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即书换-幽香篇 (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应该不用多说什幺吧…

  这是东方即书换系列的倒数第二篇了。

  肆意颠覆常识所带来的人物行为突变是最好看的啊。

         ————————————————

  「呀啊!」

  时间是上午。

  在人间之里上空传来的巨大的爆炸音和少女的悲鸣,引人注目。

  「啊~咧~……」

  悲鸣的主人是一个小妖精,她冒着黑烟,无力的缓缓落下,然后在碰到地面
之前就化为了小小的光芒消散了。

  而就在刚刚,让她消散的罪魁祸首,就是住在太阳花田的花之妖怪风见幽香,
她一边俯视着光的残渣,一边说出了「请节哀顺变」的临别赠言,露出了微笑。
那是既不柔和也不优美,连一点点温柔的碎片都不存在的妖怪的笑容。

  仅仅因为身在此处就进行单方面虐杀的幽香,消磨时间之后,慢慢的降到了
地上。

  虽然她一脸微笑,但她心里其实很是烦闷,因为最近,没有什幺很刺激的事
情发生。

  刚才的虐杀妖精对幽香而言已经是日课一样的日常了,是没什幺意义的打发
时间的行为。

  幽香优雅的降落在人间之里,举着阳伞走了出去。见识了刚才的虐杀行为的
人间之里的人们顿时慌慌张张的作鸟兽散,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去。没有任何一个
人想要和她搭话。

  这也是肯定的吧,说到风见幽香,即使是在人间之里现身的妖怪之中,她也
拥有强大的力量,对人们而言,她就是恐怖的象征。

  平时举止端庄的她,一旦碰上有人对她无礼,她必然会给予相应的报複。明
白这一点的人们不仅会对她十分礼貌,而且会和她保持距离,绝不触犯她的逆鳞。
简直就像是神明崇拜一样。本来,幽香自己也不想要违犯妖怪贤者立下的规则,
所以她不会行虐杀人类之事,但即使如此也没人愿意亲近她。因此,在人间之里
中心散步的她的身边,总是留有空间。

  虽然幽香对于自己作为妖怪被人类所敬畏而感到满意,但也确实感觉十分无
聊。

  「啊——啊,还是去神社玩吧。」

  博丽神社,无论是被自己欺负的弱小对象,还是有着谈话价值的强者,都会
聚集在那儿。

  这是因为那个神社的巫女,有着能够吸引很多人类和妖怪的不可思议的魅力,
连幽香也是那大多数之一。因此,只有巫女在的时候,她也会经常去神社。

  和现在害怕的躲避自己的人类不同,从过去开始,那个身为人类的巫女就完
全不害怕风见幽香。她是一个能和幽香进行激烈的弹幕游戏,或者在宴会上一起
喝酒的稀有的人类。

  当那个少女在的时候,就是自己能够从长年的无聊之中解放出来的珍贵的时
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喜欢看到拜访的时候,那个巫女一脸麻烦的表情。

  「……决定了。」

  既然决定了,那幺首先先去酒店买点土产吧。

  虽然一直都是空手去的,但是偶尔买点酒菜过去也不错。

  让那个看到妖怪就会皱起眉头的巫女绽放出笑容吧,不如说,看到她从怀疑
变成惊讶的表情,也是一道不错的下酒菜。

  「啊,打扰一下。」

  就在此时,幽香身旁有人向她打招呼。

  她转过头来,一个全身上下毫无特点的人类青年正朝她走过来。

  「你是风见幽香,对吧?」

  「……你是?」

  「啊,十分抱歉。我叫○○,是一名微不足道的人类,不过我如今正在练习
特技,就是这个。」

  青年从行李里面拿出来一个东西给幽香看,那是写着「妖精也可以!催眠术
讲座达摩草??篇」的书。

  (??:在《东方花映冢》中,达摩草表示easy难度。这种草是一种
名叫「臭菘」的植物。)

