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1月21日,农历大年二十七,距离除夕只有不到72小时。

  蓝馨提着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敲响了百合苑某栋3单元的2203号房,
这是她曾生活过的家,但此刻,给她开?的是这个家里新的女主人。女主人对于
蓝馨的到来,颇感意外,从头往下打量了一番,只?来客?肩短发,穿着一袭粉
色的?膝妮子大衣,搭配着黑色的高冷羊毛衫,下身是黑色厚 丝袜,踩着精致
的高跟鞋,显得无比干练。

  「蓝姐,你什麽时候从国外回来的,」站在?里的女主人穿着家居服,本就
比?外的女人矮了半个头,更因为对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所以有些稍稍仰视的
看着她,「请进,请进。」她很快意识到,把客人挡在家?外不妥,急忙弯腰从
鞋柜里拿出一双家居鞋,摆在这个前女主人的面前。

  蓝馨走进家?,将东?放在一旁,脱下高跟鞋,一边换鞋子一边说:「回来
好几天了,刚忙完,所以过来看看你们,」她环顾客厅,有些年头的家里被打理
的井井有条,温馨且有年味,「煜儿呢?」

  「煜儿在他房间玩游戏呢。」女主人起身朝着房间喊道,「小煜,你妈从国
外回来了,你快出来。」喊完之后,她的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是呀,这个女
人才是儿子真正的母亲。

  房间里并没有反应,她将来客迎到客厅坐下,来客淡淡的问道:「秀妍,王
可还那麽忙吗?」

  「是呀,你也知道,他是医生,不到大年三十不放假。」叫秀妍的女主人倒
了一杯温水,递到曾 经的女主人面前,她笑呵呵的说道:「蓝姐,你坐一下,
我去喊小煜过来,这孩子,最近老玩游戏,可能没听到。」

  蓝馨接过水,点头应允:「谢谢了。」

  女主人转身离开客厅,往儿子的房间走去。看着女主人的背影,曾经的女主
人心中感叹,也不知道这王可上辈子积了什麽德,起初娶了她,给他生了一个儿
子,后来因为性格及家庭原因,两人选择离婚而自己远走他乡,这王可又立?寻
到这样一个标致的老婆。

  眼?女主人进房间十多分钟还没出来,她的心中有些悲凉,是的,儿子终归
是不想?她。

  「小煜,你怎麽这麽不听话呢,跟你说了这麽久,还听不进去吗?」房间里,
女主人苦口婆心的对十七岁的少年劝导,「她毕竟是你亲妈,你不能一直不?她,
她从国外特意赶回来,就是为了看你一眼,还买了好多礼物给你,快听话,跟我
出去。」

  血气方刚的少年将手机扔在一旁,忿忿的对后妈说道:「我不希望你因为一
个外人来指责我,在我心里,只有一个妈妈,那就是你。」他走到后妈面前,握
住她的双手,继续说道:「你跟她说,让她回去,我们这个家不欢迎她。」

  女主人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不知道这是被少年气的,还是被感动的。但还是
想做最后的劝解,「你如果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后妈怎麽样了,到时候
别人会觉得,我总在你面前说你妈妈的坏话,你才这麽恨她,你让我怎麽做人。」

  「你没有在我面前说任何人的坏话,你也不是嚼舌根的人,所以不用怕别人
瞎说,你问问外面 那个人,她有什麽脸面说是我妈。」已经一米七五的少年,
越说越气愤,提高了嗓?,「她当初是怎麽抛弃我们的,现在还好意思回来找
我。」很明显,他的话是故意说给客厅里的前女主人听的。

  「你小点声行不行,你这样她得多伤心。」秀妍压低声音说道,她也有一些
恼怒了,「随便你吧,我懒得管你。」说完离开了房间。

  客厅里,蓝馨听得清清楚楚,她其实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到秀妍出来,
她尴尬的站起来,捋了捋耳后根的头发,清了清嗓子,说道:「秀妍,既然煜儿
不想?我,那我就先走了。」

  「这孩子,脾气就是犟——你留下来吃了中饭再走。」 

    「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完我后天就回美国了。」说着便起身
来到鞋柜前,也没待女主人回答,便开始换鞋。秀妍心中虽然觉得不被尊重,但
深知对方就是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人,便不做挽留,提起蓝馨的礼物,说道:「这
些东?你提回去吧,家里什麽都有。」

  蓝馨穿好高跟鞋,挎着华贵的手提包,居高临下的说着:「还是留着吧,有
些是送给你的,都是一些名牌的化妆品,还给王可买了一个新出来的按摩仪,至
于给煜儿的,你看他要不要,不要就扔了吧。」女主人听出了蓝馨的不满,一时
竟然语塞,不知道这份不满是对自己儿子,还是对她。

  「行,行吧,那我就收下了,到时候跟小煜说一下。」

  秀妍将蓝馨送到电梯旁,目送她走进电梯挥手说再?。她的心里嘀咕着,王
煜的犟脾气,多半是随他亲生母亲。她关上家?,看到王煜已经坐在客厅里了。
委屈的埋怨道:「你们两母子闹脾气,弄到最后反而是我两头受气,凭什麽呀。」

  「怎麽,她对你发火了?」王煜有些不满,他最不愿意看到后妈被人欺负,
哪怕是自己的父亲,有时候跟后妈吵架,他也会站在后妈这边。

  「没有」,秀妍不想搬弄是非,赶忙解释道,「她是没对我发火,但是刚刚
有个小兔崽子可对我发火了。」

  「妈——」少年故意托起??的音,撒娇的说道,「人家知道错了嘛。」 

「是,你是知道错了,但就是从来不改。」听到少年的撒娇,秀妍无奈的摇了摇
头,「真拿你没办法——说说怎麽补偿我。」王煜拿起手机,说道:「能怎麽补
偿,大不了这回送你几个人头,来,陪儿子玩一局。」

  「就知道玩,还吃不吃中饭啦。」说完?指反扣,在王煜头上敲了一下,
「我去给你做饭。」

  只听得少年夸张的大喊一声:「啊——老妈谋杀亲儿子啦。」

  走进厨房,秀妍忽然想起来,昨天丈夫回来说过疫情的事,刚才忘记跟蓝馨
说了,毕竟她刚从美国回来,也没戴口罩。但转念一想,她?上就要回美国了,
应该没什麽问题。然后心里嘀咕着,都说女人最受不了岁月的摧残,可是蓝馨为
什麽越来越年轻呢,化着淡妆,那面容精致的像个明星,说实话,自己比她年轻
五岁,本身底子也不差,但在她面前,竟然一点自信都没有。不过唯一欣慰的是,
儿子在亲生母亲和后妈之间,依然站在她这个后妈身边,她甚至都不敢想象,在
一起生活了快十年的小煜,二人已经有了非常深厚的母子情感,如果小煜被他的
亲生母亲抢走,自己以后得怎麽活。

  晚上十一点,王可才回来。在此之前,秀妍早已洗好澡,并且陪王煜玩了一
晚上的王者荣耀,王煜?王可回来,赶忙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做贼似的回到了
自己的房间。他并不想和自己的父亲待在一起,他喜欢跟后妈待在一块,虽然后
妈今年35岁,比自己大18岁,但他觉得没有丝毫代沟,跟她在一起没有压力,
没有拘束。

