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芬的单身日记1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大学毕业后跟着爱玲在银行里上班,我们只是聘雇的实习员,所以薪水少的可怜。

有时候好羡慕那些招考进去的大哥,大姊们,也许称不上是年薪百万的金饭碗,

但至少往后不用再为工作烦恼。

会认识他是因为他是我大学的学弟,人长的高高瘦瘦的,有付可爱的babyface,

在学校的时候见到我,总是会学姊长学姊短的聊的没完。

我那时喜欢他,但只是把他当成小弟弟般的喜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更何况当时我也有男朋友。

毕业后没多久我就跟男朋友分手了,原因很简单;他要出国继续念书,不能在我身边陪我。

而后来会跟他交往,是因为在银行上班的缘故,

我在银行上班的第二年,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原来他毕业后找到了份会计助理的工作,每天都要跑银行,而他们公司刚好就是我们银行的客户。

久而久之,我们常常的见面,吃饭,喝茶,约会看电影,后来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他是双子座的男生,有时我真的好惊讶;他完全就像是占星书上所写的一般,

好奇,天真,善良的双子,他聪明,才华洋溢,幽默,又善解人意。

跟他在一起,完全不用担心会无聊,他总是有满脑子的鬼点子,满脑子的馊主意。

交往了半年后,我们同居了,也许是因为自由惯了,大学时就在校外租房子,

而目前;也没有回家给老爸老妈养的打算,其实说实话;还不就是贪玩。

高兴跟朋友去哪就去哪,

高兴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

高兴穿多短的裙子就穿多短的裙子,哈。

同居没多久,我发现了他一个很特别的「性趣」。

一天我刚下班回到家,怀中还捧着一大包刚在屈臣氏买的生活用品。

一开门,就闻到一股臭味。

洗碗槽堆积如山的碗盘让我们这十四坪的套房,臭气熏天。

我把东西往餐桌一搁,水龙头一开,套上手套,哗啦啦的洗起碗来。

没多久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也下班了,

进门后他一如往常的把钥匙往桌上一掷就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baby妳在干嘛?」

「不会看阿,在洗碗阿」

「baby今天去吃烧烤好吗?」

「不要,上星期才吃过•••」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每天例行的餐前话题。

突然间,

一双手从背后搂住我,环抱着我的腰,让我吓了一跳。

他整个人贴在我的背后紧紧抱着我

「你•干嘛?」

「妳头发好香」

「不要闹,等下弄湿了•••」

他还是紧紧的抱着我不放,并开始亲我的脖子和耳朵,弄的我好痒。

我想推开他,但是两只手套却沾满着泡沫。

「不要啦•••」

他根本不理会我,本来环在我腰上的手开始往上游移,两只手掌慢慢滑过我的腹,抚摸我的胸•••

「喂,不要嘛•••」

银行的制服还没换下,丝衬衫外的绒背心本来就「超合身」更何况我的d-cup,早就把制服背心撑得又扎实又紧,

被他这么一揉,我好担心扣子要绷掉了•••

他也许是发现了,于是将背心的第二,第三颗扣子解开,这样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接下来,他手居然直接伸进了背心里面•••><天哪,丝衬衫薄到不能再薄,

感觉就好像他的手直接揉捏的我的胸部一般。

他的大拇指和食指,熟练的找到了我的乳头位置;轻轻一捏,

我像是触电般,不由自主的娇呻的一声。

「阿•」

我全身开始发热,只能稍为的扭动挣扎一下,又怕手上的水溅出来。

他右手在我背心里恣意的揉捏着,左手将我的脸颊推右托起,嘴馋的吻着我,像是要把我的舌头吸到他嘴里一样。

「等•等一下嘛•••」

我斜着身,头一撇,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喊暂停。

「我先把手套脱了•••」

他在背后搂着我,等我手套脱下•••

他居然一把就将我抱起,把我抱到了床上,

往床上一「摆」整个人就压在我身上。

「等一下•我先脱衣服嘛•••」

「不要,别脱。」

他在我身上磨蹭着,我倒是觉得他今天特别有兴致。

「baby,我帮妳脱。」

听他这么说,我猜想他也许是想表现一下男人的温柔吧。

他开始吻我,脸颊,嘴,颈,耳朵,他热烈的呼吸,让我觉得他今天不太一样•••

他一面吻我,一面解开我的扣子•••

背心的扣子全解开了,我顺势将身体一转,手一缩,想要帮他顺利的将我的背心脱掉

没想到他却将我身体按着,似乎不要我脱下背心,接着又开始解开我的衬衫扣子•••

扣子一颗颗都解开了,但他却丝毫没打算要从我身上脱下一件衣服=="

