住,并未急于翻看,冷冷出言:" 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但你伤了
霄儿是不争的事实,将来我自会讨回,现在暂且记下。" " 仙子果然爱憎分明,
将来讨债老夫必不抵抗。" 羽玄魔君无奈摇头," 老夫这便告辞了,若需见老夫,
托胡大壮传话即可。" 说完,未等娘亲下逐客令,绯袍便攸然消失不见。

  范从阳神出鬼没,我的注意力却转到奇怪的地方——他此回没有吟诗作对,
让我莫名其妙地有些不适。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