  秀妍将娘俩晚上吃剩的饭菜热好,端上桌子,顺便跟丈夫交代了他前妻来过
的事。 

    「情况很不乐观。」王可一边抿着小酒,一边吃着娘热腾腾的菜,「这两天
送到医院的感染病人越来越多。」他的工作很繁忙,压力也大,所以每天晚上回
家,就喜欢小酌几口。 

    「我看新闻说,已经有人传人的现象了?」

  「是的,医院里有好几个同事感染了,为了你们的安全,也为了更好的工作,
从明天开始,我就待在医院了,半个月以后看情况。」

  「传染病不是属于呼吸科的吗,你是肿瘤科的,应该不至于感染,你小心点
就好——再说了,都快过年了,你难不成要在医院里过年?」以前丈夫总是太忙
不着家也就算了,如果大年三十还不一起吃个团年饭,秀妍的心里确实有些不舒
服。

  王可表情凝重,解释道:「这次的病毒比我们所有人预想的都要严重,我们
院?拿到第一手资料,说有可能要持续两个月以上,按照现在的感染率,感染人
数至少五万以上——另外,上头有可能做出更严格的措施,阻止病毒传播。」

  「有这麽夸张?」作为曾经的护士,秀妍?上想到03年,「那岂不是跟非
典一样。」 

「现在还不好说——你明天和煜儿去超市,备好至少二十天的米面粮油,还有水。」

  听到平常一丝不茍的丈夫这麽说,秀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好的,那你
也要照顾好自己。」

  等丈夫吃完饭,秀妍将桌碗擦洗干凈,已经是十二点。她熄灭了客厅的灯,
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经过王煜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呻吟,脸上一阵
燥热起来,赶忙小跑着回到主卧。此刻丈夫还没睡,正在看手机新闻。

  她躺在丈夫的身旁,盖好被子,然后依偎在他身上,撒娇的喊道:「老公,
今晚要不要交下公粮呀。」

  王可心中一阵愧疚,上次交公粮应该是一个月前了,看着比自己小六岁的娇
妻,她是这麽妩媚动人,可是自己着实太累,没有心思。他扭捏了一下,终于鼓
起勇气,说道:「秀妍,对不起,这两天太累了,等疫情过后,我好好补偿你。」

  秀妍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虽然欲望缠身,依然宽慰丈夫,笑着说:「没事,
太累我们就早点 休息。」

  熄灯不久,便传来丈夫的鼾声,而秀妍,却始终属于清醒和入睡的朦胧状态,
身子仿佛被千万只蚂蚁侵蚀,近些天,她时常有这样的感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睡着了,但睡眠很浅,半梦半醒间,她梦到初恋的勇猛和沖刺,梦到初恋那英
俊的脸庞,他压在她的身上,尽情的放肆,然后他的脸逐渐模糊,当他射进她的
体内深处时,初恋的脸庞竟然成了王煜,他倔强的看着她,唤她「妈妈」……

  第二天起床已经是早上九点,她看着因为丈夫拿换洗的衣服而忘了关的衣柜,
心里泛起一阵失落,仿佛心随着衣柜空落了下来。她本想再躺一会儿,这些天她
的睡眠质量很不好,她估摸着也许是冬天的缘故,所以才这样。但一想到家中有
一个正在?身体的少年,她可不能把他饿着,便?上掀开被子起床。

  秀妍洗漱完毕之后,去厨房时经过王煜的房间,轻轻的敲?,说道:「小煜,
快起床,我要做早餐了。」也不管里面的王煜到底有没有醒,便去厨房忙活起来。

  厨房里,秀妍幸福的忙碌着,夜里的空虚和寂寞,因为白天的到来,而被吹
散。不过半个小时,秀妍已经做好早餐摆在了餐桌上,她解开系在身上的围裙,
用力敲响了王煜的房?,里面才传来起床的动静,「妈,你先吃,我这就起床。」

  「快点的,你个小懒虫,每天都要我喊两遍」。她说完便回到餐桌前坐下。
少年打开房?,顶着如鸡窝般杂乱的头发来到餐厅,打着哈欠说道:「妈,又煮
炸酱面吃呀,

  天天吃炸酱面。」

  「当初是谁说我煮的炸酱面好吃呀,再说了,上次吃炸酱面都是三天前,哪
里有天天吃。」正襟危坐的妇人辩解道,?少年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拿起筷子
就要开吃,急忙制止,「你还没刷牙就吃,赶紧去洗漱完再来吃。」

  少年手疾眼快,早已夹起面往嘴里塞去,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吃完再刷也
是一样的,再说了,我洗漱完了过来,面都凉了,岂不是浪费了你给我準备的这
麽好的早餐。」

  「就知道油嘴滑舌。」妇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将荷包蛋夹到少年的碗里,
「多吃点,待会儿跟妈去买东?,好有力气搬。」

  「要买什麽东?,还用得着本少爷出??」秀妍将昨夜丈夫说的话 述了一下,
王煜惊讶不已,说:「我看你们是小题大做了吧,前几天

  我们这还举行了万人宴,咱两都去过,要是真有我爸说的那麽严重,我们两
个怎麽一点事都没。」 

    「希望没有那麽严重,但是我们也要防患于未然,所以你赶紧吃,吃完我们
去超市。」

  「好的,遵命。」少年倒是很喜欢陪自己的后妈逛街,至于买什麽,他都不
在乎。

  二人吃罢早餐,秀妍收拾碗筷到厨房清洗干凈,王煜则去浴室沖了个澡。二
人出?的时候,王煜问道:「妈,你就穿这身出去吗?」

  「是呀,就出去买个菜,还要打扮的跟个新娘子一样吗?」秀妍低头看了看
身上毛茸茸的家居服,上面还印着一个米老鼠的图案,调皮的反问道。

  王煜说:「你好歹也捯饬下自己,不要趁着自己的有几分容颜,就可以为所
欲为。」他喜欢这样明目张胆的拍后妈的?屁,而秀妍对她这套很受用。

  「别拍?屁,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亲妈一样,昨天你是没看到,她打扮的花枝
招展的,特漂亮——」秀妍还想继续说,但?到少年的脸色不悦,急忙搂着少年
的胳膊,改口道:「走吧,让我们大烧品去。」

  王煜的胳膊被后妈搂着,胳膊肘隐隐碰到到后妈那柔软的胸部,一扫心中的
不悦。他记得几年前的自己,比后妈矮小,她总喜欢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这
几年自己?高了,她够不着,所以每次出去都挽着自己的胳膊。

  「那是shopping,不是烧品。」 

    「我就要说烧品,哼。」妇人和少年拌起嘴来,不肯认输,「你瞧我这记性,
昨天你爸提醒了我们要戴口罩的,我拿两个口罩。」

  二人驱?来到超市,也许是年关将近,也许是其他人也知道了?声,整个超
市人山人海。秀妍是个有计划的人,将要买的东?早已存在手机备忘录里,包括
两袋25KG的大米,若干的猪肉、牛肉以及其他适合?存的肉类瓜果蔬菜。王
煜推着购物?,秀妍挽着王煜的手,两个人在人潮中来去,挑选所需的物品。

