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辅女班导的3P自白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我姓刘,外子姓程,在台北天母附近经营一家小型的国中课辅班。我们夫妻

在五年多前开始接触3p,和六∼七位单男接触过。也算幸运的是,这些男性的

素质都很不错,都可称得上是优质的单男。这些朋友们大部分都和我们年龄相当,

唯一的例外,是一位刚刚考上高中的男孩子,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玩3p了。这

个小男生姓陈,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父亲一直没有再娶,也许是为了寻求发泄的

管道,三四年前,在网路上找到我们,于是和我们夫妻有过亲密的接触。之后一

年多,很巧合地,他们父子搬到我们的课辅班附近,小孩子也就近被送到这边温

习功课。

  当这位父亲第一次踏进我们补习班,认出我们夫妻俩时,场面显得有点尴尬。

不过,三个人最后还是心照不宣,第二天他就把孩子带过来,只告诉小孩我们从

前是“父亲的朋友”。他的孩子名叫裕新,当时是国一升国二,长得高高瘦瘦的,

聪明,不过不太用功,成绩不太稳定。须要父亲师长们催促。也许因为他父亲的

关系,我们夫妻对他特别关心,不仅在课业上,也在生活起居上。他的父亲有时

因为公司的业务比较晚来接他,我们便会请他吃宵夜,顺便和他聊一些学校或家

里的事。也许由于母亲早逝,他又渴望得到女性,特别是比他年龄稍长的女性的

关怀,他在学校里总喜欢认一两位高年级女生为干姐。不过,令他父亲担心的是,

这些干姐姐们品行可能并不是很好,因此希望我能多多关怀他,亲近他。所以有

时我会在他考试成绩好时,在周末假日的课后,带他去逛街,买一些小东西慰劳

他。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这样地逐渐减少他跟这些干姐们鬼混的时间。

  裕新升上国三之后,随着基测的逼近,我们大人们给他的限制与要求也逐渐

增加。为了帮他疏缓压力,有时我会在其他学生离开之后,帮他按摩一下肩膀和

颈部。这时他装得也一副颇为陶醉的样子。曾经有过那么一两次,心里闪过一个

念头,和这个小子做爱或玩玩3p不知道是怎样的光景呢?!青春期的小男生都

或多或少会对性有兴趣,裕新当然也不会例外。他父亲与我们夫妻玩过3p,自

然不会食古不化,并未完全禁止他接触这些资讯。只是有时会找时间看看裕新的

上网纪录,或趁他不在时,搜一下他的书桌,书包等,了解他接触了哪些资讯,

再看要如何处理或沟通。就在考完某次月考之后,他父亲跟我们提到,裕新最近

似乎偏好一些和女老师相关的情色资讯,有将我当成性幻想对像的倾向。当我半

开玩笑地告诉“裕新爸爸”,我最近也把裕新当性幻想对像时,他也开始跟我们

开玩笑,说我们胃口很大,引诱了他,还想要引诱他的儿子,不过他接着说,他

的脑子里现在开始浮现裕新和我做爱的景像,于是三个大人得到了一个“邪恶的”

结论……

  这天,裕新的父亲又要晚到了,照例地,我们夫妻请他吃了一餐宵夜。席间,

我借故离开一下。这时外子问裕新是不是很喜欢刘老师,裕新时显得有点讶异跟

不好意思。外子于是要他现在不要胡思乱想,要好好把书念好,并告诉他,如果

基测考到某个标准以上,我们会带他去中部旅游。其实这个标准对裕新而言是有

点低了,有点好强的裕新不服气,说他可以考得更好,外子告诉他,人有时会失

常,要他不要太有把握。裕新于是问:“如果我真正考得更好呢?!”外子半开

玩笑地告诉他,考得更好,“可以让你亲亲刘老师的脸脸,既然你喜欢刘老师的

话……”“老师不会吃醋啊?!”“老师如果那么会吃醋的话,刘老师就不敢帮

你按摩了。”这时,我从裕新的后方出现,双手搭上裕新的肩膀,边帮他按摩了

几下,边说道,“是啊!!就算我跟别的男生上床演a片给他看,他都不会吃醋

喔~~~~”“别乱讲,我只是要希望他加油一点,现在不要胡思乱想。”“现在不

要胡思乱想?!那等考完了就可以胡思乱想吗?!…”“我没这么说……”“裕

新啊,程老师刚跟你说,考得更好,可以让你亲亲刘老师的脸脸,是吧?!我来

加码一下,你考上前三志愿,刘老师呢就随你怎么亲,程老师,你说ok…ok。”

