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家人—恋母情人(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恋母情人(11)

  「妈妈今天是危险期……不用这个不行。」撕开了包装,我把油油的小圈圈拿在手上
晃,说道「这个你会用吗?还是要我做一次给你看?」

  「这……」

  「嗯嗯,这个凸出的尖端向外就对了……套下去之前,先把这里捏住,不然空气会跑
进去。」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言传身教吧。为小轩穿上避孕套的感觉,真的令人意
乱情迷得既奇妙而兴奋。这个事情我从来只为老公一人而做,但当下,我却在寓教于乐的
相长过程里,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了「只要这步骤做好了,龟头的顶端就不会因为空气跑
进去而起泡泡,套套也会更紧贴阳具,那做起来的感受更好一些,然后……射出来的精液
都会在这里困住。」

  嘭嘭——嘭嘭——嘭嘭——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跟小轩亲口说上这些字眼。

  「嗯嗯嗯!」小轩点头如捣蒜般,他的身体已兴奋得激荡难耐的发抖。

  「噗……那好,来床上吧。」一边说,我一边往他单人床的里边上挪动,好让给他腾
出一点空位。再繁多再複杂的心思,也比不上身体的感受来得直接彻底。彼此之间的赤身
裸体,同在一张床上,这种感觉永远令人兴奋莫名。所以,与其在那边思忖自己的遣词用
字,还不如把这些事情的背后意义都好好做出来吧。

  「嗯嗯!好、好的!」他手忙脚乱的爬到床上,眼睁睁的盯着我的身下蠢蠢欲动。

  小轩的兴奋神色已经表露无遗,还带一点急色猥亵……还好看见这个表情的人,是我
而不是别的女生,要不然我真怕别的女生会被吓怕。为了让他更好切入之后的事情,我主
动躺下去,为他张开两腿,将那个本应合上的肉缝为他默默打开,静静等待他的进入。

  「呼嗄——嗄,妈——嗄嗄,我、我——我进来了,呼嗄——」还没开始,小轩提着
我的腿弯,已经喘不成声了。隐约之中,我感受到从他的龟头传到阴户上的阵阵颤抖。我
知道他很紧张,我知道自己也紧张得要死。但我知道,只要他做好了心理準备之后,这一
切都会为我们俩带来全新的一种认知。

  「呜……呜嗯,嗯啊啊啊——」阴道口被龟头撑开的一剎那,微妙的愉悦快感急速上
来!当阳具一点一点深入,当阴道一点一点被掰开,划过方寸大小敏感肌肤的异样快感,
那贯彻身心的兴奋刺激感在在把我的心神都抓住了,浑身上下都被这种感觉刺激得不住颤
跳。

  然后……

  挣扎不过两秒,我的心神已要飞走了。

  「嗯啊啊啊啊啊~呼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剎那之间,小轩缠缠着我的双腿,就像抓住最好的落点一样,一上来就是有如脱繮野
马般的抽动。冷峻的阴道因为摩擦而迅速火热起来,冷静的思绪因为连续撞击而颠三倒四
,冷待的情感也因为小轩几近失控的抽插而被连续不断的电击。整个人就在如此连贯不绝
的疯狂抽插中,几近失去常态,好像转瞬之间就会崩溃,高潮似是眨眼将至的一个梦般。

  「啊啊啊啊~嗄~啊啊,啊啊啊~轩轩轩,啊啊,停,啊啊啊,嗯啊,停!停!停!
嗯啊啊啊——」好不容易喊出了停的同时,身体已在如此狂风暴浪的肆虐中正面直观高潮
的汹涌袭来。只知道眼前一白,脑袋一空,整个人就在高潮来临的激烈抽搐中度过,浑身
里外既是难受又是爽得令人心神响往,无法自持。

  「呼嗄——呼嗄,呼——妈,妳、妳怎么了?」到此,小轩才停下来了。

  「嗄嗄,不——嗄,没没,咕噜,没什么,嗄……不、不用急的,啧哈,哈——」曲
折高低的高潮过后,雾里看花之中,只觉得眼前的儿子更可爱更帅气了。

  「嗄,我、我知道,但……因为太兴奋了,所以才……妈不喜欢这样子吗?」

  「呼哈,不,妈很喜欢……」好不容易把思绪拼凑起来,但身体仍像散落的拼图般体
无完肤。颤跳的手轻抚小轩喘个不停的脸,不知是笑是羞还是无奈的,缓缓说道「嗄,但
小轩呀……咕噜,嗄嗄,我们这是在做爱对吗?噗,噗哈哈……」感受着高潮余韵,看着
他无辜稚气的脸,我也道不出自己有这样一个孩子到底是幸福还是怎样。