  按照秀妍手机备忘录买完所有东?花了整整两个小时,二人更是精疲力尽。
秀妍嘟囔道:「现在超市里的东?都不要钱还是怎麽的,买个东?跟抢东?一
样。」

  「说明大家都有钱,快过年了,钱就不值钱了。」

    路过内衣区时,王煜忽然停了下来,秀妍也跟着停下脚步,他凑到秀妍的耳
朵前,「妈,你可能又要买内裤了。」

  听到少年这麽说,她的脸瞬间羞红,随机恶狠狠的瞪了少年一样。

    少年急忙解释:「对不起,妈,昨晚太用力了,不小心把你内裤的蕾丝边扯
坏了。」

  「你怎麽能这样。」妇人的话小到只有两个人听得?,「你再这样,我下次
就不给你了。」 

    「对不起嘛,妈。」秀妍戴着口罩,所以少年并没发现后妈脸上的羞红,反
而撒娇的道歉,「大不了这次买内裤的钱,我出。」 

    妇人再次瞪了少年一样,说道:「你的钱还不是我跟你爸给你的,你吃饭能
吃出钱来,真是的,一点都不爱惜。」

  「那我给你用针缝一下,兴许还能将就穿。」少年的呼吸透过口罩吹在妇人
的耳垂旁,妇人觉得被轻薄了,恼羞成怒却又无可奈何,松开挽着少年的手,一
个人径直往前走去。

  少年意识到自己的无理,推着沈重的购物?小跑着追上自己的后妈,好说歹
说,才将她哄好。二人从超市出来,秀妍让王煜找保安大叔帮忙把东?搬到?上
去,自己则去三楼的专卖店挑选了几条新的内裤。

  回去的路上,秀妍一边开着?,一边语重心?的说:「小煜,我今天生气,
其实不是因为你把我的内裤扯烂了,那是我答应你的,我不会反悔,我生气的是,
你明明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却还那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要是被别人听到,我
们以后怎麽做人。」

  王煜战战兢兢的回答:「是的,我下次一定会注意,不乱说了。」

  秀妍听到王煜服软,心也软了下来,继续说道:「还有——还有就是,你要
节制一些,弄的时候,不要那麽用力,我不是心疼我的内裤,你太用力了,对身
体不好,你还这麽年轻可能感觉不到,万一落下病根子,我就是罪人了。」说完
?叹一声。

  王煜听到后妈自责的叹气声,急忙解释道:「我现在很节制了,每个礼拜就
一次,这你应该知道的。」

  「恩,我知道,咱们别提这事了,怪怪的。」秀妍打断了这个话题,提高嗓
?说道,「作为惩罚,待会儿这些东?,全部由你一个人搬回家。」

  「没问题。」

  话虽如此,当?子在地下停?场停稳妥当,二人将后备箱的?物往电梯搬,
往返几次,秀妍每次比王煜拿的更多。而王煜心疼后妈,让她不要去搬,却毫无
效果,二人争相拿的比对方多,就像两个孩子要分出个胜负。

  之后又费力好大的劲,二人将电梯里的东?搬回到家中之后,王煜才恍然大
悟的问道:「妈,刚才我们为什麽不直接把?停在电梯?口,而是先停好,然后
才开始搬东?,再不济,我们找物业借个小推?,这样也省力吧。」

  秀妍也仿佛开窍似的,说道:「咦,我怎麽没想到呢,还白受这麽些累。」
说完两个人相视大笑,彼此笑对方是?后炮。

  笑过之后,王煜帮秀妍将买回来的东?归置好,放厨房的放厨房,塞冰箱的
塞冰箱,拖储物间的拖储物间。整个家被整理得好像从没这些东?一样,而这一
切,归功于秀妍的计划性。

  二人整理完毕,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秀妍一看挂在客厅的钟,说道:
「哎呦,忘记做饭了,你肯定饿着了吧。」

  王煜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毕竟是十七岁的少年,正是?身体的时候,更何况
这麽大的工程量,但还是嘴硬,「还没呢,我看你挺累的,我们点个外卖随便吃
点吧。」

  「那哪成,外卖不干凈,还贵,我这就给你做去。」说着,站起身来,「哎
哟。」可能是刚才搬米的时候累到了,她站起来感觉到腰酸背痛的。

  「妈,你没事吧。」王煜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太久没搬重东?了,所以一下没缓过劲来。」

  王煜靠近秀妍,埋怨的说道:「刚刚就喊你不要搬了,你硬要逞强,现在知
道难受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不用了。」秀妍拒绝,然后反驳道,「我哪里逞强了,你要知道,当年你
妈我当护士的时候,七八十公斤的大老爷们,我一个人能轻轻松松擡上病床。」

  「你就吹吧,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听我爸说,当时你差点被那人给压残废了,
也是因为那次事情,我爸注意到你,觉得你?里?气的。」王煜笑呵呵的埋汰到
后妈。

  「你找抽是吧。」秀妍被揭了短,恼羞着扬起手,作势要打这个贫嘴的少年。

    王煜知道后妈不会打他,自他七岁那年,她跟自己父亲结婚,还从没被甩过
大嘴巴子,所以特意把脸凑到秀妍的手旁边,挑衅的说道:「来,我看你舍不舍
得打我。」

    「你——」秀妍被气的不行,她自然不会真的甩王煜大嘴巴子,但是?上反
手,?指紧扣,往王煜的脑?上扣了下去,「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我是
你妈了。」

  「啊。」王煜夸张的喊了一声,然后应声倒在沙发上,手压着自己的胸膛,
模仿电影里的桥段,「果然,最漂亮的女人,都是最狠毒的——啊,我要死了,
噗。」说完,模仿周星驰的《唐伯?点秋香》里喷血的桥段,逗得秀妍哈哈大笑。

  「我说王煜,你戏太过了哈,我打的是你的头,你捂胸口干嘛,你应该这样。」
说着,用白皙的手捂着自己的头,一秒入戏用凄惨的声音说道,「没想到,啊,
我没想到,竟然是你袭击了我,啊,我的心好疼,啊,我的头在流血,可是我的
心在血崩,啊,啊——」还没演完,自己便笑场了。

  「妈,你这比我还浮夸,我们演戏要走体验派,不要流于表面」,王煜用手
捂着头,模仿秀妍的口吻,「啊,你的演技,啊,你的演技怎麽如此浮夸,啊,
为什麽我们要演戏,啊,我为什麽要喷血,啊啊啊啊啊啊啊」

  秀妍笑得前俯后仰,轻轻拍打着王煜的大腿,说道:「都多大个人了,还跟
小孩一样。」

   「你还不是一样,跟个小孩似的,不过你笑起来真好看。」

  「就知道哄我开心,不跟你闹了,我去做饭给你吃。」王煜抢先站起来,回
到刚才的腔调:「啊——今天我煮给你吃,啊——让你尝尝本大厨的手艺。」

  「正经说话。」秀妍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我跟你生活这麽多年了,你会
不会做饭我还不知道。」

  王煜抗议道:「亏你?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怎麽还要从?缝里瞧人呢,我
待会儿就要你刮目相看。」

  「我倒要看看,我的宝?儿子厨艺如何。」

  王煜的自信洋溢于表:」可以,你想吃什麽菜,本大厨支持点菜。」

  「你看着弄吧,随便弄一点,别把菜给浪费就行。」秀妍靠在沙发上,舒展
身子,惬意的半躺着。

  「好,那我就给你来两个拿手小菜。」虽然话说的很自信,但是心里一阵发
虚,拿出手机一边百度一边走进了厨房。

  听到厨房里传来霹雳哐啷的声音,秀妍的心头泛起阵阵幸福,多年来的付出,
使得自己和王煜不是亲母子,胜似亲母子,现在儿子越来越大,也开始懂得心疼
自己了。一切都变得好起来,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儿子和自己之间的那个秘密,
她害怕这个秘密被发现,更害怕儿子得寸 进尺。

