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十五)

(十五)
 
 
宝玉和香菱从楼上下来,见薛府管家薛义领着俩小厮擡着一箱子走过来。一见宝玉就说:「宝二爷,你吩咐让桂园斋画的画全在这了。」并回头让那俩小厮把箱子擡进楼里。
 
 
香菱给了薛义对牌让他支银子付帐,薛义拿牌去了。宝玉大开箱子封条,里面全是一轴轴的画。香菱说:「二爷,这全是些什麽啊?」
 
 
宝玉随手拿起一幅来,打开一看但见画上是一名裸体女子。那画画的极其高明,女子秀丽的面孔,窈窕的身躯,圆润的乳房,鲜艳夺目的乳头,漆黑诱人的阴毛以及笔直修长的玉腿。真是惟妙惟肖,仿佛是真人跃上纸面一般。
 
 
宝玉心中赞叹:「不愧是桂园斋的名家手笔,果然有过人之处。」想到自己给黛玉和凤姐画的像,真是有点拿不出手来了。宝玉心里发誓决心再苦练画技,并给自己的姐妹妹都画一张像。
 
 
香菱看宝玉一动不动地盯着画像,轻轻推了他一下笑着说:「怎麽了?二爷看到画上的美人又想女人了?」
 
 
宝玉回过神来,说:「没什麽,我在瞧这画,画的真是不错。」说着把画卷起来。宝玉一幅一幅地把画看了一遍,但见画中女子或坐或立,人人形态各不相同。宝玉把它们规置好说:「香菱,还有别的画呢?在那儿啊?」
 
 
香菱说:「这箱子有暗阁,是不是在那里啊。」说着把箱子底板扣出来,里面也是不少画卷。她拿一幅递给宝玉,宝玉打开却是一张春宫画。画中一男一女正在寻欢做爱,男子的玉茎和女子的嫩穴都暴露出来,特别是那女子小口微张,眉目紧锁,一脸的欢娱神情真是栩栩如生。
 
 
香菱看了满脸通红,她没想到竟是画的这钟画。宝玉和她把这写春宫画也翻看了一遍,画中有一男一女的,俩男一女的,俩女一男的还有多男多女的。他俩看完后,宝玉把画放好说:「等屋子收拾好了,再把它们挂起来。」
 
 
看完春宫画香菱已经是酥了半边身子,等宝玉放好画她迫不及待地伏进宝玉怀里。宝玉搂住她,手伸到她的裙子内在她裂开的裤缝中摸了一把,手上沾满了淫水。宝玉笑着说:「香菱姐姐,你怎麽又流水了?」
 
 
香菱嘴里「嗯」了两声,就跪下身子掏出宝玉的鸡巴含在嘴里大嚼起来。宝玉坐到箱子上,香菱趴在他的腿上给他口交。香菱的口技还算不错,看来还是薛幡调教有方。
 
 
香菱下面的水流的更多了,身上也躁热的受不了了。她站起身来背着身把宝玉的肉棍对着自己的小穴坐下去。宝玉也用手托住香菱的两个白嫩的大奶,帮助她的身子上下起落。
 
 
香菱的身体每一次的下落,宝玉的龟头都顶在她的子宫口上,疼的香菱马上又直起身来。香菱起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嘴里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啊……我……好舒服……唔……鸡巴……太长……太长了……啊……这样……好棒……天啊……弄得……人家……
 
 
好舒服……人……家……好快活……啊……我丢了。」
 
 
香菱达到了高潮,她再没力气上下动了,宝玉双手扶住她的腰帮助她继续扭动身体。香菱的骚水象泉涌一样顺着宝玉的肉棍流下来,宝玉射出的精液顶着香菱的淫水冲进相菱的子宫里。
 
 
薛姨妈上次和宝玉上床后,感受到宝玉粗大肉棍的雄风。暗暗替姐姐高兴,她竟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这天她呆着没事就到荣府来看看姐姐,顺便给老太太请安。
 
