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轮奸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电视故障,老婆提议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邻居,虽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到他家门口我说:「昆博,我们家电视坏了,想来你们家看,好吗?」昆博穿着一件短裤上身坦露胸膛还刺着青,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体湿润,粉颊晕红。

昆博却也两眼盯着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里面是粉红色胸罩和内裤。昆博于是安排我坐旁边,惠蓉坐中间,他紧贴我老婆旁边坐着。昆博说:「渴不渴?我拿饮料给你们喝」我喝了后全身无力但意识尚清楚,我老婆却全身发热,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在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

昆博见药效发作便说:「来!惠蓉,我们来看点精彩的」说着他已拿出色情影带播放。萤幕上正有一对男女在交合,不时传来叫淫声令惠蓉想看又不敢看。此时昆博也大胆地搂住惠蓉的腰并说:「惠蓉,你丈夫多久干你一次?」「讨厌,你不要说的那么粗,我老公平时工作太累,一个月才和人家作一次」「我的这根本来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他拉着老婆的手去摸,惠蓉摸了一下马上缩回来。「讨厌!我老公还在这里,你别这样。」

「你老公已被我下了迷药二小时内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老婆听了,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不再抗拒昆博,也害羞地轻靠在他健壮的胸膛。他的手慢慢撩起惠蓉的上衣露出粉红色胸罩。「哇!你的奶还真大,奶罩都快被撑破了,让哥哥好好摸个爽。」「人家的乳房本来不大,为了来找你还特意去隆乳呢。」想不到老婆为了心爱的奸夫,竟说出这种话,令昆博更加淫兴大发。「好个淫荡欠干的婊子,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

此时他已用力扯掉惠蓉的胸罩,开始用手大力搓揉。(二)昆博已开始爱抚惠蓉的乳房,一会儿大力捧起,一会儿轻扣乳头,令她闭目享受不已。「啊……昆博哥,你摸乳的技术真是厉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挤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给你挤出来了。」昆博此时也抬起惠蓉的头。「宝贝,让我亲一下吧。」这对奸夫淫妇正火热的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时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老婆连下体也扭来扭去,似乎淫痒难忍。「宝贝,你的下面好像很痒,让哥哥来帮你止痒吧!」昆博已伸手进入老婆的短裙内,摸到她湿润的三角裤。「惠蓉,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才会流出这么多淫水?」「讨厌!人家的小穴就是欠你这大色狼的淫棍插,才会淫水直流不停。」此时昆博索性把老婆的窄裙脱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裤,那支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裤内,开始轻重有序的搓揉她的阴部。

「你的阴毛还可真长,听说毛长的妇女较会偷汉子,是不是啊?」「死相,你别笑人家嘛!」「哈……,别害羞,哥哥今天会把你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让你享受讨客兄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瘾,以后没有我的大鸡巴来操你就活不下去。」此时昆博已脱下老婆的内裤,她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他的毛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惠蓉,这样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里啊?好痒……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这是女人家的阴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证她拜托我用大鸡巴狠狠干烂她的骚穴。」此时惠蓉因阴蒂被昆博搓得淫痒难耐,双手竟也主动爱抚着昆博裤裆内的阳物。「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好,先把老子的烂鸟吸硬,再来插烂你这欠干的水鸡。」惠蓉已跪在昆博前面,脱下他的内裤,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鸡巴,令老婆害羞脸红。「怎么样?这支比起你老公的谁较大较长?」「讨厌,当然是你的老二较坏!」老婆已含着昆博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阳具吸允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贱女人,顺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蓉也遵命地把他两个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令昆博的鸡巴愈来愈胀大,看得半清醒又佯装昏迷的我也不禁下体膨胀起来。此时昆博也忍不住老婆吹喇叭的技术。「唉,你吸烂鸟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了……快……快……」「快什么,你要说出来啊!」「讨厌,人家不好意思说……」「你不说,老子就不干你!」「好嘛,快用你的大鸡巴干进妹妹的小穴,人家要嘛……讨厌!」昆博才说:「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个爽快。」想不到老婆在春药发作下竟哀求昆博这个大淫魔奸她,令我下体再次充血。昆博在老婆哀求下,已把她从沙发抱起,想在客厅干她,老婆才说:「到房间去嘛,这里有我老公在,人家会害羞。」「放心吧,小荡妇,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时,够我们干得天昏地暗的。」(三)当昆博把惠蓉吊足胃口,已准备如她所愿奸她,想不到他竟将我老婆放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老婆似做错事地偷瞄我是否醒来。昆博:「小美人,我的大鸡巴要来干你了,喜不喜欢?」说着便握住那支经入珠的大鸡巴,顶在老婆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别再诱惑人家了,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啊……人家里面好痒,快干烂妹妹的小穴。」「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快说,荡妇!」「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好,干死你!」说着昆博屁股一沉,大鸡巴滋一声干入我老婆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只见昆博一边干我老婆,一边还骂粗话。「这样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妹妹,干死你!」还要求惠蓉被他干爽时大声叫春,以助淫兴。「如果你的水鸡被我的大烂鸟干爽时,就大声叫床,让你老公听到你被我这大色狼奸的有多爽,哈……」「讨厌,你的坏东西又长又粗,每下都干到人家最里面,啊……大龟头有有角,撞得人家子宫口,好重,好深,你的鸡巴还有颗粒凸起,刮得人家阴道壁好麻好痒……好爽……」「小骚货,这叫入珠,这样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发麻,阴道收缩,淫水流不完啊,怎样,大龟头干得你深不深?」「啊……好深……好重……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昆博就一边干我老婆那久未滋润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请搓揉。「好妹妹你的奶还真大,被我干得前后摇摆。」

