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文涓的大学生活】(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李长歌
2021/05/26发表于: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3000

    我的女友叫蒋文涓,今年二十一岁,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我从高中开始追求她,直到上一个月她才答应我做我女朋友,条件就是我俩在谈恋爱的时候仅限于牵手拥抱接吻,不能做出格的事情。我是真心喜欢她的,与那些把女友当泄欲工具的渣男不同,这种事自然是答应了下来。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更别说这种可有可无的条件了。
    能用手蒋文涓这样一个女朋友,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她身材高挑,面容精致,虽然只有二十一岁,但身体近乎发育成熟,不对,应该是过度成熟,木瓜般大小的胸部,肥硕的蜜桃臀,可以说秒杀同龄所有女性。
    在她成为我女友之前,我们宿舍里那些男生可没少当众意淫她。说她是什么校园母狗,泄欲工具,全校所有老师的肉便器一对大奶子就是被男人暴力揉搓才这么大的,肥硕的大屁股也是男人肏她屁眼时,不断撞击才会变成如今这番宏伟的。
    因为那时她还不是我女朋友,所以当别人意淫时我也就一笑了之。后来,当他们都知道蒋文涓是我女友后,也就没有在当着我的面说些污言秽语,只是每次他们很晚从外面回到宿舍时都会时不时的很诡异的看着我笑,弄得我莫名其妙。
    今天周末,想着没课约蒋文涓晚上去看电影,所以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才接。
   “喂,啊,老公,怎么了啊~。”
    蒋文涓妩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伴随着的是有些急促的喘息。她一声“老公”叫得我飘飘然,根本没有发现电话那头传来的一阵阵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以及一阵诡异的嘎吱声。
   “文涓,你在哪呢,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我拿着电话,关切道。蒋文涓身边似乎有很多人,因为我听到不少男生淫荡的笑声。什么“婊子”,“母狗”“奶子”“屁眼”之类的。
   “我,我在宿舍啊啊啊啊,我在做,啊,做锻炼,有点喘。啊啊啊,不行了,不是,我室友跟我开玩笑,压在我身上,压得我痛死了。 你说怎么这么吵啊?旁边宿舍有男生表白,几十个男生在那起哄呢,当然吵了,啊啊啊,你们轻一点啊啊啊啊。”
    只听耳边传来女友一阵痛呼,紧接着好像是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如同放鞭炮的啪啪声,以及床铺不断摇晃的嘎吱声。
     我叹了口气,随后挂断了电话,心道,女友的室友是真的太烦了,都不让他们情侣之间好好聊天。
     半个小时后,蒋文涓回拨了过来,她气喘吁吁的说着:“老公啊,我肚子好像不舒服,你能陪我去趟医院么?”
     我连忙紧张道:“你怎么了?严重吗?我现在马上过去?”
     蒋文涓说道:“不严重啊,可能是我室友刚才太用力了,我肚子现在很胀。”
     挂完电话,我连忙飞奔着朝蒋文涓宿舍跑去,刚到她们宿舍楼下,便看到几十个衣衫不整的男生从宿舍楼出来,一个个熊腰虎背,好像是体育系呃,他们边走边一脸淫笑的交谈着。
     “卧槽,那婊子可真厉害,我们这么多人从昨天晚上肏到现在,她竟然除了骚逼和屁眼有些合不拢之外,竟然没有一点事。”
     “对啊,操到最后,那骚货的阴唇都肿得又肥又厚,夹得老子的鸡巴更紧了,不亏是我们学校排名第一的校鸡。”
     “啧啧,这算什么,这母狗曾在大二的时就住在男生宿舍的,被整栋宿舍几千名男生操了整整一年,听说这骚货就连列假也要不断的挨操。那些干她的男生从来不带套,一年之中,这母狗不知道被干怀孕多少次,又被干流产多少次,就算是流产了,在医务室也要不停的被干。”
     “这么说来,我们还是太小儿科了,下一次晚一点刺激的,试试同时10个人干她怎么样?”