  「咚咚咚。」敲?声扰乱了秀妍的思绪,她一边嘀咕着是谁,一边起身去开
?。

  打开家?,迎面而来是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来客正是昨天那位被下了驱逐令
的前女主人,还是穿着那袭粉色的妮子大衣,但是里面的高领羊毛衫换成了白色
衬衫,看上去冷若冰霜,眉宇间夹杂着忧郁,?秀妍开了?,报以一个职业性的
浅笑。

  「刚好路过,所以想再来看看你们。」

  秀妍听出了这个牵强的借口,但是并没有拆穿,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虽是后妈,但终归为人母,自然懂得蓝馨念子心切。她拿出家居鞋给蓝馨换上,
望了一眼厨房里的王煜,此刻他正在 聚精会神的炒菜,老式油烟机的抽?声让他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亲生母亲的到来。

  蓝馨也看到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王煜,快速的换好鞋,来到厨房的推拉?前,
静静的注视着儿子的背影,她比前两年?面高出很多,也更瘦了。

  秀妍对着王煜的背影说道:「小煜,你妈又来看你了。」

  王煜正忙着炒菜,家里的油烟机因为用了太?时间,声音有些大,只听到后
妈喊自己,后面的话完全没听清,便拿着菜勺转身,看到后妈旁边站着的女人,
他先是一楞,然后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怒火,但是不愿在后妈面前发作,只得强
忍着,假装没有看到她一般,将视线转移到秀妍身上,大声的说道:「妈,你是
不是饿了,菜?上就好了。」说完转身继续炒菜。

  秀妍难为情的说道:「这孩子,咱们别管他,到沙发上坐着喝杯茶。」

  蓝馨心里失落万分,随她来到沙发坐下。

  秀妍给蓝馨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然后拿起摆在桌上的果盘去厨房洗葡
萄。蓝馨坐着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秀妍跟儿子嘀咕什麽,她的心中一阵绞痛,
那本该是她的位置,现在却被另一个女人取代。

  厨房里,秀妍责怪了王煜的不懂事,王煜只是听着,不再反驳,任由后妈说
着,葡萄洗好,秀妍也说累了,瞪了王煜一眼,便拿起果盘来到客厅,放在蓝馨
的面前。

  「吃点葡萄,今天刚跟小煜去超市买的。」

  「恩,先放在这里吧,你们怎麽这麽晚才吃午饭,这都几点了。」她看了看
手表,有些不满,因为她竟然让自己儿子给她做饭。

  秀妍听出了她的不满,急忙解释道:」今天我们去超市买了很多东?,所以
回来得有点晚了,小煜看我太累,说一定要亲自下厨,所以我就任他瞎鼓捣了,
说实话,我还从没要他下过厨房。」

  秀妍的解释不但没有让蓝馨心中的不满得到平複,反而愈发不爽,觉得是她
是故意在自己面前 炫耀儿子对她的好。她没有答话,而秀妍一时也不知道如何
继续话题,场面一度有些尴尬,秀妍只 得打开电视来缓解。

  油烟机的声音停了下来,王煜将菜端到餐厅,朝着客厅喊道:「妈,菜做好
了,可以吃饭啦。」两个女人自然知道他喊得是谁,蓝馨心中虽然不爽,却也没
有理由发火。

  秀妍陪着笑问道:「蓝姐,要不要一起吃点,看这小兔崽子做的好不好吃。」
还没待蓝馨回话,餐厅里的少年说道:「饭只够我们两个人吃的,没有给外人準
备,你快过来吃吧,凉了不好吃。」

    蓝馨听到儿子说自己是外人,气的浑身发抖,但还是极力忍住,对秀妍说:
「你快去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行,那你看会儿电视,我们待会聊。」

  这会儿秀妍早就饿了,加之和蓝馨在一起,总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奇怪的气场
下,所以逃也似的快步走向餐厅,只?餐桌上摆了两个碟子,一盘芹菜牛肉,一
盘?红柿炒鸡蛋,都是自己最爱吃的,顿时一股暖流直上心头。

  「妈,是不是特感动,这两个菜可是你最爱吃的。」王煜得意的说着,全然
不顾客厅里还坐着自己的亲生母亲。

  秀妍笑着拿起筷子:「算你有良心,没白疼你。」本来还想继续说点什麽的,
但一想到对方的亲 生母亲在客厅,这样多少会让她难受,便不再说什麽,夹起
一片?红柿往嘴里送。

  王煜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后妈,想要从她的神情里看出自己的厨艺如何,
而秀妍的味蕾虽然觉得这菜炒的中规中矩,但还是做出陶醉的神情。倒是王煜看
不下去了,说道:「你戏未免太过了,我第一次炒菜有那麽好吃吗,不知道还以
为厨神来了?」

  秀妍被看穿了,怪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说道:「还行啦,第一次炒成这样
我很满意,你也快吃吧。」

    说着夹起鸡蛋品尝起来,「嗯——」

  「怎麽了妈?」王煜关切的问道。

  秀妍将蛋吐了出来,悠悠的说道:「呸呸呸,你个傻瓜,忘记把盐搅匀了,
呸呸呸。」

  王煜满怀歉意的急忙跑到客厅,倒了一杯水端到秀妍面前,这期间都没正眼
看沙发上的蓝馨一眼。蓝馨心中的怒火和妒火汇聚一起,尤其是听到餐厅里二人
有说有笑的吃完儿子做的饭菜后,她对秀妍的感觉从不满到厌恶,甚至上升到恨
意。她觉得自己小瞧了这个曾经的护士,以为她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却不曾想到有这般手段,把自己的儿子唬得一楞一楞的。

  饭后,王煜主动承担洗碗的责任,秀妍来到客厅,陪着笑脸和蓝馨唠家常:
「蓝姐,昨天听你说,明天就回美国了,为什麽不等到过完年才回去呢,你应该
好久没在武汉过春节了吧。」

  本身是平常的对话,但此刻蓝馨听来,却是感觉对方在下逐客令,不过还是
忍着心中的不满,假装若无其事的回答:「是呀,好多年没在武汉过年了,说实
话,武汉的天气我还有些受不 了。」蓝馨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穿着家居服的女人,
她的笑容可掬,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坏心思,但是多年商业经验让蓝馨觉得,这样
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前笑面佛,人后捅刀子,她?得太多了。

  秀妍?蓝馨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捋了捋额头的秀发,说道:「是呀,
特别今年冬天,天天下雨,又潮湿又冷的。」

  蓝馨没有答话,两个人陷入一阵沈默,只得盯着电视里的无聊节目来缓解这
尴尬。王煜洗完碗,从厨房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秀妍?状,?上小跑着跟上
去。

  「小煜,出去陪你妈聊聊天。」房间里,秀妍温柔的说道。 

    王煜拿起手机,打开王者荣耀:「首先,她不是我妈,其次,我跟她没话说。」

  秀妍觉得蓝馨这次来,肯定是有什麽话要对王煜说的,不然她自尊性那麽强
的女人,昨天听到王煜说了那番气话,今天还登?受辱,这不是她的?格。秀妍
想做个和事佬,更希望少年不要带着仇恨生活下去。她灵机一动,带着乞求的口
吻说道:「乖小煜,你就出去坐一下,就当是为了我,你是不知道,我跟你妈在
一起,总感觉氛围怪怪的,她有种强大的气场,让我难受。」