我边说边走去压了几下外子的头,“程老师说ok啰…”

  裕新这时听得一愣一愣地,怀疑地问“老师是在说笑吧?!”“没错,老师

确实是在跟你说笑,不过只要你可以考得让你爸爸满意,让老师满意,老师会给

你一些特~~别的奖励喔。不过,现在,你还是专心在功课上……好吧?!……嗯

~~嗯”我把唇凑上他的脸颊,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裕新点了点头,还是有些愣

愣的。

  从那天起,裕新拼了,拼得比以前更厉害,拼得让我有点担心他的身体,于

是开始炖鸡汤,买鸡精给他喝。有次在我准备这些补品时,老公在一旁说:“给

他补习,补身体,补精神,还补精子是吧?!补得我还真有点吃醋呢!!”“想

吃人家的精子,能不先给人家补一补吗?!”“说得也是…”

  考完基测后,他有点患得患失觉得自己没能达到标准,我们告诉他,努力过,

就会有回报,希望他能平常心来看,这几个月的努力,老师有看到,只要达到一

定的成绩,老师给他的承诺仍然算数,军队里,即使吃败仗,对有功者,还是得

赏。成绩出来了,打电话问他,他父亲接的,叫我要准备好“随他怎么亲”。之

后,他被分发到他的第二志愿,于是我们开始为他安排一趟一个星期的旅程。由

于他的父亲不希望他一下子就进行激烈的3p,我们决定,前面几天由我单独跟

他在一起,之后,再视情况让老公加入游戏。

  等待又等待,那个大日子终于到来,至少对裕新来说是如此的。中午过后,

带着轻便的行李,我一个人开车去接他。上车之后,他一路跟我说东道西。当然

也有说到“今天晚上要做的事”,还说,会给我一个“很大的”惊喜,似乎在暗

示什么。到达目的地,车子停妥之后,走在前往旅舍路上,他还是跟我一直说个

没完,不过我叫他别在公共场合提“那档事情”。走到一个转角处,突然一个人

冲出来,撞上裕新,两个人都跌倒了。那个人很快先爬起来,一边问裕新“对不

起,您没事吧?!” 一边和我一起扶起裕新。“没事,没事。”裕新说。那个

人说他赶时间,还一直跟我们道歉,裕新看来也没有什么伤口,所以,我们就继

续走到旅馆。

  checkin,拿到钥匙,进到房间时,差不多是晚餐的时间了。我们原

本规划好先要去吃晚餐的,不过裕新这时却发现有东西遗失了,是他从家里带出

来的盥洗用具,似乎是被扒手扒了……是刚刚撞倒裕新的那个家伙干的吗?!钱

包倒是还在,但是裕新却显得有点焦虑,他希望等会去附近超市买个“小东西”,

却又不想让我跟去,我有点狐疑着。但毕竟他也是个大孩子了,就随他吧。

  吃完饭后,他从餐厅直接去超商买他的“小东西”,我则回旅馆房间洗澡,

房间浴室设备还不坏,有个双人用按摩浴缸,洗完后,我套上一件最近才买的性

感睡衣,还稍微化了点妆。裕新这时刚好回来,帮他开门时,手上拎了一个小购

物袋,完全看不出他究竟买了些什么东西。“这是什么呀??”“秘密!!等下

您便知也~~mmmm,老师现在好性感哟!!闻起来香香的,很好吃的样子……

等我啰,一定给你一个大惊喜……”他又来了,什么大惊喜呢??