     “哈哈,不错,我看那婊子的骚逼和屁眼能同时塞进去4根鸡巴。”
    听到这些人的粗言秽语,我不由的心生鄙夷,一边质疑这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生只会在心里意淫某个性感的女生,自己的女友估计也在这群屌丝口中变成只会对着大肉棒翘起肥臀掰开骚逼屁眼的人形肉便器,自己那清纯高冷的女友蒋文涓只怕在他们脑海中被肏了上万遍,身上的每个肉洞估计都已被他们操烂了。
    一方面又鄙视着现在的某些女生,外表看似清纯,却是一个个很容易被肉棒肏得两眼翻白口吐白沫的反差婊。嗯,幸好自己的女友不是这样的人。
    那群男生的污言秽语渐行渐远,正当我臆想时,一道靓丽的艳影出现在我面前。
    当我的女友蒋文涓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除了心生欢喜之外,胯下的肉棒也不由的硬了一份。
    只怪蒋文涓今天的穿着实在是太性感了,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微卷的头发披在两肩。她穿着一件紧身的低胸连衣裙,饱满的胸部露出大半,上面挂着疑似汗渍的液体,大半个滑腻白嫩的乳房裸露在外面,似乎在低一点就能看到乳晕了。下摆短至大腿根部,包裹着她肥硕的屁股,弹性十足的布料被撑开,印出疑似丁字装的内裤。
     她修长白嫩的大腿前后晃动间,似乎都能看到那隐藏在少女最深处的私密。
    “看什么呢?”
    蒋文涓来到我面前淡笑到,往日清纯的眼眸中竟带着疑似魅惑,她面色潮红,气息不稳,似刚经历过猛烈的运动,浑身上下沙发着不知名的味道。
    “咳咳。”
    我假意咳嗽几声,来掩饰心中的尴尬,然后说道:“老婆,你怎么穿成这样啊。”
    蒋文涓眉头一皱,突然有些痛苦的说道:“我肚子不舒服,痛得厉害,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你怎么了?”
    我连忙扶着她的手臂关心道,视线不由的看相她肚子,顿时一惊。蒋文涓的丰满肥硕的乳房下是高高隆起的肚子,跟怀孕似的。
    蒋文涓潮红的脸更红了一份,略显尴尬的说道:“我室友硬要喂我吃东西,吃得太多了。”
    隔得近了,蒋文涓身上的那股不明的味道更浓烈了,红唇轻启间,似乎还有一股腥臭味传出。
    我一边扶着她朝校外走去,一边心生疑惑:这是吃了榴莲吗?
    蒋文涓似乎越来越难受了,每走动一步,喉咙间便会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我不敢怠慢,连忙叫了车带着她去了最近的医院。
    挂了急诊后,我们很快来到了急诊室,接待我们的医生是一个60岁左右的秃头老头。他眼神极为猥琐的看了女友蒋文涓一眼,指着一旁的病床说道:先躺在上面吧。”
    那是一张可以移动的铁架床,床的中间隔着一块布帘。我见医生竟然是一个糟老头,有心换个门诊,但考虑到蒋文涓口中呻吟不断,双眼都似乎因为痛苦而开始泛白,只得作罢。赶忙扶着蒋文涓躺了上去,布帘的位置刚好处在蒋文涓腰间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她胯下以后的情景。
    只见医生老头粗糙的手掌从布帘另一头伸过来,将蒋文涓本就不长的裙摆掀至乳房一下,露出女友肌肤白嫩却涨如气球的肚子。
    我心生烦闷,没想到女友蒋文涓那少女最为神秘的私处我都还没看过竟然就被一个糟老头看光了,还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为所欲为。此时的蒋文涓,双眼紧闭,口中低吟不断,我也没有心思纠结这些,只能双手握住她的右手,已示安慰。
    医生老头似已将蒋文涓的内裤脱下,然后惊呼一声:“卧槽,这么严重?”
    我心中一紧,赶忙询问到:“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了?”
    “你友朋友?嘿嘿!”
     只听医生老头更加猥琐的一笑:“现在的年轻人可玩得真开啊,不严重,只是有些外翻,有些红肿而已,再加上脏东西有些多,需要清理一下。”
    我叹道:“劳您受累!”
