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心理治疗实录》(58)悟道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NTR心理治疗实录》(58)悟道

    作者:isnormal

    时间:26/1/2022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沈渊感觉自己在四处飞行,他飞到了公交站台,在那里等飞机,他飞到了疾
驰的车上,沿街的霓虹就像穿梭在四维空间的奇景。他飞上了高山,又飞到了温
暖的巢穴。在巢穴里,他还在飞,他飞到了一个雨夜,雨夜里的他大声痛哭。他
飞到了一片沙漠,沙漠中的同伴冷若寒冰。他飞到了深海,可无论多深的海都无
法将他溺亡,他飞到了丛林,想用尖刺的荆棘把自己囚禁。

    他在干涸的泥泞中挣扎,不时有一个温暖的触碰,还有几句浅浅的低语。他
用尽全力去听,那似乎是两个人在对话,一个声音很紧张,另一个声音很熟悉。

    熟悉的那个声音,又小,又轻。她抚摸触碰着他的额头,小声地问另一个人
……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不可以……」

    帮什么忙?沈渊听不清。

    另一个声音作答道。

    「可这样,对你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他像有意识地吸收着一切信息,又像无意识地把一切信息遗忘到谷底。

    呼吸,沉浮,直到越来越多的光亮弥漫身前,他终于深吸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啊……」

    痛苦的呻吟伴随着苏醒,他无力地转过头,看向周围。

    「怎么在家了……我是怎么回来的……」

    他声音嘶哑的如同砂砾,喉咙也干裂地说不出话来。左右看了看,床头柜有
一杯水,他挣扎着翻过身,努力把水喝进肚子里,再看向天花板时,他才感觉有
一丝清醒。

    「昨晚,怎么喝了这么多啊……」

    他扶着大脑,试图动一动脑袋。可即使是最轻微的摇晃,也让他的脑袋承受
着如铅块般的撞击。他连忙按着额头,重新梳理仅存的记忆。

    「昨晚和他们喝酒了,是杨小沁送我回来的吧……」

    他依稀记得杨小沁跟自己上了同一辆车,车上,杨小沁问了他具体地址,但
他不知道自己说了没有,更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

    「唉,这么麻烦人家,太过意不去了……」

    他伸出手在床头摸了摸,拿出已经充好电的手机。

    「嗯?怎么这么多未接电话,迦纱?」

    剧烈的头痛又一次袭来,手机掉到床面上,他扶着撕裂般的脑袋,缓了好久
才缓过来。

    「迦纱是不是担心一晚上了……」

    他拿起手机,想要给迦纱打电话,但直到铃声响完了都无人接听。他沖着客
厅喊了两声,可他的声音又沙哑,又低,也不知道迦纱有没有听见。

    「迦纱在家吗……」

    他挣扎着坐起来,随后站在地上,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不是让你别来找我了吗」

    一个男人从老旧的砖瓦房里走了出来,他看着在院子里赏花的白衣女子,表
情有点无语。

    「您给我地址,不就是让我来找您的吗」

    女生低着头,看向面前的一小片花丛,自然地说道。

    「我给你地址,是让你知道还有一条退路,不是真的帮你解决问题」

    男人看起来有些黑瘦,但很有精神,他走到女生旁边说道。

    「那我不管,您给了我地址,就得承受我来找您的可能,这就是人生,对吧」

    女生侧过头,看着黑瘦如老农民一般的男人,苦笑了一下。

    「韩老师」

    「迦纱,你在家吗……」

    沈渊扶着墻壁走到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又看厨房还有次卧,同样没有人
影。

    「奇怪,迦纱人呢」

    他拿起手机,电话还是打不通。桌上床头都没有留纸条,他也不知道迦纱去
哪了。

    「该不会是生我的气,不理我了吧」

    这么一想,沈渊心里不免有些担心。昨晚喝的确实超过了他的酒量,迦纱打
了几十个电话都没接,想想她得有多担心。

    「我也不想喝这么多酒,可不喝醉的话……」

    表情充满苦意,他的问题得不到任何同情。

    「但这样一次一次的喝醉,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眉头收紧,问题终于聚集,他紧锁着眉不知如何是好。

    「干脆等她回来,跟她公开地聊聊吧……」

    又是一阵眩晕来袭,沈渊顺势躺在沙发上,在迷迷糊糊中再次发声……

    「毕竟,那天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浓浓睡意再次将他席卷,他沉睡在回忆里,像是永远无法上岸的鱼。