 
一见王夫人,薛姨妈就觉得姐姐好象变了一个人。没有了过去那样的长嘘短叹,而是满面春风。薛姨妈知道姐夫常常不能满足姐姐让姐姐整天没有好心情,现在看到姐姐心情舒畅也爲她高兴。
 
 
俩人聊起天了,薛姨妈是极力称赞宝玉,王夫人也夸宝玉孝顺。薛姨妈看王夫人也赞宝玉心里有点纳闷,她问姐姐:「姐姐不是整天说宝玉不读书吗,怎麽现在也夸起来了?」
 
 
王夫人就把宝玉送药的事悄悄说给姐姐听,薛姨妈也笑了,她说:「现在姐姐该心满意足了吧,我说过去姐姐的心情怎麽那麽差呢。」
 
 
王夫人点了点头说:「妹妹你也说宝玉不错,他又是怎麽孝敬你的呢?」
 
 
薛姨妈就把自己和宝玉的事告诉姐姐,并竭力夸赞宝玉的肉棍如何如何了不起,怎麽怎麽让她满意。王夫人早知道妹妹和儿子薛幡的事,没想到她有和宝玉上了床。想到她看到儿子那无与伦比的粗大肉棍,心里也有点痒痒起来。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这种乱伦的事情怎麽好意思说出口呢。
 
 
薛姨妈见姐姐不说话,但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知道她也想要自家的儿子。她在王夫人的耳边说:「姐姐,你有时间的话到我那儿去,让宝玉好好孝敬你一下怎麽样?」
 
 
王夫人心中暗喜,红着脸点了点头。俩人又聊了一会儿就一同到贾母那儿去请安。
 
 
贾母本来就是爱热闹的,见薛姨妈来了很高兴。几个人聊了半天,薛姨妈才告辞出来。
 
 
贾母对王夫人说:「替我送送姨太太。」
 
 
王夫人和薛姨妈从贾母那儿出来,走到梨香院门口,正碰上宝玉和香菱。宝玉一见母亲和薛姨妈,干忙上来行礼。薛姨妈说:「宝玉,到我那儿吃午饭吧,我那儿可有很可口的糟鹅肉啊。」
 
 
宝玉说:「多谢姨妈了,可我下午还要教贾兰念书,就不打扰姨妈了。」
 
 
宝玉回到怡红院吃午饭,用完饭后他就去稻香村教贾兰念书。李纨依旧是打扮的很简朴,宝玉看到如此俏丽如花的嫂子,心中很是爱慕。他教了些字让贾兰练习,自己则陪嫂子聊天解闷。宝玉的花言巧语不时引起李纨的「咯咯」娇笑。
 
 
李纨对宝玉说:「宝兄弟,你真是太好了,你要经常到我这来玩啊。」
 
 
宝玉说:「好的,我一定常来看嫂子,陪嫂子解解闷。」
 
 
李纨说:「谢谢你了宝兄弟,自从你哥哥去了以后,我还从没象今天这样高兴过。」
 
 
宝玉情不自禁地握住李纨的小手说:「嫂子,宝玉一定会让嫂子再快乐起来的。」
 
 
李纨红着脸挣了两下,但宝玉死死抓着她的手就是不松开。李纨不好意思地说:「宝兄弟,快放开,我相信你的话。」
 
 
宝玉揉着嫂子柔若无骨的玉手,看着她羞的红红的脸庞,心中的情欲大盛。宝玉用手托起李纨的脸,嘴唇凑上去吻在嫂子的樱桃小嘴上。李纨把脸扭开,但宝玉固执的把她紧楼在怀里,俩人的双唇又紧贴在一起。李纨挣扎着,但宝玉有力的臂膀使她动弹不得。
 
 
渐渐地李纨不再挣扎,而是顺从得靠在宝玉怀里,张开小嘴让宝玉的舌伸进来。
 
 
俩人依然亲吻着,互相搂抱着倒在床上。宝玉的手不失时机地探到嫂子的身体内,在她光滑的肌体上游走。李纨的一对丰满柔弱的乳房成了宝玉重点关照的对象,宝玉用力地在嫂子的奶上揉搓,那对乳房柔软细腻,真是让宝玉爱不释手
 