  幽香不由皱起了眉头。

  「催眠……?」

  「没错,是催眠术哦。啊,难道你不相信?我可是真的会使用催眠术哦。因
为我对熟人还有其他人用过都成功了。」

  「所以,接下来你就想对我试试?」

  「呜。」

  幽香只是微笑了一下,青年就吓得倒退了几步。

  当幽香露出这种像花朵一样的笑容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她已经对对方动怒了。

  但是青年虽然十分胆怯,却没有立刻逃跑。

  「没、没错。我的催眠术已经对人类通用了。但是,对妖怪是否有用我还不
知道。所以幽香小姐请务必……」

  「无聊至极。而且,就算你说对人类通用了,那也说不定只是你周围的人在
迎合你而已。」

  「……确实有这个可能。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想要请绝不会留情的作为妖
怪的幽香小姐来试一下我的催眠术。如果是你的话,没效果的话肯定会直言不讳
的说没用的吧。这样我也就放弃了。求你了!」

  幽香用毫无感情的瞳孔盯着低下头的青年。

  催眠术什幺的,只是无聊的把戏。不过虽然它确实无聊至极,但这个明明很
害怕自己,也要拜托到这个程度的这个男人的姿态,让幽香对这一介人类有了些
许好感。

  就把这作为去神社之前的余兴活动好了。让他尽全力去做,再让他变得沮丧
吧,这样来羞辱他。幽香如是想到。

  「可以。」

  「真、真的吗?」

  「敢来求我,你勇气可嘉,我原谅你了。不过,如果我腻烦了,可就不会再
陪你了。」

  「好、好的!十分感谢!那幺。」

  青年擡起头,凝视着幽香,双手合十。

  随后,他嘴里念着「嗯木木木……」的毛骨悚然的话,双手摩擦起来,随后
气势汹汹的将手掌对準了幽香。

  「哈!」

  「……」

  「很好,这样幽香小姐就被催眠了!应该。」

  「…………」

  「啊咧?怎幺回事?」

  「我可以回去了吗?不,我可以揍你一顿吗?」

  「诶诶!?」

  他只不过是做了一些连暗示都没有的奇怪的动作,这种东西根本就算不上催
眠术。

  看到青年如此真诚的恳求,幽香还真的有些期待青年会表现出怎样的技术的,
幽香对此后悔不已。

  但是,青年却仍然十分认真的拼命想要说服幽香。

  「请、请等等。这个真的是真的啊!」

  「果然你是被熟人欺骗了吧。」

  「我是说真的!嗯——对了,必须得下命令才行……很好!」

  啪叽!青年打了个响指。

  然后对着面带惊讶的幽香说道:「当你下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你就会变
成狗!」

  「……你说什幺?」

  「你会变成狗,就是犬!你会变成最喜欢我的、我饲养的小狗!」

  「我明白了。那幺现在开始就让我来彻底的揍你一顿吧!」

  看到满脸笑容的幽香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青年再次打了一个响指。

  「再一次听到的时候,你会回複原状——」

  「让我在被别人看到之前把你给——」

  啪叽!

  「干趴——汪!」

  话说到一半,幽香突然手掌和膝盖贴在地上,在青年面前蹲了下来。

  刚才还拿在手里的喜爱的阳伞掉在了一旁,但她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朝着青
年撒娇。

  「汪汪、汪、呀~嗯……」

  「哦哦,乖哦乖哦。」

  而且还一边摇着屁股,一边用头摩擦青年的膝盖。

  已经成为最喜欢青年的雌犬的幽香因为被摸了头而嘻嘻的笑了出来,并充满
爱意的去舔青年的掌心。

  「汪呼汪呼,呀!」

  「哦?」

  幽香像狗一样围着青年转了几圈之后,倒在地上仰面把自己的肚子露了出来。

  她弯曲着手和脚,做出服从的姿势,伸出舌头不断地喘息着,用纯粹的眼神
看着青年。由于擡起脚弯曲了膝盖,裙子被翻了过来,内裤都看的清清楚楚,不
过幽香一点都不在意。

  「哈、哈、哈、呀、呀~嗯。」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来,我挠我挠我挠。」

  「汪汪!」

  青年如幽香所愿隔着衬衫抚摸幽香的肚子,幽香一脸开心的叫着。

  看到幽香已经完全成为了狗,青年十分满足,随后往后踏了一步再次打了个
响指。

  啪叽!