     “嘿嘿!”
     医生老头:“那我开始了。”
我透过布帘后面的虚影似乎看到老头将我女友蒋文涓的丰满白嫩的大腿打开成了M型,然后“噗呲”一声,好像是有什么粗大的东西强行捅入了某个窄小的肉洞内,滑腻的水声突兀的响起。
     “啊~”
    受此厄难,蒋文涓喉咙间的呻吟声再也抑制不住,她饱满的胸部向上托举而起,那圆润饱满的乳肉仿佛随时都能突破衣襟,将她隐藏在布料后面的乳晕乳头暴露出来。她头部后仰,双眼泛白,脸上不知是痛苦还是舒畅的申请。
    我有些温怒:“医生,你能轻点吗?”
    布帘后的老头嘿嘿一笑:“别担心,你女友骚逼里面的肌肉发达着呢,估计被几百个男人轮肏也不会有事。”
    我生气道:“你乱说什么呢?”
    要不是碍于他医生的身份,再加上女友此时的状态,我一定会冲到不了后方将他胖揍一顿。
    老头却极度猥琐的笑着:“别生气,我就打个比方吗?唔,真紧啊,这里就是宫颈,卧槽,这是被射了多少啊,都快满了。”
    我因担心女友蒋文涓的状态,并没有去听他后面的话。只见蒋文涓高高隆起的肚皮上,凸起了一部分,看样子,像是一只手在里面掏来掏去。我不禁纳闷,现在的医疗器械都这么夸张吗?
     “啊~,啊~,不要,不要捅那里!”
     女友蒋文涓这时身上已是香汗淋漓,魅惑的眼眸泛白。我连忙掏出纸巾给她擦汗,一边安慰道:“老婆,你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
     而女友蒋文涓缺像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似得,自顾得呻吟着:“啊,啊,不要再干文涓了,子宫要报废了。”
     我再度跟医生说道:“我说医生,就不能轻点吗?”
     “嘿嘿,快了,马上就好了。”
     布帘后的老头笑了医生,只听“噗~”的一声,跟开香槟似的。
      “嗷嗷——。”
     蒋文涓宛如一只受伤的母猪一般,不断呻吟。
     ”噗呲,噗呲!”
     然后是不断的有液体从蒋文涓下体喷涌而出。
     “卧槽,这臭婊子溅了我一声。”
      医生惊呼道。
     我虽然看不到布帘后放的情况,但随着不知名的液体从女友体内排出,整个急诊室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腥臭味。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喷在医生身上,我不禁有些幸灾乐祸,自动忽略了他喊我女友为“婊子”这一件事。
     “噗呲~。”
     随着液体不断的涌出,空间里的腥臭味越来越重,我低头看向女友蒋文涓没发现此时她双眼已完全泛白,脸上不满潮红,香舌吐出,不断的滴落着口水,简直是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我却只能满脸心疼的看着她。
     当噗呲声消失后,女友蒋文涓白嫩的肚子恢复了如初,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仿佛稍微用力就会折断,很难想象,此等纤细肚子之前是怎么被撑得那么大的。
     我冲医生喊道:“医生,好了吗?”
     此时,我只想带着蒋文涓赶紧离开,毕竟此时我那清纯高冷的女友正将我那都还没看过的私处赤裸的对着一个糟老头,任他揉圆搓扁。
     医生确实冷笑道:“治病哪有那么快?你女友子宫里吃了太多的脏东西,虽然都排出来了,但还需要消毒。”
     我急不可耐的说道:“那你赶紧。”
     我并没有去追究女生的子宫为何可以吃东西这一说法。
     医生笑到:“消毒的动静可能会大一点,你要稳住你女朋友了。”
     “我会的。”
     我抓住女友蒋文涓的双手,心中却是鄙夷道:她是我女朋友,这还用你说?