    「说吧,什么事」

    韩老师捡了个土块,扔到花丛里,他似乎很喜欢干这种事,已经扔了好几块
了。

    「我想问……这花丛里长满了杂草,怎么除尽」

    迦纱蹲下身子,用手拔了几根杂草,可相比整片花丛,几乎是杯水车薪。

    「除草?」,韩老师愣了一下,略微有些不满,「你的眼里,怎么能分花和
草」

    「怎么不能分」,迦纱撇了撇嘴,把地里的杂草一根一根拔掉,拔周边的时
候还好,等拔到密集处时,一连串的根系让整片土壤几乎松动。迦纱连忙松手,
可脸上更是有了不耐的表情,「花只长在自己的地方,是草不断侵袭它的空间,
怎么没有分别」

    「花是花,草是草,你是你,操那些心」,韩老师用脚压了压被迦纱弄乱的
土壤,说出了他的标志性话语。

    「我不是花,也不是草,但也不是我自己。人活着总要为了点什么,不能只
为了自己」,迦纱无法拔除杂草,她只能蹲在花丛边,看着被杂草挡住的花,语
气可惜。

    「想看花就站高点呗,站高点就看到了」,韩老师跺了跺脚下的田埂,示意
迦纱起身。

    「我想先看到蹲着时候的风景」,迦纱作势要拨开杂草,可杂草茂密的如同
一片田,几乎要将鲜花全然遮掩。

    「那就,削减」,韩老师从院子角落里拿来一台小型除草剂,示意迦纱让了
让,随后他打开机器横着扫了一片。除草机过后,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剩下
的只有一层浅浅的草茬,仿佛被劲风斩去的树林。

    「好了吗?」,迦纱回过头,问韩老师道。

    「好了」,韩老师点点头,让迦纱看没有任何遮挡的花。

    「真的好了吗?」,迦纱似乎对看花不感一点兴趣,她看着韩老师又问了一
句。

    「你到底想说什么……」,韩老师沉默了半饷,忍不住说道,「你要知道,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除尽的」

    「如果我需要呢」,迦纱伸手找到浅浅的草茬,再次把它连根拔起,似乎只
有这样她才能满意。

    「……」,韩老师没说话,他从屋里拿出一瓶试剂,递给迦纱,「你把这个
洒到地里」

    「这是什么?」,迦纱看了看棕色的瓶子,有些疑惑。

    「洒进去就行」,韩老师对着花丛点了点头,让迦纱洒进去。

    迦纱缓缓地拧开瓶盖,对着杂草丛生的花丛洒了进去,洒完后她还满是疑惑,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下一秒,迦纱瞪大了眼睛。只见杂草丛生的花园里,大片杂草如枯萎般发黄
卷曲,蔫掉的草叶如同腐朽的枯木,一根一根无力地凋谢在田地,仿佛失去了生
命。

    韩老师拿来一根棍子,把成片的杂草连根拖出,却没伤及半点花朵。

    「这,这到底是什么……」

    迦纱望着跟之前截然不同的花丛,又看着手里的药瓶,不由问道。

    「这是杂草最怕的东西」,韩老师把腐烂了的杂草扔到远远的垃圾堆里,随
后把棍子也丢到一旁,「但有时候,真的大可不必……」

    迦纱默默看着手里的瓶子,仿佛在咀嚼韩老师的话语。韩老师等了许久,直
到他都不耐烦了,才往屋里走去。

    「韩老师……谢谢你」

    迦纱终于有反应了,她看着手里的瓶子轻轻地笑了一下,随后把它放回原位,
毕恭毕敬地向韩老师鞠了个躬。

    「想明白了?」

    回过头,韩老师看到迦纱放下手中的瓶子,脸上浮现笑意。

    「我想明白了……」

    迦纱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随后,她背过身,朝着远去的方向大步前行。

    「只有扼杀错的事情,才能留住对的事情」

    她细小的声音,在庭院里坚定地回应。

    「迦纱,你去哪了」

    长达半分钟的震动,总算叫醒了沈渊,他拿起电话,第一时间放到耳边。

    「我去见了一位老师,看你睡的比较深,没叫你」

    迦纱声音如常,没有特别的情绪。

    「迦纱……对不起,我昨天不该喝这么多的……」,沈渊脸上满是不安,他
语气称重地说道。

    「没事的,偶尔放松一下也好,注意安全就行」

    出乎意料,迦纱没有生任何气,可她这样的反应让沈渊更担心了,他试探性
的问,「迦纱……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了……」

    「怎么这么说呢」,迦纱顿了一顿,似乎停在了原地。

    「我想说……」,沈渊眼神充满挣扎,似乎想说,又说不出口,直到迦纱问
他怎么了,他才逃避式地说,「我们晚上去外面吃饭吧,我想见见你」

    「我们不是每天见面吗」,迦纱轻笑了一下,反问道。

    「还是去吧……我们也好久没去外面吃饭了」,沈渊紧紧握着电话,表情紧
张地说道,「而且……有些事想跟你聊聊,电话里不知道怎么说……」

    「……,好」,迦纱应了一句,随后又补充道,「那你先在家睡个午觉,大
概四五点的样子来大悦城等我吧,我见完一个客户就来找你」

    「行,你先忙你的」,听到迦纱没再拒绝,沈渊总算舒了一口气。

    挂了电话,沈渊重新躺在沙发上。可睡了一晚上加一个早上,他怎么也睡不
进去了。工作无心工作,家里也没有别的事情,他心里一直被某件事缠绕着,叹
了口气,他去浴室洗漱了一下,随后换了身衣服便朝门外走去。

    经过了几站地铁,沈渊很快到达了商场那边。

    正是周六,商场的人群比较密集,沈渊从一楼走到五楼,总算找到了一家比
较冷清的西餐厅。随便点了点吃的,又点了杯饮料,沈渊在一个靠角落的卡座里
坐了下来。服务员送上吃的以后,沈渊象征性地吃了点,随后他便无聊地托着下
巴,看着窗外的行人。

    「还是心里没事的时候轻松……」

    看着窗外满脸笑意的人们,沈渊不由地升起一丝羡慕。

    「其实,又有什么呢……可能我,只要说出来,就没事了吧……」

    又喝了点饮料,沈渊的心不由地安定了些许。

    「毕竟,事情总得过去……」

    他放松了心神,似乎终于能準备迎来新的可能。

    「哇,你看那边……」

    正憧憬着和好以后的情景,窗外经过的3 个男生指着某一个方向,相互戳着
对方说道。

    「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女生」

    他们三人停在沈渊的窗外,脑袋齐刷刷地朝一个方向转过去,出于本能,沈
渊也朝着自己的右前方看去。

    只见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她穿着白
色小众的V 领衬衫,黑色修身的牛仔长裤。衬衫的领开的恰到好处,堪堪能看见
精细的锁骨,却又遮住了傲然挺起的胸部。雪白的肌肤,映衬着如墨的长发,显
得女生颇有灵气。精致的五官,搭配着漠然的表情,更是给人诱惑十足。更别说
那清澈如水的眼,粉嫩如瓣的唇,光是看一眼,都让人从身到心彻底驻足。

    「这不是……迦纱吗?」

    沈渊愣住了,迦纱说她要咨询客户,怎么会来这里。更何况现在才两点多,
离他们见面的时间还早,难道已经忙完了?

    正想着,旁边一个男生快走了几步,跟在迦纱身边。他穿着普通的黑色T 恤,
剃着常见的短发发型,身高跟迦纱一样,差不多也是一米七,但走在迦纱身边,
他总是有意无意低着头,像是不敢看迦纱一样。

    「他是……」

    沈渊感觉这人有些熟悉,但又不知道在哪见过。迦纱表情淡漠,目不斜视地
朝他的方向走来。男生偶尔抬起头,但很快又低下去,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淡
定。三个行人在窗外站着,他们被女生的气场或震慑或吸引,纷纷留在原点,沈
渊不安地抬起头,想要在心里匹配某一道人影。

    「他不是……」

    随着两人走的越来越近,沈渊感觉某一段记忆即将脱口而出,直到两人和窗
口交汇的一瞬间,迦纱依然目不斜视,直直地往前走着,他旁边的男生却低着头
左顾右盼,脸上的痘痘和眼里的淫光让他一瞬间被惊醒。

    「他不是我让迦纱咨询的第一个人吗!」

    一道闪电,劈到了沈渊心里。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