  「哇呼哇呼、库……那幺,已经结束了吗?」

  响声一起,幽香立刻站了起来。

  刚才在地上滚来滚去,用谄媚的眼神盯着青年的她仿佛是虚幻,如今的她,
只是用冷漠和蔑视的眼神看着青年。

  能够证明刚才的事并非虚幻的阳伞满身是土,然而幽香自己却完全没注意到。

  「什幺,意思?」

  「确实在刚才我像是听了你的命令,蹲了下来变成了狗。」

  幽香撩起了头发,冷静的看着青年。

  「但是,那并不是因为你下了命令。这种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啊。确实是这样……你说得对……」

  看到因为自己的正确理论而垂头丧气的青年,幽香十分惊讶。

  「像母狗一样四肢爬行,伸出舌头挺起屁股这种事情对我而言不过是日常罢
了。以为让我做这种事情就是催眠成功了?太让我失望了。还是说,把我当成笨
蛋了?」

  幽香并不是真的很愤怒,只是稍微威吓他一下。如果他就这样子跑掉的话,
那幺这场无聊的余兴节目也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他却十分焦急的低下头,双手合十恳求道:「再、再来一次!求求你了,
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哈啊……行吧。那幺,这是最后一次哦。」

  幽香心怀慈悲的将最后的机会赐予了那个人。

  虽然知道催眠什幺的对自己来说是毫无效果的,但是看到青年那拼命挣扎的
模样还是十分愉悦——「那幺幽香,把衣服全部脱掉让我看看你的裸体。」

  「嗯,好吧。」

  听到青年的话,幽香点点头,然后立刻开始脱起衣服。

  她首先取下了领带,然后一个一个的解开了扣子,把红色的衬衫脱了下来,
然后又立马把裙子解开,裙子掉在地上发出「啪莎」的声音。

  瞬间身上就只剩内衣的幽香一脸淡然的双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纽扣。顶
部有着鲜红果实的丰满的胸部就这样露出了全貌。随后,她将遮住身体的最后一
块布干脆的在青年面前脱了下来,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就这样,幽香那在漫长岁月中无人看过的身体全貌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道路
上暴露了出来,并嘲笑道:「行了,我脱光衣服了……怎幺?你满足了吗?」

  「诶?」

  「……真是的,一边说着催眠,一边命令我做脱衣服这种无聊事情的人不是
你吗?」

  「无聊的、事情?」

  「嗯,没错。在人间之里的正中央公然开始的花之妖怪脱衣秀,不是理所当
然的事情吗。你这家伙,有没有常识?就算你不下这样的命令,我也会想脱光衣
服,将胸部和小穴暴露出来,成为男人们的自慰道具的。」

  (早苗:在幻想乡,可不能被常识所束缚!)←请无视这句话……

  「怎、怎幺会……我浪费了这最后的机会……」

  「真遗憾。我还想看看你的催眠对我有没有用呢。那幺就再见了,贵安。不
过也算是打发了不少时间呢。」

  幽香用冷淡的目光看着青年,优雅的转了个身离开。

  「餵,等等,幽香!」

  啪叽!

  「————」

  在那无言的话语中,什幺都没穿露出背部和屁股的幽香仿佛时间停止般停下
了动作。

  连踏出去的那一步都静止在那儿,踏在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转过来,你还要和我聊一会儿呢。」

  「我知道了。在你满意之前,请继续命令我吧。」

  幽香转过身来看着青年,对于青年突然转变的态度,以及刚才本想离开这里
的自己的想法被立刻改变这两点没有任何的疑问。

  这一瞬间,幽香自己想要离开的这个想法,在命令被解除之前,已经永远无
法实现了。甚至连离开的想法都不会再出现了。

  现在,幽香正按照青年的命令,全裸的站在青年面前,她已经成为了单纯的
为了等待下一个命令、并忠实执行的存在了。

  「那幺,你这个连已经被催眠了都注意不到的愚蠢母猪,还用那种口气跟我
说话?给我谦卑的跪下道歉。」

  「我明白了。」

  幽香面对青年的怒火,很是率直的跪在了地上,额头碰到地面。

  「我是简简单单就被替换了常识,听从命令脱光衣服的大妖怪(笑)风见幽
香。我这个连已经被洗脑完毕都没有注意到的呆板妖怪竟然对○○大人口出不逊,
真是万分抱歉。」

  幽香毫不犹豫的听从了青年的命令,全裸着下跪,并谢罪。

  对于如今自己对着刚刚碰到的人类露出裸体甚至使用敬语一事,她没有任何
的疑问,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屈辱,反而将其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很好,我原谅你了,站起来吧。你可以换回你之前那种语气了。」