我就这样「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疑惑的跟他亲热着。

而他就好像着了魔似的,整个人性致勃勃,温柔的吻着我,抚摸我。

胸前就只隔着胸罩了,果不出我所料的,他只解开背后的扣环,

将胸罩掀起,直接让胸罩挂在我身上,也没打算脱下来。

我的胸部一露出来,他就像是找到了攻击目标一样;

双手搓揉着,嘴也吸着,没一个闲下来。

我喜欢他舌头挑动我乳头的感觉,就好像重要的地方被爱人含在嘴中一样。

所以他每挑动一下我就会轻吟一声,

如果他舌头来回不停的话,我会叫的更激烈,这算是对他的奖励吧^^

但我最怕的就是他轻咬我的乳头,他每次玩的起劲总是会忘我的轻咬一下;

那让我觉得好痛,但我总不能在这时间生气,

所以他要是咬一下,我就不为所动,让他无趣而退。

上半身终于是汗水淋漓了,接下来他的手当然是往更神密,更敏感的地方去•••

他将我的窄群掀到腰部,手掌在我大腿内侧搓揉着,

我的裤袜让他的手更容易在腿上滑动,我还是第一次穿着裤袜被爱抚,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就好像穿着裤子被爱抚一样,有些感觉,但又不会太害羞。

每次作爱到这里让我最难熬,这感觉倒不是难受,而是难熬•••

因为;我知道他会触碰到我的私处,那是最敏感的地方,

但是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摸到><"有些期待,但又不能明讲,只能半推半就的等待着><"

他放在我两腿间的手,越往上,我的心跳就越快,呼吸就越急促。

他可恶的在我大腿上下抚摸着,几次快接近私处了,又突然放回到大腿上><

最后我终于按捺不住,双腿不由自主的张开,他才开使爱抚我的私处。

私处被爱抚着,我像反射动作一般的把腿夹的紧紧的,

我一面呻吟,一面已经感觉到内裤已经开始微湿了。

我在想:他应该会让我把裤袜脱了吧?

就算不,至少也脱一只脚,然后留在另一只脚上,像a片上那样==。

我的呻吟已经让他知道,我也想要了•••

他把衣裤一脱,我一眼就瞧出来,那是最佳状态!偶不!那是难得才有的特别状态==

他躺下,换我服侍他,我一手握着他的蛋蛋,一手握着他的棒子,而顶端,当然就是我的舌头了•••

如果刚才的目测如果不够准确,那现在的「口试」可以证明他的棒子绝对是特别状态。

通常要到最佳状态,都是要经过我的口试才能达成,而今天的特别状态,反而让我的口试有些困难•••

直说了吧,今天居然要吞到喉咙才有办法到底><天哪!

他要我转过身,我们换成了69的姿势,我趴在他的身上,将女人最隐私的地方毫不保留的放在他的面前•••

而我这头;只能像舔冰淇淋一般的,用温暖的唇和柔软的舌头,试着溶化我眼前这越舔越大的冰淇淋。

突然!我听到了一道撕裂的声音!