     只听布帘身后传来一阵窸窣之声,像是有人在脱衣服,随后病床一沉,显而易见是医生老头爬到了床上。然后布帘一阵抖动,只见女友丰满的大腿被医生对折压向了这一边。在布帘抖动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女友胯下浓密的阴毛,我不由脸一红,视线瞥向一边,但就在我转的一瞬间,余光中似乎看到一个粗大的黑色肉帮正对着女友私处。
    我心中一惊,连忙回头,碰巧布帘垂了下来,将女友大腿及臀部以下挡在了布帘后面。
    此时,我女友蒋文涓的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躺在病床上,身体被对折,整个大腿、腰部、高高翘起的屁股以及她的阴道和屁眼被挡在布帘后面,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被医生肆意的观看着。
    我弯下身体,双手握着蒋文涓的手,安慰道:“老婆,没事的,很快就好了。”
    蒋文涓睁开迷离的双眼,面带羞怯的轻哼道:“嗯。”
    “噗呲~!”
    然而,话音刚落,布帘后来传来一阵肉体加液体互相碰撞声,噗呲噗呲,像是脚踩在烂泥里面似得,半随着的还是肉体相撞所发出的啪啪啪声。
     嘎吱,嘎吱。
     然后,铁床也跟随着不断的摇晃。
     “这动静也太大了吧?”
     虽然有准备,但我还是吓了一跳,值得赶紧用身体抵住铁床,防止它移动。
     “呼呼~,没办法,你女朋友是在是太骚了,哦哦,干死你,干死你这个臭婊子。卧槽,阴唇都被那人肏操得外翻了,骚逼还这么紧,真是一个天生的鸡吧套子啊。”
     布帘后面,医生老头像是在坐着什么剧烈运动。我只能凭借着些许光影来判断他的身体在不断的上下晃动,仿佛在用身体撞击着什么东西。
     噗呲,噗呲,啪啪啪啪,嘎吱嘎吱,各种声响不断响起。
     每一道声音的响起,我都能感受到,布帘后面医生老头的动作是如何的凶猛,由蒋文涓肥硕的屁股传向她纤细的腰部,在到她弧度夸张的大奶上,然后在传到我身上。
     “呜呜,不要啊,好痛,不要呜呜呜,老公,我好痛,你让他赶紧抽出去。呜呜呜,啊啊啊。”
     蒋文涓突然胸膛挺起,头颅后仰,一边摇头,一边梨花带雨的哭诉到,喉咙间还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我连忙用手肘压住女友的香肩,不让她挣扎,安慰道:“老婆,在忍耐一下,消毒而已,很快就好了。”
     蒋文涓哭诉道:“老公,我不行了,啊啊啊,他干得我肚子好痛啊,哦哦哦哦,子宫里要被填满了。”
     闻言,我望向蒋文涓的肚子,顿时被吓了一跳,只见她白嫩的肚皮上,被一个棒状的物体不断的顶起。随着医生老头在布帘后面的动作,那将尽20厘米长的粗壮物体,不断的从女友体内抽出,随后又整根没入。
     每一次的刺入,力度之大,就连我抵住病床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而且从女友蒋文涓那痛苦的表情和泛白的双眼以及喉咙间的呻吟声都判断出,她此时承受的痛苦是如何的巨大。
     我再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我说你这个死老头,就不能快点吗?没看到我女朋友很难受吗?”
     啪啪啪啪!
     布帘后面的啪啪声更加的密集更放鞭炮似的,医生老头气喘吁吁的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老头子我可要加速了。”
     噗哧~噗嗤~,啪啪啪。
     说着,病床晃动的更加厉害,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散架。
     “啊~呃~~~~!”
     蒋文涓惨叫一声,身体也随着病床的晃动不断的起伏着,她双眼再度泛白,大张着嘴,喉咙间发出一阵阵低吟,似有万千情绪无法发泄出来。被折向自己胸部的双腿不断颤抖,脚趾紧绷到极限。
    我望向女友的大腿根部,虽然看不到布帘后面的情形,但我很清楚,此时女友的阴道和屁眼肯定是朝上空杵着的,医生老头正用某个东西正捅着女友的阴道及子宫。那东西很大,摩挲着女友阴道内壁,力道很猛,每一次都有通进女友的子宫。
     可想而知,女友蒋文涓此时正遭受着怎样的折磨,可我却毫无办法。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