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都市 第九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欲望都市

第九章 三天保护期

作者:yaozhicong

“服务生,再来三杯香槟”

端起高脚杯,杯中晶莹的琥珀色在灯光下闪烁这金色的光芒,白小诺一饮而尽。这么贵的酒一定要能喝多少就喝多少。

轻柔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炫光下,白小诺横躺在沙发上,只觉得天旋地转,有一种飞翔的感觉。

嘭——

门被踢开来,骆家辉随手又关上了门,白小诺翻身坐起,眩晕感在看到骆家辉时突然烟消云散,因为她发现骆家辉的眼神有点不对劲,直勾勾地看着她,好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慌乱起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诗瑶呢?”

“她不舒服,去休息了。”

“哦,那我去看看她。”

想要站起来的白小诺被骆家辉猛的按在沙发上。

白小诺惊讶地看着骆家辉。

“你干什么啊,骆家辉!”

骆家辉的嘴巴不由分说的就贴了过来,用舌头堵住了自己的嘴,舌头疯狂的想要钻进自己的嘴中。白小诺闭紧了牙关。双手不断地挥舞舞想要挣脱对方的钳制。

啪——

一个巴掌甩在了对方的脸上,白小诺看着眼前的富二代有些心虚起来,这下是不是打的太重了,对方答应给自己买名牌包的事情会不会就这么黄了?

“对…对不起……你起来,我们好好说话。”

骆家辉死死地盯着白小诺低胸装露出的两片嫩白。一把又将白小诺压在身下,用牙齿撕咬扯开对方胸前的衣服。疯狂的吸吮起来。

舌头的吸舔让白小诺身体有了反应,两腿之间的小屄忍不住的湿润起来,手上反抗的力气也越发的无力。

“你混蛋,鬆手啊。”

骆家辉双手探入白小诺短裙中的秘穴中,已经湿润的一片。

“骚娘们,这么快就湿了,让本公子好好教训教训你。”

“鬆手啊,骆家辉,求求你,不要啊!”

“我的下麵憋不住了,帮我降降火。”

白小诺的哭喊没有丝毫的作用,骆家辉熟练的解开腰带,掏出肉棒,直接送进了白小诺湿润的花径。

肉棒和肉壁不断的摩擦,发出噗滋噗滋的抽插声。

“怎么样,骚货,主人肏的爽不爽?”

“啊……求求你快停下来……”

白小诺挣扎着,哀求着,自己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但也并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人,上了大学后也只交过三个男友,最近交的书呆子男友都还没被他肏过。现在居然这么容易就被眼前这个油腻的富二代给推到了,心中还是不甘心。

“你要的名牌包包就在我的车上,让我舒服完了,就拿给你。”

“我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他妈的,骚娘们,为了一个包包连自己闺蜜都卖了,装什么清纯,来让哥哥好好爽一爽,明天再给你买一身的名牌。”

“啊…”

白小诺没有再继续求饶,抵抗的气力似乎也弱了几分。这样骆家辉更加的肆意起来,果然是个骚娘们!

“爽不爽啊,骚货。”

“啊….好疼…”

“使劲叫,叫的越起劲明天的礼物越多!”

“啊…”

骆家辉鬆开了自己的双手,转而开始大力的揉搓自己胸部。肉棒不停地抽插让自己的感觉渐渐找到感觉。心中却开始盘算着,明天一定要狠敲这个土包子。

“好舒服,再使点劲…”

“叫主人,骚货。”

白小诺忍不住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死变态居然还是个主僕控,老娘忍了。

“主人,奴婢好爽啊,请主人使劲肏奴婢。”

为了博得富二代的好感,白小诺开始配合起来。不断的淫叫着。

“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骆家辉话音刚落,一股热流涌入了白小诺的肉穴中。

“啊…?”