  几分钟后,他冲洗完,开始吹头发,因为这次是我单独面对一个丈夫以外的

男性,让我有点焦虑,不过也有点想真正放纵情欲。但是,这次的对像却又是一

个可能阴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他能带给我什么“大惊喜”呢?!头发吹好之后,

他只有下体围了一条大毛巾便走出浴室,围巾下挺立着的阳具,则让我暗暗吃惊,

如果那是真的,裕新恐怕可以和西洋a片里的巨根男相比。“登登,大惊喜来了!!”,

他一个箭步跳到我跟前,掀开大毛巾,映入眼帘的是支货真价实的巨根,我用双

手遮了一下双眼,假装不敢看的样子,“呜~~不敢看!!”在指缝间,我看到裕

新血脉贲张的阴茎随着他的脉搏跳动着。“少假了!!”“呜~~不敢看!!”我

把身体转了一下,背对着他。“大惊喜!”他又跳到我前面。“呜~~不敢看!!

……吧~~”我把手放开,睁大眼睛,很夸张地装一付惊吓状,不过裕新的阳具确

实也让我很惊讶。“刚买的保险套,还不知道合不合用,家里带来一些特大号的,

被扒走了的样子……”原来刚刚他去买了保险套。稍微试着帮他套了一下,应该

还可以,不过还是相当勉强。“好吧,就这样吧,可爱的巨根男……”裕新帮我

褪去睡衣,“随便我怎么样都可以是吗?!”伸出右手搂上我的腰,左手也开始

在我的双腿上游移,嘴里赞道:“老师的腿真美,又长又直,光看你的腿老二就

硬起来了。还有……”

  “奶子又大又挺……揉起来真爽。还有老师的屁股……”

  他摸到哪里就讲到哪里。

  “有几回上课时,看着老师的屁股……我应该说是臀部吧,就想这样一下,

想不到还真的捏到了。”

  如此进行了七、八分钟,我已经渐渐吃不消,喘息声越来越重了。看我开始

有了感觉,他便开始替我按摩。他说是向我学的,因为我常常帮他按摩。开始时

是按得中规中矩,不过慢慢就变质了。他用舌头从我肩膀开始,一寸一寸的往下

舔,经过背部,腰,屁股,大腿,小腿,舔遍每一处肌肤,连脚趾缝都不放过。

我很怕痒,但这种细细的,麻麻的痒,我不但可以忍受,而且觉得痒的很舒服,

嘴里不禁开始哼起来了。终于他打开我大腿,凑上嘴开始舔我的阴唇。灵活的舌

头在阴唇上来回滑动,还不时吸着我的阴核,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魂飞云端。终

于在他的舌头刺进阴道的同时,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抓着裕新的脑袋拼命压

向我的嫩屄,他的舌头也开始在我阴道里搅动,而我的喘息也变得更急促了。

  这时裕新又不知道想到什么我翻成俯卧,让我白嫩的屁股翘的高高的。他是

不是想插入了呢?我的心砰砰的跳着,期待他那根粗大鸡巴插入的滋味,没想到

插进来的却是他的中指,我正感到失望,他的中指已经快速抽插起来,并且低下

头去舔我的屁眼。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其实屁眼是我最敏感的部位

之一,和阴核不相上下。我常暗示我老公舔我的屁眼,但他嫌脏,每次都敷衍了

事。和我们夫妻玩过3p的男士们也只有裕新的爸爸会这样做。裕新似乎得到他

父亲的真传,而且还青出于蓝,他细心的用舌尖绕着我的屁眼,由外向内画圈,

轻轻挑着我的菊花门,或是将我的屁眼整个含在嘴里,轻轻吸着,粗糙的舌头磨

擦着洞口,一道又一道的电流震的我浑身发抖。再加上中指在阴道内不停抽插旋

转,很快就让我弃兵卸甲,不断浪叫。没过多久,阴道深处一阵酸麻,“啊……

啊…天啊…啊啊……”,仿佛山洪暴发,一阵阵阴精狂泻而出。我泄精了!我从

来不知道我会泄精!但生平第一次泄精,竟然是出自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小鬼之手!