「阿!你干嘛?」

我惊讶的回头问他,他没理会我,还自顾的把我私处的裤袜扯破。

「不要拉,人家脱掉就好了。」

我娇声的央求他•••

「不要紧,我改天买十双还妳。」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还是不舍得,可是看在都已经撕破的份上,又能怎么办呢><"

等他将我私处的裤袜撕开一个大洞,就转身将我压在床上•••

他爬起来开始看着我衣衫不整的样子,像欣赏被他欺凌的猎物一般。

我一只手把胸部遮住,另一只手档着私处•••

我感觉他的眼中好像快喷出烈火了,我有些害怕,但又有些期待。

他着看我,露出邪恶的笑容,趴在我身上开始亲吻我。

「baby妳知道吗,我今天要上一个银行小姐喔。」

这时我才发觉到;我上班的制服一件没脱的全在我身上><

他轻轻在我唇上一吻,接着就慢慢的吻过我的颈,胸,肚子,小腹•••直到我的私处。

他将我的内裤拨开,开始舔我的阴蒂•••

我两只手放在他的头上,他的脸就埋在我的两腿中间。

「恩••」

我开始呻吟起来,我呻吟的越大声,他就舔的越起劲。

每次到这里;我总会试着挑战自己,让自己不要太high,但越是压抑住,感觉越是敏锐。

到最后我总是会受不了的把大腿夹紧,然后身子越缩越退。

他总要用手使劲的把我大腿扳开,然后再让我欲仙欲死•••

他也知道我的另一处弱点,就是臀部•••

我的臀部只要被他使劲一抓,我下半身就会像触电一样的肌肉缩紧,腰部挺直。

我问过几个姊妹,她们也跟我一样,她们说这是反射动作。

所以每当我的私处抵挡不住他的舌头,打算夹紧双腿暂喘一口气的时候;

他只要双手伸到我臀下使力一抓,我马上就会像通电一样的,挺起腰,抬起臀「以私就口」><

乖乖的把私处送到他面前•••

每次到了他使出这招的时候,也大概就是我快崩溃的时候><

而今天的他,下手好像特别重><

舔的时候就已经将双手放在我的臀下了,我的腰根本不敢退也不敢缩,

就深怕他的手突然的对我臀部使劲一抓,那感觉可跟触电一样阿><

天哪,怎么办?阴蒂被狠狠的舔着

我的呻吟声,根本就变作他的加油声=="

好几刻,我都开始恍惚了,如果这时他的两手发难,突然在我臀部一抓•••

我恐怕一定会昏死过去了,可是想也知道;古灵精怪的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我•••

终于•••

「阿!」

我突然呻吟的特别大声。

我的这一声呻吟,准备要将我带往万劫不复之地,但是我根本忍不住><

因为他的双手正不断的紧抓的我的臀部,一把又一把的抓揉着•••

整个臀部传来的感觉就像一波又一波的电击,我腰挺得不能再高了,

而他听见我的呻吟;更是不放过这机会,疯狂的吸允着我送到他面前的阴蒂•••><

我疯狂的叫着,腰也开始颤抖,眼睛开始迷蒙,全身的体温好像一瞬间往大脑冲上来。

我崩溃了•••

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体液,把床弄湿了一片•••

他爬起来,用得意的眼光看着我。

我还陶醉在刚才高潮的余波荡漾中。

我两都知道接下来就是最后最刺激的阶段了。

我故意摆了一个撩人的姿势;

侧身将两腿笔直的交叉着,窄裙下的黑色裤袜让我本来就修长的腿,更显得诱惑十足。

我一只手将掀到腰上的窄裙硬拉,想遮住明知道遮不住的重点部位•••

上半身衣衫褴褛的,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

他见到我被他欺负成这个样子,表情显得好兴奋,

就像是准备大刽朵颐,好好享受餐桌上的美食一样。

「baby我要进去啰。」

他温柔的把我腿摆成m字型,再仔细的把我的内裤拨开后,双手扶着我的腿。

只感觉他腰部一送,那硬挺的棒子,很轻易的就滑进我早已经湿润的嫩穴中•••

「阿•••」

就好像自然反应一样,棒子一放进来,这感觉就是让我莫名的想要呻吟==

而且今天的感觉比平常还特别许多,一是身上还穿着银行的制服,

二是他的棒子;感觉不管是硬度,还是大小,都比平常状况要好,

才不到十分钟•••天哪,他才抽插不到数十下,我刚刚绷溃的感觉似乎又开始升温了•••

我双手抓紧床单,呼吸也开始急促,呻吟随着他抽插的节奏,越来越快•••

他的每一下,都插的好深入,尤其在抽回的那瞬间,感觉好像那棒子前端特别大似的,

在我穴里的嫩壁上狠狠刮过,而穴里的每一寸嫩壁敏感的程度,都不下于阴蒂•••

他就这样不断的深入,然后又狠狠的刮过,不断的反覆着,不断的抽插着,

他的腰就像是机械一样,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不一会我一定又崩溃了,但是我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只能用央求的目光看着他,嘴里发出一声声更惹人怜的娇吟•••