 
李纨也是心情激动,她白嫩的小手在宝玉隆起的裤裆上磨蹭着,感受到宝玉粗壮的肉棍。她暗惊宝玉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巨大的肉棍,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
 
 
当宝玉刚截开嫂子身上的一个衣扣,就听贾兰在屋外喊宝玉:「二叔、二叔我写完了。」吓的宝玉和李纨赶紧坐起身来。宝玉整了整衣服走出去,李纨也趁机跑进卧室内。
 
 
宝玉暗自伤神,如果不是这小东西捣乱,自己早就尝到嫂子的肉味了。无奈的他只好出来再领着贾兰读书,而嫂子也一直没再露面。
 
 
直到宝玉要走了,李纨才送出来。宝玉神情地凝视着嫂子,李纨来到他身边说:「宝兄弟,辛苦你了,有空你要常来教教兰儿啊。」
 
 
宝玉嘴里说:「好的,我一定尽心尽力。」而他的手趁机捉住嫂子的玉手在她的腕上捏了两下。
 
 
李纨挣脱宝玉的手,冲他妩媚一笑,转身回屋去了。宝玉在门口痴痴地楞了一会儿,也慢慢地离开稻香村。
 
 
宝玉满身被激起的欲火还没发泄,他感到自己的肉棍在蠢蠢欲动。宝玉想:赶紧找个地方泻泻火,不然那肉棍硬起来了还怎麽走路啊。
 
 
宝玉一转身去找妹妹探春,探春正在院子里画画,一见宝玉来了起身迎上前来:「二哥哥,你可好长时间没到妹妹这儿来了。」
 
 
宝玉并不答话,只是上前抱起探春就往屋子里走。探春说:「二哥哥,你放下我,有什麽事情啊?」
 
 
宝玉进屋将妹妹按在床上,急不可耐地就给她脱衣。探春惊慌地喊叫:「不要啊,二哥你怎麽了?」
 
 
宝玉吻住她的嘴不让她喊出来,手在妹妹敞开的胸怀前游走。宝玉翘起的肉棍顶在探春的小肚子上。宝玉的亲吻和抚摸渐渐使探春失去了反抗,宝玉能从容地把妹妹身上的衣服脱光。宝玉仔细欣赏着探春白璧无瑕的肌肤,丰满圆润的乳峰,小腹平坦光滑,阴毛浓密闪亮,玉腿修长嫩白。
 
 
宝玉伏下头,一条舌灵活地在探春身上游动着。宝玉的手指不时地出没在她的乳峰芳草间。探春的风流小穴中涌出了股股清泉,她的身躯微微地扭动着。嘴里的呼吸变的粗重起来,偶尔还带出一两句诱人的呻吟。
 
 
宝玉用龟头挑开妹妹的两片阴唇,红润的小穴完全呈现出来。宝玉的肉棍毫不犹豫地顺着她湿润的阴道口滑进去,在探春淫水的润滑下,宝玉的肉棒虽然十分粗大,但在探春的阴道里还是进出非常通畅。
 
 
每逢宝玉的龟头触到探春的花心时,她嘴里就发出一声消魂的淫叫:「啊……太厉害…
 
 
…我……好痛啊……求求你……轻啊……插……插死小妹了……慢……慢点啊……哥…
 
 
…哥……你的……鸡巴太长……太长了……小妹不行了……啊……啊……啊……受不了呀。」
 
 
宝玉的肉棍在探春的小穴中越捅越快,也越来越狠,他仿佛要把自己溶进妹妹的身体里。一下午所积蓄的情欲全都疯狂地发泄到妹妹的身体里了。
 
 
探春在宝玉猛烈的抽插下,高潮一个接着一个涌来。淫水顺着丰满白嫩的屁股流到床上把床单湿了一大片。她使劲叉着双腿,以便让宝玉的鸡巴能更深地插进自己的小穴底部。当宝玉的肉棍猛一挺,一团团浓精直冲进她的子宫内时,探春发出最后一声嚎叫,人象面条一样软在床上动弹不得了。
 
