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淫乐园

欢淫乐园

徐湘莲乃是开封府知府赵志荣的后母,赵志荣家族本身就是开封府有名的巨贾豪门,在其家族的庞大财力支持下,赵志荣如愿的当上了开封府的知府,成为威霸一方的人物。而其家族也同时在他权利的庇护下,生意如日中天,成为开封府数一数二的豪门大户。

赵志荣父亲死时,徐湘莲只有二十七岁,未曾生育,按照当朝皇家律令可以再嫁,但是赵志荣身为开封知府,而且家族乃是本地有名的豪门,绝对不能允许徐湘莲再嫁,以免辱没了赵家豪门大户的面子。

为了唤j徐湘莲,赵志荣在老家购买了一大块土地以及大片的良田,建造华屋,安置后母在此地享福。他这样做,也因此得了孝子的美名。至少在赵志荣看来,此个孝子的名称,对于家族声誉以及本身在官场上的名声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徐湘莲呢,本身就长相姣好,很有姿色,但生性却出奇的淫荡,她的老色鬼丈夫当初正是因为看上了她的出奇淫荡这一点才娶她做了填房,也正是她的出奇淫荡才使老公这个老色鬼因纵欲过渡而早早归天了。

让徐氏这种女人规规矩矩的守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可是赵志荣让她守寡,她也无从选择,毕竟赵家家族财大势大,她也不敢轻易的得罪了赵家家族,那也是她今生的庇护所在,不过她也找到了一个折衷的方式,名义上是守寡,暗地里却是偷人。

事实上,她偷人的决非一般的寡妇那样为了找到比较稳定固定的情夫来慰籍自己,而是单纯只为了找男人来满足自己那永远都吃不饱的旺盛的欲望。

对她来说,越是强壮的男人就越能满足她的需要,特别是男人那种强壮的身体,让她总是那么的迷恋,一看到强壮男人的壮实身躯,她就不禁浑身发热,欲火焚烧。所以她的床上从来不能缺少男人,而陪她在床上纵欲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她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却很少有固定的情夫,对她来说,她要的只是粗壮的肉棍,能够狠狠抽插阴户的硬肉棍。

她在府中的淫事艳闻,赵志荣也是多有耳闻,但他很懂得做人,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而言之,只要徐氏不改嫁,他的家族声誉就不会受损。所以由于赵家的如此宽容,徐氏就开始有些胆大妄为了,平时为了性欲的需要,大胆的勾搭男人上床,府中的佣人,佃户,以及不知其身份的商贾平民也成了她的床上之宾,甚至路经的路人,只要徐氏看上了,也会千方百计的勾引上来,哪怕什么手段。

而且为了满足淫欲,徐氏可是什么花样都耍尽了手段,需要的时候,男女不拒,看上的女人同样也会千方百计的勾来淫欲,所以江湖上的狂蜂浪蝶都时有前来主动交好。

只是,毕竟也不敢太出格,尽管胆大妄为,但她也知道该收敛的时候也必须收敛的,勾上床的男人都必须是不会把这种事情传出去的人,毕竟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太出格了,至少能保证别人不把这些风流韵事传出去,所以平时大多时候也是在苦苦等待合适的人选。

徐湘莲由于连续几月余都没有喜爱的男人来床上欢淫了,家中的那些男佣人以及那些佃户强壮的都让她玩遍了,周围的平民百姓由于怕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太张扬的去引诱;而且她感觉都是些粗人,不识风情,只会狠冲蛮干,只能是无法满足性欲的时候用来填补一下。

当初刚守寡时,确实需要他们的粗壮的肉棍来满足自己的阴户之痒,那时候的想法也是,只要是粗壮的肉棍,就能让自己得到无尽的肉欲欢愉。但几年了,逐渐地尝过了其他男人的肉棍之味后,徐湘莲也渐渐的觉得那些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男子,特别是那些闻讯前来寻欢的江湖异人,更让她销魂万分,次次满足异常。