  小轩眼睛骨碌转了又转,半晌才呢喃应答道「嗯嗯。」

  「我们是在做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是吧?这不是单方面的发洩生
理需要,而且……我们有的是时间呢,对吗?」享受着一点一滴的高潮余韵,我搂抱着小
轩,抚摸他稍稍安静下来的身体,整理他乱了的头髮,然后忍不住跟他亲热了「呼——你
都不想多摸一下我的身体?感受一下我的感受吗?」为着这个小情人,我真忙得既要当妈
也要当个娃,淫娃的娃。

  「……嗯嗯嗯。」

  儿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依着我的话,呆头呆脑的开始向着我的胸部开发——同时
间被亲着,揉弄着,还被一根热腾腾的阳具插着的感受,应该已是一个平凡女人最能享受
到的最高享受了吧。我不知道我这个母亲能够在这方面教会小轩多少知识,说不準,他大
概已在老公介绍的那些健康网站上略知一二了……但也许,这根本就是男孩子与生俱来的
本能呢。

  「啧,啧啧——」

  同时享受身体上三点的刺激,我的身体不只迅速从高潮后的敏感期回复过来,更开始
不受控的向小轩索求更多更多的愉悦快感。尤其是,当感到阴道里头厚实饱满的触感,我
知道小轩的阳具已经蠢蠢欲动……而我,当然也是慾火中烧起来了。

  「呼,轩、小轩……嗯啊~呜嗯嗯嗯~」抱紧了,腿弯自然而然绕着小轩的腰臀开始
协助推送。当再次感受阳具一进一出的缓缓抽插,那速度几近让我抓狂。我很想抱着小轩
疯狂亲他吻他,但嘴唇才刚碰上,却又难掩那种羞涩的浪叫声漏出「嗯,呜嗯~啊啊,呜
嗯嗯嗯~」

  「呼,妈——」

  「嗯嗯嗯~」

  怎么办?小轩在眼睁睁的盯着我来打量呢,好像要把我的一切都看穿一样。而在这个
把我看破看穿的眼神交接过后,他默默的抱紧了我,同时回应了我心深处渴求的事情。无
声无息之间,他的腰臀动得飞快似的,那根硬梆梆的阳具也在我湿润的阴道里头进进出出
,那里头的磨擦让我兴奋得形神都要坏掉,那带起的触电快感更是令人迷失自我。

  「嗯啊啊——啊,啊啊——轩,嗯啊——」连续不断的刺激快感接踵而至。

  「妈!嗄嗄——我、我还是忍不住,嗄——」

  「嗄嗄,嗯啊——呼嗄,轩,儿子啊——再、再大力一点,嗯啊——大力一点干我,
啊啊啊——」

  「嗯嗯嗯嗯!」

  「要、要来了,呜嗯——再大力一点,嗄,快一点,嗯啊——」

  「嗄嗄,妈,嗄嗄,我嗄——我也要来了!」比洪水猛兽还要兇猛的,是儿子这一刻
的抽插。

  再度迎来高潮快感的呼召下,令我彻底沉沦其中迷失自我,只求小轩……更快更猛更
卖力的干我。而儿子也没有辜负我的期待,在呼应的这一连串猛烈抽插下,直直把我送到
跌宕起伏的高潮上去。身体里外都在抽搐打颤,兴奋源头的阴道更像捏住小轩的阳具一样
紧紧包覆起来,而这一下感觉,也让我知道小轩的阳具那微妙的膨胀,也让我知道小轩已
经洩了。

  —— 分隔线 ——

  漫无止境的喘息中,我搂着儿子,轻轻爱抚他的身体,同时也让自己从高潮中慢慢平
伏下来。当心情平伏下来了,才发现这种感觉真的微妙得很。抱着一个成熟但仍稚嫩的身
体,他不是谁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我们才刚做完爱呢。不是跟老公,不是
跟别的野男人,而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棉乾絮湿亲手带大的儿子呢。

