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微乳女友(五)火车

作者:熊目烧饭

昨晚终于告别了处男之身,由于工作关系不得不早起床。可能昨天太刺激的
关系,女友睡得死死的,正当我拉开被子起来时发现女友双腿在轻磨着,究竟在
发什么梦呢?

再看看昨晚被女友淫水浸湿了的床单,仍留有一层水印,而水印中有一点点
像干涸了的血迹,听人说处女夜血很多那样,可是看来女友的并不多。我裸着身
子下床回到她弟的房拿回洗换的衣服就进浴室洗澡准备上班,出来时女友依然睡
得死死的,看着她可爱而动人的睡相,那一刻真是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看看时
钟还有时间,便到女友爱吃的店买了早点回来,放到桌上便出门去。

由于昨晚发生了关系,开始想着是否带女友回家介绍给家人认识,女友在我
们交往一星期后就已把我介绍给家人认识,而我因为住在新界地区,离女友家很
远,所以一直没有主动要求女友到我家来,经过昨晚的事看来不得不确定她的身
份,所以在午饭时间打了个电话给女友。

「喂∼∼」

「喔……死鬼∼∼起来时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看妳睡很甜,所以没叫妳起来。」

「人家今天要上班耶!起来时已发现迟了一小时有多。」

「喔∼∼抱歉呀!对了,妳有看到桌上的早点吗?」

「嘻……有呀!好好吃∼∼」

「嗯……那妳今天何时下班?」

「大约5时左右,怎样呢?」

「没什么……只是想说今晚来我家好吗?」

「喔!今晚?」

我玩弄女友的心又再发作,便打趣地说:「不行吗?昨天我们都那样不见见
家人怎行呀!」

「耶∼∼讨厌鬼,只是人家没有心理准备吧了。」

「正所谓丑妇终需见家翁,而且妳一点都不丑,怕什么?」

「唔……那好吧∼∼你家人爱吃什么?」

「随便买些东西就可以啦!重点是他们看到那么贤慧的媳妇,早已满桌都是
口水。」

「唏!谁是谁的媳妇呀∼∼人家还没嫁定你的!」

「小姐,妳言下之意即是不想嫁我啰?那好哦,省回好多。」

「哎……你……」

「好啦∼∼今晚我下班就过来接妳,先工作去!」

「嗯,今晚见∼∼bye!」

「bye!」

先说说我家庭,我是独生子,有个总是创业失败的父亲,所以和父亲关系一
直不好;有个很疼我的老妈,基本上可以说是老妈独力把我养大的,因为父亲一
直创业又再失败,总是欠下很多债务,在这样的情形底下我勉强念完高中已经是
万幸了,当然书读得不好,自己都有责任啦!幸好在朋友介绍下,不理会学历经
验在电脑店当个店务员。

「喂∼∼阿薪,昨晚做了什么要见家长呀?」

「见家长一定要有事发生的吗?」

这臭小子是我同事亦是好友,他叫俊贤,之后故事也有他,暂时不作介绍,
但他为人好色而且又早熟,14岁已初尝人事(当时来说已很早)。

俊贤邪笑地看着我说:「我才不信,男人生不入官门,死不带女友回家。」

「那是你吧?好不好∼∼够钟啦,回店吧!」

今天有新产品到来,所以下班晚了,约6时左右接到女友的电话。

「喂∼∼」

另一边传来女友的杀气:「又说来接我的!人呢?」

「抱歉∼∼有新产品要上架,不如妳先到我店来。」

「嗯,那好吧∼∼」

「地址是沙田xx商场,知道在哪吗?」

「嗯∼∼知道。」

「到了再打电话给我!」

「好的∼∼bye!」

「bye!」

开箱上架又忙了一阵子,电话再次响起。

「喂∼∼我到了!」

「好的,我现在出来。」

我拍拍俊贤肩膀说:「剩下的可以了吧?」

「ok呀∼∼完全没问题,你去上断头台吧!」

我也懒得理他,白他一眼就转身出店门去。由于女友是兼识的关系,上班只
是挂个名牌吧了,所以她只要穿得比较整洁的便服就可以。一出店门就看到女友
在远处商场门口,她发现我并装了个鬼脸,她穿了一身黑色吊带连身裙配上一件
黑色线质外套。

我跑过去用手摸摸她的头,「我说妳呀∼∼穿得那么成熟,可是在装什么鬼
脸。」我笑说。

女友再次伸出舌头、拉下眼缘装鬼脸并发出「哩∼∼」的声音。

在女友装鬼脸的同时,低头就用嘴吸着她的舌头,女友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
弄得不知所措,双手举起不断在摇动,双脚在原地小跳着又试图把舌头缩回去,
可是被我用力吸着拉不回去,样子像无助的孩子,场面相当有趣。

女友突然一记手刀往我颈背打下去,我才松开口。

「哗∼∼大小姐,用不着出动到手刀吧?」

女友羞羞的细声说:「有人呀……」

望向女友指着的方向,原来俊贤就站在店门看着这场闹剧,之后我比个手势
说要走了,俊贤做出被刀子切颈的动作,我回报个中指给他。

就这样闹了一阵子,离开商场已8时多,乘火车回家已经9时多,正巧今天
老爸不在家,女友和妈相处气氛都很好,边聊边说已到11时多,我建议女友不
如留下来吧,那么晚回家很危险,妈是没意见。