  「我明白了。」

  即使是幻想乡屈指可数的拥有强大妖力的妖怪,也没法反抗青年,只能任由
他玩弄身体和心灵。

  风见幽香已经变成了连尊严被践踏、被操控也不自知、任何想法都无法实现
的可怜的玩具,青年对于这样的风见幽香,再次毫无慈悲的下达了命令。

  「……你又想做什幺徒劳的事情?反正无论你做什幺,对我都是没有用的。
果然你这家伙的催眠术——」

  「首先,把刚才脱下来的内裤戴到头上。」

  「行吧。」

  幽香按照青年的命令,将刚才还遮住自己最重要部分的内裤捡了起来,戴在
了自己的头上。

  绿色的头发从两个洞里面伸了出来,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滑稽。

  「我戴上了,然后呢?」

  「然后把胸罩当成项链戴在脖子上。快点。」

  「是是是。」

  幽香捡起胸罩,淡然的戴在了脖子上,本来应该遮住胸部的罩杯部分却搭在
暴露出来的胸部上,鲜艳的乳头完全没有遮住。

  幽香依然一脸冷淡,认为自己处于绝对的优势,完全没在意她现在的装扮比
全裸更加变态的多,她站在青年面前,等待着他的下个命令。

  「很好,那幺……那个不错。」

  青年四处张望,发现目标后,转过头来望着幽香。

  「餵,幽香,你是处女吗?」

  「是啊,怎幺了?」

  「呼姆……也就是说你没有和男性的SEX经验咯?」

  「那是当然。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让男人碰触过我的身体。」

  脱得精光、头戴内裤的幽香听到这性骚扰的发言,也只是理所当然的坦率的
回答。

  青年对答案十分满意,淫笑了起来:「是吗。那幺,那边那个居酒屋里大快
朵颐的那个家伙——」

  ……

  「哈咕、嘎咕嘎咕……团子莫古莫古、请再来一份、哈姆、嘎咕嘎咕。」

  一边吃着团子一边下单的这位男性,有着远超人类标準体重的肥胖身躯。

  他的脸就和他肥大的身体一样鼓鼓的,无可否认的给人一种丑陋的印象。

  全身散发出各种臭气,「本来」应该不会有人会特意走进他吧。

  「餵,你好。」

  「噗嘻?」

  正吃着团子的男人听到背后有声音传来,他转过身来,只见和癡女没什幺差
别的幽香站在那儿。

  「幽幽幽、幽香酱!?您、您、您为何会在这里!?」

  男人并没有提及幽香那与平常完全不同的非常识的姿态,虽说他在幽香的身
姿映入眼帘之时,就理解到幽香全裸的事实,甚至瞬间偷偷产生了情欲、甚至勃
起,但他并没有认为这幅姿态有何异常。

  在如今的他心中,只有被无数人公认的最强的妖怪向他搭话这件事而引发的
困惑和恐怖。

  「呼呼,你没有必要那幺害怕哦,小猪猪……」

  幽香毫不隐藏对下等人类的嘲笑,朝男人走进。

  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谑谑————!!!」

  发出了连店子外面都能听到了巨大声音。但是,周围的人类仅仅因为这大叫
而震惊,看了幽香一眼,但立刻就是去了兴趣,各做各事去了。

  随后幽香蹲下,双手抱头,张开双脚。

  在胖的连眼睛都被脂肪遮住的男人面前,幽香踮起脚尖,做出蹲踞的姿势,
上下摇晃着恳求这男人。她脖子上戴着的胸罩随着幽香的动作而摇晃着。

  「我是风见幽香谑谑? 雌蕊的受粉合体?谑谑!!我想要你的下等基
因谑谑? 注入到我的身体里谑谑!!?」

  「诶?诶?诶?」

  「不好意思谑谑?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摇晃摇晃?你不过是只能服从
的将种子牛奶提供给我的可怜的小猪呼呼?噗噜噗噜噗噜?谑!!」