  「呜——」躺在我身上的小轩,蓦地发出一声哽咽。

  「怎么了?」比起自己野放的思绪,我更着紧眼前真实的一切。

  「……没。」

  「没什么?你说啊……」安抚他的身心,我温柔的道「还有什么不能说了?」

  「呜……我、我只是觉得感动罢了。」他依在我的肩膀,声如细丝的说「终、终于跟
妈妈做了,觉得……很开心呢。」

  「噗哈,怎么了?上次不是已经做了吗?」对的,就是我被强上的那一次。

  听见我的话后,只见小轩默默使劲摇头,半晌才哽咽的激动说道「不同!那不同……
这次才算是!这次才算是!呜,我的第一次,这次才算是呢!我跟妈妈的这一次,呜,才
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说着,他抬起了头泪眼昏花的看我,就像是要寻求我的认同一样。

  虽然搞不清楚小轩挣扎的点在哪,但我还是姑且顺他意思,默默点头道「嗯嗯,好的。」

  看着小轩因为我的点头答话,那泪花澎湃涌出而滴在我的脸上时,此刻的心情,不比
刚才高潮迭起的心情来得平静。而这刻若有所失的跌宕思绪,没有给我平静思考的缓冲时
间,但着实并不需要。因为我知道,爱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关係,是一种牵绊。而这种感
觉、这种关係、这种牵绊,早在我为自己的人生认真思考之前就已尘埃落定,因为这个人
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对小轩的爱,早在这一切理智思考之前都已经注定下来了。

  「小轩。」

  「嗯?」

  「跟妈妈再亲一下好吗?」

  「嗯嗯?」

  「因为……妈妈很爱很爱你喔。」

  令人难以忘怀的高潮过后,我们母子俩仍是性器相交,肌肤相见,身心相缠。或许比
起落宕起伏的高潮,我更沉溺在这种绵远流长的温存里。因为我知道,激情总有起伏,总
会消减,总会过去。而只有这种细水长流的感情才能真确维繫我们人与人的关係,把我们
的生命从这平淡枯燥的生活中牵引在一起。

  「妈,抱紧一点喔!」说着,小轩突然兴奋莫名的抱住了我。

  「……什么?」虽不知道意思,但还是默默从了。

  只见小轩一手绕着我的背部,另一手撑了一下……哇啊~身心一震!我整个人霎的被
他抱了起来!本以为只是更卖力的相拥而已,但当知道整个人都悬空了后,当下的我也只
能在忙乱中像头无尾熊一样抱紧小轩。被他抱起来后,还没搞清楚状况,但小轩已是越见
鬆容。没个多少时间,他已抱着我走到床下……呜!虽然小轩的那里已经软下来了,但毕
竟还在里头,所以那一下高低差造成的撞击还是打进心坎里去。

  「老爸说得没错呢,妳真的轻得像个纸片人呢。」

  「……你、你要干嘛了?」既惊又喜,但更多的是慌张。

  「去洗澡喔。」

  「洗澡就洗澡了,不能让我好好走吗?让我下来……」话没说完,小轩更用力托起我
的屁股不让我下来。

  「不不不,让我抱着妳去就行。」说着,他忙不迭的走出房间。

  「你,呜——」刚才的慌张惊喜,现在都换成了羞耻了。小轩每走一步,每晃一下,
我们的性器交合处都会随之来一次碰撞。虽知道他的已经软掉了,但那个感觉仍是实在得
很,加上我们母子俩如此赤裸猥亵的身世走到家里的大厅上去,那种既熟悉又突兀的羞耻
心理让我好不难受。直至走进浴室,既羞且恼的感觉都让我说不出话,只能死盯着这个一
夜长大的坏儿子。