可是女友面有难色说:「我妈明天回来,离公司又远,而且……」

「床单还没换……」女友羞涩的说着。

对哦∼∼床单上有水印又有血迹,给她姐或妈发现就不好,那就没法子,心
想作为男友要尽男友义务,就是把女友保护得好的。由于12时是尾班火车,送
了女友回家我铁定没火车回来,那时就要坐那些快得像f1赛车的小巴回家,我
一直不太愿意,可是为了女友安全,我还是陪她去乘火车回家。

由于那时新界地区人流并不多,火车开出市区前好比幽灵列车,一个人都没
有,再加上晚上11时多,莫说人,连鬼都没有半只。

上车坐下在无聊的情形下观望窗外,由于深夜漆黑一片,在窗的倒影上和女
友双眼对上,她对着窗装鬼脸,我一手拍她后脑,她转过头来再向我伸舌头装鬼
脸,我正要重施故技,她立即站起来躲开,举起食指摇摇笑着说:「啧啧啧……
同样的招式对我是不管用的。」

由于女友是忠实的《龙珠》迷,这个是经典对白,我站起来作势要抓她,她
傻傻的真的跑向车厢尾部,而且还向我作鬼脸挑衅我,就这样在车厢内玩起你追
我赶的游戏。一个车站的时间终于追到车尾末端,她没路逃给我从后抱着,这时
她的体香再次袭来,心中有一份凌辱她的冲动。

我的手从腰间移到她胸前,开始揉起胸部来,女友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
跳,用手指捏我环抱她的手臂:「死鬼!放开我啦……」

虽然被女友捏得很痛,但我依然没有放手,「停啦……不玩了!」女友有点
怒意的说着,最后我只好放手。女友再次坐回座位上,我只好亦乖乖地坐下来,
怎知我一坐下,女友就一手伸到我腋下部份抓痒起来,我不服气又还以颜色,在
互有攻守之下,大家都玩得疯了。

最后我打往的看着她,女友傻傻的问:「怎样呀?」我就一下吻向她,由蜻
蜓点水式换成法式湿吻,女友起初有试着把我推开,可是慢慢地亦接受了。

女友被我慢慢压向靠窗的角落,手亦开始在她身上游走,慢慢伸到线质外套
内,由内向外把外套翻到女友的手臂去,而左手边的连身裙及内衣吊带亦跟着一
起滑落,我正准备伸手把另一边的吊带都拉下来时,女友一把手抓着,那我只好
放弃,手向着胸部按去,由于今天女友有穿内衣,乳头并没有凸出来,那只好靠
手在慢慢摸索着。

在热吻和揉胸刺激下,女友的乳头慢慢硬起来,正当我要捏玩她的乳头时,
火车再次到站,门打开了,女友把我推开,四处张望依然看不到半个人影,而我
就在女友分神下一手把另一边的吊带亦拉下去,却好死不死连同内衣的带子一并
拉下,由于女友胸部平坦的关系,没了吊带的支撑,连身裙擦过乳头滑到腰间。

「啊∼∼这是在火车上啊……你怎么可以……啊……」正当女友想骂我的时
候,我看到那又硬又翘的乳头心中有份冲动驱使我不顾一切的吻下去,与此同时
女友不断用双手抓住我的头想把我拉开,而身体亦试图着往后退,可是背后已没
位置,再加上我用双手紧抱着她,根本就无法挣脱开去。

「啊……不……痒啊……不要……要吮……往……往……口……」女友细声
叫着。

我的左手亦伸到乳头上开始不往地打圈,女友此时把抓我头的右手伸去想拉
开我的手,我左手放弃乳头,先把女友的手压着,同时加快舌头在左乳头上的活
动,不断按压吸吮打圈着,女友身体开始慢慢放软下来,而且明显的震抖着,而
抓着我头的手亦慢慢放软下来。

我心中暗笑「女友软化了」,于是放开压着女友的左手,果然女友没再阻止
我,再次把左手放到乳头上轻轻拉动着,「啊……啊……死……死……不要……
拉……拉……唔……哼……」女友叫得更大声了。

就在此时火车又到站,说实在平常这个车站都没人才对,可是今天有一个大
叔上车,可能那个大叔太累了,而且我们在车尾的角落处并没有发现我们,找了
个背对我们的位置坐下来,而女友亦合起眼享受着,完全不知道。

在露出女友的心理刺激下我并没有放慢下来,可是车开后不久,女友好像发
现有人在车厢内,又再次往我的头拉着,「薪……薪……有……哎……有人……
不要……玩……玩……」女友细声的说着。

我当作听不到,继续着,女友开始用力拉动我的头,可是我把她抱得死死的
完全没我奈何。就这样再到达两个站后,女友身体明显颤抖得比之前厉害,而且
拉动头部的双手再次松开,我偷望下原来女友,她一只手遮着脸、一只手放到嘴
上咬着。

虽然玩弄着女友,可是我亦有计算着停站的时间,下一站一来要下车转乘地
铁,二来那里是人流交汇点,就算是晚上仍有很多人。此时我把嘴从女友的乳头
上抽离,那一刻看到女友脸颊红红的眼泛泪光,并露出若有所失的表情。

我笑笑对她说:「下一站要转车啦!」

「嗄……死鬼……刚才我说有人,你还继续!」女友边喘着气说,边把吊裙
及内衣的带子拉回臂膀去。

「有人吗?我可听不到哦!」我在装傻的四处张望。

「嗳……你总是那样欺负人家。」

「我看妳好像很舒服才没有停口。」

「哼!」女友把脸别过去装生气。

终于到站了,女友第一时间站起来向车门走去,我跟在后面竟然发现女友黑
色吊带裙的臀部位置颜色比较深,细看下原来是湿了的水印,可能女友并没有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