  「她有个屁的气场,你让她滚蛋不就行了。」少年有些不耐烦,王者荣耀已
经开始组队。 

    「你怎麽能这麽说话。」秀妍上前夺过他的手机,「就知道天天玩游戏,我
看就是我把你给惯坏了,你妈刚才对我说话的口气,就像是责怪我似的。」 

    「她对你说什麽了?」王煜想弄个清楚。

  秀妍不想让王煜对蓝馨的误会更甚,急忙改口,说道:」她什麽都没说,可
能是我心里作用,就觉得她不太喜欢我,让我觉得压抑,这肯定是你的原因,谁
叫你越来越没礼貌了,要是谁把我儿 子教成这样,我肯定也很气愤。」

  「怎麽就成我的过错了。」王煜无奈的摇着头,忽然明白了秀妍的诡计,笑
着说道,「妈,你这是给我使苦肉计呢,可惜还是被我看穿了——算了,我陪你
出去,免得你被她欺负了。」

  秀妍笑呵呵的将手机还给王煜,踮起脚尖摸了摸王煜的后脑勺,二人先后离
开房间来到客厅的沙发边坐下。

  蓝馨对于儿子能出来,心中很是欢喜,但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话,毕竟知道他
不想搭理自己,她也不乐意自讨没趣。

  「秀妍,我这次去美国之后可能不会回来了?」蓝馨说完,瞟了一眼正在低
头玩游戏的儿子一眼,他并没有任何反应。

  秀妍有些惊讶,问道:「为什麽呀?小煜舅舅他们还在国内呢?」

  蓝馨苦笑着说道:「别提他们一家子了,一提到他们一家子我就来气,就知
道找我要钱,以前 老头老太太还在的时候,生活费医药费都是我给的,现在老
头老太太都死了,还好意思找我要钱,把我当提款机了。」她就像在陈述别人的
事情,提到自己父母的逝世,也没有太大的波澜。

  关于蓝馨娘家的事情,秀妍也是有所耳闻的,用丈夫的话说,他和蓝馨的离
婚,蓝馨一家子占 很大一部分原因。秀妍说道:「就算和小煜舅舅不来往了,
也可以偶尔回来看看小煜和我们的,毕竟在国内生活了这麽多年,说不回来就不
回来,还是有些舍不得吧。」

  蓝馨云淡?轻的说道:「没有什麽舍不舍得的,煜儿被你照顾的挺好,也不
需要多我这样一个妈,我这也算无牵无挂了,不回来对大家都好。」

  秀妍一时语塞,想了半天问道:「那你在那边有什麽打算呢?」

    蓝馨摊开自己的手背,纤细的?指上有一颗闪亮的鉆石戒指,说:「李华烨
向我求婚了,我答应了,在外面漂泊了这麽久,我也累了,所以终归还是要有一
个自己的家。」

   「那恭喜恭喜,你们打算时候结婚。」秀妍由衷的祝福对方。

  蓝馨再次偷瞄了一眼王煜,「已经定了2月14,情人节当天。」

  王煜虽然在玩游戏,但一直在听着亲妈和后妈的对话,听到亲妈说要再婚的
时候,他的胸腔填满了怒火。此刻他再也忍不住,头也不擡轻蔑的说道:「还2
月14,整那麽浪漫,之前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加上跟我爸的那次,你现在第
三次结婚,你是不是要凑够一个足球队。」

  蓝馨没想到儿子说出这麽狠毒的话,是在骂她人尽可夫吗?竟然一时气的无
法回答。秀妍看到蓝馨脸色大变,用力的拍打王煜的胳膊,教训道:」有这样跟
你妈说话的吗,你给我闭嘴。」

  蓝馨整理好思路,解释道:「之前那次不是真结婚,是为了美国绿卡才结的
婚,绿卡拿到了就离了。」

  王煜终于擡起头来,直直的盯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恶狠狠的问道:「所以说,
为了绿卡就可以跟人结婚的女人,到底是什麽样的女人。」

  「你有完没完,赶紧道歉。」秀妍觉得难为情,也觉得愤怒。 

    「凭什麽道歉,我懒得搭理她,让她滚蛋。」王煜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
去。

  秀妍看着脸色铁?的蓝馨,小心翼翼的道歉:「蓝姐,对不起,我一定好好
管教她。」 

    蓝馨本来火气不知道往哪里发,听到秀妍这麽说,冷笑了一声,站起身大声
呵斥道:「你好好管教他,你以什麽资格管教他!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人吗?」

  这一呵斥,把秀妍整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蓝馨,平白无故
受了这麽一顿气。等她回过神来,蓝馨已经在鞋柜旁换鞋了,她心中虽有不悦,
但还是假意挽留了两句。而蓝馨头也不回的离开,并用力的将?关上,宣泄
心中的不满。

  秀妍?舒几口气才缓过来,心中对蓝馨的态度由同情变成抱怨,觉得一个四
十岁的女人,不该跟自己的儿子置气,更不该把气撒在自己身上,毕竟自己一直
都为了他们娘俩的关系能改善而努力。

  王煜的房?并没有关上,秀妍推?而进,?王煜正在漫不经心的推塔,恨铁
不成钢的说道:「你亲妈走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王煜操控着诸葛亮回到安全地带,擡头看向秀妍,怨恨的说道:「满意了,
但是我也求你,下次不要做烂好人,不要做圣母白莲花了,我刚刚可是听到她训
你了,跟训孙子似的,但我不心疼 你,我觉得你是活该。」

  秀妍本以为王煜会说些好听的话安慰她,眼眶瞬间就红了,带着哭腔的质问
道:「你有没有良 心,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嗷——现在你们娘俩都没地方出气,
都找我这个出气包是吧,我招谁惹谁了。」越说越委屈,豆大的眼泪唰唰往下流,
「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

  王煜鲜少看到后妈哭,更未听到后妈说过脏话,显然被吓到了,扔下手机,
有些不知所措的 站到秀妍面前,轻轻的揉着秀妍的肩膀,懊恼的说:「我错了,
妈,刚刚不该说那种话气你,对不起。」

  秀妍不搭理她,她恨自己活该,恨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她甩开王煜的手,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上反锁,把王煜堵在房?外,?自一人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
来。

1月21日,农历大年二十七,距离除夕只有不到72小时。

  蓝馨提着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敲响了百合苑某栋3单元的2203号房,
这是她曾生活过的家,但此刻,给她开?的是这个家里新的女主人。女主人对于
蓝馨的到来,颇感意外,从头往下打量了一番,只?来客?肩短发,穿着一袭粉
色的?膝妮子大衣,搭配着黑色的高冷羊毛衫,下身是黑色厚 丝袜,踩着精致
的高跟鞋,显得无比干练。

  「蓝姐,你什麽时候从国外回来的,」站在?里的女主人穿着家居服,本就
比?外的女人矮了半个头,更因为对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所以有些稍稍仰视的
看着她,「请进,请进。」她很快意识到,把客人挡在家?外不妥,急忙弯腰从
鞋柜里拿出一双家居鞋,摆在这个前女主人的面前。