  这时他继续揉着我圆圆翘翘的屁股,突然将鸡巴对准洞口,在我毫无心理准

备的情况下,利用淫水的润滑,一口气就把那根巨物直插到底。妈啊!我心脏差

点停了,好大!好粗!裕新的鸡巴像只铁棒似的塞满我的阴道,他还不断往里面

挤,让龟头磨擦着我的花心。

  “啊……啊……”,我舒服得快虚脱了,还没开始抽送就那么爽,等一下会

不会受不了?裕新很快就给我解答,将鸡巴抽出五分之四后,狠狠的一插,再一

次直底花心。“天啊!啊啊……”,太强烈了!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抛到九霄云

外,和我做爱过的所有男士们都不曾给我这种滋味。

  裕新重覆着同样的动作,一抽、一插,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前所未有强烈

的快感流窜我全身,搞得我淫水好像泛滥一样流个不停。如此数分钟后,我的阴

道又是一阵酥麻,整个人瘫在床上,四肢乏力,而他却丝毫不给我休息,立刻将

我翻成仰卧,扒开我双腿,对准洞口,又一次将那只大鸡巴狠狠的一插而尽。

  “啊…啊……不行…啊…会死…啊啊…好爽…啊……我的天…啊……大…大

鸡巴…用力…啊……饶命…啊…啊……太…太爽了…啊……要…要飞了…妈啊…

…升天了…啊…啊……”

  裕新双手抓着我的奶子,快马加鞭的一阵猛插,干得我胡言乱语,一会儿讨

饶,一会儿喊爽。裕新一口气插了一百多下,才慢慢停下来(一方面可能也怕太

快泄精)。接着他将我抱起来走进浴室的按摩浴池里,里面还有他刚洗澡用过的

水。我俩面对面坐着,我跨坐在他大腿上,一边紧紧抱着他,一边扭动着屁股,

让我的小穴一上一下的套着他的大鸡巴。

  “嗯……裕新的鸡巴真大……喔…老师好舒服……”由于水的阻力,我们的

动作不能太激烈,这正好让我俩都能休息一下。不过也许是动作太过激烈,塞子

被碰掉,水渐渐流光了。裕新见状,又抱起我把我抬回床上。开始加速插我。

  “啊…啊…老公…别急嘛…啊…啊…好爽…裕新…真会干…啊…干得好棒…

爽…啊…真爽…爽死你的甜妹了…啊……”裕新像只出闸猛虎,疯狂的抽插。

  “啊啊…太美了…天啊…甜妹…啊…甜妹…啊…从来…啊啊…没那么爽…啊

…老公…大鸡巴…粗鸡巴…啊啊…干我…啊…啊…到了…到了…啊啊…要死了…

啊…啊……”

  我竭力嘶喊,淫声浪语,已经不知究竟是在和谁做爱。在我疯狂的叫声中,

我率先达到了高潮,过了约二十秒钟,裕新腰部猛然一挺,“射…射…射……射

……射………”地喃喃自语了好几声,然后一动也不动地趴摊在我身上,阴茎持

续地晃动了一两分钟。稍微回神的我开始有了一些疑问:裕新过去到底有没有性

经验?他居然可以把我搞到如此境界。他父亲说他没有真实的性经验到底是什么

意思?下次可能真的得好好拷问一下他们这对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想着突然间发现裕新竟然就这样瘫睡在我身上,并开始打鼾起来,阴茎

有点软化,不过这根原本就大一号的东西并未因此而滑出我的身体,瘦瘦的身躯

压在我身上其实并不会觉得很重,我决定就这样等他睡醒。就这样经过了半个多

小时,突然他的身体抖起来,阴茎再次变大变硬,又再次深入我的体内,接着那

根大家伙又持续晃动了一分多钟,然后裕新也跟着苏醒过来,他居然在如此激烈

的做爱之后梦遗了!醒过来后的他似乎有点疑惑,问我好不好,感觉如何?我跟

他说我很好,他也作得很好。不过当他起身抽出阴茎时,我竟感觉到有精液从我

阴道里流出,检查了一下,居然发现保险套破了!