 
俩人搂抱着喘息了好半天,探春摸出一块绢帕来把俩人的下阴擦干净。宝玉看她懒洋洋的样子,有一股说不出的美。宝玉说:「好妹妹,借你的笔墨我给你画张像好吗?」
 
 
探春听了很是高兴,宝玉就把她抱到院中。探春惊慌起来,挣扎着说:「你干什麽啊,人家还没穿衣服呢?」
 
 
宝玉说:「没穿衣才美呢。我要画夕阳下的美人啊。」
 
 
探春说:「还是进屋吧,天快黑了,什麽也看不见。万一有人来了那怎麽办啊?」
 
 
宝玉说:「没事的,我一会儿就画好了。」说着展开一张纸开始画起来。
 
 
探春裸体站在一棵树下,夕阳从后面映在她的白嫩的身体上,在加上她刚刚做完爱,脸上还留有剩余的娇羞,更显的娇媚可爱。
 
 
宝玉仔细抓住探春这美丽的一瞬间,完成了一幅完满的画卷。他收起笔墨,探春连忙跑回屋穿好衣服。宝玉说:「三妹,这幅画我还要拿去仔细描描,弄好了再拿来给你好吗?」
 
 
探春点点头,宝玉穿好衣服拿上画就回怡红院去了。
 
 
宝玉一进怡红院大门,晴雯和碧痕迎过来说:「二爷回来了,适才姨太太叫人送来些糟鹅肉,说是个二爷吃的。」
 
 
宝玉把画递给碧痕说:「是吗?那肉好吃吗?」
 
 
晴雯说:「很好吃的,不信二爷常常就知道了。」
 
 
宝玉很奇怪地问晴雯:「你是怎麽知道的?」
 
 
碧痕插嘴说:「晴雯姐姐已经偷吃了好几嘴了。」
 
 
宝玉哈哈大笑起来,气的晴雯上前就要撕碧痕的嘴,吓的碧痕一面跑一面讨饶。
 
 
宝玉进屋在桌前坐下,袭人和秋纹摆上饭来。宝玉常了常薛姨妈送的糟鹅肉果然有独特味道。宝玉吃里两口,就让秋纹给晴雯她们端过去。
 
 
宝玉吃完晚饭坐在院里乘凉,晴雯和碧痕走过来。宝玉问她俩说:「怎麽样那肉好吃吗?」
 
 
碧痕点点头说:「好吃的很,多谢二爷了。」
 
 
宝玉笑了笑说:「你们打算怎麽谢我啊?」
 
 
宝玉的话让俩人一楞,晴雯说:「我们什麽也没有啊?那二爷打算让我们做什麽啊?」
 
 
宝玉说:「那你俩就帮我做一件事吧。」
 
 
晴雯点头说:「好,我们一定尽力来做的。」
 
 
宝玉指着自己的腿间说:「我的小弟弟也想让你们常常,你们说行吗?」
 
 
晴雯和碧痕脸立刻就红了,宝玉还再一个劲地催促:「你们说行吗?」说着拉住她俩的手放在已经高高挺起的裤裆上。
 
 
俩人无可奈何地分别坐到宝玉两边,伸手给他解开下衣,掏出他那挺立的肉棍轮流含在嘴里。宝玉拉开俩人胸前的衣襟,好好地观赏她俩的一双美乳,只见两对丰满而雪白的乳峰随着她们上下起伏而来回摆动。宝玉的手分别抓住俩人的乳房,肆意揉搓一番。
 
 
二女被宝玉蹂躏的性欲大盛,再也顾不上给宝玉口交了。她俩褪下裤子,撩起裙子跨到宝玉的腿上,让宝玉的肉棍把小穴塞的满满的。
 
 
晴雯和碧痕互相帮助,轮流在宝玉身上享受了一回快乐。宝玉似乎失去了往日的雄威,任由她俩主动在自己身上肆虐。但当晴雯和碧痕很满足地从宝玉身上下来后,宝玉的本性突然暴露出来了。他翻身将二女按在石桌上,挥舞起粗大的鸡巴轮番干着俩人的小穴和屁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