「人家的三围是38,24,36啦!」「你的穴夹得真紧,还是没生过小孩的女人阴道较紧,干死你!」「人家的小穴平时欠男人干,又没生育过,当然较紧,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鸡巴比人家老公的还粗还长,让人家好不适应。」「放心,以后若是你的水鸡空虚欠干,就来让我的大鸡巴操它几百遍,就会慢慢适应,哈……」「讨厌,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经过一番打情骂俏,想不到平时端庄的老婆,竟喜欢听昆博说的这些脏话和三字经,真令我听的气炸,但下体又再次充血。此时昆博要求换个姿势,变成他坐在我旁边,但骑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荡的妻子,惠蓉已跨坐在昆博膝上,手握着他粗壮的大阴茎,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淫水。「对,用力坐下来,保证你爽死。」「啊……好粗……好胀……好舒服……!」由于老婆面对着昆博,任由昆博双手抱住她的丰臀来吞吐大鸡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烂鸟一进一出的抽插,尤其昆博全身又黑又壮和我老婆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淫水被大鸡巴操出的滋滋声,再加上两人激烈交合的沙发咿哇声,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四)昆博一边用手抱住惠蓉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老婆丰满坚挺的左乳,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乳。「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下面的肉穴被大鸡巴抽插,连两个乳房都被你吸的好爽……啊……。」「这样抱着相干的姿势,爽不爽?」「这种姿势,我老公都没用过,他只会男上女下,这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令人又羞又爽。」「这是偷情妇女最喜欢的招式,连你也不例外,待会还有更爽的。」说着昆博就把惠蓉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昆博已抱着我老婆在客厅边走边干。「小美人,这招式你老公不会吧!这样干你爽不爽?」「讨厌,这样人家被你抱着边走边干,淫水也流得一地,好难为情,不过比刚才更爽……啊……」由于昆博身材高大健壮,我老婆娇躯玲珑轻盈,要抱着如此白晰性感的淫娃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对年轻力大的流氓昆博来说,自是轻而易『举』。当他抱着惠蓉走到窗户旁时,正好有两只土狗在办事。「小宝贝,你看外面两只狗在作什么?」老婆害羞地说:「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昆博露出奸淫的笑声,老婆害羞地头靠在昆博刺青的胸膛上。「小美人,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好不好?」此时昆博已把惠蓉放下。「像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干的母狗!」容老婆也乖乖的像外面那只思春的母狗一样趴着,臀部高抬地等待昆博这只大公狗来干她:「昆博哥,快把人家这只发情的母狗干的水鸡流汤吧!」昆博也色急的挺起那只大烂鸟『滋』一声插入惠蓉紧密的肉穴内,模仿外面那两只交配的土狗,肆意奸淫我漂亮的老婆。「贱货,这样干你爽不爽?」昆博一边抽干老婆的嫩穴,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美臀:「你的屁股还真大,快扭动屁股,贱女人!」惠蓉被昆博像狗一样趴着抽插淫穴,连胸前两个大乳房也前后摇摆,令昆博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啊……好哥哥……亲丈夫……你的龟头干的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啊……你的手真讨厌,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听说屁股大的女人较会生育,你怎么还没生小孩?」「因为我老公精虫太少,平时又让人家独守空闺,所以……」老婆哀怨的说。「放心,我的精虫最多,可以把你奸的怀孕,保证你被我干得大肚子的,哈……」这个流氓搞我老婆虽然恶劣,但也让老婆享受被通奸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把我老婆奸出杂种,真令我气奋,但下体却罪恶的勃起。

把老婆像狗一样奸淫后,昆博已气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满老婆淫水的大鸡巴依然挺立。「你看我的大龟头上都是你的淫水,快帮我舔干净,骚货!」惠蓉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阳具吸弄起来,一边舔弄龟头,一边哀怨渴地看着昆博。在惠蓉的吸吮下,昆博的烂鸟再展『雄』风。「小美人,快坐上来,哥哥会把我干得爽歪歪,让你享受偷汉子的快感。」「你真坏,又笑人家……。」此时惠蓉已跨在昆博的下体,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大鸡巴,用力向下坐:「啊……好粗……好胀……」「快扭动屁股,这招骑马打仗,爽不爽?」随着惠蓉一上一下套弄大鸡巴,只见她紧密的嫩穴被昆博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淫水也随着大鸡巴抽插而慢慢渗出,还滴在昆博两个大睾丸上。