我草,这就射了?老娘才刚刚有感觉,这才五分钟,弱鸡到家了。看着骆家辉短小但不精干的肉棒,白小诺一阵失望。

“主人的大肉棒爽不爽。”

“嗯,很舒服。”白小诺违心地说道。

“听听你刚才的浪叫就知道了,你个骚货,这下知道主人的大棒的厉害了吧。”

“主人太厉害了,主人答应女婢的事可要记得。”

啪——

一个巴掌排在白小诺的肉臀上。明天我去学校找你,你先回去吧,主人我腰酸的不行,要去泡个澡休息了。

白小诺一阵无语,自己虽然经验不多,这种弱鸡还是第一次见闻。还不如自己手淫来的痛快。转身就走,生怕这病可以传染。

曼诗瑶在学校的公共洗浴室里一遍又一遍地念清洗着自己的下身,自己的子宫不知道被那个男人射了多少次。不会怀孕吧?虽然…这几天应该是安全期…那个一开始要强姦自己的男人又是谁?一会要先去找白小诺问一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被丢进垃圾桶的丝袜和粉色连衣裙,那一件连衣裙自己真的非常喜欢。但是想起那上面男子精液的味道,眉头越皱越紧,心中充满了愤懑。

女子洗浴室门口,曼诗瑶四下里张望了一番,才偷偷摸摸的钻出来,像做贼了一样,还好早上来这里的人很少,曼诗瑶心中有一丝的庆倖,早上那个男人背着自己到了宿舍楼下,自己拿了换洗的衣服,那男人居然还在楼下等着,说要保护自己,真是莫名其妙,自己就应该报警把他抓起来,想到这里自己还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呢。

“洗完了?身体好点了吗?”

身后突然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曼诗瑶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那些人可能还会来找你麻烦,我在附近待着,不会打扰你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三天,如果三天内没人来找你麻烦我会自己离开的。再说,你看我像是坏人吗?”

段明扶了抚眼镜框,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斯文模样。但是想到夜里就是被这个看起来斯文的男人无情的肏了一夜——曼诗瑶顿时羞恼无比。

“斯文败类!你离我远一点,不要让我看到你。”

窈窕的倩影伴着长髮的舞动,转眼就跑得无影无蹤了。

啪——

巴掌又一次重重地落在骆家辉已经浮肿的脸上。

“听不懂人话吗?蛇哥到底哪里去了?”

“各位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啊!”骆家辉简直要哭出来,一大早蛇哥的一群小弟沖进自己的客房就是一顿暴打。

“昨天那个小妞是你女朋友吧!”

“真不是,她是我们学校校花,我还没追到呢,要不然我也不会买淫蕩水了。”骆家辉说着数着,简直要哭出来。

“各位大哥不要着急,蛇哥那么厉害,怎么会出事呢,这样,让骆少爷带你们去学校见见那位校花问个清楚,这样可好?”

胡经理见到自己的财神爷被打的鼻肿脸青,上来劝解道。

“行吧,小子带路。”

蛇哥的手下当然也是不相信蛇哥会出什么大事,对方是个小女生,能出什么大事。但是这要回去开会的档口却找不到蛇哥的人,而且屋内也有些杂乱和一些打斗的痕迹,不得不仔细的调查一番。

清晨学校的操场的一侧的看台上一个斯文的男生,围着白小诺转圈,问东问西,十分关切。

“小诺,昨天晚上你去哪了,电话也不接。”

“哎呀,和诗瑶出去逛街了,你烦不烦。”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斯文青年被白小诺反驳顿时气虚起来,放低声音地回答道。

远处一道身影向着白小诺跑来,白小诺顿时有些心慌起来。

“袁亮,小诺,你们在聊什么呢?”

“啊,没什么……”

袁亮知道校花和小诺是好闺蜜,自然不能把两人刚才争吵的事情说出来。

“袁亮,我想和小诺说点事情。”

“哦,那我去小卖部给你们买点饮料。”

闺蜜之间要聊天,袁亮自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识趣地走开了。

“你……”

“昨晚……”

两个人竟然迫不及待地要同时询问对方。

“诗瑶,你先说吧。”

“小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去哪了?我怎么…”

“你怎么了?骆家辉说你不舒服,说你去休息了,后来我们又…又唱了一会也便回来了,我见你一直没回来,还挺担心你的,又一直联繫不上你。”

“骆家辉说我去休息了?我只记得我喝了酒,之后的事完全不记得了…”

问不出什么有效资讯来,又不能直接和白小诺说自己被强暴了一晚上的事情。看来要找骆家辉才能问个清楚了。

“曼诗瑶?”