  蓝馨走进家?,将东?放在一旁,脱下高跟鞋,一边换鞋子一边说:「回来
好几天了,刚忙完,所以过来看看你们,」她环顾客厅,有些年头的家里被打理
的井井有条,温馨且有年味,「煜儿呢?」

  「煜儿在他房间玩游戏呢。」女主人起身朝着房间喊道,「小煜,你妈从国
外回来了,你快出来。」喊完之后,她的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是呀,这个女
人才是儿子真正的母亲。

  房间里并没有反应,她将来客迎到客厅坐下,来客淡淡的问道:「秀妍,王
可还那麽忙吗?」

  「是呀,你也知道,他是医生,不到大年三十不放假。」叫秀妍的女主人倒
了一杯温水,递到曾 经的女主人面前,她笑呵呵的说道:「蓝姐,你坐一下,
我去喊小煜过来,这孩子,最近老玩游戏,可能没听到。」

  蓝馨接过水,点头应允:「谢谢了。」

  女主人转身离开客厅,往儿子的房间走去。看着女主人的背影,曾经的女主
人心中感叹,也不知道这王可上辈子积了什麽德,起初娶了她,给他生了一个儿
子,后来因为性格及家庭原因,两人选择离婚而自己远走他乡,这王可又立?寻
到这样一个标致的老婆。

  眼?女主人进房间十多分钟还没出来,她的心中有些悲凉,是的,儿子终归
是不想?她。

  「小煜,你怎麽这麽不听话呢,跟你说了这麽久,还听不进去吗?」房间里,
女主人苦口婆心的对十七岁的少年劝导,「她毕竟是你亲妈,你不能一直不?她,
她从国外特意赶回来,就是为了看你一眼,还买了好多礼物给你,快听话,跟我
出去。」

  血气方刚的少年将手机扔在一旁,忿忿的对后妈说道:「我不希望你因为一
个外人来指责我,在我心里,只有一个妈妈,那就是你。」他走到后妈面前,握
住她的双手,继续说道:「你跟她说,让她回去,我们这个家不欢迎她。」

  女主人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不知道这是被少年气的,还是被感动的。但还是
想做最后的劝解,「你如果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后妈怎麽样了,到时候
别人会觉得,我总在你面前说你妈妈的坏话,你才这麽恨她,你让我怎麽做人。」

  「你没有在我面前说任何人的坏话,你也不是嚼舌根的人,所以不用怕别人
瞎说,你问问外面 那个人,她有什麽脸面说是我妈。」已经一米七五的少年,
越说越气愤,提高了嗓?,「她当初是怎麽抛弃我们的,现在还好意思回来找
我。」很明显,他的话是故意说给客厅里的前女主人听的。

  「你小点声行不行,你这样她得多伤心。」秀妍压低声音说道,她也有一些
恼怒了,「随便你吧,我懒得管你。」说完离开了房间。

  客厅里,蓝馨听得清清楚楚,她其实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到秀妍出来,
她尴尬的站起来,捋了捋耳后根的头发,清了清嗓子,说道:「秀妍,既然煜儿
不想?我,那我就先走了。」

  「这孩子,脾气就是犟——你留下来吃了中饭再走。」 

    「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完我后天就回美国了。」说着便起身
来到鞋柜前,也没待女主人回答,便开始换鞋。秀妍心中虽然觉得不被尊重,但
深知对方就是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人,便不做挽留,提起蓝馨的礼物,说道:「这
些东?你提回去吧,家里什麽都有。」

  蓝馨穿好高跟鞋,挎着华贵的手提包,居高临下的说着:「还是留着吧,有
些是送给你的,都是一些名牌的化妆品,还给王可买了一个新出来的按摩仪,至
于给煜儿的,你看他要不要,不要就扔了吧。」女主人听出了蓝馨的不满,一时
竟然语塞,不知道这份不满是对自己儿子,还是对她。

  「行,行吧,那我就收下了,到时候跟小煜说一下。」

  秀妍将蓝馨送到电梯旁,目送她走进电梯挥手说再?。她的心里嘀咕着,王
煜的犟脾气,多半是随他亲生母亲。她关上家?,看到王煜已经坐在客厅里了。
委屈的埋怨道:「你们两母子闹脾气,弄到最后反而是我两头受气,凭什麽呀。」

  「怎麽,她对你发火了?」王煜有些不满,他最不愿意看到后妈被人欺负,
哪怕是自己的父亲,有时候跟后妈吵架,他也会站在后妈这边。

  「没有」,秀妍不想搬弄是非,赶忙解释道,「她是没对我发火,但是刚刚
有个小兔崽子可对我发火了。」

  「妈——」少年故意托起??的音,撒娇的说道,「人家知道错了嘛。」 

「是,你是知道错了,但就是从来不改。」听到少年的撒娇,秀妍无奈的摇了摇
头,「真拿你没办法——说说怎麽补偿我。」王煜拿起手机,说道:「能怎麽补
偿,大不了这回送你几个人头,来,陪儿子玩一局。」

  「就知道玩,还吃不吃中饭啦。」说完?指反扣,在王煜头上敲了一下,
「我去给你做饭。」

  只听得少年夸张的大喊一声:「啊——老妈谋杀亲儿子啦。」

  走进厨房,秀妍忽然想起来,昨天丈夫回来说过疫情的事,刚才忘记跟蓝馨
说了,毕竟她刚从美国回来,也没戴口罩。但转念一想,她?上就要回美国了,
应该没什麽问题。然后心里嘀咕着,都说女人最受不了岁月的摧残,可是蓝馨为
什麽越来越年轻呢,化着淡妆,那面容精致的像个明星,说实话,自己比她年轻
五岁,本身底子也不差,但在她面前,竟然一点自信都没有。不过唯一欣慰的是,
儿子在亲生母亲和后妈之间,依然站在她这个后妈身边,她甚至都不敢想象,在
一起生活了快十年的小煜,二人已经有了非常深厚的母子情感,如果小煜被他的
亲生母亲抢走,自己以后得怎麽活。

  晚上十一点,王可才回来。在此之前,秀妍早已洗好澡,并且陪王煜玩了一
晚上的王者荣耀,王煜?王可回来,赶忙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做贼似的回到了
自己的房间。他并不想和自己的父亲待在一起,他喜欢跟后妈待在一块,虽然后
妈今年35岁,比自己大18岁,但他觉得没有丝毫代沟,跟她在一起没有压力,
没有拘束。

  秀妍将娘俩晚上吃剩的饭菜热好,端上桌子,顺便跟丈夫交代了他前妻来过
的事。 

    「情况很不乐观。」王可一边抿着小酒,一边吃着娘热腾腾的菜,「这两天
送到医院的感染病人越来越多。」他的工作很繁忙,压力也大,所以每天晚上回
家,就喜欢小酌几口。 

    「我看新闻说,已经有人传人的现象了?」

  「是的,医院里有好几个同事感染了,为了你们的安全,也为了更好的工作,
从明天开始,我就待在医院了,半个月以后看情况。」

  「传染病不是属于呼吸科的吗,你是肿瘤科的,应该不至于感染,你小心点
就好——再说了,都快过年了,你难不成要在医院里过年?」以前丈夫总是太忙
不着家也就算了,如果大年三十还不一起吃个团年饭,秀妍的心里确实有些不舒
服。

  王可表情凝重,解释道:「这次的病毒比我们所有人预想的都要严重,我们
院?拿到第一手资料,说有可能要持续两个月以上,按照现在的感染率,感染人
数至少五万以上——另外,上头有可能做出更严格的措施,阻止病毒传播。」