  这下好了,一个晚上居然被裕新给内射了两次。算算日子,今天,甚至未来

两天都还是高度危险期呢!不过为了让裕新玩得尽兴,我决定跟裕新说这几天都

很安全,反正已经被内射了,就不要再瞻前顾后,但是两三天后外子来时,希望

能弄到一些大号的保险套让裕新戴上,被内射的事,我要裕新保持秘密,“不要

让程老师知道”。至于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我另有盘算。第二天早上,我叫裕新

打电话请他爸爸帮忙寄保险套来,他爸爸说会用宅急便送两包合用的来。下午。

老公打手机来问我昨天情形如何,我敷衍他说裕新太紧张,还须要调教一两天。

晚餐,洗澡完后裕新和我玩了一次,宵夜回来之后,他又性致勃勃地跟我战了两

回合,之后两人便相拥而眠,直到隔天快中午时,旅馆人员打电话来说有人送了

包裹来。我下去柜台领了包裹,上来之后,打算打电话告诉老公叫他晚上就过来,

但裕新告诉我,外子刚刚已经打电话过来问,他已经跟外子讲了,外子告诉他晚

上应该可以过来。

  晚上吃完晚餐回到房间时,裕新请我出去帮他买蛋挞当宵夜,刚好我也很想

吃,所以就出去买了一些。回房时,裕新坐在床上看电视,他告诉我外子已经到

了,这时我已注意到浴室里有人在冲澡。裕新接着走到我跟前说,程老师叫我们

先玩,还拿了一付眼罩戴在我头上,蒙住我的眼睛。我知道外子很喜欢玩这种游

戏,所以不疑有他,只是觉得都还没洗澡,身体臭臭的就要玩,会不会太猴急了

些。裕新扶我上床,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脱掉,我小声提醒他,记得戴套套,他说

他会戴的。他让我坐在床边,然后自己跪在我前面,将我双腿打开跨在他的臂膀

上,扶着我的屁股,凑上嘴开始舔我的小穴。

  “啊…好舒服…嗯…裕新…越来越厉害了…喔…真好…啊……”我的淫水很

快就冒出来了。在黑暗中,身体似乎特别敏感,也因为眼睛看不见,不知他下一

步的动作会是什么,心里会有一股莫名的期待和惊喜,也有些许的紧张。因为刚

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喘息未定就被带上床,再加上紧张,让我流了不少汗,汗水

沿着身体的曲线流到下体,混着阴道渗出的淫水,裕新在我两腿间吸的啧啧有声,

好像在品尝什么人间美味。而我则渐渐呼吸困难,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啊……老师…快喘不过气了…啊…啊……好爽…啊…不行了…啊……吸不

到气…啊……不要舔了…啊……太刺激了…啊…啊…不要了…要死了……”

  我像是一条离开水面的鱼,张着小嘴,死命的呼吸。终于裕新将我放开,让

我仰卧在床上,这时我听见他在旁边窸窸窣窣不知在准备什么东西,过了十几秒

钟,裕新过来伏在我身上,用舌头从我的耳朵开始一路吻下来,慢慢亲到我的嘴

唇。我小嘴微张,轻吐香舌,将他的舌头全部含进嘴里。

  亲吻了一阵,他移到我的颈部,接着胸部、乳头、腹部、肚脐……其实不论

和丈夫或其他单男们做爱,大概都会跟他们来上这么一段前戏,但我在黑暗中会

特别敏感,还没亲到下体,我已经忍不住浪叫,淫水也比以往流的更多。

  “老师,您今天比前两天还骚喔!”还没等我答腔,他一口将我的阴部含入

嘴里,舌头更是毫不客气的直往阴道里挤。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天…啊…爽…啊……”我没命似的浪

叫,淫水不停的溢出。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的马达声,脑袋还没意会

过来,一个不断震动,像是按摩器的小物体已经碰触到我的阴核,“啊啊啊……”

顿时全身一颤,差点弹了起来。这是“激情按摩豆”,一定是外子拿来的,裕新

应该不会有这种淫具。而裕新似乎已料到我的反应,早将我下半身压的死死的,

任凭我上身如何扭动,下体却是纹风不动,只能任由按摩豆尽情的刺激我的阴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已接近嘶喊,完全说不出话来,那

快速震动带来的快感,像是万箭齐发般的冲击我每一个毛细孔,“啊……停…啊

…不…不…不…行…啊……死…死了…啊……天…啊…啊…饶…饶…命…啊……”