就这样一连串的抽插,伴着一连串的呻吟,让我快疯了•••

「不要•••」

我居然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这句话,真是羞死人了。

他看着我笑了笑,缓缓的放慢速度,他趴下身来;

「baby不要什么?」

我羞的不想回答,见他趴下来,索性用手抱紧他,用吻堵着他的嘴。

我知道他爱吸我的舌头,故意把舌头伸出来让他吸允,我两的舌头先是挑弄了一会,

他就开始吸允着我的舌头,但没想到这可恶的家伙,

接吻的时候还不忘下体故意的猛抽插两下,让我呻吟在他的嘴里><

终于暂缓了一口气,我没在这回合崩溃><

他把棒子拔出来,我私处突然间感觉一阵空虚•••

他双手扶着我的腰,对我示意该换姿势了。

我知道他要从后面来,我爬起身,趴在床上。

身上的制服就只有扣子被解开,一件不缺的挂在身上,

下半身的窄裙,被推在腰间皱成一团,裤袜私处被撕开一个大洞,

连内裤都没有脱下,天哪,好险我有两套制服,不然明天怎么上班?

我趴着将臀面抬的高高的,每次摆这姿势,都有点害羞==

我等了一会,他却没有动作,

「你在干嘛•••?」

我回头问他,只见他移动到我侧边,两只手开始不断的抚摸我的臀部•••

他似乎很着迷我的裤袜带给他的触感,手掌一直在我臀部和大腿上滑动•••

「baby别动,妳这姿势好美。」

我心想:奇怪,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用这姿势作•••

我才突然发现,阿!一定是我身上制服的问题!这家伙•••原来有这性趣==

就这样我像模特儿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让他从头到脚抚摸了几遍•••

直到他满意的移动到我身后;

「baby要进去啰」

他将棒子对准我的洞口后,双手扶着我的臀部,腰用力一挺,一口气就突进到我的最深处。

「阿!」

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会这样,但这深入的感觉;每次还是让我忍不住叫的特别大声><

他最喜欢这么作,尤其喜欢听到他身体撞击到我臀面的声音。

他开始抽插我的嫩穴,每一下都像是想要刺穿我一样;强而有力。

再加上他那状况特佳的棒子,硬挺挺的在我嫩穴里狂抽猛插着•••

我除了呻吟,还是只能呻吟•••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抽插了几百下•••

只知道我又崩溃一次•••

大腿间的裤袜已经湿透了•••

但是他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啪啪啪啪,臀部的撞击声,让我快羞死了。

但此时的我;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害羞,

我的嫩穴已经被那棒子硬生生的抽插了几百下,还继续的被抽插着,

刚崩溃前的感觉,好像又开始慢慢被抽插回来•••天哪><

整间套房里都是我的叫声,他听我叫得越大声,抽插的就越厉害。

我的第三次崩溃又快来了,感觉又在持续加温中•••

我上半身已经无力的贴在床上,只蹶起臀部让他为所欲为•••

他端着我的臀部,就像是他自己的东西一样。

棒子还是不停的猛烈抽插着我湿润的嫩穴,

我的呻吟声,又透露着我快崩溃了•••

「baby今天射哪里?」

听他气喘嘘嘘的问这句话,我心里立刻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可以休息了•••

但也奇怪,知道要结束了,反而让我想把握机会,享受这第三次的崩溃^^"