  「有这麽夸张?」作为曾经的护士,秀妍?上想到03年,「那岂不是跟非
典一样。」 

「现在还不好说——你明天和煜儿去超市,备好至少二十天的米面粮油,还有水。」

  听到平常一丝不茍的丈夫这麽说,秀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好的,那你
也要照顾好自己。」

  等丈夫吃完饭,秀妍将桌碗擦洗干凈,已经是十二点。她熄灭了客厅的灯,
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经过王煜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呻吟,脸上一阵
燥热起来,赶忙小跑着回到主卧。此刻丈夫还没睡,正在看手机新闻。

  她躺在丈夫的身旁,盖好被子,然后依偎在他身上,撒娇的喊道:「老公,
今晚要不要交下公粮呀。」

  王可心中一阵愧疚,上次交公粮应该是一个月前了,看着比自己小六岁的娇
妻,她是这麽妩媚动人,可是自己着实太累,没有心思。他扭捏了一下,终于鼓
起勇气,说道:「秀妍,对不起,这两天太累了,等疫情过后,我好好补偿你。」

  秀妍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虽然欲望缠身,依然宽慰丈夫,笑着说:「没事,
太累我们就早点 休息。」

  熄灯不久,便传来丈夫的鼾声,而秀妍,却始终属于清醒和入睡的朦胧状态,
身子仿佛被千万只蚂蚁侵蚀,近些天,她时常有这样的感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睡着了,但睡眠很浅,半梦半醒间,她梦到初恋的勇猛和沖刺,梦到初恋那英
俊的脸庞,他压在她的身上,尽情的放肆,然后他的脸逐渐模糊,当他射进她的
体内深处时,初恋的脸庞竟然成了王煜,他倔强的看着她,唤她「妈妈」……

  第二天起床已经是早上九点,她看着因为丈夫拿换洗的衣服而忘了关的衣柜,
心里泛起一阵失落,仿佛心随着衣柜空落了下来。她本想再躺一会儿,这些天她
的睡眠质量很不好,她估摸着也许是冬天的缘故,所以才这样。但一想到家中有
一个正在?身体的少年,她可不能把他饿着,便?上掀开被子起床。

  秀妍洗漱完毕之后,去厨房时经过王煜的房间,轻轻的敲?,说道:「小煜,
快起床,我要做早餐了。」也不管里面的王煜到底有没有醒,便去厨房忙活起来。

  厨房里,秀妍幸福的忙碌着,夜里的空虚和寂寞,因为白天的到来,而被吹
散。不过半个小时,秀妍已经做好早餐摆在了餐桌上,她解开系在身上的围裙,
用力敲响了王煜的房?,里面才传来起床的动静,「妈,你先吃,我这就起床。」

  「快点的,你个小懒虫,每天都要我喊两遍」。她说完便回到餐桌前坐下。
少年打开房?,顶着如鸡窝般杂乱的头发来到餐厅,打着哈欠说道:「妈,又煮
炸酱面吃呀,

  天天吃炸酱面。」

  「当初是谁说我煮的炸酱面好吃呀,再说了,上次吃炸酱面都是三天前,哪
里有天天吃。」正襟危坐的妇人辩解道,?少年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拿起筷子
就要开吃,急忙制止,「你还没刷牙就吃,赶紧去洗漱完再来吃。」

  少年手疾眼快,早已夹起面往嘴里塞去,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吃完再刷也
是一样的,再说了,我洗漱完了过来,面都凉了,岂不是浪费了你给我準备的这
麽好的早餐。」

  「就知道油嘴滑舌。」妇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将荷包蛋夹到少年的碗里,
「多吃点,待会儿跟妈去买东?,好有力气搬。」

  「要买什麽东?,还用得着本少爷出??」秀妍将昨夜丈夫说的话 述了一下,
王煜惊讶不已,说:「我看你们是小题大做了吧,前几天

  我们这还举行了万人宴,咱两都去过,要是真有我爸说的那麽严重,我们两
个怎麽一点事都没。」 

    「希望没有那麽严重,但是我们也要防患于未然,所以你赶紧吃,吃完我们
去超市。」

  「好的,遵命。」少年倒是很喜欢陪自己的后妈逛街,至于买什麽,他都不
在乎。

  二人吃罢早餐,秀妍收拾碗筷到厨房清洗干凈,王煜则去浴室沖了个澡。二
人出?的时候,王煜问道:「妈,你就穿这身出去吗?」

  「是呀,就出去买个菜,还要打扮的跟个新娘子一样吗?」秀妍低头看了看
身上毛茸茸的家居服,上面还印着一个米老鼠的图案,调皮的反问道。

  王煜说:「你好歹也捯饬下自己,不要趁着自己的有几分容颜,就可以为所
欲为。」他喜欢这样明目张胆的拍后妈的?屁,而秀妍对她这套很受用。

  「别拍?屁,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亲妈一样,昨天你是没看到,她打扮的花枝
招展的,特漂亮——」秀妍还想继续说,但?到少年的脸色不悦,急忙搂着少年
的胳膊,改口道:「走吧,让我们大烧品去。」

  王煜的胳膊被后妈搂着,胳膊肘隐隐碰到到后妈那柔软的胸部,一扫心中的
不悦。他记得几年前的自己,比后妈矮小,她总喜欢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这
几年自己?高了,她够不着,所以每次出去都挽着自己的胳膊。

  「那是shopping,不是烧品。」 

    「我就要说烧品,哼。」妇人和少年拌起嘴来,不肯认输,「你瞧我这记性,
昨天你爸提醒了我们要戴口罩的,我拿两个口罩。」

  二人驱?来到超市,也许是年关将近,也许是其他人也知道了?声,整个超
市人山人海。秀妍是个有计划的人,将要买的东?早已存在手机备忘录里,包括
两袋25KG的大米,若干的猪肉、牛肉以及其他适合?存的肉类瓜果蔬菜。王
煜推着购物?,秀妍挽着王煜的手,两个人在人潮中来去,挑选所需的物品。

  按照秀妍手机备忘录买完所有东?花了整整两个小时,二人更是精疲力尽。
秀妍嘟囔道:「现在超市里的东?都不要钱还是怎麽的,买个东?跟抢东?一
样。」

  「说明大家都有钱,快过年了,钱就不值钱了。」

    路过内衣区时,王煜忽然停了下来,秀妍也跟着停下脚步,他凑到秀妍的耳
朵前,「妈,你可能又要买内裤了。」

  听到少年这麽说,她的脸瞬间羞红,随机恶狠狠的瞪了少年一样。

    少年急忙解释:「对不起,妈,昨晚太用力了,不小心把你内裤的蕾丝边扯
坏了。」

  「你怎麽能这样。」妇人的话小到只有两个人听得?,「你再这样,我下次
就不给你了。」 

    「对不起嘛,妈。」秀妍戴着口罩,所以少年并没发现后妈脸上的羞红,反
而撒娇的道歉,「大不了这次买内裤的钱,我出。」 

    妇人再次瞪了少年一样,说道:「你的钱还不是我跟你爸给你的,你吃饭能
吃出钱来,真是的,一点都不爱惜。」

  「那我给你用针缝一下,兴许还能将就穿。」少年的呼吸透过口罩吹在妇人
的耳垂旁,妇人觉得被轻薄了,恼羞成怒却又无可奈何,松开挽着少年的手,一
个人径直往前走去。

  少年意识到自己的无理,推着沈重的购物?小跑着追上自己的后妈,好说歹
说,才将她哄好。二人从超市出来,秀妍让王煜找保安大叔帮忙把东?搬到?上
去,自己则去三楼的专卖店挑选了几条新的内裤。