  「妈,我们一起洗吧……妳帮我洗一下行吗?」看他兴奋得笑逐颜开的样子,我又气
不下去了。

  「不会自己洗喔?长这么大了。」说着说着,我自然而然跟小轩走进淋浴间里去了。

  「不是啦,自从开始锻鍊后,我都几乎洗不到背部呢。」拉上了玻璃趟门。

  「哪有这么夸张?你又不是什么肌肉男?你这手臂比你爸还小呢!」花洒开了,热水
下来了。

  「哎哎~但我们母子俩都没一起洗过对吗。」洗了,互相洗了。

  「谁说的!你小时候天天都跟我一起洗的呢!」肉慾过后,回到亲情时间上了。

  「哪有!我都不记得呢!」

  「你不记得你说过,『哎妈,你这里也会长头髮的喔?』这句话吗?」

  有时候我会有一种疑惑,小孩都是天真无邪善良纯朴的,但为何一夜转变做成年人了
,他们的身心外表都会起了如此大的变化。如果给我一张囚犯的照片看,那伤天害理杀人
放火无恶不作的囚犯的照片,我一定会深信不疑这是个罪大恶极的人,也不会质疑他是否
罪有应得。但说,如果再给我一张这个囚犯小时候的照片看,我也一定不会怀疑他是否有
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只不过,当这两张照片拼合起来的话,谁能真心相信他们都是同一个
人?

  亲手抚育孩子长大成人,大概就是如此的心情。

  小轩稚气的脸,那个印象仍是深刻烙印在我的心底里,不管岁月流逝,我仍能从现在
的小轩脸上,找到一丝丝重合相像的痕迹。但把自己的儿子比作伤天害理无恶不作的人,
这是言之过重,这我明白……而且这不是一个手掌就能拍响的事情。如果小轩到底是犯错
了,但若没有我这个母亲的纵容溺爱,这事情根本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景况。

  我不知道别人的正常家庭是怎样?我只知道,这个家从今以后不再一样。

  —— 分隔线 ——

  「范先生早。」「范先生你好。」「范先生早安。」在那一连串的招呼声中,那个人
沉着脸色匆匆走过。不过我的个人观感,直接遭到了旁人的质疑。

  「这个客人刚传了电邮过来,要求把份额改为2成……呵。」琼姐一边跟我讨论公事
,一边喃喃道「他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呢。」

  「嗯。」

  「妳昨天跟他出去,应该不赖吧。」对于琼姐所说的,我只是乾笑回应。因为她不知
道的事还有很多,就像今天在所有人回到公司之前,我已把辞职信放到这位范先生的檯上
这事,他们一概不知道。但稍候大家都将知道的是,那个人回到他的办公室,看见我的辞
职信后,将会立刻走出来剎有介事的喊着:那谁谁谁谁,那新来的什么之类的话。

  「嗯。」

  「知道吗,我多久没见过他开心的样子?这个人的伪装超弱的……看来妳对他的影响
力真的很大呢。」琼姐自得其乐的在我旁边喃喃说道。

  听着,我都听着,但还是把自己的心思强行拉回现实,问道「除了把份额改为2成之
外,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吗?刚才你CC给我的电邮里,还有说要把剩余的遗产再拆分给
其余三人吧?但也有执行条件的,不过他附件里写的东西都很潦草就是了,我都看不明白
。」虽已呈上辞职信了,但眼下却只有工作能让我冷静下来,多讽刺呢。

  这一天,跟过去的任何一天没有什么不同。看着同事如常工作,看着范先生如常会见
客人,看着我自己如常应付工作上的日常……差点让我误以为把辞职信投进垃圾桶里。那
是直至下午五点差不多要下班的时候,我才看见范先生挺着一副愁容打开房门,寸步难行
的伫在那里,我才意识到他终于看见了。

  嘟嘟,嘟嘟——

  『五点半我开车车来接妳下班喔(心心)』竟是老公传来的短讯。

  『感谢老公(亲亲)』

  「来我房间。」

  『我订了自助餐』

  『今晚我们早一点吃饭饭(笑容)』

  『还有还有』老公一口气传来几个讯息,让我的电话不断发出讯息音效。

  嘟嘟,嘟嘟——这次传来的是照片,我当然一眼认出那是老公车子的副驾座,而且上
头摆放了一小束鲜花。

  「阿贞。」

  『浪费钱(生气)』

  『花在老婆身上的都不浪费(心心)』

  「阿贞!」

  「是!」只顾着跟老公传讯息,被喊名字的当下,抬眼所见,范先生已经人在我的工
作间跟前。心跳异常的跳,手忙脚乱之间,我急得丢下电话站了起来,结巴问道「……是
?是、是……」眼角余光里,我知道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在屏息静气注视着我们的事情。