「再撑一下嘛•••」我撒娇的说

「好,那我要射在妳嘴里」

「不要」

我马上回绝,我最讨厌射在嘴里了,那味道腥的要死。

但我知道他每次都最希望射在我嘴里,还要我帮他吸干净><

「那•••可以射在里面吗•••」

他这么一问,我只好算算日子•••

「嗯•••好吧•••」

拒绝他第一个希望,总不好再拒绝第二个希望,其实也刚好是安全期。

才刚答应他,下半身就传来猛烈的感觉,那坚挺的棒子又开始侵袭我的嫩穴•••

「阿•••」

我也开始呻吟起来•••

那棒子似乎完全没有疲劳的迹象,依然跟开始时一样硬挺。

不一会,他可能也累了,想多撑一下子,他停止抽插,腰部开始扭动、绕圆。

棒子开始由不同的角度插入,动作虽然不激烈,但感觉却又麻又苏。

「阿•••」

我洞里的嫩壁,上下左右都被棒子狠狠的刮了几遍,丝毫都不放过><

我也因为感觉太舒服了,一面呻吟,一面腰部不由得也开始扭动起来。

他察觉到我也在陶醉了,扭动的更加激烈,不断的上下左右绕圆,从各不同角度猛插了一阵•••

我疯狂的叫着,我的嫩穴已经被他插的体无完肤了•••><

「阿!」

突然间我大声的吟叫;因为他居然又开始使劲的抓揉我的臀!

天哪,我顿时一紧张,臀部绷紧,穴里的嫩壁就像是膨涨般的紧缩,

那巨大棒子在我嫩穴里来回抽插的感觉更明显了。

他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嫩穴因为臀部崩紧而收缩•••

他不停的抓揉我的臀,棒子不断的猛烈抽插着•••

我只能声嘶力竭的呻吟•••

臀部和阴道同时传来的激烈感觉双管齐下!

我穴里的嫩壁;简直是被逼着完全感受他棒子刮过的感觉•••

天哪,我快疯了。

「阿•不要•••不要•••」

他根本不理会,继续享受着棒子被夹紧的快感,抽差的越来越快。

「阿•••」

我紧缩的阴道被肉棒无情的侵袭着,每一下就像是要插进我的心脏一般,

穴里的嫩壁似乎就要火热的棒子给灼伤了•••

「阿•••」

这一声狂叫;终于,我又崩溃了,高潮的感觉让我全身像燃烧一般,腰部和臀部微微的颤抖着。

正在这崩溃的感觉漫延时,我感觉到一股热烫的精液射在我阴道里•••

嫩穴里的棒子抖动了几下,他缓缓的抽出棒子•••

棒尖牵连着黏稠的精液•••

我整个人瘫趴在床上,也不管体液和精液在我大腿流下,反正早就湿漉漉的一片。

明天又要洗床单了=="

他还生龙活虎、洋洋得意的,开始帮我真的脱下这些制服,让我躺在床上休息。

自从这一天的事过后,我就尝试着去试探他的「性趣」。

说也奇怪,不管我穿超短的迷你裙,还是低腰的牛仔热裤,

总是引不起他「特别」的兴趣,状况总是到达不了那天的巅峰状态。

最后我又试着穿着制服,故意的挑逗他,哇,简直是天雷勾动地火!

更有一次他生日时,我穿着制服跟他亲热,里面故意穿着新买的吊带袜要给他惊喜。

当他发现的时候;

天哪!我只能说;那天我已经忘了崩溃了几次,但他居然射了三次,三次都射在我嘴里><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对制服情有独钟?

他敷衍的回答了一堆我不信的答案•••

直到我威胁他,不说真话,就不穿制服跟他作,他才支支吾吾的说了原因。

他说:他看到穿的整齐清洁,举止端装的美女,就很想把她弄得狼狈不堪,这样他感觉很有成就感。(什么嘛==")

又说:整齐清洁,举止端装的美女谁不喜欢,他希望作爱时她还是那么的整齐干净,举止端装。

这两个回答,我想了好久,也跟我姊妹讨论了好久•••

我们得到的结论是:

第一个原因:

表示这种男人跟小孩子一样,喜欢捣蛋,放整齐的东西偏偏要弄的乱七八糟才高兴。

第二个原因:

表示这种男人非常天真,他们觉得淑女在工作时整齐清洁,举止端装。

在作爱时也应该整齐清洁,举止端装。吵架时也要整齐清洁,举止端装。

甚至在上厕所时也要整齐干净,举止端装==真是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