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二)》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
建议先阅读以下主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一章】完结篇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一)
~~~~~~~~~~~~~~

  「姜梦涵?」

  我心裏琢磨着,怎麽有种预感,这个跟我那个世界女友几乎同名的女人,好
像跟我有着某种联系,于是,我开始四处寻找这个女人。

  在这个豪宅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我找到了这个私生女的住所。

  这是一处偏房,简陋而渺小,跟那些少爷小姐们的华宅没有可比性,更像是
一处下人的房间。

  可见,这个小姐并不受人重视,她平时肯定没少受人欺负,遭人白眼,要不
是她身体裏还流淌着老爷的血脉,估计早就去跟下人们一起干活去了。

  如今,这个私生女能在这姜家还有一席之地,甚至还能有一个丫头伺候着,
估计全凭着老爷的一些怜悯,如果哪天老爷不在了,她的命运肯定非常的悲惨。

  此时,我正站在这个叫做姜梦涵的女人身旁,只见她微蹙娥眉,蜷缩在一张
单人床上面,周围无人伺候,那个萍儿肯定想着自己的主子没了,去找她的下一
个去处了。

  这姜梦涵似乎有些发烧,小脸红扑扑的,却遮挡不住那娇艳欲滴的美貌,美
貌对于这麽一个私生女而言,可能带来的并不是幸运,而是妒忌和灾难。

  她确实是遭到了女人们的妒忌,尤其是那个姜雪凝,就非常嫉妒她的美貌,
总拿她的身世来羞辱她。

  她的身材很是苗条,皮肤很白皙,可是却微微颤抖着,好像害了什麽非常重
的病,据说在床上已经躺了足足一个多月了,看来这个姜梦涵真是命途多舛,可
惜了这副好皮囊。

  正在我有些惋惜的时候,我发现在这个姜梦涵的后脑的位置,有一处亮点,
好像一个玻璃球大小,发出柔和的白色的微光。

  我感到有些好奇,这是什麽东西,我凑近了看了看,觉得那裏似乎有个东西
,是我可以感应到的。

  我禁不住把手伸了过去,我感应到一股吸力传来,把我往裏面吸去,我没有
控制,身子被一下吸了进去。

  我来到了一处黑乎乎的地方,非常惊讶,这裏难道就是那个姜梦涵的灵魂深
处麽?我看到四周一片混沌,前方却有一个房间,朱红色的门开着,我犹豫了下
,推开了门。

  屋裏四处空旷,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这女人让我惊讶的心狂跳
着。

  这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人,这个女人我见过,她并不是那个姜梦涵,而
是我那个世界的女友蒋梦涵。

  我顿时泪眼婆娑,沖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紧紧抱在了怀裏。

  那女人嘤咛了一声,似乎渐渐转醒了过来。

  「嗯,我,这是在哪裏?」

  梦涵悠悠的说着。

  「是我,杜宇,你的男友,你不记得了麽?」

  我疯了似的摇晃着这个裸体女人的身体。

  「哦,杜宇哥哥,我不是死了麽?怎麽会在这裏?」

  梦涵揉着脑袋,努力回想着。

  我喜极而泣,终于找到了一个亲人,这一阵子,我只有一个人,几个月了,
整个世界好像只有我自己,我不能跟别人说话,别人甚至感受不到我的存在。

  这回终于找到了可以交流的人,还是我的最爱,让我怎能不激动呢?我控制
住激动的心情,分析着目前的情况。

  看来,这个叫姜梦涵的私家女,可能已经死了,她的魂灵已经去了那幽冥之
地。

  而现在,占据着这女人身体的灵魂,居然是我那个世界的女友梦涵。

  抱着怀裏的香软,让我心潮澎湃,那种失而复得的惊喜,让我泪流满面。

  只是,我感到梦涵的虚弱,她的身子是那麽冰冷,那麽柔弱,似乎即将要撒
手人寰的模样。

  「杜宇哥哥,我好困,好冷,我觉得自己又要死去了一样。」

  梦涵强打着精神,藏在我的怀裏,低声说着。

  我不能忍受这样的大起大落,刚刚经历了隔世的相聚,就要面对这再一次的