  范先生盯着我,也迅速打量我丢下的电话,欲语还休的沉沉说道「……来我房间,我
有事情跟妳谈。」

  面对丢下了这话后已转身离开的他,我踌躇了,我挣扎了,但最后还是拼尽一口气回
道「不。」当下,整个办公室都鸦雀无声,就是某个角落里某人的掀页声也显得如此铿锵
有声。大家都停住了手上的工作,范先生也停住了他的步伐,然后默默回望停在这里动也
不动的我。

  「……这事我们私下谈比较洽当。」范先生平静说道。

  「不,在这里说就可以了。」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独处时间。

  「啧——」不敢直视脸容,但听见我的说话后,范先生好像回以一声苦笑。他深呼吸
一口气,欲言又止,顾左右而言他的回到我的面前,沉着声调说道「呼嗄……我告诉妳,
我现在不会接受妳的辞职。要不,妳来跟我私下再谈,要不我直接撕掉这封信,大家当作
没事发生过。」

  「不。」

  「什么?」

  「我说不。」儘管不敢直视,但我还是鼓起勇气沉沉的道「我不能当作没事发生过。」

  「这……」

  「这事情就此完结好吗?」真的,有些话是当着旁人的脸不好说,语塞的一瞬间我匆
忙说道「这封辞职信除了你,我还同时CC了另外两位老闆和行政人资那边,你接不接受
也好,法例上从今天起,我已经是递了辞职信。」辞职通知了,只差在我是立即付钱跑掉
,还是待个三十天才离开的事情罢了。

  「呼!阿贞,啧……」范先生沉着脸色走回来,顾盼左右强装笑容说「C’mon,That
that that was really no big deal……We can work things out!After all I’ll go
to Singapore very soon!You……you you don’t……」他越说下去,越是顾盼旁人的目
光,声量也越来越轻,甚至到最后竟敢头也不敢抬起来。

  「不,范先生……请你搞清楚,我是以私人理由辞职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係。」对
方越是瑟缩,竟让我更感徬徨。随着他的视线张望,我环顾四周,才发现大家都在看戏般
的注视我们。久未承受过的聚焦目光,瞬间令我感到心慌胆怯,完全没法自已的耷拉着头
。但看着时间已差不多了,我手忙脚乱的收拾行装,沉吟道「范先生,我今天有点不适,
想早一点下班。」

  像落荒而逃般的离开了办公室,才有鬆一口气的舒坦感觉,但到了楼下走出大厦门口
,放眼望去,踌躇去向的一刻仍没发现老公的车子停在哪里——

  「贞!阿贞!」闻见呼喊声的一刻,才发现遥远呼唤我的人不是老公,而是范先生。
不知何时追了上来,他气喘嘘嘘的把我拦下「呼——呃,阿贞……呼嗄!妳……我们不需
要这样的!好吗!Just take it easy好吗!只不过发生了那么一点点事罢了,犯不着又要
resign又要如此对我吧?」

  「不!范先生,请不要一直我们前我们后,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係,好吗!」哪管
昨天发生了啥,也不代表范先生和我就会产生什么关係。

  「什么呀?」

  「……范先生!」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凝重说道「我不想跟你再有任何纠缠,请你放
过我好吗。」

  「呃!不……呃,我……」范先生再度拦阻,气急败坏的道「我、我车上有行车纪录
器,妳知道吗!」说罢的一瞬间,他的脸色顿时铁青狰狞了。

  「你想说什么?」他突然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我告诉妳,我那行车纪录器是相向的,是有在拍摄车厢内的!妳……妳知道的
吧,发、发生了啥都录下来的了!而且是有声音的!」举止就像说话,面目就像心绪,范
先生这刻的一切都是如此惹我厌恶憎恨。而我,也是直到此刻才醒悟到,这是要威胁我的
意思吧。

  当下瞪着这个人,头壳心脏浑身上下都莫名奇妙的揪紧发热,几乎什么都想不到动不
了。

  「妳、妳不要这样瞪着我……呃,我只是……」

  但看着范先生的吞吐结巴,我的心绪竟一下子飞远了——这种桃色丑闻从来都没少看
过,高官显贵、名流富豪,这些丑闻总会三不五时的浮现,但我哪有想像过会发生在自己
身上。所以说,我也会像那些人一样被一堆无脑记者追问吗?也会成为在电视上连续七天
播报的焦点故事吗?啧……但我是谁了?谁会在意我这种毫不起眼的人?相对比我的存在
,要是昨天发生的事真的如实抖出来,他的名声不是更岌岌可危吗?