十几个黑社会青年围拢过来,远处已经鼻青脸肿的骆家辉躲闪在人群的后方。

“蛇哥在什么地方?”

“蛇哥?蛇哥是谁?”曼诗瑶一脸疑惑。

“哎哟,还她妈装蒜,昨天晚上被蛇哥干了一夜,这么快就忘了?”

“诗瑶…..”

白小诺一脸的惊诧,昨天晚上曼诗瑶被黑社会强暴了一晚上?这…这也太…

曼诗瑶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间又无法厘清这事件的来龙去脉。

“我…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

一个小混混抓住曼诗瑶的皓腕,坏笑着说道:“想不起来吗?让我帮你回忆回忆?”

“你们干什么,放开手!”白小诺拽着诗瑶的另一只手臂,本能地想要拉诗瑶往后退。

“小姑娘,不要急,哥哥们让你俩舒舒服服的回忆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哈哈哈……”

众人淫笑起来,空旷的操场上,仅有的学生也早已经被这群黑社会装扮的人吓得无影无蹤。

“放开手!”

袁亮远远地看见这边一群小混混对自己的女友和曼诗瑶动手动脚,手中的饮料就用力地投掷过来!几个箭步就沖到了白小诺的身前。

“草,你他妈找死是吧。”

一个黑社会一拳就将袁亮放倒在地,袁亮用手捂住鼻子,鼻血仍然滋滋地往外冒,像是打开水龙头的自来水一般。

“袁亮你没事吧…”白小诺赶紧来到袁亮的身边,心中有一丝的感动,虽然袁亮平时看起来斯文懦弱,但是在这种时候却能够勇敢的战在自己的面前保护自己。至少不像那个富二代躲在人群后面连一个屁也不敢放。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根本不认识什么蛇哥,你们再不走我们要报警了。”

“报警?拿什么报警,千里传音吗?让十几根大肉棒教教你,什么叫欲仙欲死。”

一名黑社会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解开裤袋,掏出自己乌黑的肉棒。

“谁找死还不一定呢。”后方传来一句充满嘲讽的话语,众人皆是回头看去。

“谁他妈又要找死。”话音刚落,自己的一个同伴就被踢飞过来。

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斯斯文文地站在不远处。右手勾了勾,挑衅而又慵懒地说道:“你们一起上吧。”

“草,费了他!”

十几道身影将他团团围住,密集的拳脚下看起来斯文的青年游刃有余。那青年出手极重,山口组的人一击不中,便会被他打倒在地,半天也爬不起来。没有多久,十几个人就全部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诗瑶,这谁啊?你认识吗?还挺帅的…”

白小诺来到诗瑶的身边询问道,但是曼诗瑶地回答却透着几分古怪。

“不…不认识。”

“诗瑶,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我刚洗完澡的原因吧。”

白小诺自然是不信曼诗瑶的解释,回去一定要再好好的盘问一番。曼诗瑶不仅是全校的校花,还有这么多帅哥护着他,甚至连学校的校草,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篮球队队长肖展也喜欢她,想到这里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嫉妒又加深了几分!

“胡老师!”曼诗瑶突然呼喊起来。

远处一个身短裙西装的倩影带着数名学校保安跑了过来。巨大的乳房在胸前摇晃,超短裙下黑色的丝袜十足的诱人。齐肩的精緻短髮,让柔美的五官多了一丝干练的气质。

“大家没事吧。”

胡可儿看了看自己的学生,鼻青脸肿的骆家辉,满脸鼻血的袁亮。转身对着一群在地上呻吟的黑社会怒斥道,“你们到底什么人,来我们学校做什么?”

“切,我们迷路了,不行吗?”一名黑社会从地上爬起来。又恶狠狠地看了看段明和曼诗瑶“你们给我等着,我们走。”

段明没有出手阻拦,这么多人自然是不能出手了结对方的。只能下次找机会秘密的除掉对方。那几名保安想要阻拦,却被对方亮出的刀具吓的让出路来。

“算了,让他们走吧”

胡可儿看着远去的黑社会人员,眼皮跳了跳,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心头。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