痛苦别离,上天也太残忍了吧?这时,我想到了石海师傅,想起了他的话来。

  对了,我记忆中不是还有一套无上法决——怀阴决麽?这个法决可以强化人
的灵魂和体质,必定可以挽救我的爱人。

  只是,我想到了它的副作用,一旦练上这套功法,可能会让人陷入欲望的深
渊,犹如吸食了毒品而欲罢不能。

  而这功法的提升也是靠着吸取男人的精气,果真是阴邪至极。

  估计武林中,要是人们知道有个女人靠着这般阴邪的功法提升功力,她必将
成为众矢之的。

  看着气息奄奄的梦涵,我又想到,那石海师傅是何等大能大德之人,他传我
这套功法,必定是知道今天我有此劫。

  而且,他说当我们都练到至高境界之后,就可以通晓它的终极奥义。

  那这功法不就是给梦涵準备的麽?这麽想着,我没有了犹豫,扶起梦涵来,
让她跟我四目相对盘膝而坐。

  我看到梦涵虽然病病曳曳的,可是却更填了几分柔媚,让我一阵心神蕩漾。

  我定了定心神,开始向梦涵传授着我脑海中的那古怪功法,一个个字符印在
了梦涵的眉心,梦涵微微皱了皱眉,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量信息弄得有些手足
无措,脸色也显得更加惨白了。

  我担心她是不是能够支撑地住,好像随时都要倒地不起一样。

  过了一刻钟左右,终于完成了传功,梦涵的头上已经掉下豆大的汗珠子,我
怜爱的抱过她来,为她拂去头上的汗水。

  「试着运功,看看效果怎样?」

  我急迫的说着,希望梦涵能够马上好起来。

  梦涵闭着眼睛,轻轻颔首,暗自运起功来。

  只见梦涵默念口诀,周身气息慢慢变得平稳,那虚影一样的身形也变得殷实
许多,这让我长舒了口气,看来这性命应该是保住了。

  继而,我忽然感觉梦涵的身体在慢慢变热,由热又变得滚烫起来。

  莫不是发烧了麽?梦涵浑身又哆嗦起来,嘴裏喃喃自语着。

  难道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麽?我又焦急起来。

  只见梦涵不停娇喘着,媚眼如丝,使劲儿地搂着我的胳膊,我似乎感觉到她
胸前的汹涌,一浪一浪地欲火在向我袭来。

  而梦涵此时的小脸烧的通红,她的娇躯在慢慢地往我的身上磨蹭着,我终于
知道,这不是发烧,是被那修炼怀阴决产生的无名欲火灼烧的缘故。

  这时,我才注意到,怀裏的娇躯是这样的诱人,雪白的皮肤上透着殷红的颜
色,扭动的腰肢在我的身上缠绕,犹如一只美女蛇一样。

  梦涵的手摸向我的胸膛,在我的胸口抚摸着,我被她撩拨得喘着粗气。

  接着,她拉开我的短裤,一把抓住我的分身,恣意地揉搓起来。

  「别,梦涵,你身子虚弱,冷静一下。」

  我想要推开她,又不忍心用力的推,在犹豫的时候,梦涵已经拉下我的短裤
,用手拾起我的棒子,不停套弄起来。

  我向后仰着头,一边抚摸着她的如水的秀发,一边享受着她的服务。

  我的那根棒子,早已高高耸立起来,犹如擎天之柱,我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
界,自己的棒子似乎更加粗壮了,而且,坚持的时间也长了许多,梦涵都套弄半
天了,以前的我早就喷射出来了,那还能如此坚挺。

  我看到梦涵娇喘的更厉害了,似乎也被这羞人的场面弄得神魂颠倒,只见她
趴在我的胯下,仔细瞅着我的下体,对我的那个东西既熟悉,又陌生。

  我看到这些,也恍如隔世,想到之前我们欢好的场景。

  这时,梦涵突然一个探身,抓紧我的棒子,居然张开嘴,一口叼住了我的枪
头。

  哦,天啊!梦涵居然在吸我的棒子,要知道,那个世界裏的梦涵,可是从来
不愿意吃我的东西的,她嫌弃那东西藏。

  可是,如今,梦涵却津津有味的含着我的棒子,那根棒子不停在她的樱桃小
口中进出。

  我不知道她的小嘴居然能装的下我这麽大的东西,我感到一个香舌在我的枪
头上面不停地舔弄着,让我的身体像触电一样,那酸爽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

  我双手抱着她的头,示意她不要太辛苦,可是梦涵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不
知疲倦地吞着我的分身。