  但我要害怕吗?应该是要害怕吧!这件事情一旦被揭发,最痛苦的人一定是老公……
但看着范先生这副举止失措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他既可悲又可怜。

  「妳、妳不要如此怨恨的瞪着我,好吗……阿贞,我、我只是不想妳离开我而已!我
……我没有要威胁妳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老婆~」

  「啊?」没有这一声呼喊,我大概还沉浸在胡思乱想之中。

  当我转身回首,老公那捧着一束小鲜花的身影正在人群中穿插而来。同时间,我的手
被范先生拉着了。就这么一瞬间,我几乎是条件反射歇斯底里的甩开了他……跟一个陌生
男人的身体接触,不管如何,都令我感到万分焦虑身心不安,何况说,老公快要来到我的
眼前。

  「放手!」

  「妳、妳听我说,我是真的……」

  「不!都不用说了!」回望这个年纪比我大的男人,那唏嘘的样子,那惆怅的脸容,
我蓦地说道「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的了,但我们没有可能的……范先生,很感谢你的错爱
。」说罢,范先生的眉宇压了下来,一副千言万语说不尽的委屈样子,而他的手亦终于在
老公来到之前便鬆开了。

  「老婆~」老公终于来到我的跟前了,站在我和范先生的前边,捧着小鲜花的他跟我
和范先生微笑招手。儘管笑容灿烂,但我能看出来那是皮肉乾笑。因为我心里知道,也作
了最坏打算,老公刚才已亲眼目睹我和范先生的纠缠了。

  —— 分隔线 ——

  「干嘛……浪费钱喔?」捧着鲜花的不再是老公,而是我。第一次让老公目睹,第一
次让事情变得难堪,第一次直观愧疚感,如此种种都让我坐立不安。被如此强烈的愧疚感
包围住了,捧在手里的鲜花,坐在老公车上的副驾,眼前的一切,此刻都成了愧疚感下压
在头上的痛苦象徵。

  「呼~」老公轻声叹声,平静说道「都说了喔,花在老婆身上的都不是浪费呢~」

  「啧哈。」

  「而且喔……」一边开车,老公一边欲言又止。

  「嗯,而且什么?」

  「……今天是我们相识拍拖一个月的第十八个週年纪念日呢。」说着,老公的眉梢轻
跳。他这个轻佻得意表情,着实让我搞不清楚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什么?什么一个月的纪念日?你认真的吗?」虽然我很重视我们俩相处的时光,但
我好歹没有疯狂到把每一天都视作最特别的一天。毕竟生活就是如此,哪管当天的心情如
何激动汹涌,总有一天会被磨灭消逝,所以我从不要求老公为我记下哪一天哪一个时刻的
哪些事情。

  「我说真的。」老公含笑回望我,轻轻点头道「……要迈向瓷婚了。」

  「瓷……什么婚?」

  「结婚二十年就是瓷婚了,陶瓷的瓷。」一边开车,老公不忘顾盼我一眼「虽然还远
呢。」

  「呃嗯。」

  对喔。记得十五週年的那一次,老公也说了另一个相类似的东西出来……不行!我连
这个都忘记了!只好赶紧的偷偷摸摸的掏出手机,从网上查看这个东西的来历。网上说,
结婚十五年的是水晶婚。然后二十年了,是瓷婚。说真的,我不知道这些名词背后的含义
是啥,也不清楚老公是否也明白这些含义,我只肯定的是,他比我想像中还更重视这段婚
姻。

  在这之后,老公一直沉默不语,以超出我想像的专注放在开车上。这不是他的性格,
这不是他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开车这事对他来说,本来已是驾轻就熟的事情而已。自我认
识他开始,他就是一个机械迷,所以他才会去当技术员、工程师之类,而且当时家里装潢
……算了!不应把问题扯远,我应该要更直观面对问题!因为我知道什么原因!因为这是
老公甚少流露出来过的表情神色,那是猜疑不安抱怨惆怅的表情,那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导
致的后果。