可已经好久了,将近几个月,都没有遇到心仪的人物了,这天,心里不禁惆怅万分,百般寂寞,一个人在花园的小庭中纳凉。

这个花园是她平时一个人专用的地方,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其他的佣人不经允许,是不敢擅自进来的,这里也是徐湘莲平时床上欢愉之后休息之地。

徐氏一人独自在小庭的竹椅上靠着,此时微风徐来,吹来阵阵的凉风,但徐氏还是觉得浑身的燥热,她知道自己又再次情欲之门又打开了,尽管前几天还与男人在床上淫欲了一晚上,但是那种效果却没有让自己彻底满足的感觉;那些人只知道用力的抽插蛮干,同时也是惧于她的身份,不敢放开的大干,搞得徐氏觉得情欲之火还是在熊熊的燃烧,无法熄灭。

徐氏不禁脱下自己的披肩,只剩下那件薄如蚕丝的真丝衣裙,裸露出大半个雪白如凝脂的胸脯以及珠润的双肩,双手不禁轻拂自己的雪白大腿,「唉……有个心仪的男子来抚慰这里就好了……」

这时,一个家中的小婢在花园门外轻轻地敲门,叫道:「夫人,门外有人求见。」

徐湘莲懒洋洋的问道:「是什么人呢,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叫他们找管家去。」

小婢说:「是一男一女,说是专程来拜访夫人您的,年纪不大,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看样子好像是江湖中人,身上都带剑。」

徐湘莲一想,江湖的朋友来找的话,一般都是风闻我的姿色喜好,来与我欢淫了,但这次来的是男女一起,难不是男女一块来与我寻乐?

想到这里,徐湘莲叫小婢请客人进来。徐湘莲把披肩披上身上,无论如何第一次见面,衣着打扮也不能太随便了,毕竟在开封一州之地,自己还是有身份的人。

不一会,小婢引来两位客人,随后关上花园的门,轻轻的退了出去。

只见来的两位客人一男一女,江湖中人的打扮,男的英俊潇洒,少年英俊,身材高大威武;女的比男稍微年少一点,长得十分俊俏,美貌年轻,肤色雪白,而且眉目之间又流露出一种妩媚,一种摄人心魂的风骚,看上去连徐湘莲也不禁心里暗中喜欢上来。

男的朝徐湘莲拱手行了一个礼,说道:「你好夫人,鄙人钱安,那位姑娘是周媚,我们都是胡开知的朋友,是他介绍我们看拜访夫人您的,说您很好客,总是令客人满意万分,所以介绍此次我们前来与夫人交流一番。」说完眼睛意味深长看了徐湘莲一眼。

徐湘莲一听到这个名字,脸上不禁一红,胡开知是曾经来过这里与她共同缠绵过的一名镖头,曾经保镖路过此地,与徐湘莲缠绵三天,那三天让徐湘莲记忆犹新。

那三天的翻云覆雨简直让她难于忘怀,天天在床上欢淫,胡开知的性能力很强,花样繁多,让徐湘莲在床上死去活来,欲仙欲死的,每天除了睡觉,基本上都在让胡开知在淫弄,在床上,在地上,桌子上,凳子上,还有花园里,到处都是胡开知与她淫乐的场地,那种刺激,那种销魂的感受,从来没有人给与过的。一想到这里,徐湘莲浑身又再次燥热起来,两腿之间一热,竟然有点湿润了。

徐湘莲连忙说「哦,原来都是朋友,两位请坐」,三人一起在小庭间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周媚对徐湘莲说:「小妹听胡开知大哥说,夫人你漂亮美貌,身材迷人,现在看来确实不假了。」

钱安在旁边接着说:「是啊,百闻不如一见,难怪胡大哥极力推荐我们过来与夫人一叙了,如果夫人能看得起在下两人的话,肯定能有一番愉快的交流了,我们两人一定竭尽全力,令夫人对我们满意了!」说完看着徐湘莲迷人美妙的身体,然后与周媚对望了一下。