  我被她弄得身子也微微颤抖着,我看到她的一双丰满的奶子随着她的动作上
下翻飞着,让我禁不住双手罩在上面,把玩起来。

  梦涵被我袭击了胸口,不禁轻声哼了起来,好像很享受我的抚摸,而更加卖
力的吸起我的棒子来。

  于是,在这个虚无缥缈的地方,两个赤条条的躯体搅在一起,女人把头深深
埋在男人的胯下,男人双手撸着女人的双乳,女人鼻子裏轻轻哼着动人的呻吟声
,这场面真真叫人热血沸腾。

  我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反正坚持了好长时间,这给我许多惊喜,我男人
的雄风似乎已经恢复,我可以满足梦涵身体上的需求了。

  不过,在梦涵的吸允下,我也渐渐坚持不住了,喷射的沖动在慢慢聚集,我
本来还想再坚持一下,不过想到梦涵的辛苦,决定不在忍耐,打开精门,让腹部
的暖流在下体处汇集。

  「哦哦,啊!」

  我闷哼一声,抓住了梦涵的头,不让她再动了,高潮时的棒子非常柔弱,经
不起她那样的刺激。

  然后,一股股浓浓的浆液从颤抖的下体中喷薄而出,全灌进了梦涵的小嘴裏

  抖了半天,我觉得这一次泄得格外的多,可是,却格外的舒服,舒服的我禁
不住呻吟起来,好像把这一段时间的欲火全部喷进女人的嘴裏去了。

  而梦涵似乎非常享受我的液体的滋润,不停吸允着,贪得无厌的吸允着,她
的身体明显滋润了不少,容光焕发,皮肤也娇艳了许多。

  然而,我却觉得随着精华的流失,让我浑身没有力气,我感觉昏昏沈沈的,
似乎我的生命力都随着我那分身的地方朝着梦涵的嘴裏流去。

  梦涵犹如一个吸血鬼一般,只不过她吸的不是血,而是我的体液,我的精华
甚至生命。

  我想,我就算把生命都给了梦涵,如果能救活她的话,也是愿意的。

  因此,我忍受着随之而来的痛苦,让她恣意吸允我的体液,我的身体颤抖着
,觉得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可能会变成一具干尸。

  梦涵那发红的眼睛慢慢恢复了原来的神色,刚刚她似乎被欲望迷失了心智。

  她发现了我的异常,我正痛苦的闭着双眼,忍受着她无尽的吸允。

  梦涵赶紧吐出我的分身,关切的推着我的身体。

  「杜宇哥,你怎麽了?」

  梦涵声音带着哭腔,眼泪汪汪的说着,「都怪我,太过放肆,都怪我!」

  我睁开眼,看到自己那个肿的像小鸡蛋似的枪头,不禁摇了摇头,抚摸着她
的头发,说着,「我没事,亲爱的,你好点了吧?」

  梦涵见我这麽虚弱,都还关心着她,让她非常愧疚,更是泪流满面地哭了起
来。

  「没事的,没事的。」

  我轻轻拍着她的光滑的布满汗水的后背。

  我内视了一下,自己的功力刚刚竟然被这丫头吸去了一成,这怀阴决果然是
阴邪异常,通过吸食男人精气就能修炼,我觉得梦涵隐隐已经到达了怀阴决的一
层境界,照她这速度,超过我也指日可待。

  我觉得以后自己实力不济,也不能总跟梦涵欢好,不然一旦梦涵失去控制,
自己的小命都可能不保了。

  而且,我觉得在梦涵的这个混沌空间也不能久留,我感到自己的功力随着在
这裏呆的时间越长,流逝的时间越快。

  见梦涵已经恢复了生气后,我才跟她依依不舍的分离,从那个混沌的退了出
来。

  梦涵本来也想着跟我一同出来,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出不来,那个地方犹如
她的牢笼。

  我想,刚刚的地方应该是这个私生女姜梦涵的潜意识神识,而梦涵的残魂不
知何时入住了那个领域,而被这领域认了主。

  也许,梦涵的残魂就要永远囚禁在这个身体裏,而这个身体就从此受梦涵的
控制。

  不过,梦涵终于又有她的身体了,我为这件事感到高兴。

  但是,想到自己也只是残魂,不能跟平时的梦涵进行交流,而只能在她熟睡
的时候,潜意识神识打开后,才能进去跟她团聚,一想到这些不禁让我有点失落

  我期待着凝气决大成的日子,凝气化形之后,不就可以跟梦涵长相厮守了麽
?第二天早晨,姜梦涵从睡梦中醒过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让她格外的舒服

  她的头还有点疼,昨天的梦境依稀的浮现在脑海,她回想着,不禁俏脸通红
,那个男人是谁呢?自己什麽时候变得那麽淫蕩了?竟然主动地吸别人的棒子?