  「我我我、我知道了噗嘻!」

  幽香一边摇晃着屁股,一边跳着求爱的舞蹈,她用颇具威胁的眼神瞪着男人。
其丰满的胸部顶尖的粉红色凸起已经勃起,发情的爱液从私处流出,滴了下来,
濡湿了居酒屋的地板。

  头戴内裤、眼神可怕的幽香看到吃惊的男人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她露出了
微笑。真是个单纯的男人啊。

  男人慌慌张张的将盘子里的团子一扫而空,然后结了账。之后,走到幽香的
身边,幽香依旧摆着变态工口蹲踞的姿势,这姿态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是花之妖怪,
然后男人俯视着幽香。

  「那幺……需要我做些什幺呢?」

  「你这还不明白?就算在人类里,你也是愚蠢的家伙呢。」

  「嗯对对对、对不起!」

  「没事。你只需要遵从你的雄性本能奸淫我这个用了就可以丢的充气娃娃就
行了。」

  「为、为什幺幽香要找我这种……」

  「你非要我告诉你你才明白吗?你这头蠢猪。」

  「十、十、十、十分对不起!」

  「要说为什幺,那是因为被○○命令了啊。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可能吗?」

  听到幽香的话,男人点了点头,感到了一种奇妙的说服力。

  「虽然不是很懂,但我知道了。那幺幽香酱,接下来我、我就要、侵、侵犯
幽香酱了哟!」

  「嗯。当场用完我就扔掉就好了,搞快点!」

  「咕嘻?嘻嘻嘻嘻?。」

  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突然能够丢掉处男的身份了,男人开心无比,露出了丑
陋的笑容,然后双手捧住了幽香的脸,随即、噗嗤呜呜呜呜!

  「嗯莫咕。」

  堵上了她的桃色嘴唇,强力的吸允了起来。

  幽香对此毫不抵抗,任由自己的舌头和唾液被男人所吸允。

  啾噜噜、噗嗤、噗呲、啾噜噜!

  「嗯~~~姆噗噗、嗯噗。」

  巨大的吸力让幽香嘴里的空气都被吸干,让幽香的脸颊都瘪了下去,做出了
一个特别滑稽的表情。

  幽香对自己的情况毫不在意,反而突然伸出右手,摸进了男人的裤子里面。

  男人因为阴茎被直接摸到而吓了一跳,松开了幽香的嘴。

  「呜噗嘻!??」

  「嗯噗噗? ……怎幺了?只是摸了摸你的包茎小鸡鸡而已。」

  「可、可恶。」

  听到幽香的嘲笑,男人不服气的用舌头舔起她的脸来。

  噗啾、噗啾噗啾、咕啾……

  男人执拗的舔着幽香的脸,接着是嘴唇、双颊、鼻子、眼睑,整张脸都被布
上了口水的标记。

  同时,他用手抓揉着那暴露在外的乳房,吸允那粉色的乳头。

  即使闻到男人的唾液和汗味交杂在一起打的刺激性异臭,她也没有什幺反应,
而是想要继续刺激愤怒的他一样左手抚摸着他的背部,随后和右手一样伸进了他
的裤子里,手指顶在了他骯脏的菊穴上。

  噗嗤。

  「嗯噗!?竟然做到这个程度?!」

  「好了好啦? 我会尽情的玩弄你的菊穴,你就像只猪一样给我鸣叫吧? 」

  幽香用手指刺激着男人的前列腺,将他推向性奋的顶峰。

  当然幽香的右手也不忘上下撸动,刺激着男人的肉棒。

  「好啦,快点把你的特浓猪奶射到我手上让我的手怀孕吧? 精液biubi
u? 精液biubiu? biubiubiubiu噗噗? 」

  「呜、呜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咄……噗!帕库、噗……

  前后被幽香夹击的男人屈服了,穿着裤子就在幽香手上射精了。

  幽香在欣赏了男人因为射精快感而呻吟并作出无比丑陋的高潮脸之后,脱下
了男人的裤子。

  顿时,被精液汙染成黄色的内裤露了出来。

  「呼呼、射了蛮多呢? 行了,快把内裤脱掉。差不多要开始交尾做爱了哦」

  「是、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