  这快感实在太强烈了,强到心脏都快负荷不了,只好乖乖讨饶。好不容易裕

新拿开了按摩豆,我正想喘口气,没想到他却猝不及防地把按摩豆移到我的屁眼,

并借着淫水的润滑直接塞入屁眼中。一股从未尝过的快感刺激到我整个身体弓了

起来,但事情不只如此而已,裕新塞进按摩豆后,顺手把手指插入我的阴道里快

速抽送。我的妈啊!两种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爽得我不停呼天喊地,叫爹叫娘

的。

  这时裕新换到我旁边蹲下,将我翻成狗爬式,并把我屁股抬的高高的,二话

不说,扶着我的屁股,将鸡巴一插而尽。

  “啊……舒服…啊啊……裕新…啊……你好…猴急…啊……还没…完全勃起

…啊……已经…好爽…啊……”

  我感觉到裕新的鸡巴比之前小了一号,心想可能是因为保险套的关系。不过

这样更好,可以慢慢加温,我其实比较不喜欢那种一开始就狂暴风雨式的快感,

今天这样持续渐进反而更合我意。但奇怪的是,插了两、三百下后,裕新的鸡巴

似乎有变硬,但却没涨大多少。

  “裕新…啊……你…今天…啊……怎么了…啊…啊……舒…服…啊……是不

是…啊……累了…啊…啊……”

  “现在是我的‘陈师父’在跟您作啰,刘老师。”裕新在我的耳边说着。这

时我记起外子已经到了才化解疑惑,继续让身后的这个男人抽插。

  “啊…啊…老公…好爽…啊……太厉害…啊…啊……爽…啊……舒服…啊…

…慢…慢一点…啊……爽死…啊啊…老公…啊…啊……”

  一轮猛干之后“老公”在我的穴里射出精液,抽出阴茎后,把我交给裕新。

年轻的裕新比较狂暴些,加上他的鸡巴也与众不同,干得我发疯似的淫声浪语,

加上“啪啪”的巨大肉搏声及“滋滋”作响的抽插声,充斥着整间房间。插了四、

五百下后,裕新往后躺下,带着我坐在他的小腹上。我以为他要由我来主动,正

庆幸可以稍微喘口气,谁知道他双手撑着我的屁股,用蛮力将我抬起少许,随即

重重的放下。我的妈啊!我的体重加上他的力气,产生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快感,

电击着我每一寸神经,比刚才更强烈,更刺激。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

棒…舒服死了…大…大鸡巴…啊……爽…爽死…裕新…鸡巴…好大…啊……大鸡

巴…哥哥…啊……要泄…受不了…姊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不行了…

要…要干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泄…泄啦…啊啊…泄

…泄…啊……啊……”

  我声嘶力竭的哀号着,连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舒服。而在我淫荡

的浪啼声中,裕新干得一下比一下猛烈,终于把我推到了最高潮。而泄出的阴精

随着抽插,喷得裕新的小腹,阴囊,大腿及我的屁股湿了一大片。

  我达到高潮后,裕新总算放开我的屁股,将主动权交还给我,而外子这时也

凑过来,扶着我的脸,将鸡巴塞入我嘴里。于是我抱着外子的屁股,头一前一后

的为他口交,同时柳腰轻摆,套着裕新的鸡巴。这样进行了四、五分钟,外子射

精后变软的阴茎又逐渐胀大起来,而裕新似乎已经接近爆发,连忙将我摆回狗爬

式,和外子在两头分别粗暴的插着我的嫩屄和小嘴。

  “唔…唔…啊…唔…唔…啊…唔……”裕新狂插四、五十下后,腰部一挺,

巨炮就在我的子宫口发射,一,二,三,四……,十多股温热的精液灌进我的子

宫里。

  我回神过来,怎么裕新似乎没戴套套,这时,“老公”一句“儿子,你干得

很好,非常好!”我才意识到有点不对,拿掉眼罩一看,“裕新爸爸!?你们…

…好坏……骗我……”本来有点生气被他们骗了,不过讲完“好坏”之后,觉得

这样比我预期的“计俩”要更好,不过一记粉拳还是打向“裕新爸爸”的鸡鸡,

“痛!”“裕新爸爸”假装痛得大叫,“喔!‘裕新爸爸’的宝贝痛痛?要乎乎

喔!”本来有点软掉的鸡鸡被我“乎乎”后又硬了起。“打我一下又帮它乎乎?