那肯定不是真的,她不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我正在一旁观察着这女人的一举一动,隐约中,我在那双眸子裏只看到了陌
生。

  我明白了,这女人并不是我的梦涵,她又变成了那个私生女姜梦涵了。

  我的梦涵没能沖破那神识的屏障,她依然被关在女人的身体裏,只是,这身
体的主人却不是她。

  这让我又有了些难过,我的梦涵还被囚禁着,在那个混沌的不见天日的地方
受着折磨。

  我决定每天都去陪陪她,就算自己的功力会消耗,就算搭进性命也无所谓。

  姜小姐起了床,活动活动身子,她觉得身体似乎变得强壮了许多,再也不像
之前那样病病歪歪的了。

  而且,脑海裏还不时的闪过古怪的法决,难道昨夜的经历都是真的?自己真
的掌握了无上的功法麽?那样的话,自己通过修炼是不是可以成为武林高手呢?
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扬眉吐气,报复那些平日裏欺辱自己的人了呢?这麽想着,姜
小姐的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那是常年受欺负后,想要报复的扭曲的面容。

  这面容让一旁的我看得浑身发冷,我突然想到石海师傅的教诲,不要用那怀
阴决做坏事,不可以传给两个女人。

  可是,那梦涵就在她的神识中,传给了梦涵,实际上,也是传给了这个报复
心极强的私生女。

  只见这个姜小姐,赶紧盘膝坐在了香榻上,按着脑海中的法决开始修炼起来

  那周围的气息随着女人的修炼,有规律的流动起来,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个
气旋。

  姜小姐的衣衫,无风自动,脸上阴晴不定,渐渐的入了定去。

  好在这姜小姐住的偏僻,平时也少有人来,就连她的丫鬟萍儿,也以为她要
挂掉,早早的去二奶奶那裏攀高枝去了,只留下她自己一个人在家。

  这倒是方便她练功,给她创造了一个单独的环境。

  晚上的时候,萍儿倒是送来了晚饭,她都懒得去掀开床上的帘子,看一看她
家的小姐,也许有点害怕看到她家小姐已经死过去。

  萍儿只把那盛饭的篮子放到桌子上,转身就走了,没注意到她家小姐此时正
端坐在闺房中,一身的汗水已经把身上的衣衫弄得贴在了身上。

  直到已经入了夜,明月高悬的时候,那姜小姐才收了功。

  一口浊气吐出,身上已经出了一层酸臭的汗水。

  不过,她感到神清气又爽。

  活动下筋骨,发出嘎嘎的响声。

  我知道,这姜小姐的怀阴决已经小有成就,估计刚刚已经突破了一重境界,
达到了锻体的效果。

  虽然现在身上酸臭的满是汗水,其实,洗掉这汗水,裏面的肌肤定然又光洁
细嫩了几分。

  而且,随着功力的精进,她的身体会更加妩媚,也会更加强健,她的媚功会
更加强大,男人们都会被她的魅力所倾倒,这可能就是这怀阴决的强大所在。

  姜小姐似乎也感到身体的些许变化,很是满意。

  肚子有些咕咕叫了,她在饭桌前大口朵以那桌子上的残羹冷饭,先是造了个
饱,然后,又徜徉出去,来到月光之下伸个懒腰。

  这才感觉到身上汗津津的,有点凉,身上有些难受,她打算去洗个澡。

  姜小姐来到院子裏洗澡的房子,本来想着自己弄些热水,却发现那个大澡盆
裏已经装上了热水,难道萍儿那丫头今天看我身子难受,已经给我準备好洗澡水
了麽?姜小姐这麽想着,她进了屋,迫不及待的脱去衣裳,鉆进澡盆裏,舒舒服
服地洗了起来。

  因为天气炎热,大家都想要洗个澡再睡觉。

  供下人们洗澡的总共只有那麽一个洗澡间,还经常被碧晴和春柔她们霸占了

  小安子和阿强只好发扬风格,在露天的地方找个没人的时候,拿凉水沖一下
,冷的两个人直打哆嗦。

  不过,阿强发现,这几天姜小姐病着,她的洗澡间经常无人使用,就趁着晚
上没人,偷偷地烧了热水去洗澡。

  那泡在热水盆中舒舒服服地感觉,比用冷水浇强多了,让他能美美的睡个好
觉。

  仗着他是大奶奶的下人,阿强想着,就是被人发现,也不会有人为这麽个不
受宠的私生女说句公道话的。

  因此,这几天,他常常溜到姜小姐的洗澡间来沖澡。

  这次,他刚刚烧好了热水,却发现忘了带换洗的衣服,就急匆匆的跑回去取

  此时。

  他正朝着姜小姐的洗澡间走去,他哪裏想的到,他的热水澡盆已经被人鸠占
鹊巢了。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