  「你怎么了?」

  「嗯?」老公乾笑回应,简单回答「没。」

  「那你为啥不说话啊?」

  「呃呼——嘘——」老公呼吁欲言,直待车子塞在车流中,才缓缓喃道「他……谁?」

  「我上司。」没啥好转弯抹角的了,蓦地续道「我今天递了辞职信。」

  「……哈?妳、妳说什么?」老公瞠目结舌的看我,那反应之僵,车流动了也还没有
反应,直至后边的车子响号了才回复过来。

  「我说,我今天跟他们递上辞职信了。」我转身向他凝重说道。

  「呃呃呃,为、为为为何的?」纵有结巴,但难掩老公脸上的喜悦神色「不是做得好
好的吗?」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不工作的话,你还会不会养我?你说会,所以我才把
工作辞掉的喔!」为了更好掌握老公的心情,我退一步进两步的说「你不会现在才想跟我
说,要我继续工作吧?我辞职信都交了,刚才我上司还在那边撕掉脸皮要留我的!你不要
现在才呼拢我,好吗?不然就要换我撕掉脸皮回去求他了。」虽然态度是如此咄咄逼人,
但我知道自己都快要露底了。

  老公的喜悦神色是如此坦蕩,趁着车流一时停一时溜的,他举止失措想要拿烟又放下
,还差点误打灯号走错线道。他呼呼笑说「哈哈,哈哈……这、这些工作不干就不干了,
不会亏喔。而、而且妳上司的样子也太失礼了吧,对吗?说就说了,还在那边动手动脚的
,妳说对吗。」

  就知道看见了,所以才摆这个样子给我看。

  当看见老公转忧为喜,我才敢轻如无声的问道「所以你刚才是在吃醋了?」

  「吼~神经病喔~吃什么醋了?」老公既惊又喜也得装作若无其事的,猛的耸耸肩膀
道「啧!我刚才只是在观察那家伙的行动罢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喔!在
下刚好路经此地,本来还想看看要什么时候出手,来一个英雄救美的戏码呢!啧啧啧~我
告诉妳,刚才我拳头都握好的了,随时随地準备好挥个右勾拳出去的呢。」

  「你说你吃醋的话,我还是会高兴一点点的。」这不是赌气说话。

  「那、那那那……当然有一点的。」不知道老公是想明白了,还是纯粹在配合,龌龌
龊龊的道「那、那我一直都不想妳再出来工作的,我之前也有说过的,因为……我就知道
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一起那么久了,妳不是知道我是那种脸上挂不住的人吗,我既不想
妳爸妈觉得我养不起妳,也不想妳抛头露面出来工作,我……」只是没想到老公说的,比
我想像中的更多。对的,老公曾说过要是我感到无聊了,可以去找些手作坊之类的来打发
时间,因为那些地方人际关係简单多了。

  「……嗯。」也不知道什么神推鬼使,我突然说道「你是怕我被别人抢走吗?我可是
跟你结了……」

  「对!」没等我说完,老公已激动答道。

  「呃……」还是头一遭听见老公态度如此。

  「我超害怕的!」眼睛看着前路,但却看着另一个地方似的,老公闷闷不乐的续说下
去「不是不相信妳,我只是对自己没信心……不像妳,我从小到大都是没吃过天掉下来馅
饼的人!我这一生唯一最幸运的,就是认识了妳!所以我想给妳最好的最多的最美的东西
,我不想让妳吃苦,不想让妳在外边营营役役,我只想让妳待在家里就好,安安逸逸的当
个好妻子好妈妈就行了。」

  「这……」虽然还没消化得了,但那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温暖得很。老公以前有说过这
番话吗?大概有吧!每次跟他的公司同事或朋友聚会,每次话题一带到我,他总会有点沾
沾自喜的样子。而且记得婆婆有说过,她儿子娶到我是捡到宝之类的话。

  「这什么?妳、妳也……说些话给点反应喔。」老公忙不迭顾盼我的反应,很是紧张。

  「这、这我不是辞职了吗?但……」

  「但什么但了?妳不要现在才跟我说,其实妳是找到了另一份工作喔!」

  「不是啦,我……」心里一阵暖一阵乱,汹涌的情绪推使下,莫名奇妙的便说了「我
、我只是想说,把我留在家里有比较安全吗?你、你别忘记,你的宝贝儿子有恋母情意结
的呢。」

  (本故事为原创作品,发表于春满四合院。)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