此时昆博的手也不闲着,看着老婆胸前两个大奶子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老婆往下套入鸡巴,昆博也用力抬高下体干她,两人一上一下,干得老婆水鸡发麻,淫液四溅。「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底?干死你!」(五)当惠蓉骑在昆博身上套弄鸡巴时,正巧外面有人进来,原来是我的朋友永丰。昆博说:「你是谁?」永丰:「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丰。志仁家没人,听到有女人叫床声,所以来看看,志仁怎么了?」昆博说:「我给他下迷药,给她老婆吃春药,现在正在他面前干他老婆,让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来把他老婆奸出个杂种?」永丰平时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裤自慰,但一直苦无机会上我老婆,怎可错失大好良『鸡』。「既然志仁不能满足她,我就帮他解决老婆的性苦闷。」「永丰哥,人家和你们的奸情,可不能告诉我老公哦,拜托!」老婆哀求着。永丰:「放心,嫂子,只要你乖乖配合,让我的烂鸟干的你肉穴够爽,我就不说。」

「对了,人家的内衣裤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永丰:「不错,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就很想强奸你,但一直没机会,只好偷你晾在衣架上的内衣裤打枪。」说完昆博也把老婆的三角裤丢给永丰。「这是她刚被我脱下的三角裤,上面还有她被我操出来的淫水,给你吧!」永丰接下后随手一闻,下体也渐渐勃起,马上脱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长又黑的大烂鸟,站在老婆面前要求吹喇叭。「快帮我的老二吸硬,等一下才能插烂你的骚穴,欠干的女人!」永丰命令着。此时惠蓉下口有昆博用力向上顶住淫穴,上口正含着永丰的大鸡巴吸吮,两个丰乳则是一人一个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爽透了。「哦……真爽,这么漂亮的女人给志仁娶到真是浪费,不如拿来给我和大哥好好享用,免得暴忝天物,干!」永丰一边抱老婆的头吹喇叭一边说。「讨厌,人家现在不是正给你们两个大色狼欺负吗?」「以后,只要你水鸡淫痒,空虚欠干,就来找我和昆博帮你老公尽房事义务。」「这叫做『朋友妻,干起来最爽』,何况你比妓女还骚还浪。」

昆博竟将我温顺的妻子比作人尽可夫的妓女,真是气人。「昆博你干爽了没?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来干这女人的骚穴了。」想不到平时古意的永丰竟要在我面前奸我老婆了。此时昆博才拔出那根操她百余下的鸡巴,永丰叫老婆面对我趴下。「小美人,我想在你老公面前奸你,好不好?」「讨厌!人家会害羞,在老公面前被男人强奸。」昆博便强迫惠蓉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一下装睡的我便低下头。永丰也握住那根被老婆吸硬的大阴茎。「嫂子,我要干你了,高不高兴啊?被我干爽时,一边看你老公,一边叫春,包你爽歪歪,干死你!」永丰的鸡巴『滋』一声,干进梦寐以求的嫩穴内。「啊……好粗……好长……永丰哥……你干的好用力……快把人家水鸡干破了。啊……」「这根比你老公的还长还粗吧!干死你,欠男人奸的骚货!」「我来帮你干这骚货,干她水鸡不够深,她不爽的。」昆博怕永丰干我老婆不够深,还在后面推他屁股。永丰已在昆博前后推动下,双手抓住老婆臀部,『啪啪』地用大鸡巴狠狠地抽干老婆那想收缩又被用力插开的嫩穴,再迅速从肉洞抽出,也抽出老婆被奸爽溢出的淫水。惠蓉还被永丰抓起头来看我。

「快看,小荡妇,你正在老公面前和我通奸,爽不爽?」惠蓉则一边看我,一边叫春,享受偷情的快感,真令她又羞又爽。「永丰,人家两个奶子,被你干得晃来晃去,真是羞死人!」「宝贝,你的奶还真大,哥哥把你奶子抓住,你就不羞了。」永丰也不客气地一边干我老婆肉穴,一边用双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昆博,你推得渴不渴?我挤她的奶汁给你吸。」「好啊,我正口渴,以后不用买牛奶,吸她的奶就够了。」想不到邻居昆博竟说以后不用买牛奶,想喝就叫老婆解开乳罩让她吸奶,真是『骑』人太甚!此时永丰已用力挤压老婆丰满的乳房,让躺在地上的昆博大口吸吮老婆的乳汁,吸得两颊都凹了进去。「真好喝!再来,用力挤她的奶!」惠蓉在两人轮奸下,只得叫春不已。「啊……永丰……你干的好重……好深……大龟头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昆博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快被你吸光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