刘老师你还那么想要?前两天榨我儿子榨得不够是吗?”说着便把我推倒,扒开

我双腿,毫不客气地再将鸡巴整根没入。

  “啊……啊……不要…啊……好把拔…啊……大鸡巴…哥哥…啊……让小妹

…喘口气…啊……啊……”我苦苦哀求,但“裕新爸爸”充耳不闻,继续挺腰抽

送,同时用力搓揉我的奶子。

  “喔…喔…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

啊……”

  人真是奇怪,前一刻我明明觉得累的半死,但“裕新爸爸”一开始抽插,我

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恨不得让他干死才过瘾。

  “啊啊…啊…啊…裕新把拔…太会干了…舒服…爽啊…姊姊…好喜欢…好喜

欢…和裕新的把拔干…啊…啊…姊姊…美眉…不行了…啊…啊…要…要泄…啊啊

……”原本就处在亢奋状态的我,一下子又濒临高潮,不过之前“裕新爸爸”已

经射过一次精,这次似乎更慢火细炖,让我在此状况下持续了好一阵子,才又开

始加速。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好

棒…舒服死了……泄…泄…啊……啊……”这样再过了几分钟,我又一次高潮来

了,“裕新爸爸”也开始最后冲刺,一阵猛干之后,再度将精液灌进我的体内。

  当晚吃宵夜时,和他们父子稍微聊了一下,“裕新爸爸”说裕新真的没有真

实的女人经验,只是行前有拿充气娃娃模拟过,他也有跟裕新提过不少关于我的

秘密,包括我哪里最敏感等,按摩豆和眼罩当然也是他拿来的。裕新接口说他父

亲想看看他表现得如何,因此设计了我,他向我道歉。于是,我向他们父子要求

“两夜情”的“精神赔偿”。就这样接连两个晚上,我和他们父子俩从晚餐战到

宵夜,吃完宵夜再战到昏沉地睡去,直到第五天凌晨,他们父子俩的精液也如此

一再地灌入我的体内。

  第五天一早,“裕新爸爸”离去后,我打了通电话告诉外子,裕新已经差不

多驾轻就熟了。外子于是前来与我们会合,当晚戴套子上阵的裕新“显得”很不

习惯,不过这样也好,外子没有起疑,只是他也惊异于裕新的“巨根”,还说我

能享用到如此“珍宝”,一定觉得非常“性福”,非常“满足”。我心里想,这

几天我的确很满足,因为,四夜激情之后,裕新他们父子俩的精子已经在我的阴

道、子宫里冲刺着,争先恐后地朝着输卵管前进,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们

会不会和我的卵子相遇相结合,他们会不会让我怀孕。第六天中午,“裕新爸爸”

前来接走裕新,他告诉外子说,儿子已经玩得差不多了。第六天晚上,对前四夜

的“巨根处男经历”,我对外子掰出一堆好玩的故事,然后,诱他跟我再做一次

爱。

  二十多天之后,我发现自己果然怀孕了。孩子的爹是裕新或是“裕新爸爸”?

其实不是很重要,但我相信,绝对不会是我老公。一方面最后两天已经不是所谓

的危险期了;而且和他在一起那么久,又有那么多3p经验,性生活觉得还很满

足。当然,单男们和我接触之前,都会自动戴上套子,而外子无论3p与否,大

半都是“中出内射”的,不过总觉得他少了什么东西给我。觉得他可能是不孕,

不过他自己说检查结果一切正常。既然他如此说,现在我怀孕了应该也算是正常

吧?当我“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此事时,他显得有点讶异,随后又高兴地说“谁

说我不正常了?”他正不正常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倒是“裕新爸爸”在知道

我怀孕之后私下跑来关切“孩子可能是裕新的吗,还是…?”“应该不会是你们

的,”我没有肯定地答覆他“如果真的是,就当成是一种缘分吧。”十个月后,

一对可能是姐弟、叔侄女或姑侄儿关系的龙凤胎诞生后,忙碌的生活让我们无法

再去玩所谓的“3p性游戏”……也许这才是我所期待的生活吧?或是,“3p

性游戏”是外子在制造借种的机会,好维护他“男性的尊严”?

  本文之人事地物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