徐湘莲忙说:「这么会看不起呢,两位那么优秀,你英俊潇洒,小妹子美妙动人,能有你们前来,我是三生有幸了,我还生怕两位看不上我这里了!」

周媚一听,红唇轻启:「夫人所说的这里,是指哪里呢?指夫人的府第还是夫人你自己呢?」

听了周媚的话语,徐湘莲脸上不禁一红,知道周媚话里有话了,尽管她淫荡成性,阅人无数,但也大多是遮遮掩掩,不敢太出格。此时此刻当这旁人的面前听到这种带着挑逗性的言语,还真的有点害羞了,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裙摆。

看到徐湘莲的表情动作,周媚更加得直露了,「听胡大哥说,夫人的爱好还挺广的,不仅仅是钱大哥有福能享,小妹子可能也有福获得夫人的青睐哦!」

徐湘莲知道,周媚肯定知道她也喜欢女色的了,胡开知肯定都跟她说了。钱安顺势也说了:「不知道可否能让我们俩同享此福呢?」

徐湘莲第一眼看到两人时,对他们的印象就非常好,早已心仪,此刻还生怕两人不乐意了,刚才听了那些话,心里已经春情荡漾了;况且已经许久没有人来慰籍,下面肉洞已经空旷虚待好久了,这时候只有擡起头对他们媚笑着说:「两位看得上我的话,我还能拒绝两位吗?两位就当这里是两位私人属地,你们都可以不必客气了。」

这时,周媚和钱安知道徐湘莲已经点头默许了,心中不禁欣喜万分。周媚在徐湘莲的旁边,伸出手来牵拉上了徐湘莲的玉手,看着徐湘莲的身体说道:「夫人的身体真的是迷人万分啊,雪白粉嫩,凹凸有序,衣服下面的皮肤肯定是光滑细腻的了,摸上你的手就知道了,可否能让小妹更进一步的夫人亲近呢?」

周媚的手就像有魔力一样,轻抚上了徐湘莲的肩上,把徐湘莲的披肩轻轻的解了下来,露出粉嫩的肩膀,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都裸露出来了;身上的衣服由于天热,同时又在家里,所以本身穿得就不是很多,除去披肩,身上只剩下薄如蝉翼的那身衣裙了,而那身衣裙又是半透明的形状,使身体犹如裸露一般,此时她身上已是春光无限了。

钱安一看,眼睛一动都不动的欣赏起来,嘴里说:「夫人是否愿意我们俩在这里服侍你一下呢?」

徐湘莲在这种情形下,不知不觉一股热流涌上身体,下面就湿润了。身体软绵绵的,嘴里娇滴滴的轻言:「两位可否与我前往房间呢?这里我有点……」徐湘莲确实没有这种思想准备,在这种环境中,光天化日之下,与一对男女云雨相欢,确实有点难为情了。

周媚急忙说:「夫人何必计较呢?你的花园就是你的房间,谁也不敢进来的了,况且你可以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的感受了,小妹可以保证,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上天,况且我们俩一起服侍你,你会更加舒畅的!」说完轻轻抱过徐湘莲,双手在徐湘莲裸露的胸前抚摸起来,红唇在徐湘莲雪白的肩膀上吻了下去。

徐湘莲在她这样动作之下,身体不禁软了下来,依偎在周媚的胸前,眯上眼睛,嘴了轻吟:「小妹,哦……不要……」

钱安此时不失时机地向前,对徐湘莲说:「夫人,你就慢慢享受吧……来,让我把你的衣裙脱下来好吗,难道那样不更让你爽吗?」

说完,钱安擡起徐湘莲的双腿,周媚抱着她的腋下,两人一起把徐湘莲抱上了小庭中间的石桌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