  回去的路上,秀妍一边开着?,一边语重心?的说:「小煜,我今天生气,
其实不是因为你把我的内裤扯烂了,那是我答应你的,我不会反悔,我生气的是,
你明明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却还那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要是被别人听到,我
们以后怎麽做人。」

  王煜战战兢兢的回答:「是的,我下次一定会注意,不乱说了。」

  秀妍听到王煜服软,心也软了下来,继续说道:「还有——还有就是,你要
节制一些,弄的时候,不要那麽用力,我不是心疼我的内裤,你太用力了,对身
体不好,你还这麽年轻可能感觉不到,万一落下病根子,我就是罪人了。」说完
?叹一声。

  王煜听到后妈自责的叹气声,急忙解释道:「我现在很节制了,每个礼拜就
一次,这你应该知道的。」

  「恩,我知道,咱们别提这事了,怪怪的。」秀妍打断了这个话题,提高嗓
?说道,「作为惩罚,待会儿这些东?,全部由你一个人搬回家。」

  「没问题。」

  话虽如此,当?子在地下停?场停稳妥当,二人将后备箱的?物往电梯搬,
往返几次,秀妍每次比王煜拿的更多。而王煜心疼后妈,让她不要去搬,却毫无
效果,二人争相拿的比对方多,就像两个孩子要分出个胜负。

  之后又费力好大的劲,二人将电梯里的东?搬回到家中之后,王煜才恍然大
悟的问道:「妈,刚才我们为什麽不直接把?停在电梯?口,而是先停好,然后
才开始搬东?,再不济,我们找物业借个小推?,这样也省力吧。」

  秀妍也仿佛开窍似的,说道:「咦,我怎麽没想到呢,还白受这麽些累。」
说完两个人相视大笑,彼此笑对方是?后炮。

  笑过之后,王煜帮秀妍将买回来的东?归置好,放厨房的放厨房,塞冰箱的
塞冰箱,拖储物间的拖储物间。整个家被整理得好像从没这些东?一样,而这一
切,归功于秀妍的计划性。

  二人整理完毕,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秀妍一看挂在客厅的钟,说道:
「哎呦,忘记做饭了,你肯定饿着了吧。」

  王煜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毕竟是十七岁的少年,正是?身体的时候,更何况
这麽大的工程量,但还是嘴硬,「还没呢,我看你挺累的,我们点个外卖随便吃
点吧。」

  「那哪成,外卖不干凈,还贵,我这就给你做去。」说着,站起身来,「哎
哟。」可能是刚才搬米的时候累到了,她站起来感觉到腰酸背痛的。

  「妈,你没事吧。」王煜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太久没搬重东?了,所以一下没缓过劲来。」

  王煜靠近秀妍,埋怨的说道:「刚刚就喊你不要搬了,你硬要逞强,现在知
道难受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不用了。」秀妍拒绝,然后反驳道,「我哪里逞强了,你要知道,当年你
妈我当护士的时候,七八十公斤的大老爷们,我一个人能轻轻松松擡上病床。」

  「你就吹吧,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听我爸说,当时你差点被那人给压残废了,
也是因为那次事情,我爸注意到你,觉得你?里?气的。」王煜笑呵呵的埋汰到
后妈。

  「你找抽是吧。」秀妍被揭了短,恼羞着扬起手,作势要打这个贫嘴的少年。

    王煜知道后妈不会打他,自他七岁那年,她跟自己父亲结婚,还从没被甩过
大嘴巴子,所以特意把脸凑到秀妍的手旁边,挑衅的说道:「来,我看你舍不舍
得打我。」

    「你——」秀妍被气的不行,她自然不会真的甩王煜大嘴巴子,但是?上反
手,?指紧扣,往王煜的脑?上扣了下去,「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我是
你妈了。」

  「啊。」王煜夸张的喊了一声,然后应声倒在沙发上,手压着自己的胸膛,
模仿电影里的桥段,「果然,最漂亮的女人,都是最狠毒的——啊,我要死了,
噗。」说完,模仿周星驰的《唐伯?点秋香》里喷血的桥段,逗得秀妍哈哈大笑。

  「我说王煜,你戏太过了哈,我打的是你的头,你捂胸口干嘛,你应该这样。」
说着,用白皙的手捂着自己的头,一秒入戏用凄惨的声音说道,「没想到,啊,
我没想到,竟然是你袭击了我,啊,我的心好疼,啊,我的头在流血,可是我的
心在血崩,啊,啊——」还没演完,自己便笑场了。

  「妈,你这比我还浮夸,我们演戏要走体验派,不要流于表面」,王煜用手
捂着头,模仿秀妍的口吻,「啊,你的演技,啊,你的演技怎麽如此浮夸,啊,
为什麽我们要演戏,啊,我为什麽要喷血,啊啊啊啊啊啊啊」

  秀妍笑得前俯后仰,轻轻拍打着王煜的大腿,说道:「都多大个人了,还跟
小孩一样。」

   「你还不是一样,跟个小孩似的,不过你笑起来真好看。」

  「就知道哄我开心,不跟你闹了,我去做饭给你吃。」王煜抢先站起来,回
到刚才的腔调:「啊——今天我煮给你吃,啊——让你尝尝本大厨的手艺。」

  「正经说话。」秀妍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我跟你生活这麽多年了,你会
不会做饭我还不知道。」

  王煜抗议道:「亏你?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怎麽还要从?缝里瞧人呢,我
待会儿就要你刮目相看。」

  「我倒要看看,我的宝?儿子厨艺如何。」

  王煜的自信洋溢于表:」可以,你想吃什麽菜,本大厨支持点菜。」

  「你看着弄吧,随便弄一点,别把菜给浪费就行。」秀妍靠在沙发上,舒展
身子,惬意的半躺着。

  「好,那我就给你来两个拿手小菜。」虽然话说的很自信,但是心里一阵发
虚,拿出手机一边百度一边走进了厨房。

  听到厨房里传来霹雳哐啷的声音,秀妍的心头泛起阵阵幸福,多年来的付出,
使得自己和王煜不是亲母子,胜似亲母子,现在儿子越来越大,也开始懂得心疼
自己了。一切都变得好起来,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儿子和自己之间的那个秘密,
她害怕这个秘密被发现,更害怕儿子得寸 进尺。

  「咚咚咚。」敲?声扰乱了秀妍的思绪,她一边嘀咕着是谁,一边起身去开
?。

  打开家?,迎面而来是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来客正是昨天那位被下了驱逐令
的前女主人,还是穿着那袭粉色的妮子大衣,但是里面的高领羊毛衫换成了白色
衬衫,看上去冷若冰霜,眉宇间夹杂着忧郁,?秀妍开了?,报以一个职业性的
浅笑。

  「刚好路过,所以想再来看看你们。」

  秀妍听出了这个牵强的借口,但是并没有拆穿,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虽是后妈,但终归为人母,自然懂得蓝馨念子心切。她拿出家居鞋给蓝馨换上,
望了一眼厨房里的